異地女友 (第二十五章)七天(4)

異地女友 (第二十五章)七天(4)

(第二十五章)七天(4)

一看到小路這個狀況,我實在是坐不住了,下樓拿了車便往小路學校趕了過

去。

就在我還差一個十字路口就到小路學校門口的時候,小C的電話打來了,我

接通電話,小C著急的說:「明哥,不好了。我們跟著嫂子的人被人襲擊了,我

現在也在趕著過去,大概兩分鐘就到了,你還有多久才能到?」

這一下,我更為緊張了,說:「我也是差不多兩分鐘,再過一個路口我就能

到了。你們先想辦法找著小路。」

當我趕到學校門口的時候,我看見小路正好上了一輛車,而那輛車卻讓我無

比熟悉,那是小毅的車,難道小毅果真背叛了我?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這時

候小C也趕到了,我讓小C馬上上車,然後直接跟著小毅的車看一下小路到底會

去哪。

而小路的IPHONE現在也關機了,我完全無法聽到小路他們談話的內容

小C一上車就說:「明哥,前面那輛是毅哥的車吧?我們可以聽到他們的談

話內容。之前我查到毅哥和嫂子有聯系的時候便擅作主張,在毅哥的車上也裝上

了竊聽器,只要沒被他們發現我們就可以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一聽,便趕緊說:「那馬上調出來聽聽。」

說完小C便已經把一個類似收音機的東西拿了出來,我仔細聽著他們的談話

先出來的是小毅的聲音:「小路,你打算現在怎麼辦?」

小路的聲音帶著點哭腔,說:「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阿明連這幾天都

忍不了,我……我也不想這樣的,你們到底要怎樣才肯放過我。」

這時候,另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是芳芳,只聽她說:「小路啊,你就

別否認了,你和我一樣,就是一個淫娃蕩婦,骨子�都是一樣的,何必再去掩飾

呢?」

小路的聲音小得幾乎難以聽見:「不……不是的,我是被你們逼的,如果不

是你們用阿明來威脅我,我……我不會做這些事情。」

小毅笑了幾聲,說:「別用阿明來做借口了,你不是一樣很享受麼,一開始

還得用藥你才能有感覺,現在倒好,隨便弄你幾下,你就乖乖聽話的讓人操了,

比芳芳還主動得多。」

芳芳接過話,繼續勸著小路說:「小路,一直以來,你比我更漂亮,比我身

材更好,也比我更討人喜歡,你說如果我們姐妹倆一塊那得迷死多少男人,你可

必一直吊在阿明這棵樹上呢?比他條件好的多了去了。」

小路聽著小芳的話,聲音堅定了起來,說:「你們不會懂的,我愛著阿明,

我也知道他愛著我,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他都沒有嫌棄過我。只能怪我,沒辦法

能夠讓他安下心來。」

聽著小路說的話,有幾點我可以肯定了。

首先,小毅明顯是已經背叛了我,和芳芳成了一夥的,同時也是導致小路這

幾天異常行為的主謀之一。

其次,小路這幾天的行為是屬於被迫的,並不是出於她的自願,而我主動提

出的一個星期則成了他們利有的時間。

但是,另外幾個疑點又出現了。

第一,小毅和芳芳幕後到底還有沒有人主使。

第二,他們手�到底有我什麼把柄,為什麼可以威脅小路。

第三,那個ANGEL到底是誰,會不會就是小毅和芳芳其中之一。

接下來,芳芳的聲音驗證了我的猜想,只聽芳芳接起了電話,說:「你好,

我是ANGEL。大哥,我們接到小路了,正在過來的路上了。」

果然,這個ANGEL真的就是芳芳,一直隱約的感覺真的成真了。

難怪她會在我面前說出那樣的話。

而且看來他們幕後果然還有一個人,而這個人,我想我也應該猜到了,如果

沒意外,應該是阿國。

這麼說來,我目前身邊能相信的人就只有小C了,小毅已經背叛了我了,而

阿國本來就讓我有點捉摸不定的感覺。

小路又說話了,她說:「我求你們放過我和阿明吧。這幾天我已經覺得很對

不起阿明了,我不想再做這種事情了。」

芳芳笑著說:「小路,你是真的不想做了,還是覺得對不起阿明所以不想做

了?」

小路說:「不管什麼理由,我真的不想再做這種事了。」

芳芳聽著語重心長的跟小路說:「小路,我還是把你當姐妹的。我當時和小

田在一起,我也一樣會和別人做這種事。我有追求自己快樂的權利,你也一樣可

以。如果說只是覺得對不起阿明,你就不想做了。那你有沒有想過,阿明是不是

也對你這麼專一?」

小路一聽,很確定的說:「我相信阿明會對我專一的。他不會做任何對不起

我的事情。」

我一聽芳芳的話,心想糟了,難道上回芳芳送上門來也是安排好的陷阱,如

果真的小路知道了我和芳芳還有小蕾發生了關系,她萬一有什麼想不開的,真要

聽信了芳芳和小毅的勸怎麼辦。

果不其然,芳芳接著說:「是麼?那你可以問一下小毅是不是啊,他跟著明

哥這麼久了,我想他應該很清楚吧。你們家阿明,床上那叫一個猛啊,把我操到

爽得不行咧。」

小路的聲音消失了,小毅接著說:「哈哈,芳芳,明哥當然猛,不然怎麼滿

足小路?你可要知道,我都頂不住小路和你的騷勁的。」

小路顫抖著聲音說:「芳芳,你說的是真的嗎?我不相信他會對不起我,你

是騙我的,對不對?你就是想讓我相信你的話,然後讓我對阿明死心,聽你們的

話去和別的男人上床,是嗎?你說啊。」

芳芳笑了笑,說:「就知道你會這樣騙你自己。算了,把證據給你看看吧。

而且還不止我一個人哦。這部經典三級片拍得還是不錯的。」

接下來,不用聽聲音我也知道,芳芳讓小路看的正是那晚我與她和小蕾在床

上翻雲覆雨的錄像。

小路自言自語的說著:「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阿明不會做……對

不起我的事……他肯定也是被你們下了藥……」

聽著小路的話,我的心都要碎了,原來她沒變,還是那個愛著我的她,連這

樣的證據擺在她的面前,她還是相信我,還在為我找借口開脫。

我決定了,不管他們手上有著我什麼把柄,也不管要冒多大的險,犧牲多少

的東西,我都要把小路給救出來。

小路的自言自語慢慢的消失了,接下來是芳芳的聲音:「毅哥,看來小路這

次應該是受到不了打擊了。知道自己這幾天的放蕩讓明哥全都看見了,然後今天

在明知道被人監視的情況下還是一樣和老胡在辦公室�做愛,再接下來又看到明

哥和我做愛的視頻。我估計這樣的精神刺激應該差不多了。」

小毅說:「嗯,這幾天也辛苦你了。回到去老大肯定會慰勞你的,嘿嘿,我

也會滿足你這騷貨的。現在就讓小路先睡會,晚點等老大來再用語言刺激她一下

,應該就會就範了。現在就讓她先睡會吧。」

原來小路已經睡著了,難怪已經沒了聲音。

此時的我不得不擔心,到底他們是想讓小路變成什麼樣子。

難道小龍的美眉並沒有解散,而是讓阿國接手了麼。

那為什麼之前他要幫我救小路,現在又要逼小路重新走上這條路呢?隨著時

間漸晚,小毅和芳芳也沒再交談過多內容,前後兩輛車上都沈默著,彷彿積蓄著

一場狂風暴雨。

此時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了,車子進入了山區,路雖然好走,但周邊卻讓

我覺得越來越荒涼,讓我不禁擔心起前面的危險。

「小C,用GPS查一下我們現在到底在什麼地方,這條路可能通向哪�。

我跟坐在我身後的小C說著。

「我一直都在看著,明哥,我們現在應該是前往Y市的路上,還有大概一個

小時的車程我們就到Y市了,那邊的情況我也不是太熟。」

小C馬上回答了我。

為什麼會是去Y市呢?如果真的幕後指使是阿國,他應該很清楚在X市才是

他最大的勢力範圍啊,還是說他在Y市早有根基,只是一直不為人知而已。

總算到達Y市了,只見小毅的車停在了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前,小路和芳芳下

了車,看來是要在這落腳了。

於是我讓小C下車跟著,然後比小毅更早一步把車停在了停車場比較隱蔽的

一個角落�。

來到酒店大堂,小毅他們開了一間大床房便上了房間去了,那豈不是今晚小

路將和小毅還有芳芳共睡一張床上?希望小路不要再受到小毅的淩辱,而我在打

聽到他們的房號後,亦在旁邊開了一間雙人房住了下來。

由於無法探聽到他們的消息,只好讓小C用回老招數—入侵電腦,看到小路

房內的景象時,我總算暫時鬆了一口氣,小路完好齊整的坐在沙發上,抱著膝蓋

緊緊的護著自己,像是在想些什麼似的。

芳芳正坐在電腦前上網,而小C同時截取到了芳芳聊天的紀錄,及時的在電

腦上顯現了出來。

「貨已到達,十一點,XX酒店大堂見。」

芳芳正跟QQ上一個沒有名字的人發著消息。

「好的。」

那邊回了消息後,芳芳便把QQ給下了。

芳芳轉過頭跟小毅說:「我說,今晚我去了,你可別隨便動小路,我怕她一

時想不開會出什麼事情。」

還好,看來這所謂的貨指的是芳芳她本人,而不是小路。

小毅點點頭說:「行,沒問題,老大要明天晚上才能到,今晚你自己小心一

點。」

芳芳淫笑著說:「現在還早呢,這麼急就趕我走?不還有兩個多小時麼。」

小毅心領神會般的抱起芳芳,直接扔在身後的大床上,把身上的衣服脫掉便

上去脫芳芳的衣服。

而小路似乎一點未察覺眼前這對狗男女的行為一般,依然低垂著頭。

不得不說,這個芳芳的確很會把握男人的心理,同時刺激男人。

正當小毅餓虎撲羊一般的朝她身上壓下去的時候,她很輕巧的躲到了一旁站

了起來。

當小毅坐在床邊,正準備再撲向芳芳的時候,芳芳一手把小毅推倒在床上,

同時騎在小毅身上,伏下身子和小毅熱烈的吻著。

兩人嘴唇分開後,芳芳示意小毅不要作聲,同時開始舔弄著小毅的耳窩,輕

吻著他的脖子、胸口,然後含著小毅的乳頭吮吸著,小毅的呼吸聲亦漸漸加重。

隨著芳芳的挑逗,小毅的分身也迅速充血膨脹,芳芳跪在床沿,撫弄著小毅

跨下的肉棒,不時用舌頭輕挑他的馬眼,讓小毅直在那打顫。

芳芳淫蕩的笑著對小毅說:「毅哥哥,你的雞巴好硬好燙哦。人家不敢吃了

啦。」

小毅哈哈大笑兩聲,說:「你不吃一會我就不讓你這騷貨舒服,你吃不吃吧

。」

芳芳裝做很是委屈的說:「好嘛好嘛,一會毅哥哥得讓人家爽哦。」

說完便一口含住了小毅的肉棒,這讓我不禁想起芳芳給我口交的時候,她的

技術不是一般的好,看來果然是經歷過不少男人了。

而小毅亦在她的挑逗下,一臉舒爽的表情,喉嚨�也發出「嗬嗬」

的呻吟聲。

只見小毅整根肉棒完全消失在芳芳的嘴�,看來這騷貨深喉用得不錯,讓小

毅爽得直翻白眼。

芳芳吐出嘴�的肉棒,把小毅推回到床上,一屁股坐在小毅的臉上,說:「

毅哥哥,舔一下人家的小妹妹啦,人家好癢哦。」

小毅毫不猶豫的抱著芳芳的大腿,張開大嘴開始舔弄了起來。

芳芳猶如觸電般的全身顫抖,高聲呻吟著:「對……啊……就是那�……毅

哥哥……舔深一點……人家好癢……」

邊呻吟還邊用手指在刺激著自己的陰核,下身挺動著配合小毅的舔弄。

不一會,芳芳身子癱軟,趴在床上,屁股向後高高翹起,手指分開大陰唇,

騷媚的說著:「毅哥哥……好老公……請你操小騷貨吧……小騷貨癢死了……讓

小騷貨高潮吧……」

小毅半蹲在床上,任由芳芳另一隻手拉著他的肉棒往小穴�送,龜頭剛進去

小穴口便狠狠地一插到底,掐著芳芳的腰便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抽插,嘴�低吼著

:「媽的,我操死你這騷貨,一會要出去賣了還這麼騷,是不是浪了一路了?」

芳芳被這瘋狂的抽插弄得是全身發軟,有氣無力的呻吟著:「嗯啊……小騷

貨……浪了一路了……每回看小路……被人幹爽了……小騷貨就好想……有人操

我……毅哥哥……好老公……操死我了……好舒服啊……人家就喜歡……給你操

啊……」

保持這後入式,小毅快速的抽插了近十分鐘,大巴掌的拍著芳芳的臀肉,激

起一陣陣的臀花,啪啪的肉體撞擊聲不絕於耳。

小毅把芳芳的身子翻了過來,抱了起來,站在地上操幹著芳芳,邊幹邊朝小

路坐著的地方走了過去。

分開,半蹲著一貫而入,邊抽送著肉棒邊問芳芳:「騷貨,我和明哥比起來,誰

操你操得更舒服?」

芳芳轉過頭看著小路,彷彿故意的淫聲大作:「|啊啊啊……毅哥哥你操得

最舒服了……你快把人家操死了……小路你說是不是啊……你看毅哥哥……好粗

好硬啊……幹死我了……」

小毅聽著芳芳的話,抽送得更快了,哈哈大笑的說著:「哈哈,你可別說這

麼大聲,小路會不好意思的。我當然知道我比明哥強多了,不然小路那天也不會

叫得這麼歡了。對吧小路?」

一邊問著小路,小毅似乎有所察覺的瞄了一眼電腦的攝像頭,說:「差點忘

了,現在明哥估計用這攝像頭看我們看得挺歡的吧。」

什麼?小毅這小子竟然猜到我現在也在監視著他們?要讓小路知道我明知道

現在的事情也不出面來救她,她心�會怎麼想呢?我不禁想直接沖過去狠狠揍這

小子。

但是,小毅接下來說的話讓我打消了這個念頭,他說:「不過我要是明哥啊

,我就不會沖過來了。沒了我,他還有什麼實力可言。我敢不放他在眼�,以為

我真的沒有安排人在這邊的麼?」

轉念一想,也是,這小子之所以敢這麼有恃無恐,而且就要和他老大見面,

不可能沒有人在這附近的,只怕是把自己搭進去也救不了小路,反而起到反效果

就麻煩了。

小路始終不發一語,讓我完全無法得知她心�面的想法。

這時候,她慢慢把頭擡了起來,雙眼空洞的看著攝像頭,淒然一笑,說:「

明哥,對不起,我答應你說陪你一輩子,但現在,我回不去了。阿國和小毅他們

不會放過我的。」

果然是阿國!真的是他這家夥!看著小路的笑容,聽著她說的話,我的心不

停在滴血,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小路,不肯放過我。

如果可以換回小路,我付出什麼都可以。

但是小路接下來的舉止,讓我徹底的憤怒了,殺戮遠遠平抑不了我的怒火。

只見小路說完這些話,趁小毅還沒反應過來,便往窗戶邊上沖去,她竟然想

輕生。

但是小毅的反應也非常的快,馬上離開了芳芳的身子,在芳芳的尖叫聲中極

時的拉住了小路,狠狠的說著:「你這騷貨,別想著可以跳樓什麼的,這�的窗

戶是通風的,不能打開的。還有,如果你不想明天你的朋友、家人、老師、同學

都看到你這些天的淫蕩表現,那就給我乖乖的待到老大來,人齊了自然會有好戲

,好戲完了,你的去留是老大說了算。」

芳芳看著小路被拉住了,鬆了一口氣,說:「真掃興,小路你別嚇我啊。小

毅,我洗洗歇會就去接客戶了。你可別再讓小路出點什麼狀況。」

小毅把小路往房間床上一扔,說:「行了,我知道了。」

小路躺在床上,眼淚一直在無聲無息的流淌著,小毅坐在床邊,溫柔的跟小

路說著:「小路,你別讓我難做額。撕破臉皮了,虧的是你自己額。」

小路再度陷入沈默中,而此刻,我也陷入了沈默中。

片刻之後,我跟小C說:「我不想看了,你看著點,有什麼狀況馬上喊我,

我嘗試一下找辦法解決。」

小C應了一聲後,我開始了冥想。

既然現在已經明確知道小毅背後還有阿國,而且很可能就是老大,那看來我

也不能再考慮一些平常的方法了。

這一次,為了救小路,我豁出去了,等事情解決完,我就帶小路回她家鄉T

市,開始我和她的新生活。

我拿出手機,打通了電話:「幹爹嗎?我是小明,我在Y市,又有事情要問

你了。」

電話傳來渾厚的嗓音:「小明啊,你在Y市嗎?我現在也在去Y市的路上,

預計明天一早就會到。有什麼事嗎?」

我楞了一下,幹爹從LZ軍區來Y市,是有什麼大事嗎?我接著說:「幹爹

你也在來Y市?是來這邊有事兒嗎?我想問一下,有沒有辦法幫我從Y市這邊的

部隊�面找一些人出來幫我一個忙,有一些黑道上的事我解決不了。」

幹爹在那頭說著:「接下來這幾天Y市那邊會一場SX省軍事演習,我必須

去現場觀看指導一下而已。估計得等演習過後才能抽到人手出來,要不然這樣吧

,明天一早我讓我身邊的幾個小子過去幫你忙吧?別弄太過火,你幹爹我雖然有

點小權,但事情大了我也罩不住你的。」

我沈吟了一下,說:「好吧,那我明天早上就等幹爹您的電話了。我盡量控

制吧,這次的事情可能也會涉及到省軍區�的個別人,幹爹你應該可以搞得定的

喇。」

幹爹聽我說完,應了聲好之後就掛掉了電話。

原來是因為在這邊會有演習,看來阿國也是因為這事兒所以才安排小毅帶人

來Y市,看來這次解決完應該就可以放下心來了。

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放鬆了下來,看了一下攝像頭,小路已經睡著了,我也沈

沈睡去,一切也許明天就會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