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魔公安局長

淫魔公安局長

張海,南方A市的公安局長,今年6月剛過不惑之年

與大陸二十年發展巨變一樣,A市從從剛開始的小城成了一個1000萬人口的特大城市,張海50年風雨,親眼見證了它的巨變,破舊的街道變成了新興的住宅區,農田變成了工廠,農民變成了民工,還有數不盡的外地人湧進了這座城市,城市變熱鬧了,也變壞了。

張海看著窗外正在修建的公安局花園,這是局剛搬來的一個新的辦公樓,張海親自主抓新局建造工作,大門正對的地方造了座小山,遮住了外面馬路與局大院視線,小山的一側就是公安局的辦公樓,樓下也就是小山後面的是一個湖,有山有水,山後有樓,樓下有湖,因爲這個創意上次市長來參觀的時候還當衆表揚了張海,卻不知道這是張海爲滿足個人淫慾而特別要求的設計。

站在窗邊,眺望湖泊,一邊把玩女人,這是張海由來已久的一個妙想,如今大權在握,願望也一一實現了。

張海喝了口茶,看著窗外的風景,嘴角不僅微微一笑,奮鬥了30年終於爬上人生的頂峰,張海也想明白了,人生啊,不過就是吃喝玩樂,什麽爲人民服務,什麽百姓父母官都是瞎扯淡,有了錢有了權,就有了一切,當然在張海的人生字典里最重要的還是女人。

上個月張海組織了一次500警集體出動打擊A市的新近竄起黑惡勢力劉昌團夥,這一段時間治安狀況明顯好轉,當然張海主要目的也是一石二鳥,劉昌團夥是外來一群流氓,不懂規矩,打破了A市黑勢力平衡,張海深知一粒老鼠屎打爛一鍋燙的含義。

這次行動團夥頭目劉昌逃跑,但是張海有個意外收獲,抓住了劉昌的24歲的老婆李小美,這個李小美在道上可是出了名的漂亮,之前是個小明星,演過幾個片子的二號女主角。

桌子上擺著一本雜志,封面正是那次全市最大的打黑行動報道,有幾頁還刊登了李小美的拍過電視劇的劇照寫真,張海看著李小美那張美麗臉龐,心底一種慾望慢慢升騰起來。張海把上次行動中繳獲的李小美拍的電視劇放進了DVD機,用遙控器快速的搜索著,鏡頭很快出現李小美端莊秀麗的臉龐,一身雪白的襯花的老式旗袍勾勒出豐腴婀娜的體態,旗袍開叉處大腿時隱時現,大腿肉色的絲襪與黑色的高根鞋形成強烈對比。張海忽然有了佔有這個女人強烈慾望。

“小王,你去把李小美帶到我的辦公室”張海打了電話給秘書小王

“好的,張局”小王是跟了張海十多年的心腹,接到張海這個電話已很清楚領導的意圖

李小美很快被帶到了張海辦公室,美麗的容顔略顯憔悴,手上還帶著手铐,張海一陣心疼

“趕快把手铐打開”

“來,坐到前面”張海命令著,隨即給了小王一個眼色,小王知趣的轉身離開,在門外掛上了“勿擾”的牌子,這是張海的習慣,在辦公室開機密會議的時候嚴禁他人進入的。

“你和劉昌是什麽關系”

“他是我丈夫“

“你拍電視的錢是不是都是他投資的”

“恩,是”

“他的錢都是哪裡來的“

“我,我不知道“

“你是他妻子,你說你不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他還犯了殺人的大罪”

“他,他做的壞事和我沒有任何關系”小美說到這不由嚇的哭了

看著低泣的人妻,張海微微一笑走了過來,坐到小美身邊“不要哭了,有什麽好好說,有沒有罪我會斷的”張海說著手搭在女人的肩上,小美渾身一顫,掙紮著摔掉了張海的手。

張海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好啊,那你還是回監獄吧”張海的臉拉了下來。“不,我沒有犯罪,求你放了我”小美抓著張海的手,無助的看著這個掌握著自己命運的老頭。

“只要聽我的話,我自然會幫你”張海怒氣的臉瞬間轉晴,重又坐了下來,摟住了小美

看著這個半百的老頭,雖然鬓角已有些白發,但是一臉威嚴,雙眼有神,一看就是掌握大權的男人,如今劉昌也跑了,自己也失去了靠山,自己的命運被這個老頭一手掌握著,小美想到這身子不僅軟了下來。

張海粗暴的扳過李小美的頭,一把吻住了女人的嘴唇,貪婪的吸允著小美津液,一隻手隔著襯衣大力的握著女人的乳房,另一隻手在女人的大腿來回的撫摸著。

小美無力的閉著眼,任由男人抱在懷里玩弄著,慢慢的紅暈飛上俏麗的臉龐,身子也逐漸燥熱起來

張海讓李小美站在窗前,背對著自己,小美包裹在黑褲里的屁股豐滿渾圓,充滿了肉慾。

“啊”李小美一聲驚呼

原來張海粗暴的把的李小美褲子扒到膝蓋處,雪白的屁股頓時暴露在張海通紅眼裡,真是美極了,張海玩過不少女人,但是如此完美的屁股還是第一次看到,雪白無暇,渾圓無比,張海大力的抓揉著女人大屁股的臀瓣,肉感十足,滑不溜手,在張海的玩弄下,小美也不禁呻吟起來。

張海掏出J,對著女人的下體狠狠的插了進去,真是太爽了,年輕的肉體就是好,張海從後面握住李小美的乳房,下身瘋狂的挺動著,操干著女人肥大的屁股,李小美緊咬著嘴唇,眼淚不禁流了出來,女人生來就是弱者,就是男人的玩物嗎,雖然心裡難過,但是下體的快感卻是一波又一波傳來

“小美,你不要哭了,以後我會照顧你的”張海一邊操著女人的B,一邊用舌頭舔著女人的眼淚,安慰著小美,雙手更大力揉弄著她的碩乳,小美被男人玩弄著,心裡縱有百般委屈,但已經被張海上了,而自己下身的快感也在增強,小美不由一聲歎息,閉上了美麗的眼睛,享受著與老人的不倫性愛。

窗外就是張海構思的那一片湖光山色,而在莊嚴的公安局的大樓,在肅穆的局長辦公室洋溢著陣陣春色,一個半百的老頭正操干著一個角色年輕美女,女人兩手撐著窗檯,屁股高高的翹起,黑發在風中飄揚,老頭幽黑的體色與女人白皙的胴體形成強烈反差,兩人瘋狂交合著,辦公室里回蕩著劈啪劈啪的肉體撞擊聲和兩人急促的喘息聲,這是一副何等淫穢的畫面。

看著剛才還義正言辭的小美此刻就在自己的身下婉轉承歡,張海一種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升,趴伏在女人的背上,下身更劇烈的挺動起來,也許過於激動刺激,不到一刻鍾,張海就在小美的體內爆發了。

“快,快拔出去”小美驚慌的扭動著“會懷孕的……”

張海正在高潮已經來不及了,濃稠的精液噴射而出,激烈的噴在小美肉體深處

“啊”小美一聲哀鳴,無助身體灘倒在了地上。

張海坐到沙發上點燃了一根煙,把玩著這個剛剛被自己佔有的女人,一邊想著讓李小美打扮成劇中人物,穿著旗袍,讓自己操乾的情景。心裡不由又有點熱乎起來。

公安局長2  11月28日 盛大登場

首先謝謝大家對“公安局長1”的支持,上次標題用了“絕對震撼”讓大家見笑了,實無誇耀之意,只爲吸引大夥眼球,希望大家繼續支持hnzlplay。另外也歡迎大家對公安局長提出意見和建議。

主要人物

張海:50歲 局長

王云:46歲,張海之妻,教師

張燕:25歲,張海之女,OL

張康:17歲,張海之子,學生

劉昌:45歲,黑社會

李小美:24歲,劉昌後妻

劉傑:18歲,劉昌之子,學生

張海姦淫了李下美之後,中午就讓秘書小王找人把李小美保釋出來,並把她安頓到了自己在北區的一個住宅,這樣的房子,張海在A市大概有7座,都是這幾年各方關系送的,這些屋子也成了張海的淫樂窩。

下午兩點的時候,小王就把李小美的事辦妥了,路上往局裡趕的小王,腦子里還在想著李小美,真是個美人,比電視里看到的還漂亮,如果自己能夠一親芳澤就是死了也願意。就在小王浮想聯翩的時候,手機響了是張海來的電話。

“事情辦好了嗎“

“張局,您放心,我都搞定了,張媽在那邊會照看的”

“真他媽的老淫棍”掛了手機,小王忍不住狠狠的罵了句,加快油門往局裡趕去。

張海惬意的往椅背上一靠,這個美人從此就成了自己的私有玩物,就在對面那個沙發上,今天上午自己才剛剛姦淫了這個美麗人妻,而他的丈夫卻還在逃亡的路上。

張海翻開劉昌的卷宗,裡面關於劉昌的記錄並不多,今年45歲,在B市發迹,有名的殘忍兇狠,短短5年成了B市一個有名的黑惡集團,個人資産過億,因在B市得罪了高官,前年來A市營生,劉昌前妻在5年前病逝,兩年前娶了李小美,另外劉還有個18歲的兒子。

劉昌在短短十年間積累了數億資産,在A市也是發展迅速,爲人兇狠,去年滅了A市北區的一個有名的黑幫,成了壟斷A市南區娛樂、賭博最大的團夥。張海不禁又看了看劉昌的照片,短發微胖,一個普通的中年男子,但是那雙眼睛象狼眼似的閃爍了逼人的光芒。

張海盯著劉昌的照片沈思了一會,按下了212局裡的刑警大隊的內部電話。

“劉成啊,我是張海,劉昌那邊現在怎麽樣了”

“報告張局,上周發了通緝令,我已經派人在火車站、公路、航空各大關口設卡,相信劉昌還沒有逃出去”

“劉昌的案子市裡面很重視,你要親自去抓,局裡一隊和二隊人都由你指揮,務必要盡快把劉昌抓獲歸案”

“您放心吧,我已安排妥當”

“另外重要關卡你要用靠的住的人”張海沈吟了一會說道

“張局,您是懷疑我們內部……………”

“上次行動劉昌逃跑,我懷疑局裡有內鬼”劉成是張海得力干將之一,在張海做刑警隊長的時候就一直跟著張海“你要密切注意局裡有什麽異常 “

“是,張局“

張海對劉昌還是頗有些顧忌,此人粗魯蠻狠,很多事不按常理出牌,而且劉昌在其老窩B市還有很大勢力,如果他逃回去,就等於放虎歸山。而且自己還搞了他老婆,劉昌在道上是有名的兇殘,睚眦必報,張海把手裡還沒抽完的煙用力的摁在煙灰缸里,就是爲了達到長期佔有李小美的目的,劉昌也必須死。

A市火車站,人來人往,在鍾樓的角落,一個豎著衣領中年男子正望著火車站的出入口,四處張望了一會,中年男子拉了拉衣領快步往火車站門口走去,右側的入口的窗戶上張貼著捉拿劉昌的通緝令,中年男子快速看了一眼,趕緊穿過入口,就在此時,兩個便衣打扮的男子發現了中年男人,快速往門口靠攏,中年男子也發現了便衣,轉身就跑。

“站住,跟我站住”兩個便衣在後面追趕著

中年男子一邊跑,一邊從口袋裡掏著什麽

“抓住他,別讓他跑了”

車站人群驚慌失措,紛紛避讓,眼看兩名便衣越追越近,中年男子突然從口袋裡掏出一把百元鈔票抛向空中,錢象雪花一樣四處飄灑,路人一陣驚呼紛紛搶了起來,有的跳著抓著空中飄的,有的在地上揀著往兜里塞,現場亂作一團,兩個便衣被擋住了去路,等他們回過神來,中年男子已不知了去向。

和A市最大黑幫老大魯小勇吃完飯,已經是晚上9點,吃飯的時候張海接到了劉昌在火車站出現的電話,張海叮囑了幾句劉成,又與魯小勇商量了一會劉昌留出的北區空位的事情。張海和魯小勇有著10年的交情,5年前魯小勇爲張海爬上局長高位立下了汗馬功勞,而10年來張海也爲魯小勇獨霸A市黑道提供了保護傘。

“老大,去我那玩玩,最近來了好幾個女大學生”魯小勇一直叫張海老大

“今天不去了,有點累”張海白天剛上了劉昌的老婆又爲劉昌的事煩心

“老大那你今天早點休息,小弟我就一個人去了”

“你小子當心點,別把那幾個女學生肚子給搞大了,出了婁子又要老子幫你檫屁股”

等張海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

“老張,又喝酒了”正在看電視王雲趕緊扶著張海坐下來

“恩,你還沒睡”

“你啊,少喝點,注意身體”王雲爲老公砌了杯茶

“小康睡了?” 張海喝著茶

“恩,早讓他睡了,明天還要考試了”

“小燕周六還過來吧”張海喝著茶

“小燕來電話了,周六和小吳一起過來吃飯”

王雲今年46歲,在A市一所重點中學當班主任,她和張海從小一起長大,兩人下過鄉吃過很多苦,在張海23歲的時候兩人回城結了婚,兩年後以後有了張燕,后來又有了兒子張康,轉眼女兒已經25歲,在一家貿易公司做經理,去年成了家,嫁給了一家公司的老闆吳雨,而兒子就在王雲的中學里讀高二,張海雖然掌握黑白兩道,對兒子、女兒和女婿卻是盡量保護,從不讓他們參和黑道關系。

在張海正在家裡和老婆噓寒問暖的時候,劉昌正躲在在石頭老婆家一個秘密的住處,石頭是劉昌手下四大天王之一,上次打黑行動,只有他和劉昌逃脫,兩人在這個屋子呆了快一周,劉昌本想風聲過去一些,想今天逃回B市,但是在火車站一幕,讓他心有餘悸,看來還得再等等。

劉昌給兒子打了個電話,劉傑是劉昌的獨子,是劉昌與前妻所生,今年18歲,兩前年隨劉昌一起來了A市,現在A市一家重點中學讀高二,劉昌出事以後,劉傑就住在阿姨家裡,父子兩電話里聊了一會,掛電話時時劉昌告訴兒子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躺在沙發上劉昌歎了口氣,真是世事難料,去年自己還在A市呼風喚雨,轉眼就淪爲逃犯,張海這個王八蛋,早晚要好好收拾他,劉昌看了看手錶已經10點多了,怎麽石頭出去找錢還沒回來,電話也撥不通。石頭是個孤兒,從16歲起就跟著劉昌出生入死,對劉也是忠心耿耿,與劉昌以父子相稱,24歲那年石頭和於玲結婚,劉昌還是兩人的主婚人,石頭的老婆於玲今年27歲,之前一家歌廳小老闆,因一次歌廳鬧事石頭挺身相助,兩人相識,於玲后來嫁給了石頭。

忽然門外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劉昌從口袋掏出槍閃到門后,門開了,一個女人推門進來,劉昌身體一閃一把箍住了女人的脖子,用槍對著來人的頭“不要動“

“啊”女人一聲驚呼“昌哥是我”

女人嚇得癱倒在劉昌懷里,原來是石頭的老婆於玲,劉昌拉緊的心一下子放了下來,抱著於玲柔弱無骨的身子,許久沒有碰過女人的劉昌心裡不由一動。

“昌哥,石頭回來了嗎”

“ 恩,他出去收帳了”劉昌上午把石頭派去北區幾家夜總會討債,一是錢不夠用了,另外一個原因只有劉昌自己清楚,這次集團被張海搗毀,劉昌懷疑自己身邊早有警察臥底,石頭雖然跟了自己多年,但是人心難側,危急時刻,難保他不會出賣自己,下午隻身逃回B市的事,劉昌也沒有和石頭說起。

幾天沒收拾客廳里亂遭遭的,於玲一邊收拾著桌上亂七八糟的飯盒,一邊和劉昌說著話“昌哥,這幾天外面風聲緊,你要多小心”

看著彎著正在檫桌子的於玲,包裹在牛仔褲里屁股豐滿渾圓,纖細的腰身盈盈一握,劉昌心裡一堆火突然熊熊燒了起來。

劉昌從後面一把抱住女人,兩只手大把的握住了於玲的乳房

“啊,昌哥,不要啊“於玲掙紮著,但是對劉昌一直非常敬畏,於玲的反抗顯得如此無力

“小玲,我很喜歡你”劉昌一邊吻著於玲優雅的脖頸,一邊上下玩弄著女人的身子

終究敵不過劉昌蠻勁,只幾分鍾於玲就被扒了精光,於玲自從嫁給石頭就過起了養尊處優的少奶奶生活,渾身雪白無暇,豐乳肥臀,一身美肉在燈光下發著誘人的光彩。

於玲雙手抱著自己碩大的乳房,無助的眼淚唰的流了出來,自己今天是來看丈夫的,並給兩人送些錢,但沒想到這個丈夫的老大,自己一直敬重的長輩,此刻竟象野獸一樣兇狠,而自己此刻就是他的獵物。

劉昌盯著人妻潔白的身子,兩眼都要噴出火來,劉昌一聲低吼撲了過去。“不要啊”於玲無助的哭泣,雪白的肉體,一切都強烈的刺激著劉昌。

劉昌一邊殘忍的揉捏著女人乳房,一邊玩弄著女人的下身,嘴貪婪吸允著於玲的香舌,於玲被兩路攻擊,左右難擋,不一會就被這個強悍男人玩弄得渾身乏力。

“啊”於玲一聲嬌呼,劉昌大雞巴狠狠的插進了人妻只爲丈夫私有的陰道,大雞巴毫不留情的快進快出,劉昌一陣痛快,於玲的下面被男人攻佔后,剩下只有認命了,無助的閉上了雙眼,默默的忍受著來自丈夫老大的淩辱。

劉昌幹得興起,一把把於玲一把抱了起來,失去了支撐於玲身體往後一仰,於玲不得不抱住了劉昌的脖子,劉昌抱著人妻的滑嫩的屁股開始上下抛落,巨大的雞巴在女人的B里大進大出,以這種羞人的姿勢被丈夫外的男人干,於玲又羞又氣。

劉昌一邊來回走動,上下抛動大幹著人妻的騷B,一邊吻住了懷里於玲的嘴唇,於玲碩大的乳房擠壓著男人硬朗的胸脯,嘴唇被男人大口的吸允著,下身又被大雞巴大力的操著,上下夾擊,快感一波波傳來,刺激得於玲嬌喘連連,身子也泛起了陣陣紅暈。

石頭是個粗人,做愛的時候只圖自己一時痛快,從不懂溫存。於玲緊緊的抱著劉昌的脖子,身子隨著男人的抛動上下起落,這個男人是如此強壯、勇猛,於玲的眼睛逐漸迷離起來,香舌也不禁與劉昌糾纏在了一起,下體也開始有節奏的配合男人的抽插而擺動,女人的陰道也開始羞怯的套動起男人的巨物。

客廳響起了吧唧吧唧的肉體撞擊聲,男女粗重的喘息聲,劉昌看著懷里被操得迷醉的於玲,幾年前自己爲石頭和於玲主婚的一幕又一一浮現,當時穿著潔白禮服的女人此刻就在自己懷里婉轉承歡,被自己乾的死去活來。

暴操了數百下之後,劉昌與女人緊緊的摟抱在一起,雙雙達到了高潮。

又過了一周,沒有劉昌任何消息,張海開始有些焦急了,A市的警力不可能全耗在劉昌這一個案子,如果再沒有突破,看來就要放一放了。不過劉昌經此一役,遭到沈重打擊,其團夥基本摧毀,即使逃回B市,要恢複元氣也得好幾年。

張海站在窗前眺望著遠方,城市籠罩在一片若有若無的白霧中,遠處的高樓在霧氣中依稀勾勒出城市的天際,張海忽然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權力的隨心所欲,他人的生殺予奪,都只在自己的一線之間,這種感覺實在不錯。

不知道李小美怎麽樣了,張海看著窗檯,那日李小美就在這里翹著雪白的屁股被自己從後面狂操,張海想著,心裡又熱乎起來,撥通了花園那邊的電話。

“喂,張媽啊,我是張海”

“大海啊,這麽早來電話”張媽是張海一個遠房親戚,前年兒子在A市找工作的時候,張海幫了不少忙,張媽很是感激,后來也跟著到A市幫張海打理些日常事務。

“恩,張媽,那個女的怎麽樣了“

“剛來那兩天盡哭,也不吃飯,這兩天我勸了她,好多了”張媽這兩年幫張海做事,早已對他的花花生活習以爲常。

“恩,我下午過來,晚飯在那邊吃,你幫我準備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助跑~~~~~~~~~~~~~~~~~~ 我推!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