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期的蓮兒

哺乳期的蓮兒

她長得一般,鵝蛋臉,小鼻,臉白細面雙下巴。

但身子肥白水嫩,兩只弔瓜奶每個足有五六斤的樣子,奶頭像兩顆紫李子。

她已經36歲,大孩子7歲,小孩子不到兩歲,就是說她正在哺乳期。

就為她這對奶水充足的弔瓜奶,我下鄉到這個村,村長派她給我做飯,當天晚上我就用一百塊錢把她扯進被窩,吃了她的奶,當然也肏了她的屄,她的屄是肥嫩的饅頭屄,陰蒂像顆小紅棗,大陰唇套著小陰唇,兩層,雞巴插進去,感覺濕滑軟嫩,特別舒服。

一個多小時吧,往她的屄里直接射了兩管兒。

她有個很好聽的名字:蓮兒。

蓮兒每天天不亮從家裡來我的住處為我做飯,淘好米下了鍋之後,蓮兒就進我睡覺的房間,坐在我的床頭,撩起衣襟,抓著一隻肥奶放到我的嘴巴上,我只要張開嘴含住奶頭,不用吸,沈甸甸的弔瓜奶壓在嘴巴上,奶水自動就噴進我的口腔。

我吞咽著奶水,就覺得甜絲絲帶點腥味的奶水順著腸胃直奔精囊,彷彿奶水直接轉化成了精液,我的雞巴隨之堅挺,一把把她拉到床上來,扒去衣服,把雞巴在她的肥屄里安頓好後,我就趴在她肥軟的肚皮上,摟過兩只肥奶,下邊一面狠肏她的肥屄,上邊一面交替著狠吸她的肥乳。

有時射完一管兒雞巴仍在她的屄里硬著,喘息著吃一陣她的奶水,雞巴又酥麻起來,我便一面吃奶一面重新開肏,天亮時再射一管兒。

有一天早上,我正趴在蓮兒的肚皮上肏屄吃奶,門一響,她的男人瘦猴兒進來了,咳嗽一聲,坐在一邊,掏出煙口袋,捲了一枝旱煙捲兒,打火吸了起來。

我趴在蓮兒的身上不能動了,緊張得不行,不知道瘦猴兒會把我怎麼樣。

蓮兒卻沒事兒似地,吆喝她男人瘦猴兒:「你進來乾啥?快出去!」瘦猴兒不動。

蓮兒推推我說:「給他二十塊錢,讓他打酒喝去。」我聽說過瘦猴兒是個酒鬼,只要有酒喝不管天塌地陷。

我仍然趴在蓮兒的肚皮上,回手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一張五十元的票子扔給了瘦猴兒。

瘦猴兒撿起錢,一聲不吭地出去了。

我長舒了一口氣,突然興奮起來,一口叼住蓮兒的一隻肥奶狠吸奶水,下邊重新硬起來的雞巴「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刻不停地狠肏起來。

……一天晚上,村長請我喝酒,喝完酒天很晚了,借著酒勁兒我去了蓮兒的家。

她和瘦猴兒已經關燈睡下了。

我敲門。

蓮兒給我開的門,她披著外衣,里邊只穿著件小背心,兩只弔瓜肥奶脹鼓鼓的像要把背心撐破,下身只穿了件巴掌大的小褲衩,兩條肥白大腿肉嘟嘟的。

我一把抱住她,撩起背心咬住一隻奶子先吸了一陣奶,然後摟著她進了臥室。

瘦猴兒躺在土炕上,背著臉,不知是真睡還是裝睡。

我掏出一張百元的票子放到瘦猴臉前,對他說:「哥們兒,去買瓶酒來,弄點下酒菜,咱哥倆喝幾杯。」瘦猴兒見錢眼開,立刻起身下地,穿上衣服就出去了。

我也立刻把蓮兒的褲頭兒背心扒下來,再脫光自己,摟著她上了炕,趴到她的肚皮上,雞巴插進她的肥屄,一面吃奶一面大肏特肏起來,大約一百多下便射了。

射完精我繼續吃奶,吃到雞巴重新硬起,接著戰鬥。

第二管兒精還沒射呢,瘦猴兒回來了,他也不管我們,自顧收酒菜。

等他收拾好了,我這邊精門大開,射精的快感使我不顧羞恥地大叫出聲:「哎呀呀呀,我的小媽呀,射了……「射完第二管精,我和蓮兒穿好衣服,下地和瘦猴兒一塊喝酒。

這天夜裡喝完酒我沒走,就睡在了蓮兒的被窩里。

瘦猴兒當然喝醉了,醉得不醒人事。

我叼著蓮的奶子吃一會奶,肏一會屄,折騰到下半夜又射了一管兒,這才昏昏沈沈睡去,嘴巴仍然叼著蓮兒的奶頭。

我在蓮兒的村子工作了半年多,離別時我很傷感,蓮兒卻像沒事似的,離別的前一天晚上,她來到我的住處,進屋便脫衣服上床,閉了燈,把奶子塞進我的嘴巴,笑笑說:「最後再伺候你一宿吧。」這一夜我和蓮兒基本沒睡覺,射完第一管精,我突然想到還沒有和她口交過,我讓她用水洗了下身,我也洗了,我分開她的兩條肥白大腿,第一次把嘴巴按在她的屄門上,用嘴唇嘬住小紅棗似的陰蒂,一面用舌頭往她的屄深處探索。

蓮兒渾身哆嗦起來,突然憋住氣,渾身收緊,猛地嚎叫一聲:「我的媽呀……」從她的屄深處哧地噴出一大股淫液,接著又是一股,又是一股。

激情之下,噴進我嘴裡的淫液我都吞咽了下去。

蓮兒在我的舔舐下繼續折騰了一陳,終於像泄了氣似的渾身松軟下來,一把捂住臉放聲哭起來。

我撫慰著她,問她怎麼了?她一把摟住我的脖頸,哭著說:「哥,我的親哥,妹子從沒這樣好受過!哥呀,妹子離不開你了,你別走行不?我的親哥呀!……「二、蓮兒的確一般人,甚至有點不好看,但她的奶子簡直是極品。

我想這樣的奶子,不會沒有男人不感性趣吧?我猜想對了——的確不只是我,還有幾個男人吃過蓮兒的奶水,當然也把男人的那種體液弄進了她的體內。

這不僅因為蓮兒的男人瘦猴是性無能,也因為蓮兒其實很風騷,所以雖然有點醜,眉目間卻風情萬種,上了床更是淫蕩過人,連她那肥大白嫩的酒糟鼻也給人一種性感淫蕩的想象,據相書上說,長這種鼻子的女人奶子都大,而且乳腺發達,奶水充足。

上回書說到,我離開那個村子前,和蓮兒睡了一夜,並且第一次為她口交。

她也第一次為我做了口交。

她從沒有為別的男人做過,別的男人也沒有為她做過,所以我為她口交,使她感受到了性的最高層次的愉悅。

為這種蝕骨的愉悅,她痛快地大哭了一場。

我撫慰著她,和她接吻。

她突然推開我的臉,用手指在自己嘴唇上拈下一根毛來——那是她的屄毛,是我在為她口交時蹭落在我的嘴唇上,接吻時又沾到了她的嘴唇上。

看著自己的屄毛,蓮兒破涕為笑,說:「我屄里噴出的尿,你是不是喝了?

我說:「那不是尿,是你體內最寶貴的精華!」我跟她講了古人的一個壯陽秘方:即女人舌底的津液、奶子里的乳汁、陰道里的淫液,是謂」三峰大藥」。

她轉轉眼珠說:「我也要喝你的!」

我說:「喝我什麼?」

她說:「精華,你的精華!」

我正求之不得,於是讓她為我口交。

蓮兒明顯沒乾過這種事,十分笨拙,下口太重,弄疼了我。

我便指導她如何如何,怎樣怎樣。

蓮兒很聰明,很快就得到了要領,弄得我漸漸舒服起來,不時把她拉上來,抓住她的兩只肥奶吃一陣奶水,然後讓她繼續為我口交。

這樣弄了一個時辰,我來潮了,我想推開她,我說:「蓮兒,蓮兒,哥不行了,快點讓哥肏你的屄!」蓮兒卻不肯鬆口,一面唔唔嗯嗯地說:「不,不,我要吃,我要你射進我嘴裡!」一面繼續用柔軟滑嫩的嘴唇吸吮著我的雞巴。

我終於挺不住了,下體一緊又一松,精門大開,精液噝噝有聲地一股接一股射進了蓮兒的口腔,她興奮地唔唔嗯嗯地叫著,咕嘟有聲地把我射進她嘴裡的精液全都吞咽了下去。

完事之後,她吧嗒吧嗒嘴,品味著精液的味道。

我問她怎麼樣?她說:「像粉湯子,滑溜溜的,有點腥。但它是你的精華,我愛吃!」

我肏過女人不少了,多數都為我口交過,但沒有一個肯於吃掉我的精液。

這種特別的感受,使我對蓮兒產生了真切的愛意。

我緊緊地摟住她,與她長時間接吻,從她嘴裡我嘗到了自己精液的滋味。

兩次射精使我感到了疲倦,我把腦袋偎進蓮兒的懷里,叼住一隻肥奶慢慢地吸吮著,體會著她的母性氣息,感覺自己就像是吃奶的嬰兒,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下半夜,我被弄醒了,蓮兒正伏在我的大腿間,含著我的雞巴在吸吮。

我奮然雄起,爬起來趴到她的肚皮上,把硬梆梆的雞巴塞進她的肥屄,摟過兩只肥奶,一面吃奶一面在她屄里抽插著雞巴。

乾了大約一個時辰,我說不行了,要射!蓮兒急忙把我推下去,起身趴到我的大腿間,一口含住我的雞巴,一下一下地吸吮起來。

結果我的精液再次射進她的口腔,她也一滴不丟地全部吞咽了下去。

天亮前,我和蓮兒做了最後一次愛,這次我吃光了她兩只肥乳里的奶水,並把精液射進了她的體內。

臨走前我在村部向村長交待了有關工作事項。

蓮兒來了,拿來一瓶用黑色塑料袋包著的礦泉水,讓我路上喝,我接過礦泉水,她看也沒看我一眼,扭頭走了。

送我回城的車出了村,路過村外一片楊樹林,我突然發現樹林深處站著一個人,是蓮兒,她用兩手捂著嘴,靠在一棵樹乾上,癡癡地看著大路上我坐著的車。

我斷定,她是在哭。

車行遠了,不見了蓮兒的身影,我打開了她送我的黑色塑料袋,心一下抽緊了:裡面的確是一隻礦泉水瓶,但是瓶子里裝著大半下淡白色的液體——是蓮兒的奶水!回到城裡後,我沒捨得喝蓮兒擠在礦泉水瓶里的奶水,我把奶水倒進一隻廣口瓶子里,放進一棵人參,用酒泡了起來。

第二天,我給蓮兒匯去五千塊錢。

她收到錢後給我打了電話,埋怨我不該給她匯錢,她說她不要我的錢,就想要我的人!我說你想要我,就用匯給你的錢經常到城裡來。

從那以後,蓮兒果然經常到城裡來,她一來我就立刻帶著她去賓館開房。

在城裡,我有妻子和不只一個情人,還有時而去某些場所會到的妓女。

她們美麗妖嬈,但是誰也不能給我蓮兒那樣的感受。

蓮兒每次來,短則一夜,多則幾天,我沒日沒夜地和她在床上折騰,她的總是那樣飽脹的奶水使我精力充沛,總是覺得精射盡了,只要吃上一肚子蓮兒的奶水,立刻又生龍活虎了。

蓮兒就這樣往城裡跑了三年,她的奶水也為我保持了三年。

我問她:「你不來,我就不能吃你的奶水,沒人吃,奶水怎麼還沒弔上去?」

蓮兒說:「我讓孩子吃,孩子不吃我自己吃。」我說:「你自己怎麼吃?」蓮兒當場用兩手掐住自己的一隻弔瓜肥奶,往上一送,頭一低,嘴巴便叼住了奶頭,吱吱有聲地吸了一陣,張開嘴,讓我看她含在口中的奶水。

我伸過頭看,她突然扳住我的腦袋,把嘴巴按在我的嘴巴上,我躲閃不及,她嘴裡的奶水便度進了我的嘴裡。

我照單全收地吞咽下去。

三年後,蓮兒的奶水漸漸少了,終於沒有了。

後來她就不往城裡來了。

這時已經開始有了手機,我給她買了一部手機,在手機里我問她為什麼不來了?她說她懷孕了。

我吃一驚,問懷的是不是我的孩子?她說,等生下來你看吧。

蓮兒沒有生下那孩子,因為她已經生過二胎,再生就違反了計劃生育政策。

那的確是我的孩子,她本想悄悄生下來,但是被發現了,孩子已經懷了七個月,硬性被拉到醫院做了大月份引產。

孩子打掉了,蓮兒因為乳腺發達,奶水卻脹了出來。

我去看望她,自然又吃到了她的奶水。

蓮的大女兒香芝已經11歲了。

那天夜裡,我和瘦猴喝完酒就睡在了蓮兒家,半夜時分被一種聲音驚醒。

我聽到睡在炕梢的蓮兒的大女兒香芝正發出唔唔嗯嗯的呻吟聲,伴隨著瘦猴吭吭哧哧的喘息聲。

我悄悄抬起腦袋看過去,天哪!瘦猴正趴在女兒香芝的身上用力偎動著下體!我急忙推推睡得正香的蓮兒,在她耳邊小聲告訴她正在發生的事情。

蓮兒搖搖頭,眼睛都沒睜,腦袋往枕頭上一歪,繼續酣睡。

第二天,蓮兒才告訴我,香芝不是瘦猴的種兒,所以瘦猴才毫無顧忌地侵犯香芝。

蓮兒所以不聞不問,因為她知道瘦猴什麼也做不成,他那根面條似的雞巴硬不起來,只不過是在香芝身上偎動幾下而已。

那麼香芝是誰的種兒?蓮兒自己也說不清楚。

原來,蓮兒十幾歲時便被她一個堂哥給玷汙了。

堂哥起初沒敢進入她的身體,只是摟著她,摸她的奶子,用腿夾緊她用力偎動,也就是傳說中的猥褻,最終把精液射進自己的褲襠里。

後來堂哥開始扒光她的衣服,堂哥自己也脫光了,赤身裸體地趴在她身上偎動,用嘴吸她的奶子,最後把精液射在她的肚皮上。

蓮兒十五歲時,堂哥戴著避孕套給她破了處。

蓮兒結婚前五天,堂哥解除了避孕套的武裝,先後在廁所、玉米地、壕溝等處往她體內射了十多管兒精液,可問題是,就在這五天里,蓮兒的姐夫突然向她發動攻勢,也向她體內直接射了兩管兒。

就這樣,蓮兒結婚後懷的第一個孩子就無法搞清是誰的種兒了。

如果是男孩兒可能會很容易看出長得像誰,但香芝是女孩兒,更多是像她母親蓮兒,找不出半點父親的模樣。

由於對蓮兒的疼愛,我同樣也疼愛起她的女兒香芝。

我不能再讓瘦猴繼續侵犯她。

不久我便把香芝接到城裡,為她安排了就讀的學校。

我又讓蓮兒也進城來,為她們母女租了一處房子。

不用說,蓮兒繼續擔當我的奶媽。

現在,香芝已經在財經專科學校畢業並參加了工作。

奶友們一定猜想我會不會佔有香芝?不,我沒想過,真的沒想過。

不僅僅是我還有良心和人味兒,而且說實話,香芝長得實在勾不起我的那種慾望。

不知怎麼回事,香芝相貌平平,胸也平平,不像她的母親蓮兒,一對奶子天大地大,就算沒有了奶水,我依然一看見它們就下體雄起。

不過我不敢說香芝有一天結了婚生了孩子,胸部會不會發達起來?那時我會不會對她有所需求?往前走著看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