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護士3則

淫蕩護士3則

與護士妹的真實相遇

記得在某天的深夜,約略淩晨二、三點吧,我因為打線上遊戲玩到煩又睡不著,就轉戰到聊天室去在中聊待了一會兒,感覺也蠻無趣的就點進成人聊天室,淩晨整間聊天室才約二十人而且幾乎都男生,女的才一、二個,頓時感覺無趣得很,正想下線時,看到一個暱名為”中部人”的女生進來,雖然名字平淡無奇,但看在也是台中人的份上,就主動和她打聲招呼,哈拉了起來。嘿…此時就得把握機會了,因為整間隻有她一個中部女生,我就開始對她展開那一套死板又無聊的開頭聊天法,漸漸的深入了解後,才知道她是彰化人,是來台中工作的就稱她為”小靜”吧。原來她是在醫院工作的,晚上還有在唸書,後來還得知她有個男友,正在當兵,而且她還有打算想分手,因為她男友對他似乎不太好,又打過他,接著照慣例當然也會問到她的身材方面的事她年紀21歲,身高約154,重約47,算是身材嬌小,有點小肉型的,重點是她有d罩杯的實力喔^^。

原來她是因為前幾天出車禍,腳有點受傷,才會沒上班,恰逢當時是暑假,不用上課,她才半夜上聊天打發時間;到成人聊天室,我猜想她應該也會聊點性的話題吧,接著我就開始些試探性的問題,她也不排斥和我聊性,得知她隻交過現任這個男友,也隻和他做過愛,但小靜似乎不太滿意他男友的床上功夫,因為她常聽到同事們聊起男友間的性話題,所以感覺自已男友的那把槍好像蠻小的,性能力又不佳,所以囉…她才好奇想來聊天室聊天,她還提到蠻想和別的男人試試看的,但隻是也蠻怕的。聊到快接近天亮了,我就提到想約她隔天見面看電影、唱歌,但她卻是以腳傷醜醜的,不好看為由,想延後約下禮拜才想出來,我也隻好答應了,當下我就和她要了電話,並且打過去和她小聊了一下才下線。

呵,終於等到她腳傷好了,我那時就和她約下午在親親電影院那等,我一停好車,就打了電話給她,沒想到她竟然比我還早來,我就一邊四處張望呵,相信蠻多人會有先探望的動作吧,畢竟大家會怕是恐龍,若到時候上演一場屠龍記可不好XD,看情況不對就可得擬定出L方案,就是…找機會落跑啦,此時我看到在售票口有個女生,上長穿著七分袖,下著白色長裙、高跟鞋,長髮及腰,膚色超白的,五觀還不錯,眼睛算是單鳳眼,雖然有點小肉,但長得還不錯,蠻秀氣的,又帶點氣質感,重點是可看得出她前方的那對大燈,真的蠻大的@@,哈…我雖然不是愛大奶媽,但總會被這樣的女生吸引到一點。此時我就走過去和她打聲了招呼,她也盯著我看了一下,還笑嘻嘻的,看得出她蠻害羞的,她還直誇我長相很斯文小弟我是偏斯文型的,身材長相都還可以囉,後來和我她進電影院後,我們隻有幾句交談,但我沒做出什麼動作,隻是二人靠得很近而已。

出了電影院,我問她想去哪,她就直接問我可以陪她去唱歌嗎?我當然是一口答應了,後來我們就直接殺到了一中那附近的好樂迪,幸好那天不是假日,所以馬上就訂到位子,一進去後,沒想到她一拿起麥克風,就漸漸開始high了起來,還刻意點了幾首歌要和我合唱,氣氛也熱絡了起來,我們就愈坐愈進,此時哩…心中的A計劃就來了啊A計劃啊…就是…那個A啦,不需我明講吧,慢慢的我就握住她的手,沒想到她也沒反對ok!好的開始,再來我的手就開始攬住她的腰ok!成功一步又踏出了,忽然我就一直盯著她看,發現她長得真的不錯,白白淨淨的,眼睛似乎會勾人似的,此時我就忍不住了,直接就抱住她,往她的嘴吻了下去,沒想到她的吻功還真不錯,舌吻了一下子,她還直接用嘴含住我的上嘴唇,就是那種吸吮的方式,呵,還真是特殊。我的手也開始進功到她的胸部,還真豐滿,一手還蠻難掌握的,手一伸進去她胸罩裡摸她的乳頭時,她開始發出了:嗯…嗯…嗯的微弱呻吟…

嘿,眼見時機來了,我就開始下一步惡虎撲羊,把她壓在沙發上,開始全面性的進攻,沒想到小靜竟然啊的叫了一聲,我還真的嚇了一跳= =,隻她小靜說:不行啦,在這裡做愛好奇怪,而且我們才認識沒幾個小時,我真的不太習慣,抱歉…。唉,當時我還真的很失望哩,隻好在接下來乖乖的唱歌了,之後在晚上我就將她送回家。後來在即時通上遇到她,我還問她是不是討厭我,沒想到她竟然說她還蠻喜歡我這種型的,對我的印象很好。此時我就知道,下次若約她出來,勝利應該是垂手可得了吧…哈~~~~

一進房,我們二人躺在床上,打開了電視,開始看著一些無聊的節目,這時我的注意力當然是集中在小靜身上囉,我就開始抱住她,輕輕的吻上她的唇,二人又開始了激烈的舌戰回想起來,她的舌吻功力還真是不凡,比我還強,可見小姑娘有練過喔…ORZ,慢慢的我就伸進她的衣服內,愛撫她的胸部,解下她的胸罩,沒想到她的雖然大,但是竟然沒下垂,還蠻挺的…感動哩^^,正要脫下她上衣時,她卻拚命拉住衣服不給我脫…我就直接拉起她上長下襬,一邊愛撫她那豐滿的胸邊,一邊吸住她粉紅色的乳頭,隻聽到她不斷的發出輕微的叫聲:啊…好舒服…嗯…別再吸了…

我的手就慢慢的打開她牛仔褲的褲頭,拉下了拉鍊,當她發現時,我已經將她的褲子慢慢的拉下來,這時她卻又拉住褲子,不要讓我有再下來的動作,當然了…此時若休兵,就不叫男人啦^^。我的手還是不顧她雙手的阻止,隔著內褲摸她的花園,沒想到手一摸下去,就感覺到她那溼氣,原來內褲早就溼了,還在那故作矜持。我就開始慢慢的對她花園地帶開始愛撫,她的呻吟也不斷的隨著我的愛撫,愈來愈銷魂,愈來愈細。此時我也脫下我的褲子,叫她的手幫我摸小弟,隻見她摸了後,就說道:你的比我男友大好多喔,怎麼差這麼多?嘿,後來我才知道他的男友的小弟真的蠻小的,勃起也才近十公分,又不粗,難怪她覺得我的小弟很大^^,她摸著摸著,我就問她可不可以幫我口交,隻見小靜說:我不敢啦,我男友叫我幫他吹,我都不敢了,隻吹過一、二次,覺得好噁心喔。唉,她不敢我也沒辦法,真是可惜哩…

接著我見時機已到,想硬將她褲子全脫下時,沒想到她竟然坐了起來說:不行啦,我沒和男友外的人做過,這樣真的好怪喔。啊哩!那時我心裡真的很錯愕,已經快到全壘打了,妳才說不要,真是給她很ooxx的。唉,我其實不太敢逼女生,所以我也隻好說:抱歉,那好吧,那我們看電視好了。隻見她也沒把衣服穿上,就看我坐在床邊,直盯著電視不理她,沒想到她就趴在我背後輕輕的抱著我說:你是不是生氣了啊?對不起嘛…我隻是有點怕怕的。當時我也沒回話,沒想到小靜竟然問我:你真的很想要嗎?我當時隻點點頭,沒想到她說:好吧,但你要溫柔點喔,我真的有點怕怕的,別太粗魯,畢竟我隻和我男友做過,記得溫柔點好嗎?

呵,此時心中的色狼又覺醒了,一聽到她答應我,我就馬上撲了上去,脫下了她上半身的衣物,開始舌吻,她依舊舌吻功一流,慢慢的我舔到她的耳朵、脖子,她也慢慢的發出了輕吟聲:啊~~~好舒服。進攻到她胸部時,她還問我:妳喜歡大胸部嗎?嘿,我當然答喜歡啊。後來慢慢的脫下她的長褲,我也開始猴急,拉接將她內褲也脫了下來,因為當時燈光暗暗的,我將手往她花園一摸啊哩…超溼的,而且是那種流出來不少的感覺,明明就溼成這樣了,還一直裝不想,我的手就慢慢的往她花園輕輕的愛撫,還將手指插了進去,她的叫聲也愈來愈大:啊…啊…不要停…好舒服啊……

我看她這麼享受的樣子,我也忍不住了,就馬上拿了旅館床頭櫃上備好的套子,幫我的小弟穿上雨衣,馬上就提槍上陣,一開始我用男上女下的正常姿勢,因為她實在溼得徹底,我就不客氣的用手打開她的雙腿,將小弟插了進去,隻見她的聲音忽然叫了好大聲:啊!!!啊!!!好舒服,比我男友的大好多,感覺真的差好多…啊…。呵,我心想一定是你男友的太小隻了,難怪你反應如此激烈,既然如此,我就開始愈動愈快,她也愈叫愈大聲,隻見她忽然抓住我的手,隻說:不要戴套子好不好,我不習慣用套子,因為會有點痛痛的,不太舒服……

我立即就將套子拿了下來,然後叫她跪著,我就扶著她的屁屁,改由後面插了進去,隻見她一邊浪叫,一邊叫著好舒服…好深…感覺好好,啊…我不行了…啊啊…我到了…。在她高潮時,我也感受到她因為高潮收縮,夾住我小弟弟的那種夾力^^,後來我終於忍不住了,就問她:小靜…我快不行了…可以射裡面嗎?沒想她卻說:不行啦…今天不安全的。我隻好在快不行時…拔了出來,直接射在她的屁屁和背上,她也因為我的射精,累得趴在床上,我也溫柔的拿了衛生紙,幫她擦拭身體。事後我們躺在床上,她還一直深情的看著我,一直對我說我好溫柔,感覺真的很好。因為她男友很難為她帶來高潮,沒想到和我才第一次做愛,竟然就達到了高潮。我們那夜做了二次,一邊聊…一邊溫存,直到旅館時間快結束了,我們才出來。

後來啊,其實我還和小靜蠻常連絡的,她還問我想不想交往,她不太喜歡她現在的男友。但當時我卻一直在打太極,推辭說我還沒走出剛分手的情傷,還沒辦法接受別的女生。其實主因是因為和小靜相處幾次後,和她聊天,總感覺她很愛錢,她還堅持結婚後想不工作之類的,我就覺得她不太合適當女友。過了一陣子冷淡期,我也發現她也和別的網友出去,也有人在追她,我看她可能是被我開發了吧><,才愈來愈大膽,但後來她男友苦苦哀求她別分手,她也因為男友家的確蠻有錢的,就還是選擇了男友。

在沒和他連絡的一個月後,沒想到她還打電話給我?我還有點意外,沒想到她卻是說她懷孕了@@,還一直問我和她做愛的日期是哪天,其實當時我也不太記得了啦,就隨便找個日期,她也相信了,認為我應該不是小孩的爸,其實她男友在休假時,還會常找她做愛,但我心裡還是蠻怕的哩,怕…小孩真是我的就完了,幸好她沒起疑心。

外表清純 底子裡極度淫蕩的小護士

由於我的父親在台中開了一家診所,所以想當然一定有請些護士,但不知我父

親在應徵護士時是否有挑選過。每次來的護士總有著一定的水準,所以每次當我在

打手槍時,有時就幻想著和護士激烈歡愛的場景,好不過癮。

直到有一次我升大四的那年夏天,原來的護士不再繼續做下去,所以家裡診所

應徵來一位新的護士小姐,名叫小君,年22歲,高約160、有著一頭烏黑長髮

身材雖不是我最愛的波霸體態,但是屬於纖細岔型的,但最重要的是,她有著一

雙勾人放電的大眼。

她剛來的第一天,我就被她的電眼給深深電到,那時我就有預感,我哪天一定

會被她給吃了,故心裡莫名的暗爽“ ^^” 隨著相處了一小段日子,我和小君也越

來越熟識了。但我一直覺得納悶,為何她只會爾而電電我,卻不再進一步勾引我。

害得我都懷疑起自己的男性魅力。因為哪時我剛失戀,不是說剛失戀的男生最易趁

虛而入,那小君為何不快“入我” 呢“ ^^”

後來某天下班時,我和小君一如往常在診所內聊天。我們談呀談,她就突然談

到她想要在這個週末假期,到台北逛逛,也想到我就讀的台大看看走走,並希望我

當她兩天一夜的導遊。由於我是在台大附近獨自租一套房,一聽到她所說的兩天“

一夜”,自然毫不考慮一口答應,就連我的小老弟此時也擡頭稱是。那時我就想,

沒想到上我家護士小君的機會,這摸快就來了。

千盼萬盼,終於到了週末。我和她約在台北火車站,由於她週六下午5時才下

班,再加上誤點,所以她到達時已晚上9點多。那時我仔細一看,她穿著白色細肩

帶搭配牛仔短裙,姣美的姿態還真惹火,害我一時都忘了和她打招呼∼

『抱歉∼讓你等這摸久∼ 』誤點的小君嬌柔的對正意淫中的我說著

『不會啦!等美人永遠不嫌久,只要等得到∼哈∼』此時我才回過神應答

『那∼∼既然如此,現在要不去逛逛台北公館阿∼∼』我如此提議著

『可是我現在粉累耶!今天的病人真多,我一個人差點忙不過來,先去你宿舍

休息一下先嘛∼∼』

『我也想先看看你號稱豪華舒適的窩長什麼樣』小君撒嬌的說

我此時想,本來想先帶妳去暖暖身,先培養一下感情,稍晚再攻略妳。沒想到

,喝∼∼妳竟想連前戲都省了,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那好∼我們上車走』我豪快地應答

到了我的宿舍,一進門,就看到我房內的那張平躺於地毯上的雙人床。小君馬

上開心在我的彈簧床上蹦蹦跳跳,還真看不出她所說的 累了。

『彈簧床果然還是比較好∼∼人家我在家都是睡木板加床墊而已』小君一面跳

一面說著

『你也上來陪我跳嘛』

『好∼∼小心啊』我聽話地跳上床

大概是我跳上去的衝力過大,小君這時候一時失穩,整個人就往我身上撲過來

,我為了防她進一步摔倒止,所以一把把她抱住...

沒想到她發出一聲『嗯∼∼』的嬌喘聲,聽得我那時老二都硬起來了。突然,

在我懷裡的小君竟開始對我搔起癢來,我這個人天不怕地不怕,最怕人搔癢。於是

我便抱著她滾倒在床上,並試圖阻止她進一步呵癢,所以我就反搔她癢。由於彼此

都躺在床上,空間並不大。

就在嬉鬧間,她的粉唇不小心觸到了我的魔嘴。我看機不可失,馬上緊黏著她

的雙唇,用我的舌尖放肆的侵佔她的小嘴;並緊抱著她。更沒想到的是,她竟然完

全沒有反抗的跡象,彷彿理所當然,拌著輕微的嬌喘聲用舌頭回應著我。

於是我更沒理由停止下去了,我的雙手彷彿接到下一個指令,順勢伸進小君的

小可愛細肩帶裡,隔著她的胸罩搓揉她的小巧充滿彈性的乳房。小君也忍不住輕哼

起來,媚眼如絲白的臉頰也逐漸紅潤了起來。我看在眼裡,自然血氣迅速集中老二

、精蟲佔據大腦,立即順手隔著上衣把小君的胸罩解開,然後盡情的撫摸她的胸部

及搓揉喘息聲不斷的加大,居然還用手隔著褲子摩擦我的小老弟。

『挖考∼∼平常看起來清純學生樣,原來妳這麼淫蕩∼∼還真挖到寶了∼∼』

我想著被她這摸一挑逗,更讓我獸性大發,把她的短裙撩起,露出她白色的內褲。

呼∼∼在她私處地方褲縫早已濕成一片,於是手指迅速伸進內褲裡,圓弧的輕揉她

的陰核,這似乎讓她更興奮了,小君的嫩臀也因此一陣陣抽蓄∼∼

『嗯∼∼不要∼∼嗯∼∼啊∼∼∼不要∼∼這樣我會受不了∼∼∼』小君無力

的輕喊小君雙腿害羞的夾緊,但卻不影響我手指的運動,我一下搓揉她的陰核;一

下把手指快速的抽插她的嫩穴,讓她的小穴濕得不像話,配合她緊夾的雙腿和不自

主的臀部擺動∼∼淫水波動的聲音

啪滋∼∼啪滋滴響著∼∼

『啊∼∼∼啊∼∼嗯啊∼∼∼不要∼∼∼好舒服∼∼真的快受不了了∼∼∼』

小君忍不住的叫出來不只她受不了,被她濕嫩的小穴及煽情的叫床聲影響,我的老

二早已按耐不住。我迅速的脫下褲子,拉她的手來套弄我陰莖。她早已沈醉在這淫

蕩的氣氛之中,於是下意志的套弄及愛撫我的老二及蛋蛋。在她的熟練的套弄下,

一陣陣快感不斷衝擊。

於是我突然爬起身子,把小君內褲褪去,再一手把小君的雙腿打得開開,一手

持續摳弄她的濕穴,再將我巨屌放在她的小嘴前磨擦∼∼

『幫我含著它∼∼』我命令著

『嗯∼∼啊∼∼∼哈哥你的好大∼∼嗯啊∼∼∼我怕∼∼嗯呼∼∼∼塞不下∼

∼∼』臉色早已泛紅的小君嬌媚滴反抗我那時早已精蟲上腦,哪管這麼多,一把就

把我的老二塞到小君嘴裡∼∼

『嗚∼∼嗯∼∼∼』

不塞則已,一塞進去馬上就發現小君清純外表下,原來∼∼舌功這麼厲害。小

君舌頭翻飛,對我的巨屌又舔又吸,連蛋蛋也不放過∼∼

『喔∼∼喔∼∼∼』在小君的吹舔下我也忍不住的叫出來

我怕要是我的彈藥葬送她的小嘴,豈不可惜。於是趕緊從她嘴裡拔出我的老二

,並將槍口對準小君的濕穴。沒想到,小君居然這時真的回神抵抗起來,不讓我長

驅直入∼∼∼

『不要∼∼真的不要∼∼∼我們這次這樣就好了∼∼∼好嗎∼∼』

『我本來想說這次只這樣就好,再下去進展太快了∼∼』小君苦苦的哀求

開玩笑,慾火都被挑起來了,那能說停就停。於是我決定不管小君的請求,但

我不硬來,反而更輕柔的愛撫她身體的每一個曲線,不只用手、也用我的舌尖舔過

每個刺激小君身體感官神經的角落,快感不斷的衝擊小君的意識∼∼

『啊∼∼嗯∼∼∼啊∼∼這感覺∼∼啊∼∼∼好特別∼∼∼喔喔∼∼∼』小君

斷斷續續,舒服滴說著

『啊∼∼∼不要∼∼嗯嗯∼∼∼真的好舒服ㄛ∼∼∼∼』

正當我覺得她已高潮到忘我的時候,我一把把我的巨屌戳進她超濕的小嫩穴∼

『啊ㄣ∼∼∼∼∼∼∼∼∼∼』小君像是高潮般的發出聲音緊接著我先來把她

的雙腿打的更開,然後快速的抽插,她的濕穴流出更多的密汁,整個房飯『啪滋

』、『啪滋』聲讓我更加的的性奮∼∼

『啊∼∼啊∼∼不要∼∼嗯∼∼∼啊∼∼不要∼∼∼∼啊啊∼∼∼∼∼』小君

舒服忘我的呼氣喊叫

在不斷抽握,我一面抓著他32B的粉乳搓揉,一面靠近小君耳際輕輕呼氣

說話∼∼君∼∼妳是真的不要嗎∼∼∼』我抽插的動作持續,俏皮的問著小君

小君沒有回答我,但似乎更興奮,像是達到高潮喘得更大力∼∼並用雙手雙腳

環抱我作為回應,捆著我連真的想停都沒辦法∼∼“ ^^” 接著我不斷的變換姿勢

,並採用時深時淺的房中術以不同角度抽插∼∼

『啊∼∼∼啊∼∼∼啊∼∼∼好舒服ㄛ∼∼∼我受不了了∼∼∼』

『啊∼∼哈哥∼∼∼啊ㄣ∼∼∼哈哥∼∼∼啊∼∼∼∼∼∼∼∼∼』小君爽到

最高點,叫床聲也到達最高點持續讓小君維持高潮10多分鐘後,我也覺得我快受

不了了,但由於不想留種在她體內,所以我在快射的一瞬間,拔出我蓄勢待發的巨

屌,改插進小君正開開喘個不停的嘴裡,一股腦兒將我的千軍萬馬射進小君的喉嚨

,然後看著高潮到無力的小君嘴角流出我射出的精液。說真的,呼,那感覺還真是

爽ㄚ∼∼∼

意外發生關係後,我和小君就一起洗鴛鴦浴,當然,又在浴室來了一次。第二

天也都是在我房內過整天不停的做愛∼∼“ ^^” 而且我和她還達成共識以不是男

女朋友的關係在一起,也就是說我們還可以各自交男女朋友。所以到現在,我雖然

已有一位論及婚嫁的女友,她也有著男友,但也許是我的技術比較好ㄅ,故有時她

也會來找我嘿休、嘿休,還會穿些性感內衣來挑逗我;而我想要換換口味時,也會

找找她,畢竟外表清純、內心淫蕩的女生不好找嘛∼∼不是嗎∼∼∼

實習護士

由於某個遺傳性的隱疾,需接受開刀治療,也因為開刀的部位太重要了,特別選擇了區域醫療級的醫院,以避免手術失敗影響大半輩子的生活樂趣。

到了醫院報到後,護士小姐給了件病人服,叫我進病房後脫下所有的衣服換上這件;說是病人穿的衣服,其實只是塊有袖子以及幾條繫帶的布,其長度也僅蓋住小弟弟而已,更別說不小心勃起後原形畢露的尷尬了。

領了衣服,坐在病床上發著呆,不一會進來個護士。

「耶!你怎麼還沒換衣服呢?」

「喔!不好意思!我就換上。」

卻不見這護士有要出去的跡象,她僅將病房的布簾子拉上,顯然是要看我演出男子脫衣秀的樣子;沒辦法嚕,只好硬著頭皮換,脫下了上衣以及長褲後,護士小心翼翼的幫我摺好放進床邊櫃子內,我則是直接套上了病人服,護士看了一眼後竟然直接伸手將我的內褲拉掉,除了年幼時媽媽幫我換內褲外,這還是頭一遭被女生脫內褲耶,也因此小弟弟不自覺的勃了起來,而露出於病人服之外。

護士小姐顯然沒料到有這樣的後果,瞄了一眼我勃起的老二後,就說等下再進來幫我準備手術前的事,還問了我介意實習生幫忙嗎,此時要面對勃起的尷尬以及隨之而來的手術,也沒聽清楚就隨口答應了護士小姐。

過了一下子,剛剛的護士小姐又進了我的病房,手上端著個消毒用的鋼盆,還跟著兩個好像是學生的美眉,拿著一些器械也進來我房間。

剛才的護士對著兩個學生樣的美眉開口道:「學妹們,這位病患明天將動下體手術,為了手術順利進行,以及避免感染,因此將刮除他的體毛,難得病患先生很大方的答應給妳們實習,等一下妳們可要好好看學姊示範,並認真的學習。」

(呃!我有答應給她們實習嗎?突然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兩個美眉異口同聲的回答:「是的,學姊!」

說完後護士拿起了把剃刀,掀起了我那件不長的病人服下擺,左手端起了我的老二對著她兩個學妹說:「首先要輕輕的刮除病人陰莖上的細毛。」

兩個美眉雖然紅著臉,依舊很認真的看著學姊的動作,只見護士握著我早已勃起的老二在手上,拿著剃刀很仔細的刮著我的毛,當我偷瞄學妹美眉時,正好其中的一個美眉眼光也正瞧向我,害的我像做錯事似的臉紅的趕緊轉開頭,美眉她則繼續低頭看著我勃起的老二,不、看學姊示範刮毛啦。

當刮毛進行了近三分之一時,護士放下了我的老二對著學妹說:「換妳們試試吧!」

因此,兩個年輕美眉就這樣,輪流端起我勃起的老二玩了起來,不是啦、我是說幫我舉行人生中第一次剃毛大典,雖然在剃刀的威脅下著時有點可怕,不過讓三個美麗的姑娘輪流的握住老二,這種感覺真的很不錯,我也陶醉著。

兩個學妹七手八腳的刮除完我的陰毛後,由於刮的不是很乾淨,護士又接手進行著收尾的工作(刮乾淨未刮除的毛)。

由於剩下的都幾乎是雜毛,護士靠我的老二更近了,讓我勃起的老二一跳一跳的,似乎都能感覺到護士噴出的氣息。

正陶醉著護士纖纖玉手的撫弄,她卻突然轉頭對我說:「先生,請您張開雙腿成M字型。」

「啊?好!」

打開了雙腿,M字型?實在不是很懂這句話的意思。

接著護士雙手握住我的雙腿,將我雙腿分開,此時整個生殖器露出不說,相信連肛門都被兩個美眉,不、是三個美眉一覽無遺了吧!

「接著,我們進行肛門週遭的體毛刮除。」

剛剛跟我兩眼相對的美眉,協助著護士學姊將我的陰囊端起,讓護士能順利的刮除肛門上的毛,另個美眉也很仔細的看著,說實在的,一連接受著美眉們的考驗,除了老二勃起到不行外,心中的小鹿也是撲通的跳著,還得忍耐著一股即將奔洩的強烈快感,偏偏一跳一跳的老二似乎影響到刮毛的進行,原本僅扶著陰囊的美眉,竟然不自覺的握住我跳動的陰莖,專注的看著學姊示範的動作。

終於,在我忍無可忍之下,洩出了人生第一道因為女生而射的精(以前雖也有射精經驗,都是自己打手槍的),美眉嚇了一跳而驚叫了出來,引起了護士及另個美眉的注意。

「喔!原來是病患射精了,這有啥好大驚小怪的,射精了也好,更不會影響我們的動作,王學妹妳先替他擦拭一下。」

(原來剛剛幫我打手槍的美眉姓王)王美眉很細心的拿著紙巾,擦拭著我剛剛射出的精液,卻突然看了我一眼嚇了我一跳,因為我正陶醉著剛剛射精的快感,沒想到就在她擦拭的同時,剛軟掉老二又逐漸的勃起。

「學姊,他又勃起了耶!」

王姓學妹邊握著我又再度勃起的老二,邊跟著護士說著。

「沒關係啦,會再勃起是正常的,何況妳這樣握著人家的老二,要不勃起也難吧!」

哈、這護士倒是沒瞎說,不過說完似乎察覺自己說錯話似的,看了我一眼。

接著,又輪到兩個美眉實習時間,她們輪著幫我刮除肛門上的毛,後來護士交代了一下兩個學妹後,就離開了;學姐離開後,畢竟是年輕吧,加上剛剛射精也拉進了不少距離,兩個美眉開始跟我聊天。

「先生,剛剛很不好意思喔,讓你射精了。」

「哈、還說哩,頭一次射精在美眉手上,真糗!」

「嗄!你是第一次?!」

「呃!我是說、那個,反正就是很糗啦!」

怎麼解釋美眉都已經知道我是第一次,乾脆裝傻。

「那你都是自己自慰嚕。」

「哈!不然哩。」

美眉還是追著傷口灑鹽。

「真好玩,我們之前也是聽過學姊說過,男生經不起刺激會在刮毛時勃起,有的還甚至會射精,沒想到被我遇上了,還射在我手裡。」

「…………」

「我也想試試看耶!」

另外個美眉說著,也沒等我說可否,就握著我又勃起的老二上下套弄著。

「你們男生都是這樣打手槍的嗎?」

「哇!小蕊妳講話好直接喔!」

(原來一個美眉姓王,另一個叫做小蕊,都是正妹)「不然哩,小菁這要怎麼稱呼,妳說呀!」

(喔!姓王的美眉叫做小菁)「我不知道啦,妳玩好了,我還是先幫這位大哥哥刮好毛,免的等下又挨學姊罵。」

小菁繼續翻起我的陰囊,刮著肛門周遭的毛,而一旁的小蕊則是俏皮的、輕輕的上下擼著我的老二,還不忘記提醒小菁哪沒刮到。

雖然平常自己對著網路上的裸女打手槍,幾乎也要個三十至四十分才會射精,但是還是頭一次讓美眉幫我打,即使剛剛才射精過,依舊很沒動頭的,又有即將奔洩而出的感覺。

「呃!妳叫小蕊是吧!」

「是啊,大哥哥怎了?」

小蕊不知道故意的還是真這麼單純,問我怎了還繼續擼著我的老二。

「那個、我、我快要、快要那個了!」

「哪個?哎呀、小菁!大哥哥又射精了耶,快看!」

要命,短短時間內第二次射精在美眉手上,真糗(真爽)!!

小菁放下手邊刮毛的工作,跟著小蕊玩著。

「真的耶、我看看!」

「呃、兩位不先幫我擦擦嗎?」

「好啦!等下,剛剛學姊在我沒注意看,先讓我看看你射的精。」

小蕊滿手的精液,用雙指玩著牽絲,小菁則是一旁驚訝的看著。

「大哥哥,你射了兩次精,還會再勃起嗎?」

「應該……我不知道耶!」

「你也不知道喔,那我們研究看看。」

兩個美眉發現好玩的玩具似的,兩人四手撫著我再次軟掉的老二,不知道誰的手竟然摸到了陰囊,還颳了下我肛門口!沒想到,就再兩個美眉忘情的玩著我老二時,護士進門就站在美眉後頭。

「妳們好像很好玩喔,毛刮好了嗎?」

「啊!學姊,快好了!」

兩人趕緊繼續握著我軟掉的老二,並扶起陰囊幫我刮著毛,還彼此俏皮的吐了個舌頭。

「接著你們要幫病患用紗布沾消毒水,清理消毒整個陰部。」

「好的!學姊。」

護士交代完又再次的走出病房,留下兩個小妮子伺候著我。

不一下子小菁就刮完的我肛門部分的毛,小蕊拿幾塊紗布放進裝著消毒水的盆子,擰乾後擦拭著我的下體,小菁幫忙翻著我的老二,好讓小蕊更方便擦拭,也才二十多歲的我,正血氣方剛,雖然已經射精兩次,卻在小菁纖細玉手的翻弄之下,軟掉的老二又巧巧勃起。

「耶!大哥哥,你又硬了耶!」

「對啊!剛射精兩次又馬上硬了,你在想壞壞唷!」

小蕊輕拍了下我半勃起的老二,讓老二一跳跳的勃的更奮力,點頭點的更兇。

「小菁、要不要換妳試試幫大哥哥打手槍。」

小蕊邊用消毒紗布擦拭著我光溜溜的陰部,邊對著小菁說著。

「我才不要呢,誰像妳那麼不正經!」

心中竟然有點失落,我在期待著嗎?!

小菁雖這麼說,握著老二的手竟然還是輕輕的擼著,頑皮的小蕊裝著沒發現似的,專注的擦拭著我陰囊以及肛門部位。

「好了擦完了。」

我跟小菁都嚇了一跳。

「我看看哪沒擦到。」

小菁右手接過紗布,左手依舊握著我老二。

「嘿、也不知道究竟是誰色厚,說要檢查擦乾淨了沒,還不忘繼續握著人家大哥哥的老二。」

「妳少胡說!好了啦,都乾淨了,我們去跟學姊說吧!」

兩個小妮子遂走出了房門,留下勃起的老二跟些許失落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