懺悔錄

 懺悔錄

我的懺悔錄。

許多年以後,如果有一天,在某一個盛大的宴會中,有一個女人走過來對我

說:“你是一個雜種,是一個畜生,你毀了我的一生!”

那麽,我會在所有紳士小姐的目光注視下,在她的面前跪下,懺悔,我會親

吻她的腳趾,乞求她的原諒。即使受盡世間所有侮辱,都在所不惜。

每一天晚上,我都在乞盼著這一天的到來。我的心早已死了,我的肉體在受

著最深重的折磨。在傷害了那麽多世間最美麗的生靈后,我生存的唯一意義,就

是贖罪。

下面的故事,是我的懺悔錄。在末日審判的號角吹響的時候,我將帶著它,

在最高審判者的膝下匍匐。來自上帝的閃電會將我和它徹底地摧毀,徹底地灰飛

湮滅,徹底地,徹底地……

第一部 啼血的杜鵑

(一)

認識杜鵑的那一年,我十八歲。

那時候,我剛剛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躊躇滿志而又無所事事。便經常和

一幫朋友賭球,輸贏都在萬元以上。在家裡看球是很不爽的,於是,我就找了一

間茶藝館,每有球賽時,就呼朋喚友,到那兒大呼小叫。

那間茶藝館在我老爸單位下屬的一座大酒店裡。別的地方的茶藝館都兼營色

情業,但這一間卻正經得很,正因爲如此,所以冷清得可憐,經常一個晚上都沒

有一個客人。但我看中的,正是那裡的冷清。沒有人會懷疑到這里,我們也就能

安心的賭球了。

當然,那裡吸引我們的,不僅僅是冷清,還有一幫漂亮的女服務員。她們都

是在一些打工妹里精選出來的,身材,面孔都可稱一流,由於客人少,我們又是

經常來的熟客,因此,我們和她們都混得很熟。不過,彼此的交情也就是到開開

玩笑的地步。那幫女孩子的戒心很重,稍微出格的動作言語都會碰釘子,久而久

之,我們這幫花花公子也不敢亂打她們的主意。

在這幫女孩子裡面,杜鵑即使不是最出衆的,也是數一數二的了。她來自環

境秀美的貴州,和我同年,身高167CM,一頭披肩長發,丹鳳眼,高鼻樑,

是典型的古典美女。特別是那親切溫存的笑容,更令人有不可抗拒的感覺。

我第一次看見她時,她就對我這麽微笑著,幾乎把我看醉了。從那時起我就

下定決心,要把她弄上床。

但是,前面說過了,她們這一幫女孩的戒心是很重的,而且也很自愛,不是

金錢能夠引誘的。幸虧我是一個有�心的人,屢次碰壁都不氣餒。而且,我還找

機會讓她從側面知道,我的老爸就是他們上級單位的局長。我老爸清正古板的名聲讓她對我放了心,相信了我不是一個花花公子。於是

慢慢地,杜鵑開始接受我的邀請,和我一起出去吃消夜,看電影,唱卡拉OK。

每一次和她在一起,我都努力地迎合她,做她最喜歡的事,說她最喜歡的話,我

的表現讓她錯誤地感覺到,我是一個難得的好男人,而且我是真心的愛她的。

終於,有一天晚上,我送她回到宿舍。在門口互道了晚安后,她臉上掛著我

一生難忘的笑容,面朝著我依依不捨地後退著跨入大門。這時候,我一個箭步跨

上去,將她緊緊地擁入懷中,然後,就是深深的長吻……

她貼在我的懷里,緊閉著雙眼,舌頭笨拙地被我攪動著,身子軟軟的柔若無

骨。清風徐徐吹襲,月光如水般灑落在我們的肩頭,我緊緊地擁抱著她,聽著她

那沈重而嬌媚的呼吸,我知道,她已經陶醉了。

但我並沒有下一步的行動,只是在她的耳邊深情地說了一句:“我愛你!”

就放開了她。

但我會這樣就放過她嗎?當然不可能啦!

第二天晚上,她要到茶藝館去值班。我早早地定了一間房,一個人在房裡喝

茶。

杜鵑在我的要求下,被派來爲我沖茶。她顯然還在爲昨晚的深吻害羞,一直

紅著臉,也不和我說話。

我裝作不在意,趁她不注意,一把拉到懷里就親。杜鵑“依嗯”了一聲,就

陷入了我火熱的狂吻陷阱中。一邊吻,我的手也沒閑著,在她的身上不停地遊移

著,最後落在了她的雙峰上。溫軟的乳房被我的手掌任意撫弄,真是說不出的痛

快!

杜鵑在我懷里不停的扭動著,口裡含糊不清地說著:“不要,不要這樣。”

但這樣無力的掙紮又有什麽用?我把她按在長椅上,手指靈巧地解開了她身上的

旗袍扣子,露出了淡藍色的乳罩。

我把乳罩推到乳房上邊,這樣,她那如美玉般滑潤的雙乳就呈現在我的眼前

了。我把已經翹起的乳頭含在嘴裡,輕輕的吮吸著。杜鵑的呼吸越發沈重了,而

我的一根肉棒更已經硬邦邦地頂起了,我故意讓它在杜鵑的胯間頂動著,雖然隔

著褲子,但杜鵑那敏感的區域顯然已經感受到了我的肉棒的威脅,她開始發出呻

吟聲了。

我的雙手乘機潛入了她的下身,扒下了她的底褲。

但是,我還沒來得及欣賞她的陰戶,就被她一把推開了。

她哭著說:“你干嗎要這樣欺負我?”

我慌了手腳,連忙賭咒發誓說愛她,我說,“我每一天都在想著你,擔心失

去你,所以,我希望可以真正地擁有你。”

杜鵑停止了哭泣,沈默了一會兒,她低低地說:“那也不能在這兒啊!”

我連忙說:“我馬上到樓上的酒店開房,讓我們過一晚二人世界。”

杜鵑低頭不語,我過去抱著她親了親,說:“我去了。”把她的底褲拽在手

里,走到門口才揚著對她說:“這個我先帶走了,一會你來了再還給你。”說完

擠擠眼就走,杜鵑急得在後面直叫,但已經來不及阻止我了。

我開了房,洗了個澡,就打電話給杜鵑了。

一會兒,杜鵑上來了。雖然整理了衣著,看上去和平時沒有什麽不同,但只

有我知道,她底下是沒有穿內褲的——柔順的旗袍下,就是我要佔領的美麗的叢

林……這麽一想,我又硬了。

杜鵑紅著臉說:“把那個還給我。”

我笑著說:“從現在起到明天早上,你都用不著它了。”杜鵑一聽這話臉更

紅了,那嬌羞的樣子實在是可愛,我忍不住又抱著她親了幾下。然後對她說:

“你要洗個澡嗎?”

杜鵑點了點頭,走進了洗手間。一會兒,裡面就傳出了水聲。我在外面心癢

難撓,好容易等了一會,就把全部的衣服脫光,準備沖進去大幹一場。結果一擰

門,竟然是反鎖的,這天真的丫頭,還以爲這樣能阻擋我呢?

我拿出洗手間的鑰匙,輕輕地扭開門。杜鵑正背對著我,拿著噴頭沖洗。光

滑的背部,豐滿的臀部,在水氣的彌漫中構成了優美的曲線。見杜鵑還沒有發覺

我,我便蹑手蹑腳地走過去,突然從背後抱緊了她,雙手當仁不讓地覆蓋在她的

雙乳上。

杜鵑嚇了一跳,弄清楚是我后,整個人都軟了,依依地靠在我身上。忽然又

跳了起來,面紅耳赤地。原來是觸碰到我的大棒,看著她天真嬌羞的神情,我再

也忍不住了。又是一陣的狂吻亂摸,然後就把杜鵑抱到了床上。

杜鵑也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麽事了,她雙眼緊閉,很緊張地躺在床上等著我

的玩弄。

我輕輕地撫摩著她,親她的嘴唇、耳垂、項頸,說一些贊美她的話,使她明

顯地鬆弛下來后,才慢慢地打開了她的雙腿。

她的陰戶真是太漂亮了!一小辍密集烏黑的陰毛下面,是兩片微程灰色的陰

唇,翻開,就是粉紅鮮豔的嫩肉。我正想看得更清楚一些,杜鵑卻伸手把我的頭

推開。

我知道,有些害羞的女孩,即使把身子給了你,也不喜歡被人欣賞陰戶的。

於是我停止了欣賞,直接把嘴巴湊上去,開始舔弄她的陰唇。在高中時我玩過幾

個女孩,知道女孩子最喜歡被人舔陰蒂。於是我集中火力進攻,把杜鵑弄得呻吟

不止,我伸出手指在她的肉洞里輕探,裡面窄得只能容得下一根手指頭!而洞口

處已經濕了。

我知道她還是處女,就在她的洞口處吐了些唾沫,又在她屁股下墊了一條白

毛巾。這時候,我的老二已經等得很不耐煩了,它高高的翹起象一條發怒的眼鏡

蛇。好了,一切都準備好了,我費勁心機,終於要得到這個可愛的女孩了!

我把大棒對準了洞口,很順利地輕輕挺入,然後稍微停了停,再一沖而進,

突破了杜鵑的處女膜,完全佔領了這條要道。

杜鵑疼得大叫了一聲,我抱著她,安慰著她。她咬著牙說道:“我沒事,來

吧。”一付董存瑞的表情。我不由有些好笑,對她說:“不用緊張,很快你就會

很快樂了。”

我趴在她的身上,親吻、撫摩著她身上的敏感地區,好一會,等她疼過了,

才繼續抽動大棒。這回,杜鵑發出了嬌媚的叫床聲了。

我時快時慢,時深時淺,帶領著杜鵑同赴天堂。而杜鵑也開始領略到做女人

的妙處了。消魂的呻吟聲不絕於耳,肉洞里的淫水越來越多,我的抽動也越來越

順暢,真是快樂無邊。

終於,在杜鵑經曆了三次高潮之後,我也感到高潮即將來臨了。我緊緊地抱

著杜鵑,瘋狂地抽動著大棒,杜鵑也忘情地大喊:“我要死了,救命啊!快、快

插,插死我,插死我啊!”她的雙腿再一次緊緊地夾緊了,淫水決堤而出,我也

忍不住了,低喝一聲,把一腔熱精都狂射而出,注射在杜鵑的體內。

……

風平浪靜之後,杜鵑無力地依靠在我的胸膛上,輕輕地喘息著。我拿起了那

條挑花點點的白毛巾,耀武揚威私的在杜鵑面前搖晃了一下。

杜鵑臉都紅透了……

忽然,她猛地睜看眼,看著我說:“這條毛巾你一定要放好。我,我最寶貴

的東西就這樣給了你了……”說完,她的眼睛就紅了。我連忙摟緊那個如白玉雕

塑般眩目的身體,細聲地安慰著。

海誓山盟像水龍頭的水一樣從我嘴裡流出來,我一邊輕車熟路地背誦著這些

肉麻的話,一邊看著杜鵑慢慢地平靜,心裡說:OK!又搞定一個!

酒店昏暗的燈光下,一對赤裸的男女像擁著,他們那麽地親密,但心情卻是

那樣地不同。對於我來說,這只不過是一次難得的豔遇,而對她而言,這卻是托

付終身的約定。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而沐浴在愛河中的杜鵑更不可能考

慮到別的事情。她心裡只有愛,並且以爲我和她一樣,這是她致命的錯誤。

現在,每一次想起這次瘋狂,我都忍不住想哭泣。一個這麽美好的生命,將

她自己交到了我的手上,我卻滅絕人性地將她推入了無盡的深淵,我的罪孽,實

在是太大了。

(二)

經過了一夜風雨之後,杜鵑已經將我視爲她的男人,每一次我要和她做愛,

她都非常爽快的答應,而且對我提出的要求百依百順。(第二次就同意和我口交

了,任何姿勢都肯做。)有這麽漂亮的一個女孩這麽對我,應該說是人生最大的

福氣了。可是當時的我卻並不這麽想。

那時,我們那一幫人都視女人爲獵物,玩過了,大家好合好散,最多出一點

錢,但是,對杜鵑,錢顯然不起作用。

每一次我和杜鵑上街,她都挑最便宜的東西買,我對她說:“不用這樣,我

有錢!”她總是笑笑,再接著買便宜貨。心不心疼你的錢,是一個女人對你的愛

意的重要度量。這一點我很有體會。

有一個晚上,在激情過后。杜鵑象往常一樣靠在我的胸膛上,那時,滿足了

的我對她充滿了憐愛,一個勁地問她要什麽東西,問一樣,她搖一次頭,最後她

看著我說:“阿軍,我不要別的,只要以後能天天跟你在一起。”然後便主動親

吻了我,我抱著她,聽見她癡迷地說:“我愛你。”心裡卻沒有任何激動,有的

只是不安。

我並不是看不起杜鵑,也不是不喜歡她,但是,我很明白我老爸的觀感。平

時,我可以捏老爸的鼻子,揪他的鬍子,但我知道有些問題是不能觸及的。我那

時的一切,都是老爸給的,我不可能爲了一個女人和他鬧翻。

杜鵑太天真了,竟然把我的甜言蜜語當一回事了,這與我以前交的女友大不

一樣。所以,那天晚上,聽了杜鵑的話后,我就下定決心要甩掉她。

沒想到這也挺困難的。我的脾氣忽然暴躁了許多,語氣不耐煩了許多,甜言

蜜語沒有了……這些變化杜鵑居然都忍了下來,甚至知道了我與其他女人的親密

關系,她也沒有拂袖而去。

她已經不可自拔了。這使我感到潛在的威脅。我以小人之心思度著:她也算

是我老爸的下屬,如果她發起狠來,到我老爸面前告一狀,那我可就吃不了兜著

走了。

那段時間我都在思量這件事,已經有點暈頭暈腦的了。所以當大頭詢問我有

什麽麻煩時,我便毫無保留地告訴了他。

大頭是我那幫朋友中的最有錢的一個,也很有背景,據說和黑道有關系,不

過,那時他表現得很有義氣,平時我們有麻煩都找他出頭,關系也很鐵。因此我

對他是比較信任的。

大頭聽了我的傾訴,想了一會,眼睛一亮地說:“放心好了,我一定幫你搞

定!”然後就告訴了我一個辦法。我一聽,覺得太殘忍了,大頭卻滿不在乎,說

:“一個女人而已,夠哥們的,就按我說的去辦。”

當時,晾知未泯的我仍然拒絕了他。

可是幾天後,我賭球輸了一大筆錢,而短期內我又實在無法籌集到錢。從小

到大都是順境的我頓時慌了手腳,第一時間就找到了大頭。

大頭聽了,根本不當一回事,說,沒問題,我幫你解決就好啦。我大喜,正

想道謝,大頭又說,不過,我前幾天的提議,你應該會答應了吧。

我的心猛地一陣抽搐!看著大頭獰笑著的臉,我知道,我已經沒有退路了。

大頭又問了一次,我迷迷糊糊地就答應了。現在來看,當時的我已經完全沒

有一丁點的人性可言了。

一個月朗星稀的晚上,我帶了一瓶酒,到酒店裡開了一間房,不一會杜鵑就

來了。我們喝了一點紅酒,就開始做愛了。那一次,我表現得很溫柔,這是那段

時間里所沒有的,所以杜鵑也很興奮。她面色嫣紅,嬌媚地笑著,真是傾國傾城

的容貌啊!我看著那張美麗的面孔,想起她對我的好,心裡非常猶豫,很想讓她

走開就算了。但是,我知道大頭一定不會放過我的,事到如今,懦弱的我已別無

選擇。

我拿出一條繩子和一個眼罩,告訴杜鵑說要玩一個遊戲。杜鵑正在興奮的時

刻,沒發現我的臉色不正常。雖然她對所謂的玩遊戲不以爲然。但還是溫順地接

受了我的安排。

把她的雙手綁好,戴上眼罩,把她放在床上。然後就悄悄地打開房門——我

已經和大頭約好了,這時候就由他來姦淫杜鵑,徹底地讓杜鵑對我死心——當我

打開房門一看,我的天啊!門口除了大頭,居然還有兩個大漢!

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決沒有答應大頭要輪奸杜鵑,但是,這時候我已經沒有

任何發言權了,只能靜看事態發展。

他們三人肯定是等急了,見我開門就迫不及待地沖了進來。然後就呆住了—

—看著杜鵑呆住了。

雖然臉上戴著眼罩,但只要有眼睛的人,就能夠看出杜鵑有多麽的美。而此

時,這個大美人正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潔白的軀體,豐滿如小山的乳房,暗黑

的叢林都顯露在前,這樣美好的一具胴體配合著緊縛的繩索、烏黑的眼罩,更能

激起男人的野性與慾望。

大頭張大口,看得口水流了一地,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而他們三人的牛崽

褲里早高高到隆起了一大團,顯然已經情不可耐了。大頭拍拍我的肩膀,朝我豎

起大拇指,意思是說這馬子真是正點。我只是苦笑了一下,大頭也不理會,就朝

床上的杜鵑走去。

由於剛才的調情,杜鵑此時已進入了狀態。也許她正在奇怪我爲何還不上去

玩她,口裡低低地喊著:“死冤家,死阿軍,還不過來……”

大頭朝我扮個鬼臉,就俯下頭去舔弄杜鵑的陰戶。他的舌頭一定經過訓練,

一會兒就把杜鵑弄得淫叫連連,淫水橫流。大頭脫了褲子,露出了他的本錢。老

天,那東西足足有20CM長,我一直對自己的大棒很自豪,那天才知道天外有

天啊!

大頭也不說話,一下子就插入了,很快,整間房子里就被杜鵑的呻吟聲填滿

了。我在一旁看著大頭姦淫著原本屬於我的女人,心裡有嫉妒,也不忿,但竟然

還有快感,真是不可思議。

忽然,杜鵑尖叫了一聲,喊道:“你不是阿軍,你是誰,你是誰?”

大頭得意洋洋地說:“傻丫頭,你的阿軍不要你了,以後你就跟著我吧!”

杜鵑拚命掙紮著,口裡不停地呼喊著我的名字,又喊救命,但這些房間的隔

音好得出奇,她的呼救毫無效果。

但大頭很快就被激怒了,他揮揮手,兩個大漢就走了上去,一個掏出一瓶藥

膏,往杜鵑的乳頭、陰戶上抹,一個則拿出了一支假陽具,在杜鵑的身上耍弄。

大頭在一旁冷笑道:“我看你怎麽跟我強!”在兩條大漢的夾攻下,杜鵑停止了

呼叫,但她還是強忍著不出聲,用意志抵抗著身體的感覺。

但是,那些藥膏實在是厲害,不一會兒杜鵑就頂不住了,消魂的呻吟再次響

起。杜鵑滿臉通紅,顯然已經到了極限。又過一會兒,她就徹底崩潰了。口裡大

叫道:“殺了我,你們殺了我吧!”

大頭奸笑道:“你這麽美,我們才不捨得呢!”說著接過假陽具,插入杜鵑

的陰道。杜鵑的呼喊馬上變成了甜美的淫叫。但是,僅僅插了三十多下,大頭就

不動了,急得杜鵑又喊又叫的。

大頭說:“你想繼續插,是不是?”杜鵑連連點頭。

大頭說:“可以,不過,你要自己插。如果你同意,我就放了你。”杜鵑猶

豫了一下,終於抵抗不住身體的感覺,點頭同意了。

大頭讓一個大漢解開了繩子,杜鵑正要摘掉眼罩,大頭大喝一聲:“不許摘

掉,就這麽玩!”說著就把假陽具遞到杜鵑的手上。杜鵑迫不及待地塞入陰道,

大力地抽插起來。

這時候,另一個大漢掏出一架V8攝象機,對著杜鵑的陰戶拍攝著。杜鵑卻如

何能知道?此刻她已經陷入了瘋狂,把大腿張得開開的,假陽具一上一下猛烈刺

激著陰道,另一隻手還不停地搓弄著乳房,淫叫聲不斷地從櫻桃小嘴裡傳出……

這一切,全部被大漢拍了下來。

另一個大漢再也忍不住了,脫了褲子就把小弟塞入杜鵑的嘴裡,讓杜鵑用嘴

巴替他服務,而大頭也重新上陣,替下了假陽具,進佔了杜鵑的肉穴。

我在一旁傻傻地看著,心裡一片空白。雖然房間里燈火通明,但在我眼裡卻

是一個半明半暗的世界。我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彷彿走火入魔。

大頭他們那裡顧得上理我。一個勁地狂動,終於,兩個人先後射精,而杜鵑

則用上下兩口接納了兩股火熱的精液。

但這些暴徒並沒有就此放過杜鵑。大頭讓杜鵑臉朝下趴在床上,屁股高高地

翹起,塗了一些潤滑劑在杜鵑的屁眼上,然後用再次挺起的大棒一頂而入。

杜鵑疼得大叫了一聲,但很快就叫不出來了。因爲拿V8的那個家夥把攝象機

交給我,自己挺身而上,用大棒填住了杜鵑的嘴巴,另一個家夥也重整旗鼓,插

入了杜鵑的肉穴。

我拿著攝象機,拍攝著眼前這淫亂的一切,而當中的女主角,在不久之前還

是我的女友,還是一個青春可愛的女孩……我的心不由地有些疼痛,但是,魔鬼

附身的我很快淡忘了這一點感覺,看著眼前的景象,肉棒再次高高地挺起了。

這時,他們已經到了最後關頭,相互打了個眼色,然後一起發炮,三股熱精

從不同的方向射入杜鵑的體內。杜鵑瘋狂地大叫著,全身緊張地抽搐著,高潮降

臨了。

大頭喘了喘氣,接過攝象機,示意我上前接替。於是,我走上前,把肉棒最

后一次插在杜鵑的體內。

此刻的杜鵑已經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了。大腿上、嘴裡、陰道里都是精液,但

那時的我已經被激發出最原始的野性和虐待傾向,大棒好不憐惜地在杜鵑的陰道

內抽插。

這時發生了令我一輩子也揮之不去的一幕,在我射精的一瞬間,杜鵑緊緊地

抱住了我,兩行眼淚從她的眼睛的眼睛里緩緩地流出,她雖然沒有說話,但我知

道,她一定認出了我——她愛過的第一個男人,她一定想問我,爲什麽我要這麽

對待她?爲什麽?

我逃了,在良心的壓力下我奪門而出。這就是我解決問題的方式——逃避。

之後我難過了好幾天。但很快就將之忘懷了。而經過此事後,大頭對我更好

了。不僅介紹了幾個不錯的女孩讓我過瘾,而且還幫我解決了賭球留下的債務,

如果不是他幫忙,那次我可能要被人砍死在街頭了。因此,我心裡竟隱約有一絲

的慶幸。卻沒有想到,可憐的杜鵑會怎麽樣。我真是死有餘辜啊!

我以爲,從此以後,我就能永遠地躲開杜鵑。但是我錯了,我畢竟還是再次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推爆!

五樓快點踹共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除了笑我不知道能說什麼?除了笑不停,我不知道能做什麼!推吧~~~

太棒了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