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醫生

看醫生

陪女友看醫生

回上一頁 返回列表 字體:縮小 正常 放大

我的女友23歲,擁有漂亮的臉蛋和修長的身材,而且乳房很豐滿,以前曾是公認的班花。她是我在大學裡泡到的,為了泡到她,我曾用了整整半年的時間,同很多同學競爭,最後她選擇了我。

她性格內向,很不愛說話,有一次班裡舉行娛樂活動(那時我還沒有泡到她),每一個人都要表演一個節目,輪到她時,她很害羞,滿臉通紅,都不敢正視我們,她用很小的聲音為大家唱了一首歌,好在那時有麥克風,所以大家都還能聽見她的歌唱,她的聲音非常動聽,再加上她紅紅的臉,大家看著她,都看得著迷了。

當然,我也不例外,那真是太美麗了,太可愛了,我的眼都直了,後來,我發誓要泡到她,最終如我所願,終於讓我上了她。

畢業工作以後,由於見得世面多了,她就很注重外表,穿著很時髦、前衛,當然由於性格的原因,她是不會穿太暴露的衣服的。所以她美麗的身體一直都只有我才能欣賞到。但是有一次,卻讓不少人都開了眼界。

那是在去年六月的時候,我的女友感到不舒服,要我陪她到醫院去檢查(後來並未檢查出什麼來,完全是她太過敏感),在檢查的項目裡有一項是心電圖,在我陪女友到那裡之前,我和女友都不知道心電圖是怎麼檢查的。我和女友到了檢查室以後,我注意到檢查室裡有兩個醫生,一男一女,女的年齡在30歲左右,看她的胸牌上寫著是醫師,男的年齡在20多歲,沒有胸牌,看樣子是那個醫師的助手或實習生之類的。

那個女醫師見我們進來,就問我們誰檢查,我回答是我女友,然後她就讓我女友躺在一張床上,我則站到一邊,這時那個男的醫生拿了一對連著電線的夾子,夾到我女友的腳裸上,那個女醫師則讓我女友把上衣解開,我女友猶豫了一下,面帶難為之情,隨後就閉上了眼睛,把上衣解開了,這樣,我女友淡粉紅色的乳罩和白白的肚皮就露出來了,乳罩上邊還露出了乳溝,由於來醫院的時候比較匆忙,我女友的乳罩沒有戴好,右邊乳罩稍稍向下了一點,露出了一點紅咖啡色的乳暈,我的小弟弟一下就不安份起來。

我朝男醫生那邊看了一眼,這小子正直盯盯看著我女友的胸部和那露出一點的乳暈,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看著別的男人看著我友,我卻感到一陣莫名的興奮,也感到一陣嫉妒,不過也沒有辦法,誰讓人家是醫生呢,讓他看吧。

但是這並不是女醫師所要求的,女醫師繼續說道,把內衣也脫了,我女友的臉色已很尷尬,手也沒動,我想她可能是太害羞了,不想再脫了,女醫師見我女友沒有動靜,就親自動手,把我女友的乳罩向上一推,我女友的兩個乳房就完全露出來了,兩個粉紅色的乳頭隨著乳房而一晃一晃的。

這時她的臉已通紅通紅的,可愛極了,就像那次她表演節目的時候,不同的是那次她穿著漂亮的裙子,這次是光著上身,淡粉紅色的乳罩在乳房上邊掛著,豐滿而美麗的乳房和粉紅色的乳頭暴露著。而那個男醫生早已看得發呆,口水都差點流下來。 我的小弟弟也硬的難受,很想當著他們就把我女友幹一次。

後來那個女醫師拿兩個連著電線的東西(我不知為何物)放在我女友的乳房上。看著女醫師的動作,我才回過神來,同時我才注意到檢查室的這張床床頭正對著門口,而門外就是走廊,走廊上放著一排椅子,那裡已經坐了很多人,而且都是男的,由於我一直側著身,而且一直都盯著我女友的胸部,並未注意到外邊已坐了這麼多人,而那兩個醫生也都側著身,男醫生早已看得忘記周圍的一切,女醫生則專心於檢查,所以也都沒注意到外邊。

我女友則是躺著,且頭衝著門口,更是不可能看見門外已有那麼多的男人在欣賞她的乳房。看著那麼多的男人在看我女友的乳房,我很想去關門,但是我的小弟卻漲得更厲害了,也感到更興奮了。所以我就假裝不知道,把身子更側一些,讓他們盡情的欣賞我女友的乳房。

女醫師把那兩個東西放到女友的兩個乳房上後,要去操作儀器,所以就讓那個那醫生過來幫忙按著,這下可便宜那個那醫生了,看他兩隻手拿著那兩個東西就按到了我女友裸露的乳房上,而且他是用分別用兩個指頭拿著那兩個東西的,而手掌則完全按在了兩個粉紅的乳頭上,我女友的乳房都被他按得陷下去,我想他肯定感受到了我女友那粉嫩富有彈性的乳房及乳頭的感覺。

這時,女醫師好像感覺到信號不太強,就叫那男醫生抹一些什麼膏藥,於是那男醫生就拿了不知什麼糊狀透明膏藥往我女友的乳房上抹,他先是在我女友左邊乳房上抹,而且從外到裡一圈一圈的抹,最後抹到乳頭上,還在乳頭上多抹了幾下,而我女友的臉依然通紅,眼睛緊閉,但是看上去卻很舒服的樣,我心裡只罵這個小淫婦。不過也沒有辦法。只能看著那個男醫生繼續摸揉我女友的乳房和乳頭。

最後那醫生用同樣的方法把我女友右邊的乳房抹好,然後像先前一樣拿兩個東西按在我女友的乳房上。而走廊上的那些人同樣也目睹了醫生摸揉我女友的乳房全過程。

這時那個女醫師開始擺弄儀器,慢慢的旋動旋鈕,並問我女友:「有麻的感覺嗎」,我女友回答說:「沒有」,女醫師就繼續旋動。隨著女醫師的旋動,我看見女友開始咬住了嘴唇,然後說:「有了,有麻的感覺了。」。說完又咬住了嘴唇,雙手也用勁抓住了床邊。

而女醫師卻慢悠的看儀器上的數據,半天沒有把那個旋鈕旋小,只見我女友開始慢慢扭動肩頭,我想那兩個在我女友乳房上的東西肯定是通了電,沒想到我女友在這裡被人用電來電乳房來「淩辱」,還被這麼多人免費觀看,真爽我女友的乳房最怕養了,平時我用舌頭添她的乳房時她都會哈哈笑起來,這時她被弱電流電著乳房,肯定是麻養酥難耐,強忍著不笑出來,要不不會用嘴咬著嘴唇,肩頭又扭來扭去的。過了一會,她的雙腿也開始動起來,交叉在一起磨蹭,我靠,這簡直是爽的受不了的樣子,好一副淫蕩的勾人圖,連我都快忍不住想撲上去當場把她姦了。

過了大概5分鐘,那個女醫師才叫那個男醫生把那兩個東西從我女友乳房上取下來,我女友終於長舒了一口氣,下嘴唇上留下了一排齒印。

這時,突然電話想起,女醫師接了電話,聽起來口氣很急,然後後說:「我馬上就過去。」,然後對那個男醫生說:「有個急診,我先過去一下。這個病人沒有什麼嚴重的問題,你再給她查查肝脾,沒事的話就沒問題了。」說完急匆匆的走了。

那個男醫生又動起手來,先在我女友乳房下摸來摸去,又按來按去,我女友的臉本來已經不太紅了,這被他又摸上,臉剎時又變紅了。我本來也以為他不會再摸著我女友的乳房了,誰知又摸上了,我已經開始變軟的小弟弟又變硬了。我為了方便他摸我女友,就藉故說肚子疼,要去一下廁所方便一下,然後就出去了。

其實我只是去轉了一圈就回來在門外坐在椅子上望裡看。那個醫生已經沒有在我女友乳房上摸了,而是開始按我女友的肚子了,他按了一會,把我女友的肚子按了個遍,然後對我女友說:「你把褲子往下退一點,我再檢查一下小腹。

我女友很不情願的解開了褲子,把褲子稍稍往下挪了一點。那個醫生一看,用很不耐煩的口氣對我女友說:「你還檢不檢查這麼一點我能按得著嗎」,我女友一聽,趕忙恩地應了一聲,然後又把褲子往下挪了一點,這回已經能看見我女友平坦白嫩的小腹了。

而那個醫生還不滿意,繼續對我女友不耐煩的說:「再往下點」,我女友只得再把褲子往下移了移,這回我女友移的比較多了。在我這個角度已經能看見她部分的陰毛了。我女友早就羞得滿面通紅,緊緊地閉著眼睛。

那個醫生用舌頭潤了潤嘴唇,然後就他的大手往我女友白嫩的小腹上摸了去,摸了幾下,就往我女友的陰毛上摸去,然後搓來搓去,還戳起一搓陰毛起來玩了一下。見我女友沒什麼反應,然後就見他把手往我女友褲子裡擠了擠,我靠,本來陰毛就露著,這稍微往下一點不就摸著我女友的陰唇了而我女友更是閉緊了雙眼,不吭一聲。

我知道她是因為膽子小,再加上我不在旁邊,她不敢出聲,而且人家又是醫生在給她看病,自己光著上半身,出了聲只會引來別人,使自己難堪,所以她更不敢出聲了。

然後只見那醫生的半隻手伸進了我女友的褲子裡,停了一下來,我知道他肯定是摸到我女友的陰唇上了,在那感受我女友的陰唇的樣子那。過了一會,他的手就開始動了起來,不停的在我女友褲子裡擩動,他肯定是在揉搓我女友的陰唇,這時我女友的手突然伸過去抓住了那個醫生的手,想阻止他的進攻,而那個醫生看出我女友是個好欺負的主,那肯放過這個揩油的絕好機會,所以用勁和我女友較上了,我女友畢竟是個女孩,哪有他勁大,只見我女友手一滑,那個醫生的手就往下捅了去,我女友的褲子也跟著往下滑了去,我靠,這回我女友不止那倒三角的陰毛全露了出來,連兩根白白的玉腿都露出了一截。

只看的我血脈噴漲,小弟弟漲得極難受。我女友一下愣住了,她可從來都沒想過自己三點全露的給一個陌生男人看,而那個醫生動作挺快,馬上又把手按在了我女友的小穴上,揉了起來。

我女友也回過了神,伸出手去再次想阻止他的進攻,那個醫生這回也有了準備,見我女友的手伸過來,馬上用另外一隻手抓住了我女友的手,我女友被他抓住了手,動彈不了,卻也不敢出聲呼救,她用牙咬住了下嘴唇,閉上了眼睛。

那醫生見我女友不反抗了,繼續用他的手在我女友的小穴上揉動,揉了一會,他就把手擡了起來,看了看,從我這看去,他幾個手指上亮晃晃的,那肯定是我女友流出的淫水。然後就見他捲起了幾跟手指,只留下兩個手指伸直著,往我女友小穴上按去,我知道他是想用手指插我女友了。

就見他兩個手指先在我女友小穴上沾了沾,然後往裡一插,兩根粗大的手指完全沒入了我女友的小穴,我女友也「嚶」的哼了一聲,她肯定感受到了陰道裡的陌生男人的粗大手指,咬著嘴唇的牙齒咬得更緊了。那醫生的手不停的在我女友兩腿間抽動,而我在外邊偶爾也能聽見一兩聲吧唧吧唧的聲音。

這時,突然起了一點風,把門給吹了合上了。他媽的,好戲正要上演,卻看不見了。我心裡罵著。我正要敲門進去,突然想起醫室後邊應該有窗子吧,我何不到那去繼續觀看於是我就繞到了的後面,這裡很幽靜,地上有厚厚的一層樹葉,看來很少有人來這的,正好利於我偷看。

我悄悄摸到了醫室窗子那,一看窗子上還掛著窗廉呢。我找了根樹支,悄悄撥開窗廉一看,我靠,這回看得清楚,那個醫生的手指在我女友小穴裡快速抽插,淫水沾得他滿手都是,而我女友仍然緊雙眼,滿臉潮紅,牙還咬著下嘴唇,手被醫生抓著,我看她肯定有快感了,只是強忍著而已。

這時那個醫生也忍不住了,起身把門反鎖了,脫下了白大褂和的褲子,露出白色的小褲衩,他那碩大的雞巴已經把小白褲衩高高頂起,我想如果不是褲衩質量好的話,早就把褲衩頂破了。

他來到我女友面前,看我女友還閉著雙眼,就馬上扒開了自己的褲衩,彈出了他那根又粗又黑的大雞巴,然後騎到了我女友的腿上,拿著大雞巴在我女友的小穴外邊蹭來蹭去,直到把大雞巴上沾滿我女友的淫水,接著把龜頭頂在我女友的小穴口上,我女友的小穴就被撐開了一點,兩片鮮嫩的陰唇包裹著他的龜頭。

眼看他的雞巴就要插入我女友的小穴,我想絕不能讓他插進去,因為我女友我都還沒插進去過。我女友一直很矜持,一直不讓我插進去,頂多就是在小穴外邊沾點淫水蹭一蹭,然後就射了。這回卻要搶先我一步插我女友,我肯定不能讓他得逞。

但是我看的血脈噴漲,這場面實在太刺激了,我就猶豫了一下,只見他的屁股已經開始往下壓去,我女友的小穴已被撐開,他的龜頭已經進入我女友的小穴。這時我女友也用手撐住了他的前胸,不讓他壓下去,嘴裡小聲地說「不要,不要啊」,但是她的力氣實在太小了,根本推不動他。

我眼見他的大雞巴一點一點撐開我友的陰唇,一點一點進入我女友的小穴,我女友小穴裡的淫水都被擠了出來,流得她屁眼上都是。這時我女友小聲地不斷說「疼啊……不要……輕點……疼……」,現在她還怕被外邊的人聽見。

最後只見那個醫生的粗大雞巴完全插入了我女友的處女小穴裡,只在我女友小穴外邊露出兩個陰囊,連雞巴根都看不見了。然後他就把雞巴慢慢抽出來一截,又插了進去,我看見他雞巴上沾著我女友的淫水和處女血絲,我看著這副景象,也忍不住把雞巴掏了出來,套弄起來。

那個醫生的大雞巴不斷在我女友小穴裡抽插,發出吧唧吧唧的水聲,我女友也不斷「嚶」「嚶」的哼著。那醫生幹了十幾分鐘,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就好像每一次都要把我女友的小穴插破似的,我也加快了套弄雞巴的速度,然後他使勁頂了幾下,頂在了我女友的身上不動了,我看他的陰囊收縮了幾下,我女友也抓住了他的胳膊,使勁扣住了他。我知道他已經把濃濃的精液射進了我女友的小穴裡。這時我也達到了高潮,把乳白色的精液射的滿牆都是……

一次真實ED治療經歷

最近可能是工作太累,加上性生活過頻,導致有點ED,正好趁著十一放假,來到某市生殖健康中心醫院,想好好檢查以下。

十一放假前一天,我來到醫院,進入醫院大門,門口站著兩位漂亮的女護士,我本來還有點憂鬱,一個護士用甜美的聲音對我說,「您好,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我說:「我想看ED」。「性功能障礙嗎?」,「請填上姓名,隨我來」。她遞給我一個病歷本。我填上姓名後,跟著她來到三樓的,男科診室。診室裡面有個男醫生,和兩名年輕的女護士。我本來想男科都是男醫生,沒想到還有這麼多女護士,如果當著這些小姑娘的面,談性方面的問題,還真是不太好意思。我有點遲疑地走進診室,那位男醫生姓黃,送我來的那個護士叫他,黃主任,他看見我便熱情地叫我坐下,問我,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我看了看旁邊的兩個女護士,兩個人個頭都不高,一個瘦瘦的,張的蠻漂亮地,另一個稍微有點胖,臉上總帶著微笑,感覺也很舒服。我鼓足勇氣,說:「最近性生活的時候感覺時間短,而且陰莖的硬度不夠」。「你結婚了嗎?」黃醫生問到。我說「結婚了,孩子都一歲了」。「這種情況持續多長時間了?」他接著問。「大概2個多月了」。「檢查一下吧,做個前列腺彩超,再看一下陰莖血流,取個前列腺液化驗一下」。於是他給我開了票,讓我去交款,說:「交款回來先取前列腺液」。那個胖護士陪我去交款,我在路上問她,取前列腺液不痛吧,她笑笑說,「不痛,你不用緊張」。她的笑真的很可愛,讓我的緊張解除了許多,其實以前曾經看過一些報道,說取前列腺液挺痛苦的。

交完款回到診室,黃主任讓我進裡屋,我還是有點緊張的,發現屋裡就我們兩個人,我於是把預先準備的200元塞進他的衣服裡,「麻煩您幫我好好看看,我聽說取前列腺液挺痛的」。他看了看我,說:「放心吧,小夥子,經過治療你一定會滿意的」。然後他讓我把褲子都脫掉,然後雙手扶在床上,把雙腿劈開。我看他,帶上一個膠皮手套,然後一個手指在一個小瓶裡沾了一下,(以前聽說過,是石蠟)。然後對我說,別緊張,要出來的時候告訴我。

他把手指從我的屁眼裡伸了進去,感覺他在裡面亂扣,MD光個屁股給個老男人扣,真不舒服。以前看過一些文章說,按摩前列腺會很舒服,其實他們的都是狗屁,一點也不舒服,有點痛,「有一種東西要出來了」,我喊到,他說,「再等一下」,「流出來了!」他把手拿了出來,用一個小玻璃片沾了沾我龜頭上的液體,說,拿到四樓去化驗吧,順便把彩超做了,我在這等你。

我提上褲子,拿著玻璃片,剛走出來,外面那個胖護士就說,「我送你去吧」。她看了看我手中的餓玻璃片,微微一笑。我想她一定是在偷樂,我跟在她後面走,看著她扭動著的屁股,忽然有一種衝動,真想上去頂她兩下。到了四樓,送了化驗,我又隨她來到彩超室,裡面是兩個年輕的女醫生,都蠻漂亮的,高窕的身材。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麼多人在這裡能治療好疾病,原來有這麼多美女,哪能不激發性慾呀。其中一個女醫生叫我躺下,把褲子脫到膝下。她在我的小腹上塗了許多黏液似的東西,然後那個探頭在上面滑動,邊動邊問我,怎麼了。我說,「醫生讓我檢查一下前列腺」。她說「為什麼要檢查,有什麼異常反映嗎」。「非讓我說我陽痿嗎,才要來檢查前列腺嗎?」我心理罵到。我說,「最近性生活不是很好,您幫我好好檢查檢查好嗎」。

她還真認真,搞了好長時間,然後說,應該沒什麼事,好了,可以起來了。我剛要起來,旁邊那個一直在做記錄的女醫生突然大叫起來,「別動,還要檢查陰莖血流。」我又躺好,那個醫生一隻手把住我的陰莖,另一手用探頭在我陰莖上滑動。我是第一次被我老婆之外的女人握住陰莖,心想,這下可不「純潔了」。她力度很輕,但是我的陰莖已經開始稍微有點反應了,看著,這樣的一個美女,拿著我的陽具,感覺很刺激,陰莖慢慢地勃起了,她發現了我陰莖的變化,臉上泛起了微紅,我在想,她們每天都不知道接觸了多少陰莖的女人,也會害羞,心裡越發地喜歡她了。她微笑地說,陰莖血流沒問題,旁邊那個女醫生又說話了,她笑著說,「都這麼硬了,能有問題嗎,呵呵」。給我做檢查的女醫生衝她笑了笑,回過頭看了看我已經勃起的陰莖,說,「總這樣充血不好,還是平靜一下,起來吧」。

我躺了一小會,穿上褲子,起來問她,「我沒什麼毛病把」,她把檢查結果單給我,說:「一定是你性生活過頻了,搞的不行了,以後多注意點吧。」我說了聲謝謝,出了門,取了前列腺液化驗結果下樓去見黃主任。黃主任看過檢查報告和化驗單,對我說,小夥子,有點前列腺炎,可能和你的生活不規律,著涼,……有關係。進行一段治療,你會得到很好的效果的。我問:怎麼治療。他說,抗炎,短波治療前列腺炎,再進行性功能恢復治療,不用太長時間,你就會得到很好的效果的。我說,只要能治療好,那就治吧。他給我開了單字,我一交款,才知道上了賊船了,一個短波就要400塊,一個性功能康復治療100塊,還有一個特需服務300塊,我還搞不懂這些名目到底是什麼項目,一個一個看著來吧,自己心裡嘀咕著。我被帶到一個理療室,裡面一個男的助理醫生,見我進來,讓我躺在一個儀器上,讓我把褲子脫掉,身上手機,卡什麼的金屬東西都拿出來放到一邊,說儀器有磁性。他把儀器調整好位置,正對著我的前列腺,然後說開始了。

我感覺到稍微有一點熱,但是很舒服。心裡想,這個還挺舒服,400塊睡一覺,雖然有點貴,也行了。就這樣,我小憩了大概一個小時,那個醫生叫醒我,說完事了。我起身整理好衣服,剛走出門,迎面來了位女護士,對我說,找你好長時間了,快來,該做性功能康復治療了。我端詳了一下面前的這位女護士,1米6的個頭,身材苗條,瓜子臉,大眼睛,皮膚白皙,很標誌的一個美女。我說「在哪做」。她說跟我走吧。於是我跟在她後面,她的身材真的很好,護士粉紅色,得體的護士服,襯托出她優美的曲線身型。此時的我的小弟弟開始又有點感覺了。我門來到走廊盡頭的一個小屋,裡面沒人,有一張床,一把椅子,對面是一個儀器,上面還有個電視。她在椅子上鋪了一個一次性布,然後讓我脫了褲子坐下。

我面對這樣的美女,還真不好意思脫褲子,她看了看我,笑了一下,說「還不好意思呀」,我說,「哦,沒有」。我把褲子脫了一點,她看了看,說「不行,要都脫掉,這天又不冷,你還怕冷呀」。我只好把褲子都脫掉,然後坐下。她在我的足底和肚皮上放了幾個電極,說是穴位按摩,然後她拿了一個塑料做的大的套桶,直徑大概5,6厘米。然後插上進水管,和出水管,一手拿起我的陰莖,熟練地吧包皮褪下來,說「你的包皮稍微有點長,應該做手術」。然後把套桶套在我的陰莖上,讓手按住套桶。開始放水,水差不多灌滿套捅了,她按動按摩按鈕,套桶裡的水開始有規律的運動起來,並且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吸引我的陰莖,一下,一下地抻拉,不一會我的陰莖就完全勃起了。她把對面的電視打開,裡面開始播放一些性教育節目,好多都是以前在網上下載的那些性交姿勢教學節目,裡面男女主角模擬各種性交姿勢和,讓我的性感覺越來越強烈。「

天哪,難道這就是性功能康復治療,太爽了,」忽然我想起,我還有一個300塊的特需服務,現在真想馬上知道那會是什麼。那個美女護士,一直看著我,感覺她看到我勃起碩大的陰莖,臉上泛起了紅暈。我看她的名牌上寫著劉麗,我說,劉護士,我能叫你小麗嗎。她看看我,微微一笑,「有事嗎」。我說「我想請教一下,我的單子上還有個特需服務,是什麼呀」她愣了一下,感覺好像有點驚訝,「哦,我還沒注意呀」她拿起單子,然後說,「呵呵,你不提醒,我還真沒注意,主任還對你真好呀」。我感到很迷惑,問她,為什麼這麼說。她笑了笑,一會你就知道了。打開了話題,之後我們開始閒聊起來,我索性給她講了幾個身邊同事的笑話,她聽後笑了很長一陣,說我很幽默,她問我結婚了嗎,我說結了,還有小孩了,突然感覺她眼裡好像有點失望。半個小時之後,性功能康復治療結束了,雖然陰莖一直脖起,但是力度適中,所以沒有想射的感覺。小麗幫我把儀器挪開,用紙巾把我的陰莖擦乾淨。然後對我說,稍等我一下。

我說,好。她走到門口,竟然把門給鎖上了,我想,她想幹什麼,幹嗎還要鎖門。她轉過身,面對著我,對我說,你躺下吧,現在開始特需服務。我躺在床上,她用手開始撫摩我的陰莖,一邊說,主任對你真好,現在很少人能有這種待遇了,這種特需服務,是治療對男性性慾望降低的,我剛才看你那麼快就勃起了,應該不是性慾低吧。我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呀。她繼續說,對於性慾低的男性,最好的治療就是異性的直接刺激。這種治療方法,在現在還不能完全公開,所以就稱為特虛服務,當然,你要把這種治療方式和社會上那種不正當的性交易區分開。我急忙說,當然,當然,你們是正規醫院嘛。她繼續熟練地套弄著我的陰莖,經過剛才的性功能康復治療儀的磨練,我現在的陰莖不但堅挺,而且不管她怎樣套弄,我一點想射的感覺都沒有,充分享受她溫柔的小手帶來的按摩。

大概套弄了10多分鐘,她兩個手都換來換去好幾個回合了,感覺她有點累了,她笑著說,你這麼強,還來看什麼性功能障礙呀,來騙人的吧。我笑了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見到你這樣的美女忽然就這麼行了。」她說「要不換個方式吧,這樣會累死我的」。我說「怎麼辦」。她低著頭,對我說,我看你這人挺好的,今天就破例一次,你別對別人說就行,你要發誓」。我說,當然不會了,怎麼了?」「好好,我發誓」。

她轉過頭去,開始把她粉紅色的護士服脫去,我在想,今天不會我這麼幸運吧,這麼一個美女竟然對我這樣,我簡直是在做夢。她脫的只剩下文胸和內褲,她的內衣很漂亮,黑色帶雷斯花邊。她爬上床,坐在我的小腹上,開始從頭開始撫摩我的全身,我瞪大眼睛盯著她那雙上下飄動的MM,她看著我,不好意思地說,看什麼看,還看不夠呀,閉上眼睛。這樣的美景,打死我也不閉呀。我衝她不懷好意地笑著,「誰讓你這麼漂亮呢」。她纖細的小手,劃過我的前胸,慢慢向下移動著,她稍微向後挪動了一下坐資,剛好她的會陰部頂在我的JJ上,我輕輕發出「澳的一聲」。

「弄疼你了?誰讓你一直這樣挺的,呵呵」。我說「沒事,挺舒服的」。「是嗎,那你可別再出聲了,一會讓外面人聽到可壞了。」我雙手撫著她的雙腿,輕輕地向上移動,「可以嗎,我問到」。「別太過分呀」她調皮地一笑。我膽子大起來了,開始撫摩她的腰,一隻手向上移動,直搗她美麗的雙峰,手慢慢身進她的內衣裡,手指輕輕撥動她的乳頭,另一直手向下撫摩她的臀部,她的皮膚像孩童般的嫩滑。撫摩乳頭的手開始加重了力度,我用兩個手指夾住乳頭,向外抻拉。她從頸部開始向上起了潮紅,臀部也開始扭動,不時的摩擦著我的JJ。我開始將整個手都覆蓋住她的乳房,揉搓著,另一隻手伸進內褲裡面,用兩個手指開始揉搓著她的陰蒂和陰唇。她微閉著眼睛,呼吸越來越急促了,扭動也越來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