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慘被關家姐征服了

我慘被關家姐征服了

二零零四年。

那年學士肆業的我,碰巧遇上經濟不穩,市道欠佳,

在求職時碰得一鼻子灰。

三個月遞了一案頭那麼多的求職信也渺無迴音。

無可奈何,在妹妹的朋友介紹下,到太古廣場的一間時裝名店作銷售員。

薪水不多,但總算可以糊口。我打算在此待留數月,再另謀他家。

時裝店為國際知名品牌,形象典雅,走高檔路線,

中環尖沙咀也有分店,不乏藝人、名流光顧。

相比起尖沙咀、中環等中心區,太古廣場遊客尚不算多,

人流也算得算是稀少。

還未到附近寫字樓的下班時後,也落得清閒。

所謂敬業樂業,縱使放棄所唸專長,我從沒有抱過瞧不起銷售員的想法,

店內事無大小都要親力親為,態度認真,待客恩勤。

我和同事關係也很好,店經理也很尚識我,甚至升遷我為高級店務員。

由於收入不錯又穩定,壓力不大,我心想長做也無防,

甚至和女友訂下計劃,儲錢五年結婚。

然而,一件不幸的事情,像毫無預兆的降雷一樣選中了我。

一個清閒的下午,我看到一個大家也熟悉的藝人走進店來。

是關家姐。

她雖不是老熟客,但也不是首次來光顧。

關家姐每次也會帶同助手,走馬看花地走一遍,選購好幾件,出手尚算闊綽。

我們店內有一個一直服待她的資深女店員,二人頗為熟絡,關家姐來到時,常有說有笑的。

碰巧今天那女店員休假。

關家姐把她的Ray-Ban太陽眼鏡掠下一半,瞄了全店一番,

歪一下嘴,問 : 「Sonia 不在嗎 」

時值入秋,關家姐一身卻穿得十分清爽。

不俗氣的碎花連身短裙,手繫Hermes皮手袋,配上雅緻的棕色長靴,露出幼白的兩條長腿。

抬高太陽眼鏡,露出淡妝的美人臉蛋來。

店裡以女職員為主,但大家都不禁倒吸一口氣,

心忖 : 「真人比上鏡還要美哦 ! 」

「哦 ! 關小姐。Sonia 今天休假。」作為資深銷售員的我,自然踏前半步迎客。

「你是誰 」她直問。說著把太陽鏡除下,掛在連身裙的低傾上。

連身裙承受太陽鏡的重量微墜,雪白的心口下,隱約現出了淡淡的乳溝。

我向她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她卻連像點頭般的示意回應也沒有。

我開始領她走一遍,為她介紹新貨。

平常她和Sonia 最為相熟,倒完全對我這個店員沒有印象。

我由新一季飾品一欄開始為她介紹。

她好像沒有興趣和我閒談的樣子。

我為她介紹了今年大熱的飾戒。

「讓我試試看。」她冷冷的說一句,

然後伸出一隻玉手,在我面前停留下來。

她示意要我為她帶上。

我待客必親,便一手輕提著她的小手,另一手為她帶上飾戒。

藝人的雙手果然保養得很好,水嫩白皙。

「關小姐,覺得怎樣」

她舉手揮了揮,照一照桌鏡,搖搖頭,把飾物除下。

擺著明星的臭架子呢。

在旁的售貨員也為我不值。

突然,一群內地客叫嚷著的闖進來。

是昨天來光顧過的。

他們拿著單據和一袋二袋的,在櫃台叩嚷,

說我們算錯錢,騙了他們。

除了我以外,店裡僅餘的兩個女店員去安撫他們。

他們卻滿口普通話,蠻不講理的愈吵愈烈。

關家姐不勝煩擾,問我 : 「你算是最大的吧 」

的確,經理正在吃午飯,現在當值的人來說,我職位算是最高了。我答她。

「他們很吵。可否把店關一會,讓我慢慢選衫。」

「關小姐,這樣不太合規矩,公司一向沒有這慣例的。」

「要不要我致電給 Edmund 要我親自問他可不可以。」

Edmund 是我們香港分公司的決策人。勞煩他的話,絕對會把事情鬧糟。

「好」我再她惡勢力迫下,我唯唯答應。

我命店員去招呼安撫大陸客,關小姐也叫她的助手去幫忙幫忙。

依啞一聲大門關上後,店內只剩我的關小姐兩人。

「這始終不太合規拒」我向她申訴。

她完全聽不進耳似地,徑自走到鞋部去了。

我趕忙從後跟上,逐一為她介紹本季新到的販品。

她挑了一對皮黑靴來,翻也沒翻看一下,便把右腿踏上小沙發上,

輕聲冷冷地吩咐 : 「我要試一試這個。」

她完全沒有把我視作一個男員工,只把我視為Sonia 的替身。

所謂男女授受不親嘛但我沒辦法,抱著以客為先的服務精神,

只好啞忍,捉起她滑滑的小膝蓋。

她身材比例標準,膝蓋骨也大小恰到好處,

我一手捉著,另一手在她的小腿腹把她穿著的棕靴拉鍊拉下來。

「依———」一聲,露出白白的小腿肚來。

相信是平日操勞少,不多走路,小腿的形態保養得十分美好。

沒塗甲油,但五隻趾甲也盡經悉心打理,修磨得很美觀。

腳背的皮膚,白皙得透出淡青色的微血管來。

我輕捏著她充滿肉感,像嬰兒肌膚一樣的小腿肚,

把本店的黑長靴穿上去,把拉鍊拉起。

她為便穿上,右腳輕抬。

我的視線,沿著她踏在小沙發上的右腿,緣著飽滿的大腿瞄去,

「赫」我暗呼,這角度完全瞄上去,窺看得到她的小內褲 !

黑色的花邊內褲一覽無遺。

我知道,她不是一時大意,

而是關店後,她好像全不忌諱似的,不把我當作人看待 !

我只是一頭為她試衣服的犬 !

「鞋形不好,太單調了。」關家姐扭了扭腰,續說 : 「還好像有甚麼頂著鞋跟。」

「怎麼會 」

「你看看。」關小姐冷冷的一句,把玉腿伸至我跟前來。

我無心與她頂撞,便蹲下身,伸手為她整理整理。

右手沿鞋筒伸入。

由於鞋筒的剪裁很修身,我手掌與五指與她幼滑無暇的肉腿完仕貼合。

碎花裙的的裙擺在我鼻尖一擺一擺的。

除了我女朋友,我從未和成年女性如此親密

幾經辛苦,右手在鞋筒內經由小腿腹直擠至腳跟。

手滑到了她溫溫的腳跟,上下來回的扶摸,原來了鞋墊頂著了。

我手一拌把鞋墊弄好,手又從迫窄的鞋箇,緊貼她的玉腿抽出來。

「滿意嗎關小姐 」我客氣地問。

「嗯。」她看一看,又歪一歪嘴 : 「鞋型始終不好。」

便要我把長靴脫下來。

我不氣餒,緊接帶她到晚裝部。

晚裝部擺的全是華貴的晚裝。

款頭少,來貨量也少,可謂名媛出席晚宴的必備清單。

關小姐每件也揭一揭,選了兩件長身晚裝往更衣室試穿。

我在外等侯,心悶悶不樂,

心想怎麼這樣一個美好的下午,要應付一個麻煩客。

不一會,一把女聲在更衣室內呼喝我。「進來幫幫忙 ! 」

我箭步走過去,一看,愣了一愣。

一個雪白大玉背就活現我眼前。我看得傻了眼。

「怎麼呆頭呆腦的 Edmund 怎樣聘人的喇 ! 快來幫忙幫忙 ! 我拉鍊拉不上 ! 」

粉藍色的連身晚裝設計簡約,一條長拉鍊由臀部拉至後背,

但只見她穿上時,拉鍊在後腰間卡著了。

我一細看,原來拉鍊頭絆著了旁邊的布縫,卡封住了。

雪白且無暇的美肌,襯托起高貴別致來十分好看。

「是、是」我伸手幫忙。

但拉鍊卡得很緊。

「你快點好不好 笨手笨腳 ! 」她又呼喝著。

於是我一手拉,一手捉著她的纖腰借力。

身段很好,腰很幼。

雪白明淨的女人背就活脫脫在我眼前。

電視屏幕一定看不到的畫面。

這一定是所有她的歌迷也趨之若騖的情景吧。

但我可沒這種雅興,只想快快處理,把麻煩客打發掉。

還是拉不動。

這樣卡緊的話,甭說穿上,跟本連脫也脫不掉。

「關小姐,不好意思了。」

我的手,放開她的幼腰,溜上去抓著她赤裸裸的膊頭,我使我客易一點施力。

我按著她小巧玲瓏的膊頭,另一隻手使勁地拉。

「好痛 !! 那有人像你這樣笨的 ! 」

我沉一口氣,再一便勁,一拉 !

拉鍊拉一動,另一隻手卻因反助力,抓不緊,收勢不及滑到她雪白的前胸來。

美緻又充滿彈性的胸部。

我心想糟了。

純為誤會,我絕無非份之想,手立即縮開。

「抱」我「歉」字還未出,她已另轉面厲了我一眼。

「笨蛋 ! 我叫Edmund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雖落得如此窘境,我又被唾罵得一面屁,

但我仍不得不把那拉鍊拉開。

臭拉鍊 ! 都你你害的 !

我老羞成怒,怒火中燒,食指姆指捏緊拉鍊,耗用全身牛力,

一拉!

「嘶——————–」

我差點昏了過去。

拉鍊仍拉不動,反而晚裝衣料不受力,從她胸前撕開裂口,

抹開兩邊,露出她的黑乳罩來。

「哇~~~~」關家姐尖叫掩面。

她的助手聞聲從門口趕至。店員們也跑了進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無意的 !」我連番低頭道歉。

糟糕了糟糕了。

「我現在就打給 Edmund ! 」她一手拿起了電話,一邊氣沖沖換回衣服走了。

不出所料,我接連兩天收到警告信。嚴厲指責我當天的過錯。

成為分店經理的目標幻滅了。

此事後,同事也變得很冷淡。

我自願地提寫了辭職信。

我以為事件就這樣可告一段落了,豈料到惡夢才正底展開。

我發現自己專長在於服務業,一心重操此行。

故一口氣問銀行、家人借了二十萬,自己當起老闆來,

開了一間樓上韓國成衣店。顧客以熟客為主。

我買了怕,今回只賣男裝服。

始終男人比較疏爽豪邁,少了女人的斤斤計較。

口碑頗好,一傳十十傳百下,生意蒸蒸日上。

豈料一天寧靜的早上,剛開店,還沒有客人,一個熟悉的面孔走進店來。

是關家姐。

她今天穿得很樸素。白色短袖襯衣,牛仔布熱褲,配羊毛低筒鞋。

「是你!!!!!!!!!!!!!!」她失禁一呼。

「是你!!」我心想大難當頭。

「我經熟人介紹到此,聽說有很多時尚韓國款,原來你做東主 ! 」她迷一下眼。

的確,現今我也不乏名流,藝人歌手光臨。

她定沒想到她當天打不死我這隻蟑螂,今天憑我一己之力,

當了一個在行內頗有名氣威信的小老闆來。

「我爸爸明天生日,我想為他選些襯衣。那些最新到的 」她音階高半度地問。

「隨便看。所有也是新的。」反正我現今是老闆,我沒好氣理會她,專注對著數簿。

她在兩排衣架的男裝衣服左選右選,

選過一件就把一件扔在地上。太無禮了 !

「你幹甚麼 ! 」我喝道。今天已不是當天的我。

「選衣服也不可以嗎 」說著她又把兩件襯衣拋在地上。

「我不招呼你 ! 快混快混 ! 」她在挑戰我的底線。

「我告訴你 ! 你現在很多的熟客也是我圈內圈外好朋友 !

你今天不招呼我, 看看誰吃虧 ! 」她毫不屈讓。

我沉一口氣,坐了下來。

「我要這一件。我爸爸跟你差不多體型,穿甚麼碼 」一番擾嚷後,她選定了一件。

「這件就好。」我從後倉找出一件。

這是最後的特大碼。

我打發她前,故意戲弄她,讓她回家好過好過。

豈料她立時竟拆開包,打開過來。

「怎會這麼大件 」她量一量自己的身子。

「這就是喇。」我冷淡地說。沒好氣招呼她。快走喇潑婦。

「你穿上看看。」她把襯衣遞向我來。

「不穿。」我頂嘴。

「快 ! 」她吼出來。

我沒好氣,一心想打發她,便接過衣服穿上。

「不是剛剛好嗎 」我照給她看。老實說,這的確是太大了。

「怎麼可能 完全不貼身 ! 我也一起穿得進來呢 ! 」她找著衣襟質疑起來。

「你太誇張了」我嘟著嘴說。快混快混。

「我真的穿得進來 ! 」她知我有意為難,絲毫不退讓。

「不可能 。」我嘴更硬。

「你跟我打賭嗎」

她還未罵完,就徑自從衣底鑽過身子上來 !

我還來不及阻擋她,她已「嘯」一聲從衣底鑽上來穿進衣服。

我兩面頰貼著面頰。

雖說是特大碼,但也大不到那裡去。兩個人胴體迫逼在一起。

「你幹甚麼!!!!!!!!」對著她的不厭其煩,我喝道。

「你說這衣服我鑽不進 ! 我就試給你看 ! 你瞧 ! 現在可不可以穿上兩個人! 」我在我面頰邊責罵咆哮。

「那又怎樣 ! 你買還是不買 ! 不買便滾 ! 」我叫道。真不想和這女人口舌之爭。

「你說現在誰對誰錯! 誰對誰錯! 」她潑婦罵街的叫。

我倆身子被一件襯衣緊綁在一起。

我胸口感受到她突出暖暖的乳房。

她強硬鑽進來,雙手無處可去,挾在我腰間。

「好好好 ! 你對你對 ! 不買便罷 ! 快走快走 !」

我倆身緊貼,胸部至肚皮也連在一塊,

我深感尷尬,想用手把她推開,捉著她的幼腰。

「你幹甚麼 ! 你小色狼 ! 」她尖叫起來。

「你自己鑽進來還好說我 ! 」我還擊。

她想把身子往下退出來。

柔軟的胸脯在我胸前磨噌。

我倆頭靠得很近,我感受到她在我耳旁的暖暖呼氣。

她的髮垂輕輕拍動我的下巴。

她擠了一下我的腰,想借力脫出來。

蠻腰扭動,大腿左右盤轉,卻發覺脫不出來。

「你怎麼搞的 ! 」我問道。

「都是你一派胡言,害我鑽進來,現在脫不掉了。」

她頭轉過來罵我,鼻尖不為意地碰了碰我的臉頰。

「甚麼也你對 ! 」我不理睬她,決定用手把襯衣翻起來脫掉。

特大碼衫的衣衫很長,長至她臀部,

我手伸至她的翹臀上,想把衫脫掉。

「呀!!!!!!」她冷不防我兩手摸到她小屁股,叫了一聲 : 「放手!色狼 ! 」

「你聽我說 ! 我只想把衫除掉 ! 」被人多番冤狂,我吼道。

豈料兩人綻得衣衫很緊,我拉至她臀部已不能再把襯衫再往上拉。

我來回使勁,手指關節在她牛仔褲翹臀上來回磨弄。

「你怎麼搞 ! 」她為閃開我的手,身子往前避,我倆身子在衫裡壓得更緊。

下體隔著褲頭碰著下體。

我穿短褲,小腿感受到她小腿肉肉的感觸。

「怎麼會這樣的 ! 」她顯得有點不耐煩,在衫裡扭動掙札,

左右雙乳不斷向我壓來。

兩人迫在衣裡很侷焗,

我倆面頰、身體沁出淡淡汗珠,慢慢充流著。

「笨蛋 ! 低能兒! 你說現在怎麼辦 ! 」她又在我耳邊吼著。

「我去拿剪刀。」我想到 。

「一早就該想到喇 ! 低能兒就是低能兒! 」她連珠爆發。

「剪刀在哪 」

「在那邊的工作櫃。」

於是,一步接一步蹣跚走前,她則配合著我一步一步踉蹌後退。

我兩身貼身,維艱走到店中間時,

我不為意她方才扔在地上的一堆堆衣服,

滑了一滑,和她一併摔跌在地上。

「笨蛋~~~~~~~~~~!!」這個彷彿成了我的專有代名詞。

我身子直壓著她身子。

跌下時嘴來不及閃躲,碰了她的瞼蛋一下。

「臭色狼!!!!!!我報警 !!!!!!」

「誤會喇誤會喇!!! 」我愈描愈黑。

她扭動著,想站起身子,一雙長腿想找支點,張了開來,

我下盤就因重力,向她下體聚了下來。

「你幹甚麼!!!!!!!!!」她厲聲道。想掌摑我,雙手卻迫在衫內。

「是你自己張開腿喇 ! 還好怪我 ! 」潑婦。潑婦。

「你說現在怎辦好喇 !!」她在我身下叫道。

我的臉蛋和我的臉只有數公分距離,她每說一句話,

我就感到她的一沉一呼。

「還好說! 都是你害的 ! 我還約了客人十二點喇 ! 」我倆不斷掙扎。

我額上的汗珠滴了一滴在她面上。

「哇!!!!!!!!笨蛋! 白痴! 」她變得竭斯底里。

一陣吼叫後,她逐說 : 「好 ! 好 ! 好 ! 你一會兒有客人來,

讓他們看看你是怎樣非禮我 ! 」

「這只是誤會 ! 我那有非禮你了 ! 你別輕侮我 !」

「這樣不算非禮嗎 」她的眼神變得很兇險,有想置我諸死地的感覺。

慢慢她把衫底的手,游至我褲頭。

「你幹甚麼 ! 」這女人瘋了。

「讓大家看看 ! 任誰也會認定脫褲的人不是正常的吧 ! 」她用她的玉手摸索我褲頭的位置。

「你想冤狂我 ! 」我向她大呼。這個毒女人!

「你也害我不淺了 ! 上次害我在商場出洋相,現在又令我落得如此窘地 ! 」她慢慢解開我的褲頭。

「放手!!!!!」我怒叫。

但我雙手被她豐臀緊壓在地板。

她慢慢地拉開褲鍊,兩手一推,把我的褲褪至大腿。

「現在就等你的客人來 ! 好好評評理 ! 」她對我厲視。

「你這樣也太過份了吧 ! 你知道這樣可大可小 ! 可是刑事哦 ! 」

我薄薄的內褲緊貼於她胯下。感受到她牛仔褲粗質觸感。

「我可不管。」她「哼」一聲,妙一妙嘴。

「你適可而止 ! 」我雙手用力想從她臀下掙出。

她的手隔著摸我的內褲 ,說 : 「怎樣 對著一個藝人、歌手,忍不著了吧。」

玉手在內褲上溫柔輕撫,手心隔著薄布輕輕接住我的那話兒。

「我有未婚妻的 !!! 」我下盤狂扭。

「有一個明星為你摸雞巴,是有便宜你佔喇。」

她一開始矛頭是想亂告我非禮,不知怎的,突然輕浮起來。

我嘴雖硬,本能驅使下,雞巴不由自主地慢慢漲大起來。

她幼長的手指,從睪丸、到陰莖、到龜頭,來回輕擠。

然後從內褲襠旁逃出我的陽具,輕力一握。

「挺粗壯的嗎性慾強難怪多番對我無禮早就在太古廣場看上我了」她淫笑,眼角一彎。

我不禁刺激,身子震了一震 : 「我說過多少遍 ! 是誤會喇 ! 我對你絕無非份之想 ! 想也沒想過 ! 」

「是嗎 」她冷冷的道,玉手來回摸著摸著我開始硬挺的雞巴 : 「但身體卻很誠實呢 」

「我有未婚妻」說真的,她摸得比我老婆還好,我呼吸開始有點急促。

她伸出粉紅小舌頭,從我頸間舐至我的下巴,再到耳垂。

我雖身在上,但二人困於一衫,我完全逃不掉。

雙手幾經艱辛從她臀底脫走,手肘卻被衣衫迫得不能屈曲,找不到借力點,立不起身子來。

「好粗壯的雞巴嘛」她邊舐邊道。

「你停手停手會被看到的」

這樓上鋪人客雖然不多,但總難免有人會上來吧 !

終於,我感到她的手縮開了。

我呼一口氣。太好了。

「你聽我說嘛」我正想為她解釋,

說著卻感到她手奇怪地在下盤弄著弄著。

原來她正想解開自己的牛仔短褲褲頭!!!

她用靈巧的手,很快把自己的褲頭褪至大腿間。

她用肥美的大腿把我雞巴赤裸裸地夾緊。

鞋以置信 ! 我那話兒正毫無隔膜地碰著藝人大腿 !

「不、不可以! 」我厲呼。心中只有家中的女朋友。

「你笨豬喇那有人像你這樣肥肉在前卻溜了嘴。」

只見她表情有變化,面色泛紅,開始把嘴張開,呼吸有點急促,然後眼睛微微一迷。

我的那話兒卻愈來愈不由自主,接近她的陰溝。

她兩條肥白大腿在我那話兒兩旁來回磨著。

「關小姐」看著這個浪婦,經不住她肉肉大腿的磨擦,語無倫次起來了。

她一邊說,一邊揉著我的陰莖,

另一隻手又來回用摩擦他自己的陰戶,

我們心口貼心口,我能感覺到她柔軟胸脯底下的心在快速的跳蕩。

「不可以住手你要我以後要在女朋友面前怎樣活」

我喃喃叫著,思緒變得混亂。

她把我陰莖一挪,對準她的陰戶。

「住手」我無力地呼叫。

我龜頭首先感受到密密麻的毛,接著是是一塊成熟的陰戶,肥肥的大陰唇下夾著兩片小陰唇。

不由分說,一聲插入 !

我張口一愕,陰莖完全埋入關家姐陰道裡。

身子一震,哼聲叫道「喲----哎喲----恩恩--恩」

倒沒想過歌手在唱歌外還有這樣的聲調。

她把小吞仲到我嘴裡來,濕濕地打轉。

在我身下的她,慢慢推移著下盤,一下一下向上頂,

陰壁溫柔地一包一放我的陰莖。

我口說著不要,只感到下身的大傢伙正青筋暴露,從來沒有這樣的漲痛過。

說真的,我女友沒這樣漂亮。

沒這樣好身材。

沒這樣會調戲男人。

沒這樣淫蕩。

「啊---喲----奧--奧---」她在我嘴間輕吟。

我意識迷糊,開始把持不住,腰慢慢便力,自主地動起下身來。

雙手也被感性充沛,放回她的臀部下。

我兩上身同穿一件大衣,下身被她來回磨躇,形態好不滑稽。

我抓緊她赤裸肉肉的肥臀,使勁握捏。美白的臀部隨著而扭曲變形,股溝一張一合的。

「啊---喲--喲-喲---奧--奧---」她更厲聲叫著,

也伸手至我結實的男性臀部。

全時裝店只傳出她的呻吟聲,我的喘氣聲,和舊式冷氣的嗚嗚聲。

我抽插得愈來愈猛烈,已把我女友的事拋開一旁。

「關–家–姐——–關—–家—–姐———關—–」我呼起她的名字來。

感覺十分奧妙。一個只會在屏光幕才會出現,高不可攀的女人,

因為結怨,半推半就下,竟做出人類雄性與雌性間,最親密的行為來。

我愈想愈興奮,抽插的勁度也愈大。

「恩------恩------啊」蕩婦仍在叫著 : 「好------棒------啊」

我倆面上的汗水交融在一起。吞頭相纏打轉。

我下身感到一股熱浪,

她豐滿的奶奶頂著我心口,順勢擺動,

只見她開始全身抽猝,我知道我和她的高潮要來了。

「撲嗤」,我的精液象箭一樣射到關家姐的陰道裡,

關家姐輕輕擅抖著,癱在我胸前,

迷著眼,「啊--啊啊啊啊啊。」大口的喘。

我把頭伸入她髮間,聞著她高級洗頭水的髮香。

我倆仍被襯衫綁在一起。

好不客易,才立起身,把大衣剪掉。

我兩之間也沒說甚麼。

我像做了一件很慚愧的事一般低下頭,只想著家中的女友。

我以為事件總告一段落了。

豈料她走時,卻說了一句話。

「下星期六,我會再來,到時要關門給我試衣服。」她又用太古廣場的眼神對我冷冷地道。

「我不會再讓你來 ! 」我劃清界線。

「是嗎 那我就告訴你女友了。」她整理好自己的衣衫。

「你不認識我女友。」我把散落一地的衣服拾好。

「你以為我查不到嗎 」臨關門時她說。

我忍氣吞聲。

第二星期,她真的上來了。

「我的色士風壞了。」這是她上來說的第一句話。

「與我何干。」我對著數簿。

「你,」她指著我的鼻尖,「要作我的色士風。」

「甚麼意思 」我抬起頭看。

「讓我吹喇 。 」她的眼又迷成一線,現出她招牌的小酒窩。

「你到底說甚麼 ! 」我吼,她太張狂了。

「我已找到你女友的資料。」她攤開手上的紙。果然是我女友。

時裝店的門徐徐關上。

一兩年間,我和她秘密過著剪不清理還亂的淫蕩生活好一後時間。

我一直被她啞忍迫脅著。

直至有一天。

她對我說她有了圈外未婚夫。

這就完全反客為主了 !

我終於可以倒過來迫脅她。

她未婚夫是一個小商家,對於她是絕對不容有失的。

我名正言順和她斷絕關係。

我和妻子過著婚姻美滿的生活。

但我那會樣她這樣好過。

我時常給她一個小震蛋,要她放在陰道內登台唱歌跳舞。

用微型傳呼機命令她滿一個動作。

有一次,關家組參加頒獎典禮。

我又給了她震蛋和微型傳呼機。

典禮中段,關菊英領獎。

我想到一個笑點。

「去搶那個獎。」我在傳呼機叫道,邊遙距開動震蛋。

「怎麼可以。」她暗呼。

「那我可要告訴你丈夫,我們發生的一切一切囉你自己想清楚清楚

哈哈哈」

「關菊英!!!!!」主持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