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完k..玩輪姦

唱完k..玩輪姦

今晚是阿傑的女朋友小蝶生日,大夥在KTV替她慶生,由於第二天是禮拜天,鬧到11點半才結束。

走出KTV卻發現摩托車怎麼發都發不動,阿傑只好跟小蝶改坐公車。上了客運後直接走到最後一排右側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車內,由於是最後一班車,車上乘客很少,稀稀落落只有4個男的。看起來都色瞇瞇的,一直盯著小蝶看,一個特別高大粗壯的中年男人,光頭,很兇暴猙獰的模樣。另外兩人像是他的手下,一個30歲的刀疤壯漢,一個禿頭的中年男人,後來聽他們的對話才知光頭的兇惡男人是老大,猥瑣的刀疤壯漢是手下阿龍,禿頭的中年男人是手下阿虎。

除了他們三個凶神惡煞外,還有一個肥胖猥瑣的中年男乘客,穿著西裝好像是個上班族,後來才知他是某公司課長,全身都是油膩的肥肉,色瞇瞇的像隻豬哥,十分噁心。

不只他們,公車司機也色瞇瞇的盯著小蝶,他是個快60歲的猥瑣老頭。

阿傑和小蝶是某大學一年級學生,小蝶在高中及大學都是公認的校花,170CM,34C .23.35。

小蝶是富家千金,冷艷嬌媚,嫵媚動人中帶著高傲,19歲,波浪般長髮,膚色雪白,瓜子臉,臉上並沒化妝只塗了口紅,她外表雖然冷艷嫵媚,其實很保守,交往了兩個月只肯跟阿傑接吻,連隔著衣服碰觸胸部都不許,今天因為生日,才穿上粉紅色細肩帶T恤,藍色短裙,短裙下露出一雙修長勻稱的雪白美腿,長腿美少女一個。阿傑長的其貌不揚,富家子,175公分。

車子快開動時,又上來兩名穿高中制服的學生,一男一女。女的約16、17歲,很幼齒, 一頭長髮飄逸垂腰,三圍大概 33C ,22, 34, 樣子相當清麗秀美楚楚動人身高165cm,短裙下一雙修長勻稱、雪白無暇美腿,一種嬌柔纖弱,令男人想憐惜或蹂躪的美。

跟著上來的男生似不同校,瘦長個子,大鼻孔,一副猥瑣豬哥樣。他們剛從對面補習班出來。從胸前名牌知道女學生叫林詩涵,男生叫陳志。看的出來兩人認識,陳志一副要把林詩涵的樣子,還想伸手拉她,林詩涵則嫌惡地避開。

林詩涵真的很漂亮,不只車上其他5個色狼看的流口水,阿傑也看的目不轉睛,感覺肉棒要勃起了。

光頭老大和阿龍阿虎走了過來,阿龍阿虎亮出刀子,分別抵著詩涵和小蝶,

「不要!啊!……你幹什麼……啊」小蝶又厭惡又害怕地抗拒,並且向阿傑求助地哀叫:「阿傑,救我…」阿傑不知怎麼辦,而且他還瞄著阿龍推開陳志A拿著刀押著林詩涵,林詩涵可憐無依的害怕模樣令人興奮得要命。

阿虎惡狠狠對阿傑說:「借你漂亮的女友來幹,幹完就還給你,你沒什麼損失,如果亂叫,說不定明天報上有對情侶裸屍。」

阿傑衡量著:「叫我跟這3個孔武兇徒拚命,鐵定真會要我的命,而且小蝶一樣逃不了,何況我早想上小蝶,只是她不肯,更何況一旁還有個幼齒超美的林詩涵……」

「我怎麼敢,我馬子叫小蝶,還是處女喔,3位大哥想怎樣干都行,只要……」阿傑一面哈腰,一面盯著林詩涵。小蝶不敢置信地看著阿傑,發出憤怒與絕望的哀嚎。

光頭老大淫笑:「想不到為了幹這個小美人,竟出賣自己女友。好啊,一起干吧!」

腦滿腸肥的肥豬中年人和司機老頭也興奮起鬨,陳志也說:「我哈林詩涵這小賤人很久了,她都不甩我,也讓我干她吧。」

這時,司機已把公車停在一個偏僻處,車廂裡燈光全開。光頭老大看起來特別中意林詩涵,叫阿龍去和阿虎一起干阿傑女友,肥豬和司機也加入。

阿虎抓著小蝶的雙手,強迫她雙手高舉並穿過同一個公車吊環。「嗚…」小蝶忍耐著不出聲,但她現在的姿勢實在太引人遐想了。

兩隻手高舉而且被禁錮住,只能吊著,上衣因為吊著往上撩,露出露出銷魂的肚臍和雪白誘人,纖細柔美的腰肢,敞開的衣襟裡雪白美乳呼之欲出,短裙下寶藍色蕾絲內褲的銷魂春光若隱若現。

「不……不要……饒了我吧……住手啊……嗚……求求你……」阿虎從小蝶背後押著她磨蹭,撩起她的短裙,淫猥撫摸她的翹挺嫩臀和雪白大腿,阿龍捧著小蝶的臉,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舌頭伸出來」他舔弄吸吮小蝶的舌尖,不停攪動她柔軟的舌頭,小蝶感覺十分噁心。他一面強吻著小蝶,一面隔著衣服搓弄她的乳房 。

「求…求你們…住手…住手啊…啊…啊…啊…不要…」

小蝶雙手被高高吊起,阿龍二人又開始了猛烈的前後攻擊,兩個人的手指將美少女未經人事的嫩蕊弄得淫汁直流,一片濕淋淋。

「嘿嘿,真是欠人干啊…在男朋友面前被輪流玩弄…馬上就濕淋淋啦…你男友為了強姦幼齒高中生就把你出賣囉……」阿龍和阿虎輪流強迫小蝶舌吻,然後阿龍捧著小蝶露出的雪白嫩乳搓揉舔吮,阿虎則持續從後貼著小蝶的屁股磨蹭,當然手指頭還是猛烈地刺激她嬌嫩的幼蕊,不停分泌的淫汁已經順著赤裸的大腿流下。

另一邊,光頭老大強迫林詩涵雙手扶著椅背,屁股擡高,撩起她的格子短裙,從她背後緊貼著她磨蹭,淫猥撫摸她的渾圓結實緊繃高翹的白嫩美臀,隔著白色蕾絲的內褲輕撫著她粉嫩顫抖的花瓣。

「啊……不行……住手啊……求求你……不要這樣……嗚……求求你……」詩涵啜泣呻吟,雪白無瑕的修長美腿不停顫抖。。

陳志淫笑:「林詩涵,你也有今天……」他捧起詩涵淒楚動人的俏臉強吻她鮮嫩的櫻唇,噁心的舌頭放進她嘴裡吸吮她柔軟的香舌,不停攪動她柔軟的舌尖,詩涵一臉嫌惡噁心,舌尖抗拒地推擠陳志噁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陳志更興奮,他的手扯開她的制服,扯下她白色蕾絲的胸罩,握住她雪白幼嫩的乳房盡情搓揉,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感覺噁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光頭強迫詩涵蹲下,3個男人的褲子褪下,3根殺氣騰騰的肉棒早已在那等候著她。阿傑的肉棒很粗大,大概20公分,陳志也有17公分,最可怕是光頭,他脫光衣服,露出粗壯的肌肉,以及猙獰恐怖的巨根,長足25公分,巨根上佈滿樹根般可怕青筋。從沒看過男人陽具的詩涵,顯然十分驚嚇,不停搖頭,啜泣著求饒:「不要啊……嗚嗚…不要……嗚嗚………」

光頭抓住她的手來到血脈賁張的巨根上, 強迫她開始輕輕的揉搓肉棒及蛋蛋。他強迫詩涵用舌尖在龜頭及肉棒背面到根部處舔舐著,並將肉棒插入她嘴裡抽插,「喔…太爽了…舌技很棒喔……喔…喔…太爽了…」光頭按著她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粗大肉棒在美麗的處女小嘴裡抽插,她的雪白喉嚨痛苦地抽動,舌尖抗拒地推擠光頭噁心的超大龜頭,反而讓光頭更興奮。

口交5分鐘後,光頭把巨根抽離她的嘴唇,陳志立刻將勃起的粗大雞巴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抽插,阿傑則抓著她小手握住大肉棒手淫,阿傑和陳志輪流強迫詩涵口交,有時還強迫她將兩根大肉棒一起放進嘴裡舔弄吸吮。

陳志可能太興奮了,竟忍不住噴了詩涵滿臉白濁精液。光頭脫光她的衣裙,再褪下她的白色蕾絲內褲,掛在她的左膝,左手搓著雪白幼嫩高高翹起的少女美臀,右手盡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噁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舌頭伸出來,快點。」光頭強迫她轉頭,強吻著她沾著精液的鮮嫩櫻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從後面激烈磨擦她顫抖的嫩唇,弄得她花蕊濕透,光頭雙手抓著那柔軟纖細的腰肢,準備插入。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嗚嗚………」詩涵恐懼地哀叫,全身顫抖掙扎,不停哭著求饒。她的哀叫楚楚可憐,聲音柔媚銷魂,是男人聽了會更興奮勃起的聲音。少女雪白幼嫩、渾圓緊繃的翹屁股因害怕掙扎而搖著,看起來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

「你還是處女吧」光頭興奮淫笑:「我可是你第一個男人喔,你要永遠記得我………」光頭噗滋一聲從背後狠狠直插而入,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巨X,「啊……好痛…啊…啊…不要…啊…啊…會死…啊……」詩涵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可怕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果然是處女,真緊」光頭向對面的阿傑淫笑,開始激烈地搖著詩涵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雪白大腿流下,光頭興奮叫著:「好緊……我最喜歡干處女了……欠人干… 乾死你……像你這麼幼齒漂亮又一臉欠干,我們一定會狠狠幹死你……」

「不要啊…嗚…會死啊…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啊…啊…」詩涵哀叫了一會,櫻唇已被光頭充滿檳榔味道的嘴堵住,噁心帶著大量口水的舌頭伸進她嘴裡攪動她柔軟的舌頭。

光頭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兇猛激烈地搖著她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

詩涵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噁心顫抖扭動, 阿傑等光頭強吻完,立刻按著她的頭,大肉棒再次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光頭前後猛干,阿傑強迫她握著他的蛋蛋輕搓,看著詩涵處女的幼嫩美穴被25公分巨根開苞,蹂躪猛干,一定痛死她了。可憐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巨根開苞蹂躪,還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

「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放過我…啊…啊…」

在光頭可怕的巨根瘋狂的抽插下,詩涵不時鬆開口交的櫻唇,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著,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光頭狠狠噗滋噗滋猛干,那根25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詩涵充滿彈性、渾圓白嫩的翹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阿傑按著她的頭,跟光頭前後猛干,看著詩涵白嫩翹起的美臀被抓著猛乾的樣子,興奮極了。

光頭看到阿傑一直盯著他看,笑著:「看你那麼想幹她,好歹也關心自己的女朋友嘛。」

阿傑當然一直聽到小蝶可憐柔媚的求饒呻吟,他轉頭便看到她已被剝得光溜溜的,這是阿傑第一次看到小蝶的裸體,雪白的肉體十分妖艷媚惑,身上只剩寶藍色蕾絲內褲掛在她的左膝,小蝶怨恨地看了阿傑一眼,就被強迫蹲在3個男人面前輪流被強制口交,阿傑知道她平常的高傲與自尊已成了加倍的恥辱,口交了一會,阿龍從後面擡高那渾圓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一手搓揉自己23公分巨X,一手伸進小蝶臀溝裡輕搓那鮮嫩的花蕊,然後噗滋一聲從背後直插而入,

「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啊…啊…」

小蝶鬆開口交的櫻唇,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著,

「臭婊子,喇叭給我好好吹!」阿虎用力抓著小蝶的下巴,22公分大肉棒再次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阿龍前後猛干,小蝶還是處女的嫩穴被幹得噗滋噗滋,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雪白大腿流下,仰起的雪白喉嚨痛苦地抽動,含著肉棒的小嘴一面忍耐著作嘔的腥臭吸吮,一面發出令人銷魂的嗚咽哀鳴。

她的左手被迫握著阿虎的蛋蛋輕搓,右手則握著司機老頭的大肉棒手淫,肥豬躺在小蝶下方,搓揉著她被幹得不停搖晃的白嫩乳房,舔著她鮮嫩可口,因感覺噁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阿龍一面搖著她纖細的腰肢噗滋噗滋猛干,一面淫笑:「好緊……處女幹起來最爽了……乾死你……像你這麼漂亮又一臉欠干,還假裝聖女,真是天生的爛婊子。」阿虎也笑著:「你看你男友多興奮,一面看你被干,一面在幹別的美眉的小嘴。」一面按著她的頭猛干她的小嘴。

阿傑一面看著他那高傲聖潔,嬌美如花的女友被4個野獸色狼圍著猛干,一面享受高中美少女在他胯下被迫口交的激烈快感,一面看著對面詩涵美臀被光頭抓著猛乾的樣子,忍耐著不因為太興奮而射精。

詩涵和小蝶被前後猛干,兩人銷魂柔媚的呻吟哀叫在強制口交的抽插聲中不斷響著,搭配著剛開苞的嬌嫩美穴被巨X暴烈狂干噗滋噗滋的抽插聲,以及兩人翹屁股被猛烈撞擊的啪啪聲,讓七個色狼愈來愈興奮。

光頭一面猛干,一面向對面阿傑說:「看你哈成這樣,就讓你干個過癮吧,要射了……全部給你灌進去……」

光頭更兇猛激烈地搖著詩涵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

詩涵覺得自己的纖腰快被兇猛折斷似的大聲悲鳴:「求求你不要射在裡面」

光頭不顧詩涵楚楚可憐的哀求,將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光頭猛烈抽出濕黏黏還是完全勃起的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詩涵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詩涵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淒楚哀叫。詩涵雙腳一軟,還沒癱倒,光頭已經抓著她雪白幼嫩的屁股,沾滿淫汁精液的恐怖超大龜頭已抵著她柔軟的菊花花蕾摩擦。一面淫笑:「處女的屁眼也要被我幹了,太棒了……一起乾死她吧……」

「不要……不要啊…那裡不行啊……」詩涵驚恐地全身顫抖,微弱無力地哀叫。清純的她,根本無法想像肛交這回事。阿傑被光頭的下一步嚇了一跳,但立刻十分興奮地鑽到詩涵下方仰躺,龜頭抵著她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嬌嫩美穴磨擦,光頭灌滿的精液流出滴在他的龜頭上。

光頭擡高她的屁股,噗滋一聲從背後狠狠插入她又緊又窄的直腸—-「啊…啊…會死啊…會死……不要…嗚…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詩涵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再次像觸電般弓起,撕裂的劇痛更甚十倍剛被光頭奪走處女那次插入。光頭抓著詩涵的屁股,巨根兇狠暴烈的猛干她柔嫩的少女肛門,初經人事的菊花花蕾立刻被幹得流血了。

躺在詩涵下方的阿傑則抓著詩涵纖細柔軟的腰肢,用力一挺,大肉棒往上插進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幼嫩美穴,他的粗大肉棒跟光頭猛干直腸的巨根一起狠幹猛干激烈地幹,兩根巨根僅隔一層柔嫩的薄薄肉壁一起激烈凶暴地抽插,幹得詩涵死去活來,全身痙攣扭動,慘烈哀叫求饒:「啊…啊…會死啊…會死……不要…嗚…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會死啊…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啊……啊……」飽受蹂躪的處女嫩穴與柔嫩的少女肛門傳來可怕的撕裂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阿龍正噗滋噗滋幹著小蝶干到最後關頭:「小美人,你看你男友正強姦未成年的,看他幹得多起勁……干!騷蹄子,屁股這麼會搖,欠人干……要射了……一起射吧……」

更兇猛激烈地搖著小蝶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小蝶覺得自己的纖腰快被兇猛折斷似的。

「不不要射在裡面」

阿龍不顧小蝶楚楚可憐的哀求,將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阿虎同時緊按住小蝶的頭,使精液射在小蝶嘴裡,肉棒抽出時部分精液噴在她美麗冷艷的臉上,小蝶被迫喝下腥臭噁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濁精液仍從她艷紅的唇角流下到雪白胸部,艷麗高傲嬌媚的臉上噴滿精液配上淒楚受辱的神情,令男人看了更興奮勃起。

詩涵這邊,阿傑一面干她一面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一面趁她臉伏下時,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陳志等阿傑強吻後,握著再度勃起的大雞巴插進被幹得失神的詩涵小嘴裡抽插。可憐幼嫩清純美少女,不但被難以想像的25公分巨根將小穴跟肛門連續開苞,還被三根粗大肉棒4P同時猛干狂插喉嚨、小穴跟肛門三個敏感肉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幾乎失去意識。

「好緊…我最喜歡干幼齒的屁眼了…假清純…假聖女…欠人干…好緊…乾死你…欠人干…乾死你…乾死你…」光頭雙手抓著詩涵顫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干,詩涵好幾次要昏死過去,但持續猛烈的撞擊抽插令她連昏死都不能,15分鐘後,「要要射了」光頭興奮淫叫,插到肛門最深處第二次猛烈射精。

阿傑立刻換姿勢,高跪在詩涵後面,讓她跪著身體往前被陳志按著頭強制口交,他則雙手抓著那柔嫩雪白的屁股噗滋噗滋狠狠猛干,粗大肉棒在少女幼嫩的陰道裡被緊緊夾著猛烈抽插,發出被陰道內濃稠的精液混合淫汁緊緊包圍的噗滋淫聲,阿傑再幹了七、八分鐘,也忍不住地將濃稠男汁噴滿詩涵體內。

陳志立刻抽出口交的大肉棒,迫不及待從後面擡高詩涵那渾圓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大龜頭磨擦被幹得糊成白濁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被不同男人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干叫著:「干,真是爽……裡面這麼濕……小賤貨…終於被我干到了吧…我想幹你想很久了……還有這麼多人干你…小賤貨…欠人干…乾死你…乾死你…」

「不要啊……會死啊…嗚嗚…啊…嗚嗚…不要…不要…嗚嗚…啊…啊…不要再干我了…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啊…啊…」詩涵哀叫著,她柔媚銷魂的呻吟楚楚可憐,是男人聽了會更想狠狠蹂躪的聲音,飽受蹂躪的處女嫩穴傳來可怕的撕裂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陳志還強迫她轉頭,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沾著精液味道的柔軟香舌,詩涵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噁心顫抖扭動,司機老頭立刻將腥臭的粗大雞巴插入她的櫻桃小口乾了起來。

阿傑一面手淫一面興奮地盯著林詩涵像小母狗被陳志和司機老頭乾的死去活來,一面走向女友小蝶被狂操猛干之處。

現在小蝶被肥豬課長從背後抱在懷裡一面舌吻一面猛干,肥豬課長大馬金刀坐在最後一排長椅上,小蝶背對著他被抱著坐在大腿上,修長雪白的一雙美腿被分開成 M 形,阿傑能清楚看到肥豬的大肉棒從後由下往上噗滋噗滋抽插猛乾女友蜜穴濕淋淋的特寫,精液混合淫汁及破處的血絲不停從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肥豬摟著小蝶纖腰激烈搖著,一面噗滋猛干並強迫她轉頭恣意舔弄含吮她充滿精液味道的柔軟舌尖,光頭在小蝶身前,雙手握住她鮮嫩柔美並且塗滿精液的雪白乳房,順著上下搖動的節奏恣意搓揉。

「干,真是爽…小賤貨…要射了…早就想將骯髒的精液射在你的臉上和小浪穴裡面……干,今天都射到了…干,裡面好多男人都給你灌的滿出來…太爽了……」另一邊,陳志興奮地插到詩涵花心深處,猛烈噴漿。

5分鐘後,肥豬也噴在小蝶體內,光頭和阿傑立刻摟著小蝶,輪流強制地激烈舌吻,阿傑強烈感到小蝶特別嫌惡跟他接吻,這讓他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想到自己這個如花似玉的高傲女友竟在自己面前被一群色狼瘋狂輪姦,阿傑原本軟了一些的大肉棒便再度勃起到極點,尤其看到光頭他那沾滿淫汁精液的恐怖超大龜頭,已從後方抵著她被幹得糊成一片的柔軟嫩唇激烈磨擦,之前阿龍和肥豬混合的濃濁精液與淫汁不停地因為太滿而從蜜穴流出滴下,小蝶一直可憐的哀叫,那麼柔媚可憐,萬分銷魂,阿傑先跟她噁心舌吻很久,然後按著她的頭,將沾滿精液及詩涵淫液的黏糊糊粗大雞巴插入她的櫻桃小口,還強迫她握著他的蛋蛋輕搓,光頭也用力一挺,巨X兇狠地插入那灌滿精液飽受蹂躪的美穴,噗滋噗滋猛幹起來。

「不要啊……嗚嗚…啊…不要…不要…嗚嗚…啊…啊…不要再干我了…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要死掉了……啊…啊…」在光頭可怕的巨根瘋狂的抽插下,小蝶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飽受蹂躪的處女嫩穴傳來更可怕的撕裂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賤貨……你看你男友看你被大家干…看得多爽……」光頭一點都沒有因為射了兩次而影響,抓著小蝶美臀兇狠猛干,一面興奮淫笑:「小賤貨……嘴裡說不要…屁股卻搖成這樣……真是欠人干…乾死你…乾死你…」

「老大,你的那根太長太粗了,我女朋友會被你干壞掉啦………」阿傑按著小蝶的頭,沾滿精液及詩涵淫汁的粗大肉棒重新插進她的小嘴抽插。

「她已經被干壞了,我要把你馬子乾死……」光頭更兇猛激烈地搖著小蝶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

「啊……好痛……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不要再干我了…啊…啊…」阿傑和光頭在小蝶嬌弱無力,淒楚銷魂的哀叫呻吟中,噗滋噗滋前後猛干。

10分鐘後,光頭也噴在小蝶體內,阿傑立刻摟著小蝶,強制地激烈舌吻,然後按著她讓她坐在長椅上,阿傑擡高她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他的雙肩上,下體緊貼她的下體,大龜頭磨擦她被幹得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白濁的精液仍不斷流出。

「不要啊……不要……嗚嗚………不要……」阿傑在小蝶銷魂的求饒與呻吟中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唇舌,「嘿嘿……小蝶兒,終於被我干到了吧,平常一副跩樣,還不是被大家幹得一直浪叫……看我怎麼把我幹死……」

阿傑一面淫笑,一面用力插進她被灌滿精液的美穴。

灌滿精液飽受摧殘的柔嫩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肉棒,阿傑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雙手恣意搓揉她鮮嫩雪白的乳房。

陳志等阿傑吻完,便捧著她的頭,將濕黏的肉棒插入她嘴裡猛干。

阿傑將她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雙肩上狠狠幹了5分鐘,再將小蝶翻轉成背後位,讓她繼續為陳志口交,一面淫笑:「蝶兒,你的屁股和腰都很會搖嘛……原來你這麼欠干,夾的真緊……被這麼多人干,爽不爽啊……乾死你…乾死你…」

阿傑雙手抓著女友白嫩的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干。

10分鐘後,阿傑也滿滿地噴在小蝶體內。陳志讓被幹得奄奄一息的小蝶仰躺長椅上,擡高她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他的雙肩上,下體緊貼她的下體用力插進她被灌滿精液的美穴。陳志強吻著她鮮嫩柔軟的唇舌,一面噗滋噗滋幹她,雙手恣意搓揉她鮮嫩雪白的乳房。

詩涵這邊,司機老頭仰躺地上,詩涵坐在他身上,司機老頭雙手抓著她柔嫩的屁股激烈搖著她的纖腰兇狠暴烈的猛干,還不時雙手搓揉她那被幹得上下搖晃的白嫩美乳。詩涵一手握著肥豬的肉棒啜泣著口交,一手幫阿龍的肉棒手淫,10分鐘後,肥豬跟司機老頭交換,那司機老頭坐在地上,詩涵則像狗一樣趴在他兩腿間口交,肥豬從後面擡高詩涵那渾圓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大龜頭磨擦被幹得糊成白濁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被不同男人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幹得詩涵不停呻吟哀叫,死去活來。他們前後猛干10分鐘,一起射精。詩涵整個人被操到虛脫,柔媚可憐的聲音無力的呻吟求饒她美麗清純的臉上,紅嫩的美穴和陰毛上黏糊糊的都是大家白濁的精液,看的肥豬和司機老頭立刻勃起,要她再用小嘴輪流為他們二人的肉棒清理,他們也輪流與她舌吻。

然後阿龍阿虎立刻拉起全身精液,四肢無力的詩涵,這次由阿虎抱著那柔嫩雪白的屁股噗滋噗滋狠狠猛干,阿龍按著她的頭強制口交,幹了10分鐘,阿虎跟阿龍打了手勢,阿龍立刻鑽到詩涵下方,抓著詩涵纖細柔軟的腰肢,用力一挺,大肉棒往上插進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精液直流的幼嫩美穴,阿虎則抓著她雪白幼嫩的屁股,沾滿淫汁精液的大龜頭已抵著她剛被25公分巨根摧殘的菊花幼蕾摩擦。

「不要……那裡…會死啊…不要…嗚…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詩涵嚇得全身顫抖,微弱無力地哀叫,幼嫩雪白又圓又翹的美臀因害怕而搖著,看在色狼們眼中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

阿虎擡高她的屁股,噗滋一聲從背後狠狠插入她又緊又窄又精液灌得滿滿的直腸—-「啊…啊…會死啊…會死……不要…嗚…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詩涵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再次像觸電般弓起,渾身顫抖,阿虎22公分巨根兇狠暴烈的猛干她柔嫩的少女肛門。阿龍插進詩涵蜜穴的粗大肉棒跟阿虎猛干直腸的巨根一起狠幹猛干激烈地幹,兩根巨根僅隔一層柔嫩的薄薄肉壁一起激烈凶暴地抽插,幹得詩涵死去活來,全身痙攣扭動,慘烈哀叫求饒。

「好緊…小婊子…你的屁股這麼翹…這麼白嫩還會搖…就是天生欠人干屁眼…假清純…欠人干…好緊…乾死你…欠人干…乾死你…乾死你…」阿虎雙手抓著詩涵顫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干,詩涵好幾次要昏死過去,但兩根巨X持續猛烈的撞擊抽插令她連昏死都不能,15分鐘後,「要要射了」阿虎阿龍興奮淫叫,插到肛門跟花心最深處猛烈射精。

「林詩涵小賤人……我也要來干你可愛誘人的屁股囉……」剛幹完小蝶的陳志立刻跟阿傑一起扶起被幹得奄奄一息,全身精液的詩涵,

阿傑靠著車廂的牆壁,讓詩涵站著俯身靠著他,他捧著她清麗如天使的俏臉強吻,詩涵一面啜泣一面任由阿傑吸吮含舔她沾著精液的柔軟舌尖。陳志從後擡高她幼嫩雪白、渾圓緊繃的美臀,掰開她的臀溝,用中食二指在她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花蕊與菊花花蕾上來回激烈地抽插搓弄,許多男人混合的濃濁精液與淫汁不停地流下,詩涵一直可憐的哀叫,那麼柔媚可憐,萬分銷魂,陳志將龜頭抵住詩涵顫抖的菊蕾時,詩涵修長的雪白美腿不停發抖,她的求饒已微弱無力。

陳志用力狠狠插入緊窄又黏稠的少女肛門,覺得肉棒幾乎要被夾斷似地,讓他興奮叫出來:「真是太緊了……詩涵的屁股很會搖喔……夾這麼用力……」「平常一副聖女的樣子……還不是假清純一直叫……被幹得很爽吧……欠人干……乾死你…乾死你……」大肉棒噗滋噗滋狠狠猛干詩涵的肛門。阿傑則一手捧著詩涵的臉蛋不停舌吻,另一手則握著她雪白幼嫩曲線柔美還噴滿精液的少女乳房搓弄,還強迫她用纖纖玉手幫他輕搓蛋蛋 。詩涵只能從被阿傑嘴巴堵住的嘴裡及痛苦抽動的雪白喉嚨裡發出嬌喘呻吟與悲鳴。

忽然一旁傳來小蝶大聲的慘叫與哭泣,阿傑急忙一看,原來光頭老大抱著她屁股猛干,她背對著他跨坐大腿上,光頭雙手從後握住她鮮嫩的雪白乳房,順著上下搖動的節奏恣意搓揉。巨根由下往上兇狠頂進她還沒開苞的肛門裡,噗滋噗滋激烈抽插,幹得小蝶不停搖頭哀叫:「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啊…啊…那裡不行…會死啊…會死……嗚…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司機老頭從前面將她被彎曲成 M 形的一雙美腿用力分的更開,然後半蹲著用龜頭對準被幹得黏糊糊的嬌嫩美穴用力插進激烈抽插,兩根巨根僅隔一層柔嫩的薄薄肉壁一起激烈凶暴地抽插,可憐美麗嬌艷的富家千金大學校花被幹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肥豬則站在旁邊按著小蝶的頭強行口交。

詩涵這邊,10分鐘後,陳志興奮淫叫:「要……要射了……干!太爽了……」陳志插到肛門最深處猛烈射精。一面看著女友被輪姦的死去活來的阿傑,早已興奮得受不了,阿傑一面激烈強吻詩涵,含吮她的柔軟舌尖,一面看著對面的陳志將射完精液的大肉棒從柔嫩的菊蕾用力抽出,他可以清楚看到大肉棒用力抽出的瞬間,詩涵雪白幼嫩的翹屁股抽搐顫抖的淫穢模樣,詩涵也從被他強吻的嘴裡發出銷魂悲吟。

阿傑立刻跟陳志交換,陳志跟阿傑一樣靠著車廂的牆壁,讓詩涵站著俯身靠著他,他捧著她清麗如天使的俏臉強吻,詩涵一面啜泣一面嫌惡地讓陳志噁心地吸吮含舔她沾著精液的柔軟舌尖。阿傑從後擡高她幼嫩雪白、渾圓緊繃的美臀,掰開她的臀溝,用中食二指在她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花蕊與菊花花蕾上來回激烈地抽插搓弄,許多男人混合的濃濁精液與淫汁不停地流下,詩涵一直可憐的哀叫,那麼柔媚可憐,萬分銷魂,阿傑將龜頭抵住詩涵顫抖紅腫的嬌嫩菊蕾時,詩涵修長的雪白美腿不停發抖,她的求饒已微弱無力。

阿傑用力狠狠插入十分緊窄又黏稠的少女肛門,覺得肉棒幾乎要被夾斷似地,讓他興奮叫出來:「太緊了……你的屁股很會搖喔……夾這麼用力……你的屁股這麼翹…就是天生欠人干屁眼…欠人干……乾死你…乾死你……」阿傑的大肉棒噗滋噗滋狠狠猛干詩涵的肛門。陳志則一手捧著詩涵的臉蛋不停舌吻,另一手則握著她雪白幼嫩還噴滿精液的少女乳房搓弄,還強迫她用纖纖玉手幫他輕搓蛋蛋。陳志強烈感到詩涵特別嫌惡跟他接吻,這讓他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陳志吻完,便捧著詩涵的頭,將濕黏的肉棒插入她嘴裡猛干。

這時,光頭老大也射精在小蝶肛門裡,立刻搓著一點都沒有受影響的25公分特大巨根走向正被幹得恍惚失神的詩涵。光頭老大立刻鑽到詩涵下方仰躺,特粗大的恐怖龜頭抵著她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嬌嫩美穴磨擦,大家灌滿的精液流出滴在他的龜頭上。詩涵對光頭老大特別害怕,拚命扭動身體想逃避,被肉棒塞滿的小嘴發出嗚嗚的哀鳴。

光頭老大抓著詩涵那柔軟纖細的腰肢,猛烈向上一挺,噗滋噗滋兇狠猛干詩涵的蜜穴,兩根巨根再一次僅隔一層柔嫩的薄薄肉壁一起激烈凶暴地抽插,幹得詩涵死去活來,全身痙攣扭動,鬆開口交的櫻唇慘烈哀叫求饒:

「啊…啊…會死啊…會死……不要…嗚…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啊…啊…啊…啊…不要啊…會死掉…啊…啊……」

「不要啊…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

飽受蹂躪的少女嫩穴與柔嫩的少女肛門傳來一次又一次可怕穿刺撕裂的劇痛令詩涵幾乎死掉……15分鐘後,「要……要射了……一起射吧……」阿傑興奮淫叫,插到肛門最深處猛烈射精,陳志也再次將濃濁精液噴在詩涵臉上。

光頭老大立刻抱著被幹得奄奄一息的詩涵換姿勢,光頭坐在前排單人座上,詩涵跟光頭面對著面跨坐在他大腿上,光頭老大雙手抓著她柔軟纖細的腰肢激烈搖著,巨根由下往上兇狠暴烈的噗滋猛干,他的嘴強迫吸吮含舔著詩涵沾著精液的柔軟舌尖,兩人的舌尖激烈交纏。然後光頭雙手握住她鮮嫩柔美並且塗滿精液的雪白乳房,順著上下搖動的節奏恣意搓揉。

阿傑同時興奮看著詩涵和女友被激烈地輪姦,已經射了好幾次的肉棒又再度勃起。只見小蝶坐在仰躺地上的阿虎身上被猛干,阿虎雙手抓著她柔嫩的屁股激烈搖著她的纖腰兇狠暴烈的往上插,還不時雙手搓揉她那被幹得上下搖晃的白嫩美乳。小蝶一手握著司機老頭的肉棒啜泣著口交,一手幫陳志的肉棒手淫,。雖然被強迫口交,但在阿虎巨根瘋狂的猛干下,小蝶不時鬆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嬌喘求饒。可憐的小蝶,在二十幾公分巨根輪番猛干摧殘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光頭老大抱著詩涵幹了15分鐘後,又射在她體內。阿龍和肥豬課長立刻接手,兩人輪流前後猛干詩涵的嫩穴及小嘴。阿傑則和司機老頭一起帶著小蝶下車,在偏僻的空地上映著路燈開始操她,小蝶站著彎腰,充滿彈性的翹臀被司機老頭從後抓著噗滋猛干,她的雙手舉高被阿傑一手抓著,任由男友的大雞巴一次次地在她嘴裡抽插。10分鐘後,其他人也強拉詩涵下車,在路燈下,阿虎和陳志兩人輪流前後猛干詩涵的嫩穴及小嘴。

兩個美少女就在空地上,被7個飢渴且不知疲倦的大色狼不停地輪姦再輪姦,直到天快亮。肥豬課長還拿出數位相機拍下詩涵及小蝶許多精彩的裸照與性交特寫。

大夥開著公車先回車站交還公車,然後等阿虎開來廂型車,已經被幹得失神的詩涵及小蝶被押上車,來到阿傑一個人居住的豪宅,大夥稍事休息後便又開始輪姦詩涵及小蝶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