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喘息

少女的喘息

「先生,您需要些什呢?」女孩熱心地招呼著。店內除了他已經沒有客人了,深夜中一個孤單的女孩在這樣的店中打工,真是大膽的女孩。 他嘴邊泛起一抹微笑,回應著她。 「我要春藥。」 「呃!」女孩一愣,從沒有見過這直接的客人。 「會讓女孩變蕩婦的那種。」 「哦!」女孩一時還反應不過來,慢慢地走進後面的房間中拿了個梯子。 「我們店有,但是放在蠻高的地方,為的是怕警察來查。呃!先生,你知道,這是違禁品。」 「咦!你這樣的女孩子怎敢深夜還來這打工呢?」 「為了錢嘛!晚上來這幫老闆看看店,從六點到十點有一千塊的薪水耶!」

「老闆怎不自己來看店?」 「他還有別的生意要忙啊!」 女孩背對著他爬上了梯子,伸手在高處的櫃子中摸索著。 他望著她的背影,細細地觀察她的全身。半長的黑發結成一根大辮子披在肩頭,細嫩的粉頸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黑色的連身裙好像太小,把她的身材展露無疑,從短短的裙擺下彷佛看得到雪白的大腿。隱隱約約可以看出蕾絲的三角褲,黑色的內褲包在黑裙中更增添一份神秘的色彩。小腿圓滑勻稱,白色短襪和黑鞋也和服裝非常搭配。 這是位美少女啊! 「你不怕深夜有人騷擾你嗎?」 女孩回頭笑笑:「我在櫃臺底下有放好幾罐防狼噴霧器呢!」  女孩又回過頭去找著東西了,他突然傾身過去將右手伸入了女孩的裙擺中。

「啊!」女孩一聲尖叫,大腿本能地夾緊他的手,這是正常的反應。 「客人,你要干什?」 雖然手被夾住了,但是他的手指已經接觸到她的私處了,但只有食指能動作著。他隔著內褲輕輕地觸著她的陰唇,在凹凸不平的蕾絲上來回地動著。 (果然是蕾絲的!) 「不,不要這樣,客人!」 女孩感覺到一股酸癢,但兩腿卻不可以松開,這樣上身也無法自由動作,只能一直維持著這樣,夾著他的手。 (這樣會有性慾的,不行啊!)女孩心中叫著。 他不理她,繼續地撫著。突然,手指尖傳來一個感覺,在內褲中央居然有道裂縫。這是情趣內衣啊! 「你這不乖的小姑娘,偷了店裡的東西吧!」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那套蕾絲內衣實在太漂亮了,我才趁老闆不注意時偷拿的。我我馬上放回去!真的!啊~~!」 手指伸入了內褲的洞中,輕輕地搔著她的陰戶邊緣,使得她不能自主地一邊說話一邊低哼著。 「啊啊,求求你停止,這里的錢你都拿去吧,我不啊我不會說出去的。」 女孩兩手緊緊撐著身前的櫃子,兩腳快站不住了。 他另一手探到了收銀機前,但並沒有動錢。按下了收銀機旁的一個按鈕,商店的鐵門緩緩降下了。

女孩更驚慌了。「客客人,請你啊請你放手!這這樣下去我」 「好啊!可是你不松開腳我怎抽出我的手啊?!」他露出一絲詭的笑容。 單純的女孩不加思索,兩腿放鬆了,讓他的手自由活動著。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整個手掌摸到她的密穴。 「啊啊~~~~!」沒有防備的女孩一時承受不住,兩腳軟了下來,身體不住下滑。她的雙手想抓住些什,但只是把櫃子上的貨物掃落了一地。 他松開手跨過了櫃臺,把女孩拉了起來,面對著她緊緊地抱住。雙手從她身後拉下了她連身裙的拉鏈。再將肩帶向兩旁撥了撥,整件連身裙就順著滑落了下來,掉在她腳邊。女孩猛地一扭,脫開了他的束縛,朝店內跑去。

他並不急著追趕,反而靜靜地欣賞著。女孩身上只穿著內衣褲和一件薄薄的T恤,T恤長度僅僅剛好遮住三角小褲。粉白的大腿完全沒有保留地展露在眼前。尤其她跑動時,大腿跟處的黑色蕾絲內褲也看得見了。那不僅僅是蕾絲邊,而是整件都是蕾絲的。空的圖案間和內褲中央的縫內,陰唇若隱若現,好不性感。 他緩緩走過貨物陳列架,女孩被逼到牆角沒處跑了,畢竟這只是家小小的店面。眼角彷佛瞄到什東西,他停下來拿了幾樣物件,然後又走向她。女孩躲在角落,瑟縮地顫抖著,臉上流露出恐懼的神情。 「請請你不不要過來好不好?」 他還是走向前,女孩作勢要向旁邊逃開,他猛地把她撲在地上,把她翻過身來,用剛拿的手把她的雙手擺在背後,又脫去了她的鞋襪,把她的雙腳也鎖了起來。這樣她就無法逃開了。

他把她的T恤從領口往兩側直拉到胸部下,露出挺立的雙峰和黑色的胸罩。他將手放在她的胸罩上,輕輕地搓揉著。女孩難過地扭動胸部,雙峰變得更堅挺了,乳房中央也突起了兩顆小小的圓粒。他拿出一把小刀來,往胸罩中央一劃,胸罩向兩側彈了開來,解脫了的雙乳和中央的果實微微顫動著,發出妖異的光芒。他不自禁地俯下身去舔了起來。濕滑的舌尖滑過深陷的乳溝和突起的乳頭,女孩的身體不自主的上挺,讓他把整個乳峰都含在嘴中,讓整個胸部都沾滿了他的唾液。突然他把乳房吐出來,兩手用力地把山丘抓緊,兩指間夾著她青紅的乳頭慢慢用力,沒有準備的她大聲哀叫了起來。

啊~~~~啊~~~~,好痛,好痛,住手」 果實迅速地充血,變成了鮮艷的紅色。女孩奮力一翻身,脫離她的掌握,向外旁了出去。而手腳被綁著,她只能像蛇一般扭動慢慢地前進。豐滿的雙丘充滿彈性,受到地面和相互的壓迫,散發出妖魅的光芒。 他再撲向前,把女孩的身體翻回來。拿出兩個大夾子夾住兩顆鮮紅的乳實,給予女孩痛苦的快感。 「嗯~~~~嗯~~~~」女孩的表情已經看不出在忍著痛還是享受著了。是絕望的抽泣還是極端的愉快,她的眼角流下涔涔的淚光。 他的目光移向女孩的下體,把她的內褲拉到了膝間。兩手撥開了她長滿了森林的肉丘。粉色的貝殼中央鑲著一粒耀眼的珍珠,一股濁流從旁沁了出來,把森林染了一片銀亮。

「已經濕了啊!你真是個淫娃。」 他放開手,走回陳列架旁找著東西。「讓我們看看你店裡有些什寶貝呀!」 他走回來時,女孩瞪大了眼望著他。「不要,不要用那個。」 他手中拿的是一個細鐵棒,後面接出根小電線到一個遙控器上。而鐵棒末端卻是個發亮的光滑的銀白色鐵球。他一按開關,鐵球就開始快速的轉動。「要把這個東西放入你最淫穢的地方耶!你說好不好啊!」

「不啊~~~~」他把兩個大夾子猛力一拉,女孩疼得說不出話來。 「嗯!你也沒意見羅!」 他關掉了開關,把鐵球緩緩地伸入那神秘的三角洲,從峽谷的頂端降下去。鐵棒一直伸入,彷佛沒有底似地,直到快完全沒入了才有頂到物體的感覺。「然後」他按下了開關,從肉縫中傳來了一陣「吱吱吱」的機械旋轉聲。 「啊啊不要,我受不了了!」 陰核傳來一陣舒服的感覺,雙腿不自覺地夾緊,難過地扭動著。意識已經漸漸地模糊了,嘴巴發出無意義的呻吟聲。體內的情慾被點燃著。陰唇一點一點地把小機器吞吃了進去。機器快速旋轉發出了高熱,陰戶內像有火在燒,不斷地抽動著。半透明的蜜液如洪水般噴了出來,流得大腿跟濕了一大塊。 「啊嗯~~~~喔~~~~喔~~~~」 他用力地把小球抽了出來。「啊!」她彷佛被解放了。小鐵球兀自轉個不停,把沾在上面的淫水灑了他倆一身。

他傾身看著她的陰戶,陰唇口一張一合地好似沒吃飽的雛鳥,陰道口被弄成奇怪扭曲的形狀,水依然不斷地流出。他不給她任何喘息的機會,從西裝褲中把那個巨大的玩意兒掏了出來。黑亮的肉柱早已硬梆梆地翹起。 「不、不要!」女孩沾滿淚水、 泛紅的眼中流出拒絕的眼神,但他仍用力地往肉洞中挺了進去。剛才的高潮還沒平靜,無法忍受的興奮又再度來襲。女孩張嘴大聲叫了起來。雖然嘴上說不願意,但身體違背了內心,快樂地迎合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