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與少女

老伯與少女

我家住北京,是和新中國一起誕生的。1949年10月1 日,為了慶祝這個雙喜

臨門的日子,我的父親給我取名為潘國慶。可我卻沒有對的起我的名字,更辜負

了我父親對我的期待。從小我就不好好學習,逃課,打架,經常和一些壞孩子來

往,隨經學校和父母的多次教育,仍死不悔改,還是我行我素。

當我16歲時就再也無心唸書了,父母沒有辦法,又怕我繼續學壞,一致決定

要我去當兵,反正我也懶得在家,也就同意了。在當時想當兵,可不是件容易的

事情,通過家人的活動,我在1965年12月1 日正式入伍,被分配到河北省豐寧滿

族自治區高炮團。

當時做為一名軍人是件很光榮的事情。在部隊的前一年,我的表現還不錯,

很快就入了黨,跟著還被提升為班長,身高也由入伍時的170米長到180米,體

格也練得很鍵壯,各項軍事技術都很過硬,是團裡重點培養的對像,父母知道後

也很高興。正當我前途無量,機會一片大好的時侯,全國進行了轟轟烈烈的無產

階級文化大革命。

經歷過這場浩劫的人們還會記得,這次大革命很快遍及全國,當然也波及到

了我所在的部隊。我是北京來的,對這種運動最感興趣,執行起來也很積極,還

被選為部隊革委會的副主任。當時我們那些熱烈擁護運動的年輕人可真是糊塗,

盲目地追隨,以致到後來追悔莫急。

一次我們去尚王鎮,查抄那些被稱為四舊的滿族皇親古董,在一個姓那的人

家中發現了一張很珍貴的字畫,當時由於我一時貪心,沒有上交私自藏了起來,

就是我的一念之差……改變了我的一生。

三天後我向部隊請假,回家探親,我帶著激動的心情和那張畫回到了北京,

我的父母很高興,親戚們也都來看我,當晚我就把那張唐伯虎的十美圖,藏在我

家四合院的屋頂。怕畫受潮,我還特意做了個鐵盒兒,鎖上後我用蠟漆嚴嚴地封

住了它,我萬萬沒想到它一藏就是三十多年。

一周後,我假滿回到了部隊,繼續參加如火如塗的文化大革命。在那時像我

這種人很吃香,我在19歲時,在部隊革委會的大力推薦下被正式提干,時任團一

營三連指導員。少年得志,不知引來多少人羨慕的眼光。正在我風聲水起的時侯

大難來了,姓那的人家把我拿走畫的事瀉露了出來……

我的對立派利用這件事抓住不放,審查我一個多月,我就是閉口不招,但我

還是沒有逃過這場災難!我被判入獄三十年……

在獄中我才得知,我的父母也受到了牽連,被關進了牛棚,因經不住他們的

殘酷折磨,先後去世了。晚上我蒙頭大哭了一場……

很快,到了1976年,這是個令人難忘的歷史時刻,是十年來全國人民真正的

春天,在我黨老一輩革命家,老將軍,彭真的帶領下一舉粉碎了以江青,王洪文

為首的「四人幫」反革命集團。

在我們監獄,很多文化大革命期間由於冤枉判刑的犯人,都被無罪釋放,我

也高高興興地等著這一天,可是又一次災難降臨到我的頭上。我沒有被釋放,原

因是我當時定的罪是:打、砸、搶……!!!!!!

這件事影響我的情緒有好長一段時間,在大隊長的教導下,我平靜地面對現

實,接著在獄中渡過漫漫長夜……

其實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間到了2000年,我由19歲的小夥子變成了51歲

的老人,獄中管教的制服也由藍色- 綠色- 改成黑色,我們活動室的電視也由9

寸-14 寸-21 寸-29 寸。再過三天就要出獄了……我的心情很激動。到現在我還

真有點捨不得這了,因為在外我沒有朋友,親戚們也不知在何方?

三天後,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坐上開往北京的列車,由於我在獄中呆得時

間太長了,監獄決定派劉教官送我回家。

政府:「您看現在的火車怎麼是雙層的,很漂亮。」

老潘:「啊……好看吧,你在看人們穿的衣服……是啊,真好看,變化太大

了……」

一到北京站,我簡直看花了眼,一幢幢高樓大廈,一條條寬寬的馬路,一座

座壯觀的立交橋,太美好的世界。

「喂……喂……老潘,哦……教官,楞什麼神啊!以後你就生活在這個城市,

有的是時間看。」

「是……是……我們先去哪?」

「給你安排好了,先回家,然後去派出所上戶口。」

「我的家?」

「對,你的家……」

我們來到了我家所在的居委會,接待我們的是張主任,「你是潘國慶,你家

的房子很快就會被拆了,按規定你有權繼承你父母留下的房產,你可以要房也可

要錢!過兩天找我,我帶你去辦手續……」

「好……好……謝謝您!」

「別客氣……」

和我一起回到那好久沒人居住的老式四合院,劉教官見已安排妥當便告辭回

去了。

「謝謝您劉教官,過一陣我回去看望大家。」

「好了……你回去吧,有困難給我們寫信。再見。」

「再見……劉教官……」

到了晚上,我上屋頂發現那張畫還在,太好了……我打開它……

啊……它完好無損,過一陣找個主把它賣了,今後的日子全靠它了……

到了第二天,居委會的張主任領著我去海澱區房管局辦理了拆遷手續,我選

擇的要了一套三室一廳,地址在亞運村。我去看了房很寬敞,在13層。

通過派出所的幫助,我找到了我的舅舅,見面後自然是抱頭痛哭,在舅舅家

裡我見到了比我小10歲的表第許紅衛,他在一家外企工作,我們表兄弟很合的

來,我就把畫的事和他說了……

「表哥……你說的是真的?」

「真的……你幫我把它賣了……」

「沒問題……我們老闆就喜歡中國的字畫。明天我就和他說!」

表弟很快就以220萬的價格幫我把畫賣了,直到這時我才覺得30年的監

獄沒白坐……

我給了表弟20萬,給了舅舅20萬……因為他們是我的親人。

我花了20萬裝修了我在亞運村的新房,又買了輛紅旗轎車,我早在部隊時

就會開車,有錢的生活真好。

在表弟的幫助下,我投資100萬在亞運村開了一家快餐店,我的艷遇也就

是由此而來的。

我學會了打扮,也開始想女人了。還好我雖然上了年紀,但英俊的相貌,健

壯的身體和成熟的男人味兒一點不減當年。我因為入獄早,所以直到現在還是個

真正的處男。也有些女人主動找我,可我都看不上她們!我喜歡的是青春氣很濃

的文靜女孩,也許您認為我是在白日做夢……可是直到我遇到她……

她叫吳雪,今年18歲,我喜歡叫她雪兒,她是今年的高考應屆生,在等通

知,臨時在我店裡打工。

真是人如其名:她有像雪一樣的肌膚,白皙而細膩;她更有像聖女一樣的氣

質:文靜而矯媚;她有一頭烏黑飄逸的長髮,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丹鳳眼,總

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濛,彷彿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性感小巧的紅唇總是似

笑非笑的抿著。

身高足有1。70米修長健美的雙腿讓我總產生遐想,一身普通的店服穿在

她的身上,一樣鮮艷靚麗,白色的純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

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黑色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

修長勻稱的雙腿沒有穿絲襪,白嫩的大腿光裸著。

一雙白色的軟皮鞋,小巧玲瓏。一股青春健康的氣息瀰漫全身。雪兒身上獨

特豐滿的韻味卻讓她有一種讓人心醉的誘惑力。

我發現雪兒也常常地偷偷看我,眼神中有一絲不易被人查覺的愛幕之情,我

經常在午後休息的時侯,把她叫到我辦公室聊天。經過一個月的來往和接觸,我

才知道她父親死的早,從小就缺少父愛,當她一見到我時就有種莫明奇妙的親切

感,有時還有性的衝動。聽後我很開心。

一天早上我見雪兒很高興的樣子,問她時,她神秘地對我笑笑說休息時再講

給我聽。

在我的辦公室我才從她口中得知:她被清華大學錄取了,我也替她高興,並

答應包下她上學的所有費用。她感激地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臉上吻了一下,然後紅

著臉跑開了。我的心一陣狂跳……咚……咚……咚……

到晚上下班的時候,我開車送她回家,在她家樓下我說:「明天晚上我請你

到我家中做客,咱們一起慶祝你考上了大學好嗎?」

「好,到時候我會給你一個驚喜的。」她柔柔地回答我……

「是什麼驚喜?」

「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

「我也有驚喜給你!」我說。

到了第二天,一天無話,晚上,雪兒和我一起回到我的家

「啊……潘伯(她一向這麼叫我)你的家可真漂亮呀!」

「是嗎?你喜歡就常來,回頭我給你配把鑰匙,給你留個房間。」

「雪兒我為你準備了一桌好菜,吃完了我帶你參觀每個房間好嗎?」

「好吧!」

我們一起來到餐廳,我啟開紅酒,我們邊吃邊聊……一會兒,一大瓶紅酒喝

光了……雪兒的小臉也紅僕僕的,煞是好看……

「雪兒……來看看我給你買得是什麼?」

「啊……筆記本電腦,嗯……是我送給你的。」

「真的嗎?傻孩子,當然是真的啦……」

「潘伯這個牌子的要一萬多呢?」

「別說一萬,就是十萬我也給你買。只要你喜歡?」

「我喜歡……謝謝你!」

「哎……」我說,「你不是也要送給我驚喜嗎?我看你是空著手來的,驚喜

在哪呀?」

「想知道?啊……你跟我來!你先帶我看看你的臥室……」

「這間就是!」

見雪兒來到我的臥室,斜躺在床上,一隻白嫩纖細的蔥蔥玉手托著香腮,另

一隻則斜搭在豐潤的大腿上……

雪兒今天好像精心地打扮了一番,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緊身薄毛衣,是前面帶

拉鎖的,更襯托出她那與18歲年齡不太相符的巨乳。別看乳房又圓又大,但卻

沒有一絲下垂感,向上驕傲的聳立著,隨著呼吸微微地顫動。下身穿一件深紅色

短裙,裸露著兩條光滑,白嫩的大腿,沒穿襪子,腳上還是穿著她平時最喜歡穿

的一雙白色的軟皮鞋……

我看呆了,看傻了。

雪兒矯滴滴地對我說:「我把我自己送給你……好嗎?」

「好……好……是真的嗎?」

這時她來到我面前,伸出雙臂摟住我的脖子,張開那性感的嘴唇,含羞地吐

出香舌,一陣陣少女特有的體香沁入我的肺腹,傳遍我的全身,刺激著我身上每

一根神經。

她那滑滑的嫩舌在我發乾的唇上舔著,我一張嘴,香舌向泥鰍般滑向我口中,

在裡邊和我的舌頭不期而遇,她一邊用舌尖挑逗我的舌頭,一邊將她口中甜香的

唾液,渡入我的口中。我們的兩條舌頭一會在我口中一會在她口中相互纏繞,一

會兒深吻,一會兒淺吻,一會兒我舔她的唇,弄得我們的唾液拉出條條細絲…

她的雙手不停地輕輕撫摸我的頭髮,我摟著她細嫩腰肢的大手,也向下滑向

雪兒圓圓鼓鼓的翹臀,我隔著短裙在她的屁股蛋兒上揉捏撫摸,我感覺她的臉兒

更加紅得發燙,呼吸也越來越急促,撫摸我的手也改為緊緊抓住我的頭髮。

我知道她已開始發情,運用從色情光盤上學的招數,我撩開她的短裙下擺,

把手伸了進去按在她肉感十足的肥臀上。我感覺她的小內褲又薄又軟,由於內褲

又緊又小,我的手被阻擋在了外面,我輕輕地拍著那兩瓣兒嫩肉,雪兒的臀部也

隨著節奏輕輕地搖動……

我的嘴唇脫離了她的嘴唇,吻上她小巧的耳朵,先用舌頭添著它,連耳朵眼

兒也不放過,又含住耳垂兒輕咬細舔,弄得那裡濕濕的。

我聽說那是很多女孩的性感區……果然不假,雪兒被我吻得身體越來越軟,

自己已站不住,完全靠在我的身上,仰著頭,長長的秀髮像瀑布一樣散落,嘴中

則發出含糊不清的低吟。

「啊……啊……哦……哦……恩……恩……潘伯,我好熱好難受……伯伯你

的小雪兒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

跟著伏身下去想好好欣賞她的春情,她也用那雙清澈的大眼睛幸福地看著我。她

的小臉兒緋紅,嘴角還殘留著我的口水沫,額頭和鼻尖兒都沁出汗珠。

見我貪婪的注視著她,她也有點兒不好意思了,畢竟是才18歲的姑娘。

「伯伯,我愛你,你愛雪兒嗎?」

「我的好雪兒,我會用行動來回答你的!」

我拉開她毛衣前面的拉鎖,她也配合我把它脫掉。裡面是白色純棉胸罩,胸

罩很小,根本遮不住那兩團白肉,有一個乳頭還頑皮地裸在外面,由於胸罩的約

束,在兩峰之間有一深深的乳溝,像一道山谷。

我嚥了口唾液,穩住「砰……砰……」亂跳的心,顫抖著雙手伸向胸罩。她

弓起上身讓我便於行動,很快在她背後找到胸罩的掛勾,隨著它的脫落,一對潔

白渾圓的大乳房「撲」的一聲蹦了出來,在我眼前隨著她的呼吸而左搖右擺。

頭,紅得像兩粒剛從樹上摘下來的新鮮櫻桃,呈少女獨有的粉紅色,上邊還有一

個小坑,那是將來餵養兒女的。她的乳暈像銅錢般大小,呈深紅色。再向下是雪

白的腹部和細細的小蠻腰,小巧漂亮的肚臍。

我除去那阻礙我視線的短裙,露出我剛剛摸到的小內褲,也是白色純棉的,

很薄,很小,但由於她的臀部又圓又大,所以內褲深深地勒在那一小片神秘的地

方,鼓鼓的陰阜位於中央,兩邊有細細的絨毛不老實地鑽了出來,想看看這大千

世界。

兩條玉腿白晰,豐潤。小腿光潔細膩,腳上的鞋子不知何時已脫掉,露出白

嫩整潔的小腳丫……

我低吼一聲,「哦……受不了啦,」我忙亂地脫掉衣服,只著一條黑色內褲

撲向了這個既白皙漂亮,又性感豐滿的少女。我用雙手捧著她的一隻乳房,掌心

一壓,小紅棗般的乳頭便向上擠凸起來,鼓得高高的,鮮嫩得惹人垂涎欲滴。

我一口含住她的乳頭輕輕地吻著,直吻到它漲大發硬,再用舌尖在上面用力

地舔,又用牙齒輕咬,雙掌夾著乳房左右搓弄,直把她撩到春情難耐,細腰扭來

扭去,滿面通紅,呼吸急速,鼻孔直噴熱氣。我一邊用同樣方法再進攻另一隻乳

房,雪兒隨著我的玩弄不停地呻吟。

「啊……啊……啊……哦……哦……哦……啊……恩……恩……呀……」

兩個大白饅頭在我的刺激下也發生了變化,乳房漲圓的像兩個大皮球,散發

著陣陣乳香,在我眼前晃來晃去。這時的雪兒則完全被我征服,已沉醉在濃濃的

性慾之中。

我繼續進攻——嘴唇一路向下,在她大腿根部狂舔,又隔著內褲舔吻她小丘

似的陰阜。那裡早就濕淋淋的一片了,薄薄的內褲被她滲出的粘粘的淫液浸透了

一片。我用手指勾住內褲的邊緣把它脫了下來,一直脫到雪兒的腳踝處,她順勢

把腿一甩,小內褲便掉下床外。

她弓起兩腿,向外分開,把漂亮迷人的小穴對著我。那是一幅令人難以忘懷

的美麗圖畫,兩條滑不溜秋的細長美腿向外伸張,輕輕抖動,夾在中間盡頭的是

一個白如羊脂的飽滿陰戶。陰阜上長著烏黑而又柔軟的曲毛,被我呼出的熱氣吹

得像平原上的小草,歪向一旁;拱得高高的大陰唇隨著大腿的撐開,被帶得向兩

邊半張,露出鮮艷奪目的兩片小陰唇,陰道口有些小嫩皮,望上去像重門疊戶的

仙洞;陰蒂特別不同,頭部大得連四周的管狀嫩皮也包不住,像一個小龜頭般向

外凸出,玲玲瓏瓏得像一顆紅豆,在我眼前綻放……

我不禁低下頭,輕吻起她的陰部。用我的舌頭分開那捲曲的陰毛,頂開那厚

厚的陰唇,一股少女下體的清香衝進了我的鼻腔,令我心醉。我首先把小陰唇仔

細舔一遍,再把其中一片兒含到嘴裡,用牙齒輕咬,再叼著往外拉長,隨即一鬆

口,陰唇「蔔」的一聲彈回原處。

我又用同樣的方式輪流來對付兩片陰唇,一對嫩皮被我弄得此起彼落,「辟

叭、辟叭」連聲響。少女哪裡還忍得住,淫水便越流越多。用我的舌頭輕輕舔著

那暗紅的陰蒂,輕輕抖動,那顆小紅豆早已勃得發硬,整個淺紅色的嫩頭全裸露

在外面,閃著亮光,刺激地雪兒全身滾燙,渾身不停地顫抖,口中已不由地又發

出呻吟:「啊啊啊……受不了了……往深點好伯伯……啊……啊……啊啊……」

我的舌頭慢慢探進雪兒的陰道,急促地抖動,進出……粗糙的舌苔刺激著雪

兒嫩嫩的陰道,她的叫聲越來越大,猛然,兩條玉腿緊緊夾住了我的頭,一股熱

熱的粘液噴入噴我的口中……

「啊……啊……啊……哦……哦……真舒服……我完了。」我知道雪兒的第

一次高潮來了。

雪兒稍微休息了一會兒,用陶醉的眼神看著我粗大的陰莖,伸出纖細的玉手

到我胯下,用玉手輕輕撫摸著我勃起的陰莖,五指箍著陰莖套個不停。我感覺到

包皮被她捋上捋下,磨擦得龜頭爽到不可開交,陰莖越勃越硬,堅實得像條鐵棍,

龜頭碩大無比,又漲又圓,像個小乒乓球。

此時的她,粉臉通紅,眼光迷離,抬起頭,嫵媚地看著我:「伯伯你的可真

大,真粗啊!我又快受不了了……」說著低下頭,輕輕用雙唇含住我的陰莖,伸

出舌頭慢慢地刮著我的馬眼兒。立刻一陣快感湧上來,我的陰莖包在一個溫暖,

濕熱的地方,漲得更大、更粗了。

雪兒開始用她那性感無比的小嘴套弄起來,每一次都是那麼地用力,那麼地

深入,我也越來越臨近高潮,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啊……啊……哦……哦

……啊……我的美人兒,我的寶貝兒,我的小仙女,我的小妖精……」

我的呻吟刺激著她,套弄地更加起勁,甚至讓我的陰莖一次次地深入到她的

喉嚨裡,她也興奮地一雙嫩手抱住我的臀部到處亂摸,最後乾脆緊緊摟住我的雙

胯,使勁往她臉部拉著,鼻腔中發出陣陣令我魂蕩的呻吟。

「……嗯……嗯……嗯……」

我再也忍不住了,從她口中拔出陰莖,壓到她的身上。我低頭看著,雪兒玉

臉通紅,紅唇大張,吐出火熱的香氣,兩眼射出難耐渴望的神情。她雙腳盤住我

的腰部,肥臀拚命地聳動著,我知道她已經又受不了,於是雙手捧著肥臀,將大

龜頭對準她濕潤的洞口,用力一鋌而進。

「唧——」的一聲,整個陰莖一氣呵成地便全根盡沒,雪兒的子宮頸被我的

龜頭猛地一撞,全身酸了一酸,不禁「唉唷!」一聲叫喊,抱著我的腰連顫幾下,

嘴裡呢呢喃喃地無病呻吟:「啊……啊……好癢啊……舒服死了……啊……啊…

…」

我用力地挺動著臀部,粗大的陰莖在她的洞中出出進進。

「啊!我的好雪兒,你的小穴可真緊啊!」

「啊,真舒服……」

「是嗎,那你就好好操我吧!」

這麼文靜的女孩能說出這麼淫的話,我就更加興奮了。胯使勁地向上頂著,

以便我更能深入到雪兒的花心,她也用力地屁股前後左右地磨動,洞口一層層的

嫩皮裹著陰莖,也跟隨著套弄一張一閉,龜頭好像被一張又暖又濕的小嘴不停地

吮吸著。但見陰莖粗壯雄偉,插在小小的陰戶裡,把它撐得鼓鼓的,沒有一絲縫

隙,滴滴淫水從縫中溢出,慢慢地往會陰流去,然後流到屁股下的床單上。

「伯伯……嗯嗯……好舒服……啊……啊啊……我……我快……快要死了…

…」

「啪嘰啪嘰……啪滋噗滋」大陰莖在陰道裡抽動時,發出美妙的聲音。

雪兒反應更加強裂,兩腿緊夾我的腰,使勁向下用著力,媚眼如絲,口中不

時還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雙手揉搓著雪白的巨乳,誘人的媚

態足以讓任何男人瘋狂……

「好伯伯,快點嘛?用力操……你的雞巴真好,快快……」

雪兒大聲的呻吟刺激著我使勁幹著,看著我的陰莖在她那粉紅的肉洞中進進

出出,每一下都把她那陰唇帶得翻出來,並帶出不少的淫水,並伴以「撲哧、撲

哧」的響聲。我忍不住地兩手抱緊她的細腰,使勁往我這拉,陰部碰撞發出「啪

啪」的聲音。

「啊,受不了了,快點,好伯伯,我不行了,要死了,快,快,我願讓你操

我一輩子,好伯伯,快點啊……」

我一陣猛操,直操得雪兒兩眼翻白。

「我出來了……」隨著她的一聲低嚎,一股熱熱的陰水噴到我的龜頭上,我

立刻也到了高潮,一道濃熱的精液傾巢而出,直射向她陰道深處……

「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