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妻販賣

中古妻販賣

隨處可見的二手店,靜靜佇立在城市中央,這裡除了書籍、光碟以外,也收購許多中古物品,擺放在店內的各處,只要你願意賣,老闆就願意收購。

當老闆收購後,三個月內都可以以原價回收,只要沒有被人買走。但是這段期間,你賣出的東西只能隨人試用,你完全沒有立場可以干涉。

「歡迎光臨!」披著毛巾、身材矮小的老闆,用著有氣無力的聲音招呼著客人,同時打量著眼前的年輕夫妻。

「你們要賣什麼,或是買什麼呢?」來到二手店,不是打算收購舊貨,就是要賣掉手邊的物品,但是那男子卻欲言又止,將話含在口中,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我要賣……妻子!」男人好不容易說出此行目的,而他的妻子則是帶著羞恥、悲哀以及傷感的眼神,不敢將視線對著老闆。

「那麼就到這邊來吧!」沒有因為男人的態度而感到不妥,老闆就像是收購一般物品般,自然地走向櫃檯拿出計算機。

矮小的老闆緊盯著少婦曼妙的身軀,伸手在豐滿的胸部、細腰及臀部上各摸了一下,雖然男人的妻子是如此年輕美麗,但是老闆態度依然無比冷靜,絲毫沒有任何不正常的歪念。

「嗯……胸部跟屁股都不錯,腰也夠細,臉蛋的話也是中上等級。這樣吧!五十萬,時限之前都可以贖回,但是如果有人多出兩成買走的話,本店不負任何責任。」

「才、才五十萬?」丈夫似乎訝異於妻子的廉價,也可能是想多賣一點錢。正打算出口討價還價的時候,卻被妻子當場制止:「就五十萬吧!」

「成交了!其實這樣價格還算高了點,如果要把人贖回去,時限內將錢與證書一起帶到本店即可。」老闆拉開抽屜,取出一束厚厚的鈔票及相關文件,交給丈夫後便轉頭整理東西,讓兩人互相告別。

「麻由美……我一定會想辦法把妳贖回去的!」丈夫抱著不安的心情看著愛妻。接下來他要煩惱的,就是如何利用這五十萬,將週轉不靈的資金處理好,三個月內再賺回同樣金額,贖回妻子。

「我相信你,要趕快來接我喔!」對於狠心將自己賣掉的丈夫,妻子卻沒有什麼怨言,只希望丈夫遵守承諾,能夠在時限內將自己贖回。

等到丈夫離開店內後,老闆取出一個號碼牌,用醫療透明繃帶貼在麻由美身上,只要不刻意拆下就不會掉落,用來當成商品的編號,方便管理被賣掉的少婦們。

「先到這邊來吧!」老闆將她帶到店後的房間,週邊的門牌清楚寫著各種中古物品,分門別類方便客人比較。

眼前的門牌清楚寫著「中古妻子」四個大字,房間內則傳出無數的呻吟,讓麻由美不禁滿臉通紅。

「今天不少人試用啊!」就像二手書可以任人翻閱一樣,被賣掉的妻子也只能任由男人試用她們美妙的肉體,如果滿意則可直接買下,使用僅需要花費一千元便可。由於比召妓還要便宜許多,每天都有大量男人進來試用,有時甚至還要事先預約才可進入。

每個妻子賣出時都會付上生理資料,如果有人懷孕,可藉由時間推斷出孩子的父親,強迫試用的客人將女人買下,這也是商家避免虧損的一種手段。

「妳應該不是完全不知道吧?自己隨便找個地方坐著。還有就是要記住,絕對不可以違抗客人。」老闆丟下這些話後,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眼前的景像讓麻由美臉紅心跳,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是數十對男女就這麼光溜溜的在眼前性交,刺鼻的精液與淫水味道充滿房內,讓她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

「妳好……」尷尬地朝著一旁的女性點頭示意,麻由美隨便找個位置坐了下來,環顧四週盡是濫交的男男女女;衣著仍然完整的人妻們,則是滿臉無奈的坐在沙發上,等待客人的臨幸。

「這屁股不錯嘛!抬高點,方便老子插進去!」剛才點頭示意的女性被客人強迫抬高屁股,露出肥白的臀部,而男人完全沒有任何前戲,就這麼將肉棒插進了她的體內,粗大的肉棍就在麻由美眼前進進出出,讓她驚訝得連臉都轉不開,張大嘴巴愣在一旁。

隨著男人不停抽送,那名少婦的陰部也開始流出少許淫液,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響,從背後抽送的肉棒不停朝著她的體內衝刺,底下飽滿的陰囊也不停前後搖晃,有時候撞擊到少婦的陰部,讓她發出嬌媚無比的呻吟。

「這身體真棒啊!怎麼有人捨得賣掉呢?」男人一面羞辱著少婦,一面從後方抓著她的乳房搓弄,像公狗般擺動著腰部。

「夾得真緊,決定了!我要讓妳懷上我的孩子!把妳買回去好了!」似乎是相當滿意少婦的肉體,男人決定花錢買下眼前的美人。而那名少婦根本就沒有選擇餘地,就算她依然愛著丈夫,也只能從口中吐出感激的字句,微笑著接受第一次見面的男人,將精液噴射到她的子宮內,與卵子親密結合。

「沒看過妳呢!新人嗎?」當麻由美正看得目瞪口呆時,忽然有個年輕男人從背後拍了她一下,讓她嚇了一跳,急忙轉頭回應。

「我叫麻由美,請多多指……」

「幫我舔一下老二吧!」她話還沒說完,男人已經猴急地掏出肉棒,要她含入口中舔弄,刺鼻的尿騷味直衝鼻樑,讓她嗆得幾乎沒辦法呼吸。

就連丈夫的陰莖都沒含過,麻由美現在卻要服侍一個陌生人的肉棒,但是她根本沒有辦法拒絕,因為當她被賣掉的那一刻,就註定只能在這個狹窄房間中任由男人們試用她的肉體,絕對不可以反抗。

「我、我知道了……」麻由美雙手輕輕捧著垂下的陰囊,將龜頭前端含入口中,用舌尖輕輕觸碰著年輕男人的馬眼,並舔著龜頭週圍,努力地吸著比丈夫還要大上許多的肉棒。

「技巧還真不錯,平常是不是經常跟妳丈夫練習啊?」明明知道這裡的每個女人都有類似遭遇,男人還是刻意出言挑釁,藉由貶低麻由美的丈夫,給他帶來征服的快感。

麻由美被激得臉蛋通紅,想反駁卻又無法說話,只能忍受著恥辱,繼續吹舔男人的大肉棒,並用手指愛撫著碩大的睾丸,吞不下去的口水沿著脖子流下,沾濕了她身上的毛衣。

「妳的小嘴真的很棒,含深一點吧!」不等麻由美反應,男人雙手緊緊抓著她的頭,用力扭腰朝著喉嚨挺進,麻由美頓時感到呼吸困難,卻只能更加努力地幫男人吹喇叭,只希望他趕緊射精。

「要射……射出來了!」男人一口氣將肉棒頂到最深處,龜頭前端在麻由美喉嚨爆發出白濁濃稠的精漿。第一次嚐到的精液源源不絕地灌入麻由美的嘴裡,她只感覺到嘴裡的陰莖不斷跳動,手裡捧著的陰囊也不停收縮,將所有精液全部噴發出來,流入她的胃袋中。

單單只是一次射精,並沒有讓那年輕男人的陰莖軟下來,堅硬的感觸讓麻由美驚訝不已,平常與丈夫行房時,總是一下就射出精液,更別說射精後肉棒依舊堅硬,這男人強壯的肉棒讓麻由美驚訝不已,到底是眼前這男人特別厲害,還是自己丈夫太過於沒用了呢?

麻由美一邊思考著,一邊將陰莖中殘留的精液吸出,而男人自然沒有就此滿足,等到麻由美將肉棒清理乾淨後,便要求她躺在桌上,將雙腿高高抬起,露出如同少女般粉紅的陰部。

由於剛才的口交,麻由美底下的小嘴已經流出不少蜜汁,柔軟的肉唇也害羞地顫抖著,只等待男人粗暴的入侵。

「別一直盯著人家看……那邊都已經……」平常與丈夫行房,都是在昏暗的房間內,而這裡卻是燈火通明,麻由美最私密的地方一覽無遺,被眼前的陌生男人看得清清楚楚,再加上週圍男女的交合聲,更讓她感到無比的羞恥。

「這時候不該說這種話吧?妳看看其他人是怎麼服務客人的?」處於優越地位,自然就希望眼前的女性能夠乖乖服從,男人要求麻由美自己要求她的進入,而他也不急於一時,只是看著內心掙紮的少婦,等待她口中流洩出的淫穢渴求。

「請……請插進麻由美的那……那裡吧!」

「哪裡?不說清楚我怎麼會明白呢?」男人似乎是對於這種回答不甚滿意,要求麻由美說出更加不堪、更加令她羞恥的言論,祈求肉棒的插入。

「麻由美……麻由美濕濕的肉穴,請客人將您的大肉棒插進最裡面,把精液射在麻由美的子宮,讓我懷孕吧!」一口氣說出這些淫語,下流得連她自己都不敢想像,而年輕男子對於這樣的哀求十分滿意,將雞蛋般的大龜頭頂著肉唇,一口氣插入她的花徑內。

炙熱的陰莖撐開麻由美狹窄的肉縫,比起丈夫那短小的肉棒,這個男人胯下之物簡直是隻怪獸,不但相當粗壯威武,而且肉棒頂到的位置,更是麻由美的丈夫從未達到的秘境,粗長的肉棒沾黏著晶瑩剔透的淫汁,在麻由美的陰道內橫行霸道,就像是要把她全身骨頭都姦散了一樣,讓麻由美爽得渾身顫抖,體驗著從未感受過的快意。

「怎麼樣?我的肉棒是不是比妳丈夫還長還粗?」年輕男人感受著麻由美溫軟陰道的包裹,淫笑地挑逗著少婦的自尊,要用肉棒征服這淫亂的肉體,讓她完全忘記深愛的丈夫。

「這種事情……我沒辦法比較……啊!頂到……頂到裡面了!」

龜頭刮著麻由美的皺褶,將平常丈夫無法滿足的地方,通通服務了一次,粗長的肉莖將她的花徑撐得好開,這種快感絕對是自己丈夫無法給予的,她只能在心裡不斷向丈夫道歉,身體卻誠實地接納著其他男人的陰莖,期待他們將熱燙的精液射入子宮內。

「這是……什麼感覺……好像……好像有什麼要出來了!」初次感受到的高潮,麻由美下體噴發出大量蜜液,但是趴在她身上的男人並沒有就此停下,繼續抽送著粗大的肉棒,直到射精為止。

高潮前夕,男人的肥大睾丸不停收縮,充滿活力的濃稠白精準備由龜頭處噴發而出,目標自然是麻由美的子宮深處,趴在麻由美身上的男體也快速抽送著肉棒,為即將而來的射精而努力著。

大量精液噴發而出,由兩人交合處溢出,原本該處就充滿了因摩擦而產生的白濁淫液,再加上那男人極多的精液,讓結合處一片黏稠,分不清是精液還是淫水。

「你真的好厲害,我從來沒遇到過這麼強壯的肉棒,我老公根本就比不上你呢!」雖然是謊言,但是麻由美也明白,今天遇到的客人只是溫柔地玩弄,不代表明天客人一定也有同樣溫柔,既然是逢場作戲,對於丈夫的忠誠一點意義也沒有,努力湊錢的他也看不見,不如乖乖的討好客人,還比較輕鬆一些。

已經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原先帶進來的衣服早就破損不堪,麻由美幾乎整天都是光著身體,任由無數男人在她身上發洩慾望。

一清醒就是看到男人的裸體,以及那些粗大的陰莖,有時候不止一人試用她的身體,除了柔軟的淫穴外,那些男人還將肉棒塞進她後面的菊門,並要求麻由美為他們口交。一次三個男人的感覺,原本讓她十分厭惡,但是日子一久便不再排斥,身體誠實地享受著粗大肉棒。

雖然她自認為還是愛著丈夫,但是她也知道要是丈夫將她贖回,就必須再次面對那短小早洩的肉棒,身體與心靈的矛盾不斷痛擊著她,讓她期待卻又害怕丈夫的出現。

「不管玩多少次,太太的肉體還是這麼淫穢,我家的老太婆根本不能比!」眼前的男人到底是第幾個人,麻由美也搞不清楚了,只能熱情地與他接吻著,彼此交換對方的唾液,配合他的抽送扭動細腰,搾取男人溫熱的精子,讓精液射入子宮,與卵子合為一體。

「謝謝誇獎……啊……哈……」

「決定了!我要讓妳懷孕!等等就將妳買回去!讓妳一直生我的孩子!」男人用力將肉棒頂到最深處,龜頭不斷抖動,準備將精液射入陰道中。

「等一下!麻由美,我終於趕上了!」身上的男人被用力推開,肉棒離開的瞬間,麻由美感到一陣空虛,用著哀怨的眼神斜視著丈夫,但是那男人似乎因為喜悅而沒有發現,只是不斷笑著,說自己終於趕上了最後期限。

由於規定相當清楚,其他人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麻由美離開二手店,露出相當可惜的表情。而事件的女主角則是穿上許久沒有接觸的衣服,再次暴露在陽光底下。

「麻由美,真是委屈妳了,我們回去吧!我保證絕對不會再讓妳遭遇這種事情了!」丈夫信誓旦旦地向妻子保證,並用著愛憐的眼神看著受盡男人淩辱的愛妻。

「不會……親愛的,你能及時趕來,我很高興喔!」只有麻由美自己明白,這話根本不是她真正想說的,她輕輕撫摸著小腹,這個新生命可能是任何男人的種,卻絕對不可能是那根短小肉棒的傑作。

抱著不同心情的兩人,踏入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