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上的嫂嫂

車子上的嫂嫂

陰暗的車�只剩下我和嫂嫂,嫂嫂抽身離開我的大肉棒,轉過身面對著我。見她雙眼緊閉,呼吸急速,用顫抖的手扶著我的大肉棒猛然破穴而入。 嫂嫂舒暢地大聲叫了出來:「啊……好爽…好棒…」她雙眼緊閉著,彷彿享受著無比的歡愉。

嫂嫂櫻唇微張,發出微微的呻呤聲,我迅速吻住了嫂嫂的香唇,一面瘋狂吸吮她口腔裡的唾液玉津,更用舌頭與她的香滑舌頭糾纏扭捲,我們互相交換著唾液。 我雙手撫摸著嫂嫂每寸的肌膚,美味可口的蜜汁淫水湧過不停,這比在家中的任何一個房間,更能讓人感到興奮。

我聳動著臀部如狂風暴雨般挺進抽出,每次都掀動嫂嫂那兩片肥美的花瓣,嫂嫂流出陣陣香噴噴的蜜汁,沾濕了兩個抖動而又吻合得天衣無縫的性器與毛髮。就在我倆舌頭糾纏時,嫂嫂強烈的高潮迅速來臨,我感到突然大量熱滾滾的陰精噴在我的大龜頭上,那種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使得嫂嫂全身顫抖不已,她一伏身死命的緊抱著我,嘴唇湊上了我的肩頭,狠狠的咬了下去。

嫂嫂幽幽地說:「嚇死我了,連這種場合你都要…我從來沒有這麼舒爽過…洩身了還想再來……」

我肩膀一陣劇痛,下體卻說不出的舒服,我忍不住就要失守,連忙停止抽動,讓跳動的陰莖得到稍微的喘息。我抽出陰莖,龜頭還不住的跳動,我讓嫂嫂背對著我,坐在我的大腿之上,一手撫摸著嫂嫂34D的雙峰,舔著嫂嫂的髮梢、耳根、以及雪白的美背,嫂嫂興奮得不住的呻吟……我另一手握住雞巴先用那大龜頭在嫂嫂的小穴穴口研磨,磨得嫂嫂騷癢難耐,不禁嬌羞撕喊:「……傑!…可傑!…別再磨了……小穴又癢死啦!……快!……快把大雞巴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給我插穴……你快嘛!……」

從嫂嫂那淫蕩的聲音之中我可以知道,剛才被我抽插時已洩了一次陰精的嫂嫂正處於興奮的狀態,急需要大雞巴再來一頓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洩她心中高昂的慾火。

嫂嫂浪得嬌呼著:「傑……可傑!…別再磨了…我快癢死啦!……你……你還捉弄我……快!……快插進去呀!……快點嘛!……」看著嫂嫂騷媚淫蕩飢渴難耐的神情,我把雞巴對準穴口,讓嫂嫂的雪白肥臀迅速坐下,大雞巴猛地插進嫩穴之中,「滋」的一聲直搗到底,大龜頭頂住嫂嫂的花心深處。嫂嫂的小穴裡又暖又緊,穴裡嫩肉把雞巴包得緊緊,真是舒服。

「啊!」嫂嫂驚呼一聲嬌喘呼呼望了我一眼說:「可傑!……你這樣會搞死嫂嫂的… 大雞巴這麼堅挺還猛的一插到底……嫂嫂都快爽死了……」嫂嫂如歌如泣地訴說著。她楚楚可人的樣子使我更加的興奮,我抬起嫂嫂的上身,再度讓嫂嫂面對著我,她把兩腿盤在我的腰上,緊緊的夾住,我用嘴再次舔著她的的耳根、脖子,然後吸吮她的乳房。

不一會嫂嫂叫道:「傑!…快!我的……穴好癢…我快癢死啦!喔!……美死了!……」

抽插間肉與肉的磨碰聲和淫水的「唧唧」聲再加上窗外的雨聲,成了瘋狂的樂章。我不禁讚嘆著窗外的大雨雨漆黑的天空!讓我倆淫蕩的做愛聲,可以肆無忌憚發洩出來!「小傑……美死了!……快點抽送!……喔!……」   我不斷的用舌頭在她的酥胸上打轉,最後張開嘴吸吮著她的乳頭。

「……傑……你別吮了……我受不了!……下面……快抽!快……」我把我的雞巴繼續不停的上下抽送起來,直抽直入。她的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逢下迎的配合著我的動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斷的從她的穴門深處流出,一直不停的流到我的大腿上。看著她陶醉的樣子,我問道:「嫂嫂,喜不喜歡在車上做愛?」

「喜……喜歡!你弄得……我好舒服!」我不斷的加快抽插速度。

「……啊……我不行了!……我又要洩了!……」嫂嫂抱緊我的頭,雙腳夾緊我的腰,又是一股淫水洩了出來。洩了身的嫂嫂趴在我的肩膀,不住的嬌喘著…。我沒有抽出的雞巴,我讓嫂嫂伏在我的身上,一邊親吻她的耳根、撫摸著她的乳房,一邊輕輕的抽動著雞巴。

「小……小傑,讓我……擦一擦下面的淫水。」嫂嫂要求道。我捧起嫂嫂的嫩臀,讓嫂嫂擦拭小穴流出淫水,足足用掉了十幾張面紙呢。

擦拭完畢,嫂嫂先把我的雞巴握住,然後又再度將雙腿跨騎在我的大腿上,用纖纖玉手把小穴對準那一柱擎天似的大雞巴。「卜滋」,隨著嫂嫂的美臀向下一套,整個雞巴又全部套入她的穴中。

「哦!……好充實喔!…小傑!……你的…大雞巴…真棒阿……」 嫂嫂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來,只聽見有節奏的「卜滋」、 「卜滋」、 「卜滋」的性器交媾聲。

嫂嫂款竅h腰、亂抖酥乳。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頻頻發出銷魂的嬌啼叫聲:「喔……喔……小……小傑!……嫂嫂好舒服!……爽!……啊啊!……爽呀!……」嫂嫂上下扭動,扭得胴體帶動著她一對34D豐滿的乳房在我眼前上下晃蕩著,晃得我神魂顛倒,伸出雙手握住嫂嫂的豐乳,盡情地揉搓撫捏,她原本豐滿的大乳房更顯得堅挺,而且粉紅鮮嫩的小奶頭被揉捏得硬脹如豆。

嫂嫂雙手扶著我的肩膀,美臀一上一下快速起伏,愈套愈快,嫂嫂不自禁的收縮小穴肉,將大龜頭頻頻含挾一番。「小……小傑!…美極了!……嫂嫂一切都給你!……喔!……喔!……小穴美死了!」

香汗淋淋的嫂嫂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動身子,櫻唇一張一合,嬌喘不已,烏亮的秀髮隨著她晃動身軀在我眼前四散飛揚,她快樂的浪叫聲和雞巴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的淫水聲交響著美妙的樂章,使人陶醉其中。我覺得大龜頭被嫂嫂的小穴肉不斷的被舐、被吸、被挾、被吮……舒服得全身顫抖。我用力往上挺,迎合嫂嫂的狂插,當她向下套時我將大雞巴往上頂,這怎不叫嫂嫂舒服得死去活來呢?我與嫂嫂配合得天衣無縫,舒爽無比,大龜頭寸寸深入直頂她的花心。

足足這樣套弄了幾百下,嫂嫂嬌聲婉轉淫聲浪叫著:「唉唷!……我……我又要洩了……哎喲!……不行了!……又…又……要洩……洩了!……」嫂嫂顫抖了幾下嬌軀,一伏身又死命的緊抱著我,嘴唇湊上了我的肩頭,又狠狠的咬了下去!我的肩膀又是一陣劇痛,下體卻又說不出的舒服。嫂嫂小穴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洩而出,小穴的收縮吸吮著我雞巴,我再也堅持不住了。

「嫂嫂,我也要洩了!」捧著嫂嫂的美臀快速地抽插著小穴,嫂嫂也拚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後的衝刺。終於「卜卜」狂噴出一股股精液,注滿了小穴,嫂嫂的穴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的熱流。嫂嫂經過一陣一陣的高潮的激動顫慄後,濕漉漉的花瓣仍一開一闔地顫動著。

嫂嫂趕緊幫我將倆人氾濫的精液與淫水擦拭乾淨,將車內翻雲覆雨過的痕跡一一撫平,這時大哥和大哥的朋友也抽完煙,喝完了咖啡,都回到座位繼續回程。

回程中嫂嫂一直都緊閉著雙眼,倚著門邊假睡,但我依然可以發覺她微微地喘著氣。我則回憶著方纔的翻雲覆雨,感受著嫂嫂的激情淫蕩………。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