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雨謠

雲雨謠

婚後這兩年魏馨雅總覺得自己的情慾越發的敏感,曾經在床上才能體會得到的那種讓人眩暈、興奮和精疲力竭的性高潮,現在無論在何種公眾場合,只要心裡有了慾望,稍微收縮些陰道肌肉或者夾夾大腿,那令人渾身酥麻的快感和小腹下溫熱的春潮便如剛剛下單的網約車一樣準時如邀而至。

此刻的魏馨雅便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小腹里的那團燥熱讓下面那道縫隙里酥癢難耐,那雙充滿活力的渾圓大腿像兩條白蛇一樣相互抵觸糾纏,正拚命夾堵胯下縫隙里那團隨時會噴薄而出的潮湧,大家閨秀的羞澀理智與本能慾火的渴望激情此時在激烈的對抗角逐,讓魏馨雅精疲力盡。

魏馨雅只覺得口幹唇燥、頭暈目眩和雙耳嗡鳴,眼皮兒也沈沈的墜著,勉強睜開的眼縫里望去,眼前卻都是黑沈沈的迷霧,汗水浸濕的身子彷彿漂浮在無盡黑暗的虛空里。

突然魏馨雅身上猛的一沈,柔嫩的胴體好像被一頭雄壯的巨獸突然撲倒在地,不住地翻滾蹂躪著自己的身體,翻滾間隨著撕拉、撕拉的撕扯聲,衣服碎裂的如同千萬只彩蝶一樣從這具修長而健美的雪白肉體上四散紛飛,暴露出如維納斯女神般完美、飽滿的嬌軀。

巨獸口中滾燙而腥臭的熱氣撲面而來,魏馨雅迷茫間下意識掙紮著躲閃巨獸的撲咬蹂躪,每次掙紮讓身子疼的要散架了似的,尤其是下身那道滾燙粗壯的小獸,正雙腿間暴戾的左沖右撞的尋找突破口,有幾次已經頂到了自己那開始濕潤的洞口,精疲力竭而又有了些莫名渴望的魏馨雅忽然有一種放棄抵抗的感覺,好想那根小獸迅猛的插進自己的濕癢難耐的肉洞兒里,體會那種被蹂躪的放縱宣洩的快感。

雖然羞恥心還在讓她用力的抗拒著身上的巨獸,但疲憊的嬌軀終於抵擋不住獸欲的野蠻入侵,小獸終於尋找到了那道濕滑的縫隙,擠開兩瓣肥嫩滾燙、濕漉漉的肉唇,隨著魏馨雅「啊~」的一聲淒慘呼喊,小獸縱身一躍沖了進去,粗長肥壯的肉身將獸頭一貫到底,狠狠地杵在了少婦柔嫩濕滑腔膣盡頭的那朵肥潤花心上,將魏馨雅那聲呼喊的後半截「啊」生生砸出道悠長的顫音來。

還沒等魏馨雅這口氣喘勻,壓在身上的巨獸便宣洩似的極速聳動了起來,美人兒雪白豐盈的身子隨著下身里蠻橫巨物的入侵抽插而一上一下的聳動,胸前兩坨如同灌滿瓊漿酪醴的肥嫩飽滿瓜乳在胸前上下甩動,乳峰上硬挺勃起的南國紅豆兒生生被甩出道道紅線虛影兒來。

下身腔膣里被那粗壯暴漲的小獸摩擦出的火辣辣的快感,從那道肉縫里一直捅到嗓子眼,呼喊、求救和哀求彷彿都在回蕩在自己的嗓子眼裡,最終脫口而出時卻化成撩人心弦的嫵媚呻吟聲!「啊……不要…不要,不…不要停啊~~」「寶貝兒,放心,爸不停,爸就這樣肏我馨雅一輩子,馨雅,再叫,再叫的騷點,爸就繼續弄你,啊呃……給你弄點狠的!」一個熟悉的聲音似乎在耳邊又似乎在天邊響起,是公爹秦慕遠的聲音。

「啊…爸…怎麽是你,啊……爸爸,啊~不要啊…放開我……你個畜生……啊…小剛,小剛救命啊…太深了,輕點…你個畜生,要捅死人家了,啊……爸…爸,求你了……放開我,我是你兒媳啊…要死了!」魏馨雅雙手無力的推搡抗拒著。

秦慕遠滿頭大汗的淫笑道:「寶貝兒,剛兒反正也是死精癥生不出兒子來,不如今天讓爹給你打個種,寶貝,保準你乖乖的給爹生個大胖小子,來……」說著秦慕遠抓過魏馨雅纖細的腳踝,將兒媳兩條玉柱般瑩潤修長大腿扛到自己肩頭,下身馬達般的大力的汆肏了起來,又伸手去揉捏兒媳胸前那兩坨肥碩豪乳,秦馨雅雙手推搡著公爹秦慕遠的肩頭,口中卻漸漸響起嬌媚的呻吟著、喘息著。

「爸,你讓讓,小雅好歹是我媳婦兒,我要插前面,爸你去弄後面吧!」另一個熟悉聲音在耳畔響起。

「啊!?老公!」魏馨雅大驚失色,捂著檀口扭頭望去,丈夫秦剛不知什麽時候出現在身旁,正擼著自己胯下雞巴急吼吼的湊了過來,三十多歲男人的生殖器文靜秀弱的一如秦剛本人的斯文氣質,此時完全勃起的雞巴也不過二指粗細一握住有餘,半截白嫩嫩的纖秀龜頭剛剛夠從秦剛手中探出半截粉嫩龜頭,那龜頭的頂端滲出幾滴渾濁腥臭的液體,正要往自己嘴裡頂呢!「你個小騷貨,公爹都能勾引,還好意思說是魏氏雙嬌,嬌個屁,給老子含著!」秦剛憤怒的把雞巴杵到魏馨雅嘴邊,孱弱的龜頭擠開魏馨雅嬌嫩的紅唇,壓在嬌妻緊閉的貝齒上抹來抹去想要插入進去。

高大健碩渾身肌肉的秦慕遠像雄獅一樣緊緊壓在兒媳魏馨雅身上,那根粗黑肥壯的雞巴抽插間將兒媳嫩屄邊緣的粉肉帶的翻進翻出,小腹上隱隱浮現大肉棒反複沖擊的凸痕,每次沖擊擠出的白沫兒如春潮般連綿噴湧,順著魏馨雅的會陰下流淌而過,經過粉嫩肛菊浸濕了肥臀下的床單。

「滾犢子,等老子爽完你個龜兒子再來,馨雅這小嫩屄太緊撐了,給你弄都白瞎了,是不是,寶貝兒?」秦慕遠用額頭抵住魏馨雅額頭,邊砸夯似的插著兒媳的嫩穴邊霸道的直視著兒媳迷離霧潤的眼神問道。

「爹,馨雅的小屄讓你插鬆了,我還咋弄啊?那……那我去弄馨雅的屁眼兒吧,算替她這個騷貨開個苞兒了!」說著秦剛伸手去推魏馨雅的肩頭和臀部,想把魏馨雅和秦慕遠二人翻過去,魏馨雅聞言心頭大駭,猛的大力掙紮抗拒了起來,一手去捂臀後菊門,一手拚命去推搡開秦剛,早已顧不上壓在身上的秦慕遠和公爹那根正在下身大力抽插的粗壯肉棒了,魏馨雅哀憐的看著丈夫秦剛,搖著頭哀求道:「老公,不要……啊…老公,不是你想的……不要啊……啊,剛,你瘋了啊…那裡不能弄…老婆給你裹啯好不好……不要啊…啊…老公,老婆給你裹雞巴…嗚嗚!」甫一開口秦剛邊迫不及待的將那根火腿腸粗細的肉棒頂進了魏馨雅的嘴裡,孱弱的火腿腸今天不知怎的,到了嘴裡便瘋狂的增長了起來,粗壯的撐開小嘴,嘴角都撐得快要裂開了,而棒身也像金箍棒一樣不斷向喉頭延伸頂入,持續的壓迫讓魏馨雅幹嘔不已,胸口煩悶,眼淚和鼻涕不由自主的淌了下來。

魏馨雅後面的話便被那根肉棒壓迫成幹嘔和嗚咽聲,雪白的肉體在上下兩根雞巴的蹂躪下掙紮、抽搐,像案板上任人擺布的赤裸羔羊。

秦慕遠和秦剛爺倆正在魏馨雅身上大肆宣淫時,突然房門被「Duang」的踢開,一個身著旗袍的銀發老婦滿面怒容的站在門口,正是秦慕遠的老婆、秦剛的母親何美釧,何美釧此時渾身栗抖的指著床上秦馨雅怒罵道:「好你個魏馨雅,就知道你這個小騷蹄子是個閑不住浪屄的淫娃蕩婦,在外面招蜂引蝶還則罷了,今日還到自家門里扒灰弄曲了,既然你敢勾引公爹、壞我秦家門風,就莫怪我今日里把你個淫婦的騷屄給縫上不可!」魏馨雅待要辯駁嘴唇上不知何時已讓被線頭密密縫住,只能嗚嗚哀啼,而秦剛父子二人卻不知何時站到自己兩側,用力按住自己的肩頭,抓緊腳踝向兩側大力掰開雙腿,將自己胯下茂密毛發間兩片被蹂躪的黏膩紅腫的蝶形陰唇給露了出來,魏馨雅再擡頭間,那老婦人已揚手掏出針線,狹著一股勁風撲了過來,粗大的縫衣針挾著寒光紮向胯下……「啊,不要……」隨著一聲嬌呼,魏馨雅猛的撫著胸口坐了起來,貼身小衣依然全部被汗水濕透。

「女士您好,請問您有什麽需要幫助的嘛?」身旁有位列車女乘務正俯下身、滿臉關切的看著自己,了定神,魏馨雅發現自己此刻正坐在高鐵車廂內,車已到站,車窗外德式車廂門打開,車上乘客開始陸續拿出行李下車,車門處陣陣新鮮空氣吹了進來,微微有些涼意,原來卻是場噩夢。

魏馨雅拿手絹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向乘務員道了謝,自嘲的笑了笑,這都遠在千里之外了還擔心什麽啊,真是的!正要起身去行李架拿行李,旁邊兩個男士搶了過來去幫忙拿行李箱,其中一個大學生男只是說了聲:「我來!」便去拿箱子,另一個中年商務裝的精英男湊過來向魏馨雅說道:「怎麽能讓這麽美麗的女士自己拿行李呢,這是男士該做的麽,對麽?」火車在途中旁邊這兩個男人就不住搭訕偷窺,大學生男一路上寡言少語卻用手機偷拍了不少魏馨雅的倩影,而商務精英男則主動換到了和魏馨雅隔道相鄰的座位,借著哄逗前排小朋友的機會,沒少偷窺魏馨雅的雪白酥胸和乳溝。

魏馨雅連年被洛京風月評點為花魁三甲的美女之一,且頂著T臺公主、大陸誌玲姐等美稱,這種情況平日里自是見得多了,早已見怪不怪,便欠身讓開,用甜甜的嗓音謝道:「是啊,像您兩位這樣的紳士現在真是越來越少了呢,那就小女子就相敬不如從命,先謝謝兩位小哥哥啦!」那大學生男聽到魏馨雅的嗓音,渾身一軟,險些讓半空中的行李箱砸在自己頭上,經營商務男卻精神煥發的一把將行李箱拖下,挺胸昂首的做了個女士優先的手勢,魏馨雅暗地裡好笑,拿起隨身手包先下了火車。

兩個一邊吃力的拖著沈重行李箱的男性,一邊貪婪的從後面欣賞魏馨雅的曼妙身材,魏馨雅天生麗質,隨隨便便一套肉色高跟鞋、露腳踝牛仔褲和緊身T恤穿在她身上,都綻放出炫目奪魄的美感,那飽滿翹挺的臀部有節奏扭動著,高聳豐盈的瓜乳鎖著步履輕輕顫動著,豐乳肥臀襯托著結實的腰肢顯得異常纖細苗條,豐乳肥臀和苗條修挺被完美有機的融合在眼前這個女人的身上,加上魏家容顏不老的基因,眉目俏麗嫵媚的魏馨雅,說是大學里的學生也沒人會質疑。

穿過貼滿各色小廣告的出站口和熙熙攘攘的人群,遠遠地望見三姐魏麗珺和外甥蹦跳著到招呼的身影,魏馨雅笑瞇瞇的轉身謝過兩位紳士,大學生男和商務精英男同時說道:「姐姐,可以加個微信……」「女士,方便留個電話……」魏馨雅湊到大學生男的耳邊膩著聲音道;「小弟弟,乖乖找個喜歡你的女孩兒吧,找我這樣女朋友你會吃不住的喔!」然後不顧一臉失望的大學生男,轉手來到商務精英男的身前,伸手道:「拿來!」商務精英男一楞:「拿什麽?」魏馨雅一皺眉,嘟嘴道:「笨,鋼筆啊!」商務精英男得意的看了一眼大學生男,忙不疊的掏出胸前萬寶龍鋼筆,魏馨雅拔出筆帽咬在嘴裡,撥開商務精英男的西裝,用筆在他雪白襯衣的胸口部位寫下了一組數字。

俯首間,魏馨雅口中如蘭似麝的香氣讓商務精英男氣血加速,胸口起伏明顯加劇。

「啊!」商務精英男如過電般渾身哆嗦了,魏馨雅笑著直起腰將筆插回商務精英男胸前衣袋,卻原來那最後一筆重重的劃過了商務精英男的乳頭部位,讓他瞬間小小的高潮了一把。

「記住了喔,小哥哥,啵兒!」美人兒長發飛舞間回頭一記飛吻,讓商務精英男雙眼發直,捂著胸口險些休克了過去!一身警服的魏麗珺遠遠的望見自己的小妹妹戲弄的兩個男人在那患得患失的,不由得嘆了口氣,低頭揉著眉心暗道死性不改,又來了;兒子宋歸鴻卻大呼小叫的一溜小跑奔了過去:「九兒,九兒,我來接你啦!」剛奔到魏馨雅身邊,魏馨雅擡手一個爆栗就奔宋歸鴻的腦門彈去,啐道:「臭小子,跟誰九兒、九兒的呢,叫小姨!」料到這黑小子跟猴兒似的,一低頭抱著魏馨雅的腰肢便繞到了她的身後,輕輕鬆鬆的便躲過了魏馨雅的魔爪暗算,在身後抱住魏馨雅的腰肢,把下巴搭在小姨肩頭嘻嘻哈哈的笑道:「九兒姨!」。

魏馨雅用肩頭一拱身後的宋歸鴻,道:「小皮猴子,去,給姨拿箱子去!」「得令哎!」「九兒,累了吧!?」魏麗珺靜靜的站一旁,抿嘴微笑的看著這一大一小嬉鬧,這小婦人行止端莊、溫婉嫻靜,總能讓旁人感到如春花綻蕊、暖風和面,舒服至極。

見兒子去拿行李去了,魏麗珺才笑呵呵的向小妹問道:「啊呀呀,真實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大老遠的放著飛機不坐,偏坐火車,我這小妹子節儉的連一張機票都捨不得啦!?」「哎呀,姐,哪兒啊,我這兩天身體不舒服,來事了,不樂意坐飛機,就坐火車了,反正閑著也沒事,就當看風景了,咱們回家吧!呦,小皮猴子不光長個啦,勁兒也不小呢。

」一扭頭間看到兩個大箱子被宋歸鴻一手一個拎著,輕快的跑向了停車場,剛才那兩個大男人分別拿一個箱子還累的呼哧帶喘的呢,魏馨雅深知自己的兩個行李箱里有多「充實」。

「這兩年給鴻兒延請了幾位師傅,其中也跟著學了些強身健體的功夫呢,身體啊~棒著呢!」魏馨雅攜著姐姐的手臂一同向停車場走了去!這姐倆走在火車站前著實引人矚目,魏馨雅是典型的瓜子臉、桃花眼、檀口、修鼻,眉目靈動間顯得嬌媚明麗,身姿苗條修長、臀翹胸挺,尤其是這雙長腿玉足格外加分,再加上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站在那裡都是明媚絕倫、活力四射;而三姐魏麗珺則是傳統的古典美女,不笑不說話,鵝蛋臉、丹鳳眼、秋月眉、瓊鼻、玉口,身材中等體量,但勝在勻稱,屬於典型嬌小玲瓏的江南美女,更有種讓人越看越順眼、越相處越喜歡的氣質。

兩姐妹湊在一起總給人一種春蘭夏玫各擅勝場的感覺,兩姐妹,一個婉約一個熱情,一個嬌小一個修長,一個古典一個現在,一時間讓身側的路人們隱約有種讓火車站變成了走秀平臺的錯覺。

江左魏氏本就是書香世家,家中歷來美女、才俊輩出,到了這一代,女兒中,魏麗珺和魏馨雅更是分別以溫婉俏麗和嫵媚嬌艷而冠絕江左數省。

魏馨雅大學畢業跟男朋友遠赴蘇中省洛京市,最後卻嫁給了蘇中軍分區副司令員秦慕遠的公子秦剛,丈夫秦剛在省委辦公廳秘書二處伺候省委副書記,自己在蘇中經營了家模特經紀公司。

近四、五年,蘇中的一批大少、二代和媒體人效仿兩漢三國附庸風雅的搞了個風月評,魏馨雅已經連續三年被評為蘇中風月評花魁之榜眼。

在外人眼裡秦馨雅美貌聰慧,況且年級輕輕邊嫁入豪門,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外人眼裡著實是一隻傳奇的白天鵝,不知在蘇中讓多少各色蛤蟆、青蛙的垂涎不已!三姐魏麗珺則嫁道了濱海省北島市,丈夫宋晗被譽為北島市第一美男子,在文教局不大不小安安穩穩的做了個小處長,魏麗珺自己在北島市公安局技偵科,現在不大不小也是科長了。

魏麗珺倒不是升遷不順,只是省廳、市局上上下下都知道這大名鼎鼎的魏大才女、暖美人是典型的寵兒狂魔,心思只放在寶貝兒子宋歸鴻身上,單位里就想落得個清閑。

幾次省公安廳書記過意不去瞞著魏家老爺子想給魏麗珺提拔起來,但都被魏麗珺給婉拒了,還順勢把身邊幾個下屬和學生給早早推了上去,這樣一個和氣暖美人,再加之不爭不搶的脾氣、業務過硬和做人圓潤通達,讓魏麗珺在整個濱海公安系統人緣極佳。

這次魏馨雅的到來是三姐魏麗珺的邀請,因為明天魏麗珺就要跟市局專案組異地辦案,案情重大,省廳黨組在各處中挑選精兵強將,技偵方面便選中了魏大專家。

這次辦案時間少則兩周,多則一、二個月也說不準,思忖之下魏麗珺就把這和兒子最親近的小妹妹給請了回來照顧兒子。

魏馨雅未出嫁前便極喜歡這小外甥,不僅是因為家裡和三姐關系最親近,也著實是從內心裡喜歡這家族第三代里唯一的男丁,堪稱是心頭肉般的喜歡著這小皮猴子,因此姐姐一說便答應了下來。

上了車,魏麗珺開車奔向觀海別墅區,那是北島市近年來剛剛開發的也是前景最好的一片新區,魏麗珺這幾年炒股投資順風順水的,考慮到有些事別墅更方便些,邊用這些年的積蓄買下了一棟觀海別墅。

車子出了市區飛馳在濱海大道上,魏馨雅搖下車窗,深呼吸了口新鮮的海風,嘆道:「還是家裡好啊,空氣都是甜的,三姐,回家我要哈酒掐油七海鮮!」魏麗珺笑著說道:「就知道你喜歡這些,鴻兒早給你這小姨備好了,中午給你打了今天鮮釀的北島散啤,海鮮是鴻兒下午親自下海給你弄的海參、鮑魚、螃蟹、蝦虎子、海蠣子、蛤蜊、香螺……」「哎呀,還是我大外甥貼心,鴻兒,小姨給你贊一個!」魏馨雅回頭沖宋歸鴻比了個小愛心的手勢,又低聲嘟囔道:「不像你爹,沒心沒肺的,哎姐,你家位賽潘安的宋公子最近回來過嘛?」魏麗珺先是橫了眼九妹,回頭撇了眼兒子,看兒子自顧自的在後排玩小妹拿回來的PS遊戲機,估計兒子也是裝沒聽到,想了想,嘆了口氣道:「回來又有什麽用呢,不回來也好,我們娘倆搬到這邊來以後,他就沒來過一次,算了,不提他了。

你那公司這兩天安排好了嗎,不會老虎不在家,滿山猴亂躥吧?」「有人管,你放心吧,這些日子我就是回來度假的,鴻兒,你要照顧好我和你妹妹啊!」魏馨雅伸著懶腰說道,突然俏臉一板,掐腰看著魏麗珺:「誒,姐,你說誰是母老虎吶!?」魏麗珺抿嘴笑著不去看她那假模假式的生氣,另一邊黑猴子卻不幹了,抗議道:「九兒,我媽是接你回來照顧我的啊!」「叫小姨!」魏馨雅糾正道。

「九兒!」「小姨!」「九!」「嘿,我說你個小皮猴子越說越賽臉了嘿!」魏馨雅回手就去揪宋歸鴻的腮幫子,宋歸鴻樂著側身一躲靠到車門邊,沒想到魏馨雅早已領教了這皮猴子的靈巧,正是要他自己躲到死角。

突然手一拐,如靈蛇般的向宋歸鴻大腿內側迅疾掐了過去。

宋歸鴻大驚,這大腿裡子要被掐瓷實了,那可是慘無人道的劇痛啊,側後都避無可避,急中生智向前猛地伸胯,將雙腿下壓到座位空間下,卻沒料到魏馨雅這纖纖玉手姿勢走老,未及收手卻反而結結實實抓到了宋歸鴻兩腿之間鼓鼓囊囊的那一坨物事,剎那間兩人都是一楞。

宋歸鴻霎時目瞪口呆渾身僵硬,只覺得臉上騰的一下就滾燙了起來,驚恐的眼珠滴溜溜的在前排開車的魏麗珺背影、小姨驚詫的臉上和捏在自己胯下物事的玉手上來回逡巡,又羞又怕,無聲的用口型對魏馨雅說道:「小姨,手下留情啊!」魏馨雅先是一驚,擡頭看著手足無措、滿臉羞赧的小皮猴子,臉上竟浮現出幸災樂禍的壞笑,笑的彷彿是只剛偷到肥嫩大花雞的小狐貍,瞇起的眼角都是笑意,手在那坨物事上示威似的輕輕捏了捏,頓時感覺到小皮猴子身子一直,腿肚子都快抽筋了,心下好笑,用力在那坨物事上一推,輕聲道:「叫你胡嘞嘞,看以後還敢瞎叫不!?」不說宋歸鴻如蒙大赦般的坐回到座位上,那邊魏馨雅卻像贏得了勝利似的喜滋滋轉過身去,剛才那隻擒龍玉手就勢托在了香腮上,咦,臉上好燙啊,比剛才小鴻兒那東西還燙,這小皮猴子發育好快啊,剛才一定是按到那龜龜頭上了,有香蕉那麽粗吧?不止,應該有手腕那麽粗呢。

低頭看著自己雪白的手腕,突然又有些憤憤然,討厭,我就捏一下嘛,居然還敢頂我的手,欠收拾!魏馨雅側頭無語,越想臉上越燙,索性將車窗全部降下,讓清亮海風吹拂著滾燙的面龐。

魏麗珺偷偷瞄了瞄神遊外物的妹子,看了看倒視鏡里怏怏然的兒子,又抿著嘴笑了起來,伸手打開了無線電臺,悠揚的小夜曲在車廂里和山道間飛揚開來,一如有些人的心情!到了家,魏馨雅對這棟意式小別墅贊賞有加,背著手前前後後的好通參觀,魏馨雅發現這小區別墅之間不僅距離很遠,而且有茂密山林相隔,彼此雞犬相聞但互不幹擾,而且三姐這套別墅採光采景都很好,迎新陽、暮晚霞、觀滄海、聽松濤,景色美極了。

別墅地上三層地下一層,每層都100多平米,出了第一層客廳、餐廳和儲藏室,魏麗局和宋歸鴻實際只住了第二層,三層客房和地下室都是空置的。

夜色初上,吃罷晚飯兩個女人便坐在沙發上聊天去了,那邊宋歸鴻幹凈利索的收拾完廚房、餐桌,切了果盤後,跟媽媽和小姨打了個招呼便換了身運動裝出去了。

魏麗珺解釋了宋歸鴻早晚都在後山雲臺上師那習練強身健體的功夫,這是去上晚課了。

不談練功,只是這到後山來回十多里的山路,先是走著去,後是跑著,現在是蛙跳著上山下山,身體到的確是越來越結實了,眼見著個頭也躥得比我還要高些了呢。

魏馨雅一臉壞笑的把手搭在魏麗珺肩頭,湊過去說道:「姐,我聽說雲臺上師有青黃兩教兼修的大智慧啊,黃教噶舉派密宗雙修也是極精通的,身邊也是有些才貌雙全的女弟子的,你讓咱家小帥哥天天去那,那個密宗雙修啥的……呵呵,姐,在那你放心啊!?」魏麗珺用手裡的蘋果敲了敲魏馨雅的腦門,正色道:「又犯花癡了啊,正告你,這輩孩子里老爺子頂喜歡的就是鴻兒,你可不許把鴻兒給我帶壞了,到時候不用我,小心老爺子就先收拾了你!」看著秦馨雅瞥了瞥嘴,魏麗珺輕輕把雙足從拖鞋裡抽出搭在茶幾上,看著雪白的腳掌,憂心忡忡的嘆氣道:「我其實只希望鴻兒別受老宋的影響啊!」秦馨雅一楞,伸出根手指蜷成鉤狀放到魏麗珺眼前說道:「啊?不會吧,鴻兒不會跟你家老宋一樣是彎的吧?」魏麗珺瞪了她一眼,嚇得魏馨雅一縮脖子,氣道:「就知道你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呸呸呸,壞的不靈好的靈,姐,我就那麽一猜」魏馨雅燦燦的笑著,眼珠轉了轉又道:「哎,我說姐,咱家鴻兒都初二了,你看他在學校有沒有女朋友不就知道了,現在孩子還有幾個不早戀的,何況咱家小黑炭頭這麽帥,黑帥黑帥的!」「查了,沒有,跟一幫臭小子混的胡天胡地的,跟學校女孩話兒都不說,哎~」魏麗珺愁眉緊縮。

「姐,明天你放心出門吧,以你妹妹我的魅力,莫說鴻兒不是彎的,就算是彎的,我也給你掰直嘍,哎呦……姐你別打我啊……」「不打你才怪,車上欺負我兒子了吧?」「啊?!沒有,沒有,稀罕還來不及呢,哪捨得啊!」「晚上跟姐一塊睡吧,姐還有好些話跟你嘮嘮!」「好啊,姐,我也想你了!」魏麗珺去換了睡衣,回來掀開被窩卻發現魏馨雅也破天荒的穿起了睡衣,笑道:「嗯,我家九兒規矩了啊,自小兒就是裸睡的主,現在也穿睡衣了啊!」「姐你煩不煩人,人家來事了,這心操的,不怕老的快啊!」北島市某商務酒店套間,商務精英男裹著浴巾、哼著小曲從浴室出來,做到床邊摸過襯衫,看著襯衫上娟秀的電話號碼,用力呼吸了幾口氣後,撥了過去:「餵,您好,請問是……嗯?我靠!」商務精英男憤憤的將手機摔在床上,電話話筒里傳來「您好,歡迎致電福惠診所,我所專職男女淋病、梅毒、陽痿早泄、舉而不堅、堅而不久……嘟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