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麻藥未退 爸爸又強插進來

墮胎麻藥未退 爸爸又強插進來

我是小愛,今年十八歲,我沒有交過男朋友,也沒有談過戀愛,但我不是處女,還拿過三次小孩,但我不是自願獻出貞操、也不是自願懷孕、墮胎的。我心裡最大的痛,是讓我失去貞操、讓我懷孕、逼我三度墮胎,甚至在我墮胎當晚還要強暴我的人,就是我的親生父親。

現在要我叫他一聲爸爸,我可能會馬上反胃想吐,這兩個字對我來說太沈重的,別人的爸爸會保護他的女兒,但我的爸爸卻是恐怖的惡魔,他甚至會在強姦我的時候,逼我說「爸爸!你好棒!」

他第一次強暴我是在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那時候為了校慶運動會,我每天都很努力練習新的大會操,不但在學校很拚命,在家裡我還會自己放音樂練習,就是希望能在當天的表演出色一點。

那天是星期六,我下午一個人在客廳對著大鏡子練舞,我穿著緊身運動T恤、運動短褲汗流浹背地跳著舞,因為家裡沒人,所以我可以把音樂開大聲一點,還能盡情地在客廳大跳特跳,不用害羞被人看到。

看著鏡子裡的我,還真是個漂亮的女孩子,皮膚雪白又滑嫩,臉蛋又紅潤的像蘋果。那時候我雖然才十二歲,可是該凸的地方可都凸了出來,我發育得早,小四下學期就開始長奶奶了,小六的時候我身高已經有一百五十三,胸部也應該有B罩杯了吧!

因為家裡沒人,我的運動內衣又剛好全部洗好還沒晾乾,所以我穿著白色的運T恤時,裡頭沒有穿內衣,看著鏡子裡的我胸部隱約凸點,雖然我年紀還小,但還真是既性感又害羞啊!

隨著我練習得愈來愈起勁,我身上的汗可真的不斷「噴」了出來,被汗沾濕的白色T恤越來越透明,兩點也越看越清楚,連我自己看了也害羞了起來,我心想再跳個一輪就去洗澡休息了,沒想到這時候竟然有人回來了!

「卡答」一聲,我家大門被推開了,是我爸爸回來了,其實我跟他不熟,因為他工作還挺忙的,平常都是媽媽在照顧我,不過媽媽後來也去打工賺錢了。我沒想到爸爸會在這時候回來,在他面前跳舞還挺尷尬的,而也我還沒穿內衣。算了!反正我正好要休息了,喝杯水就去沖澡好了。

我沒理我爸,到廚房倒了一大杯水邊走到客廳邊乾掉它,爸爸坐在客廳上找遙控器,我就剛好在他面前咕嚕咕嚕地把那大杯水給喝完,然後把杯子放在客廳茶幾上,轉身正要進房間時,爸爸忽然開口了。

他說:「小愛,妳在練習運動會的舞蹈啊?」

「對啊!」我回答完轉身就想走,因為我現在的「凸點裝」實在有夠尷尬的。

沒想到他又開口了:「鏡子用完把它調回原位來。」

「喔!」是我不好,剛剛為了看自己跳舞方便,我把客廳旁的大鏡子移動了大約五十公分,有點擋到走到。所以,我就越過電視,走到鏡子旁彎下腰挪鏡子。那鏡子還挺重的,要挪動它得花我不少力氣。就在我彎下腰移鏡子的時候,我眼睛餘光瞄到我爸竟然在偷看我那對已經溼透了的胸部!

我的感覺很不好,趕緊移好鏡子就跑到浴室去洗澡,一秒鐘也不願意待著。被爸爸色瞇瞇地看著我的胸部,感覺真的很糟!我在浴室洗了大概十分鐘,就擦乾身體,然後裹上大浴巾就往房間裡衝,因為我的房間就在浴室旁,距離客廳也有一段距離,所以我都習慣到房間裡才穿衣服。

我一進房間就嚇了一大跳!因為我爸爸竟然坐在我的床上,手上還拿著我的內褲!他看到我後,竟然笑瞇瞇地把內褲遞給我,完全無視我驚訝的表情。我一臉尷尬地接過內褲,不曉得該說什麼,呆在那裡大概有十秒鐘吧,我爸竟然沒有出去的意思,難道要我在這裡換內褲給他看嗎?

我爸大概看出我的尷尬,他就開始假裝整理我的床單,我看他沒有出去的意思,心想他大概要跟我訓什麼話吧,我看他沒有在看我,就走到衣櫥旁邊去,背對著他把大浴巾拿掉,準備要穿內褲,這時候的我可是背部全裸對著他,要換衣服可得要趕快!

就在我把一隻腳穿進內褲的同時,忽然感覺到一股力量撲上來,是我爸!他一把抱住全裸的我,兩手抓著我的胸部,然後往後一倒,兩個人就一起倒在床上。我簡直嚇壞了,我不知道我爸爸到底要幹嘛?跟我練摔角嗎?那也得等我衣服穿好啊!

他從後面抱著我,兩手在我的奶奶上猛揉,很痛,他的嘴巴還在我的耳朵旁邊用力喘氣,然後他開始舔起我的耳朵,濕濕熱熱的舌頭就這樣伸進我的耳洞中,我感覺到黏黏的口水滴進來,下意識地我就縮起脖子來。以上這一些都在一瞬間發生,我根本還來不及思考,他的一隻手就已經往我的「妹妹」摸了過來。

「爸爸!不要啦!」這是我唯一對他講的話。

他沒有回答我,只是把我整個人翻過身來,讓我臉朝上躺好,他則壓在我身上,開始親我的臉。一開始是親,後來是用舔的、吸的,他吸了我的鼻子,嘴巴,然後還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我為了喘氣不小心吃了他好多口水。

他在親我的同時,一隻手就在我的奶奶上猛揉,另一隻手就抓著我的妹妹,那真的很痛!然後他開始往下親,往下舔,舔到我的奶頭時,他就像阿嬤家那隻餓壞了的小狗,猛吸猛舔還猛咬的,我那還在發育的胸部,哪禁得起這種折磨,我奶頭上的痛直達心窩裡,好像被針刺一樣!

我爸爸很兇,所以他對我做這些事的時候,我不大敢反抗他,只有用手推著他的頭,希望能減輕一點疼痛的感覺,但我爸爸根本就不管我痛不痛,在我全身上下又吸又舔的,在我的身上留下很多吻痕,甚至還有很多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都留下了齒痕。

後來,我爸爸就硬上了我,我的處女就這樣被他奪走了,沒有做任何防護措施,而且重要時刻他也沒有拔出來。我羞愧地又洗了兩個多小時的澡,邊洗邊哭的我,覺得骯髒的我怎麼洗也洗不乾淨,但我爸後來竟然對這件事提也沒提,就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不敢把這件事告訴媽媽,沒想到爸爸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到我房間強姦我,很多次都是趁我媽不在的時候,有時候甚至還是媽媽在家的時候,我爸半夜偷偷爬上我的床強姦我,而且每一次他都射精在我的身體裡面,沒有一次例外。

後來,我終於發現媽媽其實一直是知情的,那是我在十四歲第一次懷了爸爸的孩子的時候。我在房間裡用驗孕棒驗出我懷孕了,然後我就把驗孕棒藏在垃圾桶最裡面,想說不會被人發現,正當我第二天還在煩惱該怎麼辦的時候,媽媽卻拉著我上婦產科去墮胎。

她什麼也沒問,就直接帶我去掛號,原來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她沒有罵我,更沒有打我,她只是默默地陪著我看醫生,然後在手術房外面等我,當我脫掉褲子躺上手術台,兩腳跨開準備打麻藥的時候,我隱約聽到媽媽在外面啜泣的聲音,我那時候想:媽媽一定會想辦法救我的!

我錯了!媽媽根本救不了我,孩子拿掉後,爸爸變本加厲地幾乎天天都會來強姦我,有時候更是囂張地在大白天,我媽還在家的時候,他就闖進我的房間上我!好幾次爸爸幹完我後,褲子還沒穿就開門出去,媽媽竟然就在客廳看電視,她還是一句話也沒講!

媽媽的默許似乎成了爸爸的春藥,他越來越敢在家裡公開強姦我,有一次他趁我媽媽睡午覺時,在客廳強姦我,那段期間媽媽還曾走出房間去上廁所;還有一次半夜爸爸喝醉酒回家,竟然把我從床上挖起來,把我整個人拖到主臥室去,他把我媽媽趕出房門,然後我就在我爸媽的床上被爸爸又強姦了一次!同樣的,媽媽還是沒有救我!

後來,我又在十五歲和十八歲各懷孕了一次,十五歲那次是媽媽帶我去墮胎的,但十八歲那次是我爸開著車載我和我媽一起去的。這惡魔終於開始有一點良心了!但是,我又錯了一次!因為我爸之所以要載我去醫院,竟然是希望能趕快把我接走,然後再上我一次!

我跟我媽上了爸爸的車,因為麻藥還沒退,我還是昏昏沈沈的,我爸竟然沒送我們回家,而是把車開進了汽車旅館!我虛弱地躺在床上睡著,我媽和我爸都在同個房間休息,而迷迷糊糊中我爸竟然開始脫起我的衣服,然後在我身上上下其手的!

我知道媽媽就在旁邊看著,但她完全沒有救我,我的那�才剛開刀,傷口上還沾著血,但我爸竟然還是趁我完全無反抗能力的時候,又把它那骯髒的肉棒放進了我的小妹妹,我已經陷入地獄了,他死命地幹我,我完全無法叫出聲來,最後他又把精液全都射了進來,就在我媽面前,就在我墮胎的那一天,老天爺!禰還要讓我懷那個惡魔的壞種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