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茵

朱茵

我看到電視營光幕和報紙上的一些美女明星,便會很想跟她們做愛,但她們當然不會答應和我做愛,唯一方法就是把她們強奸。而最近我就看上了朱茵,看她穿著短裙,露出一雙修長的美腿,再加上一張甜美的臉孔,叫我不得不把她強奸。

而今晚我就行動,我一早就把一個的士司機撲暈,搶走的士假扮的士司機,在亞視門口等待獵物出現。

深夜一時左右,獵物出來了,由於太夜了,她亦都順理成章登上了我這輛的士。由於她可能太倦,一上車很快便睡著了,還不小心地走光了,露出雪白的內褲。

我把車駛去一處荒廢了的空地,這時朱茵才驚醒,不過已經太遲了,我便粗暴的把她拉下車,一手便脫去她的上衣,暴露出雪白的胸圍,再一手扯下她的短裙,露出早已走光的內褲,便隔著內衣褲對她上下其手,之後更脫去她身上僅有的衣物,三點盡露地在我眼前。

朱茵驚叫著說:「不要啊!」我才不管她,雙手用力將胸罩及三角褲扯下來,我用鼻子嗅了嗅胸罩及三角褲的味道后,淫笑著說:「有股騷味,看來你這個婊子應該不是處女了,是不是哪個有錢的老頭替你開了苞啊?」我抓住她的下巴說:「你這頭母狗敢罵我,看老子怎樣修理你!」我拿出打火機放在離她陰部二十公分的下方。

我雙手搓揉著她的大奶子,嘴唇吻上她的臉,此時她已無力再做任何抵抗,只有任意我輕薄,我的舌頭溜進了她的嘴唇,我用力吸她的舌頭,只見兩條滑軟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我離開她的嘴唇后,沿著頸部一路吻到了胸前,只見乳頭早已被雙手揉的挺起來,我將乳頭含在嘴裡用力吸,一陣酥癢的感覺由胸部傳到了朱茵的心裡,原來的痛楚變成了麻癢。

我撫摸著她的頭說:「小淫婦,乖乖地替老子吹喇叭,不然看老子怎樣修理你!」朱茵無奈,只有雙手捧起了我的肉棒,伸出了舌頭沿著龜頭輕輕地擦拭,我按住她的頭上下的搖擺,雞巴在她的嘴內傳來溫熱的感覺,而她的舌尖抵住了馬眼來回的擦拭更是讓我爽呆了。

我一邊享受著她爲我口交,一邊贊歎說:「嗯……啊……爽,不愧是玉女,果然不一樣,啊……啊……再用力吸,就像你的三級片一樣。」此時的朱茵似乎也沈醉在這淫靡的氣氛中,只懂得用力吸舔眼前的這根肉棒。

經過了半小時后,我的龜頭只覺得一陣酸麻,我按住她的頭說:「啊……不行,要射了!」只覺得一股溫熱的精液從我的體內射出,朱茵被我按住頭,我的精液她只有照單全收,一股腥臭的味道充滿了她的嘴巴。

我將她的兩條大腿舉起來,好讓我能清楚地看見她的浪穴,只見她的浪穴剛才被火烤過之後仍然有些紅腫。

我萬般憐惜地對她說:「小寶貝,剛才我弄疼了你,現在讓老子來好好疼愛你一下。」我伸出手指撥弄著那個騷穴,只見茂密的陰毛蓋住那小穴,我淫笑說:「陰毛又黑又密的女人向來喜歡被人干,你這小騷貨喜不喜歡被人干啊!」我剝開她的小陰唇,將食指及中指插進去撥弄,只見手指沾滿了淫水,我放入口中嚐道:「嘿!酸酸的,老子現在就來嚐嚐你的穴肉是什麽味道?」我的舌頭有如蛇一般鑽入她的洞內,我對她的騷穴又吸、又舔,把朱茵搞的又是舒服又是難過,只聽見她開始浪叫:「啊……嗯……爽死了……妹妹的騷穴……被吸的好難過……哼……、啊……快……快啊……快點……嗯……啊……」看到朱茵這副騷樣,我停止了動作對她說:「怎麽?你的雞歪洞這樣就受不了,想要老子干你是不是?」我故意逗她,不將肉棒插入,只用龜頭抵在她的穴口,來回地磨擦她的陰唇,只見朱茵被我弄得難過萬分,騷穴內有如蟲蟻在啃食般,她像發狂似的緊緊抱住我不放,大聲地說:「干我吧!快點用你的大雞巴操我的騷穴,用力的乾死我吧!」朱茵像頭母狗般跪在我的面前,雙手如獲至寶般捧著我的大肉棒說:「是……是的,小淫婦的騷穴需要大雞巴來操。」我深吸口氣,腰部用力往前一頂,九寸長的肉棒已完全插入朱茵的小穴中,只見朱茵痛叫一聲,對我說:「啊……輕一點!不要那麽用力。」剛才那一下已經頂到了她的花心,也難怪她會受不了。

我用力拍打著她那肥嫩的屁股,淫笑說:「你娘的!你這個小婊子,剛才你不是要我狠狠地操你的小穴嗎?怎麽現在要我輕一點!」我邊說著邊加緊使力繼續狠狠地干她,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念頭。

朱茵被我這種瘋狂的干法,搗得她的騷穴內淫水直流,每當我沖刺一下、她就浪叫一聲,我眼見她那副騷樣,對她說:「怎麽樣?老子的懶教跟以前干過你的那些人比起來,誰比較大條啊?」朱茵大聲浪叫著說:「哼……啊……大雞巴哥哥,是你的比較大……嗯……啊……」我笑著說:「媽的!你這個欠乾的小婊子,今天讓你爽到了,看老子再好好招待你。」話一說完,我將肉棒自她的小穴中抽出,只見朱茵彷佛從雲端掉下般,連忙嬌喘連連地哀求我:「好……好哥哥,快……求你快點再干我。」我拿起旁邊有人喝剩的啤酒瓶,淫笑著對說:「她媽的!老子今天心情好,請你的雞歪洞喝啤酒。」我將啤酒瓶往朱茵的小穴中插入,只聽見她慘叫一聲喊:「嗚……好痛啊!」看著她痛苦的表情讓我更加興奮,我一面將啤酒瓶塞入她的小穴中,一面對她說:「嘿!聽說女人的雞歪洞連小孩子的手臂都塞得進去,那麽今天老子就要看看你這個被阿度仔通過的雞歪洞,能不能把這個酒瓶吃下去。」只見她聲淚俱下,苦苦地哀求我說:「饒……饒了我吧!再下去我會死的。」看著她那副模樣,我讓她趴下,對著她說:「小婊子,你身上還有個洞老子還沒有搞過,怎麽能輕易放過你呢!」說著我將兩根手指插入她的屁眼中,只聽見朱茵怪叫一聲,我的手指在她的屁眼中用力的挖著,我捏著她肥嫩的臀肉說:「小騷貨,你這個洞以前有沒有讓別人插過啊?」此時朱茵痛得全身冷汗直流地說:「沒……沒有……沒有人插過。」我採用「老漢推車」的方式,雙手抓住朱茵的那對肥大的奶子,肉棒頂住她的屁眼,正準備大幹一番的時候,朱茵卻哀求我說:「求求你!把那隻瓶子拿出來好嗎?插的我好難過。」我雙手大力一捏她的奶子說:「干!老子就是要看你這樣才會爽,再啰嗦我就抓爆你的奶子。」朱茵聽后不敢再多言。我的腰部開始用力動作,恨不得將朱茵這騷貨的屁眼干爆,可是朱茵卻慘了:陰部的啤酒瓶已經頂的讓她很難過了,而屁眼被干,又傳來陣陣似痛似癢的感覺,幾乎讓她的心髒快跳了出來。

我見她淚眼盈盈,心下十分不爽,雙手用力抓住她的雙乳說:「臭婊子,哭啥!小老子干你不夠爽是不是?叫幾聲給我聽一聽。」朱茵只好忍著痛說道:「嗚……好……好爽……我快爽死了……啊……」我聽後手指用力掐住她的奶子,只見她痛的哇哇叫,我生氣地說:「干你娘!

你家是死了人是不是?叫這種聲音給老子聽。」此時朱茵再也忍不住了,終於嚎啕大哭,我也不再管她,抽插了半個小時后,我終於忍不住射精在她的屁眼中。

我將肉棒抽出她的屁眼后,點了根煙慢慢抽著,只見朱茵逐漸停止哭泣,站起身來小聲對我說:「拜託……請你把瓶子拔出來好嗎?」我看了看回答說:「好吧!」當我將瓶子拔出時,啤酒和小穴中的血液流滿了她的大腿,朱茵拿起她的胸罩及內褲正欲穿回的時候,我把東西搶了過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