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彭妮

可憐的彭妮

在一個明媚晴朗的春日,彭妮和約拿•普林格爾在家鄉的小教堂裡舉行了婚禮。彭妮對約拿有犯罪前科的事情一無所知,她還在心裡憧憬著一個長久而幸福的婚姻生活。

事實無情地粉碎了彭妮的美好憧憬。就在他們度完蜜月剛剛兩周,警察查實了約拿所犯各種罪行,來到他們家逮捕他。彭妮感到非常震驚,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新婚丈夫被警察帶走。

大約三個月後,約拿被判處四年徒刑,送往州立監獄服刑。彭妮終日以淚洗面,思念丈夫心切,不得不長途跋涉前往探視。因為她並沒有多少錢,只能每隔半年探視約拿一次。彭妮第一年去看丈夫的時候,她只被允許和丈夫單獨相處一個小時。

「哦,寶貝,我想死你了。」「是啊,親愛的,我也想你啊。可是,你為什麼以前沒有告訴我你曾經做了犯法的事情呢?」「媽的,你別提那些事情了。我們這麼長時間不見了,我可不想把這一小時用來討論這些煩心的事情,我現在就想操你。」約拿一邊說著,一邊動手扒彭妮的衣服。

「不,約拿,別這樣,別這麼粗魯。在這裡怎麼能幹這樣的事情啊?我們可能被監視的啊。」「哦,我的寶貝,我可不管有沒有他媽的監視。就算是整個監獄的人都能看到又怎麼樣?快他媽把你的衣服脫掉!」約拿有點不耐煩地說道,同時摟過妻子,狠狠地吻著她的嘴唇,接著,又把舌頭深深地插進她的嘴裡。

雖然彭妮很不情願在這樣毫無隱私可言的地方做愛,但她空洞的身體已快有一年沒有大肉棒的填充了,她很渴望被充滿很衝擊的感覺。而且,丈夫急切而粗魯的親吻和撫摩已經讓她淫水氾濫了,她無法、也不想抵抗丈夫的行動。

約拿拉掉他妻子的上衣,摘掉她的乳罩,讓她那已經充血的乳頭暴露出來。他將那迷人的乳頭含進嘴裡,溫柔地吸吮著。他交替著吸吮著妻子的兩個乳房,一邊脫下他的褲子扔在地上。彭妮雙手伸到自己後背,解開裙子的紐扣,任它從肩頭滑落。約拿一分鐘也沒有浪費,立刻扒掉彭妮的小內褲,手指一下就插進了她那已經淫水氾濫的陰道裡。

彭妮可以感覺到她丈夫的兩根手指不斷地在她的陰道裡抽插,她盡量打開自己的兩腿,以便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入一些。「哦,親愛的,我好想你的雞巴,我已經太長時間沒有享受它了。」「好啊,我會讓你好好享受我的大肉棒的,你不必擔心這個。快躺到那邊的床上去,張開你的腿讓我好好幹你,我的寶貝!」

監獄長坐在舒適的沙發椅裡,興緻勃勃地觀看著監視器裡上演的活春宮。通過新近安裝的視訊監控設備,來訪接待室裡發生的一切都盡收眼底。現在,他操縱著手柄,不斷放大視訊圖像,以便更加清晰地觀看這個156770號犯人猛力地操他那嬌小的妻子。

「哦,我的上帝,我都快忘記你的小穴有多麼的迷人了,我的彭妮。」「是啊,是啊,……我們分開太長時間了,我也都快記不得你把我操得是多麼的消魂了。」約拿把他妻子的兩腿抬起來推到她的胸前,下身猛烈的動作著,陰莖強力地在彭妮的陰道裡抽插著。

「啊,啊,上帝啊……,我的騷母狗彭妮,我要射了……,啊,上帝,我射……了!」「射啊,射吧,親愛的,都給我,用你的精液灌滿我的陰道,灌滿我的子宮,親愛的。」

彭妮感覺到一股精液猛地射在她的子宮頸,接著又是一股,再一股……,她丈夫繼續做著活塞運動,把精液不斷地灌入她陰道深處,灌入她那性慾乾渴的心田。

在監獄的另一個地方,在監獄長的辦公室,監獄長目不轉睛地看著這對夫妻做愛的畫面,用手快速擼動自己的陰莖,隨著約拿的噴射,監獄長也把自己腥臭的精液射在了地上。他長出了一口氣,擦乾淨流在手指上的精液,穿好褲子,關掉了錄影機。

「約拿,我會想辦法盡量多來看你的,但你也知道,路費很貴的,而我掙錢不多啊。」「我明白的,親愛的,你盡量來吧,實在來不了也沒有辦法。沒關係的,你多給我寫信好了。」約拿親吻著彭妮說道。這時,鈴聲響了起來,探視的時間到了,他們迅速地穿好衣服。

分別的時間就要到了,彭妮有些傷感,她擁抱著約拿說:「親愛的,我真不想離開你。怎麼樣?剛才我讓你快樂了嗎?」「當然啊,親愛的,我剛才舒服死了。不過,以後你要送給我你的寶貝,你一定要答應我啊。」「什麼寶貝啊?」彭妮有點不解地問道。「等我出去後,我要操你又窄又緊的小肛門。」「不,約拿,你知道我不喜歡做那樣的事的。」「答應我,乖乖。」「也許吧,我現在只能這麼說了。」

獄警走了進來,要把約拿帶離會見室。約拿邊走邊對彭妮說道:「我愛你,我的寶貝。」「我也愛你,約拿。」彭妮哭著回答著。

彭妮走後,監獄長把他的兩個助手叫到他的辦公室,他打開錄影機,把彭妮和她丈夫在會見室裡做愛的視訊放給他們看,然後問道:「你們看怎麼樣啊?這個女人夠不夠騷?」「當然,監獄長大人,這個女人騷得夠味。可是,我們怎麼才能操上她呢?」兩個助手異口同聲地說道。

「呵呵,別擔心,我會讓她就範的。用不了太長時間,我們就可以輪流享受這個甜美風騷的女人了。」監獄長淫蕩地說道。

大約三個月以後,彭妮收到監獄給她寄來的一封信,說她丈夫出了些事故,希望她立刻動身到監獄去一趟。彭妮心裡很著急,不知道丈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湊齊了路費,立刻就朝監獄趕去。

到了那裡後,她先見到了監獄長,然後,她由監獄長親自帶領,通過監獄的一個後門,走進了一個猶如迷宮一樣的走廊。三轉兩轉,彭妮就失去了方向感。

「監獄長先生,我們這是要去哪裡啊?」彭妮憂心忡忡地問道。「別擔心,親愛的普林格爾太太,我只是帶你去看一些你會感興趣的東西。」「我丈夫怎麼樣了?」「我想他很好。我們從這裡繞過去就會看到他了。」

他們終於走到走廊的盡頭,來到了一個觀察窗前,監獄長示意彭妮往觀察窗裡看。彭妮只往裡看了一眼,便覺得猶如被猛擊一掌,她上不來氣,幾乎要昏過去了。

彭妮看到了這樣的畫面:兩個粗壯的男人正在姦淫一個裸體女人。只見那個女人跨騎在一個男人的身體上,他的陰莖從下向上刺進她的陰道,另一個男人挺動著粗大的雞巴,兇猛地操著女人的嘴巴。還有一個男人跪在他們旁邊,一邊用手指插著女人的肛門,一邊套動著自己的雞巴。

彭妮毫無心理準備,她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無意識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那個用手指抽插女人肛門的男人抽出了手指,握住自己如小臂粗的雞巴,慢慢地向女人的肛門裡捅進去。彭妮看到女人臉上痛苦的表情,她知道女人被插肛門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哦,天啊!」彭妮忍不住叫了起來,因為她感覺到有一隻手在撫摩她的屁股蛋,還有一根堅硬的肉棒頂在她的屁股溝裡。彭妮無助而又痛苦地閉上眼睛,她多麼希望眼前發生的和她身體感覺的一切都是在做夢啊。但是,事情仍然在繼續,一聲尖利的叫聲透過觀察窗的玻璃傳到彭妮的耳朵裡,她知道那個女人的肛門被粗大的陰莖刺穿了。

當彭妮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看到一個男人正在向那個女人的臉上射精,濁白的液體噴射在女人的臉頰、頭髮和脖子,再向下流去。彭妮實在忍無可忍,她迅速轉身,質問站在她身後的監獄長:「監獄長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告訴你說,這個女人只所以這樣做,就是想讓她的丈夫在監獄裡得到好一些的待遇,而且,她這樣做就可以得到許可隨時和她丈夫會見。我想,你也許對你丈夫不是特別關心吧?」

「不,不,你這樣說是不公平的。我當然非常關心我的丈夫。但是,我不會讓自己……,我,我……絕不做這樣的事情!」彭妮堅決地說道。「好吧,這是你的選擇,普林格爾太太。那我們可以走了。」監獄長說完,就領著彭妮離開了那裡,來到他自己的辦公室。

他向彭妮說明她丈夫病得好厲害,但是卻不允許彭妮去見她的丈夫。「我很抱歉,雖然你今天來了,但你卻不能去看他。」「你混蛋!我明白你的意思。除非我像那個可憐的女人那樣,讓你和你的朋友們隨意玩弄,你才會讓我見我的丈夫嗎?」彭妮生氣地大聲問道。

「普林格爾太太,我不喜歡強迫別人做什麼,我也不會那樣做,但是,我給了你一個簡單的選擇機會,你卻拒絕了它。現在,事情變得不那麼簡單了。」監獄長很無賴地說道。「那麼,你想讓我做什麼?是不是讓我跟監獄裡的每一個男人性交?!」彭妮真是氣死了。「呵呵,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想一定是非常有趣的!」監獄長更流氓地回答道。

彭妮怒不可遏,她奮力向監獄長撲過去,想用自己的長指甲將監獄長那淫蕩的眼球從眼眶裡扣出來。但監獄長身邊的兩個助手動作比彭妮快,他們緊緊抓住發狂的女人,將她的兩手背到她的身後。「放開我,你們這些混蛋!讓我走!我再也不會到你們這個魔窟來了!」彭妮怒吼著,掙扎著。

「我想,你應該看看這個,普林格爾太太,」說著,監獄長打開了錄影機,開始放一段視訊,「我想這個也許會幫助你做出決定。」

在錄影裡,彭妮又看見了剛才從觀察窗裡看到的那個裸體女人,只見她赤裸著身體,敞開自己的兩腿,一個男人正趴在她的兩腿間舔她的陰戶。剛開始彭妮並沒有看清那個男人是誰,但是當那個男人起身準備將自己的陰莖插入那個女人時,彭妮看清楚了,那個男人正是自己的丈夫。

「哦,不,不,他不會這樣幹的,不會的……,這肯定是個陰謀。」彭妮叫喊著。「普林格爾太太,錄影是不會說謊的。」監獄長那令人噁心的聲音在彭妮的耳邊響起。彭妮感到是那樣的心痛和無助,因為她親眼看到自己深愛的丈夫正在操著另外一個女人。從錄影裡,她聽到了正在做愛的男女的對話,從聲音她能確定那個男人就是她的丈夫。

「我要操你的屁眼,騷逼女人!」「來啊,來啊,我的種馬,你想怎麼操就怎麼操啊!」錄影裡的淫詞蕩語衝擊著彭妮的耳膜和心靈,身後,一個助手的手已經伸進了彭妮的衣服裡,摸索著她的身體。彭妮沒有阻止他,她閉上眼睛,淚水順著臉頰無聲地流著。他感覺到那隻陌生男人的手搓揉著她的乳房,她的乳頭在他的撫摩下變得堅挺起來。那隻手也感覺到了彭妮乳房的變化,更加粗魯地搓揉她。

看到彭妮已經就範,監獄長和另一個助手開始脫自己的衣服。彭妮已經無法阻止即將發生的一切,她惟有乖乖聽從他們的擺佈。這時,那個搓揉她乳房的男人轉到她的身前,抱住她開始跟她接吻,他用舌頭撬開彭妮的嘴唇,然後長驅直入,把他骯髒的舌頭深深插進彭妮的嘴裡。另外兩個男人的手在彭妮的身後忙碌著,他們解開彭妮的衣扣,脫掉她的裙子。

等彭妮再次睜開眼睛,她看到自己的胸部已經完全暴露在這幾個男人面前,她簡直不敢相信,她怎麼就這樣被這些男人侮辱,而且,她發現自己竟然在這些野蠻男人們的侮辱和玩弄下動情了,她的乳頭呈現粉紅的顏色,不知羞恥地挺立著。

彭妮環顧四周,她發現自己被這幾個已經一絲不掛的男人包圍著,她突然覺得自己的頭腦已經不受自己的控製,迷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她好像又看到了她丈夫正在視訊裡猛操著那個女人,她也彷彿看見自己就要被幾個男人輪姦。她根本無法去阻止即將發生的事情,她也不想去阻止了。

一個男人在彭妮的胸前拱著,他用嘴唇吸吮著她的乳頭,用舌頭舔著她的豐滿的乳房,彭妮的前胸沾滿了男人帶著煙臭味的唾液。另一個男人則用手搓揉著彭妮的另一個乳房,他粗糙大手的擠壓搓揉既讓彭妮疼痛,也刺激著她的性慾。這時,彭妮的視線落到了監獄長的雞巴上,它雄赳赳地挺立在他的肚子前面,比她丈夫的要大和粗得多,而且看上去是那麼地堅硬。

監獄長走到彭妮的面前,按著她的肩膀使她跪在他面前,然後將堅硬的雞巴頂在彭妮的嘴唇上。彭妮知道他想要什麼,她無奈地張開嘴,輕輕地吸吮著他的龜頭。她抬頭看了看監獄長,又低頭將那腥臭的雞巴含進嘴裡,一邊用舌頭舔弄著莖體,一邊用嘴唇吸吮著龜頭。彭妮能感覺到他的馬眼裡流出了腥鹹的液體,也能感覺到他的雞巴在她嘴裡越來越硬。

就在彭妮為監獄長口交的時候,另一個男人在她的身後跪下,脫下她的丁字型小內褲,用他那剛剛舔過她乳房的舌頭舔弄著她的陰戶,並且把舌頭深深地插入她那陰莖淫水氾濫的陰道裡。一陣陣快感在彭妮的身體裡湧動,使她不禁呻吟起來,彭妮閉上眼睛享受著被迫得來的快樂。

這時,監獄長的雞巴更加深入地插進彭妮的嘴巴,他開始像插入陰道一樣快速地抽插起來,每一次插入都會使陰莖更靠近她的喉嚨,彭妮有些窒息和噁心的感覺。但是,陰道裡的舌頭和嘴裡的雞巴的共同作用,讓彭妮一步步接近自己性慾的高潮。

彭妮沉浸在性慾的快樂中,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忘記了自己正在被幾個陌生的男人羞辱,她甚至沒有感覺到身後的男人已經將陰莖插進了她的陰道,直到那個男人的大力抽插差一點把彭妮頂倒,她才明白自己的純潔之身已經被另一個男人佔領了。

「哦,我的上帝啊,」彭妮默默地在心裡吶喊,「我竟然被陌生男人操了,他們一個在操我的陰道,一個在操我的嘴,而我……,上帝啊,我竟然喜歡這種感覺!」

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猛烈地姦淫著彭妮,第三個男人一邊玩弄著彭妮的乳房,一邊耐心地等待著。身後的男人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接著就把精液猛烈地射進彭妮的身體,彭妮甚至都來不及想到她沒有採取任何避孕措施,但彭妮的理智抵禦不了身體的快感,她的確很喜歡被男人射入的感覺,他喜歡被男人溫暖粘稠的精液充滿,她已經到了性慾高潮的邊緣,她甚至有些戀戀不捨地讓那根剛剛強姦過她、用腥臭的精液污濁了她純潔肉體的雞巴慢慢地滑出她的陰道。

監獄長把自己的雞巴從彭妮的嘴裡拉出來,伸手把跪在地上的彭妮拉起來。這時,那個還沒有操過彭妮的男人躺在了地闆上,他那堅硬的雞巴直挺挺地指向天花闆。彭妮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她從觀察窗裡看到的畫面依然在她的腦海裡重現。

彭妮走到那個躺在地闆上的男人身邊,跨腿騎在他的身體上,她的身體慢慢地向下坐,慢慢地將那個男人的雞巴吞進她的陰道。洶湧的快感立刻遍佈彭妮的身體,她感覺自己就要死了,因為她的心臟在性慾快感的作用下劇烈地跳動,讓她喘不上來氣。

她將自己的身體向身下的男人伏下去,她知道自己的肛門很快就要被監獄長的雞巴捅穿了。她的後庭從來沒有被男人開發過,她很擔心怎麼受得了監獄長那麼粗大的東西,她還記得她從觀察窗裡看到那個女人被操進肛門時尖利的叫聲,她心裡很不願意發生這樣的事情,但同時她又有所期待。

當監獄長將一根手指插入她的處女肛門的時候,彭妮感覺自己似乎被人下了淫藥,只是稍有些不適的感覺,接著是巨大的快感,彭妮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她伏身主動親吻著身下男人的嘴唇,接著把他的舌頭吸進自己的嘴裡,與自己的舌頭攪在一起,然後她的身體也開始上下起落,讓男人的陰莖在自己的陰道裡抽插起來,彭妮敏感的身體沉浸在陰莖在陰道裡抽插和手指在肛門裡進出的歡快感覺中。

「哈哈,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啊,這樣的場景太讓人興奮了。嗨,夥計,去拿照相機來把這些場景拍下來。」監獄長一邊玩弄著彭妮的身體,一邊吩咐剛才姦汙過彭妮的那個男人。

彭妮聽到了監獄長的話,但她已經不在乎了,現在她只想要監獄長的大粗雞巴來操自己的肛門,無所謂他們想對她做什麼。手指離開了她的肛門,彭妮轉過頭,看著即將發生的事情。「哦,來吧,用你的髒東西操我的肛門吧,使勁操我啊!」彭妮像中了魔法一般,不知廉恥地淫叫著。

監獄長來到彭妮的身後,將雞巴對準彭妮小巧緊密的小菊門,他一手握住自己的陰莖,一手使勁扒開彭妮的屁股蛋,然後把雞巴緩慢而有力地插進彭妮那還未曾開發過的小肛門裡。監獄長感覺自己的陰莖似乎被一個彈性很強的橡膠環緊緊紮住,他繼續用力,龜頭猛地一下插了進去。

「哦,哦,我被他操進來了,疼死我了……」彭妮呻吟著,身體禁不住向前蠕動,似乎想躲開那個鐵棒一樣的東西對她柔嫩肛門的侵犯,但是身後的男人兩手掐住她的兩胯,固定住她,不許她亂動,同時那個堅硬的東西繼續向她的直腸深處挺進。

「哦,哦,我的上帝啊,我疼死了,請你停停,停下啊,你弄死我了……」彭妮叫了起來。「可是,彭妮,我知道你很喜歡,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監獄長一邊說著,一邊繼續操著彭妮的屁眼,雙手還在不停地拍打彭妮的屁股蛋。

彭妮的嘴裡不斷發出尖叫和呻吟,就像她從觀察窗裡聽見的聲音一樣,充滿了淫蕩的滿足。彭妮監獄長的雞巴就像一根巨大的木棒插進她的肛門,在她的直腸裡前突後沖,打夯一樣衝擊著她的身體。她感覺自己的肛門被擴張到了極限,堅挺厚重的肉棒似乎已經撕裂了她的括約肌,她也不知道監獄長什麼時候才能操夠,什麼時候才能放過她。

「啊,哦,太舒服了。」「哦,是啊,這個女人的肛門更舒服,我要插透她的肛門。」兩個男人把彭妮夾在中間,合力猛烈地姦淫著這個可憐的女人。彭妮尖聲哀叫著,晃動著身體,試圖逃離這兩個摺磨著她的男人。她無法理解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她很想讓他們不再繼續傷害她,但是,她的性慾高潮正在慢慢地積累,她在痛苦中感受著兩個男人的夾擊帶給她的快感。

終於,彭妮的尖叫聲沉寂了下來,她的肛門已經適應了監獄長越來越猛烈的抽插,彭妮很驚詫自己竟然能忍受監獄長那麼大力的摺磨。這時,那個按照監獄長的指示對這場輪姦進行拍照的男人走到彭妮面前,把雞巴再次插進她的嘴裡。彭妮不由自主賣力地吸吮著她的肉棒,盡量將它吸進自己的喉嚨深處。

「啊,哦,我操,我要射了啊,啊,操啊!……」監獄長把精液猛烈地射進彭妮的直腸,她可以明顯地感覺到洶湧的液體一直向她的身體深處流去,就彷彿是在用精液灌腸。彭妮自己也到了高潮的邊緣,只要再被操幾秒鐘,她就會在高潮中失去自我。正在操著她嘴的男人身體向前猛頂,把他的雞巴深深插進彭妮的喉嚨,然後把精液直接射進了她的胃裡。接著,他抽出雞巴,把上面殘留的腥臭液體塗在彭妮的臉上。

監獄長射光了最後幾滴精液,才戀戀不捨地從彭妮的身體裡抽出他的陰莖。彭妮這時才可以自如地活動自己的身體,她上下動著,讓插在她陰道裡的雞巴一進一出,「哦,好啊,操我,操我啊!……」彭妮身下的男人一邊向上聳動著身體操她,一邊掐弄搓揉著彭妮的乳房,終於把彭妮送上了性慾快感的頂峰。

「啊,啊……,我到了啊,好舒服啊!我操,我操啊……」彭妮大叫著,她的快感充滿她的全身,她顫抖著,似乎高潮永遠都不會過去。終於,她疲憊地癱倒在身下男人的胸膛上,抽搐著,喘息著。男人翻身把彭妮放在地闆上,讓她腹部朝下趴著,然後扒開彭妮的兩個屁股蛋,把雞巴又塞進了她的肛門。

彭妮的肛門已經被監獄長操得麻木了,所以當那個男人插進去的時候,她並沒有感覺到多少疼痛。彭妮轉頭微笑地看著身後操弄她的男人,向後翹起屁股,讓男人的雞巴更深入地插進來,然後她便享受著男人帶給她的快感。一股股淫液從她的陰道裡流出來,順著她的大腿流到了地闆上。

喧鬧的聲音終於停止,高潮過後的彭妮渾身無力的癱躺在地闆上,幾個男人在她身邊穿著衣服。這時,巨大的羞辱感重新回到彭妮的心裡,身體的刺痛和心理羞辱讓彭妮抽泣起來。「你們,你們……,我要見我的丈夫。」

「當然,當然,你可以去見你的丈夫,但是我想還有些男人也很想分享你的肉體啊。」監獄長回答道。

「求求你,先讓我見見我丈夫好嗎?等我見完我丈夫,我就讓你們幹我,怎麼干都行,好嗎?」彭妮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呵呵,你別說傻話了。你就一邊會見你的丈夫,一邊讓那些男人干吧!」

「啊!怎麼樣能這樣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