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迷你裙上學

穿迷你裙上學

上了大學以後,由於校園裡的男孩子很多,有些人更整天盯著女生看,為了保持人家清純的形象,怕被人發現自己是個淫蕩的女孩,所以我不穿內褲出門的習慣開始收斂了一些。

在穿短裙的時候比較會記得穿上內褲了,有時候甚至也穿透明的絲襪。實在非常不想穿內褲的時候,也會穿短褲或緊身牛仔褲,以免春光外洩。雖然如此,在公車上或其他公共場所,仍然偶爾會被吃豆腐,但發生的頻率的確比以往略少了一些,有時候我只要稍微的抵抗,那些色狼就不敢再繼續動作。

這樣一來豈不是少了許多樂趣嗎?……才不會呢!由於天生姿色過人,再加上人家刻意塑造的清純玉女形象,娟娟在繫上可是許多男同學追求的目標,甚至連學長們都想要和我做朋友,所以才進學校沒多久,就成為我們繫上的系花。

對於同學們的追求,娟娟也不是不動心,但由於上大學之前曾經交過幾個男朋友,深深覺得男人在把女孩子追到手以後,就開始變心了,所以一直不敢接受大學同學的感情。當然我也知道有非常專情的男人,但是在短時間之內,我怎麼會知道這些現在看起來很體貼很專情的男人,是不是為了上我才故意裝的呢?反正四年的時間長的很,要瞭解認識一個人也夠了。萬一我在大學生活裡,男友一個接著一個的換,「隨便的女人」、「蕩婦」、甚至「公共廁所」這種不雅的稱號,就會一直跟著我到畢業為止,我才不想這樣糟蹋我的年輕歲月呢!

果然在第一次的期中考之後,一些沒耐性的傢夥就移情別戀了,畢竟我們班上有姿色的女孩子也不少,而且也不一定要追自己班上的女孩子啊,外系、外校漂亮美眉多的是。這樣我也樂的輕鬆,免得走到那裡都有人黏在我身邊。

另一方面,雖然我沒穿內褲的習慣比較收斂,但是偶爾還是會忘記,只穿著迷你裙就上學去了,尤其是早上剛睡醒的時候迷迷糊糊的,常常到了公車上被人偷摸臀部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沒穿內褲。還好我在學校的時候特別小心,才沒被人發現。

不過夜路走多了,也是會碰到鬼。不久以後,我的一個學長阿章私下塞了封信給我,我還以為是情書,回家後打開來一看,信封裡竟然都是一些偷拍我的照片,而且都是一些沒穿內褲的裙下風光,有不少張還拍到了我的臉。我只好趕快約阿章學長出來,問他到底想怎麼樣。

「很簡單啊,只要妳當我的女朋友就好了。」

他倒是也沒提出什麼太過分的要求,不過誰知道在我當了他的女朋友以後他會怎麼對待我。

「要是妳答應的話,我保證把那些照片的底片交給妳……。」

畢竟我還有把柄在他手上,要是我不答應他的話,恐怕他會到處散播這些照片。

「好……好吧。」我只好紅著臉先答應了。

不過之後他並沒有將底片給我,每次約會我向他提起時,他總是會推託忘了帶,我一點也不敢違抗他,因為怕他反悔。其實一開始的時候他的表現很好,對我非常溫柔,身體的接觸也僅止於牽手、摟腰,連接吻也沒有,更別說是做愛了。

他如此紳士的表現,使我漸漸喜歡上他,也淡忘了當初是因為他的威脅才成為他女朋友的這件事。有一次在看完電影之後下大雨,我們兩個就搭計程車回他在校外租的宿舍,由於衣服被雨淋濕了,他建議我把濕衣服脫下來,以免感冒。當時的氣氛非常好,他好像有點剋制不住,於是就和我做愛了。

他做愛的技術非常好,光是用手就把我搞上高潮,更別說陰莖的插入了。

「啊啊……學長……啊……弄得娟娟……好舒服……啊……」我嬌聲的淫叫,使他越插越猛,插了一個多小時才射精在我的胸部,我被他幹得達到好幾次高潮。在他射精後,我的陰道還繼續在抽搐,流出大量乳白色半透明的淫液,他一邊撫摸著我的陰唇,一邊挖苦我說。

「妳果然是個外表清純、內心淫蕩的騷貨,休息一下,待會兒再讓學長好好疼妳。」

「好討厭喔,學長那麼厲害才把人家弄成這樣,還取笑人家。」

這時候電話響起,他把電話接了起來。

「喂,誰啊?……小正喔。……沒有啦,只是在幹我那個淫蕩的女友,……啊?你不信?不信自己過來看啊!我繫上的系花喔!……好啊,待會見。」

我不知道小正是誰,不過應該不是我們繫上的學生吧。我向阿章學長撒嬌抱怨說他老是說人家淫蕩,還告訴別人。

「是啊!難道妳不淫蕩嗎?待會我朋友來了要用你的身體好好招待人家喔!」

「我才不要呢!」

我斷然拒絕,惹得阿章有點不高興,用手抓著我的乳房對我說:「妳不要忘了,妳還有不可告人的東西在我手上呢!」

這時候我才想起照片這件事,馬上哀求他不要把照片傳出去,我會乖乖聽話的。

在他的朋友到達之前,他拿出一支電動按摩棒,顯然是想要玩弄我,消磨等待的時間。

他毫不猶豫「噗滋」的一聲,就把按摩棒插入我的陰道,我以前從來沒有被電動按摩棒插過,沒想到是這樣的舒服,又開始「啊……啊……啊……」的呻吟了起來,他另一手抹一抹我胸部殘留的精液後,將手指插入我的嘴巴,要我把它舔乾淨,我因為下麵被按摩棒搞得很有感覺,就毫不在意的把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由於按摩棒被我的陰道緊緊的夾住,所以他乾脆把電動按摩棒開到最強以後,放手到一旁欣賞,我依然是被按摩棒弄得「啊……好厲害……啊……」的淫叫,雙腿也被搞得微微地顫抖。

不久後他拿出一條皮帶,將我的雙手抬起綁在床頭,然後拿著電動按摩棒快速的抽插起來,沒想到我被這樣淩虐,反而更有快感,舒服得連眼淚都快要滴下來。

「啊……不要……再蹂躪人家了啊……人家……受不了了啦……啊啊……。」

雖然嘴裡說不要,但淫水卻不斷地隨著按摩棒的抽插湧出。不久以後,他的朋友小正終於到了。

小正進房間的時候,我被搞得正舒服,也不管是在陌生人面前,一樣繼續放蕩的呻吟。

「怎麼樣?蠻正點的吧!」

「哇塞……不錯嘛!淫蕩美少女耶!怎麼搞到的啊?」

「喜歡嗎?朋友都做這麼久了,這個馬子就借你幹一次吧。」

「真的還假的,我是不會客氣的喔!」

「叫你上就上啦,難道你只是來這裡看看而已嗎?」

說著說著,阿章學長就湊到我的耳邊。

「我的小娟娟,妳可要好好的招待我的朋友,否則……」

還沒說完,小正就脫下他的長褲與內褲,把略微勃起的陰莖,塞入我正在呻吟的小口,阿章則是繼續用按摩棒抽插我的陰道。這時我的雙手被綁在床頭而無法抵抗,又受到阿章言語的威脅,我只好乖乖的替小正口交。

我用舌頭舔著小正逐漸漲大的龜頭,同時又受不了按摩棒抽插的刺激,而發出「嗯……啊……嗯……」的聲音,小正見到我如此的配合,便將陰莖更深入地插入我的口中,一直頂到我的喉頭。

我上下兩個地方,分別被真假陰莖塞滿,使我得到很大的滿足,我以極為淫蕩誘惑的眼神看著我的男友,而他只是冷漠的看著我替他的朋友口交。

「喂,可以來插插她下面這個洞了,濕的跟什麼一樣……」

然後就把電動按摩棒一口氣抽出來。小正剛剛被我舔得很舒服,他的陰莖已經漲的非常大,準備好要插入我的陰道了。

他將沾滿我唾液的陰莖在陰唇上摩擦了幾下後,就開始慢慢的插了進來,「啊啊……」畢竟真實的陰莖才有最令人興奮的快感,我立刻舒服地叫了出來。

而小正也毫不客氣的用力幹我,我為了好好「招待」他,還扭動我的腰部及臀部,以配合他的撞擊。

「喔!好緊……啊……小美女……妳真的好緊……啊……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