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搞同事的妻子

偷搞同事的妻子

志豪和大衛是同家公司多年的同事,由於工作的關係有機會見過他老婆--怡

如。志豪是個木訥型的人,居然會娶到那麼漂亮的老婆,怡如是個美麗動人的

少婦,長得氣質高貴典雅,她細滑的肌膚雪白嬌嫩。身材高挑,一雙修長的美

腿從白色絲質窄裙下露出來,給人一種骨肉勻婷的柔軟美感,纖細柔軟的柳腰

配上微隆的美臀,渾身線條玲瓏浮凸,該細的細,該挺的挺,確是一個不可多

得的絕色尤物。

大衛初次見她時轟然心動。但一想到她是朋友的老婆也就不敢造次,不過偶爾

吃吃她豆腐也滿有快感的。

志豪生日,約了一票同事去他家聚餐。「叮噹!叮噹!」

「志豪啊,我是大衛,來開門啊……」

「來了,來了!」應門的是志豪的老婆──怡如,她穿了條緊身短裙,露出兩

條白嫩誘人的美腿。半透明雪白薄紗的襯衫,非常誘人。

「裡面請,不好意思客廳有點亂,志豪去丸久買些東西,你先隨便坐。」

「沒關係,嫂子不用客氣了,自己人嘛!有沒有啥事可以幫忙的?」

「謝謝大衛,廚房的事是我們女人家的事,我自個兒來就行了,你先看看電

視,志豪一會兒就回來了。」

「既然嫂子這麼說,那我就不客氣羅!」

怡如進去廚房後,大衛就在他們客廳四處看看。牆上掛著他們的結婚照片,客

廳沒人?晃到廚房,只見他老婆--怡如在廚房洗碗盤的背影略為透明的白色

襯衫,下半身穿著白色絲質窄裙,及性感細長的美腿,令人產生無限的暇想,

(如果能照A片的劇情將怡如同事的老婆推倒在流理台上狂肏一

番......)真想就這樣從怡如的背後插入...大衛的褲子又不知覺地

因幻想而鼓脹。

過了幾分鐘後,志豪帶著大包小包的回來了。

由於大夥非常的高興,所以多喝了點酒,大衛藉著酒意放肆的望向怡如雪白的

乳溝,不經意的和怡如一雙眼睛對望,原來怡如發現大衛的行為,用那雙水汪

汪的桃花眼瞪他一眼。

被她這樣子一瞪,大衛一不小心將筷子掉落桌椅下,側身去撿時,翻開餐巾,

赫然發現怡如的下半身正對著他,窄裙中的春光隱約可見,美麗的雙腿中間的

縫隙露出白色蕾絲鏤空的內褲,幾根陰毛還冒出蕾絲之外,他的小弟弟脹大了

一倍。或許待得太久的關係,起來時看怡如臉頰泛著紅暈,真是美呆了。

志豪對著他老婆說:「怡如,還有酒菜嗎?」

「還喝?」怡如不高興的問道。「有什麼關係,難得嘛!」志豪帶著酒意的嚷

嚷著。

怡如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準備。經過幾回的敬酒後,大家也差不多了。

「志豪!我們要回去了,志豪。喂!志豪!……」大夥忙搖醒志豪,志豪還是

不動的像只死豬般睡著。

怡如:「不用叫他了,他一喝醉都是這樣的,沒關係!你們先回去吧。」

「好吧!謝謝你們的招待。大嫂,先走了。」大夥陸續的回去。

大衛到門口時望著怡如,那雙水汪汪的桃花眼瞪他一眼,他笑一笑就跟大夥回

去。到了樓下各自解散,他晃了一圈回到志豪門口,按了門鈴,怡如向著對講

機問道:「誰啊!」

「是我!大衛!大嫂,我的電話忘了拿。」他進門後,問怡如:「志豪呢?」

「醉了,在房間睡覺。」怡如的聲音柔柔的令人心動。

大衛到客廳後:「嫂子,不好意思!手機應該在洗手間,我找一找,沒妨礙到

你吧!」

「沒關係!」怡如到廚房泡茶,招呼大衛到客廳裡喝茶。

怡如柔聲的問:「找到了嗎?」突然電話響起,怡如說了聲「抱歉!」拿起無

線電話接聽。

怡如似乎不想讓大衛聽到,邊講著邊走進臥室。這時,大衛從口袋中掏出一包

藥粉安眠藥,他猶豫了一下,把心一狠…倒入怡如杯中,再用手指攪拌一

下,全融化了!大衛心理很緊張。

怡如由臥室走來,又直又長的秀髮披在上身穿的絲質白襯衫上,下身是白色絲

質窄裙,露出一雙修長白晰的性感美腿,足下是一雙粉白色的高跟涼鞋,身材

更顯得修長。

大衛已經無法按捺心中那股慾望了,只希望把這美麗的小婦人早些摟在懷裡捏

弄。

怡如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又喝了一口。她好像沒發現什麼異樣,多久才會

發作呢? 大衛心裡嘀咕著。

大衛心理砰砰的跳,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想些話題跟怡如聊著,一邊看怡如在

藥力的催動下,越來越顯出疲倦的樣子。

大衛覺得差不多了︰「大嫂,謝謝你的好茶。我回去了,不用送了,我自己關

門,你去休息吧!」

怡如想要起身,卻又坐了下去,顯然藥力已經奏效。

「我走了,拜拜!」大衛假意往玄關走去,把大門打開後又關上,人卻沒有出

去。

怡如本來有客人在,拚命抵擋睡意,現在聽到關門聲音,終於放鬆的倒在沙發

上睡著了。大衛躲在玄關,聽到裡面沒了聲音,等了一下,就走入客廳。果然

怡如已斜倒在沙發上,大衛上前搖幾下︰「大嫂!大嫂!」沒有反應,大衛這

時已顧不得許多了,趕忙把怡如抱到客房的床上,回身把門反鎖。

望著熟睡中的美少婦,大衛已經勃起到難受的撐在小肚上,望著怡如的嬌軀,

烏黑的長髮披散在雪白的枕頭上,誘人的胸部隨著呼吸輕輕起伏,優美的身體

曲線;皓白瑩澤的小腿,光滑柔嫩,白色的高跟涼鞋、細細的鞋帶勾勒出兩隻

完美的雪足,那光潔的足踝、晶瑩的足趾,令男人撩起慾火。

大衛解開怡如高跟涼鞋細細的帶扣,握住她左足,小心的將鞋脫下,然後又將

怡如右足的鞋脫下,放在床邊。怡如的玉足完全展現在面前,大衛雙手握者她

一雙柔足,用舌頭舔怡如的足趾,又將每一個晶瑩的足趾含在口中輕輕的吮

吸……

他將她的白色絲質窄裙被慢慢的往上掀起,那修長白晢的大腿漸漸裸露出來。

他將裙子掀到她的三角內褲邊,白色鏤空的蕾絲內褲暴露眼前,這才叫做〝海

棠春色〞大衛內心讚歎的說。

他伸手拈起怡如的三角褲上緣,往下一扯,濃密的陰毛,粉紅鮮嫩的陰唇也完

全暴露出來,三角褲褪到怡如左小腿上,呈現出成熟少婦的豐韻。

想不到溫柔、有氣質的怡如,陰毛卻長得非常茂盛,大衛再也忍不住,輕輕分

開怡如的雙腿,伏上去開始用舌頭舔弄起來,有股淡淡的肥皂香氣,可能早上

剛剛洗過澡。看到平時端莊的氣質美女,如今大張雙腿露出陰戶,任人舔弄,

猶自在睡夢中。

大衛已經無法忍耐了,他把堅挺性器和怡如的私處接觸,他不斷用龜頭磨擦著

怡如的陰唇,將龜頭在她濕濕的穴口四周盤轉,她閉著眼,低哼呻吟著……嬌

柔的呻吟聲…聽得他慾火難奈,乾脆把龜頭頂在怡如的柔軟的小屄入口。

大衛輕聲說:「嫂子,我要進去了!」

龜頭對準陰穴縫,輕輕插入,龜頭套入怡如的陰唇,一股被海綿緊緊包裹的感

覺隨之而來。他微微用力一頂,龜頭便陷入她的陰戶。

怡如秀眉微微皺起,「嗯……」了一聲,渾身抖了一下,睡夢中還以為是夫妻

做事一般 。她輕聲地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晃動

著,讓大衛更加刺激!

「啊!可真緊啊,真舒服。」他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又一使勁,終於插

入大半根。

睡夢中的怡如雙腿一緊,他感覺陰莖被怡如的陰道緊緊地裹住,但並不生

澀,而是軟綿綿的。來回抽動了幾下,堅硬粗直的龜頭衝開她兩片嫣紅滑嫩的

陰唇深入穴中,才把陰莖整根插入!「嗯啊!~」怡如輕吟了一聲抽了口氣。

看著自己那根粗硬的陽具,被怡如的兩片陰唇嫩肉緊緊包含住,陰莖磨擦怡如

的陰唇在穴內進進出出!「卜滋! 卜滋!」怡如的嫩屄相當狹小,他手抓著怡

如的雪臀上,這樣陰莖可以插穴插得更深入些。

「喔喔!啊!嗯…嗯…啊!啊!……」怡如的喘息聲卻越來越快了,清脆嬌弱

的呻吟聲這麼悅耳動聽。

長長的睫毛在顫動,白皙的面孔透著微紅。隨著大衛腰間不斷的挺動著,怡如

急促的喘息聲,清脆的哼聲,『啊呵嗯』越發的令大衛消魂蝕

骨。

大衛將怡如的性感美腿高高擡起舉開搭在肩上,完全插入的陰莖用腰做著推送

的動作,看見胯下這個美麗動人的少婦,插送了至少十分鐘後,「啊…嗯…

嗯…啊!…啊……」怡如受不了一波波的抽插,突然打個寒顫,下身一陣陣痙

攣不斷抽搐,激烈中大衛忽感肉棒受到狹熱陰道內的抽搐,受不住的將積存已

久的精液噴射入怡如的子宮之內,一波波灼熱精液洩洪似的不停灌入怡如的子

宮內。

大衛射完精後仍捨不得從嫩穴內拔出肉棒,肉棒在濕熱的陰戶內慢慢變軟,此

時,大衛可以清楚的看著怡如兩片紅嫩的陰唇緊緊地裹住自己的性器,端詳著

怡如迷人的神態,身材曲線真是動人,深深射入子宮內的濃精正慢慢地往外

流,整條陰道滑潤潤、熱呼呼的,浸淫的肉棒好不舒服,陰戶的周圍黏稠稠

的,儘是剛才所留下的戰果。

又濃又腥的白濁精液從正交溝的性器間隙中流出,乳白色的混濁液體順著股溝

流到床單上,美麗動人的少婦被強姦後的神態是這般迷人,大衛的心裡有一種

佔有的快感。

怡如覺得自己好像作了一場夢,瘋狂激烈的作愛、酣暢淋漓的呻吟吶喊,在慢

慢醒過來的時候,加上藥力作用有些昏昏沈沈,以至於一直都沒有睜開過眼

睛,直到陰戶裡感到一股股熱流傾洩而出,突然想到︰老公不是喝醉了嗎?

那……那……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誰?

猛然,怡如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條粗大溫熱的東西插著,怡如由性愛餘韻中一下

子清醒起來,掙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自己一雙腿被分開搭在大衛的肩上,自己

下身裸露只剩掛在小腿上的內褲,自己正和這個男人交溝。

怡如羞憤的全身顫抖,不可置信地望著大衛,聲音顫抖地說:「你怎麼能做這

種事!…你是我先生的同事…你…你快拔出來!……」怡如顫抖的語調

已經接近哭泣聲,淚水盈盈滾落臉頰。

她掙紮著想推開身上的大衛,可是推了幾下都沒有成功,一雙腿被搭在大衛的

肩上,腰臀的力量完全使不出力,便急了起來。

怡如也多少從剛才被姦淫的狂濤中微回過神來,看到白濁的精液從自己的陰唇

穴口內流出,想到平時對老公的同事這麼尊重,沒想到今天竟然把自己姦淫

了。

看到怡如沈湎在自己腥臭的精液中,又欣賞著怡如受姦淫後的狼狽樣,怡如落

淚,楚楚動人的哀憐樣,不但沒讓大衛感到內疚,反而有種淫虐快感。

大衛趁她再也沒有力氣抵抗時,然後抽動了起來。

「噢」怡如全身僵直,張眼望了大衛一下,「不行啊,你不能這樣,快

拔出來!不行 啊!……」怡如緊揪著眉頭,她的叫聲雖然不大,但

已經接近哭泣聲,怡如咬著下唇。

「啊…啊!……住手!」

怡如的陰道內都是大衛殘留的精液,使得潤滑的效果比第一次更美妙,黏膜對

磨擦的刺激變得更容易敏感,搞不清楚是殘精還是穴水、一直從陰戶深處湧出

來,弄得兩人生殖器濕滑不堪。

「哼……嗯……哼……嗯……嗯……」怡如咬著唇不時發出哀哼。她那嫩

穴被磨擦得紅通,當大衛粗大的肉棒往外拔時,連纏在棒身上的黏膜都會一起

拉出來;插入時,又連同陰唇一起擠入陰道內。

但是這種速度對大衛來說仍不滿足,在怒棒硬得快暴裂的煎熬下,他愈來

愈用力的握緊怡如的柳腰挺動肉棒,濕淋淋的淫水已經流濕了肉棒下醜陋的卵

袋。

「不……行……了……」怡如渾身激烈的抽搐,穴穴被大肉棒套弄得「啾吱啾

吱」作響。

「啊……啊……」怡如十根玉指緊緊的抓著大衛激烈的哀叫,「嗚……不

行……你快拔……出來……」但是大衛濕滑的肉棒控制不住似的在嫩穴內來回

拔送,兩人下體撞擊發出「啪啪」的清脆聲音,「啊……不……啊……」怡如

被插的渾身骨頭都要酥溶掉,根本無法思考,大衛將她的臉蛋轉過來,厚唇索

求她芳香的小嘴。

「唔……」怡如的唇輕易的就讓大衛佔有。大衛吸住柔軟的唇瓣,舌頭滑入黏

燙的小嘴內亂攪「唔……啾……」唇舌交吮聲不停響起。

「嗯……怡如……」看著怡如嬌嫩的臉孔,大衛一顆心怦怦的跳,忍不住

輕喊她的名字,低下頭咬起柔軟的唇片。

「啊……不要……」怡如擺脫大衛唇舌的糾纏哀吟出來。

「啊……不行!……啊……」怡如甩著長髮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

「啊……嗯……」粗大的肉棒不停套動,狠狠的漲滿充血的陰道,讓她幾度要

昏厥過去。

此時大衛再也忍不住了,於是用力做最後一陣狂插猛抽,把怡如的陰戶攪得啾

啾叫響,全身一陣抽搐,再一次將他的精液射入怡如的穴內「哦……哦……

哦……」大衛一邊叫一邊挺下體,怡如也跟著抽搐,滾熱的濃精又再度灌入她

體內,怡如半昏厥過去,軟綿綿的躺在床上發出無力的呻吟。

大衛回了魂,快速的將怡如下體擦拭,趕忙把怡如衣裙穿上抱回志豪的床上,

匆匆的離開志豪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