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野外露出調教記

人妻野外露出調教記

人妻野外露出調教記

「老婆,妳賭輸了。」趙子良一邊拿著報紙一邊衝進去家門。

「真的嗎?」美芬問道。

「諾,妳自己看啊,報紙寫的。」美芬一把搶過報紙,斗大的標題寫著「世界盃足球賽巴西慘遭淘汰」。

美芬看了「啊。」的一聲︰「怎麼會這樣。」

「老婆,願賭要服輸喔。」子良說到。

一個月前,子良跟美芬打賭,子良賭巴西不會贏得冠軍,美芬說會,賭注是誰輸的話,誰就當贏的人一天的奴隸,贏的人當主人,可以要求輸的人做任何事情。「好吧,就當你一天的奴隸」美芬嘴巴說著。

子良陰陰的笑著︰「那就這星期天當我一天的奴隸吧。」

「好吧。」美芬答應了。

 

星期天到了,子良拿著一件風衣給美芬︰「老婆,脫光衣服,穿上它。」

美芬嘟著嘴說︰「這樣穿很變態,老公。」

「你不是賭輸了,要照我的要求當一天奴隸。」

「好吧。」美芬進房去脫光了衣服,照老公的命令只穿了一件風衣。穿上了外套之後,從外觀上看,只是一個端莊的少婦穿上及膝的風衣,任誰也想不到,在大衣之下是沒有任何衣物吧。

「看上去沒什問題啊。那,我們出發吧。」

子良上下打量了半晌,點點頭︰「出出發。」驚獃了的美芬睜大雙眼看著老公,滿臉不可置信的神情。

 

「是啊。去大溪啊,今天我要來個野外調教。聽上去很有趣吧?說不定會讓別人看到啊。」子良聳聳肩,不在乎的說道。

「那那怎可以?」被老公的想法嚇壞了的美芬,一臉震駭地獃望住子良,身體不住地顫抖。美芬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求求你,老公,別出去好嗎?丟臉死了。」美芬用差不多要哭出來的神情對子良哀求道。

「不行。」這樣楚楚可憐的哀求,換來的,是子良斬釘截鐵的拒絕。

「我早就幻想有這麼一天了。」子良說道。

「求求你,老公,不要出去, 我不要在公眾地方。 」顫栗不已的聲音,透露出美芬的恐慌。

「那是不可能的,我已經決定了,今天,一定要來個野外調教。」漠視美芬的驚惶,反而渴望看到老婆更羞恥的表情的子良,用決絕的口吻說道。認命似的表情,美芬知道,事情已經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子良的個性一旦決定了,根本沒辦法拒絕。緊咬著下唇,臉色蒼白的美芬,膝蓋以下露出來的雙腳穿上黑色的長筒馬靴。和子良一起出門。

出了門搭電梯下樓,子良說:「今天你都要稱我主人,這是我們的賭注,不要忘記了。」

美芬點點頭「是的,主人。」

上了車,子良命令道:「把大衣鈕扣都解開,裙擺撩起來,用妳的屁股直接坐在椅子上。」

美芬無法拒絕,只好羞恥的照辦,但是她用手遮住自己的陰部︰「手拿開,不準遮,最好給外面的機車騎士跟其他車輛看到。」

 

子良命令道︰「這太丟臉了,我不要。」美芬拒絕著。

「不要,妳今天是我的奴隸,要聽我的話,拒絕我的命令,等等連衣服都不給妳穿,讓你脫光光在車上。」美芬只能乖乖照辦。路上車來車往,停紅綠燈的時候,美芬都覺得車外的機車騎士好像都探頭看著她近乎全裸的身體,她覺得好羞。

 

來到大溪的某某花園,子良說︰「到了,先把大衣扣好下車吧,老婆。」

「是的,主人。」,美芬走路的姿勢顯得很鬼祟,遲疑的動作,不時四面偷看,看上去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

 

「不用害怕啊,老婆。這件大衣已經都遮蓋起來了,別人看不到的啦。其他人怎會想到,老婆這樣端莊自矜的小學老師,會不穿衣物,只披一件大衣就上街呢?這樣叫做空穴來風。」子良在老婆的耳邊低聲說著,用言語去羞辱美芬,帶給他難以言喻的快樂。

 

「不、不要說了。 」美芬的臉紅肜肜地,不敢作聲,低下頭跟著子良走。她雙手緊緊攏著大衣的前襟,雖然大衣的鈕扣已經扣得很好,但她仍然很害怕鈕扣會松開,因為內裡沒有穿衣服,總覺得涼颯颯的。 強烈的不安感正侵襲著她的精神,只穿一件大衣,內裡一絲不掛就出門,這種以前想也不敢想的行為,讓她害怕得快瘋狂了。

 

在園內逛了一段時間︰「今日真是高興,景色真宜人,美芬,我們就在這�拍一些有趣的記念照吧。」

 

趙子良說著︰「把衣服釦子解開。」

美芬驚道:「但……這�……是戶外。」

「妳不是說今天當我一天的奴隸,我說什麼你都照做嗎?」趙子良回道。

「是的…好的…主人的命令。」美芬說著一邊解開了風衣鈕扣,今天的美芬穿著一件黑色風衣,長度剛好露出膝蓋,腳上穿著一雙長筒馬靴,底下沒有穿長褲。逐一解開了風衣的鈕扣,美芬左右看了看,四下無人注意,美芬用雙手往左右拉開了風衣。

 

「動作快點,要把妳的身體全都露出來。」趙子良命令著。

 

「……是的……主人。」美芬小聲回應著,一邊緊張望著四周。臉上雖然害羞,但美芬卻真的服從了丈夫的說話。看了四周再沒有其他人,竟就這樣在光天白日之下,於許多遊客在的廣大花園中,把風衣拉的更開,使那對高聳入雲的白晢巨乳,昂然勃起的粉紅乳頭和濃密綣曲的陰毛,全皆暴露在這個開放而廣大的空間之中。

 

「那是什麼呀,美芬妳的一對奶頭居然硬起來了,這麼喜歡露出嗎?真是淫賤無恥呢,難道你本身會期待露出嗎?」

被丈夫譏笑自己的下流,美芬的面頰上更為緋紅︰「才…才沒有呢這樣羞死了。」

這時趙子良突然發現︰「美芬,妳的下體怎麼溼溼的,難道讓你做這麼變態的打扮你會濕。?還說沒有…妳的身體是誠實的。」

趙子良伸手到美芬的恥丘一摸,然後把沾溼黏液的手指放到美芬眼前︰「妳自己看吧,流這麼多水,濕成這樣,原來妳喜歡露出啊,小變態老婆。」

 

美芬身體變得異常的敏銳,連冷風吹拂身體也特別的感覺得到。精神上的不安反令她下身有點發熱,相對於室外的溫度,下身沒穿上任何衣物,雖然大衣直蓋到膝蓋,但陰道口涼涼的,像是感到微風輕拂一般,但陰道深處的子宮卻像是燃點了情慾之火一般,特別的火燙,那種感覺,帶給美芬似是緊張又像銷魂的、難以用言語表達的複雜感情。

 

「你真變態,老婆,給我看著鏡頭。好好的介紹自己。」趙子良拿出了數位相機,對美芬帶點粗暴地叱喝起來。美芬全身劇震,但從她柳眉輕蹙的表情看來,卻不像是害怕。呼吸突然的加快,原已巨大的胸部,起起伏伏的,更為突顯那驕人的豪峰。她靦腆地望著數位相機,嘴上尷尬地牽出笑容,在鏡頭的瞄準下,面紅耳赤,眼泛春潮地顫抖著半裸的嬌軀。

 

「主人……請為你的變態妻子-柯美芬,這個下流淫賤的姿態,好好地拍下來。」柯美芬喃喃說著,趙子良滿意地冷笑並按下快門,太陽之下那美麗卻淫亂的美女就被拍攝進相機之內。

 

離開花園以後,子良開車經過一個便利商店,美芬仍維持來時的模樣,釦子全部打開,屁股直接接觸皮椅,子良命令道:「去對街7-11買香煙和六瓶茶理王回來,但只能選擇一顆鈕扣扣上,自己選吧。」

美芬只得選擇一顆鈕扣扣上,剛好能遮住陰部不讓它暴露,從前面看大衣前面開到快露出肚臍,下面整雙白晰的大腿走路的時候,幾乎全部能夠看到︰「好了,老婆去吧。」子良催促著,美芬咬牙下了車,走過馬路到對面,風吹起了她的大衣,從後面看露出了白皙的屁股,許多車輛及騎士都看著目不轉睛,有些人甚至差點摔車,更有人吹起口哨。

 

不久美芬提著六瓶茶理王回來,雙手提著寶特瓶的重量壓在蹬著高跟鞋的雙腳,讓她努力的保持身體的平衡,深怕不小心跌倒後,沒穿內褲的下體會完全暴露眾人眼前,短短的一條街好像一條無止境的路,精神的羞辱比肉體的凌虐更難忍受。

 

上車之後,子良用手一摸美芬下體︰「老婆,妳又濕了,剛剛被很多人看到妳也會濕,可見妳有暴露狂的體質,以後我要好好開發你這種特質,哈哈哈。」美芬想到以後可能的遭遇,露出了期待的表情,淫水流到整個車子的前助手座椅都濕了。

 

在經過上次刺激的戶外露出調教之後,美芬明白了自己變態露出狂的本性,在子良要求下,美芬開始在家都脫光衣服,變成兩人天體世界。同時子良也開始要求一些變態的性愛方式,例如在乳房上下綑綁後做愛,美芬原本抗拒著,但在子良不斷要求下也答應了。

 

這天剛好子良休假,小學老師的美芬剛好放寒假,子良提議出去走走,美芬想也知道子良又想進行變態的戶外調教,但是由於美芬已經有一次的經驗,也享受到露出的刺激快感,子良把大衣交給美芬︰「我在門口等你,快一點,別嚷我等太久,記住!不能穿別的衣服。」說完便走了。美芬的性趣被老公再度挑逗起來。

 

下午六點… 子良在門口等約一刻,美芬走了出來︰ 「走吧。」子良拉起美芬的手。

 

美芬嚶的一聲,湊到子良耳邊低聲說:「老公這大衣好像有點嗯短可以換一件嗎。」原來子良特一挑了一件短大衣。大概是美芬身材一六七公分稍微高挑點,因此這次的大衣只到剛剛好遮住三十四寸的屁股下方一點,只要一彎腰就會被發現沒穿內褲,而碩大的乳房,撐起稍小的大衣,真是可觀,仔細看,還可發現隱約的乳尖。

 

「不可以,這件我認為最好的。」子良說到,沒辦法,美芬只好跟著出門。也穿了上次同樣的高跟長筒馬靴,

「啊等一下走太快了。」美芬在子良耳邊低聲哀求著。子良還是不理會,繼續直走。

 

「啊喔不行啊。」。美芬低微的叫著,走出社區,一路上美芬不斷享受特別的滋味,一邊擔心害怕別人的目光,美芬心裡的變態性慾被撩了起來,似乎高潮的女人會有種特別的魅力,不少人望向這對不知是情人還是什麼的身分。

 

上了火車,此時子良手指不停的摳弄著美芬的陰部,指尖一用力,美芬柔軟溫潤的陰唇像兩片海綿般緊緊的將指頭包裹住︰「……嗯……」美芬強忍住痛苦與,只怕被鄰座的其他乘客發現。但身體的反應卻是如此的激烈,滾滾的淫水從體內湧出,不一會兒,淫水已經濕了大半的大腿。

 

「把大腿打開。」子良命令著,美芬遲疑了一下,但她看到丈夫堅決的眼神,知道子良並非和她開玩笑。

 

「我想讓變態老婆體驗一下什麼叫危險的快感。」

「你只是想讓我丟人吧?」美芬雖然說著仍打開了大腿。

 

火車上是一個開放的空間,內裡沒穿衣服,打開大腿隨時都有可能穿幫,如果在這個時候,大衣底下一絲不掛、暴露在眾人面前,自己最私密的私處隨時都有被陌生人窺視的危險。

 

「坐到中間的位子,那裡正對著上下車的人。」子良又命令了。

「喔…真的想讓我丟臉嗎。」美芬的美貌一雙修長雪白的小腿,車子靠站上下車時,經常引來其他男乘客的側目,而許多男乘客的目光她似乎也注意到了︰「啊…被看到了。」,再想到此刻的大衣下是空蕩蕩的一片,更讓她時而打開腿時而夾緊著雙腿。

 

子良看著美芬羞紅的臉頰、以及顫抖的雙腿,可以想見美芬心中的難為情,但相對的,這種被發現的快感,也是難以言諭的。下車時,子良甚至在美芬剛的座位上發覺一灘水漬,是汗水、尿水、還是淫水。已經不重要了。

下了車,子良帶美芬到了車站角落,子良伸手探了美芬下體︰「好濕喔,老婆你真的是暴露狂。」美芬不答話,難為情的紅了臉。

 

「老婆,待會還有讓你更刺激的東西。」子良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玩具,是一個最新出品的無線遙控震盪器,它與一般俗稱「跳蛋」的震盪器沒有兩樣,唯一的差別在於震盪器的遙控器是無線的,而且就掌握在子良手中。

 

「老婆,妳將這個小東西塞進身體裡。」子良命令著。

「什麼……現在。」 美芬緊張的環顧了一下四週,幸好這一帶並沒有什麼人,子良用身上的外套替美芬稍微遮了一下,美芬儘管有些不願意與不悅,但還是很快的將它塞進陰道內,然後整好裙擺。

「現在,我們到人多的地方逛一逛。」子良拉著美芬往大街上人潮擁擠的地方走,當來到大街上時,子良啟動了震盪器的馬達開關,煞時間,震盪器彷彿發狂般動了起來,由於整顆震盪器塞在美芬陰道中,美芬差點被突如其來的刺激下得當街失態。

 

「這……這是怎麼回事……快……把它關掉……嗯嗯。」美芬小聲哀求著。

 

「老婆,感覺還不錯吧?」子良像戲弄小孩般當街戲耍著老婆,儘管震盪器陣得美芬全身發麻,但偏偏又不能將它取出,美芬又氣有惱,但也只能任由子良擺佈,強忍著淚水嗚噎。

 

「自然點,妳看,旁邊的人都覺得妳有些不對勁,可別被外人發現才好。」子良在美芬耳邊說著,

「老公你……只會想點子……整老婆。」美芬覺得眼前一片昏黑。激烈的性感使美芬的身體顫抖。

「妳看看自己的腿,都被愛液弄濕了。」在震盪器的刺激下,美芬的淫水有如失禁般狂洩而出,再加上身處在人群之中,讓她進退不得,困窘的情況,更勝於剛剛在車上。美芬終於忍耐不住,衝向路邊的公共廁所,不一會兒,從廁所裡走了出來,交給了六郎一顆濕淋淋、黏答答的震盪器,表情似乎有些哀怨。

 

「夠了。今天就到此為止了,你真是越來越過分了。老公。」

「才剛開始呢……接下來還更刺激呢。」子良說道,

「嗚……你是個畜生。」美芬抗議著。

 

子良不裡美芬的抗議轉身向前走。攔下計程車,自己先上車後,向美芬招手。美芬在旁邊坐下後,子良問司機:「在這附近有錢櫃嗎?」

「要到林森北路才有,車程十分鐘左右。」司機還特意回頭看美豔的美芬,此時美芬的大衣鈕扣逐一被子良解開,沒穿衣服美麗而誘人的雪白朣體暴露出來。

 

「這個女人是我的老婆,也是小學老師。」 子良撩起美芬的長髮,讓司機看清楚。

「不要。」美芬猛烈搖頭,想把自己的美貌隱藏起來。

「真是美麗的老婆,真令人羨慕。」司機說完後立刻開車。

 

子良此時拉開西裝褲的拉鏈,受到壓抑的肉棒猛然跳出來︰ 「老婆,請吸吮吧。」 子良用司機也能聽到的聲音說。囗吻雖然輕柔,但有不容反抗的意味。

「這....這個。」美芬露出求饒的眼神說,

「啊....把這個收起來吧。」美芬的右手被子良抓住,強迫握住勃起的肉棒。

「好硬....啊.。」 堅硬的觸感使香代的身體搔癢。剛才洩過的餘韻仍在肉體深處蠕動。

「老婆。吸吮吧。」

「啊....在這種地方。」蒼白的臉上稍恢復紅潤,從領口散發出甜美的汗味。美芬露出怨尤的眼神看子良後,右手握肉棒根部,美麗的臉低下去。司機不停的看後視鏡。

 

美芬嘴靠近龜頭︰ 「唔...。」 用嘴唇包夾龜頭,聳立的肉棒顫抖,美芬伸出舌尖,輕舔馬口。

 

「老婆。」子良把手指插入母親的頭髮裡抓緊。子良的陰莖已經非常敏感,所以稍許刺激,就使堅硬的肉棒從根部開始溶化。

 

「唔....唔..。」 美芬緊縮臉頰,用力吸吮肉棒。

「啊....我的肉棒快被吸走了。」子良感到快要射精,急忙從美芬的嘴裡退出。

「啊....啊.。」肉棒噗吱一聲離開嘴唇,美芬發出惋惜的哼聲,用濕潤的眼神問為什麼。在計程車上的口交使美芬感到無比的羞恥與興奮。感到有視線而向前看時,在後視鏡裡和司機的眼光相遇。火熱的肉洞突然緊縮,美芬立刻移開視線,但司機的火熱眼神仍舊留在美芬的腦海裡。美芬再度把子良的肉棒吞入嘴裡。

 

「啊....唔.。」美芬吐出惱人的肉棒,肉棒脈動,這種反應也刺激美芬的性感。

 

「你老婆真淫蕩。」 司機忍不住吞口水 ,肉棒吞入到根部,陰毛刺激美芬臉頰和鼻尖。

 

「唔...,快要射了。」子良的陰莖在老婆的嘴裡更膨脹。美芬感受到這種射精的反應,身體更加火熱搔癢。

「喔•••老婆。」子良大吼一聲,射出精液。

「唔..。」 美芬皺起眉頭,咕嚕咕嚕的把精液完全吞下去。

 

「客人,錢櫃到了。」瞟到司機的聲音,美芬這才抬起頭。司機似乎痴獃的看嘴邊沾滿精液的美女妖豔表情。 美芬閉上眼睛,用舌尖舔嘴唇,扣好大衣。走下計程車,寒冷的風掠過火熱的臉頰。美芬低下頭,臉上露出緊張和羞恥的表情,和先前在計程車上如妓女般囗交的表情截然不同。子良覺得看到美芬的兩個不同人格。

 

進了錢櫃,子良點了飲料,拿出一疊小費,跟服務生交代說沒有按服務鈴就不要進來了,此時子良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白色棉繩,叫美芬脫下大衣,在美芬身上,開始動手綑綁。

 

被綁的美芬一臉蒼白,亂叫著:「為什麼要綁我啊,老公。」不論她怎麼抵抗都沒用,那冷冷的繩子好像蛇一樣纏在她的身體上,美芬感到絕望。子良的手法相當老練,將將繩子繞到乳房上下綁了一圈。繩子綁得很緊,跟 A片里頭一樣,美芬喘息著。她美麗的乳房,在繩子的纏繞之下,顯得更加突出迷人。兩個大奶被綁的喘不過氣,雪白肌膚上稍稍泛紅,

 

「好漂亮的乳房,好像要滴出新鮮的牛奶一樣。」子良從背後撫摸老婆的乳房說道。那滑嫩又膨脹的乳房,在子良的揉搓下,好像要擠出乳汁來一樣。

 

「老婆,你唱歌來聽聽吧。」,美芬只好被綑綁著唱歌,唱了兩個小時,美芬高潮了好幾次,愛液也濕了整個座位。子良按了服務鈴要美芬祇能披上大衣,只能扣一個釦子等服務生來結帳,服務生近來「先生,一共是1250元。」

此時,美芬的衣服根本遮不住乳房上下捆綁的繩子,加以坐姿,整個衣服往上,白皙的屁股幾乎露出來,濕淋淋的陰戶也暴露在服務生眼前,服務生看呆了︰「這是我老婆,她有暴露狂,很敢吧。」,美芬羞的把頭埋在子良懷裡,不敢看服務生,子良結了帳,在服務生羨慕的眼光中帶著美芬離開。

 

回去的路上,通勤電車不知怎地擠得像沙丁魚,兩人好不容易擠到後門站著,美芬背靠著門,不停的喘息,剛剛的一番擁擠,把美芬的大衣擠掉一顆扣子,將近一半的的酥胸曝露出來,像是穿低胸禮服一樣,而綁在胸部四周的繩子,隱約的跑了出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最愛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真是有夠令人遐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