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珍

小珍

我叫阿慶,今天十六歲。我的父親在我九歲時因車禍去逝,身為獨子

的我便從此和媽媽倆人相依為命。

那天炎熱的午後,一放了學便立刻奔跑回家。哈!跟好友振興借了兩

張新出爐的四級A片,我褲子內的小寶貝已等不及了。

回到了家裡,從冰箱中盛了一大碗母親在昨晚弄的西米露。在這種悶

熱的天氣裡,啟動了冷氣機,喝 冰凍的西米露,同時看 A片,可

是一大的享受啊!我把一片光諜放入光諜機,反正母親不到傍晚是不

回來的,我就把所有窗簾都拉好,索性把衣褲都脫個清光,預備在客

廳裡,赤裸裸的好好打個手槍,盡情的享受一番!

我一邊以右手拿 湯匙喝西米露、一邊則以不慣用的左手抽搖 我那

膨脹的大老二,並全神灌注 、欣賞著電視上A片主角的賣力演出。

「叮當 叮當 叮當 」

『干你娘的!』在這時候不知哪個狗養的按 門鈴!硬挺的寶貝又無

法多忍耐,我急忙使力抽送了幾回,就草草 精了

我急忙把電視給關上,隨手拉起了校褲,裸 上身開門去。

原來是隔壁的小珍,手中拿 一大包的不知是什 。她站在門旁大聲

喊道:「喂!拜託啦!還不幫我拿進你家去?這些是我那麻煩的老媽

死都要我送過來的蜜桃啦,是她從家鄉帶回來的啦!」

我嘟 嘴,無聲無氣的從小珍手裡拿過那一大袋的蜜桃。

「矣!這種什 啊?怎 黏黏的?」小珍揉弄 手掌叫道。

死了!那是我的精液啊!剛纔匆匆射精後竟也沒留意那黏黏淫穢液體

沾得我整個左手都是,而恰巧在接過袋子時弄到小珍的手,沾得她滿

手心都是。

「哦 那 啊喲!那隻是沾在我手上的西米露啦!」茫然中,我胡亂

的說了一通。「 啊 裡邊還有很多啊!進來,我盛一腕冰凍的西米

露給你喝。」

「好 好 我最愛喝西米露了!」小珍大步的跑跳 進來。

我到廚房裡端了一大碗的西米露,走出到客聽,並拿了手巾準備給她

擦手時,竟嚇了一大跳。小珍竟在用嘴舔 沾在她手心上的精液,望

向我說:「喂!阿慶哥,這西米露怎 酸酸的,還有點兒異味,是不

是壞掉了?」

「 哦 這個 這個 哎呀!你怎 那樣不衛生,那些都髒了,當然

有異味啦!來吧,快坐下來喫這碗吧!」我緩緩回道。

小珍今年十五歲,非常的單純。我的房間正對 她的房間,我還常常

有機會偷窺她換衣裳呢!

她今天穿著水藍色白花點的短裙,前扣式的短袖緊身針織線衫,露出

可愛的小肚臍。看 她喝 那碗西米露,就讓我連想起她剛剛吸喫我

精液的情景,令我有點興奮得連小弟弟都緩緩站了起來。

「哎喲!怎 不開電視啊?櫻桃小丸子快播映了!」說 ,小珍便拿

遙控器開 電視機。

「啊 啊 干我 干我 啊 啊」電視裡正傳來剛纔我看到一半的A

片淫喊叫聲。原來我忘了關光諜機。

『哇!搞什 東瓜?』我心裡嚇了一跳,慌忙身軀擋在電視前。「小

珍 別 別看,快 關掉它!」我心虛的口喫起來!

「啊!原來你偷看A片!哈哈 我要告訴所有的人!」小珍笑道。

「不行啊!求 求求你!可不能說出去啊!」我急 跳了過去,把小

珍壓倒在地上,以掌心按 她的嘴。「說出去我就沒臉見人了啊!」

我的上身壓 小珍的胸部,她愈掙紮就愈和我貼得更緊。我這時也發

覺了,不但上體頂得舒服,下面的弟弟更壓 她膨脹得快要爆裂了!

爽快的感覺突然湧上心頭。

我面紅耳赤,摟著小珍直親嘴,親到她心猿意馬,有點兒不知所措,

竟然毫無半點抗拒。我乘機一路沿著她的頸子吻下來,順便將她上衣

扣子全解開,玩捏起她的奶子,並用舌頭挑逗片刻後,開始對著乳頭

吸吮起來。

小珍的敏感地帶受到了刺激,情慾不自禁的高漲起來,腦部終於清醒

了一點,慌忙想推開我,但被我再次挑逗了幾下,嘴裡雖然喊 不可

以,但身體也不自覺地隨著我舌頭的來回舔啜而扭動。

當小珍變硬的乳頭受到我手指的撚轉時,她不禁興奮地仰頭直搖擺,

一陣甜美的快感竄遍全身,令她不自覺呻吟起來!小珍凝望 我,她

雖然很爽,又有點兒不好意思,隻想盡量隱藏自己的興奮之表情。

我看她正猶豫不決 ,立即想脫她內褲。小珍夾緊腿,堅持不讓我動

她那小內褲。我開始哄她,說隻要看看外面就好。說著就使力掰開小

珍妹妹夾緊的雙腿,掀起水藍色短裙,伸頭隔著內褲,輕輕用舌頭逗

弄吸吮起來。但不一會,就使力強行拉下她的小褲褲,接著用舌頭逗

弄並吸吮起她的陰戶裡已盛滿的蜜汁。

小珍這時也不禁閉上了眼睛,任由我的擺布。柔軟的舌頭隨意舔逗,

引起小珍妹子一陣又一陣的騷癢感。我把她拉起,躺放在我客廳那超

大的沙發上,以雙肘支撐著上身,把她大腿分得更開更大。

我握住小珍光滑的大腿,以火熱的舌頭往她嫩紅的肉芽上舔去,令她

支持身體的雙臂輕微顫抖 ,並不自覺的緊閉雙眼,向後仰頭呻吟。

沒過一會,小珍就覺得有根硬物,正強擠入她那還未曾開過的蜜縫裡

頭。張開眼一看,原來是我正在嘗試將陰莖插入她的體內。她嚇了一

跳,緊張的硬要把我推開。

可是我這時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理智,滿腦子裡隻有性。我用力壓著小

珍,不讓她反抗,更用我的舌頭堵進她的嘴,生怕她叫出來。

我的舌頭在她口中挑逗片刻後,她心境也慢慢緩了下來。我說:「不

要怕,阿慶哥哥會很溫柔、很小心,不會弄痛你的 」

我用嘴舌在她的粉紅小蜜穴裡滑遊 ,逗得她的淫水直流。嗯,是時

候了!接著,我用龜頭小心的在她陰戶外點撞,然後纔隨著淫水盛流

處,緩緩的推進小珍的蜜洞。

小珍感到一陣酥麻,大聲哼了兩下,就不再反抗,反而緊抱著我,將

嫩滑的舌頭主動伸過來,纏繞在我整個口腔裡頭。我亦很興奮,陰莖

漲得更大了,使盡牛力的又挺又抽的出入小珍的蜜穴。她緊窄的陰道

包容得我好舒服啊!我越爽,抽插的也越來越快、越來越使勁。

「啊!好痛 不要呀! 慢點 慢點 」小珍感到一陣撕痛,用力的

打 我。

我這時哪能慢下來啊?不理了,繼續用力的往前挺進!

小珍緊抓著我的背,她的指甲幾乎全插入我肉裡。我忍著痛,也叫她

忍 點,過一會就會好過了。不久,小珍隻覺酥麻感又再次升起,已

經由痛楚變為快感,屁股也雖 我抽送的節奏而搖擺 ,陰戶也有了

伸縮性,能開始松緊的控制 。 這使得我更加的爽快,抽動不到十幾

下,就在小珍妹妹的陰道內射了出來,而她也同時 了,淫水留的我

滿身都是,把沙發都弄濕了一大片,其中還參有滴滴血絲!

第一次經驗後,帶 不安的感覺,我倆擔 了一陣子。害怕那次會搞

出『人命』。幸好小珍的月經,過後還是照往常一樣準時的來,我們

也終於放下了心頭的大擔。

從那次起,小珍真正嘗到高潮的滋味,我們大約每個月都會偷偷的干

上好幾次,而每一次,她的情慾好像又被打開了一點,越來越放、越

來越蕩,有時還要求一連做參、四次,幹得我都幾乎招架不住了。

現在小珍都喫避孕藥,她說我帶安全套無法完全發揮,還是真槍實彈

爽得多!當夜深人靜時,她還常常在她自己的房裡,開 大燈面對我

自挖自慰,害得我窗戶前的那面牆,沾染 無數暗黃的穢點,流失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