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遊樂記

美國遊樂記

一出達拉斯機場,就看到丁軍笑嘻嘻的站在出口等著我。他一見到我,就笑著迎上來∶「你他媽的總算來了,害得我等了這麽久。」我早知道他的脾氣,也開口罵道∶「你可真不要臉,你百般哀求我才來你這個破地方,你就算等久一點又怎麽樣。」然後大家相視一笑,他幫我拎過行李就往外走。

我問他∶「琳琳到了嗎?」琳琳是我的中學同學,而且也是我和丁軍的大學同學,關系極好。大家先後到了美國後也經常聯系。

丁軍說∶「她比你到的早,只是她這次居然只帶了牛仔褲來,我已經叫曼玉陪她去買衣服了。」我問道∶「你這次搞的這麽神秘干什麽?我可也只是牛仔褲就這麽來了。

丁軍笑笑∶「保證你玩的高興。你他媽的,這次讓你們到我這,吃我的、住我的,玩我的,你還有那麽多意見。」我說∶「不敢,不敢。今天有什麽節目呀?」「到了家再說吧。」他拉開車門,把我讓了進去。

一路上我也不再多問,只是聊了聊原來同學的情況。大概近一個小時就到了丁軍住的地方。一進門,他指了一個房間說∶「你住這里,先去洗洗,晚上在家裡吃飯,完了再出去。」我說∶「那就讓你盡地主之誼吧。」我洗了個澡,發現沒有把內褲拿進來,圍了一條毛巾就走到客廳,拿我包里的梳子。走到客廳,才發現曼玉和琳琳已經回來了。琳琳果然穿著牛仔褲,配著一件GAP的TSHIRT。我倒沒覺得有什麽不好,不知道丁軍怎麽想的。

曼玉正俯身從剛拿回來的大包小包中挑著什麽東西。她穿的是淺色小碎花連衣裙,隨著她的彎腰俯身,把整條大腿都露了出來,差點兒就可以看到她的臀部了。她的腿修長、結實,線條極其漂亮。可是,那隱約從裙擺下露出的難道是陰毛?難道她沒有穿內褲嗎?

我正想看個仔細,就聽到丁軍說∶「他出來了。」我一扭頭,看到琳琳正走過來。她突然停住,指著我大笑。我順著她的手勢低頭一看,乖乖,小弟弟已經把毛巾高高撐起。這時候丁軍和曼玉也都盯著我樂。我忙用手捂住下面,有些臉紅的掩飾道∶「人之常情,沒什麽好笑的吧!更何況兩位美女當前,特別是曼玉,我如果沒有反應,豈不是反而顯得有問題?丁軍,趕快把我那個小包丟給我。」接過丁軍丟來的包,我趕快回到衛生間,穿戴整齊了才出來。

吃飯時,他們也沒有再開我的玩笑,免了我的一番尴尬,只是曼玉起身夾菜給我時,讓我大飽衣內風光,若隱若現的乳暈弄得我心動不已。經過我前後仔細的觀察,我認定了她連乳罩都沒有戴。這麽說,今天她就是這麽只穿了一件連衣裙在外面就上街了?我心裡有些嘀咕,沒想到曼玉如此的開放。

吃完飯,琳琳和曼玉都說要洗洗澡,換件衣服。我們就在客廳里聊天等她們。

我們聊到當時在國內的街頭小攤上想嘗嘗牛鞭,卻沒有人敢開口點,都指著對方大罵對方膽小。丁軍倒好像想起了什麽似的,對我說∶「改天請你吃套大餐。

保你滿意。「我正想問個具體,琳琳出來了。我不禁覺得眼前一亮。琳琳雖然沒有曼玉高,也有一米六五的高度;雖然不是豐乳肥臀,但體形上下比例很好。她選的有是我最喜歡的紅色緊身超短連衣裙。上身大概是用了什麽「神奇胸罩」之類的東西,乳溝深陷,貼身的材料也顯出她突出的臀部。我看不到什麽內褲的褲縫、褲邊,就斷定如果她不是穿T─BACK,就是和曼玉一樣什麽都沒有穿。

接著曼玉也出來了。說實話,在和丁軍聊天時我真不希望曼玉換衣服,不過現在我可放了心,曼玉只是換了一件類似的短裙,不過是黑色真絲的罷了。

曼玉走上前幫琳琳理了理衣服,笑笑的說∶「怎麽樣,我的眼光不錯吧?」琳琳笑笑,什麽也沒有說,還伸手把裙擺忘下拉了拉。看樣子她並不是很習慣穿成這樣。

丁軍說∶「該走了。」到了車上我才問丁軍∶「今天這麽正式干什麽?我這打扮可配不上這兩位漂亮的小姐。」丁軍說∶「我們去參加一個晚會,我叫它‘歡樂今宵’。我也只是第一次去,不過已經聽朋友講過細節了,票也是朋友幫著搞的,弄得好還可以賺些錢回來。

這可是成人節目,曼玉已經和琳琳說過了,我想你不會躲開成人節目的,也就沒和你說。你就等著看好戲吧!「我正想再多問幾句,琳琳湊到我耳朵旁邊問我∶「喂,我這樣穿怎麽樣?」我說∶「很好呀。你好像比你在大學時身材又好了不少,是不是用了什麽‘沒什麽大不了的’?」�(注∶請看以後關於我和琳琳大學時的故事。)琳琳悠悠的說∶「我還以爲你都忘記了呢。我這樣穿真的好嗎?哼,你還說不說什麽‘特別是曼玉’這樣的話。」我一楞,才明白剛才稱贊曼玉時已經讓琳琳吃醋了。

我趕忙說∶「哪裡,只不過我和你那麽熟,當然要先讓曼玉美一下了。」大概四十分鍾的車程,我們就到了市中心一座什麽大廈。到了三十樓,一出電梯順著指示就進了晚會的現場。觀衆席呈半圓形,大概可以容納三百人左右,已經有些人零零散散的坐了進去。半圓的中央空出一大片,有一張檯子,幾張沙發,大概就是給主持人和特約佳賓準備的。

我們找了位置坐下,丁軍對我說∶「你也知道,美國人很開放,也大方,玩的開。所以等一下萬一有叫到你上去,可千萬別推卻,給咱們丟臉。」我說∶「這你放心。其實當你想到老外那麽大方你可以接受,你就應該知道如果自己也那樣,別人也不會覺得奇怪。說的不好聽,臉皮厚一些就好了。」陸陸續續的觀衆席都滿了。八點一到,燈光先暗了下來,然後是一陣打擊樂,接著是乾冰,然後就是主持人從乾冰中走了出來。我們也只好和著其他觀衆瞎喊一氣。

主持人揮手示意大家靜下來,然後舉起麥克風∶「大家好,我是麥克。

在這里主持‘歡樂今宵’的第三十八期。每一次我們都有新鮮的話題,每一次我們都有獎金送出。今天我們的主題是關於夫妻的。如果是夫妻一起來的,請舉手。「呼拉拉大概有四、五十對吧。麥克接著示意助手向那些夫婦分些什麽紙牌之類的東西。

麥克接著說∶「等一下我會從你們中間選五對上來。如果不願意上台的,請把手放下。」我看了一下,除了拿到牌的,沒有人放下手,旁邊丁軍還把手舉的高高的,最後拿了一張黑桃Q。

等著牌分完了,麥克說∶「請拿到Q的上來。」丁軍好想很興奮的樣子,沖我一樂,拉了曼玉就走到台上。一共有四對夫婦上了台。

麥克拿出一張紙條,打開一看,然後說∶「今天是黑桃夫婦爲主,其他三對夫婦幫助。我先把規則說一下,我們的節目是測試夫妻之間的了解程度,我會問一些問題,先由丈夫單獨回答,他的太太要在後台等。然後是妻子上台回答。

如果答案一樣,一題丁軍夫婦可以得到兩百美元,如果有不一樣,不但他們拿不到獎金,妻子還要脫掉身上一樣東西。「不知誰大聲問了一句,「如果脫光了怎麽辦?」麥克奸笑了一下,伸手指向沙發後面說∶「問的好。我們的兩百美元不是白給的。如果脫光了,我們就由電腦隨機挑一位上來,任意玩弄丁太太兩分鍾。」我才注意到那些沙發後面有一塊液晶顯示屏。

規則一說完,觀衆席上頓時興奮起來。琳琳扭頭看了我一眼∶「不會吧?!」她的臉有些紅。

��我也是第一次來這種節目,心裡也是非常意外,但我還是說∶「沒什麽,美國這種節目多的是,難道你沒有看過?」琳琳想了一下∶「那倒也是,不過要是叫我,我可不敢上去。萬一輸了還要給別人搞。」我只好說∶「還記得我告訴你的觀點嗎?只要他能讓你舒服,你就當是去找按摩師按摩一下好了。不過是一種上上下下,前前後後,里裡外外的全面按摩罷了。」台上麥克先把四對夫婦介紹了一下,他們是肯特夫婦、大衛夫婦、馬丁夫婦,加上丁軍和曼玉。曼玉先被助手帶到後台,台前麥克開始問問題。

「第一題∶請問你太太的胸圍是多少?」麥克問。

「33C。」丁軍答的乾脆利落,看樣子這兩百美元到手了。台下也是叽叽喳喳一片。

我用胳膊肘捅了琳琳一下,「你和她,誰大?」琳琳沖著我瞪眼睛說∶「差不多,幹嘛?」「沒什麽,我只記得你好像是八十幾公分,不知道你這兩年有沒有長大。」麥克接著問第二題∶「請問你太太喜歡給你口交嗎?」「她┅┅,很少會主動給我口交,都要我說才可以。這樣算什麽┅┅?

 

我只能說她很少主動給我口交,但她絕對不反對。「麥克說∶「沒關系,我們的問題不是只有是或不是,對或不對的答案。

只要正確就可以。第三題,她喜歡肛交嗎?「「不喜歡。」丁軍毫不猶豫的回答。

「第四題,請問你的陰莖勃起後有多長?」「十五公分。」「還不錯,平均長度嘛。第五題,你們最長一次做愛時間有多久?或者我該這麽問∶從你第一次插進去,到你射精,你最長能搞你老婆多久?這個問題我們有三分鍾的范圍。如果你說30分鍾,那麽27到33分鍾之間都是對的。」丁軍想了想∶「我還真沒有數過,大概二十分鍾吧!」麥克說∶「謝謝你,丁先生。現在我們請你太太出來,請坐到那邊沙發上。」觀衆席上一片嘩然。我就聽到旁邊一個黑家夥問他的朋友∶「只有五題,那還有什麽好脫的。我真想看到那個小妞被干哪。」他的朋友指著他,「你也夠笨的。

上次有個五題一題都沒有答對,有的卻十題都對了。重要的是要看那個妞自己願意不願意。而且我看那個丁太太穿的少,錯一兩題估計就要光了。「這時曼玉已經上了台,站在麥克風前面,背對著沙發和屏幕,面相著我們。

麥克已經開始發問了∶「丁太太,規則,你已經很清楚了,我們現在開始好嗎?」曼玉點了點頭。

「請問你胸圍是多少?」「34B。」曼玉回答完,全場一片歡呼,然後就是異口同聲的∶「脫,脫」麥克笑眯眯的對曼玉說∶「丁先生可是說你的胸圍是33C呦。」丁軍也插話問小曼∶「上次我問你時,你告訴我是33C,我還給你買了件CK的內衣,就是33C的,怎麽變成34B了?

曼玉說∶「你什麽時候問我的?我天天鍛煉,胸部變大也很正常呀。真討厭,錯了呀。」麥克說∶「丁太太,按規矩你要脫掉身上一樣東西。請脫吧!」我看到曼玉很猶豫,回頭望了望丁軍,丁軍也只是聳了聳肩,什麽也沒有說。

琳琳在旁邊說∶「美國人真無聊,搞這些東西,還瞎起鬨。」我說∶「‘飽暖思淫慾’是一點都沒有錯的。老外就是閑著無聊,搞的東西都是我們在在國內沒有見過,甚至想都沒有想過的。長長見識也不錯。」我又盯著琳琳看玩笑說∶「如果換成是你在上面,我也會瞎起鬨的。因爲我好久沒有看到你脫光了。」琳琳輕輕一巴掌摔在我臉上∶「你回去做夢吧你!」突然,觀衆席上又是一片亂叫,我趕緊看向曼玉。說實話,如果不是怕琳琳吃醋,我是一定要大叫「脫」的人。就聽到麥克說∶「規定是你要脫掉什麽,你只脫掉鞋子,倒也不算違規。嘿┅┅,我們只好繼續了。」琳琳說∶「我有我的道理。不好意思,請繼續吧。」我心裡是一陣的失望,沒想到曼玉會出這招。我看到旁邊一片失望的面孔。

「好吧,第二題,你喜歡給你先生口交嗎?」「我很少主動,倒不是因爲我不喜歡,是因爲他總是很急,我還沒有來得及主動,他就已經要求了。我想應該算喜歡吧。」「我們就算你正確吧。丁先生,記住,你太太喜歡給你口交。」麥克想了一會兒,望向丁軍,然後他接著問∶「第三題,你喜歡肛交嗎?」曼玉想了一下,「我先生有兩三次試過要從我的後面插進來,但我覺得很痛,又覺得葬,所以我說‘不喜歡’。」答案一出,台下又是一片叽叽喳喳。有人就喊到∶「題目太簡單了。」麥克無可奈何的回答∶「題目不是我出的,再說了,這才是我們節目的第一部份,大家不要急。」他接著問曼玉∶「我們現在是第四題∶你先生的陰莖勃起後有多長?」我看曼玉有些急了,她說∶「我平常只是握一握,咬一咬,舔一舔。如果我握住,我就知道大概有這麽長。」曼玉邊說還邊用兩手疊在一起比了一下。

她又接著說∶「如果我咬的話,我也知道大概哪裡是他的最底部。我想這道問題和我了不了解他沒有什麽關系,因爲我的確知道他有多長,只是從來沒有問過真正的尺寸。」麥克說∶「丁太太,遊戲的規矩你都知道,我們也說過,如果不願意就不要舉手,而且我們的第二部份更刺激,現在你這樣子我們很難做呀。」就看見曼玉在麥克耳邊說了些什麽,麥克想了想,點點頭,叫來一個助手,吩咐了幾句,助手就下台去了。

 

琳琳又用手推了我一下∶「這些老外真夠可以的,曼玉也不簡單。我就不明白曼玉隨便猜一個數字就好了,干嗎要當衆表演?丁軍好像一點都不在乎。」我說∶「曼玉大概認爲當衆拿個假陽具也比脫光要好吧。」「脫光?剩下一題了,又不難,怎麽會光?」我瞪了琳琳一眼∶「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我看曼玉真的是全真空上場的。一錯就光了。再說,她又不知道下面是什麽題目,怎麽能保證一定對呢?」換到琳琳瞪我了∶「誰像你一樣整天盯著女人看。」然後她發現我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胸前,臉紅了,說∶「看什麽?我可有穿內衣的。」「你好看我才看你,再說我不看女人,難道看男人哪?」我反擊。

台上曼玉總算說話了∶「我挑這個。」曼玉挑了一個乳白色的塑膠假陽具,大概長二十公分左右,外表還呈波紋裝。

曼玉舉起那個塑料玩藝兒,從左到右向觀衆示意她的選擇,然後把那假陽具的龜頭伸到嘴前,自己也伸出舌頭來舔著那雞蛋大小的東西。她的舌頭時而豎挑龜頭下方(據說是男人最敏感的部位),時而將陽具橫放嘴中,把舌頭圈起磨擦整個龜頭。

我看得只覺得下體一陣陣發熱,勃起的陽具早都把褲子頂了起來。琳琳小聲地「咦」了一下,然後對我說∶「她怎麽這樣?」我說∶「怎麽了?」琳琳說∶「她這樣當著這麽多人,難道不覺得不自然嗎?」我反問一句∶「如果換了別人,你看完這場晚會,大不了和看完一部XXX的錄像一樣,你還會計較裡面的男女主角是誰,長的怎麽樣嗎?只不過你認識曼玉。不過如果她不在乎,你又在乎什麽呢?」琳琳說∶「反正我覺得不太好。」這時曼玉已經把那假陽具插到嘴裡,嘴唇緊緊包住那個塑膠製品,腦袋一前一後的來回運動,磨擦那假東西,又時不時拿出來舔一舔。

琳琳又捅了我一下,說道∶「曼玉好像不僅僅是要知道一個長度喲。她在表演呀!」我笑了笑∶「難道你不喜歡看嗎?我敢和你打賭,你肯定濕了。」琳琳臉紅了,也說∶「我肯定你也有反應。」我說∶「那當然。這麽性感的表演,我要沒有反應那才怪呢。」台上曼玉抽出那個濕漉漉的假陽具,掐著一處對麥克說∶「大概是這里。」麥克接過那陽具,遞給他的助手。不一會兒助手宣布∶「15。2公分」。

觀衆大叫「錯了!」麥克卻很無奈的宣布這零點二公分的差距在許可范圍之內。

麥克對曼玉說∶「丁太太,你又讓我們的觀衆失望了一次。不過我們還是進行第五題,也就是第一階段的最後一題。」曼玉點了點頭。麥克問∶「你們做愛時,從你先生插進去到他第一次射精,最長用了多少時間?」曼玉想了一下∶「大概有一個小時吧。」台下一片歡呼。這和丁軍的回答差的太遠了,曼玉一定要脫一件了。琳琳很奇怪的問我∶「這個怎麽會錯呢?」我問∶「你記得我們搞了多久麽?」琳琳有些不太自然,但還是說∶「大概一個小時吧。我記得不太清楚了。」我說∶「我也忘記了,主要是也沒有認真去算過。所以這道題並不好回答。」麥克也興奮起來,對曼玉說∶「丁太太,這次你的答案和你先生的差太遠了,你必須脫掉一件衣服。」然後對觀衆說∶「大家掌聲鼓勵。」台下「啪啪啪」一片掌聲和起鬨聲。

曼玉回頭看了看丁軍,我看到丁軍點了點頭。我心裡暗喜。如果我沒有看走眼的話,曼玉脫掉一件,就會馬上變成全裸。

曼玉輕輕解開一個扣子,全身透出一種不可抗拒的魅力。我心裡充滿了期待。

曼玉又解開一個扣子,然後一扭肩膀,把整個左肩露出來。然後一邊扭動腰肢,順手解開胸口前最後一個扣子。右肩一扭,整個右肩又露了出來。她雙手撐在胸前,不讓整件連衣裙滑一下子落下去。她全身開始有節奏的扭動,雙手慢慢的往下移,先是露出了乳溝和兩個半圓的乳房。我本來以爲大家會不停的起鬨,但發現觀衆都在聚精會神的盯著曼玉。大概看多了美國女人脫衣服的這些觀衆,還是被曼玉深深的吸引住了。

我心裡叫道∶「沒有,沒有。」只希望自己是對的。果然,我看到了深褐色的乳暈,然後順著曼玉的擺動,兩顆葡萄一樣硬硬的乳頭從連衣裙中彈了出來。

我心裡一陣狂喜,其他觀衆一樣興奮,有節拍的喊起號子∶「喔、喔、喔、喔。」我忙裡偷閑問琳琳∶「你會不會這樣脫衣服?」琳琳忙搖頭∶「我可不會。

而且我身材也沒有曼玉那麽好。「我忙說∶」你身材很好呀!這樣子脫衣服可真的會讓男人神魂顛倒,你不如趁這段時間找曼玉教教你。「琳琳問∶」真的有用嗎?「我說∶「你是不是光盯著曼玉看了?你看看周圍。」原來周圍好些男的忍不住隔著褲子安慰自己,有些女人的手也插到自己的內褲里(如果她們穿內褲的話)。

這時,曼玉的衣服已經落到了腰部,我緊盯著那倒三角區。曼玉左一扭,右一扭,連衣裙滑過骨盆,落出了幾撮黑毛。老外似乎顯得更瘋狂了,大概是因爲他們沒有想到一個剛才還找借口不脫衣服的女人居然不穿內衣內褲,想看曼玉的裸體的心情先被澆了一盆冷水,這時卻又被曼玉挑逗起來。我突然想到丁軍夫婦大概是把「冰火九重天」的技巧運用到生活中了。

曼玉不再猶豫,雙手一松,連衣裙掉在地上,完美的裸體呈現在觀衆的眼前。

碗狀的乳房豐滿而堅挺,小蠻腰上一絲多馀的贅肉也沒有,待腿和小腿上圓滑的肌肉襯出完美的線條,陰毛也經過了細心的修剪,只剩下一個細的倒三角錐。

琳琳對我說∶「把嘴巴合上好不好?」我傻笑了一下,合上嘴,同時也發現合不攏嘴的大有人在。

麥克也喜上眉梢,對曼玉說∶「丁太太,你真是讓我們喜出忘外呀!」然後扭頭對觀衆說∶「大家休息一下,五分鍾以後我們進行下一部份。」曼玉這時就裸著身子走到丁軍身邊坐下,我也才想起了丁軍,心裡有些慚愧,但「重色輕友」也是人之常情,心裡也就好受了不少。我看到丁軍沖著我揚了揚眉毛,看樣子是問我覺得如何,我豎起大拇指向他晃了晃。

五分鍾很快就過去了,麥克舉起話筒對大家說∶「現在我們進行第二部份。

剛才丁軍夫婦已經得到了六百美元,可是在第二部份,我們有三個問題,只要回答對一題就有一千美元的獎金。現在開始。「說完,他的助手把一張床推上台。

這張床的一邊還豎著兩根扶手,不知道是干什麽的。麥克說∶「請四位男士過來。」他指的是拿到「Q」的肯特、大衛、馬丁和丁軍。他們站起來,走到麥克身邊。

麥克說∶「現在我們測試丁太太的口技。不過是下面那張口。請四位依次和丁太太做愛兩分鍾,丁太太則根據每個人的表現來決定哪一位是丁先生。當然,如果丁太太能夠先說出哪位是丁先生,剩下的人就不用再試了。現在請各位準備,也請丁太太到後台準備。」四個男人準備,曼玉也被麥克的助手帶到後台。

琳琳和我都有些吃驚。我們雖然都知道這個節目是個成人節目,但沒有想道還有這種類似於交換性伴侶的東西。我的手不知不覺中放到了琳琳的腿上,她也放下了那因爲別離後淡淡的隔膜,不停的摸著我的手。

大衛是第一個脫掉褲子的,胯下的陽具早早挺起。他做了一個健美的姿勢,贏得很多女性的歡呼,卻遭到男性的噓聲。肯特的大概有二十公分左右,又粗又長。

 

不過他得用手捋幾下,那東西才挺了起來。馬丁看上去很結實,沒想到自己搞了半天那胯下之物還是軟綿綿的。他一示意,馬丁太太就跪在他身前替他口交。

丁軍是脫得最慢的一個,看樣子他也不是很習慣這種當衆脫光的玩藝兒。麥克的助手還拿過幾塊布把四位男士的嘴捂上,怕他們發出聲音而影響結果。

曼玉還是那樣全身赤裸的被帶了出來,眼睛被一塊黑布蒙上。助手把她帶到床前,讓她的下體沖著有扶手的那頭躺下。兩個助手幫助架起曼玉的大腿,麥克則拿過一瓶什麽東西倒在手上,走到曼玉前面。不過他看了看曼玉的下體,笑嘻嘻的告訴大家∶「沒想到丁太太已經濕的很利害了,用不著潤滑油了。我們可以開始了,但是我還是再次提醒大家,不可以在這裏手淫。違反規定的會被趕出去的。」他用手一指大衛,大衛點點頭,迫不及待的挺起陽物插到曼玉體內。我這才確定那扶手是爲了讓男人能使上力氣而設計的。大衛插著,曼玉呻吟著,麥克的助手好用攝影機在旁邊拍著,巨大的屏幕上出現的是兩人交接處的特寫。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曼玉的下體濕渌渌的,大衛進進出出暢通無阻。我又看了看台上的幾個男人,肯特已經完全勃起,正摟著他太太目不轉睛的看著大屏幕;馬丁太太已經站起來,改用手來讓馬丁保持勃起;我從丁軍的臉上看不出什麽,不覺得他興奮,也不覺得他吃不消。再環顧四周,絕大多數人都在獃獃的瞪著眼看。

突然麥克大叫一聲∶「時間到!」弄的座位上一片歎息聲。

麥克問曼玉∶「請問丁太太可以確定這是不是丁先生嗎?」曼玉搖搖頭。

麥克說「第二位」。他指著肯特,肯特興沖沖的走上前去,腰一挺,就插了進去。

大屏幕旁的音箱就傳出曼玉大聲的呻吟聲。

我扭頭看了一下琳琳,問她∶「你現在是不是還是那麽能叫?」她又捶了我一下,不說話。

兩分鍾很快,這次不等麥克問,曼玉就說∶「他不是我先生,他的比我先生的大。」這倒是事實。

下一個是馬丁。琳琳笑笑的問我∶「你現在不會像他一樣吧?」我一看,不禁也笑出來。不知道是怎麽會事兒,他只要一離開刺激,馬上就軟了。這不過是幾步路,他站在床前,卻還要再用手扶著龜頭,在曼玉的陰戶旁來回尋找刺激以求迅速勃起。

馬丁還沒有插進去,曼玉就說話了∶「對不起,這位先生,你絕對不會是我先生。如果是他的話,他是不會到這時候還沒完全勃起的。」馬丁臉紅紅的,不知道說什麽才好。麥克說∶「既然丁太太肯定你不是了,我們只好繼續進行了。」馬丁在一片惋惜聲中退到一旁。

剩下唯一的一位就是丁軍了。他走到曼玉身前,用手扶正肉棒,插進去抽插起來。我看的出他用的是九淺一深的方法,知道曼玉一定會明白。我對琳琳說∶「他用的可是中國古代的房中術,算不算作弊呀?」琳琳瞪了我一眼,「你除了這些還知道什麽?」我湊到她耳邊∶「晚上試試你就知道了。」琳琳說了句∶「少來!」我卻明白「有戲」。

果然,曼玉說了∶「大部份外國人只知道變化姿勢,一味猛插,卻不知道的確有技術可言。我老公的技術很好,最後這個肯定是他。」這麽樣就一千美元到手了,真是簡單。我對琳琳說∶「下一次,我們練熟了也來參加。」琳琳沒好氣的說∶「我可還沒有開放到讓這麽多人看的地步。你自己來吧!」麥克揭開蒙住琳琳的布,扶她下床,然後對大家說∶「丁軍夫婦已經順利的得到了一千六百美元。休息一下,然後我們進行今天最後一個部份。」��趁這休息的時候,我問琳琳∶「現在你怎麽看丁軍和曼玉他們?覺得他們有問題嗎?」琳琳歎了口氣說∶「原來這些事情都算得上是淫蕩,腐朽了。但在美國待久了,也被他們感泄了。性交只不過是朋友之間一種聯絡的方式而已。

只要大家玩的高興,沒什麽不可以的。「「你也這麽想嗎?」我依稀記得這是我在上大學時告訴琳琳的觀點。

 

「當然了。不過雖然我可以想得通,但真正要讓我像曼玉這樣和幾個男人同時搞,還表演給那麽多人看,我可做不到。不過┅┅」琳琳看著我∶「這樣真的很讓人動‘性’的。」我伸手到她的裙內,果然已經濕了一大片。我問琳琳∶「今晚我們可以複習一下大學的功課嗎?」她微微一笑∶「那要看你的表現了。」我把她的手放到我那早已被頂起的褲裆上,說∶「表現還可以嗎?」「再說了。」她臉有些紅,看的我醉上心頭。

麥克又開始了他的主持∶「現在是我們今晚的最後一個環節了,和剛才的差不多,只不過這次是讓丁先生來搞這四位夫人。每位兩分鍾,只要能說出第幾位是丁太太,就可以得到一千美元的獎金。」他看了看保持勃起的丁軍,對助手說∶「好了,給丁先生蒙上眼睛、塞上耳塞。雖然這耳塞有極好的功能,還是請四位夫人盡量不要出聲。」他看著丁軍準備好了,一指馬丁太太。馬丁太太笑著邊走邊脫,先脫光上身,豐滿的乳房迎得陣陣喝彩。然後她脫掉牛仔褲,就剩下一條小內褲。她坐到床上,面向觀衆,雙腿並攏,翹起雙腿,順勢脫掉那唯一的小內褲。然後張開腿,把那鮮紅的下體展示在我們眼前。我們的喝彩聲更大了。

得到觀衆的喝彩後,她也滿足了,轉了個方向,把腿架在那兩個扶手上,叉開腿等著丁軍。

麥克的助手把丁軍帶到床前,讓丁軍把手扶在扶手上好用力,然後擡起他的肉棒送到馬丁太太的洞口。丁軍扭動腰部,找準位置,就插了進去。

大屏幕上還是對準了兩人的下體特寫,馬丁太太的陰唇顔色很深,看樣子陰道也較寬。外國女人到了她這歲數,哪一個不是身經百戰的?讓我奇怪的是丁軍居然能那麽順利的插進去。正常情況下,這種女人不挑逗一番,是不會潤滑的。

麥克好像專門爲我解決問題一樣,就聽到他告訴剩下的三位夫人∶「大家準備一下。剛才是我疏忽了,需要潤滑油的,桌上那淺綠色的瓶子里就是,不需要潤滑油的也請自己先行潤滑一下。」曼玉大概是不用了,她就靜靜的站在那裡。大衛和肯特的太太也沒有去拿潤滑油,大衛太太隔著裙子按摩自己的下體,肯特太太卻乾脆先脫掉褲子,讓肯特蹲到他身前,翹起一條腿搭在肯特的肩上,肯特當然很明白自己老婆的意思,伸出舌頭就舔了開來。

兩分鍾,只夠熱身的。我看著丁軍不情願的被麥克的助手阻止繼續抽插,馬丁太太也不願意就這樣讓剛燃起的慾火熄滅,可是又不得不起身。

下一個是曼玉,她邁著模特兒的步伐光著身子走到台前,然後一轉身,背對著大家,慢慢的彎下腰。全場鴉雀無聲,曼玉那被兩腿夾著的嬌嫩的陰戶是全場矚目的焦點。燈光下,那片被愛液打濕了的私處明晃晃的刺眼。

我們還沒有看夠,她卻已經直起腰走到床上去了。

丁軍按步就班,插了個痛快。一邊的馬丁太太卻也沒有穿上衣服,反而也彎下身子,和馬丁玩起「狗仔式」了。大衛也沒有閑著,一隻手從身後摟住了他太太的雙乳,另一隻手從他太太的屁股後伸進去,我看不清除他在搞什麽。肯特太太大概是單腿支持不住了,現在是躺在地上讓肯特替她口交。

我還沒來得及把注意力轉回到丁軍身上,時間就到了,換肯特太太上了。

她倒沒什麽多馀的動作,直接上床,張開雙腿,把那愛液和口水交彙的下體,送到了丁軍身前。

我的注意力已經不在那張床上,而是在其他六個男女的身上。馬丁現在躺在地上,馬丁太太雙手搓著自己的雙乳正在「坐棍觀球」。大衛太太也已經脫光了,躺在地上和大衛玩「69」。最可憐的是肯特,耷拉著半軟半硬的東西傻傻的看著曼玉,好像在問∶「我們可不可以?」曼玉卻像沒看見一樣,不理他,弄得他尴尬的站在那裡,好可憐。

最後換大衛太太上場。我只看到肯特太太一下去,就被肯特要求蹲在地上爲他口交。馬丁他們還在繼續,大衛倒沒有像肯特一樣對曼玉有什麽要求,只是靠自己的五指兄弟安慰自己。

 

台上就看見四對赤裸裸、光溜溜的男女,只有曼玉閑著,其他人都忙著自己的「性」趣。

很快兩分鍾就到了,麥克的助手幫丁軍解開圍住眼睛的布條,拔去耳塞。

丁軍還是頂著那勃起的陰莖回身看了看太太的情況,然後對麥克說∶「我覺得第二位是我太太。首先我們在一起有一段時間了,的確是會有感覺的。再說,她的也是最緊的。」麥克也不感到意外,只是恭喜他又得到了一千美元。然後就開了一張支票給丁軍。我不由的又歎息了一下∶「又有得玩,又有的賺,太美了。」琳琳瞪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麥克對大家說∶「謝謝大家的參與,今天正式的節目就到此爲止,但大家可以留下繼續觀賞。」他扭頭看了看,丁軍和曼玉已經穿好衣服了,大衛夫婦也準備離開了,剩下馬丁夫婦和肯特夫婦還在那裡糾纏著。「看樣子大家還是有得看的,我們的攝影機會繼續爲大家服務的。再次謝謝大家的光臨。」說完麥克就離開了。

丁軍和曼玉也回到我身邊坐下。曼玉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丁軍問我們∶「喂,你們沒什麽不良反映吧,不會覺得我們是什麽怪人吧?」我說∶「沒有,琳琳也不覺得有什麽,只是她說她不敢這樣。」琳琳點了點頭。曼玉說∶「萬事開頭難。

當你到裸體沙灘去,或參加一些需要裸體的活動時,你看到大家都是那麽自然,你就會覺得沒什麽了。「我往台上瞥了一眼,馬丁已經在最後沖刺了,肯特在練習「老漢推車」。

果然不到一會兒,馬丁拔出來,射在他太太的臉上,馬丁太太一把抓住馬丁的陽物塞到嘴裡,大口大口的舔起來。大家都說臉上沾著精液的女人是很性感的,大概在這刺激下,肯特也沒支持多久就射了。

再看旁邊沒有什麽人了,大概都找地方去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去了。丁軍說∶「我們也走吧!」出去的路上,我問∶「這個節目就這樣真的給錢嗎?這不是太容易了嗎?

大家可以把這個當成一個小彩票來買了。中了的話有錢拿,沒中也有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