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的荒唐

婚前的荒唐

我訂婚了,我的對象和我一樣都是保險公司的,我們在一個辦公室里一起工作了三年,從相識到相知,最後走到了一起。和我們一起在辦公室里工作的還有一個老頭,他在的時候時間顯得很乏味,他要是出去辦事——辦公室里就剩下了我們兩個,一般又不會有什麽人來——那就是另一種感覺了。不是他主動的走到我的面前,就是我主動的趟進他的懷里,接吻是肯定有的,愛撫也少不了,我很享受他兩只手摸著我的屁股,前面咬著我的乳頭的感覺,陰水在陰道里泛濫,那種對雞巴的渴望無限強烈。等他吸夠了我的乳房,自然的就會去吸我的陰唇,用兩根拇指掰開,舌頭盡可能的往裡伸,每當他一口含住我的陰蒂,然後舌頭不停撩撥的時候,我總是禁不住的小聲呻吟起來。他無數次的把我按在辦公桌上想插我,都被我拒絕了,我怕會懷孕,要是還沒結婚就懷孕了那就不好了,再說,我們還沒打算要孩子。

終於有一天,我還是沒忍住讓他內射了。

那天是個星期天,我們放假,我們約好一起去吃飯,吃玩就已經是將近晚上九點了。他想找地方和我親熱,可一直都沒有好的地方,他越著急,我就越覺得好笑。他送我回家,在路上要是沒人了他就趕緊摟住我拚命的舌吻。他把我送到了樓下,我說:[ 你回去吧,我到家了,路上小心,親愛的。

[ 我送你上樓吧。] 他依舊不捨得走。

[ 好啊。] 我做個揮手的動作。[ letisgo。] 我的父母這個時間肯定在家,到了家門口他一定就死心了吧。

我們一起上樓,到了我家門口,我對他揮揮手,說:[ 再見。] 他一把抱住我,要親我,我說。[ 別,萬一鄰居出來怎麽辦?] 我看他不高興,就迅速的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送走了他,我開門進去,發現家裡沒有人,我給父母打電話,他們說正在陪客人吃飯,可能要晚點回來。其實路上的幾下我也很不過瘾,我趕緊給他打電話,說家沒人,他要是願意的話可以上來坐一會兒。他還沒有走遠,我這邊電話剛掛,他那邊就在敲門了。

我打開門,他一把抱住我,然後拚命的親我的身體愛撫我。他把我的身體緊緊的擠在牆上,擠得我喘不過起來。他又俯下身子去舔我的陰唇,可怎麽也舔不到,因爲我站著,即使是叉開腿也還是無法徹底的張開陰唇。我拉著他的手,把他啦到了我的臥室。

到了臥室,他一把把我按倒在床上,可能是熟悉的環境,讓我第一次在做這事的時候徹底放心,我張開兩條腿,盡情的讓他舔個夠。他好壞,他脫光了我的衣服后兩手按著我的腿舔,這樣一來,我的陰唇就想嘴唇那樣徹底的暴露了。他弄得我身體滾燙,快感一陣一陣的從陰部襲來,我實在忍不住開始了小聲的呻吟,他聽到我的呻吟,吸的更有勁了。我陰部的四周沾滿了他的口水,他想吸我的陰唇已不可能。我有些滿足了,我想他也該滿足了吧。他的手離開了我的身體,然後開始自己脫衣服,很快,一根滾燙的陰莖就送到了我的嘴邊,他哀求我張開嘴,我不,我把頭扭到了一邊。他那玩意兒實在是太惡心了,那麽粗,那麽黑,還有那麽多毛。事後想想這也有我的錯,那個男人能經得起這樣的考驗?他按著我的頭,強行把他的陰莖插進了我的嘴裡,然後開始了抽插。一種說不清的感覺,自己心愛男人的陰莖在自己的嘴裡,無比的親近,無比的安全,這一刻,他是徹底屬於我的。他的陰莖在我的嘴裡變得越來越堅挺,很快就在我嘴裡射了,射了我慢滿滿的一嘴。他抽出陰莖后一臉滿足的看著我,同時用一非常溫柔又有些哀求的口吻對我說:[ 咽了,寶貝。] 我聽他的話,咽了。他非常滿足的趴在了我的旁邊。

我們都很享受這段時光,他把手放在我的陰部,我也去抓他的小雞雞玩,我們玩的太盡興,甚至忘記了時間,直到我家的房門被鑰匙擰開了。我趕緊關了台燈,是我的父母回來了,他們的腳步聲我太熟悉不過了。

[ 這閨女咋還沒回來?] 父親說。

[ 剛才她明明給我打電話說回來了啊。] 母親說。

[ 那家裡咋沒人?] 父親說著喊起我來了。玲玲,玲玲!

我慌忙答應,我說:哎。

睡了?

我說: 啊,是,我睡了。

父親自言自語說,今天怎麽睡這麽早。母親善解人意的說: 八成是和他磊子到處跑累了。

我和磊子躺在床上動都不感動,因爲我的房門沒插上。我們膽戰心驚的聽著父母洗漱,然後睡了才敢稍微活動了下。我趴在他的身上,嬌滴滴的說: 哦,親愛的老公,看來你今天是走不了了。

走不了就不走呗,我正不想走呢。

這時我的目光又落在了他的雞雞上,剛才的感覺好奇妙啊,我再次去含他的雞雞,甚至有些享受這樣的感覺。他的雞雞在我的嘴裡越來越大,看著他挺立的大雞雞,有甚至有一種成就感。這是我的床,是我的地盤,我很自信,我握著他的雞雞趴在他的耳邊說: 老公,你想干我麽?

[ 想,] 他說。 我快想死了。

我才不會這麽輕易就被他干呢。我問他:[ 你愛不愛我?

愛。

你喜不喜歡我?

喜歡。

我漂不漂亮?

漂亮。

是麽?

是的。

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我在他的雞雞上親了一口,然後又問他:

你真的就那麽像干我啊。

他點點頭。

我用嘴不一樣麽?

他點點頭說:用嘴也行。

我說:[ 算了,你還是干我吧。] 說著我躺在床上,叉開腿。說實話,不光是他,我也很早就想體驗下了,有好幾回在辦公室里我都差點沒忍住。

他很矯健的翻身然後拿著勃起的雞雞輕輕的往我的陰道了推送。這種感覺太過奇妙,我都不知道該怎麽形容,那一刻,他是我的,我是他的,同時還伴隨著一點疼痛,不過幾下之後我就渴望著他盡量的往裡,再往裡。他像脫缰的野馬一樣,開始幾下還算斯文,幾下過后就開始變得野蠻了,他插我的力氣不但讓我的整個身體都開始晃動,同事還伴隨著啪啪的拍擊聲。我想大聲的尖叫,可又怕我的家人聽到,我使勁的咬著牙,把臉扭到了一邊。也就是兩三分鍾,他就在我的身體裡面射了,我能感覺到他精液的溫暖。射了精的他身子一下子就軟了,他趴在我的身上大喘著氣,而我情不自禁的再次把嘴湊到了他的唇邊。

有了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那天晚上我們總共做了多少 我菜擋磺辶耍�蛭�惺焙蛩�淞司�膊話緯鲆蹙ィ�裁詞焙蛴窒肷淞司陀摯�劑順槎�

他從後面抱著我,從後面把陰莖插進了我的身體,他真是壞透了,我必須擡起腿才行。他使勁的摟著我,甚至讓我有些呼吸艱難,他在我耳邊輕聲說: 喜歡麽?

我說: 感覺像做 我謊��擔  怎麽,你以前經常做這樣的夢麽?

是啊,只不過那個男人不是你。

那是誰,難道你還喜歡別的男人?

[ 我也說不清那是誰,有時候就是胡亂的想一個男人。] 我的手在他的腿上摸了下,他的腿上長滿了體毛,像陰毛一樣捲曲,健壯。像是這樣的動作也能讓他興奮,他的身體猛的弓了一下。 哎,你們男人要是想干這事了不能幹什麽感覺?] 我忽然好奇心起的問他。

很著急。

我轉身,他的雞雞脫離了我的身體,我用手握住,上面濕漉漉的。我說:

這里呢?

[ 就是這個樣子。] 說著他一個翻身又把我壓在了身下,輕車熟路的把他的物件插進了我的身體。

你是想干我,還是想射?

那要看你臊不臊。

我要是不臊呢?

那就是想射。

臊了就是想干我麽?

是。

可怎樣才算臊呢?

不管怎樣,你只要讓我看到你就是臊。

啊,那我豈不是完蛋了。

說著,他開始深吻我,身體也開始在我的身體上面蠕動起來,我任由他怎麽做,我覺得,在他進入我身體的那一刻,我就是他的女人了。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