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陰道裡的筆帽

留在陰道裡的筆帽

今天要講的是我和我女朋友的故事。她的名字叫做沈瑩,和我從小就是鄰居,比我小兩歲。其

實我們從小就在一起玩,在我的心中她一直是我最好的小夥伴。直到我們都長大一些,直到上

了中學,我們仍舊保持著很好的關係,仍舊時常一起出去玩,在我眼裡她一直就象一個小妹妹

。我們兩家的關係也非常好,甚至小的時候兩家就定下了娃娃親。我一直以為這是小時候用來

逗趣的玩笑,不過後來我才知道,我們兩家的家長還真的很希望我們能在一起。不過那時我還

只是一直把她當作我的好妹妹,雖然她在一天天的成長,也一天天變得更加美麗可愛,甚至在

中學的時候也會想著她的樣子打手槍。但是真正讓我們在一起的卻是一件很意外也很尷尬的事

情,至今我偶爾提起此事,她仍會害羞的不得了。

那是去年夏天的事情了。當時她剛剛19歲,但已是我們這個樓或說是我們這一片社區裡最漂亮

的女孩子。168公分的身高,49公斤的體重,這是怎樣的好身材我就不用說了吧?而且她的皮

膚又細又白,一頭黑黑飄逸的長髮,讓她無論走到哪裡都成為人們眼中的焦點。不過那時的我

剛剛與高中時代的女朋友分手,為了不去想這件事而用了兩個月發奮的讀書,對於男女之事還

真是沒怎麼再想了。

當時的我已經考入了醫科大學,她也上了外語學院。我們兩個的學校都在北京,雖然學校裡也

有宿舍,但也還是經常回家的。上學的日子說來也很快,不知不覺又到了一個暑假。我還是象

往常一樣早晨起來出去跑步,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沈瑩買早點回來。我們互相問好,她還請我

吃了一根油條,本來這是一個很平常不過的日子,但註定成為我們生命中最值得紀念的一天。

說來也確實是個巧合,我在家裡無事可做,打開自己的書櫃想找幾本平時很少看的書解悶,卻

意外發現自己以前偷偷隱藏的黃色光碟。想起來已經好久沒看了,心中忽然產生一種想要過過

癮的慾望。可是不巧,一張盤還沒看完,我的一個同學就打電話給我,一聊就是一個多小時,

等掛上電話都已經快10點了。繼續看了沒有15分鐘,又聽到有人敲我家的門。看來今天就不是

看光碟的日子吧?我心裡想著走過去開門。

當我看到門外站著的是沈瑩時,我真的是有點吃驚。由於剛剛看了光碟,我的下面現在還是挺

立的,而當時沈瑩的樣子又是那樣的羞澀。

“小宇哥……你……你能幫我個忙嗎?”沈瑩紅著臉,頭也很低,說話的聲音也小的像蚊子。

“當然可以了,怎麼了?”我疑惑的看著她,還從沒見她這樣的害羞過。

“你可以……到我家裡來一下嗎?”

“好的,不過到底怎麼了?”

“你別問了……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我懷著疑惑的心情跟在她後面,雖然只有幾步的路程,但感覺她走路的樣子好像有點怪怪的。

她直接領我來到她的閨房裡面,這裡我已經好幾年沒有進來過了,雖然很多地方已經改變了模

樣,但仍能讓我回想起小時候一起玩時後的美好時光。

“小宇哥你喝飲料還是水?”沈瑩仍是低著頭,根本不敢看我。

“我還不渴呢,你叫我幫你什麼忙?說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半開玩笑的說。

可是沒想到聽到我的玩笑,她不但沒有笑起來,相反還掉下了眼淚:“小宇哥,如果我是個壞

女孩你還會幫我嗎?”

我當時真的被她嚇了一跳,趕忙扶她坐在床上。當時我做了一個大膽的動作,就是摟住她柔柔

的香肩。“瑩瑩你別哭啊!告訴我怎麼了?我一定幫助你,一定還像以前一樣喜歡你好嗎?

聽了我的話沈瑩慢慢的抬起頭,漂亮的大眼睛這下更顯得水汪汪的了。“小宇哥你真的不會討

厭我嗎?”

“真的,我保證!”

“那也不許把這事告訴別人。”

“放心吧,除了我們兩個人以外,就只有天地知道了。”我為了讓她高興起來,不知不覺又開

起了玩笑。

“討厭啦,小宇哥,人家都快急死了,你還開我玩笑,你要這樣我不和你說了。”沈瑩撅起小

嘴,一拳砸在我大腿上。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開玩笑了好嗎?你告訴我吧?”

過了至少有5、6秒鐘,沈瑩終於鼓起勇氣對我說:“小宇哥,我剛才……我剛才……自慰了…

…”

“………………………………”其實當時的我好像也有些預感,知道一定會是一件很尷尬的事

,但我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是我把圓珠筆拿出來的時候發現……發現後面的一個筆帽留在裡面了……”沈瑩揉著自己

的衣角,連耳根都紅透了。

“………………………………你……確定真的掉進裡面了?”我敢說我當時的心跳快了一百,

不二百下。

“嗯,剛拿起來的時候還在上面呢,後來等拿出來的時候……”

“要是這樣的話,應該去醫院的,要不……我陪你去醫院?”

“不嗎!去醫院好丟臉的,我不去。”沈瑩象個小孩子似的撅著小嘴說。

“可是自己在家裡很不容易拿出來的,弄不好還可能會受傷的。還是去醫院……”

“人家不想去醫院嗎!”她說這話的時候感覺都快要哭出來了,讓我不能不憐惜。

“那你是想……?”我的心臟真是快要跳出來了,因為我已經想到接下來會怎樣了。

“小宇哥,你是學醫的,我想……你一定有辦法幫我的……好嗎?”沈瑩手指不停的捏著T恤

的衣角。

“那……那我試試想想辦法吧……”當時的我都不知道是怎樣把這幾個字說出來的了。

“啊!謝謝你小宇哥!我知道你最好了。”沈瑩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情不自禁的在我臉上親

了一下。這臉紅心跳的一吻讓我們兩人都害羞的低下頭去。

“那你……在床上先躺好……我要先檢查一下……”說實在的,當時我心中的緊張絕不亞於第

一次和女友做愛的時候。

“嗯,好的……”沈瑩就像是在喉嚨裡說話似的,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說完她輕輕的躺下,

手還放在小腹上,緊緊的捏著衣角。

我看著她下身穿的帶碎花的漂亮裙子,咽了口吐沫說道:“要不你……把裙子脫掉吧……這樣

看得……好檢查一些……”

“嗯……好……”她輕輕歎了口氣,然後鼓起勇氣從腰間退下那條漂亮的裙子。我目不轉睛的

看著她的動作,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的那裡。最讓我驚奇的是,她的裡面竟然沒有穿內褲。黑黑

的陰毛在小腹下長成一小片,而不是象我以前女友那樣是一條的。她害羞的看了我一眼,發現

我正盯著她的那裡看,才害羞的說:“剛才我自己試了半天,實在沒辦法了才去找你的,所以

沒穿內褲……”

“沒事的,我……我知道……你先等我一下,我要去洗洗手。你先給我準備一隻小手電筒。”於

是我快步走進她家的洗手間,不但洗手也是洗臉。借著涼水的刺激,我努力的平復自己的衝動

與不斷襲來的邪念。她是一個可愛的好女孩,她信任我才找我幫忙,我不可以傷害她。

當我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看見她還是和剛才一樣的躺著。只是雪白修長的雙腿緊緊的閉著,

擋在圓圓白白的小屁股前面。小手電筒放在她床邊的小櫃子上,那上面還有一隻沒有了後面筆帽

的粉色圓珠筆。

我跪在她的床前,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後儘量用鎮定的聲音說道:“瑩瑩,把腿打開吧,我先

檢查一下。”沈瑩聽話的輕輕分開了雙腿,動作很輕,顯得很羞澀。我自從7歲上學以後真的

就在也沒見到過她的那裡了,想不到十多年之後會在這樣一種尷尬的場合看到。我努力鎮定自

己的情緒,用兩手的食指輕輕的分開她粉嫩的陰唇。

“哦!……”我感到沈瑩全身一陣。

我停下來,我知道這時的她既害羞又緊張,於是我安慰她道:“瑩瑩,別太緊張,我會輕輕的

。”

“嗯……小宇哥,我不是個壞女孩,你……你是第一個碰我這裡的男孩子……所以……所以…

…”

“我知道,小宇哥知道你是個好女孩,我一定會輕輕的好嗎?”

於是我很輕很輕的分開了女孩子最隱秘的地方。那裡面也是肉粉色的,是我見到過的最美的小

穴,只是有些充血。在裡陰道口不遠的地方,有一層稍有些破裂的透明的薄膜,看來她用東西

伸進裡面自慰的時間還不長。我把小手電筒含在嘴裡,左手的手指分開著她的陰唇,右手的手指

開始慢慢伸進她那熱熱的、緊緊的小穴裡面。我聽到沈瑩發出輕聲的呻吟,還有她大口喘氣的

聲音。隨著我手指在她陰道裡面的探摸和挖弄,這聲音也越來越大,而且小穴裡也變得濕潤不

堪了。

我偷眼看看她的樣子,見她用雙手捂著臉,小嘴一張一張的。我努力告訴自己不要多想,繼續

用手電筒照著,在她濕漉漉的小穴裡探摸。瑩瑩畢竟還是一個處女,我的動作可不敢太大,即便

如此有時摳挖的時候還是聽到她略帶疼痛的呻吟聲。而這時她的水水已經從小穴裡流出來了,

一直流到那淺褐色的小肛門上。我不得不拿來整整一卷衛生紙,幫她擦試那裡流出的水。在我

給她擦試的時候,她也是一直捂著臉,生怕我看到她害羞的樣子。

不過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開始有些著急了。因為折騰了半天她裡面那個粉色的筆帽我

還是既看不到也摸不著。我只得狠了狠心,把手指向更深的地方探進去,從她稍微破裂的處女

膜探進去。

“哦!疼疼!小宇哥輕一點,哦……”沈瑩大口的喘著氣,雙手緊緊攥住衣角,臉上顯出痛苦

的表情。

“瑩瑩,你真的確定那東西掉進裡面了嗎?”我開始有些懷疑了,按說這半天應該會摸到或看

到的。

“是呀!我拿出來的時候真的沒有那個筆帽了……還是沒找到嗎?”瑩瑩開始不安起來。

“可是我既看不到也摸不到,難道會進到子宮裡面?可按說你不會伸進那麼多的呀?要真是那

樣的話,就只能去醫院了。”我開始感到疑惑。

“小宇哥,就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瑩瑩說著眼圈又紅了。

“你先別著急,不然……”我忽然不知該怎樣說下去。

“不然怎樣?小宇哥你快說啊!”瑩瑩急得拉住我的手。

我只得穩定了一下情緒,然後說道:“還有一個檢查的辦法。通常醫生也會從肛門裡伸進手指

,檢查……檢查子宮或陰道裡的情況……”我注意到瑩瑩的臉一下子變得更紅了。

“那……那是不是要趴在床上……?”女孩低著頭,聲音因為羞澀而變得有些顫抖。

“嗯,你趴在床上,把腿分開。”

瑩瑩輕輕的咬了咬嘴唇,然後轉身趴在自己的小床上,雙腿呈八字形分開。於是我又一次見到

了這樣漂亮的小屁股。讓我忽然想起六七歲時的童年。那時因為我媽媽是個醫生,我從小也喜

歡在玩遊戲的時候扮演醫生的角色。而那時還在上幼稚園的瑩瑩,就經常和我玩醫生給病人看

病的遊戲。而幾乎每次我都讓她來當病人,和她玩打針的遊戲。家裡那些沒有針頭的一次性注

射器正好成為我們的道具。但是大家猜我是往哪裡給她打針?哈哈……你們也許猜到了,就是

她的小肛門。不知怎麼搞的,那時的我對女孩子的前面倒是沒有太大興趣,但對她後面這個小

小的菊花洞興趣可就大了。每次我都輕輕的給她把沒針頭的注射器推進她小肛門裡,有時她也

會喊疼,但大部分時候她都乖乖的趴在那裡,問我打完了沒。

現在已經十多年過去了,當年那個乖乖的小妹妹也已出落成美麗的少女。十多年後當她再一次

光著小屁股趴在我面前的時候,我也早已不是那個傻乎乎只會扮演醫生的小孩了。我開始注視

她的小屁股,這個小屁股很翹很圓,而且又白又軟,當時的我真想把手放在上面撫摸,但我還

是忍住了。我慢慢的分開她的小屁股,又一次看見那淺褐色的小肛門。一些均勻的,呈放射狀

的褶皺,看上去顯得如此誘人和美麗。

我不得不再一次穩定我的情緒,壓制我心中再次產生的邪念。然後用一手輕輕的將小屁股向兩

邊分開,右手的食指對正這個小菊花,輕輕的向裡面伸去。

“哎喲……”瑩瑩一聲呻吟,小肛門隨即緊緊的閉上了。

“哦!對不起,我真該死,弄疼你了吧?來,慢慢放鬆後面,這次我們用一點潤滑就好了。”

我說著開始從她前面的小穴裡將手指沾濕,然後輕輕在她肛門周圍揉弄,不一會兒瑩瑩的小肛

門再次打開了。我把手指蘸得更濕,然後輕輕的一點一點的向她的菊洞裡面插去。

“哦……”瑩瑩輕聲的呻吟著,小肛門一縮一縮的,但由於這次有了潤滑,所以我的手指終於

順利的伸入了。

我並沒有急於探摸裡面,而是讓手指在裡面保持不動。“瑩瑩,痛嗎?”

“不……不痛……”瑩瑩臉朝下,含糊的回答我。

於是我的手指開始了在女孩肛門中的探查,著重在和子宮、陰道相隔的地方一點一點的摸索著

。隨著手指的按弄,瑩瑩開始輕聲的呻吟起來,小屁股也開始不時的扭動。再這樣下去都快給

她弄出高潮了,可是我的手指仍然是毫無進展。

“哦……小宇哥……哦……”瑩瑩真的快要到高潮了,當時的我真想繼續這樣弄下去,真的給

她一次高潮,因為我只見過我原先女友高潮的樣子,她的就……但是我殘存的理智告訴我不可

以這樣做。於是我輕輕的抽出了手指,瑩瑩趴在那裡好一會兒才轉過身來。

“小宇哥,你……你摸到了嗎?”瑩瑩的眼睛緊緊盯著我那根濕糊糊的手指,害羞的問。

“瑩瑩,那東西真的是掉進去了嗎?可我怎麼還是沒有摸到呢?”說真的我也有點著急了,到

醫院被那些醫生看著摸那的連我也有些不忍呢。

“啊!那……那怎辦啊?可是我真的不想去醫院呢……”說著瑩瑩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你先別哭,先別哭瑩瑩,要不我再想想辦法。”我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然後無可奈何的一

屁股坐在地上。我的眼角無意的向床下掃了一眼,天那!你們猜我看到了什麼?

一個粉色的,頭上面是圓圓的小筆帽靜靜的躺在床下離床沿5、6釐米遠的地方。我興奮的揀起

筆帽,一下伸到她眼前問道:“是這個嗎?”

“啊!”瑩瑩抓起筆帽看了看,高興得幾乎從床上跳起來。她拿過床頭櫃上的圓珠筆一對,正

好就是這個。

證明我的愛

當時的我真得忍不住笑出聲來了,折騰了半天,擔驚受怕的,原來那個筆帽很不牢固,在沒放

進去之前就掉下來了,只是她還不知道,不然也就不會有這樣尷尬的事情了,你說好笑不好笑

但是對瑩瑩來說這卻是一點也不好笑的。她看到我在笑她,當時顯得又羞又氣,她一把將我推

倒在床上,撅起小嘴埋怨我說:“小宇哥你壞死了,人家剛才急成那樣你還笑話人家,你是不

是覺得我很賤?”我急忙解釋,可瑩瑩的臉上卻還是籠罩著一層憂鬱。“小宇哥,其實你心裡

是不是覺得我已經不是一個好女孩了?”說著兩滴晶瑩的淚水從她的臉頰滑落。

她的話讓我愣住了,從小一起玩耍的畫面不斷浮現在我的眼前,當我再次望向她的時候,我看

到以前這個乖乖的小妹妹真的已經長大了,已經長成美麗的少女,而在這一刻我才忽然明瞭,

其實我的心中一直為她留著一個最溫暖的位置。

我站起身輕輕將她抱在懷裡,在她耳邊悄悄的說:“瑩瑩,你在我心中永遠都是最可愛的女孩

!”

她把頭靠在我胸膛,輕聲的叫我:“小宇哥!”

“嗯?”

“那……你會愛我嗎……?”

這一刻我們彷彿離開了世界,空氣中只有我們的心跳與呼吸。我收緊我的手臂,用緊緊的擁抱

回答她的問題。

“哦……小宇哥……再抱得緊一些好嗎……哦……”瑩瑩的手臂懷抱在我的腰際,我們就這樣

緊緊的、緊緊的抱在一起。

我將她輕輕放到床上,將她身上那最後一件衣服輕輕的脫下。如雪的肌膚散發著淡淡的幽香,

讓我不由得心神蕩漾。三下兩下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摟著她滾倒在床上。瑩瑩害羞的閉著雙

眼,雙手仍舊捂在自己胸口上。

我輕吻她的臉,輕吻她的耳垂,雙手開始撫摸她的後背和小屁股。瑩瑩的身體在我的愛撫中舒

展著、扭動著。我輕輕拿開她的手臂,一對堅挺迷人的“小饅頭”呈現在我的眼前。粉色的小

乳頭微微向上翹著,好迷人啊!我忍不住開始輕輕揉弄著對小饅頭,不久瑩瑩的乳頭開始膨脹

變硬了,從她的口中發出甜美的呻吟。

我的手掌不停的在她的小饅頭上按揉著,手指不時的在那粉紅色的乳頭上撥弄著,小乳頭就像

兩隻可愛迷人的小櫻桃,讓人忍不住要含進嘴裡。當我含住小櫻桃的時候,瑩瑩的聲音變得更

加性感嬌嫩。我的舌尖圍繞著這顆小櫻桃不停的旋轉,撥弄,彈撥和抖動,有時還會輕輕的吸

吮,或是輕咬,她太美麗太漂亮了,讓我情不自禁的將我舌頭上全部的功夫都用上了。瑩瑩時

而抓住床單,時而摟我後背,扭動著美麗的身體,配合著我的愛撫,動情的呻吟著。

我的手指慢慢伸向她的小腹,撫摸那淒淒芳草,這時的瑩瑩動情的摟住我,迷茫的在我耳邊輕

聲喚道:“小宇哥,摸我……摸我……”

這一次和剛才那次當然是不同的,這一次我要給她真正的愛撫。我的手指從她小嘴的下方,順

時針的滑過她的陰唇,一直抵達上面的陰蒂,再從陰蒂滑向另一側的陰唇。所到之處早已是泛

濫成災,汪洋一片了。於是我將三根手指併攏,分別按住她的陰蒂和陰唇,在輕輕的顫抖當中

開始了對瑩瑩那裡的按摩。我的手指時而上下時而左右的晃動,瑩瑩的腿張開著,小屁股不由

自主的扭動著,嘴裡還不時的哼著:“小宇哥……好舒服……好……”

忽然她的手緊緊將我摟住,用帶著哭腔的聲音大聲的叫起來:“啊……小宇哥……我愛你……

我愛你……啊……”一些熱乎乎的液體噴在我的手上,我的小美女高潮了。

她的高潮持續了足有十多秒鐘,高潮後的她枕著我的手臂躺在床上,仍舊乖乖的讓我摸她的陰

毛。“瑩瑩,你的身體可真敏感,剛揉了這麼幾下就高潮了,比你自己弄的時候舒服嗎?”

“嗯……不告訴你,好難為情的。”

“哈哈……你都是我的女朋友了,面對我這個你未來的小老公你還難為情呀?那這樣你會難為

情嗎?”我說著牽起她的手,按在我早已高高勃起的大肉棒上。

瑩瑩害羞的睜開眼睛,注視著我的那裡,溫柔的小手輕輕將他握住,然後羞澀的說道:“小宇

哥,你那裡好大呀,為什麼這樣粗?”

“因為他太喜歡瑩瑩了,他就像一根粗粗的大香腸,一會兒要讓瑩瑩下麵的小嘴全都吃下去,

還要把那裡塞得滿滿的,這樣我的瑩瑩就會很舒服了。”

“嗯……”瑩瑩撒嬌的靠在我懷裡,小手開始輕輕在我的大香腸上套弄。忽然她低下頭,張開

小嘴將我的大香腸含進嘴裡。一陣暖暖的快感頓時傳遍我的全身,我不由的呻吟出聲來。她的

動作雖然還很不熟練,但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

“哦……瑩瑩你真好,我這裡還是第一次這樣舒服呢。”

“第一次?以前那個小麗姐姐沒有給你這樣過嗎?”

“她每次的時候都不肯。”

“小宇哥你知道嗎?”瑩瑩一邊套弄著我的那裡,一邊將頭靠在我懷裡輕聲的說:“其實……

其實我一直都喜歡你,我一直夢想著把第一次一定要給你。可是那時你已經有小麗姐姐了。看

到你和她在一起,我雖然也為你高興,但更多的還是失落。後來不知為什麼我開始自慰了,今

天還弄出這樣難為情的事。不過我想這也是老天的安排吧,終於有機會對你說這些,也有機會

把第一次給你。小宇哥會喜歡我嗎?”

我感動的將她抱在懷裡,吻著她的小臉:“瑩瑩,我知道這一定是老天的安排,其實我一直也

都喜歡你的。現在已經不能說是喜歡了,原來我最愛的女孩就在我的身邊,瑩瑩,我愛你!”

我們在床上擁抱、接吻,用舌頭傳遞著彼此的愛。

“瑩瑩,我要好好的愛你!”說著我將臉湊到她的兩腿之間,看著那張迷人的小嘴,情不自禁

的伸出舌頭,用舌尖撥開兩片嫩嫩的紅唇,伸向裡面那粉紅色的嫩肉。

“哦……”我聽到瑩瑩興奮的喘息聲。她的腿忽而夾緊忽而又打開,小穴又開始濕潤了。她的

呻吟聲讓我更加的興奮,我用雙手分開她的陰唇,舌尖一下一下的伸到裡面去。而且不時的變

幻著方式,勾動、晃動、劃圈、擺動。當舌尖上挑到她陰蒂的時候,我開始用舌尖圍著那裡輕

輕的旋轉,還會在她的豆豆上撥弄。瑩瑩大口的喘著氣,呻吟聲也比剛才的時候大了好多,終

於她把我的頭緊緊的按在自己的雙腿間,大聲的叫了出來:“哦……哦……我愛你……我愛你

……哦……”

片刻之後瑩瑩才睜開眼睛,看到我正在目不轉睛的望著她,忽然間又顯得很難為情的樣子。“

小宇哥,剛才我的聲音是不是太大了?樣子也好難看吧?”

“說什麼呢?你的聲音讓我好興奮的,樣子更是可愛的不得了,好迷人的。”

“真的?”瑩瑩聽了顯得很高興的樣子,然後又略帶羞澀的說:“小宇哥,剛才你弄得我好舒

服,以前和小麗姐姐的時候你也是這樣給她弄嗎?”

“哎!別提她了,她好像有潔癖,既不給我用嘴,也不同意我給她用嘴,所以每次頂多給她用

手指。”

“哦!是這樣啊?”

“是啊!哪有我的瑩瑩好啊!”我說著又摟住她親了個嘴。然後我忽然說:“我們這樣吧,我

躺下,你頭朝下的趴在我身上好嗎?”

“嗯。”瑩瑩似乎已經猜到了那是怎樣的姿勢,小臉上又已經羞的通紅。

於是在我的指點之下,她趴在我的身上,雙腿分開騎在我臉上,這樣她的那裡和小菊花就清清

楚楚的呈現在我的眼前了。這一次瑩瑩又一次握住我的那裡,張開小嘴含著,上上下下不停的

套弄著。而我則用手輕輕的分開她的小菊花,伸出舌頭向那裡舔過去。

“哦……不……不要那樣……那裡好髒的……”瑩瑩慌忙用力的收緊小肛門。

“才不會髒呢,你的這裡好漂亮的你知道嗎?你不記得小時候我們玩醫生給病人打針的遊戲了

?我不是每次都把針管插進你的小肛門裡嗎?”

“嗯……那時候我那麼小,只知道聽你的擺佈,好幾次你都把我那裡紮的好疼。”瑩瑩害羞的

說。

“所以啊!今天我要讓你的這裡很舒服,就當小時候的補償吧!”說著我再次分開她的小肛門

,把舌尖深深地向裡面頂進去。

“哦……”瑩瑩的小肛門又再用力的收緊,但這次我的手指可沒給她這個機會。舌尖圍繞著她

的小肛門一圈一圈的旋轉,不一會兒她就停止了抵抗。

這時的瑩瑩津津有味的吃著我的大香腸,隨著我舌頭在小肛門那裡的舔弄而發出“嗯……嗯…

…”的呻吟聲。漸漸的她的動作也越來越快了,我那裡的快感也在迅速的加強。

於是我叫她停下,然後拍拍她的小屁股說:“瑩瑩,你轉過身來,第一次的時候由你來主動吧

,這樣就不會很痛了。”

瑩瑩聽話的轉過身,四目相對,趕忙羞的低下頭去。而我則把手輕輕扶在她的腰間,溫柔的說

:“別緊張,輕輕的坐下去,疼的時候就停下來適應一會兒。”

“嗯。”瑩瑩紅著小臉,一隻手輕輕分開自己早已濕濕的小穴,另一隻手扶正我的大香腸,輕

輕的坐了下去。“哦……”我們幾乎同時發出了呻吟聲,我感覺到她的小穴真的好緊好緊,把

我的大香腸緊緊的箍住。而她則緊緊的皺著眉頭,停了3次才把我的大香腸完全吃進小嘴裡。

我不停的揉著她的小饅頭,幫她放鬆。不久她開始輕輕的上下套弄了,一開始慢慢的,弄幾下

就要停一停。後來她慢慢的開始適應了,一上一下的也開始連貫了,聽著她的呻吟聲讓我更興

奮了。

過了一會兒,我開始主動進攻了。我的腰部開始用力,一下一下的將我的大香腸頂進她的深處

,每頂一下都能聽到她“哦……”的一聲呻吟。就這樣弄了一會兒之後,我開始摟住她的腰,

把她抱住,然後一手支起身體,慢慢坐起來,再輕輕的將她放在床上,形成正常的體位。接著

我將她壓在身下,一下一下的開始了主動的抽送。手上當然也不閑著,在她的小饅頭上面不停

的按呀、揉呀,再低下頭含著小乳頭晃動。我的瑩瑩開始受不了啦。

“哦……小宇哥……我太舒服了……哦……你插死我吧……哦……”

在她的叫聲中我更加興奮了,開始忽快忽慢,忽深忽淺的抽送著。她的小穴真的就象一張小嘴

一樣,緊緊的吸住我的大香腸,有幾次幾乎差一點就要射出來了。隨著我的抽送,瑩瑩的叫聲

變得越來越大,她的腿勾在我的腰上,雙手摟住我的後背,大聲的叫著:“哦……小宇哥……

我要不行了……我又要……啊……我愛你……我愛你……啊……………………”她的小嘴裡面

開始一陣陣的收縮,這時的我再也堅持不住了,“哦……”的一聲將我的精液射到她的體內。

精疲力盡的我們還是緊緊的抱在一起,我有些後悔,擔心她會被我種出種子來。

我一邊吻她一邊道歉,可她笑了笑說:“這兩天是安全期,不然我也沒這麼大膽和你做呢。”看著她甜甜的

笑容,我又和她一陣熱吻,她真的是好可愛。

“小宇哥……”

“嗯?”

“我比小麗姐做的好嗎?”她把頭埋在我胸前,聽聲音都能想到她羞澀的樣子。

“你知道嗎?剛才和你做的那次,是我做過的最舒服的一次了,真的,不騙你。”

“…………………”瑩瑩高興的把我摟得更緊了,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又一下。

“只是有一點我還不太滿意哦……”

“啊!是什麼?小宇哥你快說啊?”

“女孩子稱呼自己的小老公是什麼呀?總該變變稱呼了吧?”

瑩瑩一把摟住我的脖子,在我耳畔輕輕的叫了一聲:“親愛的!”

“我聽不清楚呀,再叫一聲。”

“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就這樣我們的雙唇又緊緊的貼在一起了。

暖暖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在這張小床上,照著我們緊緊擁抱的身體。我們終於找到了自己

生命中的另一半,我們會一直這樣抱在一起,永遠永遠都不會分離!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