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女醫生

邪惡的女醫生

琳琳覺得非常不舒服,她緊張的坐在等候室裡,強迫著自己看著天花板,盡量避免目光與櫃台的年輕秘書接觸,年輕的秘書小姐打量著這位焦慮的女士,並暗中計算,她發現那位女士約每十分钟就看一次手錶…

琳琳最近感覺到自己被工作壓力壓的快要神經崩潰,她埋怨周遭一切事物,更在無形中將自己孤立起來,這種情形直到瑞琪兒打電話給她以後…

瑞琪兒,在電話她告訴琳琳,是一個關心她的好朋友主動向她提出,並希望她能幫助琳琳一些忙,當她告訴琳琳自己是一個催眠士時,琳琳聯想起了古代的妖術和傳說中的女巫等…

她知道有一個朋友不斷在她面前提起,琳琳總覺得這是一個科學時代,這種無意義的事她是不可能採納的。她也婉謝過許多次。

直到琳琳疲倦的身心終於向她提出嚴重的抗議,就在那一個重要的會議上,她突然覺得頭暈目眩,腦海裡突然無法組織任何思緒,在眾人面前中她無法開口她的報告而羞愧的想躲起來。

會後她一個人靜靜的躲在漆黑的家中哭泣,她無助的想著一些事情,並試著努力整理失控的情緒,天啊…她呐喊著到底誰可以幫忙她?

「琳琳,我是瑞琪兒,妳好嗎?我知道現在的妳是需要朋友的幫忙,不是嗎?」

琳琳拿著電話聽筒,悲傷的咬著牙不發一語。

「相信我,我們都是女性,我知道妳面臨的困境,是多麼的糟糕,想想妳的朋友,她是多麼的關心妳,她經常告訴我妳遭遇的困難,她很擔心妳…妳能告訴我一些妳的是嗎?」

琳琳坐著,茫然的看著桌子,她根本不想告訴任何人,更不想要任何該死的同情,她只想要靜靜的…

瑞琪兒的聲音是如此的溫柔,因為琳琳並未掛上電話,她不動的坐在那裡,瑞琪兒說:「琳琳,說真的,來我的辦公室,我保證就只有妳和我,我們面對面的交談,當然那是非常隱密的,妳應該了解,這是一個可以改變妳的機會不是嗎?明天下午我讓秘書為妳安排一個約會…」

瑞琪兒溫柔甜美的聲音阻止了琳琳想逃走的念頭,琳琳感覺到自己的心情確實平靜不少,但她內心清楚的知道,她依然不敢勇敢的答應,她選擇了沉默…

瑞琪兒似乎了解,在雙方都不說話約數分钟後,她說:「好吧!琳琳,我能想像我們將會有個快樂的晤談,那是一個能幫助妳真正放鬆的約會,明天下午五點見,妳有我的地址…」

發呆,琳琳凝視著這部電話,點點頭。

瑞琪兒柔美的聲音飄蕩在琳琳的耳朵中,她喃喃自語,數分钟後她突然驚覺到自己竟然拿著電話發獃,她掛上電話,但內心承認心情好很多了…。

第二天,不知道自己是神經過敏還是見鬼了,琳琳老覺得瑞琪兒的聲音不時的提醒著自己心靈深處,提醒她她能幫助。

琳琳感覺到不安,好像瑞琪兒是個開業的巫師,在神秘的地方搖動著魔法棒子,而令她吃驚的是,她的心情卻是有獲得改善,好奇的,她決定去拜訪瑞琪兒,她低聲輕語,不管是瑞琪兒或是任何人,都別想將她催眠…。

琳琳不安的坐在等候室,嘗試著躲避那秘書疑惑的眼神…。

她聽到辦公室的門打開,她看到一個女人,那是一個大約與自己年齡相同的女人走了出來,穿過一條短的走廊,微笑的走向櫃台,她打開自己得皮包,開了一張支票,交給了秘書小姐。

秘書臉上徜徉著令人目眩的微笑,跟著這位女人送出門口:「再見,凱琳,下次見…。」

當秘書告訴她:「琳琳,待會瑞琪兒馬上就可以和妳見面,請妳稍等一下」琳琳點頭緊張的看著秘書小姐離開…。

琳琳望著窗外,被一個突來的聲音嚇一跳,那個溫柔的聲音是曾經出現在她家電話裡,她抬頭發現瑞琪兒已經站立在她面前,她甚至沒有發覺到瑞琪兒的腳步聲…。

「喔,我親愛的琳琳,妳真的來了,我好高興,我叫瑞琪兒,」瑞琪兒一雙明亮的褐色眼睛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琳琳…。

琳琳站起來,瑞琪兒伸出友善的雙手,拉著琳琳走向工作室,並回頭對著秘書說:「珊德拉,今天還有預約嗎?」

珊德拉快速的翻閱著櫃台的時程表搖搖頭,瑞琪兒微笑的告訴珊德拉可以將大門鎖上並先提早下班回家去。

當瑞琪兒牽著琳琳進入辦公室後,珊德拉露出一種神秘的詭笑,她知道瑞琪兒今天將有個美好的夜晚…。

瑞琪兒的辦公室裝潢得很豪華,厚地毯,舒服的躺椅,一張原木製的大辦公桌,和一張醫生用來檢查用的工作枱,琳琳好奇的凝視著這些,這感覺讓人更不安與緊張,瑞琪兒微笑的解釋著她同時也替一些朋友做一些關於脊椎指壓治療等按摩等。

琳琳想著女巫、巫術、醫生…。

瑞琪兒邀請琳琳坐下,琳琳舒適的靠在那絲絨躺椅上,瑞琪兒坐著一張辦公大皮椅,她旋轉著角度與琳琳面對面靜靜的不說話,溫柔的微笑著。

琳琳看著瑞琪兒覺得很奇怪,她等待著,她感覺到瑞琪兒的眼神有股說不出的神秘…。

不知過了多久,瑞琪兒柔和的說:「琳琳,告訴我為甚麼今天妳會來到這裡?」

為一些原因,琳琳發覺難以回答,她支吾地說:「工作…壓力…」瑞琪兒點頭:

「是的,琳琳,壓力…有如此多的…壓力…活在妳的生命四周裡。」

琳琳慢慢地點頭…。

「妳想要使它離開,不是嗎?」一個猶豫的點頭,琳琳目光停在瑞琪兒的臉上。

「真是怪異」琳琳想,她不催眠我反而說這些廢話,或許、她或許只是想要跟我談談而已…她似乎真的懂一點,我要的只是讓這壓力遠離我,她了解、瑞琪兒了解。

琳琳看著瑞琪兒的眼睛,琳琳仍然靠著躺椅,沉默的等候,她注意到為什麼這房間突然似乎變的很安靜呢?

瑞琪兒的聲音溫和地好像從遙遠處傳來:「琳琳,放鬆其實並不難,它是如此容易的,只要妳自己告訴妳想要放鬆,並嘗試讓它發生,那就會是妳的,琳琳,妳看,就是如此容易,如此容易的…」

這種的放鬆,琳琳想到她自己,這感覺真的很好,我不必被催眠,只要跟我談談心事;我的感覺就可以獲得抒解,…催眠狀態、巫術,真無意義,她不需要那些。

她覺得只要照著瑞琪兒的話,它並不是想像中如此困難的,為什麼我不知道呢?琳琳想像它是如此簡單的,如此容易的…。

琳琳看著瑞琪兒的褐色的眼睛,慢慢地開始感覺,好像是浮在空中的她,琳琳不斷告訴自己…放鬆…。

瑞琪兒凝視琳琳,她看見了琳琳身體慢慢的鬆弛,瑞琪兒鎖住琳琳的眼神。

「是,琳琳,它如此容易,妳現在不正在學習它,琳琳,如此容易的,放鬆,此時妳能感覺自己放鬆?」

琳琳慢慢地點頭,她感覺眼睛很輕松,她想像是在做夢,壓力被自己趕出去,我正現在放鬆,壓力走開,很容易,如此容易的,我正在學習放鬆…

她的耳朵好像是充滿些奇怪的事物,瑞琪兒的聲音…

而她的身體也感受到奇怪的經驗,那是種未曾有過的奇怪經驗…

「非常的好,琳琳」瑞琪兒微笑地說,她的聲音像是在耳朵旁輕聲細語。

「了不起,妳知道;因為妳可以放鬆,不論何時妳想要放鬆,只要告訴妳自己妳想要放鬆並且讓它發生,那不就對了嗎?琳琳。」

琳琳的頭輕微的上下震動,琳琳不斷在想著放鬆,是如此容易的,放鬆、放鬆,如此容易的、放鬆…。

瑞琪兒看著琳琳嘴唇慢慢分開,她身體柔軟的,鬆弛的深深的融入這張躺椅裡,她的瞳孔慢慢放大…。

瑞琪兒感覺很好,輕聲的說「琳琳,妳現在正放鬆著,很舒服、放輕松,妳自已已經做到了,琳琳,妳告訴妳自己妳要放鬆和妳也讓它發生了不是嗎?琳琳。」

琳琳微微的點頭前並同意瑞琪兒的看法,我做到它了,琳琳暗想著,我很輕松,沒有壓力…」

「非常好,放鬆,琳琳」,琳琳點頭,瑞琪兒繼續:「它是很舒服,全身繼續的放鬆,妳能夠允許自己放鬆,不論何時只要妳需要放鬆…」

瑞琪兒的聲音深深的進入她的心靈:「很好,琳琳妳應該察覺到不同的感受,而當妳身體越來越放鬆時,妳的心靈同時也放鬆,妳的身體和心靈是合而為一,現在兩者都越來越放鬆,感覺如此的好,感覺妳的身體越來越放鬆,感覺妳的心靈越來越放鬆,非常好…」

瑞琪兒深深的凝視進入琳琳的眼睛,她看見了暗淡,也看見了琳琳臉部肌肉呈現著安詳輕松,琳琳意識慢慢離開自己心靈,瑞琪兒繼續看著琳琳呆滯的眼睛,她內心升起一種慾望,而她的手指輕輕來回在琳琳柔軟的身軀撫摸著,抗有些事物潮濕的與柔軟的。

琳琳似乎未察覺瑞琪兒的動做,除了看著瑞琪兒的眼睛,全身蹒跚於這張躺椅裡,她頭腦已是只一片空白,漫無目的等候著瑞琪兒的聲音,那聲音讓她輕松的飄著…

一會兒瑞琪兒輕聲的對著這發獃的女人:「現在,琳琳,妳感覺是如此好,如此輕松,如此平靜、和平的,妳知道,從前不曾學習到很多其他的東西,妳知道自己有能力去做,而我將教妳如何做,琳琳,妳將向我學習。」

琳琳恍恍惚惚地點頭,她的眼睛逃不出瑞琪兒的控制,瑞琪兒溫和地微笑,「我將教妳更多,琳琳,妳將是一位非常的好學生,一位非常的好學生,妳將學會很多, 琳琳,在我們上第一課之前妳現在可告訴妳自己完全地放鬆,每一個肌肉,每一個神經,都能放鬆,妳的眼睛,琳琳,妳疲倦的眼睛需要放鬆,感覺妳的眼睛放鬆, 琳琳,很好,妳發現它是如此容易的,完全地放鬆…」

琳琳感覺眼皮微微抖動,然後輕輕地關上,

瑞琪兒的眼睛仔細的觀察,琳琳她的心靈一片空白的,瑞琪兒柔和地歎息:「真好,真好…」。

瑞琪兒閉上她的眼睛一會兒後,又打開她的眼睛,她看著睡著了的琳琳,安詳躺在這張躺椅,她長的如此迷人,一位好學生,真容易,一瞬間,瑞琪兒優雅地脫去身 上衣褲,她全身赤裸站在琳琳身旁,預備好為琳琳上第一課:「完全地放輕松,琳琳,你可以它感覺到,身心完全地放輕松,身體和心靈舒服地休息,它感覺如此 好,而它是如此容易的,如此容易的…」

瑞琪兒她自己微笑著,它真的很容易。

琳琳覺得自己在一個空間飄浮,在夢中她發覺到一個溫暖的光輝,那個光輝似乎包裹她全部的身體,非常好,然後,聽到瑞琪兒的聲音,如此柔軟的,如此溫暖的、溫和地籠罩住她的身體,柔軟的感覺…

「琳琳,現在妳將開始學習很多東西,那是關於妳自己的很多東西,很多東西妳內心知道,只是不曾發覺,而他們對於妳的生命而言是很重要的,琳琳,妳將會在未 來跟我學習到很多知識,琳琳,妳內心知道,妳有這個力量,放鬆妳的全部的身體和心靈,妳知道,不論何時妳將發現只要妳感覺需要它,它就在內心裡,琳琳,如 同妳的老師,妳了解也允許我有這種能力隨時可以將妳放置於一個輕松且迅速地夢境中,妳了解這是當然的,琳琳?」

琳琳腦海裡已經沒有任何主意去分辨為什麼這是當然的,她只知道那個瑞琪兒在問她,而聽到瑞琪兒的聲音感覺是那麼的好,瑞琪兒藉由催眠的力量使琳琳點頭,她了解也同意這位老師的意見。

「琳琳,妳真的是非常仁慈,謝謝妳的理解,而琳琳,我現在將教妳如何迅速地進入這舒適的、輕松的夢境中,我想妳是需要它的。」

「琳琳,當聽到我的聲音告訴妳,『愛是無止境的付出』琳琳任何什麼時候當妳聽到這句話,琳琳,妳將允許妳自己放鬆,身體和心靈,不論妳在那裡,或無論妳正 在做任何事,聽到我說這句話後將立即地放鬆妳自己,妳的身體將迅速變成熟睡般的安靜,而妳的心靈將立刻打開,然後允許我教妳更多東西,了解嗎?琳琳」

琳琳點頭。

大家一起來推爆!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