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婦科醫生手記

男婦科醫生手記

我是一名男婦科醫生,做爲醫生,我是稱職的;做爲男人,我是幸運的。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與女人最隱秘的地方打交道。工作就是享受,這種機遇可不是每個男人都有的。

做爲婦科醫生久了,會接觸到許許多多女人的生殖器,開始時只要一見到女人的生殖器就沖動的情況早已不存在,只有長得漂亮、打扮入時的女人才會引起我的興趣。坦率的說,我對女人並沒有任何好感,她們自私、小氣、傲慢、俗不可耐。

我並不介意做婦科醫生,但醫院分配我做,爲了生存我不得不做。但不久我就發現這份工作可以對我做出許多補償。我出身貧寒,雖然學習、工作極爲刻苦努力,但卻從小飽受歧視、侮辱,得不到做爲人應有的尊嚴,碰到女性的時侯,這種情況猶盛。

但現在情況發生了改變,作爲醫生,我現在就是那些女人的主宰。無論她們平時有多傲慢、多漂亮,但當他們脫光褲子,在我面前最大限度的叉開腿,任我的手指自由的在她們陰道深處自由出入時,她們的傲慢早已蕩然無存,就像我手中的玩物──一條母狗。

我雖然討厭女人,但說來也怪,那些傲慢、俗不可耐,帶給我歧視、侮辱的女人對我卻極有吸引力。我想這可能出於這幾個原因∶有知識的女人往往沒有女人味;而傲慢、俗不可耐的女人卻是性感動人,讓人不禁想佔有。這些女人從來不把我放在眼裡,於是逆反心理讓我更加想佔有他們。

我所在的這個醫院是當地最大的一家,所有的人生病都想擠進來看。醫生是一個吃香的工作,病人對醫生可以說是惟命是從的。

一天、我們科的絕大多數醫生都去外院開會,門診就只有我一人。上午上班後沒多久,就來了一位來看病的少婦。病曆上寫著25歲,已婚。我問了一下情況,原來她是因爲痛經來看病的。她說了一下具體情況,我就知道這病該怎樣治了,但我可不原意錯過這個享受的大好機會。

她今天穿了一條黑色緊身皮短裙、黑色長統絲襪。由於是坐著,裙子要比站著時能遮到的地方少一些,長統襪的根部露在外面,顯得極爲性感;屁股很大,將本來就很小的緊身裙幾乎就要撐破;上身穿了一件現在很常見的白色半透明的白襯衫,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裡面包裹著豐滿乳房;奶子很挺,從形狀上可以判定不是用帶海綿的奶罩子,因爲如果用的是帶海棉的奶罩子,外形上雖然也很挺,但給人的感覺是圓滾滾的那種(海綿奶罩只能做成這樣),而不是像她那樣,外尖里寬,像個圓錐體。大腿很豐滿,皮裙包裹下的小腹混圓微微突起,讓人浮想聯翩。

她的妝化得很性感,深色的眼影,唇膏塗得很紅也很厚。總而言之,渾身散放著少婦特有的成熟,性感的氣息。一想到過一會,她就要極不情�,但卻無可奈何的脫光褲子,讓我玩弄她最寶貴的地方時,我就心跳加速,不能自持。

我從小就對這個年齡段的女人感興趣,根據我的經驗,從她的打扮、穿著、言談舉止來看,她不是雞,也不是水性揚花的那種女人,她應該是屬於那種沒有多高文化水平、愛打扮、愛穿好衣服、比較勢力、對有錢人、對上司極力討好,對窮人不屑一顧,想趁著年輕漂亮找個條件好的老公,而又不想亂來,做雞、做二奶的那種女人。

天賜良機,這種女人正合我的口味。要知道做爲見到過許許多多女性生殖器的婦科醫生來說,一個出來賣的雞,和那種隨便亂來的女人、從容的脫掉褲子,熟練的躺到婦科檢查床上,臉不紅、心不跳,並且還不斷用眼神來挑逗你,這種情況對我來說,反倒沒有什麽吸引力了。

我用命令的語氣對她說∶“你需要做一下婦科檢查。”

我的語氣讓她無法遲疑,看得出她是非常不�意的,但還是無奈的隨我進入婦科檢查室。

我又命令道∶“把外褲、內褲都脫了,躺到檢查床上去,把兩腿擱到支架上盡量張大,把陰毛整理一下,不要擋住陰道口。我要檢查你的陰道和子宮。”

說完這話,我開始激動起來,最刺激的一幕就要開始了,我眼前的這個風韻少婦就要在我面前極不情�、但卻無可奈何的展示一個女人最神秘的部位了。要知道除了她老公以外,可是誰都沒有這種機會的啊!不知她老公會怎麽想?一想到這里我就更加興奮了,這比看一個處女更加過瘾。這倒是我的嗜好,不知還有沒有其他與我有同樣嗜好的朋友了?

只見她緩緩的將手伸到腰後解開裙扣,又拉開拉鏈,將裙子脫了下來。她穿了一條很平常的內褲,是那種很常見的紅色的、褲管兩邊帶白邊的那種三角褲,雖不時髦,但給人一種很溫心的感覺,更顯性感。可能是經常洗的緣故,褲管很松,褲裆部的布縮在了一起,變得很窄,有幾簇陰毛已經露了出來。整個腿部優美的曲線讓我一目了然,大腿非常豐滿,長統襪的松緊帶深深的陷進肉里,顯得肉感十足。

她擡頭微微望了我一眼,見我正在看著她,又趕緊羞的低下頭去,略微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把內褲脫了下來。

她的下身現在是一絲不掛了,女性特有的羞澀讓她本能的夾緊了雙腿,但我明白這也是她最後的徒勞的抵抗了。在我的催促下她坐到了檢查床上,將手伸進褲裆,將蓋在陰道口的陰毛揭開、整理好,然後將雙腿擱在支架上,躺下,最大限度的張開了雙腿。我又將她的上衣拉到肚臍以上的位置,她豐滿的小腹也顯露出來了。

面對一個剛剛還穿戴整齊、在性感衣物包裹下讓人産生無限聯想,而此時下身已一絲不掛的女人,一種幸福感油然而生。雖然是醫生在給病人做檢查,但是按照“只要男性的手指觸摸到女性的陰部就算是發生性行爲”這一理論來說(法律中對強奸案的判定就是以此爲標準的的),作爲男婦科醫生有與每一個女病人發生性行爲的條件與特權。

看著她那豐滿性感、暴露無遺的下身,我覺得此時的她就像一個任我宰割的羔羊,和獻出了肉體及生殖器等待皇上臨興的洩慾機器。我戴上橡膠手套,塗上潤滑油,準備開始享受。

她的陰毛很濃密,陰道口微微張開,典型的剛剛開始有性生活的少婦外陰特徵。肛門很嫩,四周是粉紅色的。爲了提高自己的性慾,我準備提一些聽似是診斷需要,其實是爲了享受她脫光褲子、而又不得不回答許多隱私及非常尴尬的問題的快感。

我問道∶“你的陰唇有些紅腫,是不是昨天剛剛與丈夫有過性生活?”

她極爲羞澀的答道∶“對。”

我又問道∶“你平均幾天過一次性生活?”

她閉著雙眼,看得出極爲羞澀,此時的她正最大限度的張開雙腿,將女人最神秘的部位暴露在一個男醫生的眼前,同時還要回答這樣難堪的問題。不過爲了治療,她只有回答問題∶“平均每兩天一次。”

我裝模作樣的說到∶“這太多了。”

她答道∶“沒辦法,我老公的要求很強。”

我說∶“這樣可不行,對你的陰道會有損害的。”

我看自己問得也差不多了,就把右手的兩個手指伸進她的陰道,一進一出的動著,右手的手指則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陰蒂。作爲一個有豐富醫學知識的醫生,我知道該如何讓女人達到性高潮,當然我並不想做善事。

一會兒工夫,她的陰道口就開始分泌出淫液來,腿開始微微的顫抖,並且不住的呻吟起來。

看著她那白色半透明襯衫里黑色奶罩下高高隆起的奶子、白皙而又微微隆起的小腹、兩腿之間黑黑的陰毛、肥肥的屁股,及黑色長統絲襪包裹下的玉腿,我不禁暗叫∶“好爽!夠味!真是女人中的女人。”

接著我又將手指伸得更深,撫摩起她的子宮頸,她呻吟得更厲害了,渾身都開始顫抖,臉上比來時更加嬌豔動人。把她從頭看到腳,真是好好幸福,一幅溫心無比的場面。

這樣持續了大約5分鍾後,我看也差不多了,便將手指拿了出來,拿上棉棒沾上一些她分泌的淫液,聞了聞,說道∶“沒有異味,應該不是感泄。”說著又將棉棒拿到她的鼻前,讓她自己也聞了聞。哈!哈!此時她的心中該是一種什麽滋味啊?

接著我又對她說∶“把絲襪跟上面的衣服都脫了,我要仔細檢查一下。”

聽了我的話,她有些遲疑,問道∶“不是婦科檢查嗎?”

我答道∶“既然看來不是感泄,那就有可能是內分泌失調,所以得檢查一下皮膚和乳房。”

聽了我的話。她順從的從檢查床上下來,開始脫襪子。單腿著地,一條腿撐在床上,用手將襪子緩緩脫下。那脫襪子的動作、赤裸著的下身、黑色長統襪包裹著的玉腿、大白屁股,還有那性感的一團陰毛,無不顯示著此時此刻她是我的玩物。再傲慢的女人到了我的手上,也都會成爲任我玩弄的一條性感母狗。

絲襪很快就脫完了,她低著頭開始脫襯衫,襯衫脫下,露出黑色的奶罩,好堅挺、好豐滿。奶罩也終於解下來了,那兩只堅挺的奶子毫無遮掩的暴露在我的眼前,又白、又嫩、又大,這下可真是一絲不掛了。

肥美的肉體,散發著誘人的光澤,甜美的氣息,讓我熱血沸騰。我走上前,毫無顧忌的撫摩,並裝模作樣的詢問∶“是否有疼痛感?如果有,就有可能是腫塊。”

她低著頭,閉著雙眼,羞得根本就顧不上回答。

我又開始撫摩起她的奶頭,不一會兒,她的奶子上就出現紅暈,奶頭也開始漲大,奶子變得更爲堅挺,她的喘息聲開始加重,顯得有一些喘不過氣來。我抓緊時間,又捏著她的的奶子晃來晃去,十足過了一會瘾。

時間已過得不少,我看也差不多了,於是開始檢查她的那雙玉腿。我從她的大腿根開始摸起,一直摸到腳上,把玩起那雙精緻的腳。好美的腳,珠圓玉潤,這個女人混身上下都是寶。

玩了大半天,我也有些累了,於是就對她說∶“好了,你可以穿褲子了。”

我慢慢的整理器械,看著她當著我的面,穿上內褲、套上絲襪、戴上奶罩、穿上襯衣、穿上裙子、裝好高根鞋。一轉眼,剛才還赤赤條條的、任我玩弄的母狗,現在又恢複了一個漂亮、時髦、傲慢的新潮女人的外表。如果走在大街上,那些衣著普通、沒有錢、沒有背景的男人看她一眼,都有可能遭到白眼的侮辱。

不知道婦科情況的人,這時很可能會産生自卑感,及體會不到她的痛苦,但他們怎麽也不會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女人,卻可以被男婦科醫生任意玩弄。同很多女人一樣,她們都屬於那種沒有多高文化水平、愛打扮、愛穿好衣服、比較勢力,對有錢人、對上司極力討好,對窮人不屑一顧,想稱著年輕漂亮找個條件好的老公,而又不想亂來,做雞,做二奶的那種女人。

對於許多像我一樣貧苦出生的窮小子來說,她們是那樣的性感美麗、傲慢、讓人覺得高不可攀,使人有種可望而不可及的痛苦。但是這種女人有一種特性,那就是當她們看到有人能給她們帶來某種利益時(包括看病的利益),她們骨子裡的賤性就會暴露出來,從而臣服於那個人。

(檢查完,她們顧不上羞澀,打聽我的名字及上班時間,說以後要是還有什麽問題還要來麻煩我,請我多多費心等討好的話。語氣極爲矯揉,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其實她們同那些妓女,及幾乎同所有認識的人上床的女人來說,並沒有本質的區別。她們用美貌的資本,找個條件好的老公,得到好的物質享受,其實就是在賣淫,只不過妓女是在零售、她們是在批發。要說有什麽不同的話,也就是當我們玩弄她們的時侯,感覺會更刺激一些罷了。她們這樣做,也不過是在減小勞動強度,提高自己的身價罷了。

(甲魚與超市賣的火腿腸相比,前者更吸引人,是因爲甲魚價格高,平時吃不到,相對顯得珍貴些罷了。女人也是同樣的道理。)其實以前我對女人的看法,與所有的窮小子是一樣的,但是我的工作讓我改變了這種看法。我之所以將我的經曆寫出來,就是想告訴廣大像我一樣的窮小子們,對於那些讓我們覺得性感、美麗、傲慢、讓人覺得高不可攀、使人有一種可望而不可及的痛苦的女人,沒有什麽了不起的,只要你能讓她們覺得你能給她們帶來某種利益,就能讓她們雖不情�,但卻無可奈何的脫光褲子,面對你叉開雙腿。

我同你們的出身一樣,通過自己的不斷努力,終於取得了每天享受女人的特權。我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與其默默忍受痛苦,不如現在就努力,取得成果,享受女人們!不要忘了給我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