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艷旅

名門艷旅

第01章 極品人妻

幾树海棠花开得妖娆,渐次渐�的紫红花朵娇小柔软,树枝花�尽是彩蝶翩

翩纷�,细腰蜜蜂上下�绕,满院娇艳春色�漫�整�院子。静室内光线幽幽泛

�清�,角落裡放�一尊青�纹狮螭耳的香�,五木香飘出袅袅淡�,不时�出

轻微“�啪”之�,衬得四周愈�安静战�一直安详地闭�眼睛。

浑浑噩噩之�,他觉得心中憋得难受,忍不住�出一���,手臂也轻轻抬

起……

“啊,眼睛�了,醒了醒了,六哥醒了。”

浑浑噩噩中,战�还没有睁开眼睛,就聽到有��似的清脆童音在耳��起,

浑身像被撕碎了一�疼,疼痛感正在逐渐消失。

“小九,不许对六哥��……”

接�,战�又聽�有�柔贤慧母性十足的女人�音带�溺爱地轻斥。

战�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是���活泼可爱,精�过人的小萝莉。这�

�小萝莉生的模�一般�二,都是粉嫩粉嫩的小脸蛋,穿�湖柳淡绿的短褂子,

露出��莲藕白臂,那�白水滑的小手腕,四隻�滑的小手正在自己身上乱摸…

極品萝莉啊!还是極品姐妹花,战�正准��手调戏一下,忽�後面有�素

臂伸过来,轻轻推开��顽皮的小萝莉,��小萝莉全然不怕,咯咯直笑�不停,

一�極其可爱地�战�做鬼脸,“六哥�死,不知羞……”

战�转身注目过去,定神细看,身後那�女人,让心裡即湧起一阵暗叹。

天哪,是一位��绝代的極品人妻……

那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美妇人。美人兒穿�鹅�雲裳,赛霜勝雪的绝美容

颜没一丝可挑剔的瑕疵,雪白的娇颜透出淡淡红晕,清秀可人,一�剪水瞳人,

清澈若泉,那唇角微弧,喜中含笑,娴静之餘,带有似水�柔。乌黑��自后梳

起,盘雲高挽,碧玉钗簪�的如雲秀�散落香肩�侧,柳丝般的秀���飘散。

碧玉钗上那颗漆黑的珍珠映衬�乌黑秀�熠熠生辉,鹅�的雲裳凸出的玲珑曲线

更显萬種�情。

如果谁能娶得这�的女人,真是夫復何求!

美妇人看�战�醒了,收起笑容,玉脸露出痛心又自责的神情:“六郎,真

是�死四娘了,好在你及时醒过来,否则,你教我……你教我如何有脸向姐姐交

代?姐姐当年将你们兄弟七�交託给我,那四娘就是你们的娘亲了。今後你可不

许像这次这�不小心了,要知道你爹爹可是最喜欢你的,如今他身在前线作战,

这家中真要是出了意外,我可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交代。”“我出了什麼事?”

战�慢慢陷入沉思。

记忆一�一�的復�,他终於想起来……

战�本是一�喜爱探�的少年,今年暑假刚刚接到某名牌大�的入�通知书,

就在距離开�还有十幾天的日子裡,战�进行了一次挑战極限版的探�……

在中�,有一種瓷器是“诸�之冠”�始终不能確定它的�址。

有一種瓷器身世迷離,但文�中只有“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如磬”

的记录。

这便是柴�,一�困擾中�陶瓷史的千古之谜。

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柴瓷?

一片柴瓷值萬金,懷�对柴瓷的嚮往,战�在白洋淀大湖畔进行了为期一�

暑假的考研,一�多月过去了,结果一�所获,就在战�准�打道回府的时候,

一�意外,让他�一�老乡手中的得到了一片�似柴瓷的瓦片。老乡是�地地道

道的�民,就居住一望�垠的白洋淀�上,养�为生。

战�这些日子就一直居住在他家改制的小旅社中,看到老乡手中那片纯净如

�的瓷片,战�就认定这是一片柴瓷。白如玉、明如镜、�如罄、薄如纸就是对

这片瓷片的真�写照,战�问老乡这片瓷的来历。老乡开始不肯说,最後老乡对

战�说:“你如果要找柴�,应该去河南,为何来白洋淀呢?”

战�回忆许久说:“是因为一��,我��了大周世宗皇帝的公主,她引我

去了一�水天相接的地方,她父皇世宗皇帝的�位就在那裡,我在那裡看到了好

多瓷器,我答应她好好保�世宗皇帝的遗物。她还说,她被埋在很苦,请我�她

掀开圧伏在她身上的千年�绝咒,她就可以永生!那�公主真的很漂亮,只可惜

�醒之後,就再也�不她了。根據我的记忆,我的�境就是在这里……可是现在

这兒只有白茫茫一片大水,可是为了许给那�美�的公主的诺言,我坚信我没有

错。”

老乡眯�眼睛,�起旱�枪,吧嗒吧嗒抽了好幾口,开口说:“我们白家居

住在这里已�有一千年了,世世代代守卫�这�大湖,小夥子,你要找的地方就

在这�大湖的下面。”

老乡�屋裡取出来一把生满�锈的大钥匙,这把钥匙足有一尺多�,“小伙

子,大湖下面满藏�一座纯金打造的�塔,那就是世宗皇帝的故居,裡面不仅有

数不清的金�财�,更有價值连城的柴�瓷器。我知道你不是一�贪心的人,你

是在为你的诺言履行承诺。”

老乡将那把生满�锈的钥匙交给战�,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过,那�塔沉

寂在大湖下面一千年了,具體在哪�位置,没人能说清楚,尤其塔裡面布满了暗

道機关,但,成败只待有缘人,我祝願你能�成功。”

战�拿到钥匙,�上准�了�水工具,每天十多�小时泡在湖底,孜孜不倦

地寻找那�塔的入口。

一天,战�终於�现湖底的一�暗礁下面,隐�的�塔的一角,�奋之下,

扒开淤泥,果然是纯金打造的塔身,战�一�人在水底一连挖掘了三天,终於�

到了进塔的那扇石�,石�上留有钥匙孔,战�战战兢兢将老乡给自己的那把钥

匙插进去……

轰的一�,石�打开,水流呈现出巨大的漩涡,将战�一下子吸进来。

脑袋一下子撞在不知什麼硬�西上面,战�顿时昏迷了,也不知过了多�时

�,战�醒来,�现自己身�一�海底水晶般的世界,奇怪,哪来的这么亮的光

亮?战�顺�亮光寻过来,绕过幾道走廊之後,前面更是一片通亮,一座绽放�

耀眼亮光的九转�诀台上面,端坐�一�女人,那�女子生就玉容珠貌,丰神绝

美,穿一身�白色仙衣,浑然若仙,周身竟不带一缕凡尘。那目光犹若天�,冷

冰冰扫�过来,竟叫人�魄心驚。更让战�驚奇的是,她的上方��一道赤金符,

难道这就是柴公主?她上面那道符就是千年�绝咒?

战�心中一阵驚喜,看了一眼这位丰神绝世的美人,喊道:“柴MM,不要

害怕,�哥哥救你来了。”

战�伸出大手,直朝那道千年�绝咒摸过去。

就在战�的手揭开那道千年�绝咒的一刹那。

眼前突然闪过一道比雷�还要耀目的亮光。

身�的世界突然炸开。

雷�交�出烈焰,�尽的�腾。

大地开始颤抖,时光开始倒流。

顿首�转一千年红尘,穿越时空凝固的隧洞。

战�被时光带到了那�战火纷�的初宋……

第02章穿越名�

慢慢復�了前世的记忆之後,今世的记忆也逐渐融合入战�的大脑,今世的

记忆稍微有一些模糊,不过战�还是很快弄明白了自己的身世。

望�面前这位�柔贤惠的良母,说道:“四娘,我没事了,让你你�心了。”

四娘�柔地握�战�的手掌,慈祥善良的眸子里斟满�水,“六郎,如意山

那�陡峭,你干吗还非要偷�上去采蜂蜜?荆州城大街上卖的蜂蜜一�吃啊。”

战�微笑道:“荆州城的蜂蜜好吃,但是不养颜,四娘将我们兄弟幾�拉扯

这�大不容易,我们都不願意看�你红颜衰老啊,大哥临走的时候,一再叮嘱我,

让我每隔三五天就到如意山去采野蜂蜜,这一次是我不小心,不过我保证,以後

绝对不�再出现这種情�了。”

四娘娇怒道:“傻孩子,你们哥幾�能有这片心意,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不

在乎我自己什麼时候�衰老,我只在乎你们都能�平平安安啊,下次?没有下次

了,以後我不允许你再去冒�。”

战�还想说什麼,被一隻��玉手掩住嘴巴,“六郎,不需再说了,你身上

摔伤了好幾�,都昏迷了�天了,真把四娘�壞了,你身上除了�三�摔伤,再

也没有其他伤口,更没有致命伤,可你就醒不过来,荆州城有名的大夫都被我请

来了,可大家都看不出你究竟怎麼回事。”

她说�,眼眶中的�水滴落下来。

战�心中一阵感慨,穿越之前,我是一�父母離異,�人疼爱的浪子,虽然

家中有花不完的钱,老爸也给自己找了一�年轻漂亮的后妈,但是那纯碎是�小

狐狸精,�来没有关心过自己不说,还净鼓�老爸将家裡的财产转移到她的名下。

哪裡及得上眼前这位�柔可亲的人母?

穿越之後,我是杨六郎,我现在是在天波杨府。

天波杨府不在汴京,而是在兵家必�的军事要地荆州。

宋太祖陈�兵�,�袍加身,建立大宋,然後再短短数年之内,平灭了後梁,

后�,后�,眼看�大宋兵��壮,剩下的幾�君主都�战心驚,唯恐大宋将战

火燃烧到自己的�家,纷纷关闭��,加�防禦。

南唐李璟,依仗�江天堑,又和�越结盟,忙於春花秋月,不肖�事。

后蜀孟昶,雄踞川中,不求逐鹿中原,但求蜀中安逸。

北�刘钧,�合契丹,妄想與大宋�一死战。

前不久,父亲杨令公奉旨伐楚,前线战场上捷报连传,前幾日大哥的先锋部

队更是攻克了楚�的首都,用不了多久,父兄就�凯旋归来。

我有四�哥哥一�姐姐,一�弟弟,对了,还有一对�胞胎妹妹,就是眼前

这��欢蹦乱跳的小萝莉,她们是四娘亲生,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这��小萝

莉真讨人喜欢,我喜欢这�世界,穿越来到这里,是上苍对我的眷顾,那位在�

中令我魂牵�系的大周公主?呵呵,相信不久就能�到她……

忘了说,我家还有四�武功高�,美貌善良的嫂子,用不了多久,我就��

到她们。

战�合上眼睛,慢慢地记忆�今世,为什麼连老七都上战场杀敌了,而我这

�文武�全的六爷没有带兵伐楚?

哦!想起来了,我是前阵子�前线回来,皇上的弟弟�王赵匡�找我有事,

好像是给我保媒,呵呵,刚来就有桃花�,父亲这才命我提前回来做准�,楚�

已�是名存�亡,他们只不过是清剿一下楚�餘孽,晚回来一段时�而已。

“六郎,你没事就好,我再让大夫给你检查一下。”

四娘站起来,去外�请大夫,��小萝莉立��上来,一�拉�战�的右手,

一�拉�战�的左手,“六哥,快写给我们讲前敌的故事啊,你们是怎�取下什

乌城的啊?”

“哎呀。”

战�只感到右臂刺骨的疼痛,看来�山上掉下来,这一下摔得真不轻,右臂

绝对是骨折了,�一�胳膊腿,�觉右腿也不得劲,屁股也是生疼。这时候,四

娘领�大夫进来,将��小萝莉轰开,“八姐九妹,你俩回屋背功课去,等�兒

我还要考你俩呢。”

��小萝莉撅�嘴離开了,大夫给战�又做了全身检查,然後站起来说:

“回�杨夫人,六公子全身�大癢,只是右臂的伤势比较严重,应该是骨折了,

不过没关系,多多休养一些时日,自然�康復。”

四娘舒了口氣,“我这就放心了,卢大夫,你去帐房领赏吧,顺道将�方子

交给管家。”

卢大夫道谢,转身離去。

第03章慈母之爱

四娘满是关切地看�战�,“六郎,你不要�心,虽然骨折了,但这都是小

伤,等�兒四娘�你洗洗身子,然後用上我们家秘传的跌打�,你知道吗?普通

人伤筋�骨要想痊癒需要一百天,可是我们练武之人,筋骨�壮,只需要一半时

�就�好。用了我家秘传跌打�之後,又���一半的时�。”

战�高�地说:“照四娘的话说,一�月时�都用不了,我的伤就能好?”

四娘微笑�坐下来,“如果我每天在为你按摩�次的话,又��少一半时�,

半�月保你痊癒。”

“真的?”

战�情不自禁地握住四娘的手,“四娘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四娘脸上微微一红,“跟四娘还用客氣?你是不是又在耍壞心眼了?”

战��辜地说:“没有啊。”

四娘哼了一�说:“小壞蛋,我知道你心中想什麼……”

说�,红�脸低�出去了。

战�心中纳闷,“我是�不折不扣的好孩子,杨六郎也是�顶天立地的大英

雄,我�有什麼壞心眼?奇怪,四娘为啥这�说我?”

战�摇摇�,想不出�所以然,躺在床上一扭�,看到身�放的那�旅行包,

不由得驚喜道:“这不是我去湖底探�时候带的旅行包吗?居然跟我一�穿越了?”

战�连忙用活�自如的左手打开包,裡面除了�件换洗的衣服,还有自己的

身份证,钱包,手機,高压防爆�筒,一本考古刊物,一�大容量蓄�瓶,再就

是杂七乱八的幾支��。

“看看手機还有没有�?能不能打啊?”

战�将手機拿过来,摆弄了幾下,叹道:“�力倒还充足,可是没有服�信

�。既然到了这�社�,这傢伙就应该退役了,现在这�世界,不再需要科技,

需要的是武功,是智慧,再就是权势,我们杨家将在朝中因为战功卓越,威望颇

高,钱是不用愁滴,�王千岁亲自为我张罗媳妇,美女也不用�愁滴,……武功?

我应该还可以吧,在哥幾�当中虽然不是最�的,但是在满朝武将当中,应该鲜

有敌手。杨家枪天下�敌,神鬼�寒,哼哼……有機�再找幾本武功秘籍练练…

…”

战�正在胡思乱想这,四娘手中端�托盘走进来,她身後还跟�一�丫鬟,

丫鬟将手中的水盆放下,就退出去了。四娘将手裡的托盘放在床�桌子上,裡面

有干净的毛巾和��白颜色小瓶子。四娘微笑�说:“这瓶子裡面是正骨水,效

果奇好,六郎,四娘先�你洗干净身子……”

说�,她就过来脱战�的衣服。

战�一下子慌了,口中支支吾吾说道:“四娘,这怎麼能行啊?我自己洗吧

……”

战�七岁的时候,母亲就和老爸離婚去了美�,老爸找的后妈根本不管他的

日常生活,战�已�满十八岁,也偷看过N多岛�色情片,对男女身體早就不陌

生,但是战�至今还没有让成年女性看过自己的身子,如今�四娘要来脱自己的

衣服,虽然说四娘是自己的继母,是这�世界自己的亲姨娘,但是一想到自己浑

身都要被她看到,难免脸红心跳,急忙極力阻拦。

四娘微笑�摇摇�,“六郎,你身上再不洗的话,就要�臭了,前天将你抬

回来,因为你一直没有睁眼,呼吸也很微弱,我们都没敢翻�你的身體,都�天

了,就算身體不�愁,伤口也要上�啊。”

战�想想也是,可是当�年�美貌的四娘脱光衣服,尽管是上�,但心裡还

是害臊的很。

四娘又说:“不要假�正�了,四娘知道你�大了,这�年不是一直让你自

己洗澡的吗?小壞蛋,�年前你可不是这�的哦,不但要我�你洗澡,每到雷雨

天氣,还要赖在我的床上睡觉呢……”

战�更加脸红,低�琢磨,“更这�美貌�柔的姨娘睡在一起,简直是太幸

福了。”

四娘解开战�的腰带,一�给他宽衣,一�说:“你昏迷的时候,我已��

你�治了一次伤口,来,都脱下来,抬起推来。”

战�配合�抬起屁股,很快身上就剩下了一�小底裤,古�色的肌肤和分明

的肌肉显出他健硕的體魄,战�有些不好意思,加紧了�腿,四娘看到战�底裤

裡面的小帐篷,掩�口偷笑了一下,然後转过身子将湿毛巾拿过来,细心地给战

�清洗全身的每一�肌肤,战�身上有三�摔伤,分别在右臂、右腿和后臀部,

清洗到伤口的时候,四娘尽可能将力量轻柔下来,但是战�依然疼的呲牙裂嘴。

四娘关切地说:“六郎,不�很疼吧?你要是忍不住,就告诉我啊。”

战�换了一副笑脸,“四娘我没事,你的手好�柔啊,要是换了一般的婢女,

恐怕还不行呢。”

四娘带�和蔼的笑容说:“那当然,那些婢女笨手笨�的,我就是不放心,

再说她们也不懂的按摩之法,六郎,你背过身去,四娘要将你的内裤也脱下来。”

战�心中一热,轻�问:“内裤也要脱?”

第04章一片冰心

四娘没有说话,明亮的眸子中带�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战�老老��地吃

力地翻转过身子,朝下躺好,就感觉到一��柔至極的�滑玉手摸到自己的后臀

上,借�内裤就�大腿上被脱下去。浑身赤裸的战�,脸上的红雲一下子烧到耳

根,�这�大,还�来没有在女人面前脱光过呢。好在是面朝下,不然的话,小

弟弟都要曝光了……一想到小弟弟,战�感觉到它正在膨胀。

略带�一丝�冰冰的湿毛巾�柔地擦拭�战�的腿窝,清洗干净之後,四娘

让战�不要�,继续保持这�姿势,她转身拿过�有正骨水的白瓷小瓶,将�種

�水倒入掌心,然後轻轻将手掌覆�在战�的后臀上,一股泌入心扉的清�和麻

醉,加上那轻柔的手掌,让战�忘记了本有的疼痛。美滋滋地享受�美艳姨娘的

按摩,偷偷看一眼,四娘眼中满是关爱的慈母之情。

“四娘,真是好舒服,一�也不疼。”

战�赞赏道。

四娘恩了一�,“四娘没有骗你吧,六郎你就放心吧,半�月之後,保你能

�进京相亲。”

战�不由得浮想翩翩,“四娘,你知道�王千岁给我保的是哪家的姑娘吗?”

四娘笑�摇�:“这我可真不知道,不过,既然是�王亲自出�,相信那家

姑娘一定差不了。一定能�配得上我们杨家的天之骄子。”

四娘那柔滑的玉手,在战�后臀上按摩了足足一炷香时�,问道:“六郎,

感觉清爽了吗?”

战����,说:“四娘的手法真好,趕得上妙手回春的神�了。”

四娘轻笑道:“我本就是一名�生,只不过嫁到你们杨家之後,受姐姐临终

重託,只专心照顾你们弟兄幾�,再不行�道。”

战�感慨地说:“四娘,你真好,我一辈子记�你的好。”

四娘满笑�在战�的后臀上轻轻一巴掌,“小壞蛋,又在给我送高帽子啊,

好了,屁股按完了,转过身子来,我给你按腿。”

战�哎了一�,将身子正过来,赤��的精壮男體,坚挺茁壮的玉�,四娘

虽为人妻,但是此刻也是玉颊通红,�懷中掏出自己的香帕丢给战�,“快把你

的丑�西�起来。”

战�低�看了一眼雄壮的小�,不由的脸一红,刚才只顾�和四娘说话,居

然把这事忘了,小�不知什麼时候,不甘寂寞地抬起�竖的�直。将那拿起那一

方带�幽香的香帕,将下身�住。

四娘羞红�脸,将�種�水在掌心混合,然後开始塗抹在战�大腿面上的摔

伤�,腿面的伤比屁股上的伤要重一些,而且神�较多,稍微一碰就有�骨疼痛,

要不是四娘手法娴熟,�作轻柔,战�就要叫出�来了。可能看得出战�在刻意

忍�疼痛,四娘的手尽可能的舒展到最�柔的程度,而且还不住地和战�说话,

向他打聽一些前敌的情�,用来分散的战�的注意力。

不知不觉中腿面上的摔伤已��理完毕,四娘放下战�的大腿,然後坐到战

�身�,拿起战�的右臂,搁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按揉起来,战�感受�胳膊

下面那極富弹性的玉腿,虽然隔�罗裙,衬裙和裘裤三层事物,但是骨肉均匀�

暖光滑的感觉还是透过裙子传�过来,尤其是四娘身上那一股幽幽的香氣,熏得

战�如同坠入仙境,浑身都飘飘欲仙。

直到完成最後一道工序,四娘微笑�将战�的胳膊�自己玉腿上拿开,轻轻

放在床�上,“六郎,记住不要乱�受伤的这�,你要是渴了饿了只管喊人就是

了。”

四娘站起来,擦擦额�的汗水,对战�微微一笑后,端起盛�水的托盘,转

身向屋外走去,走到�口的时候,她又回�对战�说:“六郎,午饭待�兒让八

姐九妹给你送来,等晚上我再给你按摩一次。”

说罢,空给战�留下一片�馨的回忆,悄悄地她走了。

战�躺在床上,回忆�刚才那一切美好,正在出神之�,就聽外�一阵�步

�,“六哥,六哥,给你送饭来了。”

第05章��極品萝莉

战�聽出是那��可爱的小萝莉的�音,急忙醒神,注意到自己身上还是一

丝不掛,趕紧拉过被子将身體�住,��萝莉姐姐名叫杨�萝,妹妹名叫杨�莉,

这八姐和九妹�的一模一�,尤其还穿一模一�的衣服,有时候表情都是一�一

�滴,战�还真分不出哪�是八姐,哪�是九妹,只好含糊说道:“八妹,九妹,

辛苦你们了。”

一�萝莉端�食盒走过来,在桌子上面打开,裡面是大碗的牛肉麵,还有幾

�小�心和一壶茶水,另一�萝莉笑嘻嘻坐到战�身�,“六哥,娘说你受伤之

后,身體虚弱,但不能一下吃太多,就让�房给你做了稀面,要是吃不饱的话,

还有�心预��。”

“六哥,我来喂你吧。”

另�萝莉端�面碗来喂战�,战�確�饿了,甩开腮�子,不大工夫就将一

碗面�吃了�干净,又加了一�糕饼,这才想起来说:“八妹九妹,你们俩能不

能不穿一�的衣服啊?�是这��子,我都认不出你俩谁是谁?”

��萝莉同时笑道:“这�最好,你再给我娘告状的时候,就不知道告谁了。”

战�摇摇�,“八妹,九妹,我告你们的状吗?我怎麼不记得了?”

“六哥,你练功的时候,我们俩�常给你捣乱,你读书的时候,我们将墨汁

塗在你的椅背上,你睡觉的时候,我们往你的被窝裡面偷放葛针,嘻嘻,难道你

都忘了?”

战�拍拍�,“真的不记得了,可能是我被摔蒙了,不过我以後再也不�告

你们的状了。”

“是真的吗?”

��小妹显然有些不相信。

战�认真地说:“当然是真的了,不信的话,我们拉勾。”

八姐九妹高�地伸出嫩白的小手,战�伸出�只手的手指�,四�小拇指钩

在了一起,三人一起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

说完之後,��小萝莉一使眼色,勾�战�的手指�一用力,就将战�赤露

裸的身子�被子里拉出来,遭受曝光的战�,脸红的像火烧雲,“喂!你们俩?”

八姐九妹�哈哈笑�退在一旁,拍�手,指�战�的身下说:“又看到六哥

的小老鼠了……嘻嘻……六哥真不害羞啊。”

战�忍�右臂的疼痛,将身子扭正,又用左手将被子�好,指���小萝莉

道:“你们俩丫�,还是这�顽皮,看我不给四娘告状。”

“六哥,刚才我们拉勾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战�拍拍�,“我把这事忘了。”

“哈哈,六哥,告状也没用,反正不是我拉的你,刚才是我给你喂面的,你

还没有谢我呢。”

另�萝莉急了,“九妹,你又在胡说八道了,明明是我喂的六哥,你真不害

臊,硬说是你。”

“什麼?你居然喊我九妹?我是姐姐哎,小九,你又想�傻是不是?”

��小萝莉居然自己都弄混了,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她俩都分不清,战�

更不分不清。

“好了,你俩不要�了,我不告状了好不好?”

战��出一副和蔼至亲的摸�,��小萝莉立�安静下来,“六哥你真好,

快给我讲讲前线的故事吧?前天你回来后,怎�取下什乌城的?”

六郎�她俩安静下来,也既往不咎,就滔滔讲来:“楚�在什乌城驻有十萬

大军,还有一百多��势火炮,第一仗我们打得很辛苦,�攻了三次都没能攻上

去,死伤了好幾千士兵,后来你们四姐想了一�绝妙的好办法……”

��小萝莉呼呼��,“怎麼又是四姐啊?难道每次奇兵制勝都是她来出�

�?”

战�笑道:“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杨家将都是一家人,不管是谁出奇制勝,

功劳都是�於我们杨家将的。”

��小萝莉���,战�接�说:“四姐想到一�好办法,因为什乌城城高

�厚,易守难攻,我们就自製了�力枪弩,在前沿阵地上,竖起了许多木桩子,

每�根木桩子之�用兽筋连起来做弹弓,然後将加�加粗的�枪,用这些超级弹

弓射向什乌城的城�,你猜怎�?这些�枪牢牢地扎进城�,形成了幾十道坚固

的雲梯,我们的大军就顺�这些雲梯�进城去,與楚军展开白刃战,一旦交上手,

他们自然不是我们杨家将的对手,什乌城在�过一天的激战之後,终於被我军攻

占。”

��小萝莉聽完之後,��陷入了沉思,良久一�萝莉说道:“我们好羨慕

四姐和四位嫂嫂们啊,我们俩什麼时候也能和你们一起上阵杀敌就好了。”

另�萝莉说:“就是啊,就�我们萝莉俩,一定不比四姐差。”

战�这才知道,她俩原来是想上阵立功,就笑�说:“老爹嫌你俩年龄太小

吧,不过下次说不定就�带�你俩一起上战场了。”

��萝莉��问:“真的?”

战���说:“楚�已亡,我们大宋雄兵誓取天下,如果我分析没错的话,

下一�被伐的对象,不是后蜀就是南唐。”

“我们也要上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