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水色仙境,靓人消魂偷情

月光水色仙境,靓人消魂偷情

沒有那個男人不想和除妻子以外的女人作愛,嘴上說不,其實心裡都想。

我和我同事的偷情是在很自然的情況下發生的,我一直想找個情人,可我並不想找一個沒品位的女人,我的那位同事就是一個很有品位的美女,我在這里就叫她月月吧。

月月在我們單位是個大美女 ,她高挑的身材,細腰,大臀,38的胸圍,留著長發,雖然她並不常打扮自己,可還是惹得許多男同事們對她垂涎三尺。我們單位的頭頭也曾千方百計地打她的主意,但都沒有得逞。這是月月以後告訴我的,其實我單位的領導是個老頭,有點禿頂,長相也太猥瑣了。月月說她看見他就想吐。可話又說回來,要不是那老頭,我也可能和她有不了這段緣分,這我還地感謝他。

那還是前年,我們的頭頭見月月不能搞到手,便對月月處處刁難。有一次,月月遲到了。那老頭就對月月一頓臭罵。因爲那時我和她是一般的朋友,免不了過后要安慰她了幾句。我打的時候,她心裡正在生氣和難過,我就發揮了我搞笑的特長,幾句開心有趣的話,就把她給逗樂了。

隨后的日子我們常通過新色界,記得那是一個夏夜,天氣很熱,我就去河堤上去乘涼,到河堤上沒事干,我就打給她,她也正好沒事,聊著聊著,她問我:“你在什麽地方?”

我說:“我在河堤上,今晚的夜色好美啊,你不想上來欣賞欣賞嗎?”

她又問我:“在那個河堤上?”

我說:“南大橋上面的河堤,這里好美啊!可惜,可惜,要有個美女相伴欣賞著美景多好,哎,遺憾啊!”

沒想到她說:“就是遠了一些,要是碰到熟人多不好意思啊?”

說實話,我沒想到她會這樣說,這意思就是她想來,又怕人看見。其實,我也只是開開玩笑。我一聽,有這麽好的機會,我能放過嗎?

於是,我連忙說:“這會兒天已經黑了,那有那麽多人啊?這可美了,河水嘩嘩的,月光亮亮的,好不涼快惬意,要是你這個美女上來,我就是人間仙境了,上來吧。”

月月說:“我怕上來找不到你怎麽辦啊?天又黑了,我還是怕。”

我說:“你打車到南大橋,我在那附近等你。上來吧。”

她說:“那我上來?”

我說:“上來吧,我一定會在那兒等你的。”

她說:“我真的上來了啊?”於是,掛斷了。

我在南大橋等了大概有十分鍾,在一輛出租車上下來了一個美女,我一看,果然是月月,她下車后東張西望的,在找我。我連忙走過去對她說:“大美女,你來了。”

她趕緊拉著我的手往河堤上面走去,我知道她怕碰到熟人,因爲大橋上有燈光呢。走了一段,我們開始慢慢的散步。我拉著月月的手,她的手光滑細膩,好舒服啊。

我說:“你好膽大,還真出來了。你不怕有人揍你。” 其實我是在沒話找話,她老公在市委,一個月也就回來一兩次。

她倒放的很開,她說:“有什麽不敢的,有你在我怕什麽啊,這麽美的風景,就興你一個人看啊。”

就這樣,我們東一句,西一句的聊著,不知不覺來到了小河邊,河邊有一塊大石頭,那石頭和人一樣高,我們靠在石頭上繼續聊,我還拉著她的手,這時我就不 老實了,我捏她的手緊一下,松一下,她感覺到了,也沒什麽在乎,我就更大膽了。靠近她,用另一隻手摸她的胳膊,漸漸的往上,摸到肩部時,她用手抓住了我的 手說:“你要死啊,不老實,早知道這樣,我就不上來了。”

我說:“和你這樣的美女在一起,我要是老實,那我不說明我有病嗎?爲了證明我沒病,我只有不老實了。”我掙脫手摟住了她,用手在她的背上撫摩。

她輕輕掙紮著,用手在我背上輕輕打了兩下,說:“你壞死了”掙紮了一會兒便不動了,任由我撫摩。

我把手從後面放到了她的胸部,她只是顫抖了一下,並沒有阻止我,我開始輕輕的在她的乳房上柔捏,一下,一下,她的身體開始蠕動,呼吸也開始急了起來, 我拭著去吻她,她把頭轉了過去,我就吻她的面頰,吻她的耳朵,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開始輕輕呻吟。我捧起她的臉,吻在了她濕潤的唇上,這次她沒有動,我把舌 頭伸進她的嘴裡,攪動了兩下,她也主動起來,小舌撩撥著我的舌頭,我一會吮吸,一會輕咬,月月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摸乳房的手開始向下,在她的牛仔褲外摸 她的兩腿間,由輕變重,摸著摸著,她好象忍耐不住了,用雙手緊緊的抱住了我,腰扭動了起來,我知道差不多了。我開始解她的褲子,她好象意識到了我的意思, 輕輕掙紮起來,但不是很猛烈,嘴裡也喃喃的說:“不行,這樣不行,”

我邊撫摩邊對她說:“沒人知道的月月,天這麽黑,這里只有你和我,我是真的喜歡你,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決定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對你。”

也許是因爲我的話,也許是因爲她的情慾,她放棄了掙紮,我慢慢的脫下了她的褲子,我的手摸在了她的陰戶上,那裡已經是河水泛濫,我把中指摸進了她的嫩屄口,輕輕摳了起來,又伸進去一點,輕輕抽插,月月的屁股扭動的更厲害了 ,她已經守不了了,主動吻起我來,而且很熱烈。

我也等不及了,我的雞巴這時硬成了鐵棍,我退下褲子,拿出雞巴,迫不及待的去尋找月月的蜜洞,月月也迎了上來,我的雞巴終於頂在了她那濕濕的嫩屄口,我沒做片刻停留,屁股一頂,我的雞巴就進了月月的蜜屄。啊!好緊,好舒服啊

雖然 結婚也好幾年了,但這種偷情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我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月月熱烈的迎合著我,我動一下,她呻吟一聲,那呻吟聲彷彿是一支沁人心脾的樂曲, 催促著你激情並發。就這樣,我們借靠著那快大石頭,盡情的享受著性愛的甜蜜,風兒輕輕的吹著,夜空星光燦爛,身邊的河水叮叮咚咚的 ,不時有蛐蛐的叫聲。這一切都增加了我們性愛的刺激,我的速度越來越快,月月更是不停的迎送著,她的陰道內壁像小口一樣,時緊時松的嘬著你的龜頭,又像是 一個抽水機,要吸光你身體里的每一滴血,讓舒服得連頭發絲也豎了起來。月月的叫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啊啊 你你快點好,好,用力啊”

我又是一陣瘋狂的抽送,月月突然死死的抱緊我,我感覺到她的陰道內一陣有節奏的痙攣,我的雞巴好象有千萬只蟲子在咬,我那能抵得住這種欲死欲活的刺 激,龜頭一松,一股股精液決堤而出,射入月月的陰道,月月也感覺到了,她的反映也更加強烈,我們緊緊的抱在一起,很久很久

從那以後,我們兩沈浸在了偷情的歡愉之中,不時的利用一切機會,在一起瘋狂的做愛纏綿,雖然有時候我們都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家人,可我們都以不能自拔,時至今日我和月月誰都沒有要結束這份感情的念頭,還在一起瘋狂著,相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