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擊肉體

攻擊肉體

攻擊肉體

鈴!叮鈴!門鈴響著。

裕美被電鈴聲拉回了現實世界。看看手錶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從公園回來,隨便吃過了晚餐,坐在客廳�發呆,她就這樣,坐在客廳�,發呆了將近二個鐘頭的時間。

這個時候是誰呢?裕美的身體動了一下,然後將門打了開來。

「啊!真是抱歉,這晚了,還來打擾。我是三年級的吉岡克敏。」

吉岡克敏講話的語氣像是大人的口氣一樣。克敏,以前因為傷害事件,而被學校停學處分,是個品行不佳的壞學生。本來應該在春天畢業的,由於傷害罪,所以留級了一年。

「事實上,藤村全家出走,我來看看是不是來老師家。已經在學校找過了,所以來問問老師,有沒有看到?」

「哦!是惠子」

裕美實在不敢相信,惠子離家出走的。

「真的嗎?」

裕美實在不太信任站在門外的克敏。

「是真的,是她母親說的,我下課回家的時候,告訴我的。山葉老師是不是不相信我的樣子?」

裕美一直凝視著克敏的臉,想要從他臉上看出一些端倪來。

「克敏的雙親在幾年前離婚了,克敏由父親撫養。父親是個放蕩、隨便的男人,常常的帶新的女友回來,這是裕美聽說的。」

「哦!好吧!那我跟你去找吧!」

裕美和克敏一起外出,走到了一輛車前。

「吉岡,這是你的畫嗎?」

「哦!好看嗎?幾天前剛買的,咦?老師又一付不相信我的樣子,安啦!是買來的。」

克敏說完,請裕美坐在後座。裕美坐上了車,將車窗打開,讓風從窗戶灌進來。

裕美坐在後座,身體靠著椅背,腦中思索著惠子這個女孩。

她是學園 簟’`k,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藤村惠子非常的愛笑,也常是笑容滿面的。惠子的品行端正,成績優異,在上英語課時,裕美特別注意她。不良學生的克敏,和優等生的惠子,二人奇妙的在一起,惠子在一年級時,對於克敏非常的仰慕。

裕美看著坐駕駛席上的克敏後姿,裕美無法想透,惠子和克敏這個不良學生,到底是怎一回事。

惠子和克敏曾經一夜未回,她實在無法預料發生什事,但是因為裕美現在腦海盡是那惡魔石黑,所以她無法靜下心來。

車子走了十幾分鐘後,停靠在旁邊。

「啊!怎了,吉岡?」

「哦!等一下,還有一個人也要搭車。我們等一下。」

這時,後座席上的車門打開了,是一個穿深色大衣的男人,在裕美的旁邊坐了下來。

裕美一直靠著窗坐著,想要離這個男人遠一點,而男人又一直靠了過來,裕美對於這個闖入者,這的露骨接近她,使她感覺很厭惡,不發一言的看著車外。

車子繼續在行駛著,裕美的美貌斜倪著旁邊的男人,她恍惚看見男人拿著白絹,擦著臉。

而克敏的樣子,好像很愉快,浮現了笑容。

「喂!權藤先生,你看,是個美人吧!」

「嗯!不錯,真是如傳言一般。」

於是男人又靠近了她。

「喂!你不要一直靠過來啦!」

裕美因為生氣而臉脹紅,大聲的抗議著。

「喲!別這樣說嘛!來,坐過來一點嘛!」

權藤說著,手搭在裕美的肩上,欲把她拉過來,靠著他的身體。

「不要,你!你要幹什?」

裕美拚命的抵抗著他伸過來的手,而她終究是敵不過男人的力氣,權藤幾下子就把她拉進了懷�。

「吉岡!救我!」

裕美向克敏求救。

權藤摟著裕美的肩膀,裕美死命的拉著裙子,他一口氣的拉著裙子,裙子被翻了上來,露出了白色的大腿。

「啊!不要啊」

權藤聽著她的嬌聲,一手在她隆起的胸部撫摸著。

裕美的腳踢著,上半身振動而抗拒著,她偏過頭去,往那搭在肩上的權藤的手,用力的咬了下去。

「唔!痛啊!」

權藤叫著,離開了裕美的身邊。

「吉岡!你們是有計謀的,惠子的離家出走,也是騙我的對不對?」

「是啊!你現在才知道呀!」

「停車!快把車停下來,讓我出去啊!」

裕美甩著頭發,大聲的叫著,而克敏安然的握著方向盤,一付要去兜風的樣子,她看著這個有惡意的克敏的背影,裕美覺得毛骨悚然。這個不良學生,清明學園的學生,竟然和壞人聯合來欺負她,裕美感覺到自己太天真了,居然相信克敏的話。

裕美的頭伸出車窗外,向外面大聲的求救。

「啊!有誰」

當她還沒說完,權藤已壓著裕美的頭,使她的美貌都扭曲了。

「嘿嘿你不想好美麗的臉破相吧!」

一柄小刀叩打著她的臉頰,那冷冰冰的刀刃在她的眼前晃著,裕美摒息著,不敢亂動。

「你咬我,我不讓你好過的。」

他的右手捲起了袖子,手上有明顯的咬痕,是裕美用力咬出來的成果,手上有血流著。他拿著刀子,抵在她白色的臉上,來回的磨擦的。再怎冷靜的女孩,看著刀子的脅迫,也快精神崩潰了。誰也無法料到權藤用這種卑鄙的手法。

「哈哈哈!你一個女人家,是逃不了,還是乖乖的就範吧!否則你是必死無疑,哈哈哈」

權藤看著裕美蒼白的表情。這個女孩的眼睛太漂亮了。黑白分明,露出恐懼的雙眸的眼神,挺直的鼻樑,真珠顏色的牙齒,薄薄的雙唇,啊!這是一件最高級的藝朮品啊!

權藤利用刀的脅迫,使裕美感到恐怖萬分,松永和石黑的暴力,一幕幕出現在眼前。現在又遇上了這件事,裕美非常的痛苦。

「來吧!休息一兒,你好好的睡一覺吧!」

權藤將放著麻藥的手帕,搗住她的口鼻,裕美這時已達到恐怖的極限狀態,她的意識慢慢的模糊了,她的眼睛閉上,倒了下來。權藤的嘴歪斜著,臉上浮著�萿滲漁e。

「哦!已經失去了知覺了。」

「權藤!你真是狠呀!」

權藤看著這閉著長長睫毛、昏睡了的裕美,對於眼前的睡美人,他簡直快要等不及品嘗了。

車子來到了郊外,確定沒有人之後,二人抱著裕美,來到了骯臟的地下室。

地下室本來是用來當停車場用的,當時是拷問、監禁的地方,天井上有柵欄,旁邊放著一些拷問的用具,和一張床,感覺這�滿陰森森。一面大的鏡子,鑲進濕濡的壁�,也許是要讓犯人看自己的狼狽的樣子。

權藤和克敏,一人一手的拖拉著裕美,然後將她橫放在床上,裕美妖媚的姿態在這個晦暗的地下室,搖曳生輝。

「喂!她是那一個學校來的老師?克敏!」

「我也不知道,可是她是一個很優秀的老師。」

他們將她的裙翻至腹上,這時腳的曲線顯露了出來。

「喂!她真是個不錯的美人呀!自從她來我們學校以後,很受全校師生的注目。」

「哦!是嗎?那她一定是保養有朮。」

權藤站立起來,走近一點,讓自己能夠看這位睡美人的睡姿,能夠更清楚一些。

她那美艷的黑發,垂落在床邊。權藤坐在床沿,抱著她的上體,嗅著她黑發甜美的芳香。

權藤觸摸著裕美的上半身,真是太快樂了,他開始剝著她的方服。那件高價位白絹制的衣服,帶著亮麗的光澤,權藤瞇著細眼看著。

那躺在他懷中的裕美,睡眼中的她,有一股神秘的美貌,這更是鼓舞了權藤的淫念。

「來!我們現來研究一下女人身體的結構吧!」

這個克敏的少年,手震動了一下,注視著女人的身體,盯著她神秘的下體,他的胸中鼓動著,期待著。

將她的上方衣服脫了下來,然後再將裙子脫下來。他看著裕美的上半身,她的身上散發著香水味,和女體甘美的體香,當她被脫光後,這個味道更加的濃厚了,使權藤的官能起了敏感的反應。

「權藤,你試試看她的胸部。」

那白白的肩上,掛著胸罩的肩帶,白色的手臂,白色的肌膚,胸前的乳房隆起。權藤脫掉她的胸罩,兩個大乳房顯露出來了,他照著克敏的話,摸著乳房的谷間。

「哇!真是太棒的身材呀!」

「是啊!從來沒有看過這種魔鬼身材啊!」

他們雙眼都以注目禮看著學園美人教師山葉裕美,當權藤脫下一邊的乳罩時,克敏感覺是在冒犯一種神聖的聖女,那種冒瀆的罪惡,是他有一種復雜的快感。感覺他自己的身體燃起了火。

權藤灌了一瓶啤酒,然後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額頭上冒著汗,然後再慢慢的剝著她的內褲。

他的手伸向她的腰際,拉丁那件紅色的底褲,然後拉至腳底,將內褲一口氣的扯下來。

這時兩人的雙眼,凝視著美人教師的肢體。

「啊!權藤!你真得堅持要她嗎?說不定她還是一個處女呢?」

「哎呀!不可能的啦!她已經二十四歲,搞不好經驗很豐富呢!」

「啊!是嗎?那我們更不應放過這個大好的機羅!」

男人眺望著裕美的身體,裕美呻吟著,翻轉著身體,她的眼睛張開了,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像是兩面小扇小一樣,一一的。

「感覺的如何呀!老師。」

是克敏的聲音。裕美覺得眼前一片模糊,不知自己現在是身在何處,似乎有人站在她的面前。

這時,她終於清醒了一些,克敏的人影映人了瞳孔中,然後又看見了權藤站立著。

然後再看一看陰慘地下室的情景,她想也不想的躍起了身子,想要逃走,被權藤抓住了,將裕美的兩手反轉在後。

「啊!放開我,讓我走啊!」

裕美痛苦的悲鳴著。權藤得意的看著她,抱著拚命抵抗的裕美,他將她的兩手,用手挎拷住。

「啊!誰呀!救我吧!」

裕美大聲的尖叫著。那聲音撞著牆壁,迴音著她的慘叫聲。

天井上垂落了兩條手拷鏈,裕美用力抵抗著,權藤將她的白色手腕扣在手腕上。然後克敏站在她的面前,權藤站在背後。

天井下吊著一個純白的肉體,裕美的背後,是多成熟好看,這時的她沒有籉顗漕噫ヾB抵抗的能力,當男人一前一後的站在她身邊時,她全身戰栗著,肩膀也因為哭泣而抖動著。長長的頭發垂落了下來,披在肩上,和雪白的肌膚相映。黑亮的頭發閃耀著。

二十四歲的教師被虐待著的官能美,令男人倒抽一口氣,令男人為之吸引著權藤站在裕美的背後,手伸向她的胸部。

「啊啊不要!」

裕美再一次的大聲叫著。克敏在裕美的正面站著,看著女老師懊惱的樣子,使他恍惚弓。背後的男人的撫摸,使她的美貌歪斜了,聲音很苦悶的叫著,真是令人昂奮,誘惑的聲音。

「克敏,你快放開了我呀!

淚流滿面的雙眸看著克敏,裕美哀求著。

「怎啦!」

克敏伸出了手,撫摸著她肩上的秀發,幫她剝開沾在臉頰上的發絲。裕美默然的任由克敏操縱。

「啊!惠子呢?你不是告訴我惠子離家出走嗎?那現在她人呢?你們把她怎樣了?」

「噓!噓!這是一個誤。」

權藤摟著裕美的腰,撫摸著她的乳房,他很肯定的否定著,對於惠子的交際控訴,他似乎知道的很清楚。

「我也聽說過,吉崗,她不騙人的!」

「算了,說這個都太遲了。」

克敏阻止權藤再說下去。

「啊!權藤。早一點開始吧」

克敏點一下下頭,示意權藤可以開始行動了,權藤又將那把刀取了出來,扣在她的脖子上,惡意的看著裕美的反應。

「怎樣,要先玩那一個啊!山葉老師?」

他看著吊著白細手腕,羞恥的將臉埋在肩窩下,權藤樂得眺望著,他的刀將肩上的肩帶割斷了,純白的襯衣從身體落了下來,滑在腳邊。

「啊!多潔亮的顏色呀!」

高高隆起像個肉包似的陰戶,長滿一遍陰毛。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緊緊的夾成一深紅色的肉縫,肉縫下面,微微的顯露出一個小洞,真是美艷極了。這時的克敏瘋狂的叫著。

「哇!真是太美了,美人啊,瞧她下面真是壯觀呀!」

權藤贊嘆的說著。

尖挺的乳房上面,兩粒鮮紅似櫻桃的乳頭,乳房彈性十足。陰毛覆蓋著女人泉源的神秘小穴。細長的玉腿,白晰的又勻稱的,這是上帝創作的一項高級品,充備著妖媚,使男人喘著氣,非常的亢奮,眼睛都為之一亮。

「嘻嘻嘻!她的下體一定很棒,要不要看一看,權藤?」

裕美紅著臉,忍受著屈辱,克敏非常的亢奮。

權藤說:

「克敏,要看就看吧,不過你應該先玩一玩她的乳房,摸起來啊!讓你感覺很夠味的。」

他的手在裕美的身上,來回的撫摸著。

克敏瞬間感覺一股熱流,從股中流進了下體,他的眼睛發亮,看著老師的肉體,伸出了手開始摸著,用手指在那白晰的光輝的乳房的谷間撫摸著,感覺非常的柔軟,而且彈力十足,他沿著乳房的邊緣,來到了乳房的下端,握著乳房,上下的搖晃著。

「不,不要這樣子,吉岡,我是你的學校老師呀!」

「哼!老師!老師正在享受學生的撫摸呢!」

克敏憎惡的怒嗚著。

那半球型、長得極好似白桃的乳房跳動著,楚楚可憐薄桃色的乳頭,清飩、嬌艷欲滴。

山葉老師裕美實在心灰意冷了,克敏呆望著那美麗的身體,那肉體何止好看,簡直就是高級品。

權藤在裕美的背後,揉著她的乳房。

「啊哇!好柔軟啊!」

「啊啊啊!不要呀!你們這些無恥之徒。」

她的乳房被那卑劣、骯臟的男人撫摸著,令她感覺�艉圻隉A她搖動著頭,希望能夠擺脫掉。

裕美的下體,是多的鮮艷,而那乳房原是不用說,豐滿而彈性十足,克敏挨近她的身體,將自己的頭,靠在她的頸項間,裕美羞恥的埋著臉。他吸著女體身上的香味。肌膚上有一種外國制的香水味。

裕美無奈的悲鳴著。權藤忍受不住了,脫下了自己的褲子。

「啊!怎這急呀」

「哎呀,我先上了,看我的棒子都快受不了了,讓我先來和她快樂吧」

權藤說著,手握著那充血勃起的肉柱。

權藤曾經誇口說自己可以一個晚上玩個十回,也不累的豪語,說不定他只是自慰而已。

他真是禽獸不如的貪婪、淫亂的人。克敏笑著。

裕美已經感受到了無法脫逃他們的魔掌,轉過臉,看著權藤的樣子,痛恨他醜惡的行為,她伏著臉,身體震動著。

「怎啦!老師!我的棒子是不是特別的好呀!」

他的手握著那脹得極限的棒子,權藤顯得很得意的說著。龜頭前端分泌著透明粘稠的液體,一付淫猥的表情,靠近著裕美。

他那硬直的棒子,壓入丁柔軟下腹的洞穴內。

「不要!求求你,不要呀!哎呀!」

裕美的腰左右搖動著,而她的扭動,使權藤更加的興奮,更想要征服眼前的身體。

「喂!好好的對待我的老師呀!」

當權藤靠近時,克敏淫穢的說著。

裕美閉著眼睛,大粒的淚滾落了下來,她想著,自己為什那不幸呢?難道是遭受了什咀咒呀!要讓這些野獸來踏踏自己的身體,為什老天要這樣的折磨她,她感覺人生已經沒有什意義了,全都破滅了。

權藤一面亂頂,一面摸著她的乳房,她口中喘籲籲的,那下面的淫水讓陽具抽得蔔滋蔔滋的亂響。

看她皺著眉尖,雙頰脹得通紅。

他覺得她的小陰戶,緊緊把龜頭吮住,有一種異漾的滋味,透上心頭,真是有說不出來的爽快。

他抽得多起勁呀!那龜頭頂著她的花心,伸出磨弄著她那胸前的那對活躍而有彈力的乳房。

裕美沈浸在絕望中,而權藤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啊!啊!我也受不了了。」

克敏陶醉的看著裸身的裕美,她的官能帶給他很奇妙的思緒,那屹立的棒子撐著褲底,已經到了極限了。

突然,克敏的感覺到他的褲子濕了,放出了白濁的精液。

克敏半呆著,不好意思的假裝咳嗽。

當權藤抽出時,他的肉棒發射出體液,飛沫噴在她的下腹上,沿著肚臍流了下來。

裕美的悲嗚著,響澈了整個地下室。

「卑鄙的小人。」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