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冶女人白鳳鳳的誘惑

妖冶女人白鳳鳳的誘惑

你買點什麽啊?是不是要和小女朋友愛愛想買套啊,我這什麽型號的都有!你要哪一種。”女人拉著陳炎的手走到櫃台前,笑盈盈的問道。

“恩,我還想買些情趣用品。”陳炎聞著女子身上的那種充滿誘惑性的香氣,不知不覺心裡就有些躁動起來。

“嘿嘿,小弟弟那你先說一車下型號。我給你拿套。”女人沒有半點不好意思。

陳炎突然邪邪一笑,將腰一挺笑著說:“啥型號我不知道,要不你自己來量一下。”

女人出乎意料的說:“好啊!”然後蹲用修長的手指隔著褲子輕輕的抓住了陳炎已經硬了的大兄弟,驚呼:“看不出來啊,你這家夥真大!”

“那還是小弟弟嗎?”陳炎一臉得意的笑道。

女人突然妖媚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慢慢的把陳炎的褲子拉下來:“這樣量不準,姐姐直接給你量一下。你不是還買情趣用品嗎?順便教教你該怎麽用。”

陳炎這下可有點嚇到了,沒想到小縣城裡還有這樣開放的女人。隨著她的小手把褲子脫掉後,女子居然一臉春色的看著褲叉子上的鼓鼓的地方,妖媚的伸出舌頭閣著衣料舔了一下:“這哪是小弟弟啊,這是大哥哥。”

“嘿嘿,你都摸我了。我可要找回來!”陳炎說著將褲子踢到一邊,雙手將她的小可愛拉到小肚子上,一對充滿了彈性的酥乳頓時就跳了出來。

“討厭,那麽急色干什麽。你過來!姐姐教你好玩的東西,保證比起那些小姑娘來還刺激不少。”女人絲毫不忌諱自己的酥乳暴露在第一次見面的小男生面前,得意的用手自己捏了一下後。拉著已經有些發熱的陳炎將他推倒在櫃台後邊的一張竹席上。

wwwgt;,lt;m

“小弟弟,閉上眼睛!”女人妖媚的將陳炎身上的衣服都脫了以後,一邊愛憐的摸著大寶貝,一邊將自己的悄悄的脫了下來。陳炎一看上邊居然已經濕了一大片。

“呵呵,看不出來你身材真好啊!”女人一邊摸著陳炎引以爲傲的肌肉一邊將自己的超短裙脫了下來。跪在陳炎的身上,輕啓小口在男人的胸前舔了起來。小手也握住了大寶貝上下套弄著。

“那是,不過姐姐的身材也是夠嚇人的!誰要娶你的話那簡直就是八輩子的福分了。”陳炎腦子有點當機,買東西居然能買出一個成熟的美女來伺候自己。胸前r頭傳來的那些電流般的刺激感和女人靈活的舌頭溫熱的滑過皮膚時的痕癢讓人感覺全身舒服,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

“好大的家夥啊,人家的嘴不知道裝不裝得下。”女人一邊往下舔,到了大家夥所在後已經是嬌喘連連,將圓頭含住後一手捏著男人的r頭,一手往下握住了蛋蛋開始上下吞吐起來。

陳炎爽得有些收不了,大家夥在溫熱的小嘴裡出入,而且女人的舌頭還時不時的打上幾個圓圈或點幾下馬眼。這樣成熟的口技就是那些專業的小姐都比不上。突然感覺圓頭一麻趕緊喊道:“我快出來了!”女人聞言更加賣力的吞吐起來,沒一會陳炎空子一空,將精華全部噴射在了女子的小口裡邊。女子繼續的套弄著,直到將所有的精華都榨出來以後才找了張紙吐在上邊嬌媚的說:“看來小弟弟是憋得不輕噢,看這多的!”

陳炎這時候已經說不出話來,突然感覺菊花那有點癢,女人起身拿了一些潤滑膏慢慢的塗在了上邊。一邊手指慢慢的伸了進去,小口又含住了以後軟化的大兄弟舔了起來。菊花處傳來的侵入感讓陳炎大概有些明白了那些gay是怎麽過上性生活的,雙重的刺激下沒一會陳炎的大寶貝又在女人的小嘴裡活了過來。

陳炎哪見過這樣的陣仗,感覺大寶貝已經硬得快爆開了。看著跳蛋慢慢的沒入女人的菊花里,這樣的視覺沖擊絕對是空前的。女人一臉舒服的站了起來,可以看出她的已經有不少的露水,看陳炎一副呆傻的模樣咯咯的笑了起來:“小弟弟,這時候還不過來在等什麽呢。”

陳炎覺得自己在她面前真像一個什麽都不懂的小孩子,猛的沖了過去將她丟在沙發上後,女人竟然主動的分開了自己的雙腿,小手抓住了陳炎的大家夥嬌喘著說道:“快來呀,還等什麽!”陳炎見這個女人的花瓣處居然還是粉紅色的,心裡一動將大寶貝慢慢的插了進去。

“爽啊……你的家夥真大。”女人臉上滿是舒服的表情。雙手居然用力的捏著自己的酥乳,掐得都有些變形了。女人妖媚的表現刺激得陳炎就像發了情的野獸一樣,將她壓住後大家夥快速的在她的花穴里起來。起先女人就像不適應一樣的皺了皺眉,可沒一會就大聲的起來:

“好大……頂死我了!”

“爽~~爽……人家要來了。”

陳炎半點都沒有溫柔的意思,動作粗魯每一次都是盡根的沒入,腦子里想的只有乾死這個小狐狸精。來來回回的換了幾個姿勢後,陳炎足足做了一個多小時還沒有半點射出來的意思,而女人這時候已經來了五六次,感覺有些精疲力竭,見騎著自己的男人依然沒半點要射的意思,開始哀求:“不行了,人家那都快被你干破了。饒了我吧!”

這時候女人跪在沙發上,陳炎用一個老漢推車的姿勢從邊後進入著。聽著她的話也感覺到潤滑的水份確實是越來越少,突然看著她留在菊花外邊的那一段電線心裡一笑,將跳蛋拔出來後丟到一邊,抽出大家夥後慢慢的對準了她的小菊花。

“不,別弄那!”女人突然一臉慌張的喊道。

陳炎哪會聽她的,這浪貨挑起了自己的邪火不把這股火在她身上發泄的話能行嗎?菊花處因爲有了潤滑膏再加上陳炎的大家夥上滿是她的露水,很輕易的就將圓頭送了進去。陳炎卻是詫異的看到自己的大家夥上居然有一些血絲,難道這娘皮還是個處子。不可能吧,看她從頭到尾那麽騷的表現應該很熟練才對。

“疼,快拔出啊!人家讓你干前邊還不行嗎?”隨著陳炎將龍根慢慢送進去女人疼的皺起了眉頭。

“嘿嘿,你這真夠緊的!我今天還非得把這發子彈射在這了。”陳炎一邊說著一邊半點都不憐惜的抽動起來,心神一動把旁邊的跳蛋拿起後一把塞進了女人的花穴里。

女人本來臉上全是痛苦,但隨著跳蛋在花穴里的震動加上菊花處異樣的感覺卻忍不住哼哼起來,陳炎才動了沒幾下就爽得想叫娘。這浪貨的菊花實在太緊了,狠狠的咬住大家夥的緊湊感比起花穴來說更勝一籌,而且還有規律的蠕動著就像想把這外來的大家夥送出去一樣。沒一會陳炎就感覺自己不行了,身子一大力的撞擊起來,把女人撞得哇哇直叫。沒一會就將滾燙的精華全噴射進去,燙的女人全身一緊花穴里居然又噴出了一道水柱打在了陳炎的上。

將精華噴射出去後陳炎感覺今天的遭遇就像在做夢一樣,自己只是想買點東西卻不想碰上了這個的娘們。不但上了她,而且還把她三個洞全開了。不過腦子里想的最多的還是這娘們爲什麽還有血在,剛才太急色了沒去體會她到底還是不是處子。

“小混蛋,你弄得我好疼啊!”女人坐起身後將跳蛋拉了出來,一臉幽怨的摸著不斷往外邊流著精華的菊花,兩個洞都爽過了但現在卻都紅腫起來。

“嘿嘿,沒辦法!誰叫你太迷人了。”陳炎半點都沒慚愧的意思,敏感的看到女人身下確實也有一些血迹。

“沒想到,老娘居然被你這小破孩破了身!”女人一邊嘀咕著一邊用紙擦著自己的。陳炎一聽心裡馬上爽了起來,這看起來妖媚無比的女人居然還真沒被男人干過,這便宜撿的太大了。

“嘿嘿,難怪姐姐身上的兩個洞都那麽緊,夾得我都舒服死了!”陳炎笑著上前抱住女人的身子,大手不停的把玩著碩大的酥乳,輕輕的捏著兩顆可愛的小珍珠。

女人妩媚的白了陳炎一眼後,將手上的紙卷丟了過來:“臭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要不是老娘今天腦子進水了輪得到你這樣的小家夥嗎?”

“雜了,難道我有哪不好嗎?”陳炎做了個健美的姿勢,身上黝黑的肌肉曲線馬上出來,結實的六腹肌和強健的胸肌確實是一般男人很少有的!

“去你的,趕緊挑你要的東西!這東西怎麽那麽多啊。”女人一邊擦一邊皺眉說道,菊花里還是源源不斷的流出了不少白色的黏稠。

陳炎嬉笑的把女子的兩腿分開,一看菊花和花穴都紅腫起來,笑的問:“這還不是我的功勞嗎?把你的兩個洞都喂的飽飽的,不過你剛才爲啥說自己腦子進水。”

女子有些泄氣的說了聲:“還不是那東西害的!”陳炎順著她的眼光一看,是一瓶像藥一樣的東西,仔細的拿起來一端詳,還有個挺霸道的名字:女性增趣丸。聯想到剛才女子的放浪表現疑惑的問:“你不會是吃了這東西吧,這未免也有點太敬業了吧!”

“去你的,剛才老娘在欣賞新來的片子。剛好這兩天感冒想吃藥,誰知道不小心吃了這東西,再加上看那東西所以癢得都快不行了。你小子這時候進來就讓你撿了個大便宜。”女子心裡有些傷感,自己二十多年的處子身怎麽那麽荒唐的說沒就沒了。

“呵呵,姐姐就算不吃這些東西還是那麽漂亮迷人,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陳炎大歎上天有眼啊,這時候要進來的是一個威脅的老伯那還不等於白菜被豬拱了嗎?

“我叫白鳳鳳,小家夥!好歹人家第一次給了你,你還不把名字告訴我!”女子小心翼翼的穿回了自己的衣服,畢竟這一天實在是太荒唐了。她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自己莫名其妙的就和上門買東西的小孩子發生了關系。

大家一起來推爆!

太棒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路過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感謝你的奉獻

感謝你的付出

加油加油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最愛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是最好的論壇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最愛了

是最好的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