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流鶯–阿伯公廁

公園流鶯–阿伯公廁

朝早六時多,公公們都剛剛晨完了運,一些阿叔、阿伯都開始捉起棋來了。劉叔就拉著其中一個阿伯到公廁,那個阿叔問著:「你說那個,是不是真那麼正呀?」

「老陳,你問那麼多幹甚麼?等一下,你不就知道了嗎?」說著,劉叔就把陳伯帶到一隔廁所門前..「呃、呃..」他敲了門兩下,廁隔就打開了門,只見一個三、四十歲的女人,坐了在裡面∼

「幹麼?你看光就受不了嗎?」那時還吸著煙的子君冷冷的說,劉叔立即說著:「你說甚麼?陳伯總算是客啊..老陳,你玩就知好玩了∼」說著,就請陳伯進去..陳伯關了門,便開始解開褲帶,子君厭惡的的望了一下,就丟下煙頭、準傋寬衣∼「小姐..我想玩激了,私下多給你二百(這是港幣,台幣八百)好嗎?」

陳伯細細聲的說,君子每次都才是20,而且又要給劉叔榨走一半,陳伯一多就多二百,君子也得心動了∼她還臭著臉的說:「那好吧∼」,正當她再一次想寬衣,卻又給陳伯叫住了..

「不用這麼快脫..你抓在馬桶可以了∼」

「好∼」子君不大好氣的回答,但也得乖乖抓在馬桶前..陳伯一手摸到屁股上,慢慢扯起她的裙子、拉下她的內褲,手不停摸著陰戶,她心裡不屑的想:「那個老變態,到底想玩甚麼玩意?」,這時陳伯就把指插進去了!

「呀∼」子君不禁哼了一聲,但馬上就忍住了,陳伯卻曲起手指來,開始挖小穴呢∼手指不斷戟著陰道壁,「集集集集∼」的,讓子君受不了拉..

陳伯拔出手指,子君的身體還在顫呢..陳伯沒有停下來,他蹲下了身,舌就舔到子君陰戶了∼他的舌不停往肉縫戟去,一邊舔、一邊吸,「啜啜啜啜∼」的,吃著子君的淫水!被一個七十多歲的阿伯,舔著陰戶,是多麼噁心呢..子君想也不想看,但人窮志短,多舔兩下又不會死,唯有乖乖就範∼

陳伯舔了一會,開始越舔越上的,竟舔到菊門上去!「你幹甚麼?!」

「怎樣..二百難道不包這個?」說到這裡,子君就語塞了∼陳伯便繼續的舔,舌抵在菊花上,拚命的想鑽進去∼子君的菊花被他舔得癢癢的,想著那醜陋的尊容,在自己菊花上舔著,她就想吐了;她忍著心裡的怨氣,心想捱過就好了..

沒想到,陳伯還有更變態的玩意呢!他沒再舔下去,卻把手指插進菊花去∼

「你幹甚麼?!」

「沒甚麼..插插而已∼」陳伯笑嘻嘻的,根本沒有回答,子君心中怒火已盛,但還是不敢跟他反面..陳伯卻玩得興起,把另一隻手指也插進陰戶,他插著兩洞,不停抽出插入的,玩得好興奮啊∼雖然子君的後門也不是處,但沒女人被玩菊花,會覺得好受呢!

「好拉..我想要拉,快給我吹吧∼」他笑嘻嘻的命令著,子君一肚怒火的回過頭來,兇巴巴的的瞪著他..

「看甚麼,還不來替我吹?」君子火到不得了,正要衝上前,跟他發颷!

「來就好了,快跪低吧∼」陳伯繼續嘻嘻的叫,子君走到他面前,又把怒火硬珊珊吞下去,忍著氣的跪下來∼面對那醜陋的雞巴,子君已經作噁了,還不只,這麼近的距離,甚至嗅到他的老人味呢..

「幹甚麼還不來?」陳伯心急了,硬把子君的頭壓過來,子君側著頭的,醜陋的雞巴便壓到她臉上呢..軟軟、臭臭的雞巴,就壓在子君壓惡的臉上,雖然她瞪著陳伯,但還是把雞巴吞入口中∼陳伯爽極了,按著子君的頭虜,便搖擺著腰支,抽插著她的嘴..陳伯把子君的鼻子,都堆陰毛裡,她的下巴輕輕撞到蛋蛋,吸到陳伯快升天了∼

緊皺著眉的子君,忍著雞巴插到口裡,火氣都衝到頭上,臉也火紅起來,拳頭都暗中握緊了..看著子君怒氣衝衝的樣子、崛強的眼神,卻要為自己吸著雞巴,陳伯反而更興奮呢!他抽插得越來越快,「啪啪啪啪∼」的,蛋蛋都撞到子君下巴上∼陳伯突然抽出了雞巴,嘻嘻的說:「好拉,抓回去吧∼」

子君繼續忍著怒火,再次抓在馬桶前..陳伯卻沒有立即插入,他在公事包內,拿了些東西來∼子君不知他在打甚麼鬼主義,只知就不會是好東西!陳伯又走回來,手摸著陰戶,慢慢便把東西塞進去了..「甚麼來的?」子君帶著怒氣的問,陳伯沒有回答,但就聽到「啪」的一聲∼

「吱..」,東西陰道激烈震動著,子君不禁全身顫了一下∼原來是震蛋,而且還不只一顆呢!陳伯馬上又塞另一顆進去,兩顆開動了的震蛋,互相碰撞,震動得更猛呢..子君「唔∼」了一聲,就強忍下去,把叫聲吞到肚中,崛強的她不能容忍自己,在那怪老頭面前示弱!但老頭卻不放過她,他用膠紙把遙控器貼在大腿後,就挺著雞巴到屁股上,想要插進去了;不過,他想插的不是陰戶,而是菊花呢∼

「幹甚麼?!」子君大聲叫著,陳伯卻只「嘻嘻」的笑,把整根雞巴都插進去..子君後門被雞巴捅入,不停戟著腸壁,痛苦極了,尤其是那怪老頭的,就更噁心呢;加上陰戶的兩顆震蛋,前後夾攻,子君難受極了∼

想到自己竟淪落到,被這種老頭玩菊花,子君又無名火起,就咒罵起來:「操..你這個變態臭老頭,我望你絕子絕孫!」

「啊..我孤家寡人、無妻無子,有都是你替我生的呢∼」

「王八蛋!」

「死變態!」

「小心最後兩年呀!」

「你一定會生愛滋的!」子君怒瞪著陳伯、帶著殺氣的一直罵!陳伯卻越聽越興奮,繼續「嘻嘻」的抽插著菊花,加快的擺著腰支,戟著她的腸壁∼雞巴不停穿梳緊緊的菊花,陳伯舒服死了..

「啊∼」陳伯突然拔出雞巴,叫著:「你坐在馬桶上吧∼」

於是子君便轉過身來,坐在馬桶上,就劈開腿的,冷冷的說:「快一點,我要接下個客的∼」,陳伯沒讓她久等,馬上就插進去了..噢,雞巴插到陰道裡,被兩顆震蛋震著,舒服到不得了!他壓過身來,皮都巢皺皺的、還有那股老人味,實在讓子君好噁心啊∼陳伯開始搖著腰支,不斷抽插著君子的肉穴,不禁想去吻君子..子君厭惡的望著他,冷冷的側過臉去,陳伯不理,直接舔到她臉上,只聽到子君不屑的「切∼」一聲∼

陳伯靈機一觸,「吐∼」的一下,把子君吐到一臉都是口水..子君又再火起,立即叫罵:「混蛋..」,陳伯趁這一下就吻了上去!

「賤人!」子君立即推開他,他卻「嘻嘻」得意的笑著,繼續擺腰抽插子君呢∼子君又側過臉,陳伯「吐∼」的,再次向她吐口水,她都不再轉頭來,只是冷冷的罵著:「你不得好死!」

陳伯越插越急、不停抽插著子君,終於「呀∼」的一聲洩了∼陳伯完了事後,便開始穿回衣服,卻好像沒有意思要付錢呢..剛剛和陳伯罵得那麼狠,現在問他拿錢好像很沒骨氣,但子君還是吞下口氣,問道:「喂..我那二百呢?」

「哈哈..差一點忙了呢∼」,陳伯在銀包拿了二百出來,直接塞進子君衫領內,順便也搓了兩下子君的奶子∼

陳伯打開廁隔的門,見到已經有兩個阿伯在等了..陳伯臨走前回過頭來,對著子君淫淫的說:「小君,下次校長再來看你啊∼」,子君整個人芒然了!剛才變態玩著自己的人,竟就是自小時候,鄙視的那個好色校長..

「賤人!快給我回來!賤人!」她整個抓狂了,想撲出去追打陳伯,卻被劉叔硬推回廁隔,要她繼續接客∼

那天,子君一連做到黃昏,接了30多個客,才賺到600多塊..做到最後一個時,子君毒癮都已經發作了,替客人吸雞巴時,雙眼無神、鼻涕都流出來了;到做愛的時候,她就已死屍般的伏在馬桶上,任由阿伯抽插,陰戶、菊花都給人玩了∼等阿伯、阿叔都走光了,劉叔才給子君一小包白粉。那些阿伯、阿叔,保持的好也最多一星期一次,所以第二天,劉叔就帶著子君,到第二個區的公園「開工」,七天做七個區..

一天晚上,子君在吃街旁的路檔,卻給以前的姐妹看到了,她走過來和子君聊天..了解子君的情況後,她不禁嘆氣道:「唉..好心你戒掉毒癮,再改掉那臭性子吧∼要不是你那性子,早就可找到個男人拉..記得千裡(下篇力作的主角)嗎?」

「記得,她生花柳死了嗎?」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大家一起來推爆!

太棒了

熟女別有風情呀~~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