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淫蕩

玉女淫蕩

下班後,男人陪素琴一起回家。從他們一出公司直到素琴住的小區門口,一路上,素琴不斷問大奇潘瓊找他有什麽好事,男人只是笑著不說話。直到下了公車來到素琴的小區大門,男人才一把抱住素琴將嘴湊近女人的耳邊說道:“我送你上去就告訴你!”素琴聽後臉居然一下子紅了起來。她對男人抿嘴一笑沒說什麽。女人當然知道男人送自己上去肯定沒什麽好事,當然也沒什麽壞事,也就是男女間那麽一回事。

素琴今天上半身穿了一件灰色高領衫,下半身穿了一條白色短裙,手上提了個白色手提包,腳上踏了雙灰色高跟鞋。原本就美麗清純的素琴看上去格外的清新、優雅和簡約!

面對這樣的美女,他童大奇當然要好好地品嘗一番了。因爲離上次自己享用她已有近二十天的時間了。今天可要細細地享用一下素琴的雪白玉體。

一到素琴的屋子裡,男人便急著將門給關上。兩人相互擁抱著接起吻來,一邊吻一邊往女人的臥室走去。

大奇讓女人先幫自己脫光,女人含羞一笑便一件一件地解除起男人的衣物來。女人僅在除去男人的內褲時稍微做了一下猶豫,其餘地動作均很自然,很協調。她看了看男人的“雄風”,笑著對男人說道:“才脫掉衣服,你瞧你那東西,就……就這麽大了!”的確,大奇的那玩意直挺挺、硬邦邦的看上去的確是虎虎生威!

男人笑著吻了女人一下說了句:“還不是因爲你這湘妹子長得忒水靈了點,他才會這樣。好了,不要多說了,快脫光你自己的。”

女人一聽便慢慢地從下往上掀起自己的灰色高領衫。在她舉衫過頭頂的時候,男人幫了她一把。然後,她又卸下了自己的白色短裙。她正要脫去自己的高根鞋,男人卻說了聲:“別脫!就這樣!高根留著,你先過來。”

男人坐在了床沿上叫女人走近自己。女人全身只剩一套灰色的內衣褲,與腳下的灰色高跟鞋剛好搭配得和諧完美,令大奇看了感到非常的舒適。難怪他不讓女人脫掉高跟鞋,他想欣賞一下這幅和諧完整的“半裸美人圖”。

女人慢慢走到了大奇面前,嬌羞不已地看著他。

男人問她:“知道怎麽伺候男人嗎?”

女人低下頭不敢看男人輕輕用貝齒咬著嘴唇搖了搖頭。男人笑道:“你怎麽還像個小處女一樣?不要害羞,看著我!”她這才將眼睛慢慢地看著男人的眼神,嘴角微微有點笑意。

大奇坐在床沿上從上到下又從下到上地打量著眼前的嬌羞美女。一頭如雲的秀發,一張清秀的臉龐,一副美好的身段。已是半裸嬌娘的她已經將自己迷得如癡如醉了。

但男人一點也不心急,因爲這不是第一次親近這個女人了。他清楚這個女人是屬於自己的女人,她一定很聽自己的話。既然她說不知道該怎麽伺候男人,那自己就好好地教教她好了。男人覺得自己有責任有義務去教會眼前的害羞美人兒如何伺候好自己。

男人用手指指自己的風流物件對女人說道:“用手握著他,輕輕地套著。這個你會的,你上次幫我做過的。”女人紅著臉點了點頭便彎腰用兩只手輕輕握著男人的指定物慢慢地打弄了起來。——他好熱啊,女人心裡叫道!

“你這樣不累嗎?”男人看女人弓著腰替自己套弄著就問道。因爲自己是坐在床沿上的,而她卻傻傻地站著弓著腰替自己套弄。嗨,這個女人的確是性事不深,經驗不夠。

女人搖搖頭說道:“我……不累的。”

男人笑道:“這樣還不累啊?等下腰會酸死的。乖,跪下來,跪著就不用彎著腰也就不累了。”

女人一聽便羞紅著臉看著大奇問道:“什麽……跪……跪下來?”

男人輕柔地笑道:“不信你試試,雙膝跪在地上就不累了。”

女人一聽稍稍猶豫了一下才慢慢地將自己的雙膝著地跪了下來。男人很體貼地在女人的膝蓋跪地處墊了雙棉質脫鞋。

“好點了沒?”男人問她,她點點頭說道:“腰不酸了。”她一邊說一邊用雙手輕輕套弄著男人的“小奇”。她的柔荑真嫩,男人好喜歡!

“好了,不要用手了。用你的小嘴親親他!”男人要嬌羞玉女素琴用她那可愛無比的小嘴來服侍自己的“小奇”。

素琴一聽一下子臉更紅了,連耳根子和白皙的脖子處都羞得通紅一片了。

“這……這……怎麽可以……用口?”女人害羞極了,有點不解,但她還是深情地看著男人。

男人堅定地點點頭,微微一笑。他知道美麗、苗條、雪白的素琴雖然不是以處子之身侍奉自己的。但她的經驗真的很淺。他從玉女的“用口”這個提問就知道她的小口還是未經“開發”的處女嘴。

“來……不要怕,我來教你。”男人一邊說一邊將素琴的玉首往自己的跨部按去。女人沒有任何反抗或是不願意的表示,只是臉若丹霞的嬌羞著任憑男人處置自己的頭部。她其實早就聽說過“吹箫”這麽一回事。以前的男友好像也有過類似的無理要求,但自己從來沒有答應過他!因爲把男人的那東西放在自己的嘴裡,這太不可思議了!可是大奇就不一樣了!自己太愛他了,可以說自己的全身心都願意奉獻給他。自上一次和他發生關系後,自己就一直念念不忘。既然是自己真正愛的男人要自己用口,那就用口吧!

爲了讓素琴永遠都能大方、自然地用唇舌來服侍自己的“兄弟”,男人並不急著馬上就去攻佔她的小嘴。他一手輕輕托著素琴的下巴,一手撫著她那羞紅若丹霞的俏臉。男人讓女人自個將“小奇”緊緊地貼在她的粉臉上偎依。女人雖然害羞,動作很滿,臉也燒得滾燙無比,但她還是遵照男人的指示不斷地將他的風流物用自己的俊俏臉蛋偎依著,輕輕地摩擦著。

大奇靜靜地欣賞著跪在自己眼前的長著一副沈魚落雁之容的清純玉女的“香腮偎玉圖”。自己的風流物與素琴那閉月羞花的臉龐緊緊地偎著、磨著,真是令人心中有無限的爽快。這種爽快更多的是來自於心理上的享受,而非生理上的享受。

漸漸地,嬌羞玉女練素琴的粉臉不再發紅發燒了,而是恢複了正常的白里透紅的俏模樣。大奇知道她已經適應了自己的“小奇”了,相信以後她再也不會對自己的“兄弟”害羞、害怕了。“自然的才是最美的”——真正的男人一定要追求這種境界的性愛!

“乖乖,張口含住他。”男人這時才令女人開始用唇舌服侍自己的風流物。女人果然不再害羞,也不在擔心什麽了。她雖然動作輕柔、緩慢、甚至是笨拙,但卻極爲自然地吮吸起男人的風流物來。她的雙眼也凝望著男人的眼神,透露出無限的溫柔和順從感來。

男人心中很得意大,能讓一個女人在房事方面從嬌羞到自然,換成任何一個男人都會得意的!他耐心地、細致地指導起素琴的具體口技來。素琴不斷地點頭表示同意,但口中的含啜卻是一刻也不曾中斷。男人情不自禁地誇獎起美麗無比的素琴來:“這才是我要的素琴,我要的女人!記著哦,以後都要這麽自然,不要怕,知道嗎?你舒服嗎?”女人口中動作著,頭也輕擺著,但卻眨著眼睛,點頭不已。看來今後的素琴會按自己要求的去做的,她也感到很舒服,這就對了!

素琴突然吐出那東西小嘴停了下來,她問男人:“今天那個女人找你什麽好事啊?”男人輕撫著素琴的秀發道:“你繼續,我沒說停最好別停。我慢慢講給你聽今天的事情!”素琴點了點頭便相當自然地又將“小奇”重新含入溫暖的小口中伺候起來。她款款地伏動著玉首,動作較之先前可以用熟練來形容。女人的小舌尖更是對“小奇”的頭部和弦部挑逗不已,但她也豎起耳朵聽男人講今天的事。

童大奇一邊讓“兄弟”在女人紅豔、柔軟、濕濡的小嘴中感受著這非同尋常的快感,一邊慢慢地講起今天潘瓊找自己合作開公司的事情。

女人一聽說大奇要開公司了便激動得又將口中的活給停下了,她嬌喘道:“大奇,恭喜你了!以後要叫你童總了。”男人笑道:“我還是一樣的我,童個屁總!”女人嬌聲道:“大奇,我的好老公!如果你真的開公司了,我可要跟著你一起做事。你不能把我一個人留在唐朝公司。你是我的男人,我要跟著你!”男人笑道:“怎麽了,真想一輩子就這樣跟著我不明不白的?你還年輕,可以再嫁個不錯的男人的。”女人撒嬌道:“不,才不呢。從我喜歡你的第一天起就只想嫁給你。我知道你喜歡祺雯,但我不會和她爭的。只要你對我好就行了!總之,我愛你。我心裡清楚你的心裡也有我,我已經很滿足了!我只求跟著你,總之,你不能抛下我!”

“好,好,只要你尊重祺雯,不和她爭。我想辦法讓你在公司的財務部或是總經辦做好了,工資肯定比你現在的高得多。記住哦,祺雯永遠都是我最重要的女人,我怕失去她,千萬不要得罪她,也不要讓她知道我們之間的關系!”大奇一邊輕撫著素琴的秀發,一邊把玩著她的酥胸說道。

素琴激動地說道:“謝謝你,大奇!以後就我們兩個人時,我就叫你老公,這樣才順口!只要能和老公在一起做事業,我不在乎虛無缥缈的名分。我一定把祺雯妹妹當成神一樣的供著。不要說得罪她,就是大聲對她說一句話,我也沒膽!她居然能征服我老公這樣的男人,她的美貌、氣質和氣度不用看就知道了。她一定比我強多了!你放一百個心,老公!”

其實,祺雯也就比素琴漂亮那麽一點點,氣質也就好那麽一點點,不要忘了素琴也是個人見人愛的美人兒一個!但自己心裡最重要的女人永遠都是祺雯,這是自己心中的“憲法”和“四項基本原則”,任何時候都要遵守!不僅自己所有深愛的女人們要不折不扣地遵守,就是自己也要嚴嚴格格地遵守!

大奇笑道:“你這樣,我就放心了!總之,我不會虧待你的。對了,繼續,別停啊!”男人又催促女人快點用小口服侍自己的要命之處。

素琴一聽立刻又張嘴含住了男人那濕淋淋的風流物,開始賣力地吮吸起來。

男人享受了好一會才令素琴停下口中的活兒站起來身來。他繼續坐在床沿上讓女人背對自己直接將她的“寶貝”對準自己的“小奇”坐將上來。女人背對男人坐在他的大腿上輕松地一起一伏著,口中開始歡快地呻吟起來。男人則將雙手伸到女人的胸前緊緊地掌握住她的香乳兒。那香乳兒摸起來滑膩膩的順溜無比用彈性十足。男人感到十分的爽利!他幾乎不動身子,任由女人自己狂扭著腰肢口中“咿咿呀呀”叫個不停。突然女人回過頭來一把抱住心愛的老公向他索起吻來。大奇與女人熱吻著,雙手也稍微用力地揉著她的香乳兒。

又享受了一會,男人讓女人高跟鞋也不用脫下來就雙膝著床,蹶高雪白的性感臀部,用雙臂的肘部支撐起上半身。他自己則跪在了全身膚如凝脂的玉女背後,從後面折騰起女人來。女人居然嬌呼不已,口中“哥哥、老公”的不絕於耳。男人則盡情地一邊折騰一邊欣賞起女人的乳波臀浪來。他故意用力將身子往前一挺讓自己的風流物緊緊地“吻住”女人“寶貝”里的嬌嫩“花蕊”來。這“花蕊”可不比其他地方,它是女人全身最嬌嫩、最敏感、最要命之處。素琴被男人這麽一“吻”顯得極爲舒暢,全身微微地顫抖起來,連臀尖也抖個不已,全身通紅一片,口中“嗯、嗯”之聲不停。大奇則盡情地享受著嬌嫩“花蕊”對自己風流物頭部的翕動收縮之快感——絕對是翕翕然暢美不可言!

終於男人大呼一聲,“火山爆發”了!女人也輕聲哼著達到了高潮。此次與女人行房遠非上次能比,這次可以用銷魂蝕骨來形容了!

男人從女人的“寶貝”中抽出自己的風流物,上面掛滿了白白的兩人共同的激情爆發物。男人氣喘籲籲地正要拿起床頭上的紙巾來清理自己的“兄弟”。不料女人卻溫柔嬌羞地說道:“親親,老公。這種小事讓老婆來,你別動!”她居然低下玉首,用紅豔小口將男人的風流物一含,用唇舌將他舔颳了個乾乾淨淨。

男人一看女人如此乖巧可愛、溫柔體貼就誇獎起她來:“琴兒,你怎麽也變得這麽騷了?不過,哥哥我喜歡你這麽騷。只要你這麽騷下去,哥哥這輩子怕是離不開你了!”

素琴開心地笑道:“人家就是要哥哥一輩子都離不開我。只要我的親親哥哥喜歡,琴兒以後會更騷的!”

大奇開心極了,好端端一個純情玉女居然被自己調教得如此乖巧,如此風騷都快趕上倩如、春曉或是小黎了。真是太有成就感了!男人一生中最有成就感的事情莫過於將自己喜歡的純情女人調教成“春情”女人——也就是風騷蕩婦!不過有一個重要前提——這個“春情”女人只能對自己一個人風騷,對自己一個人淫蕩,對於別的男人她必須保持純情!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最愛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最愛了

thank alot

thx for sharing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