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交響曲2

愛的交響曲2

不知過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轉過來,胡太太一看手錶,快十二點了,急忙

翻身而起,宏偉一見,忙雙手抱住她的胴體,問道:「親媽媽!怎麽啦?妳是不

是要回去啦?」

胡太太親吻了他一下,那雙勾魂的媚眼盯著他那英俊的臉上道:「小乖乖!

媽媽怎麽捨得離開你回去呢?今晚我要和你同翕共枕睡一個晚上,以解除我多少

年來那孤枕獨眠的寂寞和痛苦,所以我要先打一個電話給我的兒子,讓他也好放

心,乖兒子,你先放開手吧!等媽媽打好電話,再來和你親熱親熱!」

宏偉聽了後才安心的放開雙手,胡太太則赤裸著胴體,走到客廳去打電話:

「志明嗎?我是媽媽,我今晚在張媽媽家打牌,要打通宵,明天才會回來,你把

門窗關好,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啦!知道嗎?好的,再見!」

胡太太打好電話,再回到房間躺在床上,一把摟著宏偉先親吻一陣,說道:

「小寶貝!我對志明說今晚要在蔡太太家裡打通宵麻將,明天再回家去,今晚你

就好好的陪媽媽睡一夜,以解我的孤單寂寞之苦,滋潤滋潤我那快要枯萎的心田

吧!」

「親媽媽!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今晚雖已得償心願,和我同全共枕而眠,

那我們以後是否能夜夜共眠,使你我二人再過這銷魂蝕骨、令人難忘的性愛生活

呢?」

「小寶貝!當然要哇!你真是我的心肝寶貝肉,不知道爲什麽,我每次看見

你來替志明補習時,下面的小屄就會騷癢的流浪水,真恨不得能夠和你雙宿雙飛

在一起,而夜夜春宵,那有多好,多美啊!唉!但是事實上又不可能!小乖乖,

你真把我的心、我的魂都迷去了,姐姐以後是一天都不能少了你,我又不能和丈

夫離婚來嫁給你,那……那……怎麽辦呢?我的心肝寶貝!小冤家!你快點想個

辦法出來!最好能使我們天天在一起、夜夜在一起,而不使我的丈夫起疑心的方

法才行。」

「這是個多難的問題啊!」

「親丈夫!爲了你,我會不顧一切的去做。」

「喂!親姐姐,你可千萬不能魯莽行事啊!讓我想想看,有什麽安全妥當,

又不會使你丈夫起疑心的方法來。」

「好吧!小寶貝!你我一起想想看有什麽好辦法。」

「先別急慢慢再想吧!親媽媽!我的雞巴又硬了,你要不要再玩一次?妳看

硬脹得好難受啊!」

胡太太低頭一看,宏偉的大雞巴高翹硬挺的一柱擎天,就像似一尊高射炮似

的,忙伸玉手握著他的大寶貝,用嘴含著、套弄著舐吮著、吸咬著……宏偉也用

嘴唇和舌頭,舐吮吸咬著她的小肥屄和陰核,不時用舌尖深入她的陰道裡面去舐

刮著陰壁上那排紅色的嫩肉。

胡太太被他舔吮得心花怒放,魂飛魄蕩,她的小嘴裡還含著他那硬脹的大雞

巴,腰部以下因爲受了他的舌頭舔弄,酸癢得她粉臀不停的扭動,小屄裡的淫水

像似江河缺堤一樣,不斷的往外流,嬌軀也不停的顫抖,淫聲浪語的哼道:

「親丈夫……小冤家……妹妹……哎呀……美……美死了……也……也癢死

了……你真耍命……把……把我舐得……又……又泄身了……」

宏偉把她流出來的淫液,一口一口的全部吞食下肚。

胡太太感到陰戶之中,是又酥又麻,又酸又癢,又舒服又暢美,但是又感到

空蕩,急須要有大雞巴來填補陰戶中的空虛感,於是她很快的翻過身來,就伏在

宏偉的身上,玉手握著那條她所心愛的大寶貝,大肉棒……就往自己的小肥屄裡

套。因爲那條大肉棒實在是太粗大了,連連套動了好幾次,才把他那條大寶貝全

根盡套了進去,脹得她的小肥屄滿滿的,完全沒一點空隙,她才噓了一口大氣:

「啊……好大呀……好脹啊……」

嘴裡一面嬌哼著,粉白的肥臀一挺一挺的上下套動著。

「我的小心肝……小情夫……你這條大寶貝……真是要了……姐姐的……命

了……真粗……真硬……頂得我的魂……都沒有啦。你是媽媽的小乖肉……小寶

貝……我……我就是死在你……你的……大雞巴上面……也……也是甘心情……

情願的……了……」

胡太太一面淫聲浪語的叫著,一面好象發狂似的套動著,動作越來越快,還

不時的在旋轉著肥臀,使子宮深處的花蕊來磨擦著宏偉的大龜頭。扭動的胴體,

帶動著她一雙肥大豐滿稍呈下垂的乳房,一上一下的拋動晃蕩著,尤其那兩粒紫

紅色像葡萄般大的奶頭,晃蕩得他是眼花瞭亂,煞是好看,於是伸開兩手,一手

一顆的握住揉搓撫捏起來,真過瘾!胡太太的兩顆大乳房,雖己喂養過兩個孩子

了,但是摸在手上雖軟如饅頭,而彈性尚稱不錯。

胡太太被他的一雙魔手,揉捏得奶頭好象石頭子一般的硬脹,騷癢得她全身

抖個不停,套動得更快更狂了。

「哎唷……大雞巴哥哥……小丈夫……我愛死你了……真愛死你這個大雞巴

的……乖兒子……媽媽要……又要泄身……了!」

二人摟在一起,浪做一團,她拚命的套動,宏偉則一挺一挺的在往上頂,二

人配合得是天衣無縫,妙趣橫生而痛快無窮。

「小寶貝……媽媽不行了……我要死了……我要……泄了……」

胡太太又泄了,整個豐滿的胴體,伏壓在他的身上不動了,只有那急促的喘

息聲和呻吟聲。宏偉正感到大龜頭無比的舒暢,被她這突然的一停止,真使他難

以忍受,急忙抱著她的嬌軀一個大翻身,把她壓在自己的身體下面,兩手抓住胡

太太的兩顆大乳房,下面的大雞巴狠命的抽插起來。

「哎呀!我實在受不了啦……」

胡太太連泄了數次的身子,此時巳癱瘓在床上,只有把頭在東搖西擺的亂動

著,秀發在枕頭上飛飄著,嬌喘籲籲,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任憑宏偉

去猛攻狠打。

在宏偉拚命的猛抽狠插了數十下,忽然間二人同時一聲大叫:

「啊!親媽媽……我……我丟了……」

「哎呀!親兒子……我……我又泄了……」

二人都同時達到了欲的最高極限,魂飛天國去了……

一覺醒來,已經五點多了,二人又摟抱著親吻撫摸了一陣,胡太太心裡覺得

宏偉真是個做愛的好對手,東西又粗又大又管用。肏得自己的小屄爽死了。人也

生得又俊美又健壯,一定要想個辦法比能夠和他每天都在一起,卿卿我我的纏綿

做愛,才不辜負這後半輩的人生呢?想著想著,玉手情不自禁的去撫弄他的大雞

巴,撫著弄著的大雞巴又硬翹挺脹起來了。

「親媽媽!是不是又想要了……」宏偉撫摸看她的大乳房問她。

「你真厲害!剛丟了才幾個小時,現在又是這麽樣的硬啦。」

「當然啦……不然爲什麽叫做年輕力壯,硬如鐵棒呢?來。讓兒子來喂媽媽一

頓早餐,讓你吃得飽飽的再回家。」

「小寶貝,你喂媽媽吃什麽早餐哩?」胡太太明知故問。

「就是我這條大肉香腸。和香腸裡面射出來的牛奶,給你當早餐如何?」

「你這個小鬼!真壞死了,真虧你想得出這種新名詞來,要是說給別的太太

和小姐聽到了,不嚇死才怪呢!」

「那要看對象才說嘛!我倆己合爲一體了,才能對你講些暈笑話,以增加性

愛中的樂趣。我的親媽媽!來吧!讓兒子侍候你吃早餐吧!」

二人又粘在一起,纏在一起,縱情的玩樂起來了。

*         *         *

胡太太自從那晚和宏偉發生肉體關系,纏綿了一個通宵後。已使她深深嘗到

了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已被那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猛勁兒所征服,一天都離不開

他了。她再三思忖才給她想出來了一個好方法來:丈夫既然『金屋藏嬌』,我也

來一個『金屋藏鞭』。反正有的是錢,只要能使自已得到性慾上的滿足,精神上

的慰藉,花點錢又算得什麽,只要做得秘密一點,不讓丈夫和兒女知道,就萬事

OK了。

某晚胡太太和宏偉經過了一陣纏綿大戰後,二人休息了一陣,胡太太捧著宏

偉的俊臉,狂熱的親吻一陣之後說道:「小寶貝!媽媽真是一天都不能沒有你,

真希望每天每晚都能和你像現在這樣,赤裸裸的摟抱在一起,不一定非要做愛不

可,就是摟抱在一起,親親你摸摸你!媽媽都心滿意足啦!」

「我也是和你的想法一樣,可是你是人家的太太,事實上不可能做到嗎?親

媽媽……我被你這一身的妙肉迷惑死了,你快一點想個方法,能使我倆天天在一

起,過著甜蜜的日子,美滿的性愛生恬!才不辜負你我相愛一場!」

胡太太用手撫摸著他的俊臉說道:「小心肝!媽媽明在已經想出一個辦法來

了。不知道你答不答應?」

「親媽媽……你快講嘛!我全都聽你的,不管是什麽方法,我都答應!只要

是能夠和你天天在一起長相斯守,就行了……」

「啊!小寶貝!你真媽媽的心肝寶貝,我太高興了!我真是沒有白疼你,方

法是這樣的!第一:你把現在的工作辭掉,家教還是照做。第二:不要住在這種

人多嘴雜的小公寓裡,我去買一間精巧別致的大廈套房給你。你除了晚上來教志

明的功課以外,白天在家休息不用再上班,你以後的生活費由我負擔,每天等志

明上學之後,我就來陪你,在我倆的小天地裡。高興做什麽就做什麽,等過一段

時候,我會幫你成家立業,拿一筆錢給你去創業!怎麽樣,小寶貝!你看媽媽多

疼你,多愛你啊!」

「哇!我的親媽媽!親姐姐!你對我太好啦!我不知要怎樣的報答你,才能

表示我心中感激之情,親愛的肉媽媽!」

「要報答我太簡單了,以後給我些歡樂和愉快就夠了。」

「那是當然啦!你把我用金屋藏了起來,不就是爲了我這條『鞭』能給你至

高無上的樂趣嗎?」

「死相!說得難聽死了,什麽鞭呀鞭的,你是人又不是動物。而又不是什麽

『狗鞭』、『馬鞭』、『虎鞭』的,你是我心愛的小寶貝、小丈夫、小情夫,以

後不許你再胡說八道的亂講一通。知道嗎?我的小心肝!」

「知道啦,我親愛的媽媽!肉姐姐!親妹妹!親太太……」

「你呀,真是我前世的冤家,今生今世命中的魔星!都是你這條害死人的大

寶貝棒,害得我是日思夜想神魂顛倒,寢食難安!真使我有時候想起來是又愛它

又恨它!」胡太太說著說著,玉手握著宏偉的大寶貝棒,稍稍用力地扭了一下。

「哎喲!噓∼∼噓∼∼輕一點嘛!你想扭斷它呀!這是我的命根子,扭斷了

你就沒得享受了。我也完蛋了。」

「活該,扭斷了就拉倒,大家沒得玩倒落得個清靜!誰叫它害死人也!」

「嘿!你真是講的比唱的還好聽呢!你捨得嗎?妳痛快的時候呢!妳舒服的

時候呢!」

「死相,你呀!明知道我捨不得它,愛它如命,還故意來嘔我。」

「親媽媽!我是逗著你玩的!你看,你喜歡的大寶貝棒又硬啦!」

「真要命!剛玩過才算好久,怎麽這麽快它又撒起野來了。」

「有你這樣美豔嬌蕩的美嬌娘在身旁,它在站衛兵,保護你的鳳駕嘛!我的

美人兒!懂嗎?」

「貧嘴!饞相!你真貪啊!」

「你真的不想要嗎!我的親姐姐!」

「小寶貝,姐姐早就等不及了!」

於是二人又發動了第二回合的大戰了。只見二人殺得天昏地暗、鬼哭神嚎、

地動床搖,淫水聲、呻吟聲、浪叫聲譜成了一遍『愛的交響曲』!真是世界上的

音響,人間的絕唱啊!

胡太太因動了真情,深深的愛著宏偉,爲了能與他常相歡聚,說辦就辦,常

言道『有錢能使鬼推磨』!不出數日便在xx大廈x樓xx號買妥一間二十坪左

右的中型套房,一切手續辦好了,再買了一套外國進口的全套傢俱一共化了數百

萬元,使他兩人幽會偷情的小天地,裝飾得美侖美奂。

從此以後胡太太無論日夜,無論風雨,只要一有機會,就來到她倆幽會的小

天地裡,終日陶醉在慾火中,而盡情享受那種偷情的緊張和剌激感,以及那火棘

辣、纏綿綿、捨生忘生、蝕骨銷魂的性愛樂趣。

胡太太己經死心塌地的熱愛著他,如膠如膝,朝夕厮守,如醉如癡、愛護備

至,將那二十餘載的夫妻之情已經拋到九宵雲外出了。她完全把他視爲親丈夫一

樣看待,又像媽媽照顧兒子一般的呵護,使宏偉得到了母愛和妻愛的雙重享受。

他二人在這個小天地中赤裸相程、隨著心意,任意去尋樂,盡情去享受,使

二人領略到性的美妙,欲的奇趣,不論日夜,在房中、客廳中或床上、沙發上、

地毯上,性之所至就隨心所欲的,取用站姿!坐姿!仰姿!臥姿!跪姿!爬姿!

盡其所有的各種性交姿式!來盡情交媾!盡性取樂。極盡風流之解事,過著那多

彩多姿之性生活,終日沈醉在溫柔鄉中,只羨鴛鴦不羨仙了。

胡太太生得雍容豔麗,爽朗熱情,胴體豐滿,風韻十足,屄兒又生的肥厚、

多毛、緊小,花心敏感、淫水特多,嬌媚淫浪、熱情似火,教導了宏偉許多的性

愛知識,宏偉漸漸領悟,加以天賦異禀,內賦的潛能,去研究女性的妙境,而深

得個中滋味!已能收放自如,將女性需要的性愛高潮時間,控制得準確無誤,真

使胡太太對他是刮目相看,而當作至尊至寶啦!

*         *         *

宏偉搬來該大廈不覺己經兩個多月了,此乃是一棟高級大廈公寓,住的都是

有錢的人家,大都是有轎車階級,進進出出的男士都是西裝畢挺,女士則都是穿

著高級時裝,戴著金飾鑽戒的貴夫人和千金小姐。

在他對面住著一對夫妻及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丈夫大約三十五歲左右,

身體瘦高,一副弱不經風的模樣,每天上下班時,都開著小轎車,好象蠻有錢似

的。

太太還不到三十歲,風姿綽約,身材窈窕勻稱、曲線玲珑、麗質天生,使人

有一種垂涎之感。因爲是對門而住,相遇時除了微笑點點頭之外,免不了互相打

了招手,鄰居嘛!是應該彼此發揮守望相助地精神的。

林宏偉搬進來沒有好久,對面的這位太太早就注意他的一切行動了!其原因

是第一:見他長得英俊潇灑,年輕健壯;第二:因見他只有一個人居住,而且常

常看見有一位中年美婦,一到他的住處,從上午就待到下午四、五點鍾才離開,

甚覺奇怪,猜不透他們是什麽關系,看兩人的親熱勁,說他們像母子嗎?又有點

不像;說是像夫妻嗎?那有夫少妻老,而又不住在一起的道理呢?哦!對了!他

們可能是一對畸戀的偷情者吧!以後倒要特別的留意來觀察對面這位年輕英俊的

單身漢!

爲什麽這位太太會對宏偉這麽注意呢?因爲她的丈夫本來就身體虛弱虧損,

而又風流成性,假借爲了生意上的應酬,在外花天酒地,縱欲過度,才三十五、

六歲的人,已是外強中幹、房事無力了,不是陽萎就是早泄,常使這位太太得不

到性的樂趣、欲的滿足。雖然她在外面也曾經打過野食,結果是中看不中吃,還

是無濟於事!兩三下就清潔溜溜、完蛋大吉了。所以使她天天處在性饑渴的態度

中,本來想再去打野食來充充饑,又怕再弄來一個不中用的男人,非但不能解饑

止渴,反而更痛苦更難受,故此作罷!

於是她就動了勾搭宏偉之心;而宏偉也垂涎這位太太的美色,也動了想勾引

她到手玩玩之意,於是在『男有心妾有意』的心理之下,二人終於達到彼此的目

的,而完成心願了。

某日上午,宏偉打電話給胡太太騙她說有事要去辦,叫她今天不要來住處,

「明天再來好了……」交待後故意在大廈門口等對面的太太買菜回來,好施展勾

引的手段。

十點多鍾,她一手牽著小女兒,一手拿著裝滿菜肴的菜籃,姗姗而回,宏偉

一見就迎了上去說道:「太太你買菜回來了!」

她嫣然的一笑,「嗯」了一聲。

「妹妹你好漂亮喲!來!媽媽她拿了這麽重的菜籃,讓叔叔抱妹妹上樓去好

嗎?」

小女孩羞怯怯的看看媽媽,美太太嬌笑道:「小娟,讓叔叔抱抱。」

小女孩笑嘻嘻的伸開小手說道:「叔叔抱小娟。」

宏偉迫不急待的抱起小娟,說道:「小娟好乖!好聰明伶俐!」

三人一齊進入大廈再步入電梯裡去。

宏偉認爲機不可失,馬上問道:「請問,如何稱呼?」

美太太嬌聲說道:「我先生姓陸,請問貴姓?」

宏偉立即應道:「陸太太你好!我叫林宏偉,雙木林、宏是寬宏大量的宏、

偉是偉大的偉。請多指教!」

陸太太一聽他把姓名分析得於此清楚,嬌笑道:「林先生你太客氣啦!指教

二字,真不敢當,你好象只有一個人住嘛?」

「是的!我還是個王老五!單身一個人住。」

「林先生在哪裡高就?」

「我……我和朋友合夥作點小生意,晚上任高中家教。」

「哦!林先生任高中家教,你一定是大學畢業的啦!失敬!失敬!」

「哪裡!哪裡!」

二人談談說說電梯己到X樓停住,二人走出電梯,再走到陸太太的門口,她

開了門鎖走了進去,宏偉抱著小女孩,也跟著走了進去。

陸太太放下菜籃,對小女兒說:「小娟!到家了,快下來,叔叔抱得一定很

累了。」

宏偉急忙放下小女孩,連聲說道:「對不起!對不起!陸太太我不請就自己

進來了。」

陸太太嫣然一笑,道:「都已經進來了,還客氣什麽,請坐,大家都是鄰居

嘛!應該互相走動走動、連絡連絡感情!常言道『遠親不如近鄰』,萬一那家有

個什麽變故,彼此也好有個照應,林先生!你說是嗎?」她邊說邊去倒茶待客。

「是!是!陸太太說得對極了,鄰居是應該要和睦相處而守望相助的。」

宏偉一邊嘴裡應著,一邊瞪著一雙色迷迷的眼睛,癡癡的在看著她的一舉一

動,那細細的柳腰、肥翹的屁股,走起路來一扭一擺的背影,煞是好看,雙手捧

了一杯茶,娉娉婷婷的向他面前走來,那一對豐滿高挺的乳房,隨著她的蓮步,

一上一下在不停的顫抖著,好象在向你打招呼:喂!要不要來摸它一摸、捏它一

捏似的,只看得宏偉全身發燥,猛吞口水。

當陸太太彎下身把茶杯放在茶幾上時,「哇!」原來陸太太還是位新潮的女

性,裡面未戴乳罩,她這一彎腰,把兩顆雪白豐滿的大乳房赤裸裸的呈現在宏偉

的眼前。

白馥馥的大乳房及兩粒豔紅如草莓般的奶頭,看得一清二楚,使宏偉全身汗

毛都根根豎起,渾身發熱,氣急心跳,下面那條大雞巴也亢奮高翹挺硬起來了。

「謝謝!」

陸太太放好茶杯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問道:「林先生……我看你的經濟能力和

一切的條件都很不錯嘛!爲什麽還不結婚呢?」

「不瞞陸太太說第一:目前尚無情投意合的對象,第二:反正我現在還年輕

嘛!慢慢來也不急嘛!落得痛痛快快的多玩幾年,再找對象結婚也還不遲嘛!」

「嗯!林先生講的話,使我也有同感,一但結了婚就失去那份自由自在的交

朋友和玩樂了。我真後悔太早結婚,還是做單身的男女才自由才快樂。」

「像陸太太嫁到這麽一位有錢的先生,生活過得又如此優遇,定是幸福、快

樂無比的了,現在好多女孩子想嫁一位像你這樣有錢的丈夫,還找不到呢?我真

不明白,陸太太你怎麽還會後悔呢?」

宏偉一聽她的說詞,就知道眼前這位美豔的少婦,正處在性饑渴的苦悶中,

而她的語氣中就已透露出來了。

「唉!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何況這又是夫妻之間的秘密,怎麽好意思對外人

講呢?算了,不說也罷!一提起來就使我心裡不痛快,林先生!我們還是談談別

的吧!」

「嗯!也好!」宏偉心裡當然知道,陸太太此時可能早已春心蕩漾、饑渴難

忍了,從她臉上羞紅發燙,以及呼吸急促的神情,就已經顯示出來了。祇是女人

天生怕羞以及那份女性的尊嚴與矜持,心中雖然是千肯方肯,但是不敢主動的表

示出來,何況她又是良家婦女呢?除了用暗示之外,非得自己先採取主動的攻勢

了。

於是宏偉先靜觀其變,且待機而動,再行獵取這頭羔羊來大快朵頤一番。

「林先生,恕我冒昧的請問一事,你的父母家人他們住在那裡?爲什麽你搬

來到現在,除了有一位中年的漂亮太太來以外,從來沒看見別人到你家裡來,那

位太太是你的親人嗎?」

「我是個孤兒父母早已亡故,也沒有兄弟姐妹,那位中年太太是我擔任家教

學生的母親,她因爲很同情我不幸的遭遇,所以像媽媽一樣的照顧我、安慰我,

使我享受到失去的母愛,和人生的樂趣。」

「嗯!原來是這麽樣的一回事,但下知她是怎樣的照顧你、安慰你,而使你

享受到人生的樂趣呢?」

「這個……嘛……」

「林先生若不願意講,那就算了。」

「不!不是不願意講,但是我須要陸太太答應我一個條件。」

「是什麽條件呢?」

「條件很簡單,因爲我從小到大,孤苦伶仃。若蒙不棄,請陸太太做我的幹

姐姐,賜予我晌往已久的姐弟之愛,可以嗎?」

她嫣然的笑道:「我有這個資格做你的姐姐嗎?」

「當然有呀!我要是真的有一位像你這樣風姿綽約、美豔絕倫的姐姐!高興

得睡著了,都會笑起來呢!」

「嗯!好吧!想不到你的嘴還真甜,還蠻會奉承贊美女人的,反正我也沒有

弟弟,就把你當做弟弟吧!」

「謝謝幹姐姐!」

「以後叫我美琴姐!我娘家姓張叫美琴,現在願意講了嗎?」

「事情是這樣的,我本來在XX大企業公司任職,因爲是個小職員,所以薪

水不多,爲了增加點收入,就應徵到胡太太家裡擔任她兒子的補習老師。胡太太

的丈夫是個大老闆,在外金屋藏嬌,常常不回家,置胡太太於不顧,使胡太太這

位才四十齣頭的中年婦人,難忍那空閨寂寞、及性慾饑渴之苦悶,而引誘我爲她

解決寂寞和苦悶,她爲了和我能方便幽會,又怕在她家裡會被孩子看到,才買了

這棟大廈的一戶套房給我,叫我辭去公司的職務,白天在家裡好等她來和我幽會

做愛。她待我是又體貼又溫柔,又像母愛又像妻愛的,使我得到雙重地享受,我

現在已將全部實情都對你講了出來。美琴姐!請你務必要保守秘密,不要對別人

講出來啊!」

「這個我會替你保守秘密的,你盡管放心吧!我的好弟弟,真想不到你這位

英俊潇灑、身強體健的弟弟,豔福還真不淺,有這麽一位又像媽媽又像妻子的中

年美婦人,這樣死心踏地的愛著你!使我真是羨慕這位胡太太呢!」

「哎呀!我的美琴姐!你羨慕的是什麽嘛,你的丈夫他才三十多歲,自己當

老闆,做生意又賺大錢,生活過得又優異,人家才羨慕你呢!」

「光是生活物質享受又有什麽用,精神和肉體上得不到享受,那才叫人難受

呢?」

「什麽?聽美琴姐的口氣,你好象精神和肉體都是處在空虛和苦悶的寂寞中

啦!」

「好吧!你現在已是我的幹弟弟了。我就把我心中所有憂悶的事都對你講了

吧!」

「對!你這樣才能夠一吐爲快,也能舒解你心中的憂愁和郁悶,而心情開朗

才能精神愉快啊!人生在世,祇有短短數十年的生命,爲什麽不去好好的享受,

而自尋煩惱呢?美琴姐,你看我說得對不對呢?」

「對!你說得對極了,所以我剛才才說後悔太早結婚,而你問我爲什麽後悔

呢?我回答你這是我們夫妻之間的私隱,不便去對外人講的緣因。其實我的丈夫

和胡太太的丈夫是個一樣德性的人,他瞞著我在外面花天酒地、亂搞女人,他除

了還沒有在外面『金屋藏嬌』以外,雖然每晚都回家,不是爛醉如泥嘛!就是半

夜才回來,疲乏睏倦的倒頭大睡,像條死豬一樣,看了就使我生氣一所以我比那

位胡太太也好不到那裡去。」

「那你們夫妻不就等於是同床異夢一樣嗎?美琴姐你受得了他這種冷淡的態

度對你嗎?」

「我當然受不了啦!爲了報複他,也爲了我自身的需要,不瞞你說,我也曾

到外面去打過野食,結果是中看不中用,一點性愛的樂趣都沒有享受到,真使我

失望透了。」

「聽琴姐講得真可憐,冒著危險去打野食,結果敗興而歸,你當然失望嘛!

既然琴姐如此的寂寞和空悶,就讓當弟弟的略表對做姐姐之敬意,侍候侍侯一下

琴姐,使你享受一下男女真正性愛的樂趣吧!不知琴姐的心意如何呢?」

「嗯!好吧!我想那位胡太太她如是此的寵愛你!一定是你有一套使胡太太

對你死心踏地的性愛技巧,而弄得她舒服透頂的緣故吧?」

「琴姐,我才不止一套呢?我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等下你嘗試過後,就

知道我不是吹牛的。」

林宏偉說罷立起身來,走到陸太太身邊坐下去,一手摟住她的細腰,一手伸

入衣服裡面握住大乳房,再用力地把她拉入懷中,嘴唇猛的吻上她的櫻桃小嘴,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就是我的家

大家一起來推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