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這樣射精…不要射在裡面…你沒有戴套不能射進去阿~

不要這樣射精…不要射在裡面…你沒有戴套不能射進去阿~

慈是一個銀行的女行員,24歲,有一個很要好的男朋友,已有了訂婚的打算。可是由於出生於保守的家庭,所以跟男朋友只有到接吻的程度而已。有一天,彥慈男朋友說彥慈生日快到了,要送彥慈一個生日禮物,不知要送什麼。彥慈想了一下,覺得彥慈身材不錯且長得清秀,可是從來沒有記錄下來,以後結婚生了小孩,可能全部走樣,所以想趁現在留下美好的記錄。於是就跟男朋友說彥慈要拍一組沙龍照,他覺得這個想法不錯,所以彥慈們就到專門拍沙龍照的店裡去了。彥慈跟男朋友到了照像館,剛好有一個專業的攝影師有空,可以幫彥慈拍,所以就請了他。這男攝影師30來歲,留了長頭髮,看起來蠻專業的。彥慈們和攝影師一行三人來到了地下室,就開始拍了。現場只有彥慈跟男朋有和攝影師,所以拍起來格外輕鬆,拍了一會兒,攝影師說彥慈的條件不錯,應該可以再拍清涼一點這樣才能真正留下完美的身材,彥慈跟男朋友討論一下,他說好吧,反正他在場沒關係,於是彥慈把上衣脫下,上半身只剩內衣,由於第一次在莫生人面前脫衣服,全身有點酥麻的感覺。

 

又拍了一會兒,攝影師示意彥慈把裙子脫下,彥慈看了男朋友一眼,他點點頭,於是彥慈又脫了裙子,全身只剩內衣褲。第一次穿了這麼少暴露在兩個男人之間,真得有點害臊,可是內心卻有點刺激和麻麻的感覺,這是彥慈一生當中從來沒有的感覺。閃光燈閃了幾下,攝影師說漂亮的女人應該把好身材完美的呈現出來,所以叫彥慈把內衣脫下。彥慈問了男朋友,他說既然送彥慈生日禮物,就由彥慈自已決定。彥慈想他自已因從來沒看過,所以也很想看,而且彥慈既然要留下完美的記錄,何不拍得徹底一點,或許以後就沒有機會了,況且這又沒有多餘的人,於是彥慈慢慢的把內衣脫下,33C的乳房就露了出來。攝影師呆了一下,就一直猛按快門,彥慈男朋友的表情看起來也很訝異。此時的彥慈,體內已產生了非常大的化學變化,一陣陣酥麻的感覺正衝擊著彥慈,心跳加快、全身發熱,使彥慈產生前所未有的快感,這或許是自已真正的本性。攝影師讚嘆之餘,示意彥慈把身上最後一件內褲也脫下。天哪!這彥慈豈不是全裸了?在兩個男人面前全裸是彥慈從來沒有過的行為,大概是彥慈已經有點興奮了,加上內心有被男人看的慾望,所以彥慈就脫下了內褲,全身已經裸露在男朋友的面前。濃密的陰毛使他臉上的表情更為驚訝,可是他愈驚訝彥慈愈是興奮,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彥慈。

 

此刻彥慈已經感覺陰道有點溼溼的,腦部因受到很大的刺激,所以有點喪失理智,慾望已經使彥慈更大膽,行為已有點失控了。擺了很多姿勢之後,攝影師問彥慈是不是處女,彥慈點頭,他就說,以後彥慈有性行為之後陰戶會變黑和大,很恐佈,因此給陰戶留下完美的記錄吧!彥慈感覺陰道比剛才更溼了,全身發燙,快感和刺激持續的衝擊著彥慈,內心的慾望已使彥慈無法拒絕,只因彥慈不想這麼快的結束這從來沒有過的快感,淫慾已漸漸的淹沒了彥慈的理智。彥慈點點頭,攝影師便從地下室的儲藏室搬出了彈簧床,男友問彥慈:「可以了吧!」彥慈說,再拍一下就可結束了,請他再等一下。他的眼晴一直盯著彥慈的裸體看,誇說彥慈的身材真好,並說一定要儘快把彥慈娶進門。想不到彥慈這單純且害羞的男友也忍不住了,彥慈說:「你等一下會看到更好看的。」此時彈簧床已經就定位了,彥慈叫男友後退一點不要擋住攝影師拍攝,男友後退了好幾步。攝影師叫彥慈躺在床上並把雙腿打開,彥慈慢慢的照做,想不到彥慈會做出這麼大膽的動作,原來彥慈是這麼的淫蕩。

 

彥慈閉著眼睛打開雙腿,撫摸彥慈的陰唇,彥慈已經是個發情的動物,淫慾和肉慾讓彥慈無法控制自已的行為,彥慈不再看男友的表情,也不顧他的感覺,彥慈要享受這酥麻的快感,彥慈自動的撥開大陰唇,讓攝影師可清楚的捕捉彥慈的私處。過了一會,彥慈又撥開小陰唇並高舉雙腿,這是很羞恥的姿勢,可是彥慈控制不了彥慈自已。彥慈家管得很嚴,每天晚上10點以前要回家,否則會被罵得很慘,可能是被過度的壓抑,所以才導致今天一發不可收拾的情況。彥慈撫摸著自已的乳房,並且陰戶大開的讓人拍照,彥慈的表情一定很淫濺,陰道已經溼透了,裡面好像極度的發癢,大小陰唇也因興奮而充血腫大,彥慈真的很想要一些東西來填滿陰道。攝影師也看出彥慈已興奮過度,可能很想要了,於是他問彥慈是不是要找別的男人來「協助拍攝」?彥慈閉著眼睛點點頭,他就按著對講機,叫一個人下來,並且跟彥慈男友說,以後彥慈只屬於彥慈男友一人,可能彥慈一生再無法跟其他的男人親熱,所以趁今天跟其他男人愛撫並記錄下來,以後才不會有遺憾。攝影師並向男友保證,只是做動作,絕不會有越軌的舉動。

 

彥慈男友想他在場,且送彥慈生日禮物要讓彥慈滿意才好,於是他忍著一臉的不悅而同意攝影師的提議。男友就是太單純和老實了,彥慈極度亢奮已處於很危險的情況,一定會被別人姦淫的,可是他只想到彥慈以前很矜持,應該會有所節制,他錯了,彥慈已全然失控,且任人擺佈了。一個年約40幾、小腹突出的男人出現了。他走到床沿並脫下衣服,他的陽具不是很長,但龜頭真的很突出,他叫彥慈含他的陽具,可是彥慈不敢,於是他捉住彥慈的頭並把他的陽具硬塞入彥慈的口中,這感覺太奇妙了!他叫彥慈抽動彥慈的嘴巴,彥慈只能照作,無法反抗,彥慈默默的用嘴巴抽動著陽具。此時,男友再也忍不住的走到後面的椅子坐下,他看不下去了。彥慈漸漸的習慣口交的動作,那男人叫彥慈舔他的龜頭,攝影師捕捉著這個鏡頭,一直按快門。過了幾分鐘,那男人的陽具已經變硬,他抽出陽具且開始準備攻擊彥慈。他很溫柔地吻著彥慈的嘴唇,並把舌頭伸進彥慈的嘴裡,彥慈的舌頭不由自主的跟他的纏在一起,攝影師持續的拍著。一會兒,他用手搓著彥慈的乳房,彥慈體內的細胞好像爆炸一樣,彥慈身體已經完全的融化了,他開始吸著彥慈的乳房,太強烈的感覺一直衝向彥慈的腦海,當他輕咬著彥慈的乳頭時,彥慈完全的投降了,除了男友的制止之外,彥慈已無法停止一切的行為。陰道裡很癢,愈來愈想要了。

他終於進攻到彥慈的陰唇,他一直舔著彥慈的陰唇,彥慈的淫水已經氾濫,陰道裡已溼得不能再溼了。攝影師一直在按快門,彥慈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可是彥慈沒有力量避免。彥慈一直等著男友制止,但他坐在地下室的後面,且視線被攝影師和我擋住,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搞不好他是低著頭等待拍攝結束。接下來彥慈的雙腳被我分開,他用手撫摸著彥慈的陰唇,且將手指伸進彥慈的陰道,一直來回抽送著,等確定彥慈已經溼透了,就要幹彥慈了。一邊讚美彥慈陰戶的形狀和顏色,一邊把他的龜頭在彥慈的陰唇上磨擦著。攝影師跟我說:「這女的還是處女,不要插進去,在洞口外面作動作讓我拍就好了。」他剛開始還很規矩,但聽到彥慈還是處女,過了不久卻把龜頭推進陰道,但陰莖還在外面,享受處女開包的感覺。彥慈陰道好像有撕裂的感覺,但卻令彥慈相當的亢奮,彥慈一直閉著眼睛,享受著陰道被硬物擴充的快感,但彥慈內心一直等待男友的制止。攝影師說:「好,到此為止。」可是他並不想停止,他繼續挺進。

 

彥慈的陰道一直被他的陰莖擴充著,彥慈好像感到有點痛,但又有點爽,彥慈的處女膜已快被他撞破,彥慈的第一次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快失去了,但男友還是沒有出現,彥慈已忍不住地叫出一些聲音,彥慈已經分不出是痛楚還是快感。之後他用雙手把彥慈雙腳擡起,將龜頭對準彥慈的陰唇,出力向前挺進;而彥慈也下意識地出盡全身的力扭動下身不讓他把龜頭插入來,但由於陰道很早就溼透了,所以他的陰莖很順利的插進了彥慈的處女身體內,他的龜頭穿過了彥慈的處女膜,處女陰道緊緊夾住他的陰莖,他這時心理大喊「真爽,總算被我幹進去了,想不到彥慈的陰道還真夠緊的,真好幹」彥慈陰戶的四周觸碰到他的陰毛,彥慈想他已經把整根陰莖插在裡面;彥慈的陰道已經被粗大的龜頭頂開,這極度強烈的快感,是彥慈期待許久的……他的陰莖就好似打樁機一樣在彥慈的陰道裹一抽一插,在抽插之餘又趴在彥慈身上吻啜彥慈的乳房。抽插的動作最初只是慢慢的,他的陰莖在裡面像在不斷膨脹中……喔!哪種感覺真的是令彥慈幾乎要瘋了!彥慈覺得彥慈整個下半身彷彿都充滿了血液,並且正在猛烈地沸騰!

彥慈無法控制地張開嘴巴,「啊啊……嗯嗯……啊……啊啊……」地呻吟著,享受著被抽送的快感;他亦同時把抽插的速度提高。彥慈的陰道開始強烈的收縮,終於獲得了一生第一次高潮。而他亦趴在彥慈身上雙手摟著彥慈,死命的衝刺,並在彥慈的耳邊說:「你日後後便沒有機會無法跟其他的男人親熱,我今天要在你的體內射精……」說罷彥慈便感到陰道內不停傳來那根陰莖在裡面的輕躍彈跳“……啊……不要……不要這樣射精……不要射在裡面……你沒有戴套不能射進去阿…啊……不要……”他哪管那麼多,抓著彥慈的腰,狠很的將龜頭插入陰道理,一次又一次的精液直接射在彥慈的體內。在她體內完成了射精。那感覺跟戴著安全套是非常的不同,而且是半用強的,好像強姦一樣。

 

他軟倒在彥慈的身上,彥慈感到體內的肉棒慢慢軟下來,但卻仍然一下一下地跳動著。彥慈睜眼一看,看到彥慈男友此時正拿著一杯汽水行返攝影室;他遠遠的看到我的伏在彥慈的身上,才覺得不妙而衝過來。但一切都已經太晚了,彥慈已被奪去處女之軀。他大叫了一聲,他意識到自己可能已闖禍,會惹上麻煩,便趕緊起身將軟掉的陰莖抽離彥慈的陰道;可是陽具已經沾了一些血跡,而彥慈的陰道口仍倒流出紅白混雜的液體,床褥上亦染滿彥慈處女落紅的。

大家一起來推爆!

是最好的論壇

大家一起來推爆!

是最好的論壇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大家一起來推爆!

大家一起來推爆!

是最好的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