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豔陽訴衷情

夏日豔陽訴衷情

約在四年前,我還是一位大學生,是大四的時候,我不住在宿舍中

而在外租房子住。

那是一個新秋雨後的晚上,蔚藍的天空,明淨像洗過一般,幾點疏星

默默伴著一輪涼月;我躺在涼椅上,對此寂寞的自然界,感著人生的煩悶

很無聊的幻想著

長了這麽大,還未涉足花街柳巷,只從朋友同學所收藏的花花公子,

及一些黃色書刊中,約略明白男女之間的一些事,可惜從未嘗試過;我胡

思亂想,毫無目地在花園走來走去,不知不覺已來到房東的房邊。

咦! 如狗吃水,啧啧有聲,我不由驚疑的停下來。

「哼哼! 快活死了! 親心肝我不知道了 」 一陣模糊

斷斷續續的婦女叫喚聲。

「適意嗎! 癢嗎 」 一個男子氣喘喘問著的聲音。

「適意極了! 好哥哥,你再重些  」

又是一陣吱吱格格震動的聲音,咦! 我感到很奇怪、很驚疑,一走近

窗前才知道原來是房東夫婦倆人正在翻雲覆雨,我想自己既未嘗過這樂趣

不知味道如何,今有這機會好不容易才能偷看別人在幹這檔事,便把紙窗

挖破了一小孔,放眼一望只見室中燈光明亮,房東太太赤裸著身仰臥在床

而房東張生財一絲不掛,立近床沿,掀起了夫人的兩條腿,正在那裡雲情

雨意,他很有興趣的抽送了百餘次,便伏在太太身上一連接了幾個吻。

當他們興致正濃時,站在外面的我早已是全身渾麻褲子頂的高高的,

甚至有點濕。

「心肝! 太太! 你肯把你的寶貝給我一看嗎  」 生財一面接吻一面

模糊的要求他太太答應。

「死人! 穴都給你幹了,還有什麽不肯給你看  」 他的太太在他肩

上輕輕一拍,表示十分願意。

生才笑嘻嘻的站起來,拿了台燈蹲了下來,把那陰唇仔細端詳,他的

太太更是把雙腿分開,站在外面的我,只見黑漆漆一撮毛兒,中間一條小

縫,好不奇怪呀! 生財忽然張開了嘴,把舌尖伸在陰唇中間,一陣亂舔亂

擦,不用說他的太太騷癢難當,就是站在門外的我,也覺垂涎欲滴,不知

其味是甜是辣,是酸是鹹,恨不得沖進去分他一杯。

他太太被他舔的,只見縫中流出白色的淫水出來,在癢到無法忍受時

忙叫生財將雞巴插進去,全根盡沒,生財用力抽送,他太太哼哼不停的呻

吟。

「心肝! 爲何你今晚這般有興呢  」 他夫人很滿意的說。

「你大聲浪叫,我再弄的你更痛快。 」 生財笑著說。

「啊呀! 你插死我了!  」 他太太果然大叫起來,生財亦是很賣力的

抽送,一連抽送幾百回,他太太漸漸的聲音低下,眼睛才閉了,只有那呼

呼的喘息聲。

我這時再也站不住,只得握住下面堅硬直挺的陰莖,一步一步,難受

的走回園中,坐在椅子上,滿腦子全是剛才那一幕活春宮,滋味究竟如何

使我這在室男難過異常。

這夜翻來覆去,心神難安,老想著那一幕,那陰莖也奇怪的很,老是

高高挺起,久不複原,最後沒法就手淫了一回,才將那陰莖打消了。

原來張生財是個木匠,今年年初剛結了婚,和他的新婚妻子買了這一

棟房子,由於房子大,加上靠近學校,所以就讓我租了一個房間,住了進

來。生財是個粗魯的男子,滿臉土氣,他的太太,卻生得花容玉貌,眉如

山,眼如水,真是「癡漢偏騎駿馬,美嬌娘伴老頭 」 。

生財每天早上八時左右出門,通常到晚上九時左右才回來。白天只有

他的新夫人一個兒,我有時碰見常叫她張嫂嫂,她都叫我錫堅弟。

由於上次看了他們夫妻玩了一次之後,我常翹課回去,那房東的臥房

我平時不常去,現在有事無事每天必光臨幾次。白天常常藉機與張嫂嫂談

談笑笑,無非藉機親近,到了晚上,又跑去看他們演好戲。

已是九月季節,但還是充滿了熱浪的氣息。這天傍晚我在房內悶的發

慌,於是走到花園裡,信步的走,不知不覺又走到生財的臥室旁邊。

只聽見一陣嘩嘩啦啦的劃水聲,傳自她的臥房中,「哈秋 」 我無意

的打了一個噴嚏。

「我在這洗澡,外面是那一個,不要進來。 」 生財的妻子說著。

「是我啦! 美香嫂!  」 我在想他那一句話,分明是暗示我此處沒有

其他人,你可以進來。但理智告訴我不可沖動,我只好偷偷站在窗口,眼

睛向裡邊看,以飽眼福。

「錫堅! 你一個人在外面嗎 」美香笑著問。

「是的  只有我一人。 」

她起先背向外,胸膛朝裡,這時掉轉身來,把兩顆大奶,一口陰戶,

正對著窗戶,那媚眼似有意無意的朝我笑笑,忽然她將身子倒下兩腳張開

顯露正面,使那陰戶、陰毛顯露無遺,忽然又用手去捧住陰戶,自己看了

一會兒,用手指撚扣起來,又微微的歎了口氣,好似奇癢難耐。

血氣方剛的我可不是柳下惠,見了這個光景,自然慾火上升,不可遏

止,並且知道美香這個少婦風騷到了極點,淫到極點,要是不進去赴會,

反而會被她笑我不領情,於是我將學位、身份、理智抛到一旁,不顧一切

破門而入。原來門是虛掩的,並未上鎖。

「你來做什麽 」她見我闖了進來,原是意料所及之事,神情並不驚

惶,反而故意裝出奇怪的詢問。

「張嫂嫂,美香姐,我我本有意親近你,只是沒有機會,訴我的

衷情,今天偶然走過,見到你那雪白的嬌軀,實在熬不住,所以沖了進來

只求張嫂嫂原諒我只一一次就好」我很惶恐也很幼稚

的懇求她。

「你要什麽 」她故意不知的說。

「我要 」 平日的口才,在此時真是不知跑到那裡去。

「這個嗯 」 美香頭一低。

我一看此種情景,馬上將一服脫下,跳進浴池中,迫不及待的,手指

已伸到陰戶裡去扣了。

由於那個浴池是雙人用的,正好適用於夫妻,我將美香的大腿略擡,

她用手扶著我的陽具順利插了進去。

「哇! 你的好大!  」 美香笑著。

「大才好!  」 我不知從那裡來的勇氣竟說出這種話。

「美香! 舒服嗎 」我問著。

「我覺得底下那個空虛的陰戶,已被你的雞巴塞的滿滿的,正結結實

實地頂住子宮,錫堅,你動動好嗎 」

「當然要動!  」

於是我一手摟著她的臀部,一手抱著頸子,猛力抽插,水面浮起陣陣

的小漩渦。

突然! 我不小心把那雞巴抽了出來,美香不慌不忙的用手握住我的雞

巴,送入她的穴中去。

女人! 就是女人,起先要男人追她,但是到了這個時後,她便要祈求

男人的恩賜。

雞巴在水中實在很難全根到底,雖然已送進陰戶中,但沒到底,美香

這時真是奇癢難耐,於是她奮力的挺屁股,扭腰擺身,好不容易才觸到了

底,此刻的美香真是如魚得水,那般的興奮。

可是,由於在水中的緣故,不一會兒,我的雞巴又滑了開去,她急著

大叫道:

「啊! 用力千萬不能離開離開我我很需要

對錫堅用力 」

美香淫樂的浪叫著。

我也奮不顧身的努力工作,抽抽送送,浴池裡的水,隨著我倆的震動

而波動。

「錫堅,我真痛快,用力吧!  」

她的心似已提到了心口,一陣陣,從下部的穴兒所引發的快感,這滋

味就是人生的樂趣。

由於我第一次和女人玩,所以支持不多久,我忽然感覺全身肌肉收縮

雙腿伸直,龜頭一緊,一股熱烘的陽精從我快感的龜頭噴射而出。

這出精的滋味真是太美了,尤其是泄在女人的子宮裡,更具另一番滋

裡裡

出精後的我,雞巴並不因此而軟放起來,反而更形雄壯,更是想再嘗

一次甜滋味。

忽然我從浴池裡站起來,同時說道:

「美香! 我們到床上玩,好嗎  」

================================================================

「嗯! 」她此時正在興頭上,所以一口答應。

於是,我雙手一抱將她抱起到床上去,同時說道:

「美香,我從未看過女人的玉體,讓我仔細看,好嗎 」

「玩都被你玩了,再有什麽好不好 」 她說著將身體橫躺,我仔細一

看,她那豐滿的身段,曲線畢露;整個身體,隱約的分出兩種顔色。

自胸上到腿間,皮膚極爲柔嫩,呈現白皙皙的,被頸子和雙腿的黃色

襯托的更是白嫩。

胸前一對挺實的乳房,隨著她緊張的呼吸,而不斷起浮著。乳上倆粒

黑中透紅的乳頭,更是豔麗,使我更是陶醉、迷惑。細細的腰身,及平滑

的小腹,一點疤痕都沒有,腰身以下,便逐漸寬肥。

兩胯之間,隱約的現出一片赤黑的陰毛,更加迷人。毛叢間的陰戶高

高突起,一道鮮紅的小縫,從中而分,更是另人著迷。

我看到此,整個神經又收緊起來,馬上伏身下去,此時的我像條饑餓

已久的野牛。我的手、口,沒有一分鍾休息,我狂吻著,狂允著。

我的雙手也毫不客氣的,在她的雙峰上、小腹上、大腿上,還有那最

令人銷魂的地方,展開搜索,摸撫。

在我雙手的撫摸之下,她那略顯紅黑的大陰唇,如今已是油光發亮了

我用手去撥開她那兩片陰唇,只見裡面出現了那若隱若現的小洞天,洞口

流出了那動人的淫水,我一見毫不考慮的低下身去,吻著那陰核,同時將

舌間伸進那小洞裡去舔。

我舔的猛烈,她身體顫的越厲害,最後她哀求的呻吟著:

「錫堅! 我受不了,快插進去,我難受死了。 」

於是我不再等待,深深吐出一口氣,雙膝翻入她的雙腿內,把她的雙

腿分的更開,用雙手支撐著身子,挺著火熱的大雞巴,對準了桃源洞口,

輕輕磨了一下,她知道我的陽具一觸到陰戶,忙伸出她的右手,握著我的

雞巴,指引著我,我屁股一沈,整個龜頭就塞進陰戶。

這時的美香,那紅紅的香臉上出現了無限笑意,水汪汪的眼中也露出

了得意的笑容。

我一見如此,更是喜不自勝,屁股猛然用力一沈,把七寸多的大雞巴

一直送到花心,由於剛才是在水中做愛,由於水的關系,沒有很盡興,現

在的我,如旱地猛虎,猛力直插。

我感到大雞巴在陰戶裡被挾的好舒服,龜頭被淫水浸的好痛快。

抽了沒多久,我將美香的雙腿高架在肩上,提起大雞巴,對準小穴

「滋」一聲又一次全根盡沒了。

「蔔! 」一聲又拔將出來。

就這樣「蔔滋! 蔔滋! 」大雞巴一進一出。

果然,這姿勢誠如黃色書刊上所說,女的陰戶大開陰道提高,大雞巴

可次次送到花心底部,同時男的站立,低頭下視兩人性器抽插情形。

我看著大雞巴抽出時,將美香的小穴帶著穴肉外翻,分外好看,又插

入時,又將這片的穴肉納入穴內。

這一進一出,一翻一縮,頗爲有趣,看的我慾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越

快,由於剛泄了一次,所以這次我抽插的更是耐久。

抽插一快,那穴內的淫水被大雞巴的碰擊,卻發出美妙的合擊聲。

「蔔滋! 蔔滋! 蔔滋! 蔔滋! 」

這時的美香也感神魂顛倒,大聲浪叫著:

「好弟弟,親弟弟,插的我痛快極了。」

「錫堅! 你真是我最好的親丈夫,親弟弟我好舒服,啊! 太美

了! 」

「哎呀我要上天了 」

「弟弟快用力頂啊唔我要出

來了 喔 」

果然,我的龜頭被火燙的淫水澆的好不舒服,這是多麽美,長了這麽

大,第一次嘗到異味,也領略了性交的樂趣。

她淫精一出,我將她的雙腿放下,伏下了身,吻著她的香唇,同時右

手按在她的雙乳上探索。

「嗯! 好軟、好細、好豐滿! 」我撫摸她的雙乳,感到無限享樂,不

禁叫道。

我的大雞巴將她的小穴塞的滿滿。

我的嘴,將她的香唇封的緊緊的。

她吐出了香舌,迎接我的熱吻。

她扭動著身體,適應著我雙手的撫摸。

她收縮著陰道,配合著我大雞巴的抽送。

由於我們都泄了一次,這一次重燃戰火,更是兇猛,火勢燒的更劇烈

我是越抽越快,越插越勇,她是又哼又叫,又美又舒服。

忽然她大聲浪叫著:

「啊! 美太美了人生最美的境界我達到了

快活死了錫堅你太偉大了你給我太美了

插吧把小穴插穿了也沒關系我太快活了真的

太美了」

她像一隻發狠的母老虎,魂入九霄,得到了高潮。

我像一隻餓狼,餓不擇食,用盡了全身力量。

這時後的她,全身一顫,一股火熱的陰精又噴射而出,真是太美了,

我的龜頭被淫精一灑,全身起了一陣顫抖,小腹一緊,丹田內一股熱呼呼

的精子,像噴泉似的,全射到她的子宮內。

「啊美死了錫堅我 」

我倆靜靜的擁抱著,享受這射精後的片刻美感。

這時美香看看手錶,已經八點半了,只好叫我下來,否則等下她丈夫

回來,那一切都完了,不得已,只好穿起衣服,依依不捨

「美香姐! 我真捨不得你我 」我咽著說。

「傻弟弟! 姐姐又不是要離開你,你難過什麽明天我生財就要到

南部去十來天,那我們不就可以嗯」

「姐姐! 太好了! 」我高興的摟抱她,送了一個飛吻給她,才離開。

這一天晚上,我整晚都睡不著,眼前浮現出來的是,美香那嬌豔的臉

豐滿的身子,那迷人的海底城,尤其自己和她在交媾的情形,興奮的整個

晚上,到了四、五點才閉上了眼,小睡一會。

好不容易到了第二天,清理完畢就跑進美香的房裡等著,只見美香一

人姗姗走進,一跨入屋裡,我忙從背後一抱,笑了一聲。

「是你,嚇了我一跳。」美香嬌笑著。

「美香姐! 你可知到我等的好難過喔! 」我說著。

「是不是肚子餓,剛好,我剛才爲生財準備的東西都還溫溫的,要不

要吃一些。」

「美香姐,我現在不想吃東西,只想吃你」我說著,一

面將她拉在床沿坐下。

「哼! 吃我,我偏不給你吃,看你怎麽辦 」

「好姐姐,不要這樣嗎 我實在是很愛你,你就大發慈悲,同情,同

情我吧。」

「哈哈哈  」

「好哇! 」原來是逗著我,我高興的一把摟緊她,猛地吻過去。

美香已是作嫁商人婦,對吻更是不陌生,她反而雙手摟著我,香舌輕

送,逗的我春心大動  。

這時的美香,開始大獻殷勤,不但不拒絕我的愛撫,反而更是投懷送

抱,以獲我的心,真是一個厲害的女人,如不這樣,這丈夫離去的十多天

空閨可夠她瞧。

如此這樣,兩人狂吻了片刻,我已是心脈加快跳動,呼吸也急促,忙

說道:

「美香! 現在已是我倆的天下,還顧忌什麽,我可要 」

「要什麽 錫堅! 要吃奶,拿去! 」她已暗示我。

我毫不客氣的將她的內外衣脫下,自己嗎也僅剩一條內褲。

美香只留下一條三角褲,與一付小奶罩,這半裸的美人是多麽的誘人。

我繼續將她擁在懷,盡情的愛撫,美香呢 她那柔若無骨的玉手,也

在撫摸著我的雞巴,在套送著。

「唔! 好舒服 」

「呀! 太美了真的 」

「美香! 我也是 」

「嘻! 哈哈 」

美香面頰泛紅的笑道:

「錫堅! 放進去,好嗎  」

怎個不好,天天放在裡面不拔出來最好,我忙將她剩下唯一的三角褲,

奶罩脫掉,自己也將內褲脫去。

================================================================

由於昨天,天氣、人爲因素,沒有仔細看,草草做愛了事,今天在毫

無顧忌下,加上大白天,光線充足,只見床上的美香。

仰面躺在床上,面泛春潮,紅霞遍布,口角含笑。

又白又嫩的皮膚,細細的小腰,又圓又大的臀部。

那紅紅的蛋臉,又豔又媚又嬌。

那高挺的麵包,就像在成功嶺上受訓所吃的麵包似的。

那小小的乳頭,又紅又嫩,就像多汁的水蜜桃。

那平滑的小腹,如同還未破開的豆花一樣。

那修長的大腿,讓人摸了真想再摸它一把。

尤其大腿根處,那動口一張一合,浪晶晶,誘人極了,足以使任何男

人見了,都想先上馬爲快。

我撥開了她的玉腿,啊! 那深不見底的神秘之淵,是那麽可愛,那麽

令人神往,那麽令人心跳加快

我用手撥開那兩片動口的小丘,啊! 紅紅的,小小的,圓圓的,就像

是一粒肉丁似的在那洞口上端,我吻了上去,用舌頭去舔。

啊! 熱熱的,鹹鹹的。

我吻! 一時吻的興起,把她的小洞再撥大點,嘴兒迎了上去,一口含

著這肉丁兒。

「啊癢死了酸死了」

剛開始,美香還挺著住氣,直到,吻上了她那小洞,她有點沈不住氣

心有點急了。

她沒想到我撥開她的雙腿,又撥開她的洞口,用嘴吻上去,用舌頭伸

進去。

突然,我吻上了她最敏感的陰核,她一震,混身一顫。

她更沒料到我會一口咬住了她的陰核,一陣如觸電般又酸又麻,又癢

又騷的感覺,立刻通往全身。

她不住的顫動:

「啊不能不能再咬了唔酸啊癢死人了

這時的美香已被我咬的淫興大發,騷意已至,浪興大起,不住的淫笑

帝裡

「唔哈癢死了」

「唔! 錫堅! 你怎會這樣,太棒了」

「呼! 那還不是從黃色書刊裡看到的,舒服嗎 」

「原來你們大學生也看那個東西,真的,錫堅,你這樣用舌頭舔,實

在太美,太棒了」

「大學生也是人,假如不這樣,怎能讓你舒服呢」

她一面扭腰擺臀,同時一手握緊我的雞巴,輕輕的套送著,尤其不時

用指甲釘著我的龜頭,使我的雞巴,更形充血、更形膨脹。

這時的美香,媚眼成絲,嬌氣喘喘道:

「錫堅! 你的大雞巴已經大發雄威了你該吻夠了吧,快讓你的

大雞巴過過瘾吧!」

我的確是吻夠了,而且性沖動的很,馬上挺身而上,伏在她的身上,

雞巴經由她小手的指引,已到了桃源洞口,我屁股一沈,毫不費力「滋!

」地一聲,一插到底。

由於美香是老手,她雙腿高翹,環勾著我的腰,陰戶像是按著什麽東

西似的,子宮內一允一放,陰道一收一縮,把我的雞巴吸的好舒服。

這伏在她身上,按兵不動,享受這一吸一允的滋味,同時說道:

「美香! 你的子宮好奇怪,竟然一吸一允的,使我好舒服! 爲什麽昨

天沒有呢」

「傻弟弟,我結婚已一年,幾乎天天都在琢磨著,昨天是因爲時間的

關系,所以我才沒有」

「喔! 原來是這樣的」

我的雞巴被她這樣一吸一允,興奮的有點出精的趨勢,馬上猛吸一口

氣,將雞巴拔了出來,抑制陽精出來。

「傻弟弟! 你怎麽拔出來,這會要姐姐的命,快快插進去」

「好一個淫婦!」

我起先由慢而快再快像暴風雨似的

由於美香是性場老將,她怎會讓我獨自發狂,她亦不甘示弱,雙腿下

彎,支撐著屁股,擡臀迎股,又搖又擺,上下配合著我的抽插。

同時口裡浪叫著,令我發狂。

「啊好弟弟好美喔對插的真好喜

你真行這一插插的我好舒服弟弟我搖的好嗎

插呀插到底插到我花心去甚至插進我肚去都行

啊唔美死了美」。

沒一會,她已出精了,將一股火熱的陰精直往我的龜頭上澆,澆的我

舒服極了。

雖然她已出精了,但是更加具有浪勁,黃色小說上說的不錯,女人可

以多出幾次精都沒關系。

只見她更加浪,我也更加瘋狂的抽送。

「蔔滋! 蔔滋! 」這是我倆大戰的戰聲。

「嗯哼啊喔」

也沒多久,我的陽關一陣沖動,已快支持不住。

「我快射精了我」

「不行! 你不能射你不要」她惶恐的叫著。

「不行! 我忍不住我出來了」

只感到腰身一緊、一麻,一股火熱的陽精,全數射在她的子宮內,花

心裡去。

她緊抱著,怕失去我似的。

但是剛嘗到異性滋味的我,卻是金槍不倒,雖然射了精,大雞巴仍像

鐵柱子一般,硬硬地湊在又緊又溫又暖的子宮內,享受射精後的快感。

「錫堅! 繼續抽送好嗎 我可難受極了,拜託! 」美香淫心正熾,浪

聲的說:

「這樣好了,讓我的大雞巴歇會兒我用手來替你解解渴吧! 」

我話一說完,爬起來坐在美香的身邊,左手摟抱著她,右手按在她的

陰戶上,手掌平伸,中指一勾,滑進了小穴,在小穴上方扣弄起來,中指

也在陰核上撫弄著。

陰核是女人性的最敏感的地方,如今經我手指一撥弄,她不由得混身

一顫斜躺在我的大腿上,讓我盡情的撫弄、挖撥。

她一躺下,我的左手也空出來,於是在她的乳房上摸撫起來。

一會兒摸,一會兒捏。

她也不甘示弱,倆手握著我的大雞巴,輕輕套弄,偶而也用舌頭去舔

舔的令我毛孔俱張,酥麻極了。

「錫堅! 你的好大、好粗、好長喔!」

「真的嗎 有比生財你丈夫的大嗎 」我淫笑著說。

「傻弟弟! 他怎能跟你比,小又短,沒你的粗又長,而且他是個粗人

根本不知道調情,一上床就猛怎能比的上你又溫存又有趣,而且懂的

女人的心理」。

她又吻著我的陽具說:

「錫堅! 你太幸福了,太好了,我恨不得一口將你吃掉,永遠放在我

柑裡裡裡

她說完,竟將小嘴將我的大雞巴整個含著,慢慢吸著,吻著,咬著,

我的大雞巴將她的小口塞的滿滿的,有時差點跳出來,幸虧她雙手握緊著

才沒滑出來,她用嘴含的我的大雞巴,竟使我有些抑制不了」。

於是,我雙手挖弄的更快更凶,把右手中指頂著陰核,食指跟著滑入

小穴,兩只手指在小穴內轉動著。

我這麽一來,直把美香逗的淫水直流,臀兒亂擺。

如此一來,反而使她更加猛吸我的大雞巴。

我們兩人這番互相挑逗,各得其樂,但最後還是美香受不了,她一骨

碌的由我身上起來。

「錫堅! 別再挖弄了,該換換大雞巴親親小穴吧!」

此時,我仰面躺在床上。

「來! 美香! 你騎在我的身上,我們來一個倒插楊柳,這樣你就可以

主動攻擊了」。

美香已是慾火高燒,顧不了一切,馬上騎在我的身上,像騎馬似的蹲

了下去,雙手握著我的大雞巴,對準了她的小穴口,身子一沈,向下一坐

「滋!」 地一聲,我的大雞巴全被她的小穴給吞了進去。

「啊! 美極了」。

美香笑了,笑的好得意,大雞巴頂在她的花心上,頂的她全身麻麻的

軟軟的,燒的很,真是美極了。

她雙腿一用力,向上一提屁股,大雞巴又悄悄的溜出來,她忙用手抓

住,屁股一沈又套了進去。

「啊! 美太美了」。

小穴現在又把大雞巴給吃了進去。

「啊! 錫堅! 現在是我插你,舒服嗎」

她一上一下的套著大雞巴,得意洋洋,淫態畢現。

我看她這付春意蕩漾的神色,也感到有趣極了,忙伸出雙手,玩著她

那對豐滿的乳房,時而看著小穴套著大雞巴的樣子。

只見她的兩片陰唇,一翻一入,紅肉翻騰,美極了。

我們兩人,一人備戰,一人主攻。

「嗯哈哈我插你弟弟插你痛快嗎哈哈

太棒了好過瘾」 。

美香主動地套了十幾分鍾後,猛地感到一陣快感襲上身來,一抖索,

吐了口氣: 「啊美死了。」

一股熱滾滾的陰精,直噴而出,澆在我的龜頭上,沿著大雞巴,流在

我的小腹上,真是奇妙。

由於這種姿勢,身體容易累,所以她一泄精,人跟著伏在我的身上。

「錫堅! 傻弟弟,舒服嗎我好痛快從來沒有這麽痛快

真有你的還是大學生厲害知道這麽多姿勢知道

美極了」 。

「你吃飽了,我可沒吃飽。」我說完,忙一翻身,將美香的雙腿分開

用老爺推車的方式,粗壯的大雞巴,一起一落,一進一出狠狠抽插起來。

我大龜頭的肉稜子,緊密的磨著陰壁,使的美香的高潮再度升起。

三四百次後,美香又是嬌喘頻顫聲浪哼:

「啊啊親弟弟我舒服死啦可可

重一點快我要升天了」 。

我感覺到她的陰戶一陣陣收縮著,知道她又要出精,忙抽出陽具,伏

在她身上。

這時的美香,正在高潮當中,欲仙欲死之際,我這麽一抽出,她尤如

從空中跌下,感到異常空虛。

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惑的說:

「弟弟你怎麽啦快繼續」 。

「好來就來」 。

「滋! 」地一聲,我那火熱的陽具插入她那濕淋淋的陰戶中,猛抽猛

送,根根到底,次次中花心。

就這樣抽送了二十來分鍾,終於我們兩人都又泄了精,相擁而睡。

俗語說: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當我和美香正陶醉於欲的漩渦

中,兩人日日都要來一次,均能互相滿足,難怪人家說: 「羨鴛鴦不羨仙」

但美好的日子總是短促的。

這一天美香的丈夫從台中回來,順便帶了一個壞消息,那就是生財因

公司工作的需要,舉家要搬到台中去,老天啊! 這不是要我的命嗎 我心

裡惶恐、焦急。

這一天夜裡,她偷偷的跑到我的臥房裡來,開口就說道: 「錫堅弟!

我們就要分開,你可知道」

「美香! 我知道,你這麽一走,叫我怎麽辦 」

「錫堅! 我也不願和你分離,想和你私奔,雖然名節不可惜,但你還

在求學階段,我不忍害了你的前途,而且你還不能自立生活、生産,我們

倆如何生存,維持生活呢 我可以和他離婚,再嫁給你,你雖愛我,但是

你的父母呢 」

「所以,我們就這樣不了了之算了,今世未修,再修來世,願下輩子

我們再做個夫妻。」

「可是我美香」我嗯咽著。

「傻弟弟! 今夜是我們最後一夜,剛才他和我幹了一回,疲乏的大睡

像只老牛般,我們快把握這一夜 」 她說完開始將衣服脫光。

我也將衣服脫掉,想要好好把握這一戰,於是將她輕輕按在床上,伸

手握著她那高挺的玉乳,以熟練的技巧,在她周身性感的地方,玩弄挑逗

美香經過我的挑逗,呼吸急促,臀部頻頻扭動,眼睛放出那媚人的異

彩,嘴唇火熱,穴兒自動張開,春水泛濫,無言的呻吟。

我爲了好好的享受這離別前得最後一戰,馬上躍身壓下,熱情的吻她

的香唇。

她也緊緊的摟著我的頭,丁香巧送。

當陽具抵近陰戶口時,她的小穴像兩片大門忽然張開,我的火熱大雞

巴,也順勢「滋! 」地一聲,直抵花心,整個塞入,她一陣異常舒服 。

「啊」她不覺長噓口氣,輕聲道:

這時的美香,雙腿緊勾著我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搖擺不定,她這個

動作,使我的陽具更爲深入。

我也就勢,攻擊再攻擊,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連續的抽插

插的淫水四射,響聲不絕。

「哎呀冤家好弟弟你真會幹我我真痛快

弟弟會插穴的弟弟太好了」 。

我爲了把握這每分每秒,拿出全身的功夫,使她樂個透頂,於是又一

陣猛插,深深淺淺,各種功夫都使出來。

不久,美香又樂的大聲浪叫道:

「哎呀哎呀弟弟你太好了逗的我心神俱散嗯

美太美了」 。

同時,扭腰挺胸,尤其那個肥白圓圓的玉臀,左右擺動,上下抛動,

婉轉奉承。

我也以無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

她嬌媚風騷、淫蕩,挺著屁股,恨不得將我的陽具都塞到陰戶裡去,

她的騷水一直流的不停,也浪叫個不停。

「哎呀弟弟我可愛的弟弟人間偉丈夫幹的我

好舒服舒服極了哎呀插死我了」 。

「弟弟我的錫堅嗯喔唔我愛你我要一輩

子讓你插永遠不和你分離」 。

「哎呀嗯喔都你插的舒服極了

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極了」。

俗語說: 「良宵苦短。」一點也不錯,我們倆人這一次分開前的最後

一戰,我極盡攻勢,她也盡力配合,倆人不知泄了幾次精,只聽的時鍾敲

了五下,迫不得已,倆人才分開,她輕吻我,我也熱吻著她,倆人才依依

thank you~~~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嘩啦啦的劃水聲,傳自她的臥房中,「哈秋 」 我無意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