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特種兵】(全)

【女子特種兵】(全)

(一)偷情

瑪利亞是一個26歲的少婦,她和丈夫肯結婚4年了,但是沒有孩子。丈夫

肯是個職業軍人,是勇者聯邦的一名軍官,他們生活在勇者星球。結婚不久後由

於家裡生活情況一般,於是他參加了對亞特星球的戰爭,常年不在家。

瑪利亞也是一個可憐的孩子,從小由於風月星球的進攻家人都死了,就剩下

她自己孤零零的生存著。她從小就爲了生存幹過很多活,但是漂亮的女人身邊總

是有狂風浪蝶侵擾她,開始瑪利亞不是很習慣更是反感,但是日子久了她也發現

靠自己的身體掙錢又多又快,於是她當過脫衣舞女和應招女郎,他們也是這樣認

識的。結婚後爲了生活丈夫在外面打仗,自己折在到處找著工作。

開始瑪利亞到過商店,去過公司但是那裡的人隻想和她上床,瑪利亞到是不

反對,因爲丈夫長期不在家自己也有需要嗎,再說她本來也是靠這個吃飯的。不

過他們都不敢保證瑪利亞的工作隻能是臨時工,瑪利亞當然不傻,不會爲個臨時

的工作去和人上床,於是她還在努力的找著工作。

丈夫離開她已經有半年多了,自己開始靠手淫還能興奮現在已經沒什麽感覺

了。

有一天,天氣出奇的熱,瑪利亞的家裡也很熱,瑪利亞感到身上的衣服粘在

自己身上很不舒服,由於家裡就自己一個人,她脫光衣服在家裡幹什麽都感到很

涼快,也有種莫名的興奮。

這一天她沒有出去,在家看電視、做飯、洗衣服、吃飯都是光著身子,一幻

想到可能有人偷窺更是興奮的流出了淫水。可是瑪利亞看看根本不可能,家裡的

窗戶都擋著窗簾,於是她大膽的打開了窗簾,看著外面美麗的夜色。不過今夜月

光不是很亮,外面幾乎沒人。瑪利亞壯著膽子就穿了一件丈夫的大襯衫來到了外

面。

這時已經是午夜2點,靠近郊區的她家附近的居民都睡覺了。瑪利亞一個人

走在黑暗的小路上,立著耳朵聽附近有沒有聲音,確定沒人後瑪利亞拖下襯衫全

裸著走在小路上。

感受著微風吹過自己的身體,真是興奮,想像著有人在偷窺自己,越想越興

奮當場躺在草地上手淫了起來,「不、不要……不要強姦我……求求你們……」

她完全沈浸在自己的幻想裡,直到流了一地的淫水後又在地上撒了泡尿才回

家。

就這樣瑪利亞越來月喜歡暴露自己,也經常去那塊草地手淫。那一天瑪利亞

和平時一樣來到那裡手淫,正在她沈浸於自己的幻想裡時,一個手摸在了她的胸

上,嚇的她馬上回到了現實中。

看見一個流浪漢站在自己的面前,那流浪漢見四周沒人,脫下褲子要強姦瑪

利亞,瑪利亞高聲喊叫著:「救命啊……救命啊……」

那個流浪漢一口咬在瑪利亞的大奶子上用沙啞的聲音說:「叫吧,這裡沒有

人除了我。哈哈,好久沒有嘗到女人了。」

就在他想進一步強姦瑪利亞的時候,他的身子被提了起來,瑪利亞看見一個

身材魁梧的警察,站在了面前。

那個流浪漢被打倒在地,那個警察伸出手,「小姐你還好嗎?用我送你回家

嗎?」

瑪利亞這時感到那個警察象守護神一樣,她趕緊穿上衣服抱在警察身上,「

你……你能送我嗎?……我怕……」

於是瑪利亞在警察的陪同下回到了家裡,出於客氣她請警察進了屋,爲警察

倒了杯水。

「小姐,你自己住嗎?」那個警察充滿雄性的聲音問道。

「是的,我的丈夫在外面當兵打仗。」瑪利亞也不知道爲什麽就把這麽重要

的事告訴了他。

於是兩人坐在一起聊起了自己,瑪利亞才知道他叫強尼是警察局的局長,今

天是到朋友家玩路過這裡。瑪利亞感到和強尼越聊越投機,強尼還對她說希望她

去他的局裡工作,他可以幫瑪利亞找到工作什麽報酬都不要。

強尼看看錶已經很晚了,於是提出要走。瑪利亞去送強尼,因爲聽說自己要

有工作了,於是給了強尼一個活辣辣的熱吻。就是這個吻讓強尼有種錯覺,於是

他回身抱住瑪利亞,給了她一個長長的吻,手還在瑪利亞的身體上亂摸著。

瑪利亞本想推開這個冒失的男人,但是身體卻做著相反的動作,雙手抱著對

方的頭,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胡來。倆關上門一直熱吻到床上,一在路上就脫了一

地,到床上時已經的相裸以對了。

強尼吸吮著瑪利亞的大奶子,瑪利亞的手抓著久違的男人雞吧,急切切的放

到自己那已經成河的小穴處,強尼沒費力氣的就插了進去。可能是太久沒有做愛

了,瑪利亞感到強尼的雞吧比自己老公的大好多,自己被他幹的好舒服,他的技

術也是那麽好。

其實強尼也是個花中高手,知道要是能吧這個曠婦征服了,那以後她就是自

己的了,於是用出渾身解術「啊……啊……太久……太久沒這麽爽過了……哦…

…老公……你好……好棒啊……雞吧好大……啊……幹的我……我好爽……裡…

…裡面好漲……哦……哦……頂到了……」瑪利亞忘情的叫著強尼見瑪利亞

這麽快就要高潮了,心裡知道看來這女人好久沒被幹過了。

「瑪利亞……我要是你老公……可不會把這麽漂亮的老婆一人放在家裡……

我要天天操你……你是我操過最美的女人……我比你老公怎麽樣……」

瑪利亞聽這強尼的話,淚水流了下來,想想自己守了這麽久的空房今天還是

被一個男人打開了。

強尼見瑪利亞流下了淚水,以爲她想起了丈夫道歉道:「對不起,我不應該

這麽問。下回不會了。」

瑪利亞聽到強尼的自責抱著強尼的頭,「不……我……我喜歡你……這麽操

我……我好久沒感受到女人的滋味了……好……好久……你操的更猛烈些吧……

我……我整個人都是……都是你的了……喜歡怎麽樣……就怎麽樣吧……」

倆人操了很久,強尼洩了好多次終於不行了和瑪利亞相擁而睡了。

從那以後強尼經常來瑪利亞家過夜,還教瑪利亞拳腳和槍法還給了瑪利亞一

套女警的服裝。強尼信守諾言讓瑪利亞也成了一名真正的警察,有時也和人上街

巡邏。

一天晚上,瑪利亞在街上巡邏,見一個黑暗的小巷有異常的動靜於是她開車

來到了那裡。用燈一照原來幾個小流氓在打劫一個老人,瑪利亞拿出槍嚇跑了那

幾個小流氓。

「先生你沒事吧?」那個老人看著瑪利亞的身材和容貌愣了一下,哀求道:

「小姐能……能送我回家嗎?」

瑪利亞開車老人指路來到了一個僻靜的地方,老人的手忽然摸在了瑪利亞的

奶子上。

「你幹什麽,再不停止我開槍了。」瑪利亞怒吼著,那個老人根本就不怕,

反倒按住了瑪利亞。

瑪利亞感到自己有力沒地方使,「放手啊,我要叫了。」

老人把開瑪利亞的警服,「美麗的警察小姐,這裡是廢棄的工場,是沒有人

的。」

瑪利亞感到自己完了,渾身沒有力氣。

老人把瑪利亞拽出警車,將她放在車頭的機器蓋上,慢慢的解開瑪利亞的衣

服,將她的短裙周了上去。他脫下自己的褲子,陋出那恐怖的雞吧。

「警察小姐,來讓你嘗嘗我的雞吧吧,我保證你一生都忘不了。」說完脫下

瑪利亞的內褲就將雞吧插進了小穴內。哦好大的雞吧啊,比強尼的還大,插進去

還爽。

倆人再這空曠的工場,以汽車爲墊子幹了起來。瑪利亞從來沒有和人在這種

地方穿著制服操過,於是興奮的心情轉成了身體的快感。瑪利亞被老人操的有節

奏的晃動著身體,汽車也跟著劇烈的搖晃。因爲沒人加上內心的興奮,瑪利亞叫

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她看著老人那粗黑的雞吧在自己的小穴裡進進出出。

強尼的性愛是強烈的向暴風雨一樣,而老人的性愛是溫柔的,給女人另外一

種享受。

「哦……天啊……你太猛了……人老……雞吧可不差……應……應該是……

玩女人更老道……哦……強……好強的雞吧啊……」瑪利亞呻吟著。

老人幹了一會兒,又要瑪利亞給他口交。瑪利亞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麽那麽聽

話,跪在地上津津有味的吃起老人的雞吧,老人每一下抽插都是深深入喉,瑪利

亞感到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了,但是老人的手死死的按著她的頭,逐漸的她習慣了

這種感覺也可以說是喜歡上了這種感覺。

瑪利亞一邊爲老人口交一邊手淫著,嘴裡的雞吧一漲,一股濃濃的精液帶著

惺惺的味道全流到了瑪利亞的喉嚨裡。瑪利亞跑到一邊乾嘔,老人來到她身後拍

拍她的背,叫她開車走離開那裡。

兩人開車來到一個醫院的後門,一路上都是老人開車,瑪利亞在旁邊爲老人

口交。到了地方老人代著瑪利亞來到了一個房間,看來是臥室的樣子,不過老人

好像很熟悉這裡,竟然一路沒讓你發現。瑪利亞疑惑的看著老人。

老人拿出一個灌滿水的針筒,叫瑪利亞趴在桌子上,瑪利亞沒有力氣反抗知

道對老人爲命侍從。

老人將水全部灌到瑪利亞的屁眼裡,灌的瑪利亞肚子都有點變大瑪利亞哀求

道:「求求你了,讓我去衛生間吧,我快憋不住了,求求你了。」

老人往後一指,「那裡就是,去吧,別想跑。」

瑪利亞飛快的跑道衛生間,她感到馬上就要拉出來了。就著樣幾次,每次老

人都問拉的是什麽,瑪利亞開始懷疑他是不是變態,直到瑪利亞說拉的全是水老

人才罷手。

「寶貝,這是灌腸對女人的皮膚有好處。」怕瑪利亞不信,還將一打書給了

瑪利亞,瑪利亞一看說上還真是那麽說的,於是就將信將疑的信了他。

老人見自己的雞吧立不起來,叫瑪利亞給他口交還是不行,於是老人抱著,

瑪利亞,像父親一樣聊起天來。

瑪利亞很早就失去了父愛,被老人這麽一弄還真有種再和爸爸聊天的感覺,

也就說出了一切。原來老人是這家醫院的院長也是主人,於是老人讓瑪利亞做自

己的乾女兒,還讓瑪利亞休息是來醫院工作給她開雙份工資。對瑪利亞來說也是

不少錢了她欣然同意了,看看天要亮了,瑪利亞也要回家了老人和瑪利亞交換了

電話才放她走。

就這樣瑪利亞周旋於兩個男人之間,和強尼都是白天在家做愛,晚上下班後

到老人那裡去工作。老人還教了瑪利亞不少醫療方法和緊急救護,和那天制服她

的手法。瑪利亞發現老人比較喜歡穿制服的女人,於是瑪利亞將一套警服和護士

服改裝後陪老人玩。

瑪利亞把有了乾爸的是用電話告訴了肯,肯也十分高興。一天肯休假回到家

裡,見自己家的窗戶沒有擋窗簾,以爲老婆不在家想從外面看看家的樣子。他透

過玻璃看見瑪利亞在裡面穿著一身警察的褐色服裝,黑色的長皮靴大開著衣領,

廁著身子掀起衣服下面的一角,一個美白的肥臀出現再他面前。

瑪利亞有將手指放在自己的嘴上,上衣一開。肯知道裡面應該什麽都沒穿,

肯想著自己老婆沒動人的身體,感到自己的雞吧硬了於是想馬上進屋安慰一下老

婆,就在他想進屋的一瞬間他看到一個男人的廁身。肯當時愣在那裡,看著自己

老婆把衣服全敞開,一個男人一下將自己老婆撲倒在床上,還用手銬將老婆的雙

手銬床頭的鋼管上。

「爲什麽,爲什麽是這樣?」肯感到自己怒火上升,想進去殺了那對姦夫淫

婦,不過理智和軍人的冷靜告訴他,他不能這麽做,也許是老婆太久沒有人安慰

了。

肯回頭看著那個男人抱著老婆瘋狂的抽插著,老婆淫蕩的呻吟在門外都聽的

見。看著老婆顫抖的雙腿肯緩緩的走開了,大腦一片空白,漫無目的的遊蕩在街

上。肯感到很累有家回不去找了個小酒點住下了,想想自己在軍隊也是經常和軍

妓混再一起,看來大家互補相欠了,他失眠了一夜才在早上睡了。

過了一天肯有了精神也想開了決定回家看老婆,當他在晚上走道家門口時見

老婆要出去,於是肯決定跟蹤她,看看瑪利亞到底要幹什麽去。

肯跟蹤瑪利亞來到一個醫院,肯看著醫院的牌子感到很熟悉好像再那見過,

不,是聽說過,對了這是瑪利亞和我說她任的乾爸開的醫院,對就是這裡我還有

他的照片是瑪利亞和他和照的。

肯用出特種部隊的身手進了醫院,但是這麽大的醫院怎麽找啊?正在肯發愁

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背影出現了是瑪利亞,肯跟蹤瑪利亞來到一個房間前,瑪利亞

進去了,肯輕輕把門開了一道縫隙,門雖然上了鎖不過對於特種兵出身的肯來說

著太容易了。

肯輕輕把門開了一道縫,透過縫隙看見瑪利亞在裡面穿著一件完全透明的緊

身護士服裝,頭戴一頂護士帽下身就是一個白色長靴裡面什麽都沒穿,肯都能看

見瑪利亞那剃去陰毛露出肥嫩的小穴。

瑪利亞在一個老頭面前跳著誘人的舞蹈,肯好好看清楚了那個白髮老人,天

啊那不是瑪利亞的乾爸嗎,肯感到腦袋「嗡……」的一聲差點沒倒下。

肯看見自己老婆躺在病人的檢查床上,又是摟胸又是暴露自己的陰部。她幹

爸像個正經醫生檢查病人一樣在瑪利亞的胸部、口腔、陰部、屁眼裡檢查著,然

後拿出一個黑色的假陽具插進了瑪利亞的屁眼裡。

瑪利亞還故意嬌叫著:「醫生……人……人家的小逼要……要醫生的真雞吧

檢查……要……要不人家病不好……」

瑪利亞的乾爹對瑪利亞道:「可是……醫生的雞吧沒硬起來啊?」

瑪利亞抓著老頭的雞吧就放在了嘴裡。肯看的出來那麽長的雞吧肯定次次入

喉,因爲他以前也想讓瑪利亞爲他那麽口交,瑪利亞不同意說難受。

肯越想越生氣:「肯都沒有這樣讓瑪利亞口交過,就插過幾次瑪利亞的屁眼

她還不高興許久,你這個死老頭今天都幹了。」

肯緊金的撰著拳頭,看著老人把雞吧插進了瑪利亞的小穴裡,每一次衝擊瑪

利亞屁眼裡的假陽具也跟著抽插著,原來老頭把假陽具和自己綁在一起了。肯聽

著瑪利亞像妓女一樣的叫床聲,轉身就走了。他不想再見到自己老婆在別人的雞

吧下顫抖,更不想聽見自己老婆被別人幹的呻吟聲。

肯沒有回家,提前結束了假期回到了部隊,寫了一封信給瑪利亞但是他沒有

寄出去。一個月後瑪利亞在警察局長強尼的身下淫蕩的呻吟時,她的電話響了她

本是不想接因爲高潮馬上就到了又怕是乾爸的電話,等高潮一過瑪利亞才接起響

個不停的手機。

「你好,我是瑪利亞。」

電話的那邊一個陌生的聲音:「是肯的妻子嗎?」

瑪利亞聽到「肯」這個名字身體一震:「是……是的……哦!」

強尼還在用他的雞吧抽插著瑪利亞,瑪利亞一邊呻吟著一邊聽著電話,電話

的那邊聲音一沈:「對不起夫人,肯陣亡了,請你三天後來軍部拿肯的遺物。」

電話撂下後瑪利亞推開身上的強尼倒在床上痛哭,強尼的精子噴灑在瑪利亞

的身上,他低頭安慰著瑪利亞。淚水、精液和瑪利亞的淫水將整個床單浸濕。

三天後瑪利亞來到軍部拿走了肯的遺物和軍隊給的錢,由於沒有找到肯的屍

體就走了一下過程,弄個空棺材下葬了。

瑪利亞回家看到肯沒有發的信,發現肯回來過也看到了自己的姦情。瑪利亞

發誓要爲肯報仇,於是她告別了強尼和乾爸,報名參加了軍隊。

在軍隊經過3個月的訓練由於瑪利亞當過警察和護士她被分配到特種部隊,

一個全是女人的部隊。在上課時瑪利亞就知道這個部隊不僅要作戰還要會護理和

給前方的戰士性服務,爲了報仇瑪利亞加入了她們,在去亞特星球作戰前每個女

人都打了針,這幾個針可以防止女人懷孕,還可以催發奶水,爲前方戰士感到母

親般的溫暖,也不用怕性病的防禦針。

這個部隊還要學習性技巧、脫衣舞、和如何俘獲男人以及最關鍵的殺人。

在特種部隊強化訓練了4個月,女人被帶上飛船前往亞特星球的沙漠戰區,

也是肯曾經戰鬥過的地方。

(二)戰場淫情

經過半個月的太空旅行瑪利亞來到亞特星球的伊臘殼的基地,一打開飛船的

艙門進入眼前的是一片沙漠和軍營。和瑪利亞一同到達的還有20萬人的各種兵

種,作爲特種兵的她們剛下飛船就被分配到各個大隊。

瑪利亞和幾個女兵被分配到SK戰鬥大隊,那是一個全由女兵組成的大隊。

瑪利亞來到報道地點,一個女軍官接待了她們,「各位女士,現在開始你們

就是聯邦的軍人了,我不管以前你們是幹什麽的,現在你們就要完全服從命令。

明白嗎?」

新來的女兵們高昂的喊道:「明白長官!」於是女軍官開始分配這些新手的

戰鬥單位。

瑪利亞被分配到「3D」分隊當戰地護士,瑪利亞拿著東西,跟著長官來到

「3D」分隊。

「報告長官,新兵瑪利亞前來報道!」瑪利亞進到「3D」的休息室對著大

家喊道。

一個黑人婦女來到她面前,「你就是新來的護士吧,我是隊長珍尼,現在我

給你介紹一下……」

黑人隊長帶著瑪利亞和全體隊員認識了一下,原來這個小隊有11個女人,

加上瑪利亞就是12個了,不同的膚色不同的種族,瑪利亞擔任隊內的護士和斷

後隊員。

經過幾天的生活瑪利亞和大家的關係還算不錯,離來到伊臘殼已經一個星期

了。

這天那個黑人隊長珍尼來到休息室,「姑娘們,快點去拿裝備,我們要出發

了。」大家慌忙去拿自己的裝備。

瑪利亞拿上自己的M4和沙漠之鷹以及救助用品,跟著隊友到外面集合。看

著有幾萬人站在廣場上,沒有什麽演講和宣誓,大家跟隨著大部隊向沙漠深處進

發了。

沒走多久瑪利亞就第一次親身經歷了戰爭,「轟……」的一聲,前方不遠處

已經開戰了。瑪利亞和隊友們一直跟在男兵的身後直到進入城市,當巷戰開始的

時候瑪利亞感覺自己還是個局外人。

「瑪利亞,你在幹什麽?要提高警惕,子彈不分男女的!」衝鋒手西娜對瑪

利亞高聲喊道。

瑪利亞這才回過神來,拿起手中的M4保衛自己,突然她看見有一個人穿著

和自己身上不同的衣服,瑪利亞拿起手中的槍「噠噠……」兩聲就幹掉了對方。

對於第一次殺人的瑪利亞來說,真是又緊張又興奮,當看著對方身上的血時,

瑪利亞害怕了,她愣在原地不知所措,還是後面的阻擊手凱麗推了她一下才回過

神來。

再往前走就越來越危險了,瑪利亞和戰友們一直走在一起,因爲隊長說這樣

安全。看著身邊的坦克一輛輛開過,見到滿地的死人,有自己人也有敵人。

瑪利亞和隊友們在一座殘破的房子裡度過了戰場上的第一夜,天亮後繼續戰

鬥。經過3天的連續戰鬥,大家都非常的疲憊,瑪利亞也習慣了戰爭的殘忍和激

烈。

終於戰鬥在第5天結束了,瑪利亞她們得到一個去西面休息的機會,女兵們

來到一個寂靜的營區,那裡遠離戰區。當大家下車後隊長珍尼對大家道:「姑娘

們,很高興大家還活著,我們有6天的時間在這個地方休息。讓我們盡情的享受

陽光美酒和男人!」女兵們興奮的吼叫著。

下車後瑪利亞見到有一小隊男兵在那裡迎接她們,西娜剛下車就和一個強壯

的男兵親吻到一塊,緊接著兩人的衣服就一件件脫到了地上。

一個男兵來到瑪利亞身邊,抱起瑪利亞,瑪利亞受到驚嚇,用力的捶打著那

個冒失的男兵,男兵將瑪利亞扔在地上嘴裡嘟囔著走掉了。這時阻擊手凱麗來到

瑪利亞身邊,「瑪利亞,這沒什麽,我們是特種作戰部隊,和男兵作愛也是我們

的任務。趁現在還活著,要盡情的享受人生,戰死了就連作愛都沒機會了,你還

是去安慰一下那個傢夥吧。」

瑪利亞聽到凱麗的話想起了自己的丈夫,是啊,死了什麽都沒有了。瑪利亞

尋找著剛才的那個男兵,想爲他做點什麽,再說自己也好久沒有作愛了。

晚上大家在營地裡休息,瑪利亞見每個女人都去找男人了,自己想上洗手間

但又不知道在哪。於是她自己在荒無人煙的沙漠裡遊蕩,問了一個男兵洗手間在

哪,男兵說:「這裡到處都是。你隨便找個地方就可以了,要是害怕我可以陪你

去。」

瑪利亞不喜歡有人看著自己方便,更不喜歡在男人面前方便,於是謝絕了對

方,自己走到遠點的地方撒尿。正在她方便的時候一隻手摸在了她那豐滿的屁股

上,瑪利亞尖叫一聲連褲子都沒提就想拿槍,可是她忘了她沒有帶槍,身後的人

身披白紗向她走過來。

瑪利亞第一想法就是逃跑,可是那個人比她更快的抓住了她。白紗人將瑪利

亞按倒在地就往下撕她的衣服,瑪利亞的力量明顯不夠,在她的反抗中她的衣服

還是被撕開了,那個男人還用瑪利亞的內褲擋住了她的嘴,叫瑪利亞連聲音都發

不出來。

那個人將自己的雞吧插到瑪利亞的小逼裡,雙手按著瑪利亞的手,嘴在瑪利

亞的奶子上吸咬著。

瑪利亞掙紮著,感到小逼裡很痛,比平時操逼痛多了,她開始想到自己可能

會死,也許到上帝那裡會和肯見面向肯道歉。但是理智告訴她她更想活著,活著

總比死了好。

瑪利亞叫不出聲音,淚水流到了臉上。她在想也許她要是開放點現在應該和

哪個男人在床上享受著,可現在她卻躺在沙漠上被一個看上去是敵人的人強姦,

也許凱麗說得對,到了這裡就應該享受,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瑪利亞想到可能這是自己最後一次性愛了,也放開自己隨著那個人的每一次

撞擊而晃動著。

「砰……」的一聲槍響,那個人倒在了瑪利亞的身上,鮮血流到了瑪利亞的

奶子上。

瑪利亞驚恐的爬起來看著對方,那個白天的男兵來到她身邊,「小姐,這裡

是戰場。不要離開基地太遠,記住了,下回你就沒有這麽幸運了。」男兵轉身走

開,瑪利亞默默的跟著他回到了營地。

第二天瑪利亞穿著迷彩服,裡面什麽都沒穿,因爲昨晚都丟在沙漠裡了。她

在營地裡找著那個男兵,在一個汽車的後面瑪利亞見到了剛才的男兵,那個男兵

站在那裡撒尿。瑪利亞走到他的身後用手幫他把著他的雞吧,那個男兵的尿也尿

完了。

瑪利亞跪在他剛剛尿濕的地上,用嘴將他龜頭上剩餘的尿液舔乾淨,那個男

兵一邊享受著瑪利亞溫暖的口腔,一邊打開瑪利亞的上衣摸著瑪利亞的奶子。瑪

利亞看著對方說:「謝謝你昨晚救了我。」

那個男兵將她抱在身上,脫下自己的褲子將雞吧插到瑪利亞的小逼裡,「沒

什麽小姐,我喜歡你的回報。」

瑪利亞身體靠在汽車上,兩腿在男兵的身後隨著男兵的抽插搖晃著,兩人熱

吻了好久男兵才將嘴巴放在她的奶子上。瑪利亞在將近半年後才再次感受到真正

的性愛,她放開壓抑很久的內心在空曠的沙漠裡淫蕩的呻吟著。

「哦……哦……親愛的……你讓我又復活了……哦……女人……女人根本離

不開……男人的雞吧……哦……親愛的……我那裡空曠了……好……好久……讓

我瘋狂吧……我……我親愛的雞吧……」瑪利亞淫蕩的呻吟聲在沙漠裡是那

麽的清晰。男兵在瑪利亞的叫聲中越發的賣力,幾乎根根到底操的瑪利亞死去活

來。

瑪利亞淫蕩的叫聲將不遠處的一個男兵引了過來,那個男兵順著瑪利亞的呻

吟來到她面前。瑪利亞將衣服鋪在地上,自己跪在上面,高高的翹起那雪白的屁

股,兩個男兵一前一後的站在瑪利亞的身邊,年輕的士兵將他那還帶著瑪利亞的

淫水和自己精液的雞吧放在瑪利亞的面前,後來的士兵脫下自己的褲子將雞吧插

到瑪利亞的屁眼裡,手指還在瑪利亞的小逼裡抽插著。

瑪利亞由於後面的衝擊,一對大奶子快速的晃動著。

瑪利亞伸出手將另一個男兵的雞吧放到嘴裡,聞著那濃厚的精液的味道讓瑪

利亞更加興奮,每次都盡量讓他的雞吧插到喉嚨裡,把著那個男兵的屁股來支撐

自己的身體,瑪利亞的手指甲深深的陷入他的屁股。

寂靜的沙漠裡三人身體碰撞的聲音是那麽的清晰,男人的呻吟聲讓瑪利亞無

比的興奮,她感到自己渾身的肉都在顫抖。瑪利亞感到自己又要不行了,這次是

徹底的興奮了:「哦……我……我不行了……我要……唔……」瑪利亞的嘴再次

被人用雞吧塞住。

瑪利亞感到兩個男人也快到射精的時候了,她清晰的感到兩個雞吧在變大,

果然先是屁眼裡的雞吧在她的肛門裡射出了濃濃的精液,然後嘴裡的雞吧也射了

出來。

瑪利亞的臉上屁股大腿上到處是男人的精液,自己的淫水則噴灑到後面那個

人的小腹上。瑪利亞轉過身來,用舌頭將兩個男人身上的淫水和精液舔吃了個幹

淨。由於沙漠裡水很少,瑪利亞沒法洗去身上和臉上殘留的精液,那兩個男兵用

自己的尿將瑪利亞身上和臉上的精液清洗乾淨。

瑪利亞和兩個男兵說笑著回到了基地,她看見西娜像狗一樣趴著,也是前後

兩個男人,西娜的身上也滿是精液。瑪利亞靠在那個年輕的叫金的士兵身上,那

個士兵也不在意剛才用尿液剛剛清洗過的瑪利亞的大奶子,正用嘴那奶子上吸吮

著。

西娜帶著滿身的精液來到瑪利亞的身邊,「瑪利亞,你看這是什麽?」西娜

手裡拿著一個水壺。

瑪利亞看著問道:「哪來的水啊?」

西娜示意瑪利亞和她一起走,兩人來到一個小草棚裡,很珍惜的用那點水洗

澡,生怕浪費了。兩人洗完瑪利亞親著西娜,「謝謝,哪來的水?」

西娜神秘的小聲說:「噓,這是他們給我的。你要知道水在沙漠裡是很珍貴

的,所以男兵總是剩下水來討好女兵的。」瑪利亞這才知道剛才爲什麽他們要用

尿液來清洗自己,西娜還告訴瑪利亞在嚴重缺水的時候士兵們經常相互喝對方的

尿,這也是常有的事。

瑪利亞和西娜走出小屋,看見金在叫她,瑪利亞趕到金的身邊,「什麽事,

金?」

金帶著瑪利亞來到他的帳篷,給了瑪利亞一件男式襯衫和一頂貝雷帽。瑪利

亞穿上襯衫再想穿衣服時金製止了她,「瑪利亞,你想熱死啊,這裡是沙漠,就

穿襯衫就可以了。」

瑪利亞聽從了金的勸告,就穿了一件襯衫,裡面空空的。金又將襯衫的口子

全部打開,「瑪利亞,你的陰毛長出來了,我幫你修剪一下好嗎?」

瑪利亞順從的躺在金的床上,金拿起刮鬍刀,小心翼翼的給瑪利亞修剪著陰

毛,「瑪利亞,你知道嗎,我們爲什麽要把陰毛剃乾淨?」

瑪利亞看著金在爲自己修剪陰毛,摸著金的頭道:「我也不知道啊。」

金親了瑪利亞的陰毛一下,笑呵呵的說:「這裡缺水,衛生也不好,爲了剩

水,還不出味道,女兵都把自己的陰毛剃掉。」

瑪利亞躺在床上,想起自己的丈夫的雞吧也是光禿禿的。金見瑪利亞不說話

了,拿起手中的刮鬍刀將沒刮掉的陰毛全部刮乾淨。金和瑪利亞刮完陰毛一起來

到他的汽車旁,金穿著迷彩褲和背心在檢查自己的通信車。

瑪利亞穿著金的軍用男式襯衫,敞著懷,衣服半蓋著那對大奶子,下身光光

的,整個光禿禿的陰部暴露在沙漠的微風之中。

金跑回屋子拿了個照相機出來,讓瑪利亞戴著耳機遮著半拉奶子,高高挺著

那剛剛剃乾淨的陰部。爲瑪利亞照了幾張相片,說留作紀念,瑪利亞故意擺了幾

個應當的姿勢讓金爲她拍照。

幾天後金又來找瑪利亞了,「瑪利亞,假期快結束了。我也要走了,今天能

讓我多照幾張嗎?」

瑪利亞裝出生氣的樣子,「不行,除非……」

金焦急的問道:「除非什麽?」

瑪利亞自己還沒想好於是亂說道:「除非你聽我的話一次,我才答應。」金

也沒問什麽一口答應了。

兩人來到金的屋子,金給了瑪利亞幾件衣服,瑪利亞這幾天一直穿金給她的

男式襯衫。瑪利亞見到好多漂亮的衣服大多是女性的,「金,爲什麽不給我這幾

件穿?」瑪利亞嬌怒道。

金笑嘻嘻的對瑪利亞說:「這些都是給你的,我明天就走了,回家去了,你

能給我留個電話嗎?」瑪利亞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活著回去,但還是留下了電話。

瑪利亞拿起金放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穿著讓金照相。金感到還不過癮,

於是讓瑪利亞下面插上根黑黑的假雞吧,擺出各種淫蕩的姿勢。金快速的按著快

門,一會的功夫就照了好幾個膠卷。

最後金脫下自己的衣服,衝向了瑪利亞。瑪利亞穿著件空軍的服裝,不過這

個服裝隻有袖子和短褲,短褲還是隻有褲腿沒有褲子的。

瑪利亞將整個陰部暴露著,金的雞吧在她的屁眼裡進進出出,那個黑色的假

雞吧還在瑪利亞光突突的小逼裡。

金的屋子裡不一會就又出現了幾個男人,他們將瑪利亞按在地上對她進行強

奸,說是強姦其實是群交而已。瑪利亞連聲音也發不出來,隻能本能的呻吟著,

金在一旁瘋狂的照著照片。

瑪利亞的屁眼裡小逼裡嘴裡和手上都是雞吧,她感到自己連喘氣都很困難,

不過陰道屁眼裡的雞吧又讓她異常興奮,發不出聲音的瑪利亞隻能是劇烈的搖晃

著身體,強烈的男人雞吧的臭味讓瑪利亞不能正常呼吸。當男人們把精液塗滿她

的身體後,瑪利亞強烈要求他們用尿來清洗自己,5、6個雞吧同時射出了黃色

的尿液,將瑪利亞清洗乾淨。

瑪利亞對金叫道:「金,你過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把我的尿喝了。」金

看著瑪利亞憤怒的樣子,和瑪利亞來到沙丘上。瑪利亞坐在沙子上面,將尿道對

準金的嘴,一泡騷騷的尿在陽光下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落到了金的嘴裡。

第二天,瑪利亞她們的假期結束了,金也回到了勇者星球。瑪利亞和戰友們

回到戰場的基地等待著新的命令。

一個漆黑的夜晚,瑪利亞她們被空投到一個沙堡的旁邊(dust2)。珍

尼小聲的下著命令:「第一隊從那邊去B點埋炸彈,第二隊和我去A點,大家要

小心了。任務完成後到這裡集合,明白嗎?」

「明白。」隊員們輕聲的回答。瑪利亞跟著隊友向B點慢慢前進,當她們悄

悄來到B洞的時候聽見裡面有說話的聲音。

小隊長娜塔莎用了個手勢示意大家小心,手錶一秒秒的走著,再不進攻時間

就不夠了。但是怎麽才能悄悄的幹掉這幾個守衛呢?瑪利亞有了一個想法,對小

隊長說了。小隊長決定由瑪利亞先去。

瑪利亞放下槍,穿著金留下的內衣,慢慢的走向了B洞。幾個守衛見有人過

來,拿起槍對著黑影,「不許動,把手舉起來。慢慢的走過來,要不我們就開槍

了!」

瑪利亞舉起雙手,扭著屁股走到了守衛跟前,守衛見走來的是個女人,還以

爲是上面派來的軍妓,於是邪笑著將手摸在瑪利亞的奶子上,「小妞,就你一個

啊,叫我們兄弟怎麽開心啊?」

瑪利亞將那人的手放在自己的奶子上,「誰說的,我姐妹們馬上過來,上面

我們剛侍候好,現在來伺候你們這些辛苦的人。」瑪利亞向後面揮揮手,幾個穿

著軍裝露著胸的女人向這邊走來。

守衛們見了這麽多美女,興奮的叫著爭搶著女人。女人們的褲子很快就被扒

到了腿上,男人們露出自己的雞吧不由分說的插到了女人的小逼裡。

隊長趁著大家都在興頭上自己拿著C4悄悄的往B的埋彈點上跑,就在這時

一個穿著像軍官模樣的男人來到洞裡,「你們是誰?」就這麽一句,將守衛們從

性愛中拉了回來,女人是好但生命更重要。

瑪利亞趁守衛們一愣的工夫用手將她身上的男人頭扭斷,其他人也學著瑪利

亞的方法殺死了自己身上的男人。可是那個長官已經將槍拿了出來,隊長娜塔莎

用飛刀射中了他的頭,那個軍官沒有來得及摳動扳機就去見上帝了。

瑪利亞等人快速穿上衣褲,但是還是有點慢,就連動手殺人都因爲褲子在小

腿上而感到不方便。

瑪利亞等人解決掉B點的守衛後將C4埋在了B點,然後按原路跑回了接應

地點,在她們逃跑的時候聽見了刺耳的警報聲音。在接應地點二小隊狼狽的跑了

回來。當飛機上了天,下面的敵人對著飛機瘋狂的射擊。瑪利亞清楚的看見一個

人跑到了火箭炮那裡,對準飛機就要射擊,在這千鈞一髮之際AB兩點的C4爆

炸了,巨大的衝擊波將整個火箭炮發射器炸了個粉碎。

經過讓人窒息的一夜後,瑪利亞她們離開敵戰區回到了基地休息,上級還特

地表揚了她們。

經過大家的研究,她們將戰鬥服裝修改了一下,上衣成了拉鏈式的,褲子在

她們誘惑敵人作愛後穿衣服再戰鬥的時間,並爲她們配備了先進的可以放在靴子

裡的神經毒刺。但是女人嫌天氣熱,將上衣換成了和胸罩差不多的鬆緊短衣,鞋

子也換成了可以藏刀的長靴。

「3D」小隊也得到了幾天的短暫休息時間。

(三)深入敵後

這一天,特種大隊的總長官叫瑪利亞到他辦公室一趟,瑪利亞穿著新的戰鬥

服裝來到總隊長的辦公室。

「報告,3D小隊瑪利亞前來報告。」瑪利亞站在門口敲門。

「進來。」室內一個男人的聲音低聲道。

瑪利亞進到屋內,看見一個長的滿臉大鬍子,一看就不是好人的軍官。

瑪利亞來到他的桌子前,那個軍官上下打量著瑪利亞,他來到瑪利亞跟前:

「瑪利亞,聽說你很有指揮才能,本次dust2的作戰也很突出。我想提升你

爲女子特種隊Team9戰隊的隊長。」大鬍子長官剛說完就將門反鎖上了。

瑪利亞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謝謝長官的提拔。」

瑪利亞剛說完就感到大鬍子軍官的手已經摸到了自己的奶子上,緊接著他就

將瑪利亞抱住了,「瑪利亞你的軍裝真漂亮,聽說是你設計的對嗎?」

瑪利亞今天沒有興趣作愛,於是推開大鬍子軍官,「長官,這是軍隊,請你

尊重點我。」

大鬍子軍官見瑪利亞不識擡舉,於是拉上窗簾,將瑪利亞按在沙發上,「你

還裝什麽,女子特種兵是幹什麽的你也不是不知到。我也就是軍妓,婊子你就是

讓男人消遣的。」

那個軍官脫下褲子就要上瑪利亞。瑪利亞本來就是個放蕩的女人,不過還是

不喜歡人家叫她妓女。就是那種當了婊子還想立貞潔牌坊的人。

瑪利亞用在軍隊學到的功夫反抗著,沒想到那個軍官比瑪利亞厲害多了,沒

幾下就制服了瑪利亞。

大鬍子軍官將瑪利亞按在沙發上,抽出皮帶狠狠的在瑪利亞的屁股上抽打,

瑪利亞痛的嗷嗷直叫,最後瑪利亞還是屈服在皮帶的懲罰之下。

外面的士兵聽到瑪利亞的喊叫聲,也裝做沒什麽事的樣子,因爲軍隊經常有

軍官強姦女士兵的事,他們已經習慣了。

瑪利亞跪在大鬍子軍官不賴爾的腳下,晃著被皮帶打的通紅的屁股,「求求

你,不要在打我了,你要我怎麽作就怎麽作,求求你了。」

不賴爾看到瑪利亞已經屈服,他坐在椅子上拍拍自己的腿,「像狗一樣的爬

過來。」

經過戰爭的洗禮後瑪利亞已經知道了權利和死亡,於是她像狗一樣爬到不賴

爾的身邊,爲他解著褲腰帶。

不賴爾突然站起來將瑪利亞再一次的按在沙發上,將雞吧插到瑪利亞的小逼

裡狠狠的發洩著。

瑪利亞由於感到撞擊時屁股的疼痛,小逼更加的緊夾的不賴爾爽透了,瑪利

亞也逐漸從痛楚感到了被強姦的爽,奶子的不賴爾的手中被抓的傷痕纍纍,自己

的手按著沙發的靠背來支撐兩人的身體,奶子隨著猛烈的撞擊,而高頻率的晃動

著。

她都感到由於奶子太大晃動時帶來的疼痛,「長官……輕點……我疼……哦

……哦……我的屁股啊……」

不賴爾也不說話就是低頭猛操瑪利亞,這時不賴爾的電話響了,他看看電話

在看看身下的美女,由於電話是警備司令部的專線他不感怠慢。

不賴爾坐在電話旁的椅子上聽著電話,瑪利亞跪在他的兩腿之間將頭埋在不

賴爾的雞吧處爲他口交。

不賴爾邊聽著上級的命令邊享受著:「哦……舒服……」不賴爾不經意間說

了一句。

「什麽,不賴爾什麽?說清楚點……」電話的那邊追問道。

不賴爾馬上說:「沒有長官,我說知道了。」

不賴爾的雞吧在瑪利亞的嘴裡慢慢的膨脹了起來,不一會一股濃濃的精液全

射到了瑪利亞的嘴裡。瑪利亞喝光精液看著不賴爾,不過不賴爾的電話還沒有打

完,不賴爾揮揮手示意瑪利亞出去,瑪利亞轉身就走,這時不賴爾摀住電話,「

瑪利亞晚上過來,我等你。對了把屁眼洗乾淨點,這個給你現在插進去。」

不賴爾給了瑪利亞一個假雞吧,看著瑪利亞當著他的面將假雞吧插到了自己

的小逼裡,晃著屁股出去了。

瑪利亞來到外面守衛們看著瑪利亞,又看見她的小逼裡插了根假雞吧,他們

的雞吧高高撥起把褲襠頂的老高。

瑪利亞走在路上突然想撒尿,可是她不敢自己去因爲有上次的經驗了,她就

地找了一個魁梧的男兵,「嗨,你能幫我嗎?」

那個男兵見一個美女穿著包露的衣服下面還插著一個假雞吧,再問自己能否

幫她。

男兵走過來,「需要我幫什麽啊?尊貴的特種兵小姐。」

瑪利亞聽見有人這麽叫她開心的要命,「我希望你陪我去撒尿,好嗎?」

男兵陪著瑪利亞來到一個沙丘處,瑪利亞因爲褲子是露襠和屁股的,都不用

解褲子蹲在那裡就尿。

當瑪利亞要起身的時候那個男兵來到瑪利亞身前,對著瑪利亞的尿道舔了個

乾淨。

瑪利亞抱著他的頭,「怎麽,最近沒有女人嗎?」

士兵笑著對她說:「是啊,好久沒有女人了,你們來了我也隻能看。我隻是

個小士兵沒有機會和女人作愛。」

瑪利亞拍拍這個可憐的小傢夥,「姐姐今天有事哪天在找你,把你的餓名字

留給我,對了還有部隊。」

小兵將自己的名字給了瑪利亞,瑪利亞看見他才20歲叫多尼。

晚上瑪利亞來到不賴爾的屋子,不賴爾叫瑪利亞換上早就準備好的衣服,瑪

利亞穿上一件深蘭色的衣服,這個衣服分三塊一個是胸部上抱著的小短上衣一邊

有個連接到腰部的小布條,腰部是一個寬皮帶,下面是一個一邊超長一邊超短的

裙子。瑪利亞躺在床上,將裙子往邊上一周用惹火的眼神看著不賴爾。

不賴爾揮揮手他身後出現了幾個披著鬥篷的人,瑪利亞以爲是要玩群交,拍

拍自己的小逼示意他們一起來,不賴爾轉身問:「這樣的騷女人做你們的隊長沒

意見吧?」

披著鬥篷的人說:「還要看看她的本事。」

瑪利亞一聽是女人的聲音,瑪利亞站起來,「讓我看看你們有什麽本事。」

幾個人脫下鬥篷,瑪利亞驚訝的看著它們,幾個女人不、應該說幾個怪物,

一個黃皮膚的長的絕對漂亮的長髮女人,再看她的下面長著男人的雞吧,比不賴

爾的雞吧還要大。

另一個是金髮的白人不過她竟然長著六個奶子兩個一排往下排了三排奶子一

直到小腹處。後面是一個蒼白的皮膚不像活人一樣黑黑的頭髮配上黑黑的眼

圈,嘴唇上還有兩個耳環給人一種吸血鬼的感覺。她的身邊是一個棕色皮膚褐色

頭髮胸前並排長著三個奶子的妖怪。

最後面是一個長著四個奶子上下各兩個的女人,金黃的頭髮讓她更加妖艷

不賴爾對我們說:「你們從今天開始叫Team9小隊。」

不賴爾爲我們一一介紹,原來它們都是其它星球的僱傭兵。那個人妖叫華是

來自泰星球的她們星球都是雌雄一體,六個奶子的是庫娃來自羅斯星球,那個像

吸血鬼的叫愛麗是一個真正的吸血鬼,那個並排三個奶子的叫梅林來自遙遠的波

斯星球是個職業殺手,最後的奶妹是一個變性人和瑪利亞是同鄉他在醫術最高的

克裡星球作了變性和變形手術以前他是個變態姦殺狂叫維多利亞。

經過介紹後大家相互認識了一下,不賴爾對我們說:「現在各位小姐們有一

個艱巨的任務等著你們來完成。因爲各位都是僱傭兵所以瑪利亞是隊長,隊長要

是死了你們誰也別想拿到錢明白了?」

幾人沈默了一下說道:「明白,先生。」

不賴爾帶著我們來到一個秘密的機庫叫她們上了一架飛機然後對我說:「自

己要小心,到了那裡去女狼酒吧找一個叫雙炮的男人,他是我們的聯繫員。

要是出了事也找他,他回安排你們回來的。」又交給半個硬幣,「你拿這個他,

他就知道了。」

瑪利亞幾人在飛機上沈默了好久,瑪利亞還是第一個說話了,「各位,爲了

能安全完成任務,還是大家交流一下吧。」

大家還是沈默瑪利亞也沒有辦法。

「各位要到地方了,準備跳傘吧。」

瑪利亞的Team9小隊順利的降落到地面,瑪利亞見沒有人掉隊,於是,

幾人化裝成當地婦女的樣子,準備在天亮城門開啟的時候混進去。

經過一晚的商量還是梅林想到了好方法,說我們是遠道來的妓女要道女狼酒

吧工作,於是天亮後我們六人像加裡森敢死隊一樣,混到城門口準備進城。

「你們的進城證件,哦美女啊,幹什麽的是不是間諜啊?我要檢查。」一個

強壯的守衛對瑪利亞她們色咪咪的說道。

「先生,我們是去女狼酒吧工作的,你要是看上姐妹們,有時間就過來捧場

啊,姐妹們一定好好照顧你。」瑪利亞邊說邊用身體磨擦著他。

這個色狼摸著瑪利亞的奶子,「妹妹,原來是賣的啊,哥哥可沒錢啊。」

我們幾個女人一起來到他的身邊,華用奶子曾著他的臉,「隻要你放我們過

去,喜歡哪個就哪個陪你,好嗎,兵哥哥。」

那個守衛頭被華嬌爹爹的聲音搞的不行了,於是把手伸進瑪利亞的裙子裡摸

著瑪利亞的小逼道:「到時候不會不認識我吧?」

庫娃將自己的餓內褲脫下給了他,「你拿這個找我們就可以了,我們一定不

要你錢的,好嗎兵哥哥就讓姐妹們過去吧,要不在著讓你幹一回啊。」

那個守衛頭也想幹一回,於是庫娃決定留下來讓我們先進去,我們就這樣混

到了aztec城,進城後第一件事就是去女狼酒吧。

當我們進到女狼酒吧時很多的男人用色咪咪的眼神看著我們。

「請問雙炮在嗎?」瑪利亞對著服務生道。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來到瑪利亞面前,「你找我有什麽事?」

瑪利亞對著雙炮,「是大老闆介紹我們來工作的。」

瑪利亞將半個硬幣交給對方,對方見到半個硬幣後抱著瑪利亞,「哦,我等

你們好久了。兄弟們這就是新來的艷舞女郎。」

身後的男人們興奮的高聲嚎叫著。

「跟我來。」雙炮小聲對瑪利亞說著。

瑪利亞和隊員們跟著雙炮來到地下室,雙炮將門關的嚴嚴的,「你們終於來

了我等了好幾天了。不過司令部不好進,我是沒有辦法,你們自己解決吧,我可

以幫助你們其它的忙。」

瑪利亞和隊員們商量了一下,「雙炮,這裡的指揮官經常來玩嗎?」

雙炮拍拍胸口,「當然,我這裡可是aztec城裡最好的妓院,他們是我

的長客。」

瑪利亞點點頭,「那就好辦,今晚你貼出廣告說,全星際最好的妓女來這裡

表演。」

雙炮點點頭,「那好辦,我現在就去。」

我們說說留下的庫娃,庫娃在瑪利亞她們走後,和守衛的頭來到外面的野地

裡。

守衛的頭急急忙忙的脫光自己的衣褲,庫娃躺在草剁上向守衛的頭揮揮手又

拋個媚眼,「來啊兵哥哥,我都等不急了。」

守衛的頭衝向庫娃伸手去抓庫娃的奶子,突然他感到自己的手臂也碰到想女

人奶子一樣的肉球,他野蠻的抓開庫娃的衣服,「哦,天啊你是……是來自羅斯

星球的女人(羅斯星球是一個盛産美女尤其是多奶妹的星球,羅斯星球的女人很

受各個星球有錢人的喜愛,因爲她們都是高級妓女),我真爲什麽走運了。」

庫娃躺在草垛上,身上就剩下一個一根繩子將小穴分成兩半的內褲,守衛的

頭將繩子分開,自己的雞吧插到了庫娃的小逼裡,「哦……夾的好爽啊,像……

象好多小手在抓我的雞吧啊……哦……」

庫娃下身一用力,使出羅斯星球特有的陰功小逼內的肉緊縮,自己雖然沒什

麽興奮的,不過爲了快點完成任務裝出被人幹的興奮的樣子,「哦……YES…

…好厲害的雞吧……好……好久沒有……這麽爽了……」

庫娃六個奶子上下左右的不均勻的搖晃著,守衛的頭用手按住這隻奶子那隻

奶子又在晃。

庫娃想逗逗他,「兵哥哥……我的奶子……奶子晃的好……好痛啊……好辛

苦啊……幫我……幫我按住它們……好嗎兵哥哥……」

守衛的頭用雙手按住兩隻奶子,又用嘴咬住一隻,可是還有三個奶子在淘氣

的晃著,守衛的頭弓著,腰操著庫娃,可是這個姿勢很累,沒幾下他的雞吧就在

庫娃的小逼裡射出了濃濃的精液,他也沒有力氣了爬在庫娃的身上大口的喘著粗

氣,「天啊……羅斯星球的女人真要命啊,累死我了。」

庫娃還沒有盡興剛剛有點感覺,見這個男人已經敗下陣來,「兵哥哥來啊,

妹妹還在等你那,怎麽了?」

守衛的頭努力著用手來支撐自己的身體可是努力了好幾次也沒有成功,庫娃

讓這個沒用的男人躺在自己身上,倆人在暖暖的下午陽光的照耀下睡在草垛上。

傍晚的時候守衛頭送庫窪來到「女狼」酒吧,臨分手時庫娃還親了他一下,

「別忘了我啊,經常來找我哦!」

守衛頭嘴上回答,「好的,一定來找你。」心理可想著:「這個女人在也不

找她了,她會將我吃的就剩下骨頭。」

庫娃進到店裡就看見吸血鬼愛麗,「嗨,怎麽就你自己啊?她們那?」

愛麗坐在吧台前的轉椅上,喝著手中的紅酒,「都在等你回來開會那,你怎

麽和他幹了一下午啊,他的雞吧很厲害嗎?」

庫娃拍著愛麗的胸邊走邊說:「什麽啊,一個沒用的男人,戰鬥力還不如華

那。」

倆人來到裡面的密室見大家都在,相互詢問著庫娃下午的戰況。

瑪利亞拍拍桌子,「好了,現在開會。我們的目的是混進aztec城炸掉

他,不過聽說城守是奧馬爾,是恐怖霸王拉鄧的第一手下。我們現在要想個方法

能進去,大家說說看。」

大家說了幾個計劃,於是決定先在「女狼」酒吧工作著,等時機成熟的。

晚上8點「女狼」酒吧正式開場,雙炮穿著男式性感內褲拿著麥克風,「各

位先生們女士們,今天本酒吧來了幾個罕見的舞孃,請大家用最熱烈的掌聲歡迎

她們。」

台下掌聲如雷鳴,庫娃和維多利亞倆人穿著火紅的性感外套,踩著音樂的節

奏在台上跳起火辣的脫衣舞。

色的陰毛在暗暗的燈光下若隱若顯,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沒幾分鍾愛麗的身邊

坐滿了前來搭茬的男人。

梅林白色的古老中國肚兜,三個奶子肚兜根本就蓋不住,大半的奶子露的外

面,長長的肚兜將她的小逼蓋住一點還是有很多露在外面,白色的肚兜陪上黑色

的陰毛看上去是那麽的誘人,她端著酒到處爲男人倒酒,男人們再她的身上過足

了手隱。

華穿著學生的水手服,因爲衣服太短雪白的奶子連乳頭的暴露在外,下身的

加的喜愛。

瑪利亞穿著紅色的改良旗袍坐在一個位子上,身邊的男人爲她獻上自己的一

切本事逗她開心,旗袍的邊上的口一直開道她的屁股還往上一點,瘦小的上衣將

她的那對大奶子包的緊緊的,擱著衣服你就能看見她突起的乳頭。

華端著盤子在女客的桌子旁送著食物,一個女客人對華道:「服務生,還有

什麽好東西嗎?這個太難吃了。」

華問:「小姐,你要什麽啊?」

幾個女人笑成一團,「我們要……要你在食物裡加點作料,怎麽樣啊?要那

種白白的從男人身體裡出來的,對女人有美容作用的東西。」

華站在那個女人面前,「小姐,你要的東西需要你自己從我的裡面弄出來,

小妹我可不會弄。」

那桌女人笑成一團一個將手放在華的雞吧上努力的弄著,華笑著:「小姐還

是嘴快點。」

女人趴下來用嘴爲華口交,華興奮極了抓著自己的奶子,小嘴撅著。另一個

騷貨坐在沙發的靠背上,華用嘴爲她舔著小逼。

沒多舊久華推開女人,「我……我要射了……」說完一股精液射到了女人們

的食物上,華又將他麽攪拌一下,「各位小姐請慢用。」

女人們吃著用精液拌成的食物,還不忘記給華小費。

這時台下的聲音突然高了好多,原來他們看見台上跳舞的女人一個是六個奶

子一個是四個奶子,倆人還做著性交的動作。又幾個男人拿出大把大把的錢扔在

台上,他們脫下自己的衣服衝到台上將倆女的洞統統插滿,沒有插進去雞吧的男

人開始對她們的幾個奶子下手,搞的奶子上竟是牙印。

很多男人搞了一會就射出了精液,弄的倆女的屁眼小逼和嘴裡都是精液,就

連臉上奶子和大腿上都是。有的人連她們的腳都不放過,舔的她們腳上都是口水

還有人用倆女的手抓著自己的雞吧手淫。

瑪利亞和一個幾個男人來到洗手間,瑪利亞爬在馬桶上男人們一個個排著對

有順序的進去幹著這個漂亮淫蕩的少婦。

瑪利亞感到這樣太慢還不過癮,於是她叫了三個男人進來,一個男人坐在馬

桶上瑪利亞坐在他身上將他的雞吧插在自己的屁眼裡,一個男人站在瑪利亞面前

將他的雞吧從正面插到瑪利亞的小逼裡,最後的那個男人站在旁邊,瑪利亞廁著

頭爲那個男人口交。

興奮的瑪利亞淫水狂奔,身上也滿是精液,口渴都不用喝水直接喝精液就可

以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最後一波男人在瑪利亞的身上得到滿足後,瑪利亞拖

著疲憊的身子走道了大廳。

來到大廳見客人都走了,外面的天也亮了,看見舞台上的庫娃和維多利亞躺

在那裡不動睡著了,她們倆的身上像洗了澡一樣濕漉漉的到處都是男人流下的精

液,有的還在往下流淌著。

華躺在沙發上,雞吧已經變的軟軟的,下身都是女人的淫水和不知道誰的精

液,衣服也不知道哪裡去了,一對大奶子上都是牙印和精液還有不少的淫水。

瑪利亞見自己的身上也是精液在流淌,小逼處更是滴答滴答的淌著水,瑪利

亞沒有看到愛麗和梅林,她到處的找著,最後在雙炮的屋裡見到下體插著雙炮兩

個雞吧的梅林,在地下室見到躺在男人屍體上的愛麗,那個男屍的雞吧還在愛麗

的屁眼裡瞪著眼睛,看來是高潮時死的。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經營,酒吧的生意越來越好,瑪利亞等人也去勘察了好幾

次,不過還是找不到進入aztec城的方法。

一天,就在大家發愁的時候,瑪利亞看見外面有一隊士兵押著幾個裸體女人

往aztec城去。

瑪利亞叫來在梅林身上的雙炮,「雙炮,這是怎麽回事啊?」

雙炮不情願的離開梅林的身體到瑪利亞身邊看著下面的隊伍,「哦……這是

被抓去的外來女人,聽說是給不能出城的士兵消遣的。沒幾個能活著回來。」

瑪利亞聽到雙炮的話,一個進入aztec城的辦法就出現在她的腦海裡。

(四)絕地作戰

經過大家的研究,認爲瑪利亞的方法不錯,大家準備了一下,過了幾天開始

執行計劃。

瑪利亞幾人由於在酒吧打架打死了幾個基地守衛,被警察抓進了aztec

城,一路上瑪利亞的Team9六個女人光著身子走在被陽光曬得燙腳的石子路

上。身邊的幾個守衛用各種各樣的理由來非禮她們,瑪利亞幾人被摸得下身淫水

直流。

等到達aztec城後她們被送到內城的監獄看管。要說監獄,不像我們印

象中的,這個監獄乾淨多了,瑪利亞的Team9小隊所關的監獄就她們六個犯

人,聽說其她的都被監獄長給玩死了。

瑪利亞等人穿上了監獄給的囚服,其實就是一件套頭的衣服,裡面什麽也沒

有,衣服也不大,正好蓋住她們的屁股。瑪利亞她們討論著怎麽出去和怎麽進攻

(有CS常識的人都知道aztec這個圖對匪徒最不利),過了這裡還要進入

城堡cbble裡將奧馬爾幹掉才完美。

這時一個女守衛走過來,「維多利亞出來。」

維多利亞看看身邊的戰友,瑪利亞過去對維多利亞說:「要頂住。」維多利

亞點點頭和那個女看守走了出去。

瑪利亞等人焦急的等待著維多利亞。

「長官,我們要不要動手啊?」愛麗問著,所有的人看著瑪利亞等待著她的

回答。

瑪利亞也知道要是回答不好,自己馬上就會被這幾個殺人狂殺掉,要是現在

動手時機又不太好,不動手的話維多利亞就會有生命危險。瑪利亞在牢房裡走來

走去,四雙眼睛看著瑪利亞。

「五分鐘後動手,首先去救維多利亞。有機會就幹掉奧馬爾,一定要小心。」

幾人點點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瑪利亞感到又長又快,內心十分矛盾。

「哦,寶貝……舔舔我下面……哦對……我那裡都快發黴了。」梅林和庫娃

兩人在牢房裡就開始相互的舔著。

瑪利亞真想給她們一下,都什麽時候了還在性交,一群敗類。

兩個女人的叫床聲將守衛引了過來,那個男守衛隔著欄桿看著兩個浪女玩。

庫娃抓著自己的奶子對著守衛直放電,「哦……寶貝……你不來嗎?」

守衛不敢進去,也不想放過這個機會,他脫下褲子將雞吧插過欄桿,庫娃走

到他面前跪在地上爲他口交。這個守衛一隻手抓著欄桿一隻手抓著庫娃的奶子,

瞇著眼睛享受著他人生最後一次口交。愛麗走過去親著守衛的臉舔著他的脖子,

梅林在一邊用手撫摩著他的屁股。

那個守衛看來十分的享受哦,就在他即將要達到高潮的時候,庫娃使了個眼

色。梅林用最快的速度將守衛身上的鑰匙拿了下來,庫娃更是狠心將守衛的雞吧

一口咬掉,可憐的守衛連痛苦的喊叫都沒有發出來就讓愛麗將他咬死了。

梅林拿著鑰匙打開監獄的門。瑪利亞看著守衛那血淋淋的雞吧處,他的脖子

也留下了兩個牙印。庫娃將守衛的雞吧吐在地上,拿起水來漱漱口,將嘴角的血

擦掉。幾人穿上包袱裡的女子特種兵的服裝,拿起地上的AK47走出了監獄。

再說被帶走的維多利亞,維多利亞被女守衛帶到監獄長的辦公室,「獄長,

你要的犯人帶來了。」女守衛對著屋裡喊道。

「好,叫她進來。你回去吧。」一個蒼老的聲音回答道。女守衛將維多利亞

推進黑漆漆的屋子裡,殺人無數的維多利亞也感到了莫明的恐懼。

「把衣服都脫了,慢慢的走過來。」維多利亞脫下衣服,慢慢的走到了桌子

前面,一個長得非常巨大的男人像個怪物一樣堆坐在那裡。維多利亞走到那個巨

人的前面,巨人看著她,「四個奶子的女人,好久沒玩了。過來先給我口交。」

維多利亞戰戰兢兢的走過去,跪在那個巨人的前面。

這個巨人竟然沒有穿衣服,赤裸裸的坐在超大沙發上。維多利亞用手將他的

雞吧拿了起來,還沒有勃起的雞吧就已經是維多利亞見過最大的了。維多利亞用

嘴上下的舔著那個超大的雞吧,她知道這個雞吧太大,不可能像平時一樣口交,

更不敢想像將它放到自己的小逼裡是什麽樣子,就算不死也是個殘廢。

維多利亞一邊爲這個巨人口交,一邊想著自己的戰友是否會來救自己。維多

利亞想到這可能是自己人生最後一次性交了,她含著淚舔弄著巨大的雞吧。那個

巨人躺在沙發上,拿出一個假雞吧給了維多利亞,「自己弄吧。」

維多利亞將假雞吧插到自己的小逼裡,一邊爲巨人口交一邊享受假雞吧帶給

自己的快感。一隻巨大的手抓在維多利亞的奶子上,狠狠的擰著她的奶子。

巨大的疼痛和高潮的快感讓維多利亞的小逼裡流出了淫水,淫水和尿液一起

衝出了維多利亞的體內。那個巨人看見維多利亞的失禁開心的大笑,一股又多又

濃的精液噴灑到維多利亞的臉上,由於精液太多弄得維多利亞的身上和臉上全是

精液。

「什麽事,什麽!!那幾個女人逃獄了!」監獄長拿著電話瘋狂的叫著,維

多利亞一聽幾個女人逃獄,就知道是瑪利亞她們。

維多利亞狠狠的在監獄長的雞吧上咬了一口,可是由於他的雞吧太大,根本

沒有咬斷。監獄長痛得嗷嗷直叫,一揮手將維多利亞打出好遠,「婊子,你敢咬

我,我要殺了你!」監獄長憤怒的衝向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順手拿了個東西就向他打去,檯燈深深的插入監獄長的身體裡,可

是他還是沒有倒下。他用緩慢的速度衝向維多利亞,他的雞吧噹啷在他的胯前,

維多利亞嚇壞了,以爲自己死定了,伸手一摸摸到了檯燈的插頭,維多利亞用最

快的速度將插頭插到插座裡。監獄長巨大的身軀在原地站住了,一道電光擊中他

的心臟,「咚……」的一聲他就倒在地上了。

維多利亞飛快的跑出監獄長辦公室。

維多利亞跑了一會見對面有幾個人向她的方向衝來。維多利亞躲到一個大柱

子的後面,五個熟悉的女人身影從她身邊跑過。

「瑪利亞!」

「誰,維多利亞嗎?」五個人轉身拿著武器對著發出聲音的柱子。

維多利亞跑出來,「你們終於來了。」幾人抱在一起痛哭。

「好了,這不是哭的時候,快跑!」瑪利亞一句話提醒了大家。六個女人拿

著AK47,向城堡cbble的埋彈點衝去。

cbble是一個阻擊手佔優勢的場地。幾個人來到aztec城後面的城

堡cbble,愛麗在大家馬上要走到B點的時候,在出口處對著對面的阻擊點

就是一盲狙。隨著槍響,一個人「啊……」的一聲結束了生命,大家用詫異的眼

光看著愛麗。

愛麗邊走邊說:「這沒什麽,我哥哥是著名的狙神Johnny-R,我是

他訓練出來的。」大家一聽有狙神Johnny-R的妹妹,更加放心。愛麗在

前面一把AWP開道,大家在旁邊相互掩護著很快就到了埋彈點,瑪利亞將偷來

的C4安放在埋彈點。

幾個人快速的往指定地點撤退,這時一個聲音響起:「哪裡跑,我奧馬爾來

了!」一顆子彈隨風殺到了愛麗的身前,愛麗低下頭躲過了這一槍。

隨後MP5、AK47、M4、AWP和AUG的聲音響成了一片。愛麗連

續幹掉了敵人幾個狙擊手,這時一個狙擊手的槍對準了愛麗,就在這千鈞一髮之

際維多利亞的AK47一槍就把他爆了頭。

維多利亞看看愛麗,「呵呵,世界上不光有Johnny-R,還有Hea

toN的妹妹。」

C4的聲音越來越快,Team9小隊邊打邊退,幾個人都掛了彩,就在她

們快被包圍的時候,C4終於響了,她們想到更多的是自己可能回不去了。

幾個人以三前三後的隊型往aztec城撤退,兩把AK47開路,一把A

UG跟在她們身後,後面的三個人斷後。面對一把不比Johnny-R差多少

的狙,加上HeatoN的妹妹那把神乎其神的AK47和M4的交叉火力,讓

敵人不敢露頭。

「嗒嗒……」的槍聲將寂靜的夜晚劃破,愛麗連開鏡的機會都沒有,也幸虧

受過Johnny-R的真傳,一把盲狙,槍槍斃命。

就在她們馬上要衝出的時候,「啪……」的一聲,愛麗的右手被子彈擊中。

擋在Team9小隊面前的不是別人,是一個成名以久的戰隊aAa,一個

靠戰術生存的隊伍。對方五個人的隊型已經展開了,一把AWP架在瑪利亞她們

回家的路上,四把M4將狹窄的路死死的封鎖了。

和對方一交火,瑪利亞的Team9小隊就感到了敵人的強大,瑪利亞躲在

一塊大石頭後面還是被敵人的子彈穿到了,左小腿已經負了傷,鮮血不停的往下

流。六個人的小隊有兩人負傷了,這時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人能站出來。

戰場上從來都不缺英雄,維多利亞這個曾經的殺人狂,感到自己體內血液澎

湃,突然站起來在對方阻擊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槍就將敵人的頭打爆了。

aAa不愧是世界級的戰隊,在阻擊手死亡的情況下對瑪利亞她們進行了近

乎瘋狂的射擊,一時間將瑪利亞她們壓制在石頭後面不敢出來。

這時庫娃將自己的內褲脫了下來,包在一個小石頭上面往天上一扔。因爲內

褲幾天沒洗,再加上戰鬥時粘上的灰,白色的內褲都變成了灰色,aAa見一個

灰色的像閃光彈一樣的東西飛過來,大家馬上趴下,等看清是一個內褲的時候,

因爲感到被羞辱,aAa戰隊的火力更加強大了。

庫娃這回拿出真正的閃光彈扔向了對方,aAa以爲還是假的,沒有理會這

個真正的閃光彈,但等閃光彈將他們閃得眼前一片白,他們沒有亂,而是蹲在石

頭後面朝對面射擊。Team9小隊抓住這個機會,用手雷開路衝向了aAa小

隊。aAa小隊見沒有機會了,跳下水逃生去了。

兩架「阿帕奇」突然出現在敵人的身後對著敵人瘋狂的掃射,愛麗抓住奧馬

爾回身的機會,一個盲狙結束了他精彩的一生。隨著奧馬爾的倒地,敵人亂作一

團,瑪利亞等人的上空來了一架「大山貓」武裝直升機。瑪利亞的Team9小

隊有驚無險的離開了aztec城。

回到基地後瑪利亞的Team9小隊得到了上面的嘉獎,小隊所有人可以回

到勇者星球休假兩個月。

在回去前瑪利亞的小隊在基地的酒吧裡和其它部隊進行了一場聯歡,瑪利亞

穿上西班牙鬥牛舞裡女郎穿的衣服,將半個奶子露在外面站在桌子上隨著音樂邊

跳邊唱「卡門」。

「愛情……不過是一種普通的玩意兒,一點也不希奇……男人……不過是一

件消遣的東西,有什麽了不起……Lamout……Lamout……什麽叫情,

什麽叫意,還不是大家自己騙自己;什麽叫癡,什麽叫迷,簡直是男的女的在做

戲。你要是愛上了我……你就是自己找晦氣,我要是愛上了你……你就死在我手

裡。」

瑪利亞邊唱邊晃著自己的身體,還不時的掀起她自己的裙子,當台下的男人

們看到瑪利亞裡面什麽也沒有穿的時候,瘋狂的叫聲和掌聲掩蓋了一切,也讓大

家暫時忘記自己還在戰場。瑪利亞每次露出大腿和奶子的時候,台下就是一片高

潮,還有幾個西班牙地區的軍人上來給她伴舞。瑪利亞唱完,親了一下伴舞的男

兵,跳下了台。男兵爲了討好瑪利亞她們,將啤酒放滿了她們的桌子。

幾天後瑪利亞和她的Team9小隊踏上了回去的路途,瑪利亞決定用這個

休假去熱帶渡假。等瑪利亞坐上回家的飛船時,她在飛船的衛星電視上看到一個

色情電影,還是軍隊的。瑪利亞在看的時候發現女主角是那麽的眼熟,將電視定

格後仔細一看,原來就是自己上次在休息的時候和男兵們瘋狂的場景。

瑪利亞拿起電話第一個打給了金,因爲她記得金當時在錄像,「金嗎?我是

瑪利亞,我的錄像你是不是作成帶子賣了?」

「哦,是瑪利亞,對啊。你現在可是出名的色情電影女演員了,回來看看你

的大海報吧。不要謝我哦,這沒什麽。到地方給我來電話,我接你,拜拜。」

瑪利亞生氣的將電話掛斷,這回她才知道爲什麽她走到哪裡都會有人用異樣

的眼光看她了。瑪利亞走出房間到刷卡處一刷才發現自己的卡裡面錢多了不少。

瑪利亞坐在咖啡廳,不一會就有好多人來找她問她是不是色情影後瑪利亞,

瑪利亞開始還否認到後來她也習慣了被人叫「奧斯卡」色情影後了。

還有一個大色情導演來請她去排戲,瑪利亞一口否決了。就這樣每天來煩她

的人還是很多,直到她到達勇者星球。

(五)雙飛

瑪利亞回到勇者星球後休息了一個月,每天看著老公肯的照片暗自流淚她推

掉了所有的約會。

一個月的假期瑪利亞天天坐在肯的墳前回憶著當年倆人美好的時光,想著倆

人在一起去海邊旅遊的日子,海還是那個永不停息的海,人還是當年的瑪利亞隻

不過隻有她一人少了當年身邊的那個愛她呵護她的肯。

日子也一天一天的流失,瑪利亞坐在山上看著那遠去的夕陽,本能的將頭往

旁邊靠去,那個剛才還在安慰她的肯已經不在,隻有山風輕輕的吹拂過瑪利亞的

雙肩將她的長髮輕輕吹起好似肯在撫摩她的長髮。

瑪利亞隱隱約約的看見肯在她的身邊,用他的強而有力的雙臂爲瑪利亞遮擋

著山風的吹襲,迷迷糊糊中瑪利亞又感到了肯的存在感到肯對她的呵護。

回到戰場後瑪利亞有種能和肯相逢的感覺,這種感覺很強烈很強烈。

Tenam9小隊的成員見瑪利亞回來後心情就很不好,於是她們想安慰一

下她們的隊長。可是事與願違,Tenam9小隊有接到了新的任務,她們被空

投到敵後去完成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刺殺對方的頭。

cbble又稱城堡是對T是比較難的,瑪利亞她們到了巴格達後和容易的

混進了城裡和當地的情報人員接了頭,一個全身從頭包到腳的黑衣婦女。再她的

小旅館裡住了1個星期後瑪利亞她們在夜色的掩護下,悄悄的靠近了城郊的cb

ble城堡。

連續的幾個交叉掩護的阻擊點加上1000名共和國衛隊,這可以說是她們

經歷過的最難的一次戰鬥。可是很奇怪的是她們很順利的進入了城堡裡面,一切

都是那麽的蹊蹺,越往裡走瑪利亞越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一個男人在監視器裡看著瑪利亞她們的一舉一動,他的身後是剛才還和瑪利

亞她們在一起的聯絡員,對這是個圈套。在瑪利亞她們剛剛進入小屋子裡時屋子

的門自動的鎖上了,接著幾十把槍對著她們。

「歡迎各位小姐的到來,子彈不長眼睛的,請你們爲了自己寶貴的生命將手

裡的槍放在地上。謝謝合作!」在喇叭裡一個男人的聲音對她們說道。

隊員們看著瑪利亞,瑪利亞剛拿起槍一顆子彈就穿過了她的手,槍掉在了地

上,接著這些僱傭兵們紛紛將手裡的武器放下了,幾是個男人將她們抓了下去。

在黑暗的地牢裡,瑪利亞已經幾天沒有吃東西了,一個士兵近來看看憔悴的

瑪利亞,他將瑪利亞抓起來按在牆上,絲毫沒有同情心的將他的雞吧插進了瑪利

亞的小逼裡。

他已經是今天的第五個來操瑪利亞的男人了,前一個男人的精液還在瑪利亞

的小逼和嘴裡沒有幹。已經麻木的瑪利亞隻是嘴裡叫著肯的名字,她已經體力不

支隱約的看見了上帝的樣子。

她的奶子在那人的衝擊下來回的晃著,雙手被綁在身後,繩子將她的奶子捆

身上的勒痕和鞭子的痕跡一道道還沒有消去,幾天來瑪利亞沒有哦見到她的

隊友也沒有一個人來救她連食物和水都沒有。她唯一的食物就是男人們的精液和

尿水,瑪利亞就靠它們活到現在今天她在也堅持不住了,那個士兵隻是低頭的操

著瑪利亞根本不去碰她的大奶子,那是因爲瑪利亞的身上都是這幾天來男人在她

身上發洩後流下的精液。一股難聞的味道在瑪利亞的身上散發著。

三天後瑪利亞屈服了,她說出了她知道的一切。她被帶到一個城堡的養傷,

半個月的時間瑪利亞有好了起來,她已經不在相信總統所說的話,因爲根本沒有

人來救她也就是說她們被拋棄了。

等瑪利亞傷好了以後發現自己每天吃的藥裡有種東西和毒品一樣,讓她使不

出來力氣,一天不吃就很難受。接下來瑪利亞就被一個沒有雞吧的男人調教了將

近一個月,這一個月裡瑪利亞學會了怎麽服伺男人,怎麽取悅男人也知道了自己

莫名其妙的成爲了一個親王的私人寵物。

來到金碧輝煌的大廳裡,瑪利亞看見一個帶著面具的男人坐在一個黃金的椅

子上,身邊三、四個同樣帶著面具的女人。多數的女人都是赤裸著上身,下身圍

了各種各樣的布,也有的穿著透明的衣服裡面和瑪利亞一樣空空的。

那個男人坐著向瑪利亞揮揮手,瑪利亞走到他的身邊,他將手慢慢的伸進瑪

利亞的下身,摸著瑪利亞的小逼。瑪利亞的小逼像小嘴一樣吸吮著他的手指。

「你知道我爲什麽讓你活著嗎?」男人輕聲的問著瑪利亞。

「我不知道,也許你喜歡我的身體。」

男人叫瑪利亞坐在他的腿上,「不……因爲你的小逼是人間極品,是它救了

你。你應該怎麽報答它?」

瑪利亞用手摸著對方的雞吧,「讓它吃飽,也讓你開心。」

男人伸出粘滿瑪利亞淫水的手指,站在柱子邊。瑪利亞脫下面具和裙子一點

一點的舔著男人手指上的淫水。他們身後的四個女人這時也瘋在一起,她們相互

的舔著對方的身體,咬著對方的奶子和小逼,淫蕩的呻吟聲讓瑪利亞更加興奮。

瑪利亞跪在地上將男人的雞吧從他的褲襠裡拿了出來,看著這個碩大的雞吧

瑪利亞真想將它一口吃下。她用手撫摩著這根雞吧,用嘴爲它作著清洗。

男人用手溫柔的摸著她的頭,瑪利亞津津有味的吃著雞吧,將它的大龜頭含

在嘴裡,從龜頭一直舔到陰囊。那個男人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伸手揉著瑪利亞的

大奶子,親著瑪利亞的臉。瑪利亞邊享受著奶子的刺激邊用手抓弄著他的雞吧。

男人一隻手把著柱子,另一隻手將瑪利亞的大腿高高擡起,將自己的雞吧插

進瑪利亞的小逼裡。一個半月沒有雞吧的安慰,讓瑪利亞的小逼將他的雞吧緊緊

的吸住,像吸吮東西一樣包著那根大雞吧。

男人叫瑪利亞轉過身去,用手把著柱子男人從後面插進瑪利亞的屁眼裡。瑪

利亞感到小逼還是空虛她將自己的手指深進小逼裡,還故意想和男人的雞吧擱著

肉碰一下。

「親愛……你要了我的命……我好……好久沒這麽舒服了……哦……」

男人的撞擊越來越猛瑪利亞感到快支持不住了,她將雙手纏繞在柱子上,小

臉緊緊的貼在柱子上,奶子隨著男人的撞擊前後沒有規則的晃動著,淫水一股股

的順著大腿流了下來。男人將他的雞吧拔了出來,瑪利亞將裡面的精液吸吮著一

口口喝掉。

休息了一會,男人有抱起瑪利亞將她人整個倒了過來,站在上面披開瑪利亞

的大腿將他的雞吧插進了瑪利亞的小逼裡。瑪利亞看著他的雞吧在自己的小逼裡

進進出出,可是這樣她腰很痛。

「求你了……我好難受啊……我的奶子需要安慰……」

男人沒有關她的哀求。幾分鐘後也許他累了,他坐在椅子上瑪利亞坐在他的

身上,將自己的奶子伸進他的嘴裡。身體上下的的套弄著,每一下都力求能撞到

花心上。

「哦……哦……哦……頂到了……讓我死吧……死了也開心……」瑪利亞感

到體內的雞吧在變大變粗她知道男人要射精了,果然一股精液打在瑪利亞的花心

上。

男人抱著瑪利亞不讓她動,瑪利亞趴在他的身上親著他英俊的面孔,任由淫

水和精液從倆人的交合處流出來。這時一個沒有雞吧的男人走過來將他們的淫水

擦乾淨。

由於瑪利亞豐富的性經驗和花樣的玩法讓她很快就受到了寵愛。

一天,瑪利亞和主人去牧場玩,她穿著騎手的服裝,不過奶子和屁股暴露在

外面,瑪利亞騎在馬上馬鞍上面有一個假陽具那是主人爲了瑪利亞在馬上興奮用

的,瑪利亞將假陽具插進自己的小逼裡後騎馬跑了一圈。

當她要下來是一個僕人樣子的男人光著身子沒有雞吧的男人走過來低頭跪在

地上,當瑪利亞踩著他走下後他過來將瑪利亞身下的淫水舔乾淨時倆人愣住

了。

「瑪利亞,你怎麽在這?」男人叫著她的名字。

「你是肯?你真的是肯。」瑪利亞瘋狂的叫著。

這時主人的聲音傳來,「瑪利亞過來。」

瑪利亞看著肯,「我怎麽能找到你?」

肯親著瑪利亞的腳,「晚上1點後廚房見。」

瑪利亞回到了主人的身邊,看著肯給大家送食物,肯也看著被幾個男人操著

的瑪利亞。

人算不如天算從那以後,瑪利亞在也沒有見到肯,瑪利亞天天打聽肯的下落

直到一年以後瑪利亞才見到身患重病的肯。

肯被拋棄在一個小草屋裡有很久了,因爲是傳染病沒有人敢接近肯,任由他

自生自滅,但是大家很奇怪爲什麽他還活著,隻有肯自己知道,他知道有一天瑪

利亞會回到他的身邊,他要再見他最愛的人最後一面才肯離去。

人是一個很奇怪的生物,隻要他有一個信念他的生命就不會完結直到他在完

成他的心願尤其是在等待他最愛的人時,他的生命回越發的頑強。

一個漆黑的夜裡,瑪利亞頂著大風悄悄的拿著點食物來到了肯的小屋,她輕

輕的擡起肯的頭,將食物和水一點一點的餵給快要死去的肯。

肯說不出來話,流著悔恨的淚水看著瑪利亞,外面的風還是那樣的吹著,吹

的小草屋和風一起夜色裡晃動。

小屋裡是那麽的寒冷,肯卻感到無比的溫暖,慢慢的肯感到自己似乎好了不

少,他感到自己和瑪利亞又坐在海邊看夕陽,柔和的海風吹在他們身上,肯終於

說出了他的最後一句話:「瑪利亞……來生我……還要和你在一起……」

瑪利亞抱著肯,「我們永遠在一起,今生今世,來生我們還在一起。」

肯帶著他幸福的微笑飛向了天國。

瑪利亞知道肯死了,這是無法避免的,她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她抱著心愛

的肯直到天亮,天亮後瑪利亞在旁邊用手和木棒爲肯挖了一個墳,將肯永遠的埋

在那裡。

墓碑是木頭做的上面用瑪利亞的血寫著「永生最愛的人肯」。

從那以後瑪利亞每天守在肯墓前爲肯唱著家鄉的歌謠,和肯聊天爲他做伴。

十多年後,肯的墳邊長著兩棵樹,它們相依相位像一對熱戀中的男女一樣擁

抱在一起。

當地的人經常可以在風雨交加的夜晚,看見一男一女相互以爲著坐在那裡,

還可以聽見女人的歌聲和他們相互懺悔的聲音,以及低低的哭泣聲。

除了笑我不知道能說什麼?除了笑不停,我不知道能做什麼!推吧~~~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