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的墾丁!

入夜的墾丁!

台灣就是這麼一個詭異的地方,什麼地方都看起來像一個夜市,從基隆廟口、

淡水河邊、新竹廟口、花蓮海邊到熱鬧滾滾的墾丁。

入夜以後的墾丁,街道上塞滿了各地來的觀光客,也不知道這些人來墾丁謝

謝!!什麼,他們把台北那套東西通通搬來這條擁擠不堪的街道上,然後在這邊

晃來晃去,晃得很高興的樣子,搞不懂得是謝謝!!嘛大老遠跑過幾百公里來墾

丁吃一樣的東西,玩一樣的花樣。

雅雯一行四個人也在這條街上晃著,兩個大美女配上兩個有點醜陋的壯漢顯

得有點突兀,許多人大概都以為這是黑社會的人帶情婦出來逛街,都是偷瞄著這

奇怪的組合。

瑞蘭穿著一身紅色,因為這是阿海他們喜歡她穿的顏色,紅色的高跟短靴、

紅色的GUCCI 緊身牛仔褲,紅色的短T恤,露出健美纖細的一段水蛇腰,她還帶

了她的GUCCI 紅色太陽 眼鏡 雅雯穿著紫色高跟涼鞋,那是新買的ESPRIT,配

上鑲著亮片的黑色緊身褲,有點透明的絲質白色短襯衫下面有紫色胸罩的影子。

墾丁嘛,應該是要輕便些的,這可是她和瑞蘭約好要穿的。

可是有一件小東西可不在她和瑞蘭的約定裡,那就是塞在陰道裡面的假陽具,

因為穿緊身褲的關係,把那雙叉式的假陽具塞得更緊,走在路上,那火熱的震動

幾乎要讓她叫出聲音來,由於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下體的關係,雅雯只好緊緊抓

著阿湧的手臂向前走著,不然她恐怕一下就跌倒了。前頭的瑞蘭也是一樣,她無

力的把頭靠在阿海的肩膀上,阿海則用手攬著她中空的水蛇腰,免得瑞蘭一個踉

蹌就跌倒了。

「這樣,好難受哦。」瑞蘭在阿海的耳朵邊吐著熱氣說

「妳這樣走路特別好看。」阿海笑著說 瑞蘭努力避免刺激到蜜穴中的電動

假陽具,可是為了維持形象,可又不能雙腳開開的走路,加上腳上的高跟短靴,

走起路來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就像風中的紅玫瑰一樣,跟古人三寸金蓮的走路

方式有異曲同工之妙。

「真的嗎?可是實在太刺激了一點 」瑞蘭說,這樣子走在人群之中,除了

生理上的刺激之外,更有心理上的刺激,尤其當別的男人用欣賞的眼光看著自己

的時候,瑞蘭覺得好像每個人都看穿了自己的底褲,看到裡面那震動不停的電動

陽具一樣,那羞恥的快感因為這樣更加的可怕。

「妳看,所有的人都在看著妳,妳這樣實在太吸引人了。」阿海說 「我們

的車停在前面那邊,只要妳走完這段路,我們就開車到沒有人的地方,把那個東

西拿出來,用我的東西塞進去,妳說好不好。」阿海附在瑞蘭的耳邊說 「要是

不夠的話,我老弟的東西也一起塞給妳,怎麼樣啊。」

瑞蘭聽到這種挑逗的話,身體更加敏感,全身火熱,她把嘴貼在阿海的耳邊

說:「那我要把你榨乾,讓你舉不起來。」瑞蘭說完,偷偷咬了一下阿海的耳垂,

在阿海耳邊媚笑著。搞得阿海色心大起。

走到一半,阿湧停下腳步,跟路邊的攤販買了幾支煮玉米吃,這時候雅雯卻

突然蹲下來,阿湧買了玉米,也蹲下去問:「怎麼了?」

雅雯紅著臉在阿湧耳邊說:「我的褲子濕了啦。」原來剛剛賣玉米的小販彎

腰拿玉米,就看到雅雯黑色的緊身褲中間有水漬的痕跡,不禁多看了兩眼,雅雯

覺得不好意思,就蹲下來。

阿湧轉過頭去看雅雯的背後,原來那條水漬線沿著雅雯的股溝蔓延,連屁股

上也濕了。可是雅雯的注意力全被集中在蜜穴中的震動假陽具上,哪裡會知道。

「我不好意思走路了啦。」雅雯說,蹲著不肯站起來。

這時候阿湧和瑞蘭也走了過來,了解狀況後,瑞蘭也蹲了下去,淫水超多的

她濕得更厲害,連大腿都濕了。

「喂,小姐,這樣會被人家看笑話啦。」阿湧說

「你們背我們走嘛。」雅雯撒嬌的說,兩兄弟無奈,只好把雅雯和瑞蘭背在

身上走,可是實際上這樣卻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因為本來不是很引人注意的濕褲

底,因為被阿海兄弟背了起來,緊身褲緊緊的繃在兩顆嫩桃一樣的圓臀上,反而

剛好暴露在別人眼前。

但是雅雯和瑞蘭卻不覺得不好意思,因為被背著兩腿大張,且不用走路,蜜

穴中的騷動減輕不少,兩人趴在阿海兄弟的背上,反而輕鬆起來。

「喂,妳亂動個什麼勁啊。」阿湧抗議著,因為雅雯這時候故意把兩顆奶子

往阿湧背上擠,還故意把頭埋在阿湧肩上,伸出舌頭去舔他的脖子,搞得阿海胯

下的肉棒漲得老大,偏生他穿著鬆鬆的休閒褲,胯下的帳棚搭得很高,弄得他只

好把身體前傾

「因為人家想要啊。」雅雯低笑著說,雙臂抱緊阿湧,把柔軟的乳房往阿湧

背上擠,然後繼續舔著阿湧的後脖子,欣賞著阿湧漲紅的一張黑臉,「你也會不

好意思哦……」。

被兩個女人這樣一搞,換兩兄弟這回步履維艱了,本來威風的帶著馬子逛街

的快事,變成肉棒硬挺挺的搭著帳棚走路,好不容易走過了熱鬧的街道,到租來

的吉普車旁,兩兄弟這時誰也不想去開車,都想在後座跟美女溫存,爭執不下的

情況下,只好猜拳決定,一猜下去,卻是阿海輸了,阿海苦笑著坐上駕駛座,阿

湧和瑞蘭、雅雯卻都要去擠後座。

「喂,這樣不公平。」阿海抗議著。

「你開車危險啊。」瑞蘭笑著說,「大老公,待會開到地方我們在一起玩嘛!」

她摟著阿海的脖子說

阿海無奈,只好看著弟弟左擁右抱的坐在後座。他發動吉普車,車燈劃過黑

夜的墾丁半島,渡假聖地的氣溫十分炎熱,和他胯下肉棒的溫度一樣。

黑夜的墾丁路上並沒有太多的路燈,不過路很寬,也很平,是適合開車兜風

夜遊的地方,只是這時候的阿海總覺得開車並不舒服,他要很努力才能讓自己專

心在開車上,因為不管是後照鏡中的景象或是耳邊一陣陣惱人的叫聲都讓他分心。

「啊,我不行了,這樣好刺激┅噢┅。」阿海旁邊的助手座位已經被推倒,

雅雯甩著頭髮,正在大叫,她的紫色胸罩被隨便的丟在前座,薄薄的襯衫更是早

就被剝開,D 罩杯的乳房緊緊的壓著椅背,搽成紫色的假指甲因為她太過用力抓

椅背的關係,已經剝落了兩三片,她圓俏的年輕屁股,正努力的搖動著,迎接著

後面那中年人的粗黑陽具朝她濕滑緊熱的慾望深處插去。

旁邊的瑞蘭也沒閒著,她早把自己的褲子褪到地板上,兩腿大張,任由阿湧

粗糙的手指伸進她蜜汁滿溢的肉洞裡,粗暴的摳弄著。至於那緊身的紅色T恤也

拉了起來,沒穿胸罩的乳房就直接暴露在淫糜的空氣中,瑞蘭一邊讓阿湧摳著肉

洞,一邊往阿湧身上靠過去,兩片嬌豔的紅唇和阿湧的貼在一起,兩人的舌頭也

攪得難分難解。雖然阿海租的車空間已經比較大,但在車廂內這樣弄,要不是瑞

蘭長時間練瑜珈還真不是簡單的事情。

在剛剛夜市那樣的刺激下,瑞蘭和雅雯哪裡還顧得了矜持這種事,她們兩一

上車,兩人就往阿湧身上擠,兩人本來應該很優雅的手,這時卻如四隻飛舞的蝴

蝶,一下子就把阿湧的短褲脫掉,也把禁錮著自己飢渴慾望的衣服扯開,匆忙之

下,雅雯的胸罩飛到阿海的方向盤上,瑞蘭的內褲飛到了雅雯的頭上,在兩人爭

著去舔阿湧的肉棒時,還不小心撞到了頭 最後雖然是瑞蘭微張的紅唇下吐露著

沉醉的嘆息,而緊窄的蜜穴中更忘情的激射出渴望的花蜜。

「俺謝謝!喂(台語、我的媽啊),有夠爽A」阿湧說著,滿足的讓自己的

肉棒沉浸在雅雯熱情的蜜穴裡

這看在瑞蘭的眼中,更是激起她如火的慾望,跟阿湧吻了一陣之後,她一邊

用舌頭舔著阿湧的耳垂,一面嬌媚的說:「人家也想要啦。」,瑞蘭此時身體深

處的渴望,實在不是阿湧的兩根手指可以滿足的。

可是一根肉棒可不能插兩個穴,現在這狀況可不是搞輪流可以解決的,更糟

的是雅雯的肉洞緊緊的纏著阿湧的肉棒,在阿湧的大腦裡根本沒有充足的血液來

想事情。還好瑞蘭色急智生,不愧她留美名校的腦袋,她頭對著另外一邊車門,

用她美麗的長腿把屁股抬高,往阿湧身上擠過去,讓阿湧用舌頭舔自己。

不過這卻造成阿湧的極度困擾,他試著把肉棒拔出雅雯的蜜穴,插一下瑞蘭,

不過雅雯卻非常技巧的將充滿的彈性的臀部緊緊的貼著阿湧的下腹部。阿湧看著

瑞蘭迷茫哀怨的眼神,正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卻看到掉在椅子上的,那買了一陣

子的煮玉米,阿湧便拿起還熱熱的粗大玉米,朝瑞蘭的蜜穴裡送,瑞蘭初時還沒

什麼感覺,不過一下子之後,就發現到玉米的顆粒,不過這時已經太慢了,她充

滿蜜汁的肉洞,只想被又硬又熱的東西插入,阿湧很快的就把那根熱騰騰的玉米

給塞了一半進去。

「啊┅不可以┅噢┅不行┅啊┅噢┅天啊┅好熱……好漲┅啊┅」瑞蘭雖然

口中拒絕著,不過在熱騰騰的玉米塞進去之後,玉米的顆粒摩擦著她肉洞中每個

飢渴的皺折,熱騰騰的溫度燙平了她所有的抗拒,很快的瑞蘭那修長的身軀就隨

著一根二十元的煮玉米而擺動起來,任那飽滿圓潤的玉米,在她粉嫩多汁的蜜穴

中進進出出。

「謝謝!!,你連玉米也好┅噢┅,給玉米謝謝!!很爽嗎┅」阿湧一面享

受著雅雯的激烈動作,一面使勁的拿玉米在瑞蘭的身體裡攪動。

「我┅我不知道┅唔┅好深┅啊┅啊┅到底了……」瑞蘭發出喘息的聲音,

使勁的扭動臀部來回應玉米的攻擊,瑞蘭雖然知道自己身體裡插進來的是玉米,

但是不過自己的身體一樣傳來激烈的快感,瑞蘭體認到肉體的墮落,不過卻無法

抗拒快感的侵襲

「嘿嘿┅看起來玉米比我的老二還要好的樣子。」阿湧促狹的說,他沒想到

一根玉米竟然有如此的效果。「雅雯妹妹,妳要不要換玉米試試啊。」阿湧笑著

可是雅雯根本不理他,她喘著氣,努力的動著臀部,她的花唇已經撐開,從

塞滿的蜜穴中流出滿足的花蜜,一下一下的吞噬著阿湧粗黑火熱的肉棒,發出淫

猥的噗滋聲,在疾馳漆黑的公路上,享受粗大肉棒摩擦著子宮的快感,沒多久,

雅雯就達到了高潮。

「啊┅噢噢┅人家┅要到了┅啊┅啊┅」雅雯呻吟著,動作減慢了下來,雖

然車內的冷氣開得很強,可是激烈的運動讓她的背上都是晶瑩的汗水,興奮的高

潮則讓她的下半身都是黏黏的淫水。

阿湧這時候放開了瑞蘭的玉米,抱住雅雯的纖腰,挺起狗公腰,一下下猛插

起來,雅雯此時腦中又開始一片暈眩,一陣陣快樂的火花不停的從阿湧的龜頭直

達腦門,弄得雅雯叫的是更加驚心動魄。

「天啊┅啊┅……爽死了┅呀┅人┅人家┅死了┅啊啊啊┅老公┅謝謝!!

死人了┅噢噢┅昇天了……啊┅」雅雯放聲嬌呼著。

正當雅雯狂叫的時候,一陣海風灌了進來,原來這時候車子停了下來,停在

海邊一處沒人的停車場上,阿海連忙下車把靠近瑞蘭那邊的車門打開,車門剛打

開,瑞蘭只見阿海的背後是一片清黑的夜空,繁星點點,夜風颯颯,可是瑞蘭一

雙渴望的丹鳳眼只望著阿海鼓得老高的褲襠上。阿海賊賊的笑著,瑞蘭吞了吞口

水,突然從車內整個人撲到阿海身上,把阿海壓倒在水泥地上,狂亂的脫去阿海

的短褲,不顧自己幾近半裸的身體,也不顧外面可能會被人看到。

「靠,強姦啊。」阿海笑說 一面把自己的短褲踢走。

「我就是強姦你,怎樣?」瑞蘭滿臉通紅的說,她扶著阿海的巨砲,抬高屁

股,把龜頭對正肉洞口,噗滋一聲把整根肉棒直插到子宮深處。「噢┅啊……」,

瑞蘭大叫一聲,雖然她一下吞得豪爽,不過吞進去之後卻軟倒在阿海身上,「棒

死了┅噢……」

「動啊,怎麼啦?不是要強姦我嗎?」阿海一面愛撫著瑞蘭,一面在瑞蘭的

耳邊說著。

「人家一下就沒力氣了嘛。」瑞蘭害羞的說

「為什麼沒力氣啦?」阿海說 「不是很爽嗎?」

瑞蘭搖搖頭不說話,一張粉臉紅得要滴出血來,剛才由於一時飢渴難耐,才

做出這種白羊撲狼的舉動出來,這種事情實在不是她自己能接受的,可是阿海的

巨砲一下塞到底的快感,紓解了她的淫慾,便害羞了起來。

阿海看到瑞蘭這種小女孩的神情,心裡一陣五味雜陳,眼前這美麗高傲的女

子本來不屬於自己這個世界,就算是他們佔有了瑞蘭的身體已經有兩三個月,可

是瑞蘭從不曾顯露過這般嬌羞愛慕的神情。他和阿湧本來只是因為生活困頓卻又

性慾高張,一時巧合遇到雅雯掉了手機,又碰見瑞蘭闖了進來。

這兩個美女讓兩兄弟自卑的心態徹底改變,今天在擁擠的夜市中,兩兄弟享

受著旁人詫異的目光,兩個欠了一屁股債的末路客,卻能摟著瑞蘭和雅雯這樣的

大美女昂然走在街上,這種驕傲的感覺可是這輩子前所未有。阿海看著瑞蘭漲紅

的臉,只覺得此時此刻無比滿足,能讓這樣一個女子用愛慕的眼神看著,能把肉

棒插進她身體的深處,他什麼都不要了。

瑞蘭這時也發現阿海的神情似乎有些詭異,那種神情既不是初次強暴自己時

那副窮凶極惡的模樣,也不是以後玩弄自己時那副淫猥奸詐的表情,盡然是如月

光一般的溫柔眼神,在兩人緊密結合的時候,瑞蘭發現自己有了更深的滿足和快

感,不只是肉棒尖端摩擦子宮的肉慾快感,更有著一種從心裡發出的甜蜜愛戀。

「啊┅我好愛你┅」瑞蘭忘情的說著,然後主動的將嬌豔的紅唇貼上了阿海

的,阿海也熱情的吸吮著,就如同瑞蘭的蜜穴也正緊緊吸著阿海的肉棍一般,阿

海抱著瑞蘭的纖腰,把肉棒一下下刺進瑞蘭的深處,粗黑的肉棒把粉嫩的花唇撐

到極限,白色的蜜汁把阿海的黑肉棒弄得活像根糖霜巧克力棒。

「啊┅噢┅老公┅噢┅今天好棒┅噢┅太美了┅啊┅啊」瑞蘭舒服的發出呻

吟聲,而且主動的扭著圓臀配合著阿海的抽插。

「謝謝!!┅妳今天真她媽的騷┅扭得真棒┅啊┅夾得妳老公超爽……」阿

海喘著氣說,兩手握著瑞蘭的乳房揉弄著,他覺得今天的感覺真的很不同,和以

往跟瑞蘭做愛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除了性的滿足之外,更有一些別的東西,這是

在阿海三十幾歲的人生中從未感受過的快感,好像瑞蘭那緊窄的小肉洞是這世上

最美好的地方,是專為自己的肉棒所打造的天堂一樣。

「是嗎┅」瑞蘭笑了起來,細細的汗珠在她泛紅的臉上顯得無比熱情,瑞蘭

更加賣力的扭動著水蛇腰,讓體內粗大火熱的肉棍熨平小穴內每一個渴望的皺折,

此時的瑞蘭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這滿足感遠遠超越過去被兩兄弟玩弄挑逗

的官能肉感,而是更深層的解放和愛戀,解放的是她過去的高傲和矜持,愛戀的

是兩兄弟的不顧一切,在她體內放肆馳騁的的火熱激情。

「不行了┅啊┅死掉啦┅啊┅噢……」陣陣激烈的快感如面前的海潮一樣不

停的湧來,在美麗的夜色下,瑞蘭達到無比的高潮,可是阿海仍然不放過她,翻

身將瑞蘭壓倒在地,火熱粗大的肉棒不停的追殺而來。

「什麼東西在謝謝!!你?嗯?」阿海把瑞蘭修長的雙腿扛在肩上,展開長

程攻擊,完全抽出後,又猛力撞到底,瑞蘭的淫水是噴得到處都是。

「是┅大雞巴┅啊┅是┅啊┅老公的┅大雞巴┅噢┅大棒子┅啊┅我┅不行

┅啊┅救命┅啊┅要死了┅謝謝!!┅謝謝!!死人家啦┅啊┅啊┅」瑞蘭發瘋

一樣的浪叫,根本忘了這是在戶外,阿海也是猛力狠撞,略胖的啤酒肚不停的撞

在瑞蘭緊實的臀部上發出啪啪啪的巨響,而且一直持續著,搞得瑞蘭有氣叫到無

力,在最後只能發出亂七八糟的哼聲。

總算阿海停止了抽插,可是瑞蘭處於極度高潮的身體仍然不停的跳動著,追

索著阿海的肉棒。

「臭母狗,很爽吧┅呵呵┅」阿海喘著氣說,豆大的汗珠滴在瑞蘭的臉上。

瑞蘭也還在喘著氣,剛剛那種感覺好像自己的高潮持續了一個世紀那麼久,

現在的她根本說不出話來,雖然她跟兩兄弟做愛也不知多少次了,可是卻從來沒

有像剛剛那樣的快感產生。

「今天特別爽┅對吧┅」阿海說,「妳今天特別可愛,又放得開┅」阿海並

不知道瑞蘭的改變來自哪裡,但是他能明顯的感覺到瑞蘭的不同,他不知道的是,

他們兄弟倆也已經有所不同了。

「喂!準備下一階段了吧。」這時阿湧牽著雅雯走過來,剛洩了好幾次的雅

雯被戴上了項圈,綁上了狗鏈,手腳並用的跟在阿湧的後面,還換上了阿湧為她

們準備的母狗裝,那是一套黑色的緊身的塑膠皮衣,長得很像連身泳裝,只是重

點部位通通裸露在外,外帶網狀的黑色絲襪和高跟長靴,為了方便雅雯在地上爬

行,阿湧還給雅雯帶了護具以防雅雯的細皮嫩肉受到傷害。更怪的是阿湧自己也

只穿了件開襠泳褲,一根半硬半軟的肉棍就在外面晃啊晃的。

「好┅下一階段了。」阿海擦了擦汗,從瑞蘭的身上爬起來,軟攤在粗糙水

泥地的瑞蘭根本無力阻止。

「喝點水吧。」阿湧拿出礦泉水來,不過卻不拿給瑞蘭喝,反而咕嘟咕嘟的

自己喝了起來。

「人家也口渴嘛。」瑞蘭撒嬌起來。

「妳真的要喝?」阿湧說,「好吧,喝水喝水。」阿湧這時走到瑞蘭身邊,

把那根晃啊晃的肉棍垂在瑞蘭的面前,瑞蘭還以為阿湧是要她做口交。

「人家口渴,吃這個又沒有用。」瑞蘭嬌嗔著。不過話還沒說完,一道又熱

又餿的黃色水柱卻直接從阿湧的馬眼直射向瑞蘭的粉頰 「哎呀,妳謝謝!!什

麼。」瑞蘭偏頭閃避著,可是躺在地上的她,卻無法躲掉阿湧的尿柱。

「喝啊,這就是水囉。」阿湧嘿嘿賊笑,尿柱瞄準著瑞蘭的臉直射而下,夜

色下瑞蘭本來就因為流汗而有點花掉的妝,在尿液的噴射下,粉底被沖掉了,俏

麗的睫毛被洗直了,複雜的眼影被洗花了,連號稱防水不脫妝的亮彩脣膏也幾乎

被洗得一乾二淨,連她剛到墾丁前才作的短髮也噴濕了。

「你做什麼啦┅」瑞蘭難過的說,「這裡是在外面耶,又不是在家裡,這下

人家全身都髒了,怎麼回旅館 」雖然瑞蘭被噴尿噴得多了,也不是沒喝過,可

是現在人在外面,赤身露體的,又沒地方洗澡,她們又是住得五星級飯店,想到

待會要進飯店大廳,自己這副樣子可怎麼辦

「不擔心。我們去海裡面洗個乾淨 」阿海這時已經從車上拿了一包衣物過

來,還有一副項圈和手電筒,「快換衣服,晚上游泳特別舒服。」阿海把衣服丟

在地上,那是另外一套跟雅雯一樣的洞洞皮衣、靴子和護具,阿海也換上了跟他

弟弟一樣的游泳褲,那根肉棒上還沾了白白的黏液。

瑞蘭忍著尿騷味,換上那套母狗裝,四人在阿湧的帶領下,靠著手電筒的燈

光,沿著路邊的小徑走到無人的海灘上,那海灘不大,倒是看見幾隻狗在沙灘上

追逐。

「哇,我們幾隻假狗倒碰上了真狗了。」阿海笑著說 「來來來,我們來玩

常玩的母狗遊戲,來,叫兩聲,母狗」阿海關掉了手電筒,恢復四周一片漆黑的

環境,四人勉強看見彼此的身影和容貌。

「不要啦,在外面耶。」雅雯抗議著,「穿這樣就很丟臉了。」

「怕什麼,這麼黑,人家又看不見,快叫。」阿湧甩著手上的皮製狗鏈,啪

的一聲打在雅雯的大腿上。

「汪、汪汪」雅雯低叫兩聲,而且開始搖著屁股,把衣服上那條短尾搖得活

跳跳的。

「這才乖。」阿湧稱許著,然後他轉頭看著阿海和瑞蘭,「老哥,你搞定沒。」

黑暗中只見一個略胖的黑影牽著一個四足前進的苗條身影,那苗條身影對著

阿湧這邊發出一聲聲「汪汪汪」的叫聲。

「這樣才乖,我現在宣佈,狗狗遊戲開始。」阿湧宣佈著,「你們是騷母狗,

我們是色公狗,誰也不比誰高級。」

「不過在遊戲開始以前嘛,先來兩瓶這個。來,好母狗,趴下去囉。」阿湧

說著,雅雯依稀看見那是兩個大號的300cc 甘油球。

「不要啦。」雅雯抗議著,「這邊是在外面耶。」不過她還是聽話的趴在沙

灘上,挺起她的臀部。

「誰叫妳說話的,有看過說人話的母狗嗎?」阿湧說,又賞了雅雯一鞭,「

謝謝!!,虧妳讀到大學畢業,一點常識都沒有。來,乖,我把這個打進去,然

後從前面那個洞謝謝!!進去,想想看,那時候你的小洞洞超會夾的。」阿湧一

邊說,一邊分開雅雯的臀肉,把甘油球的先端插進去,慢慢的把透明的甘油擠進

雅雯的直腸裡

「啊,汪汪汪」雅雯學著狗叫聲,雖然她被灌腸已經是常態了,可是在沙灘

上可是第一次,而且不管來多少次,灌腸後性交的可怕感覺根本無法忘記,只是

她的心裡卻充滿刺激的期待感,雅雯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自己已經習慣

於這樣變態的性愛了,每次涼涼的甘油液從肛門慢慢的灌滿自己的腸道時,身體

就會流出淫蕩的蜜汁,因為待會就會有火熱的肉棍貫穿她的身體

阿海這時候也把瑞蘭牽到雅雯身邊,兩個人並排趴在沙灘上,兩顆白桃似的

屁股抬得高高的,臀肉被掰開,而在那之間是兩兄弟把飽滿的甘油球擠扁的手,

擠完了一顆,又加一顆,變成母狗的兩個女孩不停的發出討饒的鳴叫聲,但那聲

音聽來殊無可憐之感,反倒是充滿了挑逗的誘惑。

「汪汪!!」阿海和阿湧聽到這種叫聲,胯下的肉棒也早就挺得老高,兩人

也趴了下去,從後方將粗黑的肉棒深深的插入雅雯和瑞蘭緊夾的蜜穴中。

「嗚┅」阿海仰天學起狗嚎的聲音,受到浣腸的刺激,雅雯的嫩穴收縮的勁

道十分強勁,肉棒完全感受到雅雯的體熱,他抱著雅雯雪白的美臀,龜頭不停的

撞擊著雅雯的花心,雅雯秀麗的眉毛扭曲,眉間皺起,蔥管一樣的手指緊緊的抓

著沙地,每次阿海撞到底的時候,為了忍受從腸壁和下體傳來的灼熱感,雅雯的

身體就是一陣微微的顫抖,似乎十分痛苦,但是她火熱駝紅的雙頰,和吐出淫蕩

哼聲的雙唇卻是一副爽到不行的快感。

並排在旁邊的瑞蘭則是隨著阿湧每一次激烈的撞擊,身體就往前移動一點,

因為蜜穴收縮的力量很強,阿湧每次要抽出時,都感受到強大的吸力,而瑞蘭的

花心更緊緊的吸吮著阿湧的大龜頭,讓阿湧發出低沉的喘息聲。而阿湧的動作,

更讓瑞蘭發狂一樣的搖著頭,俏麗的短髮在閃著微光的海面上飛散開來,那肉棒

好似要貫穿她纖瘦的身體,直通腦門一樣,讓瑞蘭對著的海面不停的發出母狗般

的鳴叫聲。

在昏暗的夜色下,四個人發狂一般的交合著,渾然忘了身在何處,面對著空

無的大海發出一聲聲像獸類一般的嚎叫,就在一聲聲如同狼嚎的叫聲中,雄獸灼

熱的精液灌進了母獸的體內,而雅雯和瑞蘭雪白的屁股也把憋了一肚子的糞水通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