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隸服務公司25

性奴隸服務公司25

二十五章

世界上最會玩的生物就是人。

這是我在看到霓裳舞場那瑰麗的場景時,腦海裡蹦出的第一句話。五光十色

的鎂光球在我前方屋頂的正中央不停的來迴旋轉,爲霓裳舞場四周那刻滿裸女浮

雕的金色牆壁塗抹上了一片旖旎活潑的氣氛。我戴著一個浣熊假面具,光著下身

坐在圓形舞台前排的一個沙發裡,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的一切——

不知基於什麽樣的建築學原理,動物園獅虎山的地下被奇迹般的挖空了,但

沒有造成坍塌,不僅如此,裡面還建成了這麽一個奢華的成人娛樂場。寬闊的大

廳中間是一個布景廣大的古希臘風格的圓形舞台,舞台周圍環繞著映著碧色光華

的溫水池。

在溫水池中仿若蓮花綻開般點點修建了一些圓形地板,大約四五十個像我一

樣男人光著屁股坐地板上的白色沙發裡做著各種各樣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而我

的腳下則踩著碧色的池水,一臉色相的四處張望著。

其實我光著下身並不是因爲我已經饑色到了彷如街頭流浪漢的地步,而是因

爲這是霓裳舞場的規定之一 ——客人進到裡面後,必須脫光下身!按照肖蕾的

說法,這是爲了等會兒讓我們享用她們這些「玩偶」的時候更方便。

說實在話剛進來的時候,我還真不適應霓裳舞場這種貌似「貼心」的規定。

因爲我除了在公共澡堂裡曾與其他男人坦誠相見之外,對自己的命根子從來都是

藏在褲中,愛護有加,同時,我也對看別的男人的命根子也沒什麽興趣。

尤其是現在這種上身穿著衣服,而只光著下身的「半坦誠」狀態就更令我感

到詭異和不舒服了。但是我的不適應感很快就消失了,因爲我的眼球在進來沒多

久,便被眼那些前的那些足以令任何男人忘乎所以的美景吸引住了。

我說的這個美景並不是指大廳中間那個布置的比春晚還豪華的中央舞台,或

者是這大廳精巧的「旖旎水景」的布置。而是指在我眼前淌著池水來回穿梭,帶

著香氣的曼妙身影,那些勾魂攝魄,青春靓麗的「雌性動物」們。

我這裡用「雌性動物」這個詞來形容霓裳舞場裡的這些美人,並沒有貶低她

們的意思,而是想用一個最直觀的詞來描述她們現在的模樣。沒錯,現在的她們

確實是些「雌性動物」,哦,不,更準確的說法是:她們是些裝扮成「動物」的

「雌性」們——

「哇塞——好爽!,於君,你的身體不是蓋的,下體這麽緊,來!寶貝!再

動的激烈些,老子今天要將陽具捅進你的在子宮裡去,啊哈哈哈——!」

這聲欲生欲死的狂叫,來自於大廳東北角的一個中年胖子,只見他將一身肥

肉攤在沙發裡,一個大約二十多歲,唇紅齒白,身材曼妙的無以複加的美麗「女

豹」,妖娆放蕩的甩動著自己的翹臀,瘋狂的在男人的身上起伏著。

我之所以叫她「女豹」,是因爲她身上穿著一套類似幼兒園小朋友表演話劇

時常穿的那種仿生學「豹子裝」。與兒童穿著時天真可愛的情態不同,這身「豹

子裝」套在她那曼妙的身材上立時産生一種迎面而來的野性美。

薄如蟬翼的金色皮裝花豹紋絲衣緊緊地套在她那玲珑浮凸的身體上,使她那

曼妙的嬌軀隨著她瘋狂抖動散發出一股狂野和性感的味道。只見她伸著一隻玉臂

的搭在沙發兩側的扶手上。

她胯間的「豹紋」絲料被撕開了, 男人粗硬的陽具插在她稚嫩的肛門裡,

而她的大手則毫不客氣繞過她的蠻腰伸到她的胯下,伸出手指則插在她那從布料

中露出的粉嫩陰唇裡,勾著她那顆粉紅的陰蒂將她的陰肉翻進翻出的玩弄著。

而那個被玩弄的「女豹」卻似乎對這種男人玩弄自己下體的淫辱行爲非常熟

悉,只見她不但不求饒,反而一邊挺動著自己裸露在外的稚嫩下體去迎接男人的

玩弄,一邊仰著俏臉,滿臉春情,欲罷不能的蕩笑著。

「啊哈……!黃老!我叫曼鈴,不要總在侵犯我的時候把我當成你的女兒好

嗎?難道你、你會這麽拚命蹂躏你的女兒嗎?呀——黃老,我……我不行了,要

泄身了!呀——!」

只聽「女豹」歇斯底裡的蕩笑,只見一股晶瑩的淫水伴隨著她痙攣抖動的嬌

軀而從她胯間那粉嫩的陰唇裡不停飛濺出來,遠遠看去就像一個「母豹子」在對

著河流肆無忌憚的排尿。

見到「女豹」胯下如泄洪般湧出的淫水,那個中年男人也激動不已,只見他

一手扣弄著她的陰唇,另一隻手卻從桌上拿起一個玻璃杯,放到了這個「女豹」

的雪白胯間,接著下體飛濺出來的淫水,與此同時只見他的陽具用力向「女豹」

的肛門一頂,一陣痙攣過後兩條肉蟲便癱軟到了沙發上,顯然他已經在「女豹」

的肛門內射精了。

我望了望他手中的玻璃杯,這麽一會兒,已經接了一小杯了,只是不知道等

一下誰會喝這杯特殊的「飲料」。

「呵呵——軍子!你今天不是去相親嗎?怎麽還有時間來折騰胡姐我啊?」

一陣酥媚入骨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我轉頭一看,原來聲音由大廳西北角

那隻身材窈窕,同樣美豔逼人的「狐狸精」發出來的。只見她將身穿網狀火紅狐

衣的曼妙嬌軀慵懶性感的倒躺在沙發裡,戴著類似狐狸耳朵發卡的黔首頂在沙發

上。

她大概二十七八歲,波浪長發,妩媚成熟的俏臉帶著蕩笑,一邊將嬌軀半倒

立的慵在沙發裡,雪腿分開自然的搭載沙發的靠背上。一邊用玉臂撩撥著壓在她

嬌軀上的男孩大腿內側。

「胡姐,我……我不要老婆,我……要你!」

小男孩長的油頭粉面,顯然是某個豪門的二世祖,而且是個初出茅廬的愣頭

青。跟那個「女豹」一樣,「狐狸精」檔間的仿生學布料也被男孩扯開了,而且

因爲是倒立,所以下體比那個「女豹」露的還多,粉嫩的陰唇和肛門都可以清晰

的看到。

只見小男孩挺著粗應的陽具,一手掐著「狐狸精」那雪白的大腿根肉將她的

美腿折疊壓到她的乳房上,另一隻手則舉著酒瓶,將裡面的紅酒倒在「狐狸精」

那向天開放的粉嫩陰唇上。並且一邊倒,一邊低頭像吸牡蛎一樣用力吸允「狐狸

精」那粉嫩的陰唇。吸的茲茲直響。

真不知他是想喝紅酒還是想喝從「狐狸精」下體湧出的淫水。「呀……哈,

看不出來,你這小家夥還挺會玩!好,看姐陪你玩個更絕的。」顯然那隻「狐狸

精」被這種「特別的虐陰」搞得很興奮。只見她嬌喝一聲,一臉春情的伸出一隻

玉臂,幫助男孩挽住自己令外一隻雪白的大腿,使自己的下跨更徹底暴露在酒瓶

底下。她的陰唇已經成了一個盛酒的粉紅酒杯。

酒色飛濺,令人震驚的是,這個淫蕩的「狐狸精」竟然能將自己的大腿分到

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只見她掰著自己一隻雪白的腳腕,毫不費力的將自己的一

只玉足壓到自己的櫻唇邊。然後伸出舌頭癡纏舔弄著腳掌上面那些從自己陰唇順

著小腹留下來的紅酒。男孩見狀登時興起,掰著「狐狸精」削尖雪白下巴刺溜一

聲,便將自己的陽具一股腦的捅進了她的喉嚨裡。

「唔……沒想到……帶酒味的……陽具……吃起來……這麽特別……啊,嗚

——」

雖然男孩是忽然將陽具插入她喉嚨裡的,但顯然這個名副其實的「狐狸精」

早就適應男人的這一招了,不但毫無惡心的感覺,還頗有趣味的評論酒味陽具。

見到她,我終於知道,作爲一個合格的性玩偶,除了要足夠放蕩和有足夠的

忍受淫辱的能力之外,還要有一點肢體功夫,就像這位「狐狸精」,身體柔軟的

跟面條一樣,怎麽弄都沒事。真不知是怎麽練出來的。

與前兩位的瘋狂相比,第三位「動物美人」就顯得文靜多了……

我的生物學不怎麽好。所以在略顯陰暗的大廳燈光下,光憑顔色,我實在是

分不清我前方水池裡那個正蜷縮著粗大的「尾巴」,被一個男人折騰的滾來滾去

的潮濕尤物究竟是個「魚美人」還是個「蛇美人」。

跟前兩個「動物美人」不同,「魚蛇美人」那無限美好的上半身一絲不掛的

赤裸著。

一對豐滿圓潤的白嫩乳房在碧水中以一種分外誘人的方式時隱時現,兩點粉

色的乳頭比草莓還要鮮豔。以至於正在抱著她的蠻腰,玩弄她下體的男人,偶爾

也會忍不住伸手在這對白嫩的椒乳上抓上兩把。

令我費解的是她的下體著裝,一雙修長的玉腿,都被緊緊裹在一條鱗片褲筒

裡,就想長出了一條尾巴,掙紮之間的美態,很像歐洲神話中的「美人魚」或者

中國古代傳說中「美女蛇」。

性玩偶這樣一個裝束,註定這個正在玩弄她下體的男人不能像其他男人對待

自己的性玩偶那樣,可以任意掰開她們的大腿然後肆意淫虐她們稚嫩的下體。

但這似乎並不妨礙這個男人的性致,因爲他們在水下嬉戲的,所以我不大看

得清他是怎麽做的,我只能隱約的看見那個「魚蛇美人」翹臀部上破了一個洞,

那個男人按著她的大腿,拿著一個發光的電棒,通過那個破洞不停的刺進她的陰

唇。

而每刺一下,「魚蛇美人」就會被刺激的像被撈上岸的魚那樣,嬌軀劇烈的

抖動。然後倒回水裡聳著雪白的酥胸急促的嬌喘著,直到男人再次將電棒插入她

的下體。但令人奇怪的是,這個「魚蛇美人」雖然被折騰的在水池裡四處翻滾嬌

軀,但卻既不叫也不喊。

每次下陰遭電擊後,她的嬌軀會在水中痙攣一陣,但恢複後,便默默的從水

中擡起黔首來,濕漉漉的冷豔俏臉雖然有些嬌喘,但卻是一片淡定的神色,然後

艱難的扭動嬌軀,默默的撅起自己的翹臀,默默的等待男人的下一次電擊。

這種彷彿性玩具似的木讷配合顯然使玩她的男人很不爽,只見那個氣氛的男

人一把抓起她的波浪長發,使她潔白無暇的上半身露出水面,然後舉著電棒指著

她那顫巍巍的白嫩乳房說道:

「喂!——美女!老子這麽淫辱你,你不痛嗎?」

裸身坐在水池裡,優雅的挺著雪白的椒乳的「美女蛇」聽到男人這麽問,擡

起濕漉漉的俏臉,不慌不忙的吐出櫻唇中的一絲濕發,然後冷著俏臉默默的望了

一下那個男人,輕啓朱唇,淡淡的吐出一個字——

「痛。」

「我靠——!」

面對腳下半裸美人的淡定,男人似乎有些抓狂了。只見他嘴一咧,拽著她的

濕發對著她因吃痛而擡起的俏臉大吼道:

「媽的!既然痛你爲什麽不叫——?!」

「習慣了……」

濕美人微微擡起一隻玉臂捂住自己的裸露玉乳,然後側著俏臉非常酷的回答

了一句。

「你……好,不愧是霓裳舞場的「冰蛇」,果然有一套,不過老子也不是吃

素的,我就不信你能一點聲都不吭!來,你用手捧起自己的奶子夾住電棒,老子

倒要看看你這對漂亮的奶子是不是也這麽耐整。」……

蛇美人(我終於卻定是她裝的是蛇了)聞言也不說話,只是面無表情的挺起

胸脯,伸出玉手捧起自己那對豐膩雪白的乳房,默默將電棒夾在自己的乳溝間,

然後淡淡的說了一句

「請便……電我乳房也,嗯——」

蛇美人話音未落,只見她雪乳間閃出一片藍光,她的嬌軀登時一抖,嬌哼一

聲便撲通一聲再次倒在了水池裡。

「嘿嘿,那老子就多電幾次,嘿嘿——」

說完,那個男人再次拿著電棒壓到了蛇美人的身上……。

就是這樣,在霓裳舞場裡,每個客人的身邊都有一個這樣裝扮成各種「雌性

動物」的性玩偶。她們以各種各樣的職業性愛姿勢,全身心的迎接著客人像牲畜

一樣來玩弄她們身上的任何一個私密部位。這就是肖蕾再帶我進來前,告訴我的

霓裳舞場第一個性活動節目,也是主項節目前的開胃菜——女畜調教。

我第一次聽到「女畜調教」這個詞的時候,腦袋裡下意識的蹦出一個以前我

看過的一個毛片的名字,進而恍然——霓裳舞場的總公司在日本,而「嬢王」—

—櫻田慕雪本身也是日本人,看來日本風月業的主流價值觀還真是一致,連性遊

戲的名字都通用。

這裡已經變成一個肉慾橫飛的性慾戰場,而我之所以能在這裡冷靜的跟大家

講述現場的情況,則是因爲……嗚、嗚……嗚哇——!沒有「女畜」招待我啊!

本來按照霓裳舞場的招待手冊,每位客人身邊都會陪侍一位「女畜」——也就是

穿了動物裝的「性玩偶」。

「主要活動」開始前,客人可以任意在這些「女畜」身體上發泄性慾,也可

以到別的座位上去玩「三人行」。但不知霓裳舞場是不是看出,我是個將要打入

她們內部的臥底,所以雖說給我也指派了一個「女畜」,但是卻遲遲沒有出現我

想抗議卻不知道誰是這的「大堂經理」。

而我的女伴肖蕾,則一把我領到這後就跑到後台去了,據她講,這是爲了讓

自己得到充分的休息,好有精力參加等一會的主場演出上。因爲她就是那個「主

場演出」中的「主要角色」。

於是乎,其他男人的天堂就成了我的地獄。在這個淫蕩美人遍地的大廳裡,

別人玩著我打盹兒,別人吃肉我聞味兒,就像在看一部毛片,雖然畫面很刺激,

但就是眼巴巴的沒我什麽事兒。最大的痛苦並不來自於對自身肉體的摧殘,而是

來自於精神的折磨——今天我終於理解了這句名言的真正含義。

「咣——!」

「嗷!——噓——!」

正當我的精神最頹廢的時候,忽然從舞台方向傳來一聲巨大的鑼響,緊接著

伴隨著一曲類似的古斯巴達戰歌的雄壯歌曲,大廳裡頓時響起一片興奮地口哨聲

和叫好聲。我被這突如其來的雄壯陣勢嚇楞了,禁不住回頭張望——

只見剛剛那群還摟著自己美豔的「性玩偶」肆意淫辱她們的身體,體驗「暗

爽」感覺的男人們,忽然間,好像都被這聲鑼響注射了一管雞血,紛紛抱起手中

的「性玩偶」,站起身來,舉著雙手,沖到舞台周圍,一邊興奮地大喊大叫。一

邊瘋狂的幹著懷中的女畜。

與此同時,中央舞台中間彌漫出一片旖旎雪白的煙霧,煙霧萦繞中,十幾個

古羅馬角鬥士裝束的舞者伴隨著雄壯的歌曲,舉著盾牌和刀劍,健美異常的舞動

到舞台上,而舞台的上空,則是一些輕紗萦繞,頭戴橄榄枝的,身材曼妙雪白的

古歐洲美麗仙子在漫天飛舞,登時營造出一片仿若天國般神聖的畫面來……

「這什麽意思?奧運會開幕式啊?」

望著這華麗的大場面舞台,我不由的小聲嘀咕了一句。

其實我說這句話就是自言自語,說給自己聽的,可是沒想到,我話音剛落,

身後立時響起一陣比音樂還動聽的聲音:

「嘻嘻,先生,對你們這些男人來說,這個可比奧運會開幕式好玩多了。」

我聞聲回頭一看,登時愣了一下。

站在我身後,跟我說話的是一個「貓女」,準確的說是一個「貓女」打扮的

歐洲美人

這個「貓女」大概二十一二歲,身材高挑,金色的波浪長發下是一張標準的

歐式瓜子臉,如絲的鳳目,湛藍的眼仁,高挺的鼻樑,再搭配她櫻唇邊那一顆魅

惑的美人痣,足以讓任何男人側目。

這個「波斯貓」最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是她那纖細完美的身材——野性的黑絨

胸罩是她那美妙的上半身唯一的衣物,緊緊地包裹著她那對豐滿白皙的乳房,並

且擠出一抹白如凝脂的乳溝。

雪白誘人的小腹和不盈一握的蠻腰裸露著,一條短的不能再短的黑色真皮短

褲將她那緊俏的臀部包裹著,她小腿上的那雙黑色真皮長筒靴使得的她那亞洲女

人無法比擬的修長潔白美腿更加突出。

雖然我知道不好,但我還是忍不住不停的在她的白嫩的乳溝和下體上用眼睛

的餘光來回掃描。而她也似乎對我這垂涎三尺的神色非常熟悉,媚然一笑,伸出

玉臂,按著我的肩膀一轉嬌軀,擡起修長美腿,轉身便將跨坐到了我的膝蓋上。

我登時感覺到一股濃烈的菲爾多香水從我的懷裡的湧了上來,與此同時,我

感覺自己的陽具頂到一個柔軟的地方,我低頭一看,發現我堅挺的陽具正好光隔

著「貓女」的皮褲頂著她雪白大腿根處的私密地方。

我下體的陽具登時被刺激的堅硬如鐵,霎時將她胯間的布料頂進去了一塊。

而我則是第一次與她見面,陌生感使我有點不好意思但她卻似乎很適應跟男人對

她下體的這種「準入侵」姿態,只見她低頭望了望頂在她下體的陽具微微一笑,

然後自然地用玉臂攬住我的脖子,豪爽的一伸另一隻玉臂,說道:

「嘻嘻,帥哥,別著急,按霓裳舞場的規定,到明天早上爲止,我身體的任

何部位都是屬於你的,所以你想玩哪裡,想怎麽玩都行,現在咱們還是先來認識

一下吧,我是「貓女」克萊爾——喵,嘿嘿,你今晚的專屬「女畜」,你呢?帥

哥,你怎麽稱呼?」

對於這點我早就猜到了,只是沒想到是這麽豪爽的一個女孩,我也放鬆了不

少,於是激動地攬住她的蠻腰,握了握她的玉手,禮貌的說道:

「你好,克萊爾小姐,我叫張士藝,你,你怎麽才來?」

克萊爾一聽,登時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後撓著頭滿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本來昨天我就接到霓裳舞場的陪侍通知了,但是昨晚我一個姐妹過生日,

我們宿舍的全體成員去舞廳蹦迪拼酒瘋玩了一晚上,結果今早回到宿舍後,酒勁

上頭,趴在床上睡了一整天,到剛才才醒,不好意思啊,帥哥,讓你久等了,你

放心,等會兒我會讓你舒服透頂的。喵,」

說完,克萊爾淫蕩的舔了一下舌頭,握著我的陽具在自己下陰的布料上用力

蹭了一下。

我登時感到一股熱氣上湧,原來還是個學生妹。想到這,我忍不住一把攬住

眼前的貓美人的蠻腰,翻身將她猛的放倒在沙發上。緊接著一把拽住她的兩條雪

白的小腿,將她的一雙美腿成M形左右用力掰了開來。並急不可耐的挺著陽具壓

到了她的白嫩嬌軀上。

面對我的侵犯,克萊爾並沒有反抗,只是柔順的驕哼了一聲,然後一邊熟練

地把雪背躺靠在沙發靠背少,一雙美腿順著我手的推勢,自然而柔美的向我左右

打了開來。一邊對我吐氣如蘭的說道:

「哈哈,帥哥,你太急了,我是你的「女畜」,但按規矩應該是我先露出女

性生殖器,讓你用手或者嘴亵玩一下,然後我爲您進行一些口交服務什麽的,等

我們熟悉一下彼此身上的敏感帶後再性交。怎麽?您這就要上我嗎?」

「當然!我都憋了這麽久了,實在是受不了,來吧,來吧。」

說完,我不由分說分開克萊爾的雪腿就去拽她的皮短褲。而克萊爾見我猴急

的樣子淡然一笑,自然的分開自己的雪腿,伸出白皙的玉手輕輕的後握著我的堅

挺的陽具,用指縫輕輕上下套弄著我忽然發現克萊爾向我分大腿,迎接我侵犯的

這個姿勢非常熟悉,好像在哪見過……

對了!以前侵犯紀芳岚,還有單玉環這些性服務員的時候,在躺臥姿勢下,

她們的美腿好像也是這麽左右分開的,連角度都一點不差。難道向客人分大腿的

角度,在她們風情業內也是個標準化的技術嗎?

「怎麽停了?帥哥,你不是很急嗎?」

克萊爾的嬌小聲頓時使我回了神,我大吼一聲,拽著她短褲的邊沿刺啦一聲

便扯了開了。我現在就是想看看這個歐洲美人下體究竟是個什麽樣?但令我意外

的是,克萊爾的皮質內褲跟前面「女豹」和「狐狸精」裆部的絲質布料不同,比

較堅固,所以我這一扯之下,並沒有將她的短褲撕下來,甚至破都沒破。

我用了半天力,都沒把她從克萊爾的下體上拽下來,而克萊爾見我焦急的模

樣,只是躺在沙發裡,分著大腿捂嘴偷笑,卻不主動幫忙退下自己的短褲。就在

我無計可施的時候,一個標準的女中音從舞台中央響了起來:

「各位尊敬的客人,大家晚上好,歡迎大家光臨霓裳舞場,現在請各位停止

亵玩我們的「女畜」服務員,停止一切性愛活動,我們的主流活動,大型古希臘

神話性愛舞台劇——「彌娜的複仇」馬上就要開始了。」

其實不用她說,早在舞台背景音樂響起的時候,那些男人就已經開始開始瘋

叫了,現在一聽,叫的就更癫狂了。而克萊爾也趁我愣神的時候,泥鳅一般靈巧

的從我身下滑開了,然後一邊轉身壓著我的肩膀,將我按回沙發,一邊微笑道:

「別急,帥哥,等會節目開始的時候,我就會脫光衣服,一絲不掛的坐在你

身上,分著大腿,讓你盡情亵玩我身體各個部位的,你還可以一邊看節目一邊亵

玩我,現在先坐好看節目吧,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我聞言一愣,進而對自己的急色,感到有點不好意思,於是紅著老臉坐回沙

發,一邊望著舞台上那些人問道:

「性愛舞台劇?什麽意思,演員在舞台上打真軍給人看嗎?」

克萊爾聞言哈哈一笑,扭轉嬌軀側坐在我的沙發扶手上,然後一邊握著我的

手放到了她雪白大腿上,一邊跟我解釋:

「沒那麽簡單,跟普通脫衣舞場裡的性愛表演不同,性愛舞台劇不但有性愛

表演還有劇情,最主要的是還有觀衆互動表演,尤其是今晚的女主角是我們霓裳

舞場的美神肖蕾姐,你沒看這些男人這麽瘋狂嗎?……」

我聞言忽然想起肖蕾是今晚還有演出,於是讷讷的問道:

「哦,對了,那這個叫「米娜複仇」的性愛劇到底講的是什麽事啊?」

克萊爾微微一笑,重新將她那溫香軟玉的嬌軀坐回我的膝蓋上,然後咬著我

的耳朵說道:

「這是根據古希臘的一個傳說改編的,據說在遠古時候,阿爾卑斯山上住著

一位名叫彌娜的女神,這位女神法力無邊,擁有天地間至極的美貌。她掌管天地

間的一切,後來宙斯帶領的衆神來了,爲了奪取女神彌娜所控制的神山——阿爾

卑斯,所以宙斯幻化成一位美男子勾引彌娜,並與她交歡,在交歡的時候趁機奪

取了彌娜的神力。失去神力的彌娜不是宙斯的對手,最終被衆神趕下了阿爾卑斯

山,萬念俱灰的彌娜發誓複仇,但她知道自己已經不是宙斯的對手,便將希望放

在自己的子嗣上面,於是爲了生下一個擁有天地間最強法力的孩子,彌娜與阿爾

卑斯山下的百獸交歡,最終生下了一個擁有熊的力量,豹的速度,鷹的眼睛,狼

的耳朵的男孩……」

「等等——。」

聽到這,我腦子裡忽然一個閃念,打斷了克萊爾的話。

克萊爾的最後一句話我好想在哪聽過……

我仔細想了想,終於想起來了,於是抱著克萊爾哭笑不得的問了一聲:

「美人,那個男孩是不是叫布雷斯塔。」

克萊爾聞言一愣,搖搖頭,不解道:

「不是,叫阿塔曼,怎麽?你也聽說過這個傳說嗎?」

我聞言苦笑一聲說道:

「傳說沒聽過,不過我小時候看過這個傳說的動畫片版本。」

克萊爾聞言也愣了一下,然後讷讷的點了點頭,顯然不相信這個傳說還有動

畫片版本。

不過我沒時間去跟她解釋了,繼續激動的追問道:

「哦,這麽說來,肖蕾就是扮演那個複仇女神彌娜然後與宙斯交歡給咱們看

咯?」

「嘻嘻,不全是。」

克萊爾聞言媚然一笑,然後貼近我耳邊說道:

「傳說後面那個「與百獸交歡」才是肖蕾姐演出的重點。嘿嘿,那節目可不

是我們這種一般女畜演的了的,只有肖蕾姐這種「超級癡女」才演的了的。」

我聞言頓時大驚:

「你這話是什麽意……」

「噓——演出開始了。」

克萊爾話音剛落,舞台中間蒸騰紅色霧氣中,只見一身豹皮比基尼,風華絕

代的肖蕾,手持一個古希臘長矛和盾牌,彷彿一個古羅馬女角鬥士一樣笑盈盈的

舞動到舞台中央。

豐乳如脂,美腿如雪的性感女神肖蕾潇灑的一舉手中的長矛,放蕩的舔了一

下舌頭,媚眼如絲的對我們眨了眨眼,充滿磁性的挑逗道:

「嘿嘿……卑鄙的家夥們,本女神來挑戰你們了」

「哦——!」

周圍的男人群紛紛扔下自己手中的女畜,瘋狂的叫起好來。

克萊爾媚然一笑,優雅的從我身上站了起來,掐著自己皮褲上的拉鏈慢慢的

拉了下來,露出自己雪白的小腹,然後伸出玉臂握著我的手塞了她那粉嫩的跨間

對我媚然一笑:

這麼好的帖 不回對不起自己阿

讚啦~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