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

小可

你看你的家,怎麼這麼亂。我一進到屋子裡面,看到到處都是東西,我皺著眉說道。“哥,你來了,太好了,快幫我收拾一下。小可邊抱著她那只有一個月大的兒子邊說道。

“你把我當保姆了。我開玩笑地說。

“哥,你幫人家一下嗎。小可小聲哀求道。

小可是我的親妹妹,剛剛生完孩子才一個月。我叫孫浩,她叫孫可。我們的父母住在外省,在這個城市裡只有我和她。

望著她抱著孩子的背影,我搖了搖頭。人們常說女人生過孩子後體形就變了。現在的小可的身體的確有些改變。屁股和腰都變得胖了些。變化最大的可能是她的乳房,變得異常的肥大,雖然隔著衣服也能看出來在她走路時兩支大乳一晃一晃的。

小可沒生孩子以前那可是出了名的美人。不光長得漂亮,尤其讓人喜歡的是她的身材,沒結婚以前她每次上街都成為男人注視的目標。小可的雙腿修長,和別人不同的是其他女人的大腿越往上越粗,小可卻沒有這種現象,大腿近臀部的地方並不是很粗,這才顯出了她雙腿的秀美。

小可的屁股並不是很大,前後略厚後一些,左右窄一點,給人一種圓滾滾肉鼓鼓的感覺,屬於豐臀的那一種類型。腰很細,更襯托出臀形的肥美。

在小可還沒出嫁時,有時我曾開玩笑說,如果我不是她哥哥,我一定把她追到手。

小可的老公崔志強也長得很英俊,和小可也蠻般配的。但志強的公司在三峽水庫的建設中負責其中的一個工程,志強是那個工程的負責人,因此在三峽的工程開工後不久,志強就吃住在工地上。就算小可要生產時,志強也只是請了一個月的假來照顧小可。小可沒有人照顧,就打電話把我找來。我也是受到父母的叮囑,來照看一下。沒想到我來一看,小可的家裡真是又髒又亂,沒辦法,我只好暫時由哥哥變成了保姆。在我的一通大幹快幹下,小可的家裡又恢複了清潔有序。

小可看到家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高興的走到我跟前,抱住了我脖子,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哥,你真好!我只覺得小可的嘴軟軟的,貼在臉上很上舒服,我的心頭一下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我忙推開了小可,說:去,去,去,跟小孩子一樣。

小可蹶起小嘴說:人家感激你嗎。我說:我可不敢用你感激,只要你不在讓我做家務活兒就行。我們正說著,小可的孩子哭了,小可忙進去把孩子抱了出來。小可的兒子雖然剛剛滿月,但長得很胖,這可能和小可的奶水充足有關吧。小孩子長得很可愛,可能是餓了的緣故,張著嘴哭著小可也不管我在,拉起了衣服,露出了一隻乳房,把鮮紅的乳頭塞進了小孩的嘴裡。我只覺得小可的乳房很大,發著耀眼的白光,上面的血管都清晰可見。小可也注意到我的眼睛盯著她的乳房看,嬌嗔道:哥,你……。

我也有些發窘,眼光離開那眩目的大乳,說:你,你喂小孩挺在行的嗎?小可對我做了個鬼臉。

吃完晚飯,小可看到我要走,對我說:哥,你一個人住也挺不容易,不如搬過來住吧,咱們倆個也好有個照應。我忙說:那可不行,哥還有工作要做呢!

小可扁扁嘴說:你的工作我還不知道,不就是坐在家裡上上網,寫寫文章嗎!小可說得對,我實際是某個雜志的新科技類的自由撰稿人,每天在家寫寫科技評論。二十八歲的我目前還是獨身一人。

一年前,我和妻子阿梅因為性格不合離婚了。阿梅是我的第一個戀人,人也長得挺漂亮,但結婚一年後兩人的性格之間的差別就明顯表現出來了。後來二人看到婚姻無法維持下去,就離婚了。沒有爭吵,沒有眼淚。

但我和阿梅的性生活還間斷地延續著。在離婚前,我們的性生活就非常和諧。離婚後,我們依然保持著性關系。即使是阿梅再次結婚後。阿梅在半年前又結婚了,但每隔一周或二周她都要約我做一次愛。或在我家或在其它地方。原因按她的話說就是和我做家特別過癮。因為我的肉棒比較粗大。

回到家不長時間,接到了父母的電話,以命令的口氣讓我搬到小可家去幫幫小可。放下電話,我就想這肯定是小可對父母做了小匯報,這個小妮子,看我以後怎麼收拾她。

第二天,我簡單地收拾了些東西,帶上我最重要的筆記本電腦,來到小可家。小可對我的到來當然是滿心歡喜。小可家是正宗的二房一客廳的結構,我就住在了另外的一個房間。小可負責一日三餐的飯菜,我負責收拾房間的衛生。住在妹妹家倒也清閑。一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書,小可穿著一件睡衣進來,手中端著一玻璃杯的奶,對我說:哥,你把它喝了吧。我問小可:是牛奶?小可臉一紅搖搖了頭說:什麼牛奶,是人家的奶。我一愣,問小可:是你的奶?小可點了點頭說:當然是人家的奶。人家的奶太多了,寶寶又喝不了,每天晚上都脹得很痛,每天晚上睡覺前,我都要用吸奶器把它吸出來,以前都扔掉了,今天我忽然想到你,扔掉多浪費,不如讓你喝了,人家書上都說,提倡母乳喂養,因為人奶是最有營養的。

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杯奶,對小可說:你說,你說讓我喝你的奶?小可不以為然地說:那有什麼不行。說著把那杯奶放在了桌子上,對我說:放在這兒了,你願意喝或不願意喝,隨你。說著回她自己的房間去了。我望著那杯奶發愣,小時候吃過母親的母乳,但那時太小,沒有什麼印象。我也覺得把這杯奶扔掉了有些可惜,人家都說當年大地主劉文采就是喝人奶長大的,但讓我喝妹妹的奶水,我又覺得這件事挺荒唐。

猶豫了一會兒,我還是把那杯奶端起來,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一股奶香撲面而來。我用舌頭舔了舔,雖然不象牛奶那樣甜,但卻有一股特殊的甜美味道。反正不喝也就扔掉了,再說喝了也就我知,小可知,別人也不會笑話,幹脆就把它喝掉。於是張開嘴,大口地把整杯奶都喝掉了。

躺在床上,想想也覺得可笑,做哥哥的竟然喝了比自己小五歲妹妹的奶。

第二天,小可也沒問我是不是喝了那杯奶,只是晚上的時候,又送來了一杯奶,我又把那杯仍帶有小可體溫的奶。自從我喝了小可的奶水之後,我就有種不可抑制的想看小可乳房的沖動,但理智告訴我,那是妹妹,是不能這樣的。

但我就借小可喂寶寶的時候,偷偷地盯著小可的大乳看,小可可能也看出了我的想法,自從我喝過她的奶水後,也就不在遮掩,每次餵奶時都把整個乳房露出來,有時就連另外一隻沒有餵奶的乳房也露出來,用手捏弄著。彷彿在象我示威。我當然也不客氣,看了個飽。一天晚上,小可又把一杯奶送過來,卻沒有立即走。以前小可送奶過來馬上就走了,可這一次沒有走。小可用眼眼看著我,小可今天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可能清楚地看見她沒有帶胸罩,下面的小內褲也隱約可見。我見小可沒走,我就沒有立即喝掉那杯奶。小可看我沒喝,就對我說:哥,你快喝啊,一會兒就涼了。我些不好意思地說:你在這兒,我…我喝不下。小可哈哈大笑起來,說:一人大男人還害羞。說著端起那杯奶,送到了嘴邊,我只好張開嘴,把它喝掉。

小可是這麼近距離地站在我面前,透過睡衣,可以清楚地看見小可粉紅色的乳頭用聞到小可身上傳來女人的體香。小可看我喝完奶,對我說:哥,好喝嗎?

我說:好喝不好喝,你自己嘗嘗不就知道了。小可說:哪有自己吃自己奶的。說著突然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我去睡覺了。頭也不回地走了。我愣愣地坐在那兒,心裡想這小妮子是不是有意的勾引我。沒過幾天,晚上小可突然來到我房間,模樣有些著急,對我說:哥,人家的吸奶器壞了。我說:明天買一個不就得了。小可說:那人家今天晚上怎麼辦?我說:忍耐一晚,明早我就去買。小可說:不行的,夜裡漲得很難受的。

我說:那怎麼辦?小可臉一紅,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好半天才卻生生用很低的聲音說:你可不可以把人家的奶用嘴吸出來。

我一下就跳了起來,說:你說……你說讓我用嘴把奶吸出來。小可抬起頭,目光堅定的看著我點了點頭。我說:天下哪有哥哥吸親生妹妹奶的,不行。小可看到我的樣子,有些著急,說:吸吸有什麼關系,在說別人也不知道。我說:那也不行。小可急了,對我說:有什麼不行,你常常偷看人家的奶子,你以為我不知道啊,平時人家的奶都讓看夠了,在說每天晚上都喝著人家的奶,現在人家有事讓你幫忙,又說不行了,等我回家告訴媽,就說你偷看人家的奶子。

我說:你……你敢。小可說:有什麼不敢。明天我就打電話告訴媽。隨即小可的口氣又轉變成軟求:好哥哥,你幫人家一次嗎?說著拉開了衣服,露出了已經漲大的乳房,在我還沒回過神的時候,把粉紅的乳頭壓在了我的嘴上,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張開嘴把她的乳頭含到嘴裡吸吮起來。小可的乳頭很軟,微一吸吮,一股甘甜的乳汗就湧入了嘴裡。我坐在床邊上,小可站在我面前,緊緊地抱著我的頭。我感覺到小可的整個乳房貼在我臉上,很柔軟,很舒服。很快一側的乳房的乳汗就被我吸幹了,又轉到了另外一側。小可的乳房很白,我很快又有了一種眩目的感覺。鼻中滿是小可的體香味。很快兩個乳房被我吸得變軟變小,當我吐出小可的奶頭時,我發現小可的臉和我一樣,紅紅的。小可在我臉上又親了一下,高興地說:謝謝哥。飛快地跑回自己的房間去了。第二天,小可並沒有讓我去買什麼吸奶器。晚上快要睡覺時,小可又來到我的房間,來做昨天的功課。今天我們兩個人都盡量表現得自然一些,當我把小可的乳頭含入嘴裡,小可啊的輕輕呻吟了一下。

從此,每天晚上我又多了一項工作,那就是替小可吸出多餘的奶水。幾次以後,我和小可都沒有了開始時的緊張。隨之而來的是興奮和羞澀。我不但吸著小可的乳頭,有時還用牙輕輕咬著她的乳頭。一天晚上,我們又象往常一樣開始了。今天的小可穿著一件小小的T恤,下面穿著一件短裙。我仍然坐在床邊上,小可站在我面前。我把小可的T恤拉上去,露出了可愛的乳房,小可的乳房屬於那種梨型的,圓鼓鼓的,乳暈不大,小小的乳頭呈粉紅色,象一粒熟透的葡萄,等人去採摘。

喝過小可的奶,小可坐在我腿上,身體靠在我懷裡,一隻手摟住我的脖子,又和我吻了一次。

看到小可被我吸得臉色緋紅,呼吸也有些急促,我問小可:我和寶寶吸她的奶時有什麼不同?小可臉上帶著紅韻說:寶寶吸吮人家的奶時,就是吃奶,人家沒什麼感覺,你吃人家的奶時,我總是想到男女之間的事情。

我問小可:你和你老公是不是很長時間沒在一起了?小可有些妞妮但還是回答道:自從我懷孕6個月起我們就不在一起過性生活了,到現在已經快半年了。我用手指捏著小可的乳尖問:小可,你家有沒有三級片或A片一類的影片?

小可說:怎麼,想看啊?我說:閑著沒事,消磨一下時光。小可似笑非笑看著我說:我家有是有,但我得找一找。

說著趴在電視下面的櫃子前找起來。小可趴到那兒,或者說是半跪在那兒,肥翹的屁股正好對著我,小可穿的小內褲很小,在襠部的地方僅僅能把陰唇蓋住,但兩腿之間陰部圓鼓鼓地呈現在我面前,我的頭腦一熱。下面已經脖起。

小可可能已發現我在看她,故意把雪白的屁股翹得更高,並對著我搖了搖。才慢慢地從櫃子裡面拿出一摞小影碟。我獨自一人欣賞著A片,看得我身體火熱。看完A片,已是半夜。我來到衛生間沖了一個澡,冷卻一下飛躍的思緒。我正洗著,小可起來上廁所。小可家的衛生間是廁所和淋浴一體的。小可在外面叫到:哥,你什麼時候能洗完?我說:再有十分鐘吧。一會兒小可在外面又叫到:哥,你快點兒,人家憋不住了。你打開門,讓我尿完你在洗。沒辦法,我只好打開門,小可急匆匆進來,不在理會我在,一屁股坐在坐便上,只聽一陣嘩嘩的水流聲。我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小可什麼也沒穿。兩腿中間是一團烏黑的陰毛。小可尿完後,坐在那沒有動,目光直盯著我的肉棒,由於剛才看A片,我的肉棒已變得又粗又大。由於衛生間內的空間較小,我的身體幾乎和小可的貼在一起,小可一伸手抓住了我的粗大的肉棒,說:哥,你的雞巴好大啊,說著用她的小手撫摸著,摸了兩下,突然一低頭,竟然把我的肉棒含入了嘴裡。我只覺得一種快感從肉棒湧向全身,心裡明知道這種事情不可以,但又不想拒絕。小可的口技很好,小舌在我的龜頭上來回舔著,並不時地把我的肉棒吞入吐出。 舔了一會兒,小可站起身來,抱住了我,在我耳邊說道:哥,人家想和你一起洗。說著又吻上了我的嘴,並用小手牽引著我的大手來到她的兩腿中間,直到我的手指觸碰到她的陰唇。此時,我也顧不上許多,我的手指在她的陰唇上撫摸著,小可的陰唇不大,很軟,上面早已粘滿了粘粘的液體。陰唇前部的那粒小小的陰蒂早已變硬,站立。我一碰,小可的身體就一顫,當我的手指向後插入到小可的濕熱的陰道中時,小可已軟在我身上。

我把手抽出來,我倆緊緊地抱在一起,我的肉棒頂在她的兩腿間,可能由於她的淫水太多的身緣故,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縫間滑動了兩下,突然插進了她的肉洞中。我的理智告訴我抽出我的肉棒,但小可緊緊地抱著我,不讓我動,並晃動了兩下身體,讓肉棒插入得更深。我們倆個就這樣緊緊地抱在一起,我的肉棒在她的小肉洞裡小幅地抽動著,我感覺到小可的肉洞裡的水很多,肉洞也很緊,小可很興奮,兩個乳房在我的胸口使勁地蹭著,小屁股了也一扭一扭的。

可能由於是兄妹亂倫的緣故,很快我們兩個人就都達到了高潮,我的肉棒一跳一跳地在小可的肉棒裡射出了精液。[

我和小可又互相擁抱了很長時間,才各自回房休息。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晚,我在迷迷糊糊之中忽然感覺有一隻溫暖的小舌在我臉上舔來舔去。我睜眼一看,是小可。小可對我微笑著。今天的小可打扮得格外亮麗,上身穿著一件小格子的襯衫,下身穿著一條緊身的牛仔褲。小可看到我醒來,對我說:懶蟲,起來吃飯了。我看到小可,心裡有種尷尬的感覺,我發現小可和我一樣,臉上帶著幾分羞澀,不敢直視我的目光。傍晚,吃過晚飯,小可把孩子哄睡已後,來到客廳,看到我坐在那看電視。小可坐在我旁邊,身體慢慢靠過來,我伸手摟過了小可。二個人的嘴又粘在一起。情慾這東西真是一發而不可收。

小可象蛇一樣在我懷裡扭動著。我抱著小可年輕的身體,手在她那富有彈性的大腿和屁股上撫摸。很快就把小可的衣服脫掉了。昨天雖然操了妹妹,但還沒仔細地看過她的身體,小可的屁股很豐滿,比沒有生孩子時大了一些,但沒有一絲贅肉,雪白的屁股形成一個優美的向上翹起的弧線。

只見小的一片烏黑的陰毛中間有一條像水蜜桃一般的鼓鼓肉縫,一顆鮮紅的水桃站立著,兩片肥美的陰唇不停的張合,陰唇四周長滿了烏黑的陰毛,閃閃發光,排放出的淫水,已經充滿了屁股溝,連肛門也濕了。小可的陰唇雖然生了孩子,但仍然呈粉紅色,只是小陰唇已有些遮蓋不住粉紅的肉洞口。我用雙手的食指拉開兩片粉色的陰唇,看到了肉縫裡面,肉縫泛出鮮紅的顏色,裡面早已濕透,肉洞口周邊粘著許多發白的粘液。小可的肉洞有如玫瑰花瓣,小口上有複雜的璧紋,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粉紅色小小的尿道口。再往上是一粒已經腫大的花生米。想到這是自己親生妹妹的美麗花園,現在卻讓自己隨便採摘,我已興奮得不行了。我伸出舌頭,在那粒已經腫大的花生米上舔了一下,小可全身一抖,嘴裡發出了一聲騷浪的低吟。小可在我的目光的注視下更加興奮,臉頰緋紅,嘴裡輕聲淫叫道:好哥哥,別……別……看了,人家好難過。 當我的臉靠近小可的陰部時,聞到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並有少許的尿味,混合起來就像酸牛奶的味道,這種味道刺激著我,使我的肉棒很快就勃起了,而且變得又粗又硬。我先用嘴含住小可那已經腫大成紫紅色的陰蒂,每舔一下,小可的全身就顫抖一次,同時嘴裡也發出“啊……啊……”的呻吟。

我的舌頭再向下,當輕輕滑過小小的尿道口時,感覺到小可的小肉洞裡湧出了一股粘液。

我最後把舌頭貼在了小可的小肉洞上,細細的品嘗著肉洞中粘液的味道,舌頭也在肉中慢慢地轉動,去磨擦肉洞中的粘膜,並在裡面翻來攪去。

小可現在人輕飄飄的、頭昏昏的,拚命挺起小屁股,把小逼湊近我的嘴,好讓我的舌頭更深入穴內。小可在我的舔弄下,禁不住嬌喘和呻吟“啊啊┅┅噢┅┅癢┅┅癢死了┅┅好哥哥┅┅啊┅┅你┅┅你把妹妹的小穴┅┅舔得┅┅美極了┅┅嗯┅┅”

小可拚命地挺起小屁股,用兩片陰唇和小肉洞上上下下地在我的嘴上蹭著,不斷的溢出新鮮的蜜汁很快使我的嘴巴和鼻尖變濕淋淋了。小可在一次猛烈的挺動中,一不小心把她那有些紫黑色的肛門也挺到了我的嘴上。

小可輕聲地求我:“好哥哥,快……快……人家……不行了……快點……快點幹……操……妹妹……一下吧。 我用手扶著有漲得有些發紫的肉棒,有小可的穴口粘了一些透明的粘液,用龜頭在小可的小逼口又蹭了幾下,才一沉腰,頂了進去。小可雖然生過孩子不長時間,但肉洞很緊,緊緊地挾著我的肉棒。

我只覺得自己的肉棒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異常的舒服。我開始慢慢的抽動起來。

“好哥哥,你的雞巴真大,幹得妹妹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幹。”小可在我耳邊熱情的說著,並抬起頭用她的香唇吻住了我的嘴,丁香巧送進我的嘴裡。小可把她的雙腿緊勾著我的腰,那小巧的玉臀搖擺不定,她這個動作,使得陽具更為深入。我感覺到小可肉洞中不斷緊縮的緊迫感和肉洞深處不斷地蠕動,就象小嘴不停地吸吮著龜頭。很快使我的全身進入快感的風暴之中。小可的兩片肥臀,極力迎合著我大雞巴的上下移動;一雙玉手,不停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亂抓。嘴裡也不停地叫:“哥哥┅┅嗯┅┅喔┅┅唔┅┅我愛你┅”這種刺激促使我很插猛幹,很快,我就感覺到小可的全身和屁股一陣抖動,肉洞深處一夾一夾的咬著自己的雞巴,忽然用力的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沖向自己的龜頭,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雞巴頂住小可的子宮口,一股熱流射向子宮深處射去。我們二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