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雅婷的自述之教學樓篇

孟雅婷的自述之教學樓篇

自從上次出門露出後,我許久都不敢再隨意裸體。畢竟對於在相對保守的小

縣城裡長大的我來說,被陌生男人摸胸部,是一次可怕的經歷,甚至在之後幾天,

我做夢都夢到我赤裸著身體被人在大街上抓到強奸,周圍還有一群人在毫無憐憫

的圍觀。而那個姚紫萍,我從那天晚上後就再也沒見過她,只是聽說第二天早上,

昏迷著赤裸的她在那個小花園的某棵樹下被起來晨練的人發現,然後警察和醫生

帶走了她……應該是覺得沒臉面繼續在這個到處是熟人的縣城裡呆下去了吧……

托她的福,在我剛開始那幾天精神快要崩潰的那幾天,親戚們由於擔心我的

安全而把我接到了他們家,在親人的呵護中,我慢慢的撫平了心理創傷。過了一

個月,期末考試結束後,在親戚們的一再叮囑「註意安全」「晚上別單獨出來」

之類的話中,我又回到了自己的家裡。到了自己家裡,我卻沒有以往在家裡

那樣裸體隨意走動,大概是心理還有點陰影吧。不過每當我從開始變得繁重的作

業中解脫出來時,還是會時不時想起那天,那一男一女激烈的動作,啊毛舔我胸

部的感覺,甚至還有那小混混一手摸上我胸部的感覺,一點一點,浮現在心頭。

前面說我是到了期末考試後才回自己家,而放假後一個月我則是忙著暑假作

業,當然還有時不時的回想和手淫……因為要升高二了,學校要求開學前四個星

期要補課。雖然大家都對補課深惡痛疾,但是誰也不可能對抗學校,所以大家都

只有乖乖的去上課,而我的露出,就在這補課期間繼續延伸……

我們學校最近起了一棟五層高的新宿舍樓,男生女生各一邊,中間有一堵厚

厚的裡壁將青春期中的男女隔開。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選地點的人腦殘了,宿舍樓

正好和教學樓相對,只是距離有兩百多米遠。而恰好我們教室又是對著女生宿舍

那一邊。於是經常的,下課後一些眼尖的男生排在教室外的欄桿上遠眺那些令他

們倍感神秘的小布片。而這時候我們女生都是滿臉鄙視的神情。然而親眼見到了

一次男女之間的激情的我,在偶爾瞄到男生褲襠間不經意的鼓起時,就會想到那

晚的場面。慢慢的,我開始在課間休息時變得思緒飄忽,滿腦子都是耀哥在姚紫

萍身上運動的場面,一直到那一天……

那是補課進入到第三個星期星期六晚上的晚上。即使是補課,學校也怕長時

間持續性的學習會壓垮學生,所以補課期間也是讓學生星期天休息,所以到了星

期六晚上大家都有些小激動,因為明天可以不用來上課嘛。我靜靜的復習著今天

老師教的課程,耳邊卻不經意間聽到幾個男生講的黃色笑話,以及他們刻意壓低

的笑聲。一時間,我心緒又飛到了那個晚上,臉色變得通紅,而下身的隱秘處也

似乎有了點反應。「該死」我暗罵自己一句,低頭繼續看課文,想讓自己從那點

記憶中脫離。然而那點記憶越來越占據我的心思,我甚至還開始幻想著被耀哥壓

在身下的不是姚紫萍,而是我孟雅婷……同桌看到我通紅的臉龐,還以為我生病

了,關切的問我要不要請假。我強顏歡笑隨意應了她一句,就跑到廁所裡躲著。

這樣的狀態可不是能隨意表現在眾人面前的啊……站在廁所的洗手池邊,我

用冷水洗了幾遍臉,卻發現心中的那點令人羞愧的心思還是如火一般炙烤著我。

這時候「叮叮叮叮叮……」的下課聲響起。原來是到了晚自習放學時間。我

們學校下晚自習時間是9點,而聽到黃色笑話的時候大概是8點半,這麽說來我

居然幻想了半個小時?!我一邊不可思議的想著一邊回到了教室。看著大部分學

生迫不及待的跑出教室,我定了定神,也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這時旁邊突然響

起一個聲音:「孟雅婷。」我轉頭一看,原來是學生會的副會長秦盛。「這是我

們教學樓樓頂的鑰匙,這幾天記得帶人把樓頂的花都換了哦∼」看出了我心中的

疑惑,秦盛拿出一把略微陳舊的鑰匙遞給我。哦,我們學校要準備50年校慶,

學生會被要求組織人到樓頂把花盤都換成新的,而這個該死的副會長居然把責任

推給我一個學生會普通成員身上,而且我還是女生耶!秦盛聳聳肩:「沒辦法,

男生大部分都被派去清理操場或挖鏟雜草之類的重活了,搬花盤的事只好交給你

們女生。」

我一楞,想想還真是這樣。沒辦法,只好接過鑰匙,還好樓頂的花盆都是小

號的,我小小的雙手都差不多可以圍起來。嗯,樓頂?!我突然楞了一下,想起

之前在家裡樓頂的荒唐舉動。「要不要在學校的樓頂也……」這個念頭一出來,

我被我的瘋狂嚇了一跳。

我深深吸了口氣,試圖平息自己由於緊張而微微顫抖的身體,環顧一下四周。

這時大部分同學都跑光了,教室裡也只有十來個人繼續埋頭看書。我坐到自

己的位置上,對著課本盡力的說服自己忘卻那個瘋狂的念頭。然而,經過一段時

間的掙紮,我突然發現我根本不是在說服自己,而是在考慮上樓頂露出的各種方

案!

我們教學樓兩側都有走廊,樓梯在教學樓兩邊和中間,兩邊的樓梯靠外是廁

所。

由於一些勤奮的學生的存在,教學樓在下了晚自習後一個小時裡,也就是1

0點才關閉教學樓的電源。而且現在是補課,高一新生不在,而高三學生都在比

較偏僻的綜合教學樓那邊教室上課,學校保安也只有兩個人夜間巡視,而且聽一

些住在宿舍的同學講大部分時間他們只是在校園門口坐著聊天。最重要的一點是,

今天我是從親戚家裡吃飯出來,是親戚開車送我到學校門口,而不是往常那樣騎

自行車,正好我們學校在江邊,我知道一條江邊小路可以繞過校門離開學校。我

越想越激動,不斷的給自己打氣,然後,我就被我暴露的瘋狂想法打敗了……

我壓下心頭的激動,看了看手機,我胡思亂想的說服自己居然用了將近五十

分鐘。我擡頭看了周圍的同學,還好他們都在埋頭學習,沒註意到我這邊的情況。

我深吸一口氣,壓下心裡的沖動,又坐了差不多十分鐘。終於,熄燈鈴響了

起來。

那略顯刺耳的聲音今天我卻聽得格外悅耳。我站了起來,裝作若無其事的整

理好書本,然後挎起書包,磨磨蹭蹭的跟在大家身後走出教室。走到樓梯口,我

裝作看手機停了下來,虛假的推脫著同學一同回家的邀請。然後看準時機,在四

下暫時無人時閃身跑進了廁所。學校的廁所都是隔間,沒有門關閉,我只好蹲下

身子裝做尿尿一樣,以防有人進來看到我無所事事的站在廁所裡而奇怪。還好一

直沒有人進來。我耐心的等待著,果然不久,燈光一下全黑了。我閉著眼睛,耳

朵卻以最高的警戒狀態捕捉著周圍一絲一毫的聲音。就這樣過了五分鐘,同學們

說話的聲音已經聽不到了。我顫抖著身體慢慢站了起來,借著外面路燈投射進來

的一點點光線,我一點一點的摸向廁所門口。果然,在那點點路燈的光芒中,我

只看到安靜的樓梯,不過走廊那裡卻是被路燈照耀得比較清晰。我皺了皺眉頭,

算了,反正我是上樓頂,不理它了。我踮著腳尖,拾梯而上,慢慢走到四樓。哦

忘記說了,我們所在的教學樓有四層,我在的班級在三樓,而上樓頂的樓梯就是

我這邊這個樓梯口。到了四樓我又從樓梯間往走廊偷偷看了一眼,也是沒人。看

來我是小心得過頭了,這時候一般來說所有的學生都走光了的。我繼續往上走,

終於來到了樓頂的樓梯間……

樓頂的鎖是一個大鎖頭,以前上來看的時候覺得很有些年頭了。我借著那點

已經可以忽略的路燈燈光,找到了鎖頭位置,慢慢的將鑰匙插進去,輕輕一扭。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嚇得我渾身動彈不得。我豎起耳朵,極力的搜集周

圍的聲音。然而回應我的只有無盡的寂靜。我搖了搖頭,將心裡那點不安壓下去,

抽開鎖頭,輕輕的推開門。頓時,一股夏日難得一見的清風吹拂著我的身體。我

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將手頭的東西和書包放下,輕輕的解開校服的扣子。

上衣慢慢的被我脫下,隨手掛在一邊的欄桿上,然後又雙手伸到後背,將胸

罩扣解開。於是,我傲人的雙峰就這樣展示在樓梯間的門口。繼續的,校裙也滑

落到地上,露出了我那白色的蕾絲邊小內褲。此時我伸向內褲的雙手更加顫抖,

竟然半天沒能往下拉。都到這一步了,你還猶豫什麽!我罵了自己一句,一彎腰,

雙手拉著內褲到了腳邊。踢了踢腳,迫不及待的將內褲踢到一邊。這時我除了鞋

子已經全身赤裸。我蹲下身子,慢慢瞄向教學樓後面的老師辦公樓,此時,僅僅

三層樓的辦公樓已經由於海拔問題看不到了,我又看向新宿舍樓方向,雖然它比

教學樓高一層,但是距離兩百米讓我只是看到一排排從窗戶投出來的光。我努力

使自己鎮定下來,慢慢的走出了樓頂。夜空下,一個美麗的女高中生,赤裸著身

體,在教學樓上緩緩的出現……

雖然教學樓樓頂的邊緣有堵半人夠的矮裡,但是我還是不太敢站直身體,只

是半彎著腰,走向了靠辦公樓這一邊,透過放在矮裡上的花盆間的間隙,望向辦

公樓和校門口的那兩個保安。再交代一下,教學樓再出去20米左右就是辦公樓,

辦公樓再過去大概50米就是校門口了。此時辦公樓也完全熄燈,而看著稀稀拉

拉幾個從校門旁邊的停車棚裡騎車出來的學生,我莫名的興奮起來,就這樣半彎

腰,左手中指深入那小穴中不斷蠕動,右手則用力蹂躪著胸前兩個肉球。也許是

這樣的姿勢太累,我摸了半天反而沒了興致。我有點沮喪的退回樓梯間門口,將

校裙墊在地上,一屁股坐上去。「也沒什麽好玩嘛,反正都沒人,不如回到教室

去露出。」當我發現這個念頭出現時,我已經懷疑我是不是天生的暴露狂了……

我想了想,將地上的衣服全部裝到書包裡,然後挎起書包,任由那從右肩斜

挎過乳房挎帶擠壓著乳房。感受著赤裸肌膚直接接觸書包帶的異樣感覺,我站直

了身體,走下了樓梯。當走到了第三層也就是我們班所在的那一層,我瞇了瞇眼

睛看向走廊,路燈依舊照耀著這裡。我想了想,再次蹲下身子,往前慢慢挪動。

雖然走廊的護欄都是一根根細細的圓柱,但是間隙也很小,也就夠我三個手

指放進去而已,此時這邊方向也只有新宿舍樓還亮燈,中間那些什麽圖書館,食

堂啊之類全部都熄燈了。兩百米的距離我就不信能看透這麽小的縫隙。我們教室

在左邊樓梯和中間樓梯的中間,和兩個樓梯各隔了兩間教室,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尤其是我還是蹲著的狀態。好不容易來到教室門口,伸手摸了摸書包,掏出鑰匙。

還好我平時學習成就不錯,而且整天都是乖乖女形象,混了個班長當當,這

鑰匙就是給我這個班長備用的。不過如果老師知道鑰匙是被我拿來用到露出上的

話大概會口瞪目呆吧……

很快的我進到了教室,反手將門口掩上,後背靠著門口,胸部卻在急促的起

伏。畢竟這是平時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甚至我還有點點錯覺覺得同學們

還在課桌上認真的看書,而我卻是全裸的站在門口。我搖了搖頭,將這荒謬的想

法甩出腦海。輕輕的,我走過一排排座位,走到我的位置,那是一個中間偏右,

靠窗的位置。我撫摸著桌面,回想起晚自習回想起來的綺念,臉又紅了一下。不

自覺的,我脫下鞋子和襪子,把抽屜的鎖打開,將它們和書包塞進去,然後全身

赤裸的躺在課桌上,雙腳分開跨在窗口的鐵欄上,將自己最隱秘的地方毫無保留

的對準了宿舍樓那邊。剛才在樓頂沒能盡興的動作,接著又開始了。平時莊嚴神

聖的教室,突然變成了我的淫樂場所,這種巨大的差異讓我追尋刺激的心理得到

了極大的滿足。我開始幻想教室裡現在坐滿了人,個個都在埋頭苦讀,而我在他

們前面盡情手淫。摸得興奮時,我坐直身體,雙腿從窗口鐵欄伸出去,右手也伸

出鐵欄再挽回來摸著自己的乳房,盡情的蹂躪。左手中指則放在小穴前面,腰部

發力,讓手指一下一下的進入到小穴中。腰部動作越來越大,而我下身的空虛感

卻越來越高,畢竟我的手指還是太小了。我意猶未盡的下了窗口,剛想到抽屜了

找點什麽粗點的東西,突然聽到,樓梯上有著急促的腳步聲!

我一下楞住了,然後趕緊蹲下身子,躲在課桌下面,心裡還一再祈禱:千萬

別是我們班的,千萬別是我們班的。可是,有些事你越擔心它越會發生。那腳步

聲離我越來越近,然後伴隨著一聲扭鎖的聲音,我們班的教室門口,打開了……

我腦海一片空白,下意識的捂住嘴巴,身體更加蜷縮,躲在自己課桌下一點

也不敢動。還好教學樓是拉閘斷電,此時並不能開燈,外面路燈的光線還不足以

讓我雪白裸露的身軀太過於顯眼。只聽見那腳步聲急沖沖的往我這個方向走了過

來,我的心一點一點的往下沈,這回,難道是真的被發現了嗎?我彷彿已經看到

我即將被那個人揪出桌底,然後盡情的蹂躪。就在我不知所措時,腳步聲在我面

前停下了……「呼……」那聲音?是和我同桌隔一個過道的曹誌。這家夥平時就

表現得很猥瑣,據說他還偷窺過女廁所。完了,被這樣的人看到我在教室裡暴露,

那接下來的事……我突然不敢想下去,只是繼續保持著蜷縮捂嘴的姿勢,祈禱他

不是看到我才來的……「嘿嘿嘿嘿……」猥瑣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借著模糊的光

線,我看到一雙腿朝我走過來,我瞪大眼睛,大氣都不敢出。只見那雙腿在我座

位上停了下來。我幾乎絕望得要喊了起來。然而我等了半天,想象中的彎腰伸手

拉我出去的情況沒有出現,只是停在那而已。我楞了一下,慢慢鼓了點勇氣,偷

偷伸頭瞄了一下。靠!這家夥在拿望遠鏡看向女生宿舍那邊!

我開始哭笑不得,一個露出女和一個偷窺狂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相遇了。可

是目前這樣的狀況,我卻沒辦法動彈,只能悄悄扶著我前面位置的凳子,小心翼

翼的盡量離那雙腳遠一點,可是課桌就那麽點地方,怎麽躲,也還是差不多。正

在我苦惱時,只聽見曹誌「咦?」了一聲,接著我聽到我頭上,也就是我的抽屜

被打開了。「孟雅婷這妞怎麽沒拿書包?鞋子襪子也在?她玩裸奔?」聽到這句

話我本就懸著的心又往嘴邊提了一提。「嗯,還帶有女人香……」躲在課桌下的

我又氣又惱又羞,聽到這句話誰都知道這家夥在翻我的衣服。「好大的奶罩,要

是能抓一把她的奶子就好了……嘖嘖……」「蕾絲小內褲,也有點情趣嘛……」

我聽著這些平時不堪入耳的話,現在卻感覺到一點點的……慾望?我驚恐的

發現我在這樣尷尬的情形下我的小穴居然濕了。然而還來不及等我反應過來,只

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我悄悄扭頭,發覺這家夥……在脫褲子……曹誌這時候已

經坐到了我的位置上,雙腳朝我伸了過來,只差那麽五厘米就碰到我的屁股,而

雙手則是將皮帶解開,然後將褲子褪下,一根雄壯的陽具就這麽直挺挺的擺在我

面前。

我腦海嗡的一下,因為平生第一次,我看到了男人的陽具。這時從他的小腹

看,上衣也被他脫掉了,脫褲子時他的腳縮來伸出的,還好一直沒碰到我。而我

只是楞楞的看著這挺拔的陽具,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很快的,我的腦海又因為緊

接下來的事再次陷入空白。只見曹誌雙手拿著我的小內褲裹在龜頭之上,雙手慢

慢的在前後活動著……

(二)

看著我那被套在龜頭處的內褲,我使勁的咽下口水,這家夥……太瘋狂了吧

……雖然心裡有點因為自己的衣物被別人把玩而產生的淡淡怒氣,但是全身略顯

冰涼的感覺在提醒我還是裸體狀態,這時候我出現的話顯然不是什麽好主意。再

看看曹誌,他顯得更亢奮了,雙腳擺動的姿勢也逐漸變大。我又往我位置前面挪

了挪身子,卻發現我已無處可挪。而這時曹誌卻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站了起

來。我略微錯愕的看著他的雙腿,只見他左腳擡起,雙手出現在我面前,手裡拿

的是……我的校裙??沒等我反應過來,他的左腳已經往裙中一踩,然後右腳再

擡起,又往裙裡放下,然後雙手一拉……他穿上了我的裙子!!!「變態!」這

兩個詞語猛的出現在我腦海中。沒想到,我今晚居然會看到一個傳說中的變態!

再看看此時的曹誌,又繼續坐到我的位置上,憑著視線所及的那一點上半身,

他連我的校服也穿上了。「女人衣服的觸感就是舒服啊……」聽著他那極度猥瑣

的幾乎呻吟的聲音,我突然有股反胃的感覺。然而這時曹誌的雙腳又往前伸了一

點點,接著雙手依舊抓住我的小內褲,探到裙子裡繼續套著龜頭不斷活動。我極

力忍著憤怒,以及他那龜頭帶來的一點點腥味,雙手捂嘴,眼淚卻不自覺的流了

下來……然而噩夢還未結束,就在兩三分鐘後,只聽見曹誌一聲低吼,本來靠在

椅背上的上半身突然往前傾,雙腳猛的往後一縮,一股帶著濃烈腥臭味的液體射

在我臉上,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第二下,第三下……在教室裡,在我的位置下,

我臉上沾著男人的精液,還全身赤裸。

這一刻,我一直由於精神緊繃而夾緊的雙腿中間,也適時的傳來一股激烈的

快感……我和曹誌幾乎同時泄身了……其實現在回想起來,在他還沒來教室時我

就已經手淫半天,然後再經過那麽一段強烈的刺激,天生敏感的我達到高潮也不

是什麽奇怪的事。不過當時情況下,高潮的我也只能像上次一樣,用最後一點點

理智竭力不讓自己有一點點聲音發出來,然而原來捂住嘴巴的雙手卻已經不知何

時變為一手捂嘴一手在小穴位置不斷的用力撫摸,當我發現自己的淫蕩樣子時也

被自己嚇了一跳,然而那快感已經讓我停不下手了……

「呼……」當我還在回味高潮的時候,頭上又傳來曹誌略微虛弱的聲音,看

樣子男人射完精後就完事的說法是真的。而我還沈浸在高潮的回味中,眼光餘角

看到他竟然在用我的內褲擦拭著他的龜頭,然後慢慢的將身上我的衣服脫下再穿

上他自己的衣服。我鬆了口氣,看來這家夥爽夠了,估計把我衣服放回去就該走

了吧。緊接著頭上傳來明顯帶有依依不捨的幾聲嘆息,然後看到那雙幾次幾乎就

要碰到我裸體的腳慢慢往教室門口移動。我小心翼翼的挪動身體,盡量讓課桌始

終擋在我和他中間。終於,我聽到了教室門鎖上的聲音,然後是移往樓梯間,下

樓梯的聲音。我蜷縮著赤裸的身子,直到那點聲音慢慢的消失後幾分鐘還是十幾

分鐘,我才虛弱的爬起來,靠在椅子上往窗外望去。透過走廊護欄的縫隙,我看

到路上有一個猥瑣的身影在慢慢往車棚方向走,也許還在回味在本姑娘衣服帶給

他的刺激吧。然而他萬萬沒想到,那時他只要一彎腰,甚至只要腿伸得更直一些,

更大的刺激將會等著他……

從緊張的心情裡放鬆,再加上剛剛過去的高潮,我也虛弱的坐在椅子上,長

長的出了一口氣。無意識的手一抹臉,手上傳來的粘乎乎的感覺提醒我似乎忘記

了一件事……曹誌的精液還在我臉上!!!我手忙腳亂的翻開抽屜,剛想找點紙

巾擦拭臉,卻模模糊糊的看到書包似乎癟了不少。我心裡一個咯噔,連忙打開書

包一看。果然!那猥瑣的曹誌將我的校服和內衣內褲都拿走了!一個接著一個的

打擊讓我心理終於崩潰,我趴在桌子上,也不管有沒有人聽見,大聲哭了起來。

不過也許是今天我的運氣壞到頂點了,老天終於眷顧我一回,在我哭泣的時

間裡沒有人經過教學樓。要不然,一個赤身裸體的美少女,臉上掛著精液大聲哭

泣,這樣的場面被人看到,我也不用在這個小縣城裡呆了。哭歸哭,問題總要面

對的,沒有了衣服,我該怎麽回家。這個問題在我哭完後讓我發了好一陣子的呆。

我想了想,伸手翻翻書包,還好除了衣服被拿走,其他東西比如手機,襪子

鞋子等都還在,看來曹誌只是想拿我的衣服回去繼續把玩,沒有其他的想法。可

是就是這樣卻讓本姑娘陷入了一個天大的危機。我恨恨的看了下他的位置,過去

用力的踩了幾腳他的椅子,可這也不能解除我當下的窘境啊。我看了下手機,已

經快11點了。看來只有再等晚一點,再去找人幫忙了。不行!腦海裡剛出現找

人幫忙的念頭,就被我自己否決了,畢竟我現在是裸體啊。沒想到一次沖動,竟

然讓我遇到這樣的情況,我該怎麽辦……眼一熱,我又差點哭了出來………不行!

腦海裡剛出現找人幫忙的念頭,就被我自己否決了,畢竟我現在是裸體啊。

沒想到一次沖動,竟然讓我遇到這樣的情況,我該怎麽辦……眼一熱,我又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