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助理小殊

女助理小殊

小殊是我的女助理,年齡比我小四、五歲,人長得不錯,生過兩個小孩,身材雖然不算是標緻,但仍屬玲瓏有曲線,應該說是很有一股熟女的韻味,尤其那對渾圓美麗的臀部,容易讓人想入非非。

她的坐位就在我面前,剛到公司時,或許因為我是她的主管,總是唯唯諾諾而且有一種小女人的韻味,雖然交辦的事偶爾出槌,看到她無辜的表情與欲滴的淚眼,總是很難發起脾氣。多日的共事,由於我的好脾氣與相互的了解,她也相形的大方起來,也因為我的老實,常常會用言語誘惑我這主管,偶爾也會拉著我的手撒撒嬌,當然小殊是不會曉得,她的這些舉動也著實讓我生理上起了莫名反應。

她常來我家做客與我老婆也就熟稔起來,認做姐妹,這天公司得上班,她老公又剛好帶小孩回東港老家,要隔天才回來,她又膽小夜間總疑神疑鬼的無法好好入眠,也就央求我老婆大人讓我到她家陪她,我那傻老婆竟然同意,我也只好順理成章的送她回家與小殊為伴。

回小殊家後,她換穿著一件連衣裙外面套著一件毛衣,包得密密實實,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瓏浮凸的身材。我知道她最近喜歡打麻將,就拿出副麻將在她面前晃,她眼睛一亮,又馬上歎道可惜人不齊,玩不了,我跟她說可以玩二人麻雀,她又說她不會玩,我便教她玩,不一會她便學會了。我看時機到了,便假裝太悶,說不玩,小殊正玩得入迷,哪肯放我走。我便要求賭錢,小殊見自己身上有不少錢,又認為我是主管,應該不會想贏她的錢,就先批評道當主管的不應該玩錢,又轉彎抹角地說只此一次,下不為例。我暗地裡笑破肚,表面卻無動於衷,好像我陪她玩一樣。

玩不到幾圈,小殊已輸了了大半錢,女孩子應該都都不大賭錢吧,一賭輸了便眼紅,小殊更加臉都紅了,這時我剛好來了個電話,朋友邀我出去KTV唱歌,我故意大聲和朋友講電話,讓她知道我就要離開她家了。果然她一見我要走,就著急起來,她知道我這牛脾氣,一定不肯把錢還她,於是便急著把錢贏回來,要求加大賭注。當然正中我的下懷。我欣然同意,又要求玩二十一點,說這樣快點,因為我急著赴約,她輸起錢來還真天不怕地不怕,沒幾鋪她已經把錢輸光了,我見她失魂落魄的樣子,暗暗好笑。見她急得要哭的樣子,我知道機會來了,便說你可以拿首飾和衣服當錢,每樣當二千塊,她還有點遲疑,我又裝著要走,她連忙撲過來拉著我的手,又連聲同意。

其實做莊怎麼可能輸錢呢,於是又玩了幾鋪,小殊已經輸光了首飾,把鞋子、絲襪和毛衣都輸給我了。我見她遲疑著要不要賭下去,便說衣服可以當五千塊計,她一下子答應了,還怕我反悔,我算準了若她贏了肯定要回錢而不要回衣服,她更以為我離開之前一定會把衣服還她。

果然不出所料,小殊一贏就要回錢,一輸就脫衣服,沒過幾鋪,錢非但贏得不多,還把連衣裙和束腰輸了給我,身上很快就脫得剩下奶罩和底褲了,見到自己已到了最後底線,小殊又開始遲疑了,再脫下去自己便光著身子了,一見如此,我決定開始辦正事了。我對她說我拿贏來的三萬塊錢和所有首飾衣物,賭她的奶罩和內褲,又說服她說輸了最多讓我看見她的身體,贏了她便可以走人,也許是輸紅了眼,她竟然同意了。

不用說,我怎麼可能會輸呢?不過小殊卻慘了,起初她不肯脫,還企圖以女助理的名義要我把東西還她,不過我硬是把她的奶罩和內褲剝了下來,一來她不夠我大力,二來她又不好意思也不敢與我這主管耍賴皮,於是一絲不掛的她拚命縮成一團,嘗試遮掩自己的身體,老是露出陰毛和乳頭,她害羞得臉也紅了,看到她那呼之欲出的身材,我的老二快要破褲而出了。小殊的絕對是一個極品。特別是那對奶子和屁股,摸上去肯定特彈手。

我看時機到了,便說有一個折衷的辦法,一鋪定勝負,她贏了便拿回所有東西,輸了只要陪我玩一個遊戲便行了,花不了多少時間。而東西照樣還她,她一聽眼睛又亮了,大概她以為我這主管應該想不出什麼危險東西來刁難她,又可無償拿回她的東西。她馬上同意了。

看到她上了釣,我高興極了,而她也因為可以拿回東西而高興。結果當然又是她輸囉。不過她也不大擔心,只催我快玩遊戲,我自然當仁不讓。我叫她打開雙手,上身貼在餐桌上趴著。這時小殊又死都不肯了,因為一趴下,後面的浪穴就正對著我,這道理我一早知道,只是沒料到她輸得暈頭轉向,竟也可以考慮到這點。

我一個勁地問她為什麼,她又不好意思開口,只是叫我先還她衣服再玩,到了這地步,她還為了保持一點點的淑女樣子,死也不肯趴下。終於討價還價之下,我把內褲還她,讓她遮一下羞,我看著她把內褲穿上,尻縫若隱若現的樣子,於是她穿上內褲,伏在桌上,也許她自己也意識不到,那姿勢和一個等待男人騎她的蕩婦一模一樣,我要她數一百下,之後便來找我。當然她不可能數完一百下。

小殊笑了,她本來以為又要幹什麼令她難為情的事,她的戒心一下子沒了大半,本來她對我開始有防備,現在我在她心目中又變回了調皮的主管。於是她開始數數,我也開始躲進房裡脫衣服,也許是小殊覺得好玩吧,小殊數得特大聲,她的聲音很好聽,不過在我耳裡,這些就是悅耳的叫床聲。

小殊沒數完三十下我已經脫光衣服,悄悄來到她背後。小殊還一個勁地在數數,於是我蹲下來慢慢欣賞她的浪穴,可能是剛才和我幾下拉扯,她的內褲已經有點濕潤,我決定來一次粗暴的。好好給她一個驚喜。在小殊數到五十下時,我突然一下子把小殊的內褲一下扯到膝蓋下來,小殊驚叫一聲,想爬起身來,但我飛快地按住她雙手,又用腳撥開她的雙腳,這時小殊的秘穴已清楚地擺在我面前,等待我的插入,小殊這時的姿勢就像一個折了腰的大字形,我想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擺出那麼淫蕩的姿勢吧,我把大雞巴對準她的浪穴,狠狠地插了進去。於是她還來不及起身便慘叫一聲,我的大雞巴已經插進了她的浪穴中。

她雖然拚命想轉過身來,但兩隻打開的手被我按著,只能拚命搖動屁股,想擺脫我的抽插,她的浪穴還很小,把我的雞巴包得緊緊的。幹起來感覺特好。我興奮極了,拚命抽插,她漸漸鎮定下來,知道我花那麼多時間誘她上鉤,不會輕易放過她,於是她想用我老婆來威脅我。我看她的浪穴越來越濕,淫水都順著腳流到地上,我知道她生理上忍不住想要了,就輕輕的在小殊耳邊廝摩,低語著好愛她,早就想插她了,把小殊弄的更想要,不自覺的扭動小蠻腰,我把她轉過身來,又把她的腳叉開抬起來,面對面地抽插。

剛才好一陣子,她都背著我,沒有摸到她的奶子,現在還不摸個夠,我抓著她的奶子,一面有節奏地抽插,到後來小殊的屁股也開始一上一下配合我,我大笑道:「小浪貨,不是說不要嗎?怎又配合得那麼好?看看你那騷穴,淫水都流地上了。」小殊臉更紅了,眼睛也閉得更緊,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覺地跟著節奏擺動。

我有意要她張開眼睛,而且她不開口浪叫也讓我有氣,於是我把早就準備好的春藥抹在她的穴上,把雞巴拔了出來,小殊雖然是被我霸王硬上弓,但也由於震驚、生氣、害怕慢慢轉為舒服享受,一下子小穴中沒了我的雞巴,好像整個人被抽空了一般,她奇怪地張開眼睛,卻一下子看到自己張開大腿,屁股還在一上一下搖動,身體四腳朝天地半躺在桌上,我卻在一邊似笑非笑地望著她的浪穴,看到自己淫蕩的樣子,她不禁驚叫一聲,忙合上腿,直起身來坐在桌上,雙手又捧著奶子,坐在桌上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眼睛一打開,便不敢合上了,她怕我又會做甚麼,但是又不敢望我那高高舉起的老二。於是我們倆人便光著身子互望對方。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那春藥開始生效了,小殊也不知道,只覺下身越來越騷癢,開始她夾著大腿不斷摩擦,但下身的癢越來越難忍,淫水越流越多,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漬,到後來雙手不得不從奶子上轉移到浪穴,可能小殊平常沒試過手淫吧,雙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但騷癢卻越來越厲害,她雙手著急地在浪穴上亂掐,嘴裡也開始「嗯嗯」地呻吟起來。那時她仍有些害羞,不願讓我看見她的奶子,於是她向前趴下,把一對大奶子貼在桌上,但這樣子卻使她看起來像只母狗一樣伏在桌上,頭和臉貼著桌子,雪白的屁股高高抬起,雙手不斷在浪穴上亂按。小殊的神智開始給性慾佔據了,她嘴裡越叫越大聲,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會叫這麼大聲,簡直是忘情地浪叫。

我把小殊抱起來,她連反抗的空閒也沒有,雙手忙著自慰,於是我毫無困難地把她抱到床上,我懷裡躺著一個光著身子的美女,一隻手抓著柔嫩的屁股,一隻手攬著溫香的背,掌心半扣著小殊的半個奶子,我把小殊放到床上,決心讓她來一次真正的「叫床」。小殊早已全身無力,我先把小殊的手從浪穴上拿開,她馬上難受地嗚叫起來,我又打開她的雙腳,在浪穴上輕輕地吹氣,小殊更加難受了,她痛苦地將身體扭來扭去,淫水也更加泛濫,我看是時候了,就問她:「要不要?嗯?」她似是而非地點頭又搖頭,於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氣,她終於忍不住了,漲紅了臉,小聲說:「要,要。」我假裝聽不到,說「什麼?沒聽到。要什麼?」她完全投降了,閉著眼睛小聲又說:「我要雞巴……求你給我…嗯…」

我樂極了,又逗她說:「說大聲點,你是不是小淫娃?」她的浪穴已經騷癢到了極限,現在她再不顧甚麼淑女的儀態了,連聲嗚咽著說:「是…我是…小淫娃…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

我笑道:「要我干你也行,先來舔我的雞巴。」小殊迫不及待地含住我的雞巴,舔了起來,我也想不到她如此乾脆,看來她真是餓壞了,一邊含我的雞巴,一邊手淫。我看得性起,一把抓起她的頭髮,對著她的口猛插,看到小殊痛苦又舒服的樣子,我快活極了。我把小殊的屁股抬起來,將大雞巴對準她的浪穴,小殊十分配合地把雙腿張開,可能是渴過度,她的腿張得快成一字碼了,我笑道:「還真是名副其實的小淫娃,沒白學了舞蹈啊,腿張得那麼開,別人可沒那本事。」

小殊臉紅了一紅沒講話。於是我不再客氣,雞巴應邀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穴裡,小殊大叫一聲,手舞足蹈起來,只是之後她又馬上由大叫變成了哼叫,我又有氣了,於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來,又在她奶頭上又搓又拉,小殊痛得大叫起來,不過這一來她就合不上嘴了,嘴裡一直浪叫,小殊不愧是個標準的婚後處女,叫床都比別人強,不同於一般的啊啊聲,小殊叫床聲不但更悅耳,也多元化多了。

小殊一叫起床來就全情投入,小殊雖然叫得賣力,卻不夠銷魂,好在她聲音好聽,身材也一流,己經補足有餘了,她幾次叫得透不過氣來,要我在她胸前又拍又揉才回過氣來。她的屁股也越抬越高,雙腳伸到天上去了,這時連我也不大相信眼前一絲不掛的淫蕩女娃就是平時斯斯文文,連低胸裝和迷你裙也不多穿的小殊。於是從此我知道,只要催起女人的情慾來,聖女也可以變成蕩婦。這也間中促成了我和其餘女人的情事。

話說回來,小殊可能是性能力較弱,不到半小時已丟了三次身,也暈了一次,只是我還有些許「能量」,不能就此放她走,小殊雖丟了身,卻更加浪了,她已經給我幹得神智不清,但是還不斷浪叫,我們在床上也換了姿勢,小殊狗爬式地趴著,我托著她的腰抽插。沒多久,小殊又高潮了,她的屁股拚命亂顫,叫聲也驚天動地,好在她家那裡是獨立式別墅,隔音又好。沒插多幾下,小殊擺了幾下屁股,又丟了,只是幾次下來,她的陰精已沒有之前那麼多了。小殊轉個身,整個人都軟了,趴在床上又暈了過去。我卻還十分苦惱,只好慢抽慢插,讓小殊慢慢的轉醒,小殊一醒,我乾脆把她整個人抱起來插,小殊情慾又來了,她又開始浪叫。

沒抽多幾十下,小殊又去了,整個人抱著我不斷喘氣,我卻還要繼續抽插,此時小殊有氣無力地哀求道:「我不行了,不要再來了,我要死了,你插別人吧…呼…呼……」也許是累了,她的叫聲沒那麼多變化了,只是隨著我的一抽一插有節奏地叫,屁股也上下擺動,身子卻沒力地靠在我身上,她的兩個奶子十分柔軟,靠在我胸前時我人都酥了,於是我更加興奮,抽插也更加賣力。小殊此時竭力的呻吟著,我的雞巴一陣酥麻,中於忍不住把濃濃滾燙的精液毫無保留的射給了我最美麗的小殊。

500 字節以內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