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情蕩漾的小蝶

春情蕩漾的小蝶

春情蕩漾的小蝶

一、初嘗禁果

我的名字叫小蝶,本來住在屏東鄉下地方,後來因為父親工作調度的關係,全家遷居桃園,後來靠父親老闆的關係,在大三的時候轉學進入一所二流大學。

剛來到新環境,由於我是鄉下土包子,又不懂打扮,都沒人會注意到我,幸好有一位同系的學姐美華,長得很漂亮,又會打扮化妝,在學校也算風雲人物很受男同學的歡迎,聽說追求她的人,從沒少過。美華學姐很照顧我,因為她外婆家也在屏東。

某天周末下了課,還沒離開教室就看到美華學姐過來找我。

美華「小蝶啊,晚上有沒有事情啊,跟我去唱唱歌,我找了一些好朋友給你認識

認識。」

小蝶「可是我不太會唱歌耶,我怕會丟了學姐的臉。」

美華「去去去,說那甚麼話,學姐我當假的嗎走~到晚上還有點時間,先回我住

的地方,我幫你打扮打扮。」

我就坐上學姐的摩托車,跟著學姐來到他租屋的地方。學姐真不愧的時髦又會打扮,才一下就幫我頭髮上捲,貼假睫毛,還幫我畫好了妝。

美華「小蝶啊,真看不出來,原來你是個大美人啊,你不打扮自己實在太糟蹋老

天給妳的美貌了。」

小蝶「學姐妳別說笑了,我哪有甚麼美貌,學姐妳才是大美人哩。」

學姐捏了我的臉蛋一下說「唉唷,嘴巴這麼甜,真討人喜愛,好了,現在

把衣服都脫掉吧,我看我有沒有衣服適合妳穿的。」

小蝶「脫…脫衣服,不好啦,學姐,妳的衣服都很貴的樣子,萬一我弄壞弄髒,

還是不要好了。」

美華「跟我還客氣甚麼,還是妳怕我把妳給吃了啊,別說那麼多了,快脫就是了。」

坳不過學姐,我也不想辜負學姐一番美意,就把身上的便服給脫了。

美華「……………………。」

小蝶「學姐,怎麼了,是不是有甚麼地方有問題呢」

美華「哇!哇哇哇!~我的天啊,小蝶妳的身材也太辣了吧,妳三圍多少啊」

小蝶「我身材會辣我不知道耶,我很久沒量了。」

美華學姐找了皮尺在我全身上下東量一處西量一處的。

美華「妳的三圍是33D…23…33,天啊,真的是深藏不露耶,我今天算是挖到大

寶了。」

我害羞的說「學姐妳說的太誇張了,我哪有妳說的那麼好…。」

美華「哈,今晚一定會很精彩的。」

到了KTV,來了好多人,所有男性看到小蝶,每個人都讚不絕口,小蝶穿著露肩毛線衣,本來美華要給她穿露乳溝的,但小蝶說自己還沒辦法適應這樣性感的服飾而拒絕,但美妙渾圓的胸型卻表露無遺,165公分的身高搭配牛仔短褲和高跟鞋,豐臀美腿被襯托的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美華「小蝶,來,我跟你介紹我表哥,大家都叫他阿倫,比我大一歲。」

我看著阿倫,真的是一個十足的帥哥,英俊的五官,笑起來卻又那麼爽朗,下巴留著一小撮短鬍鬚,和他高瘦的身型,更添型男氣息。

阿倫「小蝶妳好啊,想不到我表妹今天帶來一位大美人來,能認識妳真是太好了。」

小蝶「阿倫哥好,我哪算甚麼大美女,美華學姐才是公認的美女哩。」

美華「看這小妮子多乖啊,知道我為何這麼疼她了吧,表哥啊,你不是說要

帶個好男人介紹給小蝶當男友的嗎人呢」

阿倫「哈哈,瞧我看到美女都忘了,我去帶他過來,等我一下。」

小蝶「啊男友美華姐妳沒說要介紹男友給我啊」

美華「傻瓜,不交交男友妳想當一輩子老姑婆啊,我可是叫我表哥要精挑細選,

放心啦,不會像其他那些豬哥一樣的啦。」

過不久,阿倫哥帶著一個人過來了。

阿倫「我跟你介紹,這是我學弟阿康,跟妳一樣也是轉學生,為人忠厚老實,我

一眼就看出他是個好男人,可是死拖活拖才把他拉出來,喂…別傻著,快

自我介紹一下,這次你可真要好好謝我,認識這樣一個大美女。」

阿康臉紅著低著頭說「妳…妳好,我叫阿康,初…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小蝶「你…你好,請多多指…指教。」

我看著阿康,靦腆的笑容,濃眉大眼,一身壯碩,看起來就像個農家漢子,但卻有著白皙的膚色,讓人感覺不出土味。

美華和阿倫突然兩人笑作一團。

美華「表哥,你看他們兩人真是絕配,都這麼老實害羞,今晚你們好好認識吧,

臭小子,要是敢欺負我學妹,我饒不了你唷。」

阿康「不…不,不會的,我會好好待她的…。」

阿倫「哈哈,你這小子真會裝老實,人家小蝶說要跟你了嗎」

阿康「啊…不…學長…我…我是說…我不會…。」

阿康被阿倫哥調侃的手足無措,那樣子真可愛,我對這初次見面的大男孩,不知怎地,就是很有好感。

這晚上,我都跟阿康一起聊天,聊著也熟了,比較沒一開始那麼不好意思,原來阿康他家是南部大地主,家境算是優渥的,由於父母親出國做生意,他一直跟著他北部姑姑一起住,他笑起來真好看,和阿倫是完全不同類型的,笑起來陽光爽朗又靦腆可愛。

阿康「我…那個阿倫學長說要介紹女朋友讓我認識,我本來不要的,我是說…他們起鬨著玩的,妳…妳不要理他們嘿。」

看著他害羞的表情,害我也忍不住想小小捉弄他一下。

小蝶「一定是我不夠漂亮,讓你失望了,你人這麼好,一定能找到比我好更多的

女孩。」

阿康「啊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妳人很漂亮,我怎麼會嫌妳,我不討厭妳

啊。」

小蝶「那…你不討厭我,是喜歡…我嗎」真不敢相信我竟會說出這樣的話…

阿康「我…喜…喜歡,要是妳是我女朋友,我一定高興的都…睡不著吃不下哩,

妳願意嗎當我…我的女朋友。」

阿康突然不知哪裡來的勇氣這樣問我,看著他我竟有一種一見鍾情的感覺。

我低著頭害羞的回答「我…我願意…。」

當晚,阿康整個人高興的笑不容嘴,我也是甜蜜在心頭,美華姐和阿倫哥也是很開心,阿康更是被人狂灌酒,他有樂的傻傻地一直喝,沒多久就醉倒了,我有被人拱著喝了一點,整個人有點茫酥酥的,夜唱終於結束了,大家也開始散攤了。

阿倫「我送阿康和小蝶回去吧,美華妳跟搭其他人的車回去吧。」

美華「嗯,那就麻煩你囉,表哥~」

美華眼角似笑非笑的偷偷瞪著阿倫哥,似乎再透漏某種訊息,阿倫哥扶著醉倒的阿康,我則腳步蹣跚的跟在他後頭一起坐上了車。

阿倫在車上說「我說妳和阿康回租屋處吧,我不知道這小子住哪裡,妳放心,他醉倒了,不會對妳亂來的啦~哈哈。」

我因為腦袋混沌沌的已經不是很清醒,就含糊的嗯了一聲表示同意。

到家後,阿倫先扶著阿康躺在床上,我坐在客廳沙發上休息。

阿倫「終於安頓好那小子了,小蝶我看你也喝了不少,我去幫妳倒杯茶和拿毛巾

讓妳清醒點。」

小蝶「喔…好,謝謝阿倫哥。」

阿倫坐到我身旁,讓我背靠著她,喝了幾口茶,阿倫就用熱毛巾擦著我的手,我的腿,我的臉,我的脖子。

阿倫「小蝶,妳真美,真羨慕阿康能交到妳這樣的女朋友。」

阿倫在我耳邊說著,還一邊往我耳內吹氣,弄得我好癢,身子縮了一下。

小蝶「阿倫哥,嗯…耳朵會癢…。」

阿倫左手從後環抱著我,手上的毛巾不知何時已經丟在地上,他右手從後面環著我的脖子,輕輕地撫著我的臉蛋。

阿倫「小蝶,妳真是越看越美,身材還這麼好,皮膚又白白嫩嫩的,而且…妳身

子好香啊,讓我聞聞妳今天擦了哪牌子的香水。」

阿倫整個臉貼著我的後頸一直摩襯,雙手更緊的把我抱著。

小蝶「阿倫哥,別…別這樣…,你怎麼…突然…啊…耳朵好癢…不要…。」

阿倫突然親吻我的耳朵,還一邊吹氣咬著我的耳垂,感覺好癢,但又有那麼一點舒服,不知怎地,身體越來越熱了。

小蝶「阿倫哥,別…別這樣,你該回去休息了,我…唔嗯…唔唔…。」

我簡直不敢相信,阿倫突然吻著我的嘴唇,我第一次和男生接吻,我的初吻就這樣被阿倫奪走了。

阿倫「真是太美了,小蝶,我忍不住了。」

阿倫越吻越重,還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雙手從後面握著我的胸部不停揉捏,不知是否酒精作祟,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不停扭動,希望能掙脫阿倫的侵犯。

小蝶「阿倫哥,不要不…不要了,別這樣,啊…啊啊…不行啊…。」

阿倫的舌頭一直在我嘴裡翻攪,男人的氣息和唾液就這樣侵入我的嘴,就這樣吸

吮著我的舌頭,漸漸地我的掙紮越來越薄弱了,身體不斷發熱,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竟不自覺地回吻著阿倫,和阿倫舌吻起來了。

阿倫像是受到鼓勵一般,開始脫去我的衣服,雙手不停的撫摸我的身體,舌頭像是要吻遍我全身一樣,不停遊移。

小蝶「啊…啊啊,感覺好…奇怪,阿倫哥,不要了,不要…啊啊…。」

阿倫「嘿嘿,小蝶,不要緊張,等等會更舒服,讓我好好的疼妳,天啊…妳的奶子真美,又大又挺,乳頭是最美的粉紅色,太棒了,真是極品啊。」

我的奶子不斷的被揉捏變形,乳頭早已被吸吮著翹立起來,舒服的感覺讓我不停地挺著胸部,想讓阿倫更疼愛我多一些,沒多久,我和阿倫已經一絲不掛的糾纏在一起,彼此不停地愛撫親吻,兩人的汗水和體溫不斷攀升交織。

阿倫「真是太美了,小蝶,你的小妹妹留了好多水啊,我來讓妳更舒服吧。」阿倫突然把舌頭伸進我的陰道,手指不停地逗弄我的陰蒂,前所未有的快感狂襲而來。

小蝶「啊,不要…那�好髒…啊啊…天啊…這是甚麼感覺…啊好舒服…阿倫哥…

我好舒服…啊啊…舌頭這樣翻攪…唔唔…還要…還要…。」

我不停的扭動身軀,臀部不斷的往上挺希望阿倫的舌頭可以更深入,淫水不斷的流出,把沙發染濕了一大片。

阿倫爬上我的身體,手握著老二,用龜頭不停摩擦我的肥厚的陰唇。

阿倫「小蝶,我要進來了,今晚讓我好好的幫妳開苞吧,讓妳知道當女人的快樂。」

我用最後一絲理智,雙手推著阿倫的胸膛。

小蝶「不…不行,我第一次…要給男友…應該要給阿康的。」

阿倫「阿康早就不省人事了,就由我來替他代勞吧,當作我介紹女朋友給他的獎勵好了,小蝶,我要進來了,我要幹妳了。」

小蝶「不…不…不可以…啊…有東西進來了…好漲…裡面好漲…啊啊啊…啊…」

阿倫先慢慢地在我陰道進進出出,到手的肥肉他也不急,慢慢的玩弄馳聘我的肉體。

阿倫「啊啊…真緊…處女就是不一樣,還是這樣的淫娃,真是太爽了,該是重頭

戲來了,啊啊…就是這個…碰到了,小蝶,我要把妳的處女膜幹破了唷。」

小蝶「啊…會痛,阿倫哥,我不要了…啊…啊…快停…我怕痛…啊啊…」

阿倫「忍耐一下就好了,很快就不痛了,我要來了,小蝶,記住我是妳第一個男

人,妳的貞操是我的了。」

無情的衝擊就這樣擊潰了我處女聖潔的象徵,陰道被巨物完全充滿著,像是撕裂般的痛苦讓我哭了出來。

小蝶「不~~~不要啊~~~啊啊啊~~~好痛啊…快拔出來…不要再動了…我好痛啊…

嗚嗚…快停啊…我求你了…嗚嗚」

我的哭泣不但沒有讓阿倫停止對我的侵犯,反而更刺激他,征服的快感讓阿倫更不留情地幹著我,一下比一下更重更深的在我體內進出。

阿倫「嘿…真他媽的爽小蝶…等等就不痛了…馬上有得爽了…到時妳求我都來

不及了。」

漸漸地感覺不是那麼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從沒體驗過的舒服和快感,我的雙手不知何時,已經主動的抱著阿倫的脖子,下身不停的上挺,配合著阿倫的抽擦,兩人交構的性器發出淫靡的聲音。

小蝶「啊啊怎麼不痛了還這麼舒服啊啊喔喔好棒好舒服阿倫…阿倫

哥哥…我好舒服…啊…啊…」

阿倫「媽的…真是太爽了…從沒幹過像妳這麼正的處女…啊…啊…小蝶你真好

幹…長的清純漂亮…身材這麼火辣…叫聲這麼淫蕩…啊…看我把妳好好

幹成一個騷貨淫娃。」

小蝶「我…我不是淫娃…我不是…騷貨…啊…啊…喔喔…好舒服…好撐好漲啊…

我要…再快一點…再深一點…」

阿倫「嘿嘿想要更爽嗎說妳是不是騷貨是不是淫娃…是不是想要我幹更大力一

點…說啊…不說我要停了唷」

無盡的快感已經讓我甚麼羞恥都拋諸腦後,只要能更爽不管甚麼下流的話我都不在乎的說出來了。

小蝶「不…不要停…我騷我是騷貨…幹我…不要停…啊…啊啊啊…喔…我是淫

娃…我最淫蕩了啊啊啊好舒服阿倫哥哥一直幹我…我不要活了…

把我幹死好了…啊…啊啊…」

阿倫「真爽…幹的真爽…第一次看到妳就想上妳了…媽的…喜不喜歡被我幹…想

要一直被我操嗎快說…」

小蝶「喔喔啊啊啊…喜歡…好喜歡…被幹…原來…被幹是這麼…舒服…啊

啊…幹我…阿倫哥哥…老公…阿倫學長…再大力一點…啊啊…好舒服…

就這樣不知道幹了多久,兩個的呼吸聲越來越重,汗水淫水早已分不清,阿倫連姿勢都不想換,只是一昧的瘋狂抽擦,像是怕少幹一秒的樣子。

小蝶「阿倫哥…啊啊…感覺好奇怪…要尿尿了…我好像要尿出來了…啊啊…怎麼

辦…啊啊舒服…啊…要出來了…要尿出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全身像禁臠一樣,升天般的快感充斥全身,腦袋瞬間空白,只有身體感覺像是敏感的好幾百倍,體驗著這無法忘懷的快感。

阿倫「傻瓜…那不是尿尿…高潮的感覺是不是很爽…真爽…小蝶…小蝶…我也要

射了…把嘴巴張開…把老子的精液都給我吞下去…要射了…啊啊…」

阿倫把老二拔出我的身體往我嘴裡塞,濃稠的精液就這樣灌滿我的嘴巴,滿嘴刺鼻的腥味讓我想要做噁。

小蝶「唔…好臭…好噁心…不…不…」

阿倫「不許吐出來,乖乖吞下去,這可是養顏美容的聖品…」

我只好把阿倫的精液全部吞進肚內,一開始感覺很噁心,但吞進去之後,卻像茶一樣回甘的感覺,濃濃稠稠的感覺,竟有點喜愛上這味道,舌頭忍不住舔著嘴角殘留的精液,像是怕浪費任何一滴精液一樣。

事後,我整個人昏睡過去,阿倫幫我把衣服穿好,也把現場整理過,早上起來阿康留了字條,說看我睡得很熟就自己走了。

阿倫後來傳簡訊給我,說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秘密,他不會跟任何人說,後來阿倫跟著家人去了美國,也許我就再也不會見到我生命中第一個男人了。

之後,我就和阿康正式的交往,但不知怎地,覺得自己像是有甚麼改變了一樣,像是變得更敏感,更容易想到色色的事情,也許,真正的我已經被阿倫挖掘出來了吧。

二、子宮受精

自從和阿康交往後,為了希望能天天在一起,阿康自己出來租房子,不再和他姑姑一起住,他租的房子離我租屋處蠻近的。

阿康怕無聊,養了一隻大黃狗就叫大黃,今天放假,難得下午天氣好,我看阿康決定幫大黃好好洗個澡,大黃體型大毛又長,可是偏中看不中用,竟然非常怕水。

阿康「大黃,不要跑,洗個澡不會少塊肉,安分一點,又不是要閹了你。」

小蝶「哈哈,大黃真沒用,阿康快抓住牠,我要開水龍頭啦。」

阿康「喔喔,抓到了,小蝶快,快把牠林濕。」

大黃「嗚………………………………」

在我和阿康的努力之下,終於讓大黃乖乖洗澡,從沒幫大狗狗洗澡的我,覺得真的很有趣。這樣瞎搞了一陣子,我和阿康兩人身上全都濕搭搭的。

阿康「小蝶…」

小蝶「怎麼了,幹嘛這樣看著人家」

阿康「妳衣服都濕了,妳的…內衣都現形了啊,哈哈。」

小蝶「阿呀,羞死人了,臭大黃都是你不乖乖洗澡。」

我趕緊跑進屋內,要換件衣服,阿康看著濕漉漉的衣服緊貼著我的身體,穿著小短褲的我,走路時屁股左右搖擺,竟勾起了阿康的性慾,阿康尾隨著我走進屋內。

當我來到房間內低頭找件乾淨的衣服時,突然一雙大手牢牢的抓著我的奶子。

小蝶「阿唷,誰啊」

阿康「小蝶,是我啦,妳真性感,妳的奶子真大,一隻手都握不住耶。」阿康邊說邊揉著我的大奶子。

小蝶「壞阿康,妳想嚇死我啊…唔…不要這樣欺負我嘛…讓人家換衣服啦。」

阿康「疼妳都來不及了,怎麼會欺負妳,讓我吃吃妳的奶子,摸起來真舒服。」

小蝶「唔…你壞…喔喔…不要摸了…再摸下去…我會…有感覺…喔…阿康…」

阿康雙手伸進我的衣服內,把我的胸罩脫了下來,雙掌肉貼肉的不斷玩弄我的胸部,終於抵受不住胸前傳來的陣陣美感,我也開始動情了。

小蝶「啊…阿康…再摸…你摸的人家好舒服…喔…喔…還要…奶頭好有感覺…」

阿康「小蝶妳開始在發浪了,讓妳更舒服。」

阿康說完,騰出一隻手竟直接伸進我的運動短褲內,中指長驅直入的摳弄我早已淫水氾濫的下體。

小蝶「啊啊…手指好棒…阿康…啊啊…不要停…我好舒服啊啊啊好癢我想要…給我吧…阿康…快啊…快…啊啊…」

正當阿康要脫褲子的時候,外頭傳來一陣怒罵聲。

「死阿康,你家的大黃又跑進我後院啦,該死的大黃,全身溼答答的,把我的草坪花圃都弄亂啦。」

阿康一聽大急道「阿呀,那個笨大黃,又惹房東先生生氣啦。」

阿康馬上跑出屋外,我也跟著阿康出去瞧瞧。

我記得聽阿康提起過房東先生陳伯,房東有兩間房子,一間比較小的租給阿康,他一個人住在隔壁比較大的房子,聽說他是個職業軍人,還是海軍陸戰隊的,退伍後沒多久,老婆就死了,現在一個人住,平時就弄些花花草草,有空就做運動,聽說他還有玩重型機車的興趣。

陳伯「阿康,你家的大黃往馬上邊跑去啦,還不快去追回來,他奶奶的,把我的花圃都踩爛啦,格老子的,總有一天宰了大黃來下酒。」

阿康「陳伯,對不起對不起,您別生氣,我先去把大黃追回來,再幫你整理,非常抱歉。」

阿康匆忙的往大馬路方向去追大黃,房東先生一臉憤慨的往阿康住的房子走來。

陳伯「這小子,去追狗,門都不關,遭小偷怎麼辦,現在年輕人真是糊塗,要是上了戰場,早被敵人宰了。」

我因為怕陳伯看到我衣衫不整的樣子,趕緊跑回房內,卻還是被陳伯看到了我一閃而沒的身影。

陳伯「誰誰在哪,格老子的,敢在老子地盤偷東西,別跑,站住,讓你常常海陸特種戰技的利害。」

想不到陳伯也一把年紀了,既然身手如此迅捷,一點不輸給年輕人,幾個蹤步已經追到我身後,不由分說的從後把我撲倒,反壓在地。

陳伯「小毛賊,還不束手就擒,遇上老子算你倒黴。」

小蝶「阿唷,好痛啊,放開我…好痛啊…嗚…我不是小偷啦…快起來啊」

陳伯「老天,怎麼是個小女生啊!!!」

小蝶「我是阿康的女朋友,不是小偷,你誤會了,你放開我啊。」

陳伯心想(他奶奶的,阿康這小子怎麼會有這麼正的馬子,身材辣的不行,兩顆奶球比我那死去的老太婆年輕時還要大)

淫邪的陳伯竟不理會我的話,雙手突然抓住我的奶子揉捏了起來。

陳伯「別想騙我了,阿康從沒跟我說他有馬子,妳一定是小偷,讓我好好搜身,看我不把妳抓個人贓俱獲。」

陳伯雙手不斷撫摸我的身體,粗暴的把我的衣服脫掉,粗糙的皮膚和手掌上的厚繭,刮著我敏感的乳頭,竟帶給我強烈的感覺。

小蝶「我…我不是小偷…啊…我是阿康的女友真的啊…啊啊…別摸了…不要…啊…喔喔…你的手…好有力…啊啊…」

陳伯年輕時也是花叢老手,看我迷濛的雙眼,和有氣無力的呻吟,知道我已經動情發浪了,陳伯更老實不客氣地緊緊抱著我,張開大口含住我的乳頭不停吸吮。

小蝶「啊啊…天啊…你怎…麼親人家的…乳頭,不要…我…是阿康…的女友,他快…回來了啊啊…不要…啊…好舒服…喔喔…你好會吸…啊啊…」

陳伯「阿康沒那麼快回來,大黃一跑出去,沒找個一兩個小時是找不到的」

小蝶「喔喔…啊啊…啊…你不要吸了啊天啊好厲害好舒服啊啊…妳真壞…故意欺負…我…我有男友的…你不能…這樣…弄我…啊…啊…弄得好舒服…啊…天啊…」

剛被阿康挑逗起的情慾,在陳伯的侵犯下,被更幟烈的挑起,我雙手緊緊抱著陳伯的頭,深深的埋進我豐滿的胸脯,身體不停的扭動,雙腳也不自覺地勾住陳伯的腰桿。

陳伯「他奶奶的,真是個騷蹄子,長的清純可人,還能這麼淫蕩,看來老子今天不好好的幫妳解解癮,就太對不住我軍人親民愛民助民的操守了。」

陳伯一邊脫去自己的衣服,一邊親吻著我,被情慾沖昏頭的我,已經無法克制自己了,我主動的吻著陳伯,雙手迫不及待的幫他解開皮帶脫下他的褲子。

陳伯「別急別急,等等有得妳爽的,來,先把老子弄舒服了,待會再讓妳知道威震兩岸妓院的名槍有多厲害。」說著說著,陳伯拉著我的手去摸他硬邦邦的老二。

小蝶「天啊…你…你的好大…好長好硬…還這麼粗…啊…啊啊…」

陳伯「嘿嘿,這可是女人見了都愛的好寶貝,別看老子有點年紀了,比起現在的小夥子,老子可比他們勇壯多了,妳的奶子真大真白,太美了,還這麼浪,不好好的玩玩妳,可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小蝶「妳壞…房東先生…妳真壞…玩別人的…女友…還叫人…摸你的…壞東西…啊…啊…啊啊…又親…人家的乳頭…啊…啊啊…好舒服…」

陳伯「媽的,忍不住了,不先治治妳,你不曉得老子的利害。」

陳伯粗暴的脫下我的褲子肉褲,然後把我身體轉過面去要我趴在他身體上面。

小蝶「啊…好羞人…這個姿勢…不要不可以舌頭伸進來了喔喔喔唔不要舔哪裡好髒…啊…啊…舒服死了…還要…不要停…陳伯…你真會弄…」

陳伯「這是69式,很好玩的,快,你也幫老子吹喇叭,媽的,真多水,屁股也又大又翹,粉紅色的陰唇還一開一合的,真他媽的淫蕩。」

小蝶「唔…你的太粗唔唔…好硬好熱…龜頭…好大一個…啊啊…」

我和陳伯互相舔著彼此的性器,情慾的高漲隨著體溫不斷攀升,終於陳伯把我扶起,讓我跨坐在他腿上,他的雙手還是不斷的揉著我的大奶子,我雙手環著他的脖子,無力的靠在他的懷裡。

陳伯「小騷貨,想不想我的大雞巴插進去啊,想不想啊。」

小蝶「我…想…給我…快點…插我…我想被大雞巴插…陳伯…求你快…插進來…快…啊…啊啊…」

陳伯「那叫我聲老公,求我幹你,快點,不然等等妳男友回來我就要閃了唷」

小蝶「不…不要…走…老公…大雞巴老公…求你幹我…快點幹我…小蝶想被…你狠狠的幹…快點…幹人家…啊…我好癢…受不了了…」

陳伯用他的龜頭頂開了我的陰唇,雙手抓著我的腰。

陳伯「嘿嘿,妳這個騷蹄子,老子要幹妳了,讓妳償償巨屌的滋味,包妳以後再也忘不了,我要幹了,操!」

話一說完,陳伯用力的把我的腰往下壓,也不管我是我抵受的住,毫不留情的整跟大雞巴狠狠地插了進來。

小蝶「啊啊啊…太重了…慢點…我…啊啊啊啊啊啊啊~」突如其來的快感竟讓我忍不住高潮了,我的頭不自禁的往後甩,胸前一對奶子用力的壓在陳伯的臉上。

陳伯「真沒用,才剛插進去就丟了,還沒結束,老子現在才要開始好好的操妳這小騷穴。」

陳伯抱著我身體站了起來,他竟把我身體往上拋,用車站賣便當的姿勢,利用地心引力自由落體的衝力,每一下都又快又重的幹進幹出。

小蝶「啊啊…天啊…怎麼這麼爽…好舒服…太重了…輕點…老公…我會被你操死…我會被…幹壞掉啊啊啊太舒服了…從沒…這麼舒服過…啊…啊啊…」

陳伯聽著我的淫聲浪語,一邊狠狠的幹著我,他真不愧是軍人出身,強健的體格,粗壯的手臂,簡直就是健美先生一樣,拗黑的皮膚濃烈的汗味,從沒想過男人會有這麼重的氣息,這才是真正的男人。

我雙手抱著陳伯的頭,陳伯幹了我很久,把我抱著放在床上,用雙手抓著我的手腕壓在兩旁。

陳伯「媽的,真爽,竟然可以幹到你這騷貨,現在大學生都這樣嗎都這麼欠幹,難怪一堆搞援交的,幹死妳,小賤貨,喜不喜歡我幹妳。」

小蝶「喜歡…啊啊…好喜歡…被幹…我是賤貨…我最喜歡被陳伯幹操死我了還要…被陳伯幹死了…啊啊啊…舒服…好…再重一點…啊啊…」

陳伯「叫我老公,妳就替我那死去了老太婆讓我好好的幹,真爽,有夠緊,阿康不常幹妳嗎」

小蝶「他啊啊啊阿康沒你粗沒你長也沒你硬啊啊好舒服老公妳真會幹穴我被你幹的好爽…老公老公…我好喜歡被你幹…啊啊…我是生來給你幹的…幹死我…把我幹死吧…我要老公…幹死我…啊啊…」

陳伯「喜歡我幹妳吧…那我以後…天天幹妳…讓妳每天爽翻天…」

小蝶「好我要天天給老公幹啊啊舒服好舒服太強了怎麼這麼利害真的會被操死…我的小穴…會被老公…幹壞掉…啊啊…天天來幹壞…我的小穴…好舒服…啊啊…老公要一直幹我我最喜歡給…妳幹了…操死我吧…我是你的…我是陳伯的騷老婆…啊啊…」

陳伯「啊…真爽…快射了…騷老婆…我要射進妳的身體…我要把你中出了…」

小蝶「啊啊…老公…不行…不能射…裡面…今天是危險期…你沒用套子…射進去…會懷孕…」

陳伯「媽的,怎這麼不聽話,老子就是要把你搞大肚子,幫我升個孩子,不然以後我都不幹妳了,讓妳再也常不到被我大雞巴幹的滋味」

小蝶「不…啊…啊…我要給你幹…不管了…太舒服了…射吧…射進來吧…只要你…天天幹我…我願意幫你…生小孩…懷孕也沒關係…太舒服了…啊啊…老公…」

陳伯「嘿,這才聽話,最後衝刺啦,他媽的幹死妳這賤貨,看我把妳幹大肚子」

小蝶「啊啊啊啊啊…啊…太強了…太舒服了…啊啊…我要被你射精了…我的子宮要…被精液燙壞了啊啊老公幹死我幹吧…我要懷孕了…我要被你…幹大肚子了…」

陳伯「吼吼~射了~都進去吧~懷孕吧~~~喔喔」

小蝶「啊啊…好燙啊…老公老公…我要懷孕了…我要被…搞大肚子了…高潮了…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