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夢》 第一回 初生之犢

《遺夢》 第一回 初生之犢

《遺夢》

第一回  初生之犢

「啊啊唔唔啊!啊!」一位面目姣好的年輕女性,正在享受男友肉棒不斷抽插的快感,雙乳上下上下來回地搖動,小穴陣陣緊縮

,令肉棒每次抽出,都翻出一點粉紅色的肉壁。「啊很舒服!再來啊啊」女友激勵着男友的抽送,男友狠狠地把肉棒插到最深處,肉

穴緊緊地包裹整根肉棒,「啊到底了很深很舒服!快不行了我啊」女友雙腳死命地扣緊男友的腰間,把肉棒推到更深的

地方。男友的肉棒像根燒紅的鐵一樣火熱和堅硬,看來他也快不行了,加緊地抽送衝刺,肉棒和小穴摩擦的感覺只有他們最清楚,強烈的交合

使兩人的肉體達到極致的歡愉。

只見男友劇烈擺動的身驅放慢下來,臉上展現舒暢難言的表情,女友雙頰通紅,男友慢慢地抽出一跳一跳的肉棒,小穴在一張一縮

拍攝的鏡頭慢慢暗下來,電腦熒幕剩下一片漆黑,正在手淫的小輝埋怨﹕「不是吧﹖才5分鐘﹖我還未射呢!」小輝還沒有交過女朋友,所以每

次有需要時,都是看色情片手淫來解決,而他最愛看別人男女朋友交歡的影片,並評價男主角的表現,顯然他對這片的男主角不是很滿意。小輝

今年19歲,身體已經差不多完全發育,他一向以耐久的手淫時間自豪,常想有了女朋友以後,必能讓她爽翻天。「算了,再找找有沒有更刺激

的!」他熟練地連上各大色情片發佈網站,很快便下載了另一段影片,這片的女主角比剛才的更正,身材更好,而男的肉棒也比剛剛的粗大,小

輝繼續他未完事的手淫。

「啊啊啊啊很爽爽死了啊啊」女主角正在閉上眼睛享受,影片已經播放了一半,小輝快要射了,趕緊拿出紙巾,準

備迎接這美妙的時刻。當他正在進行最後的套動時,一陣暈眩的感覺湧到腦中,眼前變得白濛濛一片「咦﹖我怎麼啦﹖」小輝動一動身

體,發現自己躺在一處異常潔白的地方,他睜大眼仔細觀看,才發現這裡是一間極大的白色房間,正當他茫無頭緒之際,一把聲音響起﹕「你

別緊張,這是夢境,我是掌管某一特定夢境的使者,你可以稱我『心兒』,你不會看得到我,但我在你身旁。」小輝還沒回過神來,根本聽不

清甚麼心兒在說甚麼,只是彷彿聽到一把甜美的聲音在說話。「甚甚麼﹖」小輝仍是有點不知所措。心兒似乎習慣面對這種情況,不厭其煩

地再說一遍,最後一句說﹕「簡單來說,你在做夢。」小輝做夢也想不到他原來正在做夢,這一切太真實了。「那現在」由於跟

平常做夢的感覺很不同,小輝正在思疑不定。

「我希望你能夠幫助我,因為你有那種潛質。」

「潛質﹖」

「是的,我說過我是掌管某一特定夢境的使者,這種特定夢境,你們稱為『綺夢』。」

「!」小輝差點又暈了過去。在夢中暈了會是甚麼樣的情形

「其實我見過你很多次,你的腦中常想着男女交歡的情況。」

「你知道﹖」

「對,我的工作是盡量讓有需要的男或女,在夢中得到滿足。」

「你的工作太偉大了!」

「是嗎﹖謝謝你,可是現在出了問題,其實還有另一個『綺夢』使者,但她墮落了,不能繼續當我的同伴。不過她仍有控制夢境的能力,

甚至把夢境實體化。具體來說,即造出讓人感到真正在交歡的夢。」

「這不是很好嗎﹖」小輝的男人本性表露無遺。

「歡愉必需有限度,當我製造夢境時,只會讓夢者感到部分的感覺,以免勞累過度。交合要在現實才會體現最大的歡愉,因為現實的性愛

,性與愛互相結合才能到達最完美境界,在我掌控的夢境中,這是很難實現的。」

「有點說教的感覺」小輝心想。

「回到那墮落的使者,她在她控製的夢境中下咒,只要男性在下了咒的夢境中出精三次,他便會在現實中無聲無色地死去,所謂『色字頭

上一把刀』就是這個意思。我不能容忍這種僭越現實的行為,要盡快阻止她。」

「怪不得最近新聞報導有人在家突然死亡,又查不出死因。那你找我來」小輝開始有點害怕。

「我要你破壞她的行動。」心兒堅定地說。

「怎麼說﹖」

「我不能越界干擾她所控製的夢境,只能派凡人進入她的夢境進行破壞。她在墮落時,帶走了一部分女性的靈魂,所以她的棋子就是這些

女性,只要這些女性在夢中高潮一次,便再不能為她所用,但每當一男性因為中咒而死的,她就能重新控制一名女性的靈魂。」

「這是一道複雜的數學題!」小輝想也不想如何計算。

「總而言之,能夠阻止多少就是多少,我要派你進行這個神聖的任務,使你在性交中不出精而讓她所掌控的女性高潮。」

「對於這個,我可是很有信心的!」小輝自豪地說。

「就憑你這點兒道行﹖」心兒帶點嘲諷地說。

「哼!我手淫的經驗可不是常人可比的,耐久度說出來只怕嚇著你!」小輝有着所有男人應有的自尊和反應。

「哈哈,手淫﹖還不及真實性交的一成快感。好吧,你要是不信,就讓你看看你的能耐,你起來往後看。」

小輝依照心兒的命令,轉過頭一看,看見一個妙齡女郎,穿著三點式的藍色比堅尼泳衣,豐滿的乳房,在泳衣中微微凸出兩點乳頭,下身的

小泳褲現出一道誘人弧線,讓小輝看得血脈賁張,肉棒不自覺地硬挺起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一絲不掛。

「她是剛睡著的一位模特兒,我把她帶到這裡,讓你嘗點甜頭,並測試一下你的能耐如何。」

「哇!這太讚了!」還是處男的小輝興奮不已。

那個女郎走到小輝面前,伸手握著他六吋半長、兩吋粗的肉棒,柔滑溫暖的觸感令小輝快要發瘋,馬眼立即流出透明的液體,女郎用手指沾

了沾,然後把滑溜的液體塗滿小輝的龜頭,令龜頭閃閃發亮。

「這個長度和粗度也算過得去,經過訓練後會再大一點點,更容易令女性高潮,現在先讓她用手和嘴巴給你爽一爽。提醒你一點,就是現在

的感覺,只是現實的一半,免得你太快完蛋。」心兒俏皮地再虧他一虧。

女郎用手慢慢套動肉棒,小輝從未想過會是這樣舒服,根本無法與自己手淫相比。只見女郎的右手熟練地套動肉棒,左手輕輕地撫摸小輝的

蛋蛋,雖然只是一半的快感,但已令小輝飄飄然不知身在何方。這樣弄了一會後,女郎蹲下身來,變成雙手握著肉棒來回套動,小輝感到軟滑的

雙手正在向棒加重壓力,彷彿要把精液擠出來,小輝覺得快要忍不住了,心想﹕剛剛還說自己很厲害,我不能這樣丟臉。他閉上眼睛不看女郎誘

人的面龐和豐滿的身體,深深吸了口氣,覺得肉棒的興奮沒有那麼強烈了,正沾沾自喜之際,一陣奇異的刺激突如其來,他張開眼一看,只見女

郎已把他的龜頭含在嘴裡,雙手仍在肉棒上來回撫弄,小輝已經不能作出任何反應,只得享受這美妙的時刻。女郎的舌頭在龜頭上打轉,小嘴慢

慢地前後吸吮,雙手在肉棒上加快擠壓,小輝只有任人宰割的份,覺得肉棒快要噴射出精液了。只見女郎把雙手握在肉棒的根部,擴大嘴巴移動

的範圍,好像要把肉棒吞下去,不斷大力吸吮,小輝舒服得扶着女郎的頭,前後移動,突然一陣強烈的快感遍佈腰間和肉棒,他閉上眼,死命地

按着女郎的頭,把嘴巴壓在肉棒上,濃濃的精液噴在女郎的嘴裡,一,二,三噴了八股才停下來,小輝覺得他的靈魂快要升天了。女郎含着

小輝的精液,慢慢地吞下去,嘴角還殘留了一點白色的精液。小輝睜開眼時,美麗的女郎已經不見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