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徒之愛 淫師俏徒

師徒之愛 淫師俏徒

丁雪倩,我的徒弟,今年25歲,168的身高,雪白的肌膚,豐腴的小臀,特別是她那雙修長纖細的美腿和那一對令男人心動的大奶子,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聯想萬千。

今天雪倩特別興奮。下午很早就請了假,回到家後迅速地打扮了一凡,紅色的連衣裙,豐滿的大腿像出水芙蓉似的從裙子�伸出來,粉色的羅襪,紅色的小皮靴,雪白的脖子上還帶了一個絲巾,是那種讓男人見了都心動的淑女裝。

丁雪倩一打開門,就看見我那雙饑渴的充滿溫情脈脈的眼,我回手關上了門。一轉身,丁雪倩的整個人已被我擁入那寬闊的胸懷之中。深吻時,我感覺得到丁雪倩的期盼如她的呼吸一般地急促。我倆一言不發的進了她的房間。

窗簾已被拉好,床也鋪好了新的床單。

我笑著放下公文包就開始解女徒弟的鈕扣。並在她的臉蛋上狂吻起來,女徒弟並沒有反抗,反而用小嘴主動迎了上去,我用力潤吸著女徒弟的小嘴,似乎想把它吃了似得,甚至發出“啧啧啧”的響聲,就像是初戀的情侶那樣忘情。

女徒弟主動地抓住我的大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我也隔著衣服用力的搓著她那36D的大奶子,突然我放開了她。

“老公,你怎麽了?”女徒弟詫異的問到。

“別叫我老公,叫我師父。”我色迷迷地看著眼前這位美女徒弟說。

“師父………好………師父。”女徒弟不太自然地叫著。

“你趴到寫字台上去。”我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說到,雪倩慢慢爬上了寫字台,並把紅色的連衣裙主動地翻到了腰間,肥臀翹向了天上,大腿這麽一張開來,大陰唇也就跟著分離開,露出�頭粉紅的嫩肉,連原本隱藏在花蕊上緣的陰核,都含春發硬的凸出來。

我看見淑女般的女徒弟這樣淫蕩的挑逗我,也是饑渴難耐,走了過來解開褲子,我那直徑足有雞蛋那麽粗,長有20多厘米的肉棒,現在早已是青筋暴漲,對著女徒弟的肥臀一跳一跳的。

我並沒有過多地與女徒弟糾纏,而是直接用手撫住她的肥臀,將龜頭貼在她的陰道口,慢慢的插了進去,隨著這麽巨大的肉棍的插入,女徒弟的身子開始微微發抖,最後我用力向前一頂,整條肉棍完全插進了女徒弟的肉逼之中。

“啊………師父,你輕點………疼啊………”雪倩禁不住叫了出來。

可是我並不理會,開始抽插,粗大的肉棍把女徒弟的肉逼撐的好大,真是好過瘾。

“小丁,乖徒弟,你試著動一動好嗎?”我色迷迷地對女徒弟說到,雪倩順從的身體開始前後擺動,讓我的肉棍在她的肉逼�進行活塞運動,起初雪倩似乎不大適應,節奏掌握的不太好,可後來在我的引導下,她開始大幅度的前後擺動起來,就這樣雪倩的肉逼開始大幅度的套弄我的肉棍。

“小丁,你不想轉過頭來嗎?騷徒弟,你不想看著師父用肉棍插你的情景嗎?”我興奮得對女徒弟說,雪倩順從的轉過頭來,兩眼緊盯著肉棍與肉逼得活塞運動,身體更是加快了擺動。

“好師父………親哥哥………好老公………啊………插的我………痛快極了。師父! 你真是我最好的親丈夫,親老公………我好舒服,啊! 太美了! 哎呀………我要上天了………你,師父………快用力………啊………師父………唔………我………要………出………來了……… 喔………”

此時的女徒弟再也不裝淑女了,發狂般的開始浪叫,“情哥哥………好………好師父………插………插死………徒弟了嗚………嗚………嗚………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要………要………死………死………了………了………”

雪倩明顯已經高潮了,她的卵液將我的肉棍都弄得濕漉漉的,可是我依然不爲所動似得,依然讓她自己玩,只是一隻手握著雪倩的纖足,玩弄著女徒弟的羅襪和雪倩紅色的小皮靴。

這是女徒弟每次拌淑女裝的時候都穿的,今天她特意爲我才精心打扮,這身打扮會讓每個男人都會想入非非,可現在當我粗大的肉棍插在她的騷逼�時,這幅狂龍戲淑女圖更是讓人爽死。

“啊………嗯、師父………嗯………喔………喔……爽死我了,啊,師父,我不行了………啊………我………我不行了………喔………爽死了………”女徒弟再也抑制不住。

正當我手握女徒弟的雙足玩弄的興起的時候,她忽然雙足緊繃,腳趾繃直,雖然隔著軟靴但仍看得出,臉頰羞紅“嗷嗷嗷”竟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我知道這是達到高潮了才有這樣的反應。

“好玩吧?那就在快點。”我故意挑逗她,“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裝淑女,在加快點。”我命令到。

雪倩果然聽話,肉逼快速套弄著我粗大的肉棍。這時我突然向後退了一步,將肉棍從女徒弟的肉逼�抽了出來,然後獨自坐到椅子上了,任憑女徒弟再怎麽扭臀弄姿也不過去。我這是在有意挑逗雪倩,果然雪倩再也熬不住了,從桌上跳了下來,主動地分開雙腿,我伸出兩只有力的大手撫住了雪倩的纖腰,讓她不能坐在我的肉棍上。

“小丁,騷徒弟,快說自己是蕩婦。”我在有意的調戲雪倩。

“我是個蕩婦,以後再也不敢裝淑女了,情哥哥,好師父,快幹我,幹我。”說著,女徒弟用手引導我的肉棍再一次的插入了她的肉逼,我只是色迷迷的任她自己去引導,並不主動插她,雪倩竟然自己一曲一伸的蠕動起來。

我的雙手伸到了她的胸前,慢慢地解開了她的裙帶,將她的連衣裙脫去,女徒弟然後伸手解開了胸罩,隨手將它扔了出來,正好落在了我的頭上。看女徒弟這麽淫蕩的樣子,我再也把持不住了,隨手拿起雪倩的胸罩,掛在了我的大雞巴上。

“啊……我要泄了……啊………。”屋子�傳來女徒弟的一聲浪叫,隨即漸漸平靜了下來。

雪倩終於泄了,渾身無力一絲不掛得倒在了我的懷�,可我才剛剛開始,我將女徒弟抱了起來放在了床上,一隻手抓住她的一隻紅足雪倩還穿著粉色的羅襪和紅色的小皮靴,將她的雙腿分開,女徒弟渾身無力的任憑我擺布著,肥白光潔的陰唇毫無掩飾的展現在我的面前,只有一小片淺短性毛的陰阜。此時一片狼藉,滿是油亮漿糊狀的沾液,可我並不嫌髒,用嘴一下就親在了女徒弟的陰唇上,四“唇”相對發出啧啧潤吸的聲音,雪倩也輕聲的低吟著,似乎有些羞卻,可我吸的聲音卻越來越大,弄得雪倩滿臉羞紅卻也只能任我吸。

過了好一會,直到我將她的陰戶舔得幹幹淨淨才擡起了頭,看到女徒弟害羞的樣子,我知道女孩子都要擺淑女的架子,可越是這樣我的興致似乎越高,我讓她趴在床上,左手抱起了她一條嫩腿,將那條驚世駭俗的肉棍對準了女徒弟的肉逼緩緩的插了進去,慢慢的直到它全部插入。腰部開始向前挺動,肉棍又開始在女徒弟的肉逼�的活塞運動,雪倩單腿跪在床上,絲毫用不上力,只能任憑我的肉棍抽插著,突然我的肉棒開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雪倩覺得幾乎要達到內髒,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女徒弟的眼睛�不斷有淫慾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觸電的感覺。我更不停地揉搓著女徒弟早已變硬的乳頭和富有彈性的豐乳。雪倩幾乎要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颌微微顫抖,不停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

雪倩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那是高潮來時的症兆,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動著。激痛伴著情慾不斷的自子宮傳了上來,雪倩全身幾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湧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的溢出。我手扶著女徒弟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則用手指揉搓著陰核。女徒弟剛高潮過的陰部變得十分敏感,她這時腦海已經混亂空白,原有的女人羞恥心已經不見,突來的這些激烈的變化,使的女徒弟原始的肉慾暴發出來。

女徒弟追求著我給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動起來,嘴�也不斷的發出甜蜜淫蕩的呻吟聲。

“啊………好爽………師父………你幹的我爽死了………喔………你的女徒弟………讓你幹死了………。”

我用猛烈的速度作前後抽動,使女徒弟火熱的肉洞�被激烈的刺激著,又開始美妙的蠕動,肉洞�的嫩肉開始纏繞肉棒。由於受到猛烈的沖擊,雪倩連續幾次達到高潮,高潮都讓她快陷入半昏迷狀態。沒想到,她竟然在會是在我的肉棒下得到所謂的高潮。

“啊………師父,你的大肉棒………喔………幹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師父………我要死了………喔………”

女徒弟再次達到高潮後,我抱著她走到床下,用力擡起她的左腿。

“ 啊………”雪倩站立不穩,倒在床邊,她雙手在背後抓緊床沿。

“小丁,我來了………。”我把女徒弟修長纖細的美腿分開,讓已達到數次高潮的淫穴�,又來一次猛烈沖擊。

“啊………師父………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你的大肉棒………幹的我好爽………喔。”

我用力抽插著,雪倩下體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她嘴�冒出甜美的哼聲,雙乳隨著我的動作擺動。這時候,我雙手抓住女徒弟的雙臀,就這樣把她的身體擡起來。雪倩感到自己像飄在空中,只好抱緊了我的脖子,並且用雙腳夾住我的腰。我挺起肚子,在房間�漫步,走兩、三步就停下來,上下跳動似的做抽插運動,然後又開始漫步。這樣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幾乎要進入子宮口�,無比強烈的壓迫感,使女徒弟半張開嘴,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因爲高潮的波浪連續不斷,雪倩的呼吸感到很困難,雪白豐滿的雙乳隨著抽插的動作不斷的起伏顫動著。

抱著女徒弟大概走五分鍾後,我把她放在床上仰臥,開始做最後沖刺。我抓住她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肉棒連續抽插,從女徒弟淫穴擠出淫水流到床上。高潮後的女徒弟雖然全身已軟棉棉,但好象還有力量回應我的攻擊,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

“唔………師父………我完了………爽死了………師父………好爽………爽啊………”

雪倩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配合我肉棒的抽插,旋轉嬌美的屁股。肉穴�的黏膜,包圍著肉棒,用力向�吸引。

“啊………師父………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幹死我了………爽死………我爽死了………喔………”

我一手摟著女徒弟的香肩,一手揉著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雪倩也擡高自己的下體,用足了氣力,拚命的抽插,大龜頭像雨點般的,打擊在雪倩的子宮上。

“小丁!師父要出來了!”我發出大吼聲。

開始猛烈噴射,女徒弟的子宮口感受到我的精液噴射時,立刻跟著也達到高潮。她連呼吸的力量都快沒了,有如臨終前的恍惚。

“喔………師父………啊………爽死我了………啊………。”

女徒弟軟綿綿的倒在床上。

其實我和我徒弟—丁雪倩偷情的事,是在她剛到廠跟我不久。

那是2000年的一個夏天的一個周末,21歲的丁雪倩請我到她家去玩,她父母到海南去旅遊了,家�只有她一人。一到她家我就大獻殷勤,丁雪倩不但不拒絕我的愛撫,反而更是投懷送抱,真是一個性感的尤物。

由於是初夏的天氣穿的衣服少,女徒弟的衣服三下二下就被我脫了個精光,一絲不掛的玉體暴露在我的眼中。玲珑小巧的玉體一暴露在我的眼前,又使我發了呆,那微微高聳的一雙玉乳雖然嬌小,但非常美妙,高高圓圓的玉臀兒豐滿白嫩,別具一種引力。蛇一樣的細腰,凹進去的肚臍兒互相襯托美不可言。渾身皮膚白�透紅,鮮嫩無比,簡直可以吹彈即破。

“我的小妖精,你真使我發瘋了!”我說著用嘴含住了她的一個乳房,將那粒透明的紅葡萄以及半座玉峰,含了個滿口,用力的吮吸。這一下吸得雪倩一陣顫抖,渾身發酥,靈魂出竅,口中發出一聲長長的“喔…………”下面也緊跟著把持不住,淫水一泄如注的流了出來。

“師父,我們不能……這樣……我們……剛才幹了……我們……不能啊……。”

我沒有回答,而是把含在口中的乳房,吐了出來,然後用牙齒扣住了她那粒透明的紅葡萄,開始咬了起來,每咬一下,雪倩就顫抖一陣,玉門一陣開合,桃源�冒出一股子白漿來,肩膀搖動,口中不住發出浪吟。

雪倩雖然也是慾火焚身,但卻推卻著“師父,你別……別……別這樣好嗎?”

“好徒弟……乖……師父又想……難道你不想嗎?”

“但是……我們……現在……可……”

“傻瓜,現在是我們倆的天下了,你還顧及什麽呀!來吧!寶貝!讓我好好地享受享受你。”說著,我順著女徒弟的小腹伸手向下摸去,一直摸到兩峰夾溪的小穴。手到三角州後,以中指伸入那桃源洞中,那�早已汪洋一片了。再順水前進,深入潭底,迎著面而來的是譚底跳跌著的子宮口,一伸一縮─活蹦亂跳,等我中指插入�面時就像嬰兒的小嘴一般,一口咬住不放。

我的中指在洞底纏鬥起來,好像海底斬蛟─樣,互不相讓的纏個不休,我的拇食二指,雖在外面也只好採取行動,捏住那敏感的陰核。那陰核已充血堅硬地豎立著,經我兩指一捏,雪倩全身浪肉騷動,越捏的快越顫抖的厲害,洞底是演周處斬蛟,澗外演的是二龍戲珠。我的嘴仍咬著乳房,這一陣上下交攻,使雪倩四面受敵,再也支持不住,不由大喊大叫乞求投降了:

“啊……師父……啊……饒了我………喔……嗯哼……我!我要你……啊!師父我我要你幹我……啊!” 一陣劇烈的痙攣扭動,雪倩渾身浪肉亂跳,子官口一陣陣吸吮,她那洞口上的大珍珠硬如堅石般,顫抖跳動著,四肢緊跟著一陣痙攣,過後便四平八穩的癱瘓下來。

我放鬆了手,仔細地端詳著一絲不掛的女徒弟,真如白玉般的越看越美,越看底下的肉棍越不是味兒。那肉棍堅硬如鐵,躍躍欲拭,大有張翼德橫矛立馬於當陽橋之氣概,恨不得立即挺槍躍馬沖過陣去,大殺─陣。

我掀起來了女徒弟的那兩條修長纖細的玉腿,雙膝跪在床上緊挨著雪倩的玉臀,挺起長矛,只聽到“撲哧”一聲那20多厘米長的雞吧又深深地插入了21歲女徒弟的子宮�。只見雪倩猛皺雙眉,張口發出一聲:“唔……!”

我一聽以爲是雪倩滿足的呼喚,就再次挺胸進臀,又是一聲“滋!”,那肉棍又插進了將近兩寸,只聽雪倩顫聲道:“啊!師父,你……慢點!”

我剛才就感到有一股使不完的勁,一聽到女兒的呻吟聲便什麽也不怕了,用足力量挺腰猛沈雙股用力推矛“吱”的一聲拔了出來又插了進去。倩剛才只感到一陣微痛,就感到唇穴中像受了一箭,痛疼難忍,忍不住慘叫起來。

“哇呀!媽呀……痛死了,痛死了。師父,你插死了我了……我的心……哎喲!被你戳穿了……我的穴被你搗爛了呀……唉唉痛啊……痛……痛……媽呀……救我吧,我的親哥哥,好師父,你快抽出來吧……快抽出來吧,……我快痛死了……啊,師父,你輕點好嗎?你的那個太大了,我一時還受不了。”

我連連點頭答應。於是我倆又慢慢活動起來,雪倩輕輕擺動著自己的玉臀,很快又進入了妙境勝地,口中不自覺地叫道:“啊……師父……老公……啊……親老公……親哥哥……快加勁……快!……。”

我一聽,先是左右上下搖幌了一番,見雪倩皺了皺眉,並沒有叫痛,於是我便把那肉棍往外輕輕地退出了兩寸左右,低頭一瞧,出來的二寸上全部飽滿了紅白的漿液,粘粘糊糊的。再看下面被那陽具帶出來的東西,也是紅白相間,那緊緊咬著肉棍的粉紅色櫻桃口,在那肉棒進出時帶出的粉紅細肉,正如開花的石榴皮一般翻開來,鮮嫩無比,真爲人間一絕。我不由的一呆,丁雪倩還是處女。我見如此光景勁兒更足了,那根“鋼炮”好像裝滿了子彈,飽飽的挺挺的,只要聽到命令就一發而不可收,但是一看雪倩小小臉蛋,不禁歉意地安慰她:小丁,我的好徒弟,師父不知道,你你是第一次,我一定慢點,現在覺得怎麽樣了,還痛嗎?”

“慢點呀!親哥哥,好師父,我有不是不給你幹。你肉棍進退的時侯,就好像帶著我的心髒往外挨─樣,覺得整個肚腹成了空的一樣,說不出是美妙還是痛苦的空虛味道,你就再插進去點如何?要慢點、輕點呀!親哥哥!”

“好!你放心!”我一面說一面又將雪倩雪白的玉腿向上推得更高,徐徐地推矛而進,不覺又進了兩寸多。

雪倩覺得痛,喊了起來:“慢……慢點啊……痛……痛……”

我聽見喊聲,便停止前進,觀看她的動靜。這就是插入年輕女徒弟蜜洞的感覺嗎?好緊,好濕,好熱,好舒服啊! 肉棍在那小穴�被夾得緊緊的,子宮口跳動碰擊大龜頭,實在舒服極了。聽到雪倩的喊叫,雖然也按她的吩咐往外退出一點,但心�實在也有點的捨不得離開,又將抽出的推了進去。一次一次,一下一下有板有眼,每一次沖進之時,雪倩必定擺臀扭腰。雪倩開始發出更淫蕩的呻吟聲:“啊………插死我了………啊………用力………啊…………啊………我要………啊………嗯…………啊………我…我的小穴…………爽啊…………啊……………。”

我用力的抽送,而手開始到前邊去解她胸前的扣子,解開之後,我往她酥胸一摸,丁雪倩竟沒戴胸罩,我粗暴的捏著,抓著,揉著她豐滿尖挺的乳房,後邊更加用力狂抽猛送,雪倩開始發狂似的浪叫著:“啊………我………插死我了…………啊…………我………好浪…………啊……美……美………啊……”

我這時用盡全身的力量,將女徒弟的纖腰摟得緊緊的,似乎非將她的腰肢折斷不可似的埋頭苦幹著。而丁雪倩的一雙玉腿,更是擺動著出神入化。時而擱起,時而緊纏著我的腰際。逼得我氣喘不止,一身是汗。

女徒弟這時也俏皮地學著我的口吻說:“師父,你快活……就盡管叫出來吧!”

“噢!”我怕回答她也會耗費體力,只輕應了一聲。

我的身子拚命地起伏,狠勁地猛幹。我狂了起來了!那份雄剛,那份熱力,那一種生命的急激脈搏,直透入了女徒弟的心扉,而且是繼續不斷。

雪倩不禁“咿咿!唔唔”呻吟著,她的玉手,緊抓著我雄厚的背肌。她再也禁不住了。

“快……師父……我的……好老公,好師父……啊!快……唔……好好……再深些……啊……求求你……用力點……唔……嗳喲……好舒服……唔……花心……好舒服喔……啊啊……我……快……快……嗯……。”

她又叫又哼的,快活得真想死去,臀下的淫水像泉水般的大量地瀉了出來。我給予她如此強烈的快感,我也越戰越勇,不給她有喘氣的機會,雪倩越叫越能使我感到刺激興奮。當我全力沖刺時,雪倩那塊最幼、最嫩的肉體也被我牽引、帶動、排擠,彷彿是依附在我的身上。我倆的身子緊緊地貼著,雪倩的身子隨著我的沖擊而起伏,她的纖腰就快被折斷了,雙腿縮至我的肩上,媚眼如絲地叫著:“嗳喲……喔……我……穴內又酥又癢的……師父……用力點……幹死我吧……嗳……樂死我了……快……再給我更多的滿足……啊……唔……好……好美……舒……舒服死了……師父……我整個人都給了你了……嗯……。”

我興奮得擡起女徒弟的大美臀,急喘著叫:“小丁,騷徒弟……你已全部把我雞巴給吞下了……連根都不見了,一桿到底……我要穿裂你得小穴!”我邊喘著邊說,同時用盡全身力量猛幹著,似乎真想幹裂它才肯罷休。

然而在雪倩聽起來,不但不覺得可怕,卻感到有說不出的刺激味道,她也叫著:“師父,那你就狠狠地幹我吧!”

她快感無比地咬牙切齒,不自禁地用指尖扣弄著我那結實的肌背。“師父,你愛怎麽幹就怎麽幹,只要你能感到快樂,用什麽方法幹我都可以,那怕被你弄死了我也甘心。”

我的一雙手把女徒弟滑溜溜的肥臀再次撐起,20多長的陽具,又快又狠地插了進去,緊抵著花心,用盡全身的力量,又磨又搓著。

這一招,讓我的女徒弟真有窒息的感覺,她既舒服、又難過。只因我此時的確太強了、太拚命了,猶如欲將她置於死地。丁雪倩打從穴內深處,感到有一陣陣癢癢麻麻的電流,正在迅速地傳遍她的全身,而且越來越強。她死緊地勾住我的頸子,在我的耳邊浪叫著:

“師父……我快受不了……我快瘋了……你……弄死我……幹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再給我最後的沖刺……我要……我還要……啊,師父……我不行了……。”雪倩一陣怪叫。

雪倩此時半昏迷似的,像浸泡在一池溫水中。水,更多的水,濕黏的水,已流滿了床單。這些水,一受到我的沖擊壓力,便發出怪異而有節奏的聲音來,潺潺的,唧唧的,我的毛發也濕淋淋的沾滿了水而糾結在一起。

雪倩慢慢地站起身,將被我退到腳跟的絲襪慢慢地提了上來,看到女徒弟當著我的面穿絲襪的情景,我的雞巴又一次的站了起來。

“小丁,你趴到床上去好嗎?我還要幹你。”

雪倩似乎也是被我剛才幹出了高潮,再也不裝什麽清醇淑女了,乖乖得像狗一樣趴到了床上,肥臀主動地撅向了天上,就像一隻正等待性交的母狗。

忽然我有了一種好玩的想法,我用女徒弟的絲襪當作缰繩,讓她刁在嘴�,然後我從後邊對準她的肉逼插了進去,我每次抽插一下都情不自禁的帶動一下缰繩,這是的我就好象一個勇敢的騎士,而丁雪倩就是我的坐騎,

“哦、哦……不、不要呀………!我是你女徒弟啊!你怎麽……可以……做這種事呀……唔、唔、唔……不、不要啊”

這時的我被女徒弟的浪叫激勵的性慾更旺,提著女徒弟的細腰更加猛烈的抽插女徒弟的嫩穴。

丁雪倩在我的瘋狂抽插之下也浪叫連連:“好師父……好……好老公………插………插死………我吧了………了………嗚……嗚……嗚……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師父……幹………幹我………呀!啊……啊………啊!啊!啊!要……要…死……死……了………了………”

看著女徒弟達到高潮,我興奮得用手狠狠的拍打著她的肥臀“啪啪啪。女徒弟在我的連連抽送之下, 很快丟了精,我的雞巴被女徒弟的淫水浸的火力十足。又在女徒弟的小穴�邊狂幹了100多下,我感覺背脊一陣酸麻,我的大雞巴用力向前插,手猛地向後帶動絲襪,哦哦哦哦,隨著一聲仰天長嘯,我的精液強力的射向了女徒弟的子宮深處,丁雪倩也同時達到了高潮,上身被我帶動下揚了起來,哦!哦!哦!哦!哦!女徒弟邊浪叫著邊甩動著飄逸的長發,我倆都累得爬到了床上。

過了一會女徒弟坐了起來,回頭看我正直勾勾的看著她,她只是對著我會心的一笑,脫下了那件被我退到了腰間的制服。然後將沾滿了精液的絲襪和內褲也脫了下來(是被我幹的時候流出來的淫水),女徒弟拿起了一條幹淨的黑色胸罩要穿。

“我喜歡那件粉色的”他看得興起說道,女徒弟粉面羞紅,將手中的黑色胸罩下,拿了那條粉色的胸罩穿了上去。

就這樣我欣賞著女徒弟的穿衣秀,只看的心神蕩漾。等女徒弟穿好了,我們坐在沙發聊起了剛才高潮時的感覺。

“小丁,剛才你叫床的時候真美!”我說到。

女徒弟頓時羞得粉面通紅,粉拳像雨點般向我的胸口打。“師父,你壞,你好壞呀。”我就認她打著,看到她撒嬌夠了,我才握住了她的手,一把將她抱在了懷�,女徒弟也不掙紮就任我抱著,看著女徒弟羞紅的臉頰,我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小臉蛋上親了親。我有有一種莫名的沖動,特別是看到女徒弟那種梨花帶雨,楚楚動人的樣子。丁雪倩本來就生得姿容豔麗,就像一朵剛伸出水面的白蓮花一樣,嬌豔動人。

此時的我就像一頭饑餓的野獸一樣,抱住了女徒弟,就狂熱地吻了起來,邊吻邊脫女徒弟的衣服。雪倩也默默地配合著我的動作,香唇挑開了我的唇,送了進去不斷地糾纏著,我倆的舌尖不斷地繞在一起,丁雪倩雙手伸進我的衣服撫摸著我那寬闊的臂膀。我倆繼續擁在一起,盡情的愛撫,她那柔若無骨的玉手,也在撫摸著我的雞巴,在套送著。

“唔! 好舒服………師父,呀! 太美了………師父,真的……… 太美了。”

“我的寶貝徒弟! 師父我也是………。 ”

“嘻! 哈哈……… ”

雪倩面頰開始泛紅,呼吸開始急促,慢慢地開始呻吟。

“啊………啊………好………好我………受不了了,師父快快………放………進去,快我………的好………師父……… 親老公! 放進去,好嗎”

“怎個不好,天天放在�面不拔出來最好。”我淫笑著,忙將她剩下的三角褲,奶罩脫掉,自己也將內褲脫去

丁雪倩仰面躺在床上,面泛春潮,紅霞遍布,口角含笑。又白又嫩的皮膚,細細的小腰,又圓又大的臀部。那紅紅的蛋臉,又豔又媚又嬌。那高挺的麵包,就像在成功嶺上受訓所吃的麵包似的。那小小的乳頭,又紅又嫩,就像多汁的水蜜桃。那平滑的小腹,如同還未破開的豆花一樣。那修長的大腿,讓人摸了真想再摸它一把。尤其大腿根處,那動口一張一合,浪晶晶,誘人極了,足以使任何男人見了,都想先上馬爲快。

我撥開了她那雙修長纖細的的玉腿,啊! 那深不見底的神秘之淵,是那麽可愛,那麽令人神往,那麽令人心跳加快……… 。我用手撥開那兩片動口的小丘,啊! 紅紅的,小小的,圓圓的,就像是一粒肉丁似的在那洞口上端。

我那20多厘米長的肉棒已是堅硬無比,我一挺身,那肉棒如同猛張飛的丈八舌矛槍一樣“撲哧”一聲便插入了21歲女徒弟的體內。

雪倩“啊”的一聲,隨後雙手緊緊地抱著我,雙腿也死死地夾住我的臀部,好象害怕我離開他似的。

這時我伏在她身上,按兵不動,享受這一吸一允的滋味, 我的雞巴被雪倩這樣一吸一吮,興奮的有點出精的趨勢,我馬上猛吸一口氣,將雞巴拔了出來,抑制陽精出來。

“啊師………父! 你怎麽………拔出來………這會要我………的命,快………快插………進去”

“好你個淫娃!”我由慢變快再快像暴風雨似的開始在女徒弟的小穴�抽插著,雪倩亦不甘示弱,雙腿下彎,支撐著屁股,擡臀迎股,又搖又擺,上下配合著我的抽插。同時口�浪叫著,令我發狂。

“啊………好………師父………好………哥哥……… 好老公………好美………喔…對………插的真好………喜………你………真行………這一插………插的我………好舒服………啊………我搖的好嗎………插呀………插到底………插到我花心去………插進我肚去都行………啊………唔………美死了………美………”。

沒一會兒,她已出精了,將一股火熱的陰精直往我的龜頭上澆,澆的我舒服的差點背過氣去。雖然丁雪倩已出精了,但是更加具有浪勁,我也更加瘋狂的抽送。

“蔔滋! 蔔滋! ”

這時我倆又大戰了三百回合。

“小丁,師父我………快射精了………我………。”也沒多久,我的陽關一陣沖動,已快支持不住 。

“不行! 你不能射………你不要………”丁雪倩惶恐的叫著。

“不行! 我忍不住………我………出來了………。”我只感到腰身一緊、一麻,一股火熱的陽精,再次射在21歲的女徒弟的子宮內,花心�。

丁雪倩緊抱著我,怕失去我似的。

但是我卻是金槍不倒,雖然射了精,大雞巴仍像鐵柱子一般,硬硬地湊在那又緊又溫又暖的子宮內,享受射精後的快感。

“師父! 繼續抽送好嗎 我可難受極了,拜託! ”雪倩淫心正熾,浪聲的說

“這樣好了,乖徒弟,讓我的大雞巴歇會兒………我用手來替你解解渴吧! ”我話一說完,爬起來坐在她的身邊,左手摟抱著她,右手按在她的陰戶上,手掌平伸,中指一勾,滑進了小穴,在小穴上方扣弄起來,中指也在陰核上撫弄著。

陰核是女人性的最敏感的地方,如今經我手指一撥弄,丁雪倩不由得混身一顫斜躺在我的大腿上,讓我盡情的撫弄、挖撥。她一躺下,我的左手也空出來,於是在她的乳房上摸撫起來。一會兒摸,一會兒捏。丁雪倩也不甘示弱,倆手握著我的大雞巴,輕輕套弄,偶而也用舌頭去舔舔,舔的令我毛孔俱張,酥麻極了。

“師父! 你的雞巴好大、好粗、好長喔!”

“真的嗎 比別人怎麽樣,大嗎 ”我淫笑著說。

“壞師父! 你怎麽說話呢,我從沒和別人上過床呢,你是第一個,我怎麽知道別人的怎麽樣。”我一聽,我還是她的第一個男人,更是讓我雄性大發。我雙手抱著她的嬌軀,大雞巴對準了女徒弟的小穴口,身子一沈,向下一坐,“滋!” 地一聲,我的大雞巴全被女徒弟的小穴給吞了進去。

“啊! 美極了”。

雪倩笑了,笑的好得意,大雞巴插在她的花心上,插的她全身麻麻的軟軟的,騷的很,真是美極了。

我雙腿一用力,向上一提屁股,大雞巴又悄悄的溜出來,屁股一沈又套了進去。

“啊! 美………太美了………”。

小穴現在又把大雞巴給吃了進去。

“啊! 師父! 現在是你插我,好舒服”

我看女徒弟這付春意蕩漾的神色,也感到有趣極了,忙伸出雙手,玩著女徒弟那對豐滿的乳房,時而看著小穴套著大雞巴的樣子。

只見她的兩片陰唇,一翻一入,紅肉翻騰,美極了。

“嗯………老公……… 你快插我………師父………你插的我好痛快………哈哈………太棒了………好過瘾。”

三四百次後,丁雪倩又是嬌喘頻顫聲浪哼:”啊………啊………親丈夫………我………舒服………死啦………可………可………重一點………快………我………要升………天了………”。

我感覺到她的陰戶一陣陣收縮著,知道她又要出精,忙抽出陽具,伏在她身上。

這時的丁雪倩,正在高潮當中,欲仙欲死之際,我這麽一抽出,她尤如從空中跌下,感到異常空虛。她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惑的說: “師父………你怎麽啦………快………繼續………。”

“好………小丁,這就來………。”

“滋! “地一聲,我那火熱的陽具插入她那濕淋淋的陰戶中,猛抽猛送,根根到底,次次中花心。雪倩的浪叫激勵的我性慾更旺,我提著雪倩的細腰更加猛烈的抽插雪倩的嫩穴。

丁雪倩在我的瘋狂抽插之下也浪叫連連:“好師父………好………好老公………插………插死………雪倩了………了………嗚………嗚………嗚………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幹………幹我………呀!師父,你………幹的你的………徒弟好爽啊!啊!啊!要………我要………死………死………了………了………”

看著丁雪倩達到高潮,我興奮得用手狠狠的拍打著她的肥臀,“啪啪啪”。我已經開始快馬加鞭了,丁雪倩在我的連連抽送之下,很快丟了精。我的雞巴被雪倩的淫水浸的火力十足,又在丁雪倩的小穴�邊狂幹了100多下,我感覺背脊一陣酸麻,這真是好熟悉的感覺,我知道我要射了,我的大雞巴用力向前一頂,哦哦哦哦,隨著一聲仰天長嘯我的精液強力的射向了我的女徒弟–丁雪倩的子宮深處,雪倩也同時達到了高潮,上身興奮地揚了起來,哦!哦!哦!哦!哦!雪倩邊浪叫著邊甩動著飄逸的長發,我和雪倩都累得爬到了床上。

沈默了很久的時間,沒有半點聲息。還是我先醒了過來,很想翻身落馬休息會兒。經過擡臀後退,低頭一看自己那退出了四分之─的肉棒,雖然沒有剛才的堅硬,但是因爲女徒弟的桃源洞夾得緊,變成了局部充血,並末因泄了精而脫出洞外或縮小。

我稍微往後退動了點,雖然是極輕微的抽動,已把女徒弟弄醒過來,她微睜星眸,深深的吐了口氣,隨後睜開了滿含蕩意的眼神,嬌美的瞟了我一眼,唇角兒往下扯動了一陣,閉嘴微笑著,我從她那雙美麗的眼神中看出了無法形容的滿足。我的身子又壓了下去,胸脯壓在女徒弟一對玉乳上,四片唇兒吻在一起,雪倩渾身說不出的興奮。

“師父!我今天好高興,我再也不是少女了,是大人,是少婦,好舒服,好輕松呀……”

我沒有理會這些話,只是瞪著一雙眼睛,看著她洞口淫水兒不停往的外流,流了足有一大碗方始停止外泄。這也難怪她說:“漲死了。”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