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醫學試

性醫學試

第1 天這一天,我像往常一樣前往市計劃生育局捐獻精液,那個漂亮的女醫

生遞給我一份文件便出去了。 本以為是這三個月來捐精的報酬(至少也不下十次

了),可是打開封面一看,上頭寫著「醫學試驗志願者合同」幾個大字,中間有

四五頁文字內容,最後面是簽名、蓋章用的。 那個女醫生出去時讓我看仔細,同

意的話就簽。

文件的大致內容如下:由於乙方(我)能達到科學署期望的捐精量,從而獲

得甲方(計生局)的「醫學試驗」志願者申請資格。 試驗主要測試男性、女性對

不同性刺激的反應以及相關措施。 文件還提到,志願者將在全封閉的環境下參與

試驗2週以上,有可觀的報酬,但必須保密。 我匆匆瀏覽了一下,正在疑惑間,

那個姓湯的女醫生進來了,說:「小夥子,這是國家的重點科技專案,事關根本

的國家決策。 現在一切研究條件都具備了,只欠東風——志願者。 」針對我的疑

惑,她保證我的人身安全,並說機關會為志願者保密。 在她的鼓動下,我在文件

後面簽了名。 湯醫生說:「下個星期日下午到這裡。記住,不要從事劇烈運動,

我想你知道我指的是什麼吧! 」我的臉驀的紅了:「我還沒有女朋友。」「那好,

下個禮拜天下午,內褲不要穿平角的,不要帶行李;還有,別跟家長、朋友說。 」

我回到自己的住所,理了一下東西。 再過幾天就是我二十歲的生日了,目前

的職業是學生,但我的課程很少,教師也從不點名,我又是一個作弊高手,抄襲

論文,所以常拿獎學金。 父母都在國外做生意,於是我便有了足夠的金錢在大學

邊上買了一套小房子。 平時,我就一個人在家玩電腦,看黃碟。 聽說捐精的地方

有漂亮的護士,我就去了。 那個湯醫生真美! 要不是她,我才不會每個禮拜坐一

個小時的汽車去捐精呢! 我利用這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寫完了幾篇論文,這個學

期就沒事了。 還有兩天就要走,我躺在床上,回憶在計生局簽署的那份文件。 它

只是約略地提到了試驗的大致方向,說可能會有一些試驗與傳統觀念不符,要志

願者克服;又曰如簽署必須前往,否則將負法律責任。 什麼意思? 不去想了,我

昏沈沈地睡了過去。

週日的中午,我記得醫生的囑咐,穿了一件窄小的三角褲,外頭隨便地罩了

運動服,在一個書包內放了幾件衣物便坐公車抵達計生局。 查驗身份證之後,工

作人員將我送上一輛窗戶塗漆的麵包車,並指定了座位。 車內很暗,他們又不準

我說話,因而我無法知道同去的一共有幾人。 大約過了一個鐘頭,才上來一人,

便聽得外面命令開車。 汽車搖搖晃晃地走著,我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待到被叫醒,

門已開了,這是一處坐落在郊外並配有警哨的單位;與我同來的還有二男二女,

那兩個男的三十上下,無論是身高還是相貌都很一般;一個女的二十五六,長得

還過得去,典最後型的白領;一個女孩二十上下,身段樣貌都不錯,看上去也是

個學生,她似乎對我也有一點好感。

我們一行五人隨後進入了一幢白色大樓,在入口處,每個人領了一張鐵牌,

上面有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證號,最上角還有一個編號,我是「MV29」。 存放

了書包之後,每個人都被單獨地領入一間房。 我坐在木質的桌前,上面有一份材

料,裡面全是男女性交、虐待等第的內容,仔細一看,背後一張表格上有許多選

項,除去身高體重等,還有:你是處女/處男嗎? 你一個月手淫幾次? 你對性虐

待反感嗎? 如不反感,你的接受底線是什麼……填完了表格,兩個戴著口罩的醫

生進來,叫我脫光衣褲。 我照辦了,他們在我還剩一件三角褲時取出了攝像機,

我停了下來。 「快脫,脫光!」他們用攝像機拍攝了我一絲不掛的身體,並不時

的在我臀間、腹股間翻看著,我漸漸地勃起了,似乎有液體分泌出來。 大約過了

兩三分鐘,這令人難堪的攝像終於結束了,一個醫生取來一個黑色的物件,丟在

我面前,讓我自己穿上,便關上門走了。 我拿起它仔細一看,原來是色情雜誌上

男奴隸的束縛皮帶,黑色的,還附帶一個閃著金光的陰莖環。 怎麼會這樣? 明明

是醫學實驗,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而且剛才的那一幕也讓我十分疑惑。 這時,桌

角的喇叭響了起來:「29號志願者,請穿上實驗用具,五分鐘後研究人員將抵

達。 」我紅著臉,套上了束縛帶:首先將陰莖插入環內,把連在環上的皮帶向身

上拉,並用一個Y形的分叉皮帶繞過肩膀,與身後陰莖環上另一條皮帶以小鐵圈

連接。 做完了這些,我顯得十分淫穢:雪白健美的胴體上是漆黑的皮帶纏繞著,

陰莖由於環的關係漲得十分巨大,血管清晰可見,龜頭呈紫色,泛著亮光,而且

有淫液滴下來。 門突然被打開了,一個比我還高的中年女護士進來,將一皮質項

圈套在了我的脖子上,並用細鐵鍊將我胸口背後兩個鐵環與項圈相連,再把我的

小鐵牌鎖在項圈上。 我的雙手被反銬在背後,就這樣象奴隸一般被推出了房間。

我就這樣被牽出了房間,赤裸裸地走在大樓裡。 身邊經過的人都會停下來看

一看,另我十分尷尬。 護士拉了拉我項圈上的皮帶,示意走快點兒。 已經是五月

了,樓裡沒開暖氣也不覺得冷,但我的皮膚由於心理的緊張而顯得蒼白,下身變

得濕潤,感到不時地有黏液從尿道口分泌出來。

「先來測試一下生理指標。」那中年護士把我帶到了一個放置了不少儀器的

大廳,裡面用有機玻璃隔成小間,一眼望去盡是導線和電腦,大廳盡頭隱約有個

裸體的志願者。 眼前是些最起碼的測身高體重裝置,還有一張體檢用的床。 兩個

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員走了過來,從那護士手中接過鐵鍊和我的文件。 我的手銬被

解開了。 「一小時後來領人。」

我被帶到了一台小小的機器前,其中一個工作人員在鍵盤上敲了幾下,便手

持一具類似超市收銀掃描器的東西往我右臂一按,只聽「吱」一聲,手臂一痛,

我嚇了一跳,低頭看去,只見右上臂清楚地印了「29」的數位。 還沒等我回過神

來,那人又在我結實的臀部和腹部印了數位。 「別擔心,這是鐳射印上的,等你

回去的時候幫你抹掉,一點痕跡都沒有。 」「29是你的代號,從現在開始你就叫

29號,我們就這麼叫了,你也不能向其他人透露你的真實姓名。 」

在稱體重、量身高之後,我的束縛帶被除去了,接著帶到了體檢床上,呈大

字形地仰躺著。 工作人員換成了2 男1 女,開始為我做內臟、四肢的檢查,最後

確定了我的健康。 「好了,翻過身。」那女醫師柔柔地說道。 其實我的陰莖早就

不老實了,從穿上束縛帶到現在一直挺著,可能還流了不少前列腺液吧,特別是

剛才醫生摸我下腹的時候。 一根手指伸進了我的肛門,然後是另一根,它們輕輕

地撐開我窄小的後庭,不斷地向裡探索著。 我受到這種強烈的刺激,身軀開始顫

抖,肉根又脹大了一圈,暗紅的靜脈一根根地凸現。 突然,一個冰冷的器物插入

了我肛門中,我本來像吃了春藥的身體似乎也凍住了。 一個醫生用手抓住我巨大

的陰莖捋了捋,有點驚訝地問道「你做過包皮環切手術嗎?怎麼一點痕跡都沒有!」

我知道那是我巨大的陰莖突破包皮的障礙後給人的假相:像沒有一樣。 我的

臉燒得通紅,答道「不是的,我這裡本來就這樣。」「這裡?哪裡?說清楚!」

我愕然了,這明顯是在刁難我嘛! 見我尷尬的樣子,那女醫生解釋道:「這是科

學實驗,所以用詞必須準確。 小夥子,不是我們為難你,往後的實驗是否成功與

志願者的表現有很大的關係。 」既然這麼說了,那我也只得硬著頭皮道:「我的

包皮一直比較短,包不下龜頭。 」他們發出嘖嘖的讚嘆,一邊又不停地觀察我的

睾丸、會陰和肛門附近。

這樣尷尬的檢查不知過了多久,他們總算說結束了,接著給我抽了點血。

「好,下面的是關於你性器官的檢查,請你配合。」我被帶到了一個相對封

閉的小房間,裡頭除了電子儀器以外就是一個用交叉的不裡鋼條製造的板,像個

巨大的篩子,豎在地上,正對面是面大鏡子。 我的雙腳被分開固定在板的貼地處,

雙手銬在板兩側的環裡,身上貼了許多電極,頭上還有個連著大量導線的鐵圈。

一個帶電線的鐵環套上了我的陰莖,只覺一陣冰涼傳如我的體內,但下身卻一點

也沒有萎縮的跡象。 「好樣的,男孩!馬上要開始了,準備好了嗎?」我知道這

大概是要提取精液了,便點了點頭。 那女醫生過來又為我下體戴上奇怪的容器,

然後打開了電源,一股低壓的電流順鐵環進入了我的體內,陰莖與鐵環接觸之處

像是有大量螞蟻囓咬得癢,麻木的感覺從陰部向全身擴散。 「忍住,盡量別射出

來。 」

一個醫生說道。 我的陰莖在電流的刺激下不斷顫抖著,從鏡子中看到一個赤

身裸體的美少男被大字形捆著,下體高昂地指向空中,已經脹得很大了,龜頭成

了醬紫色,表面十分光滑;冠狀溝之後的陰莖像充血的氣囊,毛細血管在皮膚下

清晰可見,靜脈突起,蚯蚓似的爬在玉莖上。 我只覺精液就在尿道口了,一陣陣

的快感不停襲來;嘴裡因為控制射精的苦悶而發出低沈的呻吟……終於不知過了

多久,我實在忍不住了,一大股奶色的黏液噴在了容器內,我也隨之到達了快樂

的顛峰!

一聲嘆息,我垂下了頭,身上早已佈滿了汗珠。

感覺像在鐵板上禁錮了一世紀,總算有人將我解下,我有氣無力地坐下了。

一會兒工夫,一個醫生手裡拿著文件和一張磁碟走了過來。 「29號,這是你

進入研究基地後的原始資料,它將伴隨你度過這幾週的生活。 」隨後,那中年女

護士回來了,再次為我裝上束縛帶。 我那不爭氣的陰莖再次硬了起來,真是羞死

了!

我被帶到地下層,轉了幾個彎,我被帶到了一間全封閉的房間,門口掛著「

預備室」的牌子。 房內燈火通明,地上豎著幾根大字形木架,圍成一個圓圈。

十字架上頭裝有鐵鍊、手銬等物。 已經有兩個志願者大字形地固定在這兒了,

一男一女,與我差不多的裝束,只不過那女的是用皮繩勒入肉縫,遙遙望去似乎

有液體的反光。

「看什麼!」身後的護士訓斥道,「要遵守規矩,剛才你籤的文件忘了嗎?

志願者之間如非必要不得相互注視及打聽姓名! 站到這裡! 「我被拉到了其

中一支十字架前,雙腳腳踝分別鎖在相距30厘米的地上,雙手展開鎖在橫木上,

脖子上的項圈與木架上的小鉤相連。 」好了,安靜地呆著,不許說話,否則有你

好瞧的! 「護士關上門,大概去牽其他志願者了。

我數了數,發現這個房間裡總共有十支木架,由於另外兩個在我邊上,我只

能用眼角的餘光去觀察,似乎那女孩還不到20歲,乳房像小小的桃子,再往下

看,陰毛似乎十分茂密,她性慾一定很強,但又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呢……門開了,

我趕緊將目光受回。 這次是個女人,歲數好像也不大,一對乳房脹鼓鼓的,下陰

皮繩陷入的地方明顯有黏液滲出,沿著大腿留到膝蓋。 護士麻利地將她固定在木

架上後輕蔑地用手撫了下體,「姑娘還不錯嘛,以後有你樂的。」

在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裡,又有三人被帶了進來,隨後,一位穿制服的男人

進入了房間,看得出,他不是科研人員,倒像是安全部或警察局的。 我以前看過

蘇聯克格勃的色情間諜「燕子」的性訓練介紹,十分神往,可惜自己是男孩子,

又不是蘇聯時代的人。 這人的出現是不是預示著這不是一般的醫學研究? 想到這

裡,便像是吃了春藥,下體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那男人掃視了一下房間,以威嚴的聲音說:「歡迎你們,志願者!謝謝你們

參與這項實驗! 」

「大家到了這裡,打上標號,就是已經放棄了作為人的資格,在這裡,你們

是首要身份是實驗模特! 所以,你們必須服從研究人員的命令,雖然有不少實驗

內容是有可能另人反感的。 但是請放心,我們的實驗不會造成傷害,只要你完全

地服從。 」

「由於科學家的研究課題不同,因而實驗模特將分組,過會兒研究員將來選

擇模特。 需要注意的是,同組的模特不得相互打探姓名,這是紀律! 還有,必須

服從,如有違抗而導致嚴重後果的,我們將追究刑事責任。 」

廢話總算說完了,一群穿白大褂的人進來,手裡拿著文件夾,一邊尋找志願

者身上的號碼。 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先生站在我跟前,上下打量一番,說:「29號,

他就是我要的模特,把他帶走。 」立即有兩個助手將我從十字架上解下,將我押

解到了他的實驗室裡。 「20歲,共計捐獻精液15次,每次精子密度均為普通水平

的兩倍以上;間隔一周,最少3 天,質量未明顯變化;平均每次射精約7 毫升…

…這些是你的原始記錄,看來你的性器官發育得很好。 「我的雙腿被分開固

定在地上,上身前傾,與地面平行,腹部和胸部各有一打橫放的木棍撐住,雙臂

就張開,鎖在木棍兩頭。 那位老先生自稱宋教授,是男科的專家。 」我的實驗內

容就是提高男性性能力,你也知道,現在污染嚴重,男性的精子密度已經是二戰

結束時的一半不到了。 所以,29號,我想在你身上找到恢復的辦法。 現在,實驗

開始吧! 「我吃力地擡起頭看著他。

一隻手在我結實的臀部拍打著,緊接著一個條狀物在我肛門邊上頂著,似乎

想要擠進來。 我心裡一驚,扭動身體抗拒道:「宋教授,這是要幹什麼?」「放

松點,給他抹點油。 29號,這是實驗的一部分,測試你在肛門刺激下的性反應,

希望你配合。 」我聽了,竟然又慢慢硬了起來。 宋教授俯下身子查看,道:「嘿,

孩子,看來我找對人了,你對刺激十分敏感呀! 小高,幫他塞進去! 」教授撫摸

著我的陰部,一邊說:「孩子,放鬆點兒,不會痛的。」

塗了潤滑液的一條東西緩緩進入了我的肛門,我也放鬆了括約肌。 反正是要

做的實驗,開罪不起啊! 感覺那東西不粗,但似乎伸進了許多,我的直腸像是已

經裝滿了一樣。 身後那個叫小高的工作人員叫道:「宋教授,好像到頭了。」教

授示意他給我陰部安裝器械。 「29號,剛才在體檢室你的射精量是10毫升,現在

過了一個多小時,當然沒那麼多了,但你血壓、皮膚電位、腦電波等都是重要的

資料。 」說完,他和小高開始在我身上貼電極片。

什麼? 才過了一小時又要我射精? 醫學雜誌不是說射精過頻會得前列腺炎嗎?

想到這裡,我大聲道:「等一等,宋教授,這試驗能不能明天做?你看我剛

剛…

…「」孩子,試驗進程比較緊,明天還有明天的事啊。 「宋教授繼續往我身

上貼電極。 」但是,如果再出來的話,我怕對身體不好。 「雖然已經一絲不掛地

站在這屋子裡了,但面對年紀似我爺爺輩的宋教授,我還是羞於說出」射精「這

樣的字眼。 教授突然停了下來,接著我聽到了喘氣的聲音。 疑惑之間,我擡起頭,

卻見宋教授十分生氣的樣子。 我有點不知所措了,怎麼了,我什麼地方做錯了嗎?

「29號,你也太自私了!剛才不是跟你講了嗎?這個試驗是為了提高男性的

性能力,是為全國老百姓造福的,又不是為了我! ……你怕傷害身體? 就算有點

影響,你個人的得失和全國人民的利益哪個重要? 況且對你來說根本沒有影響!

我一直在找像你這樣的志願者,但直到今天才有了機會! 「

「你因為我不關心你們志願者啊?不關心的話我早就隨便找幾個了。但你是

十分合適的人選! 」宋教授越講越激動,用手掌拍打我向後挺著的雪白的臀部,

「你看你的屁股!這麼結實,(皮膚)這麼光滑!」又用手指點了點我的性器,

「你的睾丸和陰莖發育得這麼好!特別是包皮的長度,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條件的

人素質是很好的,多難找啊! 」「我在查看原始資料的時候注意到了你,在那個

預備廳裡看到你第一眼的時候就知道我找到人了,而你竟然只想著自己! 算了,

強扭的瓜不甜,你先去休息,好好想想,還要不要在這裡做! 」

我在這一連串的訓斥下驚呆了,工作人員把我解開了也不知道,只有最後才

向宋教授道歉了一下。 他有些厭惡地揮了揮手,叫小高把我帶去臥室。

志願者的臥室在3 樓,整排的單人間。 我依舊赤身裸體地坐在床上(按規定,

只有實驗結束後,志願者才恢復「人」的身份,可以穿上衣物),想著剛才宋教

授的一番話。 是我太自私了嗎? 也許是吧,因為第一次去捐獻精液也是為了私人

的目的……可能是汽車顛簸再加體檢時的射精,我十分疲倦,於是昏昏睡去了。

第2 天第二天一早,陽光剛剛射進臥室的時候,一陣開門聲將我從夢中叫醒,

揉揉眼睛,卻見是宋教授。 我十分緊張,連忙坐起身來,向教授致謙:「宋教授,

對不起,昨天……」但教授擺了擺手,阻止我說下去,並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平和地對我說:「孩子,知道我為什麼選你做研究物件嗎?」我說:「昨天教授

說了,我比較適合。 是我無知,請教授原諒! 」「好了,你也不要自責了,其實,

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你像我的兒子。 」宋教授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我一直

是研究男性性學的,到現在已經快30年了。 你知道,像科學研究這樣的東西,無

論理論怎麼發展,最終都是要經過實驗論證的,性科學也不例外。 而80年代初的

時候,我的所裡迫切地想得到一組資料,有關射精的。 那時候大家的觀念都比較

保守,別說這樣的試驗,就是捐獻精液也是沒有的。 研究所找了很長時間,但包

括醫科大學學生、民工都不肯做志願者,眼看研究就要失敗了。 」「我有個讀大

學的兒子,體格身材就像現在的你一樣。 唉,我想到了他。 」「他同意了,在一

個暑假到研究所做了6 項試驗。 」「後來在一項研究電對人的刺激時,由於國產

儀器不過關漏電,誘發了心髒病,結果不到一年就走了,唉! 」「所以我希望在

現在這麼好的實驗條件下將研究完成。 」宋教授說完走了出去。

我聽得呆了,原來宋教授那麼大公無私,將自己的兒子送去做實驗……我呆

了一會兒,決定像他兒子那樣,為科學研究而獻身!

用過早餐後那個叫小高的助手將我帶到了研究室,宋教授和其他兩個助手已

經等在那兒了。 我向教授表明了自己的決心,說會完全服從指揮。 接著,我被命

令趴在一張大木桌上,撅起臀部,上身俯在桌面上,將肛門暴露出來。 實驗內容

和昨晚一樣,依舊是測試我在肛門刺激下的性反應。 一隻大手拍打著我的屁股,

發出「啪啪」的聲音,另我感到十分淫蕩。 之後那手開始撫摸我的背部、臀部和

大腿內側,「放鬆,29號,盡量放鬆。」涼涼的一種液體被塗在了我肛門附近,

緊接著是一根手指探了進來,我不禁一陣哆嗦。 宋教授發話了:「29號,看來你

的肛門也很敏感啊,不過現在是塗潤滑液,你不要動。 」那手指在我肛門裡搗鼓

了幾下便縮回去了,但我的陰莖卻受此刺激而漸漸地勃起了,頂在桌子上。 「好,

插按摩棒了,放鬆括約肌。 」我聽了後立即放鬆了肛門、會陰附近的肌肉,要不

肯定很痛。 「放心,這是專門用來刺激肛門的,尺寸比較小,沒有副作用的。」

話音剛落,涼颼颼一條東西輕鬆地插入我的肛門,緩緩地推了進來。 只覺得

直腸裡的充實感愈來愈甚,一股便意湧了上來,怎麼這麼像解大便的感覺? 宋教

授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走過來幫著輕輕按摩我肛門附近的肌肉,一邊道:「孩

子,是不是想大便一樣? 沒關係的,第一次都是這樣,但這不是大便,所以要忍

住,不要擠出來。 過會兒通電震動了你的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助手報告插好了,

又在口子上用橡皮膏與我臀部貼在一起,以防掉出來。

「好了,到這裡來。」我被帶到一張類似牙科或婦科的檢查床上,幾道皮帶

將我禁錮在了上面:上身躺在呈45度傾斜的靠背上,雙手手腕分別鎖在靠背下面,

腰部捆了條皮帶,綁在靠背上;雙腿向上擡起,腳踝固定在與眼睛同一水平的兩

個鋼環裡,膝蓋也用皮帶捆住,生殖器和肛門朝著外面,研究人員能十分輕易得

看清,就像被檢查的婦女一樣。 一個像避孕套的東西戴在了我龜頭上,大概是收

集精液用的吧! 又有很多導線連在了我身體各處,陰莖上貼了五六個電極片。

突然,通電了,埋在肛門裡的按摩棒震動了起來,我受到這樣強烈的刺激,

本來就勃起的陰莖變得和鐵一樣堅硬。 貼在陰莖上的電極不斷放著微弱的電流,

我感到陰部有股熱流進入,麻酥酥的,體內的液體不受控制地漸漸溢出,低頭一

看,好家夥,避孕套裡粘了不少透明的前列腺液! 按摩棒不斷抖動,我的興奮度

在提高著。 那種感覺越來越甚,終於,陰囊一縮,陰莖猛地一抖,一股乳白色的

精液射在了避孕套內。 我已經是渾身大汗,無力地軟在檢查床上。

工作人員七手八腳地忙著:「精液量11毫升!」「按摩棒先別拿出來。」

「宋教授,再過幾分鐘測?」……宋教授走到我身邊,和藹地對我說:「孩

子,我們過會兒還要再測一次,所以你先呆著好嗎? 」我點了點頭。 大約過了10

分鐘,儀器又一次開動,這下我堅持的時間變長了,射精量也銳減為5 毫升。

「好了,今天的實驗就到此了,29號你回去吧。」我被送回了3 樓的臥室,

依舊赤身裸體。 宋教授跟了進來,拿出一份文件對我說:「這是未來3 週內的大

而且你會經常戴著按摩棒以刺激肛門,還有一種刺激乳頭的電乳架,它們都

能使你的射精量有所增加。 「

教授走後我瀏覽了一下文件,發現裡面的內容就是宋教授所講的,只不過更

具體,包括收集精液的過程——我將被固定在一個刑架上,夜以繼日地生產精液。

註釋說明,尿道將插根導尿管,而精液排放則使用另一管道,糞便從導糞管

排放,水分靠靜脈注射維持。 天哪! 那我企不是完全成了實驗動物了! 可是事已

至此也只能聽天由命了,況且實驗結束後還有近萬元的報酬。

我正發呆時,一個工作人員拿來一張光碟,讓我放入電腦觀看。 天哪,裡面

全是我的照片和錄像,從剛剛穿上束縛帶到今天早上的實驗,照片很清晰,我不

得不承認拍得很好。 仔細觀看,實驗過程的照片尤其清晰,各個方位的都有,看

著看著,我漸漸地產生了異樣的感覺,特別是自己肛門裡插按摩棒射精的錄像。

我想找件衣物穿上,但衣櫃裡空空如也,只有一條半透明的黑色緊身丁字褲,

後面只是一條布帶,不得已,穿上再說了。

用完午餐,我被叫到主樓二樓的某實驗室,參觀科研實驗。 實驗室的觀摩席

用巨大的單向透光玻璃隔出來,放了幾排椅子,已經有幾個志願者坐在那裡了,

3 男5 女,衣著都很暴露。 玻璃的那一面放了許多儀器,其中一張檢查床上固定

著一個裸體的女孩,看上去最多20歲,身材很棒,臉龐十分秀美。 「這是秘密,

希望大家以後不要對任何人說。 」工作人員吩咐我們。

展示正式開始了,3 個穿戴嚴密的醫生走入對面房間,開始操作各個儀器。

女孩的雙腿被分開固定,就像婦科檢查一樣;豐滿的雙乳各被戴上一個吸盤,

之中還有小的吸管吸住乳頭,看上去女孩很興奮,呼吸很急促。

「嘟」一下,一盞燈亮了,儀器開始工作,女孩的乳房被吸盤吸食著,漸漸

擠入透明的吸盤,開始充血。 一工作人員拿來人造陰莖,輕輕塞入她的陰道,隨

後在肛門塞入較小的一隻。 美麗的女孩嘴巴半張著似乎在叫,看上去十分愉快,

但由於是隔音室,我只能猜想。

就這樣女孩搖頭擺尾過了五分多鍾,突然從陰部流出白色的黏液,並且臉色

很紅潤,她高潮了! 「請注意她的乳房!」喇叭裡叫著。 仔細一看,天哪! 她的

乳頭正不斷地分泌著乳汁! ! 吸盤上連著個管,吸出的乳汁一直通到邊上的大量

筒內,足有100 毫升,而且還在不斷地滴著。

「參觀結束,請前往各自實驗室!」驚訝之下已經忘記怎麼走出觀摩室的了,

待我清醒過來已經在宋教授的面前。 「29號,今天你看見的是空孕性高潮泌乳實

驗,這個女孩子也是個大學生,好不容易找來的。 實驗很成功,下去女性就不必

懷孕而可以分泌乳汁了,要知道人乳有大量抗體,對免疫很有效的哦! 」教授笑

吟吟地對我說,「你的實驗就是如何增加精液分泌量,增加精子數量,幫助不孕

夫婦,實驗過程可能有你無法接受的地方,但為了大家,希望你有獻身精神,好

嗎?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 在他的示意下,我先在廁所內排盡了尿液與糞便。

「好,你來這裡。」我跟他到了掛「男性研究室」牌子的一個房間,裡面有

2 個戴口罩的人。 「把這個脫了。」宋教授指了指我的丁子褲。 我順從地脫了下

來,一絲不掛地站著。 「趴到床上,兩腿分開。」我赤裸裸地爬了上去,像一隻

狗一樣跪著,上身趴下,屁股撅著,將性器和肛門暴露在他們眼下。 「先洗腸。 」

一條皮管插如我的肛門,接著涼涼的液體流入了直腸。 「先忍住!」我覺得

一陣便意,但努力忍住,過了一會兒,宋教授的助手小高拿了個便盆,讓我排泄,

好舒暢啊! 接著,我又洗了兩次,直到排放的液體為無色澄清。

「給你打藥了。」說完,一陣酒精的涼意之後,注射器插入了我的會陰,幾

乎沒什麼疼痛,藥就打完了。 隨後,一隻沾滿油脂的手指插入了我的肛門,轉動

了一下,慢慢擴張括約肌。 奇怪的是我居然沒有特別的不適感,甚至有淡淡的快

意。 「快好了,別動。」一根涼涼的東西探了近來,「肌肉放鬆點。」我放鬆了

會陰和肛門的肌肉,接著那東西徹底地侵入了我的肛門。 小高扶起我趴跪的身子,

在我腰上係了條皮革腰帶,最後用一「Y 」字型帶系在上面,後面是一條帶子,

上頭的扣環將我肛門內不知名的物體抵住,前面的分叉正好繞過我的陰莖,系在

腹部的皮帶上,大功告成。

「孩子,我們給你注射的是促進睾丸生長的物質,它可以讓你的睾丸小葉在

短時間內快速生長。 你睾丸的體積將增加,這會有不適感,希望你克服。 肛門裡

的是高科技的刺激棒,上面有低壓電極,會震動,它將刺激你的前列腺,幫助產

生更多的精液。 」宋教授告訴我。 我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問道:「教授,那我

現在做些什麼呢? 」「你什麼事情也不要做,特別不能手淫,無論你的性慾如何。

當然忍不住的話你馬上報告工作人員,他們幫你解決。 剛開始的12小時比較

難過,你的睾丸將有脹感,同時陰莖會長時間的勃起,但這一切你要克服,否則

就可能失敗,成敗都靠你啦! 「我對教授報以一個微笑。

「來,你坐這裡。」宋教授指了指房間邊上的一張像理髮椅的東西。 我坐上

去,雙腳腳踝卻被鎖在椅腿上。 看我迷惑的眼神,教授解釋說這樣我煎熬的感覺

可能會減輕。 一個工作人員在我左手臂上掛了靜脈注射液,這裡面也有促進精液

分泌的藥物。

「現在是下午2 點,安排你在晚上12點睡覺,吃飯和排泄的時候解下來。」

宋教授拿了公事包要走,又頓了頓,「看他一直坐著挺無聊的,給他看看科

教錄像吧! 」

助手們將一台顯示幕搬到了我的面前,「29號,給你看一些我們這裡實驗的

內容吧! 」一個滑鼠塞在了我的手裡,他們暫時走開了。

打開電腦,裡面內容不多,分為「男性」和「女性」兩部分,我先點開「女

性」瀏覽了下,發現裡面只有今天參觀的「空孕性高潮泌乳實驗」文字報告;再

打開「男性」,哇,好多內容,其中排第一的就是我現在參加的這個「精液分泌

加強實驗」,裡頭有大量的報告、圖片和錄像。 好奇之下,我隨便打開了一本視

頻,卻是我剛剛進來時候穿奴隸帶的片子,羞得連忙關上。 又打開一本,是一個

面貌英俊,身材健美的裸體男青年的正面鏡頭,仔細看來倒與我有幾分相似。 片

子可能是以前用磁帶錄像機拍的,顏色已經有失真,接著是那男青年趴在一張台

子上,撅著屁股的鏡頭,他的皮膚很白,雙腿修長。 他的肛門內有個突出的黑色

棒狀物,上頭連有許多電線。 接著,他站起來了,可以看見他勃起的陰莖根部繞

了個閃光的環,一樣連有電線。 下去都是斷斷續續的鏡頭,有他被鎖在類似婦科

檢查床上的,有射精的,還有電極刺激乳頭的。

「這是宋教授的兒子當年的錄像資料,由於那時實驗器材質量的不過關,最

後實驗失敗了,他兒子也由於觸電誘發的心髒病而去世。 我們現在的器材是絕對

安全的,你一定要努力做好實驗模特啊! 」不知什麼時候,小高走到了我身邊,

和我說了這些話。

看完宋教授兒子的錄像已經過了近十分鐘了,我突然感覺自己的睾丸發熱,

有隱隱的脹感,陰莖也一直保持勃起的狀態。 我連忙叫了下小高,他過來看了看,

說這是藥發揮作用了,我的睾丸將經歷成人後的再次發育,而我的陰莖也將經常

性的勃起。 小高又將我右手的手腕銬在了椅子扶手上。 「好了,該刺激你的前列

腺了。 」小高說。 他拿起一個遙控器按了下,我肛門內的那支東西突然振動了起

來,並且帶有酸麻的感覺,估計是在放電吧! 「這是德國進口的肛門按摩棒,我

們發現它用在男性身上可以刺激前列腺,從而促進前列腺液的分泌。 你應該知道,

精液裡有大量的前列腺液,如果不刺激的話,你的精子大量產生但前列腺液卻不

夠,可能無法順利射精。 肛門刺激是不連續的,每次持續10分鐘,半小時一次。 」

小高將遙控器放在桌上就向大門走去,又停下來,「還有,你呆會兒會很想

射精,但一定要忍耐,我們每三小時會來為你取精液。 」

門關上了,房間裡就剩我一人,電腦也關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什麼方式

可以分散我的注意力,我越來越感到睾丸的脹熱,龜頭的馬眼裡不住地流出黏液,

而肛門內的刺激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的陰莖一直無法垂下來,熾熱的感覺

愈來愈甚,我想到了手淫,暫時釋放一下。 天哪! 才一刻鍾啊! 總共有12小時!

這12小時我無法想像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的。 漸漸地,我開始打盹。

昏昏然中,按摩棒停了,我醒過來,低頭看去卻發現陰莖依舊勃起著,而流

出的黏液像蠟燭淚一樣掛了我的肉棍上,一直到椅子。 「還是睡會兒吧,最好睡

到今天晚上。 」我努力讓自己入睡,卻怎麼也無法完全睡著……

時間不知不覺地過去了,我迷迷糊糊地打著盹,夢見了在大海裡游泳,波浪

一陣接一陣地拍打著我。 突然,肛門按摩棒的震動將我帶回了現實,我猛地擡頭

一看時鐘,3 點了,已經過了1 個小時。 睾丸開始有發脹的感覺,陰莖不受控制

地勃起著,雖然還沒有到達流前列腺液的地步,但我滿腦子的念頭就是馬上手淫,

解決一下旺盛的性慾。

面前的顯示幕此時放的是普通的故事片,大概是想引開我的注意力吧,我無

可奈何地看著它,一邊想著這實驗什麼時候能結束。 片刻,那該死的按摩棒終於

停了,我喘了口氣,總算沒有那奇怪的感覺,陰莖漸漸軟了下去,我還是睡一下

比較好……

這個下午,我就這樣被那按摩棒折磨了數小時,大約在下午5 點的時候,小

高他們用手淫的辦法取了我的精液,這是我第一次被人用手弄出了精液,而且還

是男人,雖然很害羞但內心卻有一種渴望。 「一共10毫升。」隨後,精液將被送

去化驗。

這時,他們從一邊搬來了一個門字形的木架。 「29號,我們要把你固定在這

上面。 」唉,又是什麼新花樣了,但是在這裡,我已經不是「人」了,我是實驗

模特,是只能服從的。 我的脖子套上了鐵項圈,固定在橫木中央,手臂被打開,

一字形地銬在橫木兩端,雙腳腳踝分開固定在垂直木棍下端,整個人成大字形,

最後,木架平放在地上,我仰天躺著。 「7 點來取精液,然後吃飯。」

我就這樣一動不動地躺著,這麼緊的束縛比剛才坐著難受多了。 等,等,只

聽見牆壁上掛鐘的滴答聲,睾丸的腫脹感覺愈來愈甚,我甚至覺得有液體從尿道

口滲出了。 肛門按摩棒的刺激時間似乎又增加了,每次通電,我都覺得好興奮,

陰莖會不停地跳動著。

就這樣,我在興奮與迷糊中過了這難熬的2 小時,這一次,我的精液產生量

是7 毫升多,小高說速度比剛才快了,但是沒有達到宋教授的預期值。 「29號,

9 點我們將再為你取精液,如果產生量少於10毫升的話我們將給予你更大的刺激。 」

更大的刺激? 什麼意思? 用過晚餐後,被鎖在木架上的我獨自思考這個問題。

我想我還是睡覺吧,反正那感覺將我折磨得慌,又無事可做。 這時陰囊又開始傳

來漲鼓的感覺,尿道裡也隱隱有陣陣麻癢。 片刻之後,陰囊的漲感更加強烈,陰

莖的騷癢越發明顯,像有千萬隻螞蟻爬動咬嚙一般,我難過地禁不住輕聲呻吟起

來。 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扭動,可是根本無法減輕這同時傳來的漲痛和搔癢。

「啊……啊……」我呻吟著,多麼想用手摳弄一下奇癢難當的下身,可是我

做不到,雙臂被固定在石柱木棍上面,無法掙脫;我想用雙腿的摩擦緩解下體的

奇癢,但也做不到,修長的雙腿被分開固定在刑柱兩邊。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開了,我從迷糊中醒來,卻見來者是一位中年女護士。

「宋教授他們下班了,晚上一直到早晨的事由我們護士班來解決。」她取出

一隻燒杯,「先收集你的精液。」按了下電鈕,木架豎了起來,女護士走到我身

邊,用她冰冷的手指抓住了我勃起充血的陰莖,我一下子感覺好興奮,有一種解

脫的感覺。 捋了沒多久,我那又粘又稠的精液便噴在了燒杯內,一波又一波,足

有半分鐘才全部洩盡。 「啪啪!」兩聲,護士拍了拍我上翹的臀部,「小夥子,

都出來了沒有? 」我紅著臉,不敢與她對視,低下的頭微微點了點。 「那好,現

在把你解下來,活動活動,吃個晚飯。 」腰部的皮帶被解開了,隨後是那Y 形的

帶子。

就在護士將帶子取下的時候,我感覺肛門按摩棒慢慢地向外滑出。 「這也拿

出來好了。 」那條折磨了我好幾個小時的棒子出去後,我忍不住放了一個屁,在

小小的房間內十分刺耳。 護士阿姨看出了我的尷尬,忙說,不要緊的,畢竟被堵

住這麼久了。 最後,我的手腳也解開了,暫時恢復了自由。

「好了,現在去模特專用食堂吃飯,穿上這個!」她丟過來一件東西,我定

睛一看,不禁苦笑,才解除了拘束,又要穿新的「服裝」了。 那是一套皮製手銬

和束縛繩,上面還附帶了一個橡皮圈,一看就知道是用在哪裡的。

幾分後,我在護士的幫助下穿好了那「服裝」,現在,我的陰莖因為皮圈的

作用而再次勃起,而連在它上面的繩子將我的上半身捆得烏龜殼似的,不鬆不緊

;雙手被拷在背後,說是防止我私自手淫。 在她的帶領下,我前往了那個所謂的

專用食堂,那是一個位於我所在實驗室同樓層的地方,進入一扇木門只看見兩排

學校裡英語語音教室一般的用塑膠板格開的小房間,中間的走廊有幾部盛放物品

的手推車。

「你坐這裡。」我依護士指示走過去,進入一個小小的單人格間,裡面是個

像馬桶圈一般中間有個洞的椅子,還有條從天花板垂下的皮管。 我按要求頭向裡,

背向走廊坐著,這時護士將我上身按下成水平位置,屁股向後撅,雙手依舊銬著

不給解開。 「先洗腸,再吃飯。」硬硬的管子緩緩塞進了肛門,我熟練地放鬆了

括約肌,將其吸入腸道。 隨後,涼涼的液體灌了進來……第二次洗腸,一切變得

那麼自然,完全沒有了緊張,甚至有些不安的快感。 過了五分鐘,完事了,原來

這「椅子」下面就是個馬桶。 護士解開我的雙手和龜殼縛帶,又將我帶入一明亮

的餐廳。 這是個約五十平方米大小的房間,在多盞日光燈的照射下異常明亮,讓

我有點不適應。 更讓我不適應的是房間裡的景象。 在這裡「就餐」的有五六個模

特,只有一個男青年是穿了丁字褲坐桌子前正常用餐的,其他幾個更年輕的男孩

子有的被捆在桌上用管子灌輸流質食物,有的身上貼了電極,一邊吃一邊不時顫

抖著,說白了,這仍舊是個實驗室。

「多少?」一個大夫樣的人問押解我的護士。 「12毫升。」「那叫他過來。」

我被帶去一餐桌邊,上面放著許多的食物。 「這些都是能促進你分泌相關體

液的東西,吃了它們。 」一些味道怪異的西餐,我吃了整整半小時,這段時間我

除了一絲不掛總算是沒有了任何束縛……

用餐後我依舊回到了實驗室,仰躺在一張格子編成的板上,雙腿分開,腳踝

分別固定在兩邊,手同樣是銬住的。 鐵板用四條鍊子吊著,離地大概一米,這就

是我的床了。 一台儀器推到了我下面,接著是矽膠棒塞入肛門,緩緩抽插著,我

產生了快感,最後又被打了一針……這個晚上,我渾渾噩噩的,只記得陰囊脹得

難受,而他們每隔一定時間就來取一次精液。

第3 天當早晨實驗室人們的腳步聲將我弄醒的時候,天早已大亮,已經八點

多了吧,我睜開沈重的眼皮,肛門裡肆虐已久,不知將我帶上幾次高潮的按摩棒

不知何時已離開,而我的手腳還禁錮著。 有人將我手腕腳踝上的皮銬打開了,並

將「床」降到了地板。 「29號,起床了,吃了早飯去健身。」我無力地爬了起來,

數次10毫升以上的射精以及它們所帶來的高潮將我弄得全身酸痛,肛門還有點痛,

但下體卻仍然敏感。

按指示排了糞便,吃份簡單的早餐後一工作人員帶著裸體的我去了健身場。

那是一個位於地下室的禮堂,裡頭放了許多的健身器材,但仔細一看又不完

全地像。

「穿上健身褲。」我按指示穿上了一條黑色半透明的絲質緊身丁字褲,前面

小得只能勉強蓋住陰莖,後面只有一條一指寬的布條。 接著,我被帶到一台跑步

機上,進行跑步鍛煉,10分鐘的跑步帶來的摩擦使我的陰莖再次充血勃起,黏液

分泌到了絲質的內褲上,一邊的工作人員發現後,使用燒杯為我再次取了精液。

然後是槓鈴鍛煉……

大約在十點多的時候,我被送回了宋教授的研究室。 和藹的教授告訴我,我

的精液產生量雖然不如他預先設想的那樣多,但也達到了令人滿意的量了,接下

來的這天我將重複前一天的實驗內容,再次注射藥物並依舊每三小時取一次精液。

早上的鍛煉是為了避免受試者因全天保持坐臥而產生的不適感。 下一步,我

將在停藥的條件下測試精液產生量。

我脫下了丁字褲,再次浣腸排便,在肛門內塞入昨天的按摩棒後又被鎖上了

那張椅子,小高在我的手臂上打了一針。 「29號,給你打的藥是促進睾丸組織生

長而不是短期催情的,所以在最近的幾年裡你的睾丸都將保持這樣的大小,你要

有心理準備。 兩小時後取精液並吃中飯。 」宋教授拿著他的公事包離開了。

看來我在結束實驗後仍將產生大量的精液! 難道我以後要每幾個小時取次精

液? 正想著,下體漸漸湧起了不安的感覺,低頭一看,它果然翹在那裡,馬眼還

有透明的液體慢慢溢出來,手被鎖著不能自慰,我昏昏睡去……

這一天我像昨天一樣鎖在椅子上,宋教授的助手按部就班地來為我取精液。

而我被強烈的性慾折磨得死去活來,身上掛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終於到了晚上,大概在十點取精後晚班護士將我從椅子上放下,帶我去洗澡。

為防止我手淫,我的雙手被捆綁在背後,護士阿姨就拉著我的手臂將我帶入

志願者公共澡堂。 這是個二千平方尺左右的大房間,只有一扇門,左右兩側牆壁

各安裝了一排鉤子,而天花板、牆壁和地板也安裝了大量的花灑。 2 個裸體的青

年男子以相同的姿勢被固定著:雙腳分開鎖在地面上相距半米的鐵環內,雙手銬

在背後,連接皮手銬的鐵鍊一頭栓在牆壁的鉤子上,整個人成為上半身向下俯,

臀部高翹,頭低於屁股的姿勢。 從上面、地面快速噴射的水流沖刷著他們的身體,

使健美而微黑的身體籠罩在一片水霧中。 也許是因為不舒服,他們不時地發出呻

吟。

我也以同樣的姿勢鎖在了他們邊上,這時我身邊的一個已經洗完了,照看他

的護士將他的固定裝置除去,我擡起低下的頭瞥了一眼,除看見男青年右臀上的

編號「7 」外還發現他的臀和後背似乎有一條條的紅痕。 「為什麼有紅痕呢?」

肛門裡突然塞入的東西打斷了我的思考,接著,水灌入了我的直腸,很快的,

我感覺要爆炸了。 水槍這時恰倒好處地離開了我,我肛門裡的東西一下子沒有了

阻礙,感覺頓了一會兒,不受控制地碰了出去! 剎時,臭氣瀰漫了澡堂,花灑開

動了,大量的溫水將一切衝去,護士又在我身上塗抹了浴液,仔細幫我擦洗皮膚。

地上的水喉也開了,幾股水沖洗著我赤裸的身體,也刺激著我的陰莖,不多

時,我又射了。 在我被放開時,對面不知何時鎖上了一個女孩,長長的頭髮幾乎

垂到了地面,只看背和腰部,就知道她的身材一定很不錯。 護士阿姨帶著筋疲力

盡而又散發香味的我回到那張「格子床」,依舊是離地半人高。 不同的是這次的

肛門按摩棒,比剛才的大了一號。 「你的主試教授的操作說明上寫著,要換更粗

的肛門刺激物,來,小夥子,放鬆點,」她在那棒上塗滿了潤滑油,緩緩塞入我

的肛門,「馬上就習慣了。」有點刺痛,我的肛門像被硬撐開了,然後感覺是個

大東西進入了身體。 我的身下又是昨晚那台儀器,頂著按摩棒不讓它掉出去,同

時又提供震動電力。

晚上睡得好點了,我已經開始適應這樣的生活,朦朧中,我知道又取了幾次

精液。

第4 天照常的早餐和鍛煉之後,宋教授向我公佈了接下去的計劃,大意是睾

丸組織生長藥物注射階段完成,而且實驗資料相當令人滿意。 然後要做的是測試

停藥後是否真像動物實驗那樣永久性增大還是暫時現象。 並且還要檢測精液內精

子濃度。 「宋教授,那您的實驗就完成了?」我提問。 「29號,這個階段的實驗

大概安排在一周內完成,」他頓了頓,「從這一周的中間開始,開始同時進行另

一項實驗,測試其他刺激對性慾的影響,並且要求你做一次XX醫科大學學生實習

示範模特。 」

「什麼?示範模特?」我懵了,難道要在同為大學生的人面前暴露身體? 萬

一有惡作劇的人偷拍照片去網路上散發可怎麼辦?

「是的,具體地講是高年級泌尿科關於前列腺刺激與性反應的科目。不過你

不用擔心自己的隱私,醫學示範教室管理相當嚴格,只有相關教師和學生才能進

入,並且不能攜帶包括手機在內的一切私人設備,保證你的隱私。 」我聽了這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