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事中的性事

喪事中的性事

早晨起床小雄就接到了兩個電話,一個是好消息,一個是壞消息。

好消息是浩明打來的,他告訴小雄,昨天晚上他和媽媽搞上了,從晚上9點一直干到下半夜1點半。

壞消息是田磊打來的,他的奶奶即顧煥湘老師的婆婆今天早晨6:15去世。

小雄立即和二姐一道打車到顧老師家,上了一柱香,二姐留下了200元錢就走了,小雄留下幫忙。

跑腿買喪葬用品,忙裡忙外的累的他夠嗆,但是看到顧老師傷心的樣子,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上午十點多,小雄剛買了釘子從外面回來,鑽進樓下搭建的臨時靈棚,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回頭一看不免吃了一驚,原來是柳麗麗和那個在網吧認識的騷丫頭張士傑,“你……你們?”

張士傑說:“什麼我們?不認識我了?”

“認識!認識!我是說你們咋來了?”

“你咋來了?”

“田磊是我同學,顧老師是我的班主任!”

“哦!我是田磊的表姐,顧老師是我的舅媽,田磊的奶奶是我外婆。”張士傑指著柳麗麗說,“她是我嫂子!”

“哦……哦……”

柳麗麗沒有說什麼,只是衝小雄點點頭,小雄知道她當著小姑的面,不好與自己說什麼。

“既然你們是親戚,就請自便吧,司儀讓我給買的東西我得給他!”

一直忙到12點,東家在對面飯店准備了酒菜,小雄吃完時候已經快一點了,顧老師說:“小雄,下午就沒有那麼多事了,你累了一上午了,我已經跟我家鄰居老謝家說好了,你到他家休息一會,晚上還得麻煩你!”

“好的!”休息上了樓,顧老師家的鄰居的老謝是個50多歲的老頭,耳朵有點背,小雄敲了半天門,他也沒有聽到,剛巧他家的媳婦從外回來,給小雄開了門。

謝家媳婦是個30左右歲的女人,個子不高也就一米五多不到一米六,稍微有點胖,說話大嗓門。她領小雄進了屋說:“別嫌我家亂啊,你就到我和你大哥那屋休息吧!”

“謝謝大嫂啊!”

謝家媳婦把門帶上後,休息躺到床上,不到十分鐘就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雄感到一股衝動,朦朧中覺得有一隻手在自己的襠上摸,他的眼皮動了一下,那隻手停了下來,耳邊有輕微的喘息聲,小雄真的醒了,但是他沒有睜開眼睛。

過了一會兒,那隻手又在動,甚至來開了褲鏈伸了進去,隔著褲頭撫摸他的雞巴,“這麼大啊?!”

聲音雖然壓的很低但是也能聽出是個女人,“這小子,比我老公大了有兩公分!”那手伸入褲頭內,把雞巴套出來,在掌中輕輕的撫弄。

接著雞巴被一個柔軟的動詞撫舔了一下,就進入一個溫暖的空間,小雄知道這是那個女人的嘴巴。

哪女人含住小雄的雞巴時,雞巴忍不住跳動起來!

小雄把眼睛欠開一條縫,看到正在含吮他雞巴的女人正是謝家媳婦,她的一隻手已經把自己的褲帶解開,手掏進襠裡,在自己的陰部揉搓。

或許是小雄的雞巴太大了!小雄看謝家媳婦的嘴張的好大才把小雄的雞巴含住,而且只含住三分之二而已!但謝家媳婦還是用濕熱的嘴不停的吸吮小雄的雞巴!

而且還用舌頭舔小雄的龜頭!小雄好想告訴謝家媳婦,自己好舒服、好爽!有時候小雄忍不住動了一下,謝家媳婦也跟著抬起頭來看小雄是不是還睡著,直到看小雄沒動靜之後,她又開始吸吮小雄的雞巴!

謝家媳婦的嘴不停的套動小雄的雞巴,舌頭也不斷的舔著龜頭,或許這樣的方式讓謝家媳婦感覺很累吧!最後她忍不住的將腳跨過小雄的身子,跪在小雄身上,握著小雄的雞巴,來回舔著、套著!

小雄張開眼睛偷偷的看謝家媳婦的褲子已經褪到膝蓋下,露出了小嫩穴,因為它就在小雄正上方!謝家媳婦因為腳打開,使得她的小穴也跟著開開的!兩片粉嫩的陰唇還是紛紅色的,小雄好想舔喔!謝家媳婦的舌頭一直舔著小雄的龜頭,連龜頭上的馬眼也仔細的舔著!手也撫摸小雄的睪丸!謝家媳婦的小嫩穴也在小雄的眼前搖晃著,有時還放了下來!像是在引誘小雄似的,每當謝家媳婦的小穴接近小雄的臉時,小雄總是用力的一聞,聞謝家媳婦小穴的味道!

這味道讓小雄更加的性奮!她小嘴不停的吸,同時舌頭也不停的舔,小穴也在小雄的眼前搖晃著!小雄一直沉醉於謝家媳婦的小嘴吸吮,正當小雄感覺全身酥爽不已時,小雄的雞巴傳來的酥麻的感覺!

他知道不能在這樣下去了,翻身坐了起來,把謝家媳婦嚇的一激靈,小雄說:“好你個騷貨,敢偷吃仙桃!”

“我……對不起……”謝家媳婦一臉驚慌。

“什麼對不起?”

“求你千萬別說出去啊!我實在是對不起,我……我……”

“我什麼我?說吧,這事咋了?”

“只要你別說出去,咋的都行!”她滿臉的可憐。

“好,這是你說的!”小雄拉過她把她按在床上,伸手把她的褲子扒掉說,“你躺好了,我要肏你!”

這正是她求之不得的,新歡怒放的把腿打開,還伸手把自己的衣扣解開,把乳罩往上掀起,露出一對不是很大但很結實的乳房。

小雄把自己的褲子帶褲頭脫去,就伏在她身上,大雞巴對准她的小浪穴口猛地插了進去,“滋……”的一聲直搗到底,大龜頭頂住她的子宮深處。

小雄開始抽插著她的美肉穴,她渾身顫抖,小嘴一張一合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啊……喔……啊……噢………”

小雄不停地狠抽猛插,享受著這小淫婦姚騷勁的美肉穴,“蔔滋……蔔滋……”的淫水聲不絕於耳。

“你叫什麼名字?”小雄用力的頂擊著問。

“……嗯……嗯……我……我叫蔣蓮芸……哦……你好厲害啊……哦……”

小雄雙手緊抓住蔣蓮芸胸前的乳房,狂亂地捏揉著。下體那根粗大的雞巴奮力就往小騷屄裡抽上插下著。

數十下大雞巴的衝撞,每次均頂到她那突突直跳的花心,玉洞中的騷水陣陣流出,龜頭輕吻花心的美感,服得使她直打顫,緊抱著小雄。

“啊………親弟弟……姐姐舒服死了………哼……哦………姐姐好愛……愛你肏小浪屄………哦 ……你頂得小屄好美………啊……哦………姐姐的……親弟弟……美死姐姐了……用力……再用力插………哎唷……大雞巴頂到子宮了………呀……好酸啊……快活死我了……小老公……姐姐的親老公………哦……喔………太爽了……太舒服了………嗯……喔……”

蔣蓮芸被小雄那根大雞巴插得欲仙欲死,只見她半眯著水汪汪的媚眼,小嘴輕啟,玉體搖動,雙手纏在小雄的身上,肥大光滑雪白的屁股不住的旋轉往上挺。

“蔔滋……蔔滋……”的性器交媾聲,與蔣蓮芸瘋狂的激情淫穢浪叫聲,剌激得小雄雙手緊緊抱起蔣蓮芸豐滿光滑雪白的大肥臀,使她的肥嫩濕潤的小騷穴更為凸出。就這樣的猛插猛送,來個直入直出,次次頂撞到子宮,直插得蔣蓮芸舒服得魂不附體,全身劇烈的顫抖起來,受驚般的淫聲浪叫:

“哎唷………親哥哥……肉哥哥……姐姐要叫你親哥哥……美死姐姐了………啊……噢………親丈夫……大雞巴的親丈夫………美極了……姐姐一切給你了………啊……哦………小老公……親弟弟……肏死姐姐了……快……插快點……好爽………哦……大雞巴頂得好深………哦……嗯………大雞巴的親哥哥………哎唷……又頂到子宮了……姐姐快不行了……姐姐要丟精了………哼……唔………”

小雄見蔣蓮芸似乎要泄身了,伸手將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懸空抱起,屁股就奮力的抽插著她的小浪穴。

蔣蓮芸經不起小雄的猛弄猛頂,全身一陣顫抖,她的花心一泄之後,小浪穴嫩肉在痙攣著不斷猛吸猛吮著小雄的大龜頭,就像龜頭上套了一個肉圈圈的,那種滋味,使小雄感到無限美妙,並且大龜頭頂在穴心上,狠命的頂著、磨著、轉著花心。

“雪雪………美……美極了……小老公……姐姐的親老公……親丈夫……大雞巴的親丈夫……你真會肏屄……肏得姐姐好美……好舒服喲………噢……唔………親哥哥……大雞巴的親哥哥……肉哥哥……姐姐的小浪穴好酥……好美……插……再插……快用力插………噢……痛快……太痛快了………親弟弟……心肝弟弟……你又頂到姐姐的子宮了………哎呀……姐姐的子宮要被你插穿了………哎唷……哦………肏死姐姐了……插死姐姐了………噢……嗯………快……快用力頂……不要停……姐姐快不行了………噢……呀………親丈夫……親哥哥……姐姐要成仙了………哎唷……美死了……爽死了………啊……姐姐要泄了……泄給大雞巴了………唔……嗯………好……真好………噢……姐姐的小穴太爽了……太舒服了………”

一陣銷魂的美感,蔣蓮芸舒服得魂不附體,全身畏縮般的痙攣,劇烈的顫抖起來,子宮強烈的收縮,滾燙的陰精忍不住一波又一波的,由子宮深處噴泄出來。

小雄受了又濃又燙的陰精所刺激,他覺腰部麻酸,身體也抖動起來,最後掙扎的插了幾下,龜頭一麻,腰部一陣收縮,一陂熱燙的陽精,由龜頭急射而出,直射入蔣蓮芸的子宮深處,射得她浪聲連連,全身酥軟。

“好弟弟,你肏死我了!”她長長出了口氣,緊緊閉上雙眼。

“你可真騷啊!趁我睡覺玩我雞巴!”小雄在她奶頭上捏了一下,她皺著眉頭說:“輕點,疼!”

小雄給她揉了揉奶頭說:“來吧,在給我吹一吹雞巴!”

蔣蓮芸看了他一眼說:“到底年輕啊!活力這麼壯!”伸手撫摸那根正在勃起的大雞巴,小嘴溫柔地一張一合含著小雄的大雞巴。

她用香舌舔著小雄鴿大龜頭,不時又用香唇吸吮,用玉齒輕咬著,套進吐出不停地玩弄大龜頭。

“啊………大嫂……好舒服啊………你的小嘴像……像你的小浪屄般的美妙………啊…

……好舒服……好過癮………快……快含………啊……噢………美極了………”

“小老公……親老公……你的雞巴真的好大喔………”她不知羞恥的說。

小雄舒服的直挺著大雞巴,兩手用力按住蔣蓮芸的頭,大雞巴快速的抽插著她的櫻桃小嘴。

她也配合著他的大雞巴挺送,雙手更有勁的上下套弄大雞巴,櫻桃小嘴猛吸大龜頭馬眼。

小雄的大雞巴被吸吮,套弄得不能再忍了。“大嫂……我要插的小浪屄………快……快………趴下……”

小雄跪到蔣蓮芸身後,扶住她翹起的大屁股,大雞巴一下就插到了底。

“哎喲……肏死我了……你輕點……哦……………………使勁啊……”

蔣蓮芸被小雄的大雞巴插得春情蕩漾,成熟風騷、雪白肥嫩的嬌軀隨著大雞巴插穴的節奏起伏著,她靈巧的扭動那光滑雪白的大肥臀頻頻往後頂,激情淫穢浪叫著:

“啊……啊………親哥哥……肉哥哥……好棒啊……好爽啊………雪雪……美死姐姐了………啊 ……喔………姐姐的親老公……親丈夫……你太會弄穴了………哦……哦………快用力……用力插……插死姐姐吧……肏死姐姐吧………喔……啊……哎呀………親弟弟……要命的親弟弟……姐姐的子宮要被你肏穿了………啊……噢………小老公……親丈夫……姐姐的小浪穴要……要被你的大雞巴插死了……好舒服喲………哎呀……親弟弟……心肝弟弟……又頂到姐姐的子宮了………哎喲……啊………親哥哥……親丈夫……你太強壯了……快活死姐姐了………啊 ……哦………”

蔣蓮芸被大雞巴幹得粉頰緋紅,神情放浪,浪聲連連,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美的大玉臀抬得更高,隨著抽插的動作,上下搖動著。

小雄的大龜頭在花心上的衝刺,在蔣蓮芸的小騷穴裡狠勁的插送。使得美艷迷人的蔣蓮芸非常受用,只見她秀發零亂,粉面紅暈地不斷左右的扭擺著,嬌喘噓噓,雙手緊抓著床單,像要撕裂它一般,那種似受不了,又嬌媚的騷態,令人色慾瓢瓢,魂飛九宵。

蔣蓮芸嬌喘如牛,舒暢得嬌聲大喊:

“哎呀………親弟弟……要命的親弟弟……插死姐姐了……姐姐要被你插穿子宮了………哎喲… ”

“…喔………親老公……親丈夫……肏死姐姐了……姐姐快不行了……小冤家……親哥哥……肉哥哥……你饒了姐姐吧………啊……親弟弟……求求你……求求你饒了姐姐吧………哎呀……啊………姐姐受不了啦……姐姐會被你搞死的啊……小冤家……你插得姐姐太舒服了………唉唷………心肝……親丈夫……親哥哥……姐姐要泄了………啊……哦………太舒服了………”

蔣蓮芸猛地一陣痙攣緊緊的抱住小雄的腰背,熱燙的淫水一泄如柱。

小雄感到大龜頭酥麻無比,但是他忍住了,問:“你有套子嗎?”

“哦……要套子干嗎?你剛才不也射在裡面了嗎?我帶環了!”

“到底有沒有?”

“沒有啊!”

小雄想了想,抽出雞巴頂在她的肛門上,“啊……不要啊……姐姐從沒肛交過……你別噢………”蔣蓮芸無限委屈的說。

“你不是說我咋的都行嗎?”小雄在她肥大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兩下。

“哦……求你了……”

“不行!今天非肏你屁眼不可!”雞巴在菊門處磨動,把淫水往肛門上塗抹。

蔣蓮芸渾圓肥美的大豐臀左右搖擺著而蠕動著,小雄將大雞巴對准蔣蓮芸的小屁眼口猛地挺入去,“滋……”的一聲直搗到底。蔣蓮芸則痛得忍不住大叫著 :

“哎呀………我的媽啊……痛死我了………我的屁眼要……要被你插破了………啊……啊………好痛啊………”

大雞巴一旦插進去,小雄便是一陣的狠插狂送。

蔣蓮芸窄小的屁眼仍然受到他的狠插猛干,強奸似的狠插了數百下,漸漸的引起了蔣蓮芸的情慾。

“噢……啊………親弟弟……要命的親弟弟……姐姐從沒想到小屁眼被插會……會這麼痛快的………啊……哦………快……快用力……用力插……插穿姐姐的小屁眼………哎呀……心肝……親弟弟……小冤家……姐姐的小屁眼太舒服了………哎喲……哦………姐姐的親老公……親丈夫……你太會插了……這滋味太爽……太舒服了………啊……啊………”

小雄感到龜頭被一股熱流衝激,麻癢癢的,猛烈的抽插了小屁眼數十下,把全部精液狂射在蔣蓮芸的小屁眼內。

射精後三分鐘,才把大雞巴從蔣蓮芸那注滿精液的小屁眼中拔出,並看著蔣蓮芸那淫蕩失神,精液從她那性感迷人的小屁眼緩緩流出。

“你記住了,從今往後只要我想肏你,你就得讓我肏!”

蔣蓮芸揉著自己紅腫的屁眼說:“你太狠了,把我屁眼都肏腫了,我丈夫求了我好幾年要肏我屁眼,我都沒有答應,你這冤家!”

晚上,田磊給奶奶送漿,小雄陪她去的,同行的都是小輩,自然柳麗麗和張士傑也跟去了。送完漿小雄陪田磊守靈,柳麗麗和張士傑等各自回家了,柳麗麗的丈夫留下一起守靈。

下半夜田磊的表哥(柳麗麗的老公)讓小雄上樓睡覺,說小雄明天還有的忙,小雄也是困了,就上了樓。

看到顧老師還沒有睡,坐在沙發上發呆,小雄走過去摟住她的肩頭說:“老師,別傷心了,你也休息吧,別把身體靠垮了!”

“謝謝你小雄,我到不是傷心,她奶奶八十六了,也算是白喜事,她這一走啊,我還真的解脫了,對於這份遲來的輕松讓我有泄手足無措。”她把頭靠在小雄肩頭。

“是啊,她這一走,你可輕松多了!”

顧煥湘老師滿臉的感激說:“今天多虧了你啊!”

“別這麼說,這是我應該的!”小雄在老師額頭上親了一下,老師“嚶嚀”一聲轉過頭緊緊吻住小雄的嘴唇,舌頭就伸了過去。

火熱的吻是最好的慰寄老師的行動,好半天顧老師松開嘴說:“小雄,抱我進房!“

“可是……”

“他們不會上來的,老師要放縱一下!”

“遵命!”小雄抱起老師向臥室走去。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1# DHBlock

1# DHBlock

lookl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