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炮

野炮

第三天,田磊的奶奶火化後送到鄉下的祖墳下葬了,吃完酒席後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小雄回到家裡,一覺睡到下半夜三點半。

醒來後衝了個澡,坐到電腦前上網,打開QQ看到燕子,格格,雷娟,曉紅,鳳姐給自己的留言,都是問他有沒有時間。

他把前幾天拍攝的二姐又一套美足絲襪圖片發到了淫民吧上,玩起了鬥地主游戲。

這時,QQ傳來敲門聲,小雄查看,敲門要求加好有的寫著張士傑,通過了她的請求,看網名叫“白領小騷妹”

“靠,你咋知道我的號?”小雄問。

白領小騷妹點開視頻,“小磊告訴我的”

“他咋會告訴你?”

“暈,他是我小表弟,在說了,給他點甜頭,他自然是屁顛屁顛的告訴我了!”

“你個騷貨,名字都起的這麼騷。你給他什麼甜頭了?”

“呵呵!不告訴你!”

“切!不會是讓他炮你了吧?”

“你個流氓!我只是給他吹了一曲而已!”(張士傑伸出舌頭在唇邊舔了一圈,樣子好淫蕩啊!)

“你個女流氓!”

“彼此彼此!哦,對了,昨天吃完飯幹嘛走那麼早啊?”

“靠!大姐,我累了三天啊,困死我了,早早回家睡覺!”

“哦!辛苦你了!你對同學對老師挺夠意思的啊!”

“是嘛!”

“不過我覺得不太對勁,你跟我舅媽不是那麼簡單的師生關系吧?”

“去!別胡說!”

“你呀,我看懸!我嫂子都招供了你和她的事!”

“…………”

“別裝了!我嫂子說你功夫不錯,呵呵”

“懶的理你!”

“別介!小雄同學,我想你了!”

“別忽悠我了,你那騷樣,不定多少人排隊肏你呢?還想我?”

“真的,和你干最刺激!找個時間我們在打個野炮,好不好!在說了那天你只肏了我的屁眼,還沒有肏我的屄呢!”

“天涼了,不怕感冒啊?”

“不怕!好不好?”

“服了你了!”

“這麼說你答應了?!啊!今天晚上吧!”

“好——吧!”

“我知道個地方,在中心公園西大門,就是紡織廠對面,一到晚間人少,我們去那裡好不好!”

“肏你媽的,膽子這麼大啊!”

“你敢不敢?”

“幾點?”

“8點,不見不散!”

“好,你洗干淨了,別像那天似的又騷又臭!”

“放心吧!”

小雄就不在搭理她了,繼續玩自己的游戲。

晚上還差5分鐘八點小雄到了約會地點,遠遠就看到一個穿米黃色風衣的女子在西大門徘徊,走過去,“早啊!”

張士傑看看錶說:“你他媽的真准時啊!”

小雄在她臉蛋上扭了一把說:“咋的,等急了?”

“是呀,小屄都癢完了!”挽住小雄的手臂身子就靠了過來。

“往前溜達溜達吧,這裡路燈忒亮了!”

兩人順著林蔭道往前走,“小雄,你把手伸到我風衣裡!”小雄白了她一眼,手從她的前襟伸了進去,我靠!這騷屄裡面沒有穿衣服啊!

“你……你……你也忒淫蕩了吧!”

“我樂意淫蕩!”張士傑笑的像個發情的小貓。

雖然就要過春節了,但是這裡的只要不起風,天氣還是比較暖和的,早晚的時候在外套上加件風衣就夠了,但是她光著身子穿一件風衣也太誇張了,但是馬上小雄就發現她的風衣是雙層的。

走了二十來分鐘,前面就沒有路燈了,顯得很黑暗,兩人停下腳步,張士傑摟住小雄的脖子說:“就這裡吧!我等不急了!”

小雄四下看了看說:“我們到樹後面吧!這裡偶爾會有上夜班的路過!”

“不要,就這裡,多刺激啊!”

張士傑已經蹲下身子,伸手去解小雄的褲帶,小雄苦笑不得的把身體依在路邊的大樹上。她解開小雄的褲帶,把他的雞巴掏出來,在鼻子前聞了聞說:“不錯,好乾淨!”

舌頭伸了出來在龜頭馬眼上舔舐了幾圈,咋吧咋巴嘴說:“味道好極了!”舌頭從龜頭向下舔,一直舔到了根部,裹住了睪丸狠狠的吮了幾口,松開嘴,把嘴裡的陰毛吐出來。

舌頭圍著雞巴打著轉往上舔,舔到龜頭處用唇包住龜頭“嘖嘖”有聲的啄了幾口說:“忒可愛了!”

然後開始橫舔豎吮,有時候把整個雞巴都含進嘴裡,她的喉嚨真深,能容納整個雞巴,這是小雄沒有料到的。

她的口淫技巧是小雄經歷過的女人中最好的,吮的小雄飄飄欲仙,小雄的手按在她頭上,下體向前使勁,雞巴在她嘴裡抽插。

片刻,她抬起頭讓小雄轉過身體,拔開小雄的屁股,舌頭就去舔小雄的肛門,就在這個時候小雄放了個屁,她在小雄屁股上拍了一下說:“你忒壞了!”站起來解開風衣扣子。

光潔的身體被遠處昏暗的路燈照映的有些慘白,雙腿上是紅色長筒絲襪,由黑色吊襪帶固定住。

“小雄,來,給我一炮!”

小雄伸手在她胯下摸了一把,摸到了一手的浪水,小雄笑著將她身體頂在樹上,托起她的左腿,把自己下體靠過去。張士傑握住了他的雞巴湊到自己的浪屄前說:“各就各位,開炮!”

小雄往前一頂,龜頭就鑽進了她的穴洞中,她把身體往上一抬,雞巴就全部的沒了進去,還別說,她的小屄還是蠻緊的,內壁褶皺很多,是那種重門疊嶂的門戶。

小雄一前一後的頂動,褶皺刮磨雞巴很受用……“真沒有想到,你的屄這麼緊,還有什麼刮的我好爽!”

“嘻嘻!知道我的好處了吧?我這叫重門疊嶂,是名器啊!雖然我給很多人肏過,但是,我的屄天生的干肏部松!沒有幾個男人在我屄裡能超過5分鐘的!”

小雄左手按在她一隻乳房上,一隻手依舊托著她的腿,低下頭搜尋她的朱唇,四片唇吻在一起,舌頭互相勾舔……

雞巴在她的騷屄裡部停的抽動,屄裡的淫水隨著雞巴抽動流了出來,順著張士傑的一條腿往下淌……

“哦……哦……哦……哦……啊…………………………小雄……寶貝兒……使勁肏我……哦……真過癮……哦……啊……太刺激了……啊……啊……好雞巴……哦……大雞巴真好……哦……哥哥……我的情哥哥……肏我……哦……哦……”

“嗯哼……啊……啊……哦……肏我……哦……啊……………………啊……………………真好!……哦……哦……哦……哦……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好美喲……哦……”

張士傑呻吟著把令一條腿也抬了起來,後背緊緊靠在樹上,雙腿盤夾在小雄的後腰上,雙手死死摟住他的脖子,身體上下顛動,使大雞巴在她屄裡更深入的頂擊……

“哦……哦……哦……哦……啊…………………………啊!……………………太棒了……啊……啊……哦……哦……哦……哦……啊…………………………啊!……………………我的花心讓你……肏爛了……哦……哦……嗯哼……啊……啊……啊!……啊!……”

小雄雙手托住她的屁股,雞巴勇猛的衝刺,龜頭刮磨頂擊花心……

“啊……啊……哦……哦……哦……哦……啊…………………………啊!……………………算啊……哦……小雄……好哥哥……我……啊……我要來了……哦……哦……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來了!哦……啊!——啊!——啊!——啊!——啊!——來了……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張士傑長長地叫了一聲,渾身抖動,陰道劇烈的收縮,子宮內彷彿撒尿搬湧出了大量的陰精,小雄咬緊了牙控制自己不要射出來。

就在張士傑急促喘息,達到高潮噴精後嬌滴滴的呻吟時候,小雄承受了她的陰精後,拔出雞巴,放下她,讓她轉過身體,拔開了她雪白的屁股,大雞巴從臀縫間插進了她的陰道裡,一陣緊抽,撞擊她的屁股發出“啪啪……”的響聲。

這時一個上夜班的女工騎著自行車經過,她扭頭看了一眼,又忙轉過頭快速騎走了,走出好遠才敢回頭看了看,自言自語說:“什麼世道?真流氓!”

小雄興奮的在張士傑的屄裡射出了第一波子彈,張士傑抬手看了一下表,十六分鐘半。

雞巴從陰道裡滑了出來,張士傑轉身蹲下去用舌頭為小雄舔干淨雞巴。邊舔邊說:“你真的很了不起!你是第二個在我屄裡肏了十分鐘以上的。”

“第一個是誰?”小雄問。

“就是我舅舅,你老師的老公!”

“真的,他肏過你啊?”

“我十六歲的時候先後和我爸爸,我哥哥肏過,十八歲的時候被我舅舅肏了!”

“你也夠亂的啊!”

“嘻嘻!我喜歡這種刺激!”她站了起來,依偎在小雄懷裡說,“我上大學的時候,我們班19個男生,有15個肏過我!媽的給我起外號叫‘公共汽車’”

“呵呵!”

“笑個屁啊!享受作愛的樂趣是我的追求!”

對於張士傑的直白和豪放,小雄不得不佩服了。

有一對情侶摟抱著從馬路對面的樹林裡鑽出來,向這面看,張士傑示威的把風衣敞開,衝這對面張開雙腿。

那個男的愣了一下,探頭細看,他的伴侶擰著他的耳朵斥責他,他扭頭和女朋友分辨著,女朋友踱了一下腳,轉身就跑,他追了幾步又停了下來,看他女朋友漸遠的背影掏出一支煙點著吸了起來。

“呵呵!”張士傑笑的好淫蕩啊,她把風衣一抿說:“小雄,你等我!”跑過了馬路到那個男的身邊。

小雄從這邊聽不到她和她說什麼,只是看她比比劃劃的,不一會兒,張士傑就拉著那個男的手過來,說:“小雄,他是阿亮!”

說完就蹲到地上去解阿亮的褲帶,這個阿亮看上去大約有二十一二歲,張的眉清目秀。

張士傑把阿亮的幾步掏出來,大約有14公分,阿亮有些靦腆,她張嘴就含住了阿亮的雞巴吸吮著……

小雄看著阿亮呼吸急促,滿臉酡紅。這時小雄發現阿亮的女朋友又折了回來,躲在在馬路對面的一棵大樹下探頭窺視。

阿亮的雞巴堅挺的顫抖,張士傑站起來,轉過身彎下腰翹起屁股說:“阿亮,肏我!”阿亮猶豫了一下,看看小雄,小雄笑著跟他點點頭,他掀起張士傑的風衣,把雞巴肏進了她的屄裡……

張士傑彎著腰把小雄的雞巴攥在手裡,一邊擼動一邊吸吮……

阿亮粗重的喘息,屁股向前挺動,雞巴肏擊張士傑的屄發出“噗哧……噗哧……”響聲。

大約抽動了3分多鐘,阿亮有些堅持不住了,有要射的跡像,張士傑身體往前一竄說:“別射!多完會!”

掉過腚去對著小雄,小雄把雞巴插進了她的屄裡,狠狠地抽插說:“肏死你個騷屄!”

“好啊!肏死我!使勁啊……啊!——使勁肏哦……哦……”張士傑浪叫著扭動屁股,阿亮的雞巴在夜空裡抖動,一股白漿從馬眼裡噴出來。

“肏!你咋射了呢!?”張士傑不滿的嘟囔著抓住了阿亮雞巴放進嘴裡,舔舐他的精液。

張士傑說:“阿亮,來在肏我的屄!”

阿亮只在A片中看過這招,他走近前,扶著雞巴對准了張士傑小屄就插了進去,等他的雞巴全進去後,小雄把自己的雞巴插進了張士傑的屁眼中,於是一前一後,兩根雞巴在張士傑前後洞裡一進一出的抽動,剛開始還掌握不好節奏,抽動了幾十下後,兩人配合的就有感覺了,你進我出,你出我進……

“哦……哦……啊……………………啊……………………啊……………………哦……啊……………………啊……………………啊……………………啊喲……過癮啊……我最喜歡這腫玩法了……啊……啊……啊……哦……啊……………………啊……………………啊……………………兩個大雞巴肏我……啊……太爽了……哦……美死我了……哦……啊……………………啊……………………啊……………………使勁肏我……啊!——前面爽啊……後面癢啊……哦……哦……啊……………………啊……………………啊……………………”

由於剛才阿亮射了一次,所以這次就能多堅持一會兒了,大約五六分鐘的時候,阿亮咬著牙,身體再次開始抖動,小雄說:“哥們兒,堅持!咱一起來!”加緊了抽頂,頂了五十幾下,小雄放下張士傑,自然兩個雞巴也從她的身體裡滑了出來。

張士傑浪笑著蹲到地上,一手握住一個雞巴快速擼動,並把龜頭放在唇邊,張開嘴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舔舐……

“啊——啊——”小雄和阿亮一起叫喊,從兩個龜頭裡噴出了精液,落在張士傑的舌頭上,嘴角,臉上……她淫蕩的舔舐著……

阿亮整理好褲子說:“謝謝!”轉身就跑,他不知道女朋友在對面的大樹下看到了這一切。

等他跑的沒了影子後,小雄低聲的告訴張士傑,張士傑抬起頭,把風衣扣子繫上說:“不知道他女朋友張的好看不?我過去看看!”

“別……”小雄攔住她說。

“你別管!我自由分寸!”她摔了摔頭發,就走了過去。

小雄倚在大樹下看張士傑在對面樹下和那個女孩說著什麼。大約有二十多分鐘,張士傑衝小雄揚了揚手,小雄走過去。

“咱把她送回家吧!”張士傑說。

小雄點點頭,那女孩眼裡含著淚花低著頭默默的前行。

這女孩看上去不過十八九歲,黑暗裡看上去張的還有幾分姿色,身高大約有一米六七,六八左右,很苗條,由於穿著肥大運動裝看不出胸部的高低,但是兩條腿很直,這點就讓小雄對她的印像不錯。

女孩家離這裡不是很遠,拐過公園的西大門前行1000米左右的“月楓小區”就到了,送到小區門口,女孩站住了低低的說:“謝謝!”臉突然紅了,衝張士傑點點頭,跑進了小區。

張士傑挽著小雄邊走邊說:“她叫白雲,今年十八歲,是幼師學校二年級學生,還有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叫白雪,十五歲,在六中讀初三。”她扭頭看了一下學校,“她的QQ號是8134567202!”

“我靠,你都跟她說什麼了?她會告訴你這些?”

“呵呵,我給你拉皮條啊!你回去就加她吧,她挺可憐的!”

“咋了?”

“具體的事讓她告訴你吧!”張士傑在小雄臉上吻了一下說,“今晚玩的很開心!”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