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風月之愛情和愛情】

【人間風月之愛情和愛情】

【人間風月之愛情和愛情】

人間風月之愛情和愛情

(一)

周末的DISCO 永遠比平時更加喧鬧,但此刻我卻好像聽不到任何聲音,心裡

一片空白。看着舞池裡的男男女女瘋狂的扭動,我不由煩躁起來。

我狠狠的喝了一大口VOLDGA,然後等着烈酒在胃裡燃燒的感覺,但是它竟然

不來!

“他媽的!”我詛咒着又灌下了一大口。這時,一個聲音透過嘈雜的噪音傳

到我的耳中:“嗨,能不能請我喝一杯?”我扭過頭,一個身材惹火的女人正站

在我的身後。

“爲什麽不CALL我?”她坐下後她從我手裡拿過杯子注滿了酒放到我面前。

我沒有理她,滑下椅子向門口走去,此刻的我並沒有性慾的需求,我需要的新鮮

的空氣。

走出DISCO 的大門,一陣涼風吹來,我頓時清醒了不少。

“爲什麽不回話給我?”她跟了出來,固執的重複着剛剛的問題。我沒有看

她:“我記得那天對你說得很清楚,我想沒有必要再對你說一遍了吧?”她站到

我面前,身子在微微的發抖:“但是你說我很不錯。”我不耐煩的推開她:“我

很忙,不要煩我。”

她突然間崩潰了,發瘋一樣的抱住我:“求求你,不要這樣我……我等不到

你的電話,找了你好久……我想你,我想你……”她那豐滿的乳房緊緊的壓在我

的身上,使我想起了它們那誘人的樣子,我不禁有了最原始的反應。

她當然的感覺到了,驚喜的看着我:“你對我還有興趣,你還想要我,是不

是?!?”像她這種近乎完美的女人我怎麽會沒有興趣呢?隻是,我不能破壞我

的原則:不與同一個女人上兩次床。因爲我不相信女人,自從AMANDA之後我再也

不會相信任何女人了,當然也不再相信愛情。

想到AMANDA,我的心中不由一陣刺痛,我甩開這個好像叫做ROSE的女人大步

向鄰近的酒廊走去,此刻我需要酒精,需要忘掉我不願意再想起的事情。

喝了一杯又一杯,我終於忘掉了刺痛,忘記了一切。我整個人都燃燒起來,

好像一切都在旋轉,我想起我原來會飛,於是我就真的起飛了,但突然間眼前一

黑,我失去了知覺……

我感到十分口渴,忽然兩片軟軟的東西貼到了我的嘴唇上,接着一股清涼的

水注入我的口中,我舒服的呻吟了一聲,同時感到了下體的異樣:有人正在爲我

口交。

我緩緩的睜開眼睛,一雙明亮的眼睛正溫柔的注視着我:“你昨晚喝得太多

了,我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你弄回家……頭痛嗎?”我搖搖頭,把目光向下邊

移去,另一個女人正專注的用口套動我的陰莖,一頭秀發随着她的動作如海浪般

波動。

也許是感覺到了我的目光,她擡起頭來,於是我看到了兩張一模一樣的臉!

媽的,一定是昨天喝得太多了,我閉上了眼,相信這是幻覺。

她輕輕爲我按摩着頭部:“對不起,我們沒對你說清楚……在網上與一直與

你聊天的妖媚其實是兩個人,我和妹妹LINA,那天晚上在這裡與你做愛的……也

是我們倆,後來從浴室出來和你做第二次的是我。”

“你們……是雙胞胎?”我睜開眼睛問。

“是的”,停止爲我口交的她坐到我的另一邊“我是ROSE,是姐姐,她是我

妹妹,叫LINA ”

然後兩人躺了下來,分别輕吻我的兩個耳垂:“你……這個害人精,自從和

你認識之後我們總也忘不了你……我從沒有相信過一見鍾情也沒有相信過所謂網

戀,但第一次和你在網上聊過以後我就愛上你了,真的愛上你了,LINA也是。”

彷彿是爲了證明她的話,LINA緊緊的抱住我:“是的是的,我已經愛你愛得

不能自拔了……”她那赤裸的身子緊緊的靠在我的身上不住的扭動:“啊……愛

人,給我好嗎?求求你……”

ROSE顯然也情動了,她急促的喘息着用她那雙美麗的,燃燒着火焰的眼睛看

着我,但我並不相信她們所說的如散文一樣動聽的情話,現在我唯一確信的是她

們的情慾如火山般噴發。

兩張渴求的完全一樣的美麗容顔對着我,兩具扭動着的完全一樣的動人軀體

引誘着我,此時的我已經無法無動於衷。見我沒有反對,姐妹倆有些激動起來,

她們用櫻紅的唇從我的胸肌開始向下吻去,最後落在我的雙腳上。姐妹倆在吮過

我的每一根腳趾後又分别含住我的陰莖和睾丸,在兩人溫濕的口腔之内我的陰莖

迅速的勃起到了極點,随後我的雙股被扒開,接着一條火熱的舌頭落到我的肛門

上輕輕的蠕動起來。好久沒有被女人如此的愛撫過了,我呻吟了一聲閉上雙目全

身心的去感受那種濕熱的堕落感覺。

經過與AMANDA的愛情之後,我放棄了愛情,它和我的慾望與夢想一樣,都被

我定義成不可救藥的瘟疫,但我堅信我已經被免疫了,所以從那時開始我鍾情於

短暫的肉體滿足,隻用女人來填充工作以外的間隙,但經過了一段時間後,我便

開始厭倦,或許是害怕激情過後的空虛,或許是不願感覺女人那虛假的情意,因

此現在我更鍾愛酒精。但此刻我卻可以清楚的感覺到ROSE和LINA對我的愛意,我

不由得一陣戰栗,忙起身把她們倆按倒在床上,我必須要專心的去感受純粹的肉

體的感覺。

於是我抱住其中一人,将我的陰莖緩緩的插入她火熱潮濕的陰道,慢慢的體

驗一點一點佔有女人的快感。她随着我的插入弓起了腰,當我的陰莖到達她的最

深處之際,她滿足的呻吟聲與她的淚水同時湧出。

此刻我不願意看到任何能引起我情感波動的東西,例如女人廉價的眼淚。於

是我抱住旁邊的一個,邊抽插邊接吻,全身心的同時感受兩個女人給我的不同的

快感。

随着我抽插速度的加快,她那好聽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其間還夾雜着我愛你

之類狂亂的呼喊,突然她把我從她的姐姐或妹妹的懷裡搶了過去,用她的四肢死

死的纏住我,纖腰的擺動加速配合我加快的抽插,也許是爲了追求生理和心理的

雙重滿足,她在到達高潮前突然要求:“求求你,求求你,說你愛我……說你愛

我……”

我從不會讓與我上床的任何女人以爲除了肉體上的相互吸引以外我們還會有

情感上的糾纏,而且這句男女間說了幾千年的陳年假話我對其沒有好感,但爲了

不破壞這場完美的性交,我還是含糊的在她耳邊告訴她:“是的,是的,我喜歡

你……”好在她的高潮随即就來了,對我那含糊暧昧的回答她並未在意。

抽搐抖動之後,她滿足的癱倒在床上,微笑着觀看我與她姐妹的激烈性愛表

演,也許是被我們剛才的性交刺激的緣故,此時我身下的少女比剛才的那個更加

狂放,就象一匹狂野不羁的野馬,幾乎将我颠下來,我不得不變換姿勢,抱住她

翻了過來,讓她主導性愛的程式。

她那近乎瘋狂的套坐和不斷抽搐蠕動的陰道使我獲得了極大的快感,也許是

被我們淫靡的交媾所感染,休息過後的少女爬到我的胯下将我的陰囊含住,不斷

的輕吮我的睾丸,雙重的刺激之下我幾乎無法控制,但以不能滿足女人爲最大恥

辱的我還是強忍着沒有把精液射入身上少女的陰道内。一直堅持到她的高潮來臨

之後,我才把癱在我身上的她輕輕推了下去,不停的撫摩着她的乳房和陰部,同

時在胯下少女的口中把我積蓄已久的精液噴射而出。

整整三天,我沉迷於這一對美麗雙胞胎姐妹的動人肉體,除了吃飯睡覺以外

我不停的與她們做愛,而她們也用盡她們所能想到的一切方法來取悅我,口交,

肛交,乳交,腿交甚至捆綁虐待我們都嘗試了,到我要離開時,我已經能清楚的

分辨出兩人了,同時我收下她們給我的房門鑰匙並答應她們有空就來。雖然這破

壞了我的原則,但如此出衆而又對我癡迷的雙胞胎不是什麽時候都能遇到的。

說穿了我隻是個有着劣根性的男人,抵擋不住如此動人的誘惑。

(二)

不知從什麽時候起,我有了在公共場所觀察情侶的習慣。在我的觀察下,我

發現大部份女人都對戀人表現出一種讓我厭惡的虛假情意,當男人不注意時她們

的眼光總會偷偷飄向那些外表英俊的男子。時間久了,我不再隻限於觀察,開始

有選擇的勾搭她們其中一些我認爲至少外表漂亮的。坦白說,在我這荒誕的行動

中,我與她們上床的概率大約有八成,這讓我對女人和愛情更加失望,盡管我知

道 ROSE 和LINA十分的愛我,但通過種種實踐和憑着我對女人的經驗還是對她們

的愛情抱有懷疑。

我半躺在床上,握着陽具逗弄着下午剛勾搭上的女人,看着這個被她未婚夫

視若珍寶的少女拚命的想用嘴清理我剛從她肛門裡拔出來的陰莖的淫蕩樣子,我

感到一種心理上極大的滿足,終於她的嘴含住了我這根給她帶來高潮的陰莖。

我邪笑着猥亵的問她:“還想不想讓我再操你?”

她含着陰莖拚命的點頭,用她那被我的生殖器塞得滿滿的小嘴含糊的發出呓

語:“唔……想……”

我把陽具向她的口中挺了幾下:“那你求我呀?不求我是不會再操你的。”

她難耐的搖動着豐潤的屁股:“……求……求求你,求求你幹我吧……”

“不是幹你,而是操你!”我惡狠狠的糾正她用詞文雅的發言,“說得要淫

蕩!”

“是……是操我,求求你操我吧,我……我受不了了……”

“哈哈……快裹!”我肆意的将生殖器往她的口中亂頂:“把我伺候好了我

就讓你得到快樂,快!再快點!”

當她更加賣力的吮吸之際,我的電話忽然響了,我邊撫摩她那極具彈性的乳

房邊打開電話:“喂,哪位?”

“KIM ,是我LINA ”

“找我什麽事?”

“你……你在幹什麽?”

“當然是在操逼,除了這個我還能在幹什麽?”

“你今天來嗎?”

我有些不耐煩:“前天不是剛和你倆幹過嗎?天天和你們幹我會膩的。”

“不,不是……”她怯怯的說:“我和ROSE做了很多你愛吃的菜……”我一

把将胯下的少女掀翻到床上,飛快的騎到她軟綿綿的乳房上用手托起她的後腦,

把生殖器捅到她的嘴裡飛快的抽插起來,“幹什麽?我又沒說今天要去吃飯,誰

讓你們做的?”

“今天……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我們想給你慶祝下……”

突然之間,一股熱流湧到我的心裡,生日,我的生日,除了我的父母以外,

沒有人尤其是女孩子記得我的生日。見我停止了動作,胯下的少女主動的吮吸起

來。

聽我久久無語,LINA不安了,她小心的問:“你生氣了嗎?……對不起,我

們不該自作主張……”

我打斷她:“LINA,是我不好,你們等着,我馬上就去。”

沒做任何解釋,我從這女人口中拔出陰莖,穿上衣服趕到了ROSE和LINA的家

中。看到我進屋ROSE驚喜的叫了起來,我給了兩姐妹一人一個深吻。

“許個願吧。”兩女讓我吹蠟燭,我閉上雙眼許了願,然後吹滅了蠟燭。吃

蛋糕時ROSE問我剛才許了什麽願,我微笑着對她們說:“我向上帝請求說:等一

會兒我向ROSE和LINA提出我要搬過來和她們一起住的時候,請您保佑我她們一定

要應。”

ROSE和LINA不能相信的看着我,我問:“不知道我的願望能不能實現呢?”

兩女歡呼一聲,撲到我的懷裡:“你說的是真的?你沒騙我們吧?”我拍拍兩女

豐滿的臀部:“我什麽時候騙過你們?你們竟敢懷疑我,看來我得罰你們了。”

兩女一臉喜氣,賴在我的懷裡嬌聲問:“那你要罰我們什麽呢?”我大聲說

:“罰打屁股,而且不許穿褲子!!”

ROSE和LINA嬌羞無限,但還是心甘情願的脫光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任我處罰

了。

世間的事真是無法說得清楚,明明不想再回憶起以前的事情,但卻還是有意

無意的與過去的事情保持着千絲萬縷的聯系。正當我打算與ROSE和LINA重新開始

過一種全新的生活之際,我接到了月如的電話。月如是AMANDA的妹妹。

從我和AMANDA熱戀之初,我就對月如有一種類似於親情的感覺,或許是因爲

我沒有妹妹吧?而當時剛剛讀初二的她也和我十分的投緣,她從開始就稱我爲姐

夫,一直到現在她也沒有改口。由於AMANDA出國時花了她家裡一大筆錢,所以她

的家裡一直都不太寬裕,而我出於對月如的喜愛,便不間斷的滿足月如她家裡無

法顧及的各方面的需求,當然,金錢和物質占決大部份,毫不誇張的說,月如的

穿戴使用和她的零花錢基本上都是我給她的。

電話裡,她情緒低落的說想見我。在咖啡室裡,我見到了她,不能否認,每

一次見到月如我的心都要急跳幾下,因爲她長得太像AMANDA了,甚至比她姐姐還

要美麗。

“什麽事,怎麽你好像情緒不高的樣子?有人欺負你了?”她搖搖頭:“姐

夫,爸媽讓我退學。”

“什麽?!”我吓了一跳,“到底是怎麽回事?”

她的眼淚掉了下來:“我姐來信向家裡要錢,我媽頭段時間住院也花了不少

錢,現在家裡沒她要的那麽多……所以爸媽打算讓我退學,把學費省下來給我姐

寄去,說等我姐掙了錢再讓我接着念……姐夫,你說我該怎麽辦哪……”

下意識中第一個反應就是AMANDA出事了,我的心情十分複雜。

點燃一支DUNHILL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希望能夠将心情平靜下來。“姐夫,

你怎麽了?想起我姐了?”月如皺着好看的眉毛問。

我的視線落在這楚楚動人的少女臉上:“沒……月如,學費的事情你不要擔

心,我來解決。”月如頓時淚如泉湧,她獃獃的看了我好半天然後激動的撲到我

的懷中:“姐夫!你爲什麽對我這麽好……”

我笑着拍拍她的頭:“傻丫頭,我不是你姐夫嘛!”

月如從我懷裡擡起頭,烏黑如寶石般的眼睛注視着我:“我恨姐姐!她不是

好女人,她不應該背叛你!”

我輕輕的推開她,喝了一口如我心情般苦澀的咖啡:“月如,你還太小,很

多事你還不明白。”

月如靜靜的看了我好久,忽然對我說:“我想搬出來自己住。”

我一愣:“你父母會同意嗎?”

“他們不會管我的,再說我已經二十歲了……姐夫,我知道你現在不住在你

家裡,你的房子能不能借給我?”

我沒有多做考慮點了點頭:“如果你已經決定了,你就搬去住吧。”随後我

将我房子的鑰匙和我的信用卡交給月如:“這張卡裡有點錢,我想夠你後幾年的

學雜費和生活費用了。”月如默默的接過去,我又看到了她的淚水……

說實話,我之所以那麽痛快就把房子借給月如,是因爲那裡有太多的回憶,

太多我想忘記的回憶,我實在不想自己住在那裡了,這也是促使我搬去和ROSE,

LINA同居的原因之一。但我又捨不得将它賣掉,人真是複雜矛盾的動物。

我赤着身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裡面正放送我最喜歡的節目,當然我更喜歡

這個主持人,實在是個惹火尤物。LINA的注意力卻不在電視節目上,她跪在我兩

腿間正忙着用她那櫻桃小嘴吮吸我的龜頭。“LINA!幫我洗洗盤子!”ROSE在廚

房裡喊,我低頭看看LINA,對她姐姐的呼喊絲毫沒有反應,還專注於我的陰莖。

我高叫:“ LINA 正忙着呢,沒工夫,要不要我幫你?”“算了,你歇着吧

我的少爺。”我拍拍LINA的小臉:“好了小饞貓,咱們去幫幫你姐姐。”LINA抗

議的搖搖頭不肯鬆口,我笑着說:“我可要起來啦!”說着邊站了起來, LINA

卻彎着細腰繼續吮吸龜頭,我在她豐滿的屁股蛋上打了一巴掌:“那你就這樣跟

着過來!”

LINA果然彎腰吮吸着一路跟到了廚房。ROSE赤着動人心魄的雪白嬌軀,身上

隻着一條圍裙在竈旁忙活着,我走到她背後,摸了摸她那雪白高翹的屁股,然後

雙手從她腋下伸到前面揉住了她的雙乳,她呼吸立見急促,随即又覺得不對,低

頭一看,原來是LINA正在我胯下活動。

她彎腰一拍LINA屁股:“小賤貨,别裹了,快給我擺桌子去,飯好了。”

LINA又猛吸了幾下才站起來,順手摸了ROSE的陰部一把:“喲,還說我那,

你看你才被咱們少爺摸一下就濕得不得了啦!”說着格兒格兒笑着擺桌子去了。

飯後我還是坐在沙發中間看電視,ROSE和LINA一邊一個爲我輪流含吮陰莖睾

丸,這時我接到了JOHN的電話,說他們幾個人在錢櫃等我,要我快點過去和他們

喝點。我沖了個澡後趕去了。我們叫了幾個小姐邊唱邊喝邊玩,一直狂歡到深夜

才散。

我喝了不少,迷迷糊糊的正打算叫輛車回去,月如卻給我來了個電話讓我去

她那裡,她已經搬到我原來的房子去住了。

我搖搖晃晃的來到門前敲了門,月如把我迎進房中,我剛坐到沙發上就不醒

人事了。當我暈暈沉沉的睜開眼睛時發現我不知什麽時候躺到了床上,更令我吃

驚的是我見到AMANDA正像以前一樣趴在我的兩腿間給我含吮陽具!

我暈沉沉的伸出手:“ AMANDA ?你回來啦?”

誰知她突然爬到我身上嚴肅的說:“不,我不是AMANDA,那個壞女人配不上

你,姐夫你看好了,我是月如!”

我大吃了一驚:“你,你在幹什麽?月如,你還是孩子呢,怎麽能這樣?快

下去,我得走了!”

“不!!”月如忽然大聲哭喊:“我不是孩子了,我已經長大了!你總是把

我看成小孩子,我不是!我是個女人,是個愛了你很久的女人!!!姐夫,我愛

你!你要了我吧好嗎?”

我無力的掙紮着:“不,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月如拚命的按着我:“我要用我的身子來報答你!這也是替我姐還債……”

她忽然低頭一口含住我的生殖器瘋狂的吮吸起來,我忍受不住她狂野而又柔

軟的舌頭對龜頭的刺激,陰莖在她的口中漸漸膨脹起來,月如驚喜的叫了一聲,

然後慌亂的爬到我身上,将陰莖對準她濕潤的陰道狠狠地坐了下去。

“啊——”痛苦的高叫了一聲,然後緊緊的抱住我喘息着在我耳邊喃喃的說

:“姐夫,我好幸福,我終於把我的處女之身給了你了,姐夫你不要怪我,我想

了這一天好久了……姐夫,我買了好多書和錄映帶來學,就是爲了能讓你從我身

上得到快樂……好姐夫,你躺着别動,讓小月來伺候你……”

說着她便動作起來,也許是她真的鑽研過做愛技巧,雖然我不是十分情願,

但她的動作真的給我帶來了無以倫比的快感。

完了,我完了,我用盡全力避免的東西又要降臨了,我讨厭情感的負擔,我

不要那能把我壓迫得體無完膚的情感再度肆虐於我其實很脆弱的心髒之中,啊,

上帝啊,救救我吧!月如打破了我倆之間的平衡,這叫我以後怎麽再面對她,怎

麽面對?

ROSE和LINA已經讓我很困難的才能壓抑住即将宣洩而出的感情,如果在加上

你,月如,我一定會控制不住深埋在我内心深處的火山,那洶湧而出的溶岩會将

我燒得灰飛湮滅,月如,你害了我!!!

月如就像一個磨盤,以我的陽具爲中心旋轉蠕動着臀部,速度越來越快,似

乎她已經從初次的交歡中得到了快感,呻吟聲也漸漸亢奮起來。在極度的心靈痛

苦和肉體快感之中,我漸漸的到達了高潮。

“啊——好姐夫——我不行了——,給我吧,求求你快給我!把你的精液給

我吧,我要給你生個孩子!!!”月如那如歌的呻吟尖叫預示着她人生中的第一

個高潮即将來臨。就在我火燙的精液噴射入她火燙的陰道之中時,月如也尖叫抽

搐着迎接到了人生最美妙的一刻。

射精之後的我頹廢如死屍般的一動不動,任由月如拖着疲憊的身體爲我清理

滿是她處女之血和體液精液的生殖器。在感覺到體力稍稍恢複之際,我掙紮着下

了床,不顧月如的哭喊挽留搖晃着走了出去。

之後的一個禮拜,月如給我打了無數次電話,我隻接了一次,告訴她我以後

不會再見她了。但月如還是棄而不舍,繼續瘋狂的找我,我不得不更換了手機号

碼,爲了你也爲了我,月如,我真的決定永遠也不再見你了,忘了我吧,你會找

到一個可以用全部身心來愛你的好男人,而我永遠也給不了你這些,我是個自私

的人。

(三)

在一個月後的一個禮拜六上午,我正和ROSE及LINA吃早餐,忽然門鈴響了,

LINA去開門,門剛被打開,一個人就沖了進來,我吃驚的發現來人竟然是月如!

她憔悴得令人心痛,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才一個月的時間一個豐滿紅潤

的少女竟然會瘦得如此厲害!!!

她見到我後跪到我面前放聲大哭:“姐夫——你原諒我吧,是我不好,不該

惹你生氣,你打我罵我都可以,但是求求你不要不理我……”

我的心在顫抖,我的好月如,你把你最寶貴的東西毫無保留的給了我竟然還

在企求我的原諒!但爲了讓她死心,我還是生硬的把頭扭向一邊。

看到我的樣子,月如更加慌亂了,手腳並用的爬到我的腳下抱住我的雙腿:

“姐□□姐夫,你不要這樣,不要不理我……你,你看!”

她站了起來,飛快的脫光衣服,“姐夫你看看,你看看。”我忍不住把頭轉

了過去,天那,在她那圓潤豐挺的乳房上竟刻了一顆紅心,上面還有我的名字。

她見我回頭,高興起來:“姐夫你看,這裡還有……”在她的大腿内則靠近陰戶

的地方觸目驚心的紋着幾個字“ KIM的女人。”

我心如刀割:“你瘋了嗎!你怎麽如此不愛惜自己!”

見我發怒,月如慌亂的又跪了下去:“不,不,我隻是想讓你高興……怎,

怎麽?姐夫,你不喜歡嗎?那我擦掉它……”她慌忙用雙手使勁的擦,“我擦,

我擦……姐夫……擦不掉啊……”她無助的悲泣,雙手毫無意義的在雙乳和私處

拚命的擦……

看着她那無助的神經質的可伶樣子,我的眼淚幾乎要落下來了:“月如,沒

用的,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你都看到了,我有女人了……”

月如又放聲大哭:“我不管,姐夫,求你……”她忽然跪行到ROSE和LINA前

面:“姐姐,好姐姐,求求你們讓姐夫把我留下吧,我做牛做馬來報答你們,我

不和你們争,隻要讓我天天能在姐夫身邊要我幹什麽都行,沒有姐夫我活不下去

……”

兩姐妹一直目瞪口呆的在一邊看着,此刻慌忙的想把月如扶起來,我實在看

不下去了,指着兩女說:“我回來以前你們要把她趕走!”然後奪門而出。

我任由淚水在臉上流淌,月如,你爲什麽要這麽傻,要把愛情交給我這個已

封閉了感情之門的自私男人,我不配得到你這麽純潔的女孩,我就如這堕落污濁

的城市一般,已無可救藥……

我如遊魂一直蕩到深夜,心中被一種莫名的哀傷占據,忽然間我強烈的感到

需要有個依靠,想要撲倒在一個溫柔的懷抱之中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場。我忍住滿

腔的眼淚和疲憊向家裡奔去, ROSE ,LINA,等着我吧,除了你們我已經一無所

有,讓我像孩子一樣的哭吧,我需要你們的溫柔和撫慰,之後我會放開你們,到

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孤獨的過我應該過的生活,像月如一樣,你們也都是好

女人,而我這個膽小懦弱,不敢面對過去和未來的懦夫不配得到你們無暇的愛情

和身體……

一開門我就被我看到的景象驚呆了,月如,ROSE和LINA正淚流滿面的跪在門

前,ROSE抽噎着對我說:“月如把你們的故事告訴我和LINA了,阿KIM ,我們和

月如一樣,沒有了你我們也活不下去……月如真的好愛你,我們知道她的感受,

所以我替她求你了,讓她留在你身邊吧,我們一定會醫好你心裡的傷,不要再逃

避了,難道你不愛月如嗎?讓我們四個在一起,永遠的在一起,好嗎?”

淚水洶湧而下,一股熱流從心底狂湧直緻頭部,我再也不能自己,撲到三人

身邊緊緊的抱住她們:“好的,好的,讓我們永遠都在一起,永遠都不分開!”

月如激動得渾身發抖,顫抖着叫了一聲姐夫後就暈了過去……

月如睡的很香甜,嘴角還掛着一絲笑意。我左右分别摟着LINA和ROSE躺在一

邊。“阿KIM ,我真幸福,跟對了人……沒想到你比我們想象的還要重情……抱

着我!”

我歎了口氣,“隻是太委屈了你們三個,跟着我這麽個怯懦的傻瓜……”

“别”LINA掩住了我的嘴,“不許你這麽說自己,在我心裡,你是最好的男

人,我愛你!”我不禁情動,一口吻住她的櫻唇,ROSE也爬到我的胯下,将我的

龜頭含住,溫柔而又有力的吮吸起來……

當我從因得到滿足而嬌柔無力的兩女身上下來時發現,月如正羞怯而又勇敢

的注視着我,看着這個美麗勇敢的少女,我激動的緊緊抱住她柔若無骨的雪白身

軀,溫柔的在她的乳房和潮濕的陰部撫摩起來,月如迅速的進入狀況,在我耳邊

急促的喘息,胡亂的在我的身上撫摸:“好姐夫,好姐夫,給我吧……”

我将勃起到極至的陰莖緩緩的插入她那因情動而充血的兩片嬌美陰唇之中,

月如渾身戰抖,閉上雙目體驗着我倆親密無間的肉體接觸,随着我抽插速度的加

快,月如漸漸的控制不住她的聲音和奔放的情感,用狂亂的呼喊和忘情的扭動來

回應我激動而又猛烈的熱情,這熱情也感染了ROSE和LINA,兩人也狂熱的加入到

我和月如的遊戲之中。

ROSE把柔軟的舌頭伸入我和月如緊緊熱吻的四唇之間與我們吻在一處,我們

相互吸吮對方如甘露的口液,吸吮對方柔軟如綿的舌尖,LINA則把香唇緊貼到我

和月如的交和處,在月如的陰蒂和我的陰囊之間不住的舔舐吸吮,還把我偶爾滑

出月如體内的陽具溫柔的含吮幾下再送入月如歙和不止的陰道中。

ROSE放棄了三人熱吻,緊貼到我的背上不住的蠕動玲珑有緻的身體,她的乳

房沉甸甸的壓在我背後的肌膚上,柔軟的陰毛也不斷的刺激着我上升的情慾,使

我更加猛烈的沖擊着月如柔嫩的陰道力圖獲得更大的快感。

我想換個姿勢,於是停止動作想從月如的陰道中拔出陰莖,月如敏感的發現

了我的意圖:“不,不要拔出去,姐夫,你不要離開我!”“月如乖,姐夫隻是

想換個姿勢和你做愛。”但月如還是倔強的緊緊纏着我不肯松開,無奈,我隻好

讓陰莖繼續留在她的體内,在 ROSE 的幫助下艱難的把她的身體翻了過來,月如

自動翹起了臀部好讓我以更合適的角度進出她的身體。

我捧住她渾圓碩大的屁股開始了陽具的抽送,月如似乎更喜歡這個體位,我

每抽插一下都會引起她全身的一陣痙攣,尤其是陰道的抽搐,爲了仔細體會這抽

搐帶給龜頭的快感,我放慢了速度,緩慢但卻堅決的進出她的私處:“啊——啊

——姐夫——你讓我——好舒服——”月如的身體弓了起來,我一手在如玉般光

滑的背上撫摸一手和着她的汗水揉捏着她那對豐滿鮮嫩的乳房,用來自幾個方面

的快感來刺激她的神經。

ROSE将頭鑽進我的兩膝間,用雙手撫摸我雙股的同時,也用力的吸吮我的睾

丸,而LINA則将她那尖挺動人的乳房送到我的嘴邊,然後把一隻粉紅色的勃起的

乳頭塞進我的嘴裡,我忘情的吮吸起來並加快了對月如的抽插。月如在我猛烈的

抽送之下發出陣陣呼喊,原本随着我的動作而有規律的前後搖晃的臀部也漸漸的

失去了韻律,開始胡亂的忘情的擺動。

也許是受了眼前男女生殖器官激烈交合的刺激,我感到了ROSE對我的睾丸越

來越有力的吸吮,同時也感覺到她那漸漸急促的鼻息熱熱的噴到我的陰莖根部。

“啊——”終於月如尖叫着到達了高潮,她僵直的身體抽搐抖動了好一會兒

才完全放鬆下去,隻能軟軟的癱趴在床上,當我把陽具從她那濕淋淋的陰道内抽

出時,殘餘的快感還使她抽動了幾下,口中微微的發出了幾聲滿足的呻吟。

LINA随即就将我的陰莖一口吞入與ROSE配合著想讓我射出精,但我隻讓她吮

了幾下便要她擺出與月如剛才一樣的姿勢,LINA顯然也情動了許久,當她趴下後

我看到她的兩條大腿内側濕淋淋的淌滿了從陰道中流出的體液。

這時ROSE的小手握住了我的陽具,同時我耳中也傳來她的聲音:“幹她的屁

眼兒。”

我伸手在LINA的陰部摸了一把,将滿手的體液塗抹到她的股溝裡,ROSE将我

的龜頭在LINA的肛門和會陰之間來回摩擦了幾下然後對準了LINA的肛門。LINA回

頭妩媚的向我一笑,然後放鬆了肛門的肌肉,使我的龜頭得以順利的進入。

在我進入的過程中, LINA 的肛門一直快速的蠕動收縮,讓我得到了很大的

快感。爲了滿足自己,我從一開始就猛烈的抽送:LINA現在也能從肛交中的到相

當多的快感,甚至高潮,因此我才毫不留情的飛快抽插她的肛門,ROSE也沖動的

一邊揉撫我的陰囊一邊在我的肋下舔舐。

LINA的肛門緊密的夾着我的陽具,使我的龜頭在她的直腸裡找到了快感的源

泉,在我抽送的過程裡,一陣強似一陣的快感積蓄到我的陰囊之中等待着最後那

快樂的爆發,強烈的快感使我忘形的拍打LINA豐碩的臀部,見到我鮮紅的手印烙

在她雪白的屁股上,我的快感和射精的沖動更加劇烈。

“啊——啊——”LINA的身體在我的肆虐和沖擊下頻頻抽搐,我的陽具和手

掌每抽送拍打一下她就越是瘋狂,強烈的快感讓她幾乎無法承受,隻好将頭深深

埋進床面發出陣陣呻吟,一雙手幾乎将床單撕破!

ROSE騎到LINA的背上和我熱烈的接吻,拚命的吮吸着我的舌根和我的口液,

同時用雙手用力的揉搓她那雪白的雙乳,這時月如也起身爬到我後面,用力扒開

我的雙股,不顧我飛快前後挺動屁股的撞擊而将臉埋進我的股間開始親吻我的肛

門,然後把柔軟的舌尖貼到肛門上舔了起來。

當聽到LINA那形如瘋狂的一聲尖叫同時感覺到她的肛門急劇的收縮,我知道

LINA已經到達了快樂的頂峰,我忍住強烈的射精慾望,打算将我的精液射入苦等

了很久的ROSE體内。

我從LINA那已經無法癒合的肛門中抽出陰莖,月如和ROSE不約而同的把頭湊

近我的胯下,用她們溫暖濕潤的舌頭和口腔激烈的吮吸我的陽具,在極度的刺激

之下,我積蓄以久的精液激射而出,而她們将我射入她們口中的濃精一口口咽下

了喉嚨。

很久,我才從快感的高潮中清醒過來,發現 LINA 和 ROSE 緊緊的靠在我的

左右睡着了,而月如也趴在我的胯間枕着我的大腿進入了夢鄉,隻是口中還含着

我那早已萎縮的陽具,於是我也帶着高潮的餘韻和月如小嘴帶給陰莖的溫暖入睡

了……

共同生活了一段日子以後,月如已經變成了一個徹徹底底的小淫婦,但她對

我的(不如說是對我的生殖器的)癡迷愛戀從中也可見一斑:她每晚必要含着我

的陽具才能入睡,而且她不允許我私自清洗陽具,她隻相信她的嘴。一有時間她

就要求我把陽具插入她的陰道裡,她說隻有這樣才能夠確確實實的感到她是我的

女人了,這點 ROSE 和LINA都自歎不如。

下班回來,發現月如已經在家了:“怎麽今天放學這麽早?”我吻了吻她的

小嘴,她反常的沒有如以往般就勢膩到我懷裡,而是悶悶不樂的看着我。

“你怎麽了?”我有些奇怪。

“姐夫……她……她回來了。”

“誰?”我一時沒反應過來,“你是說AMANDA?你姐姐?”

“是,她回來了……姐夫……你……想見她嗎?”我也不知道是什麽心情,

隻是搖了搖頭。

AMANDA,這個曾讓我魂牽夢系的女人,一個我爲之付出一切感情的女人。

……

“ AKIM ,我想到了該告訴你的時候了……我愛你,但我不會陪你一生,作

一世的賢妻良母?不,那不是屬於我的生活,我的世界在外面,我需要自由,需

要陽光,需要名貴的衣服和首飾……而這些你都不能給我,你除了愛情什麽都不

能給我……還是直說得好,我不忍心瞞你……我已經訂婚了,他會帶我去他的國

家,他會給我我嚮往的一切……别了AKIM,好好保重,忘了我吧……”

沒有眼淚沒有痛苦,有的隻是無盡的哀傷,盡管過了這麽久我還是沒有徹底

的從陰影下走出來……愛情,愛情,叫我怎能還再相信愛情!

我甩甩頭,低頭看了看癡癡的望着我的月如,上帝是公平的,失去了純真的

初戀後他又賜給了我幾個更值得我熱愛的姑娘,我笑笑,然後将杯中的酒一飲而

盡……

在每個分手道别的地方

總留一些紛亂的腳印

誰不曾徘徊過不曾留念過

将思念藏在未知的重逢裡

在一個凄清寒涼的夜裡

含着眼淚我默默離開你

千言和萬語無從說起

隻有靜待傷痛的痊癒……

讚了

感謝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