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萱第一次出軌】

【小萱第一次出軌】

【小萱第一次出軌】

小萱第一次出軌

一、

我的同學Lin 嫁到屏東已經三年,在學校時我與Sophia、Lin 三人是死黨,

所以我與Sophia每年都會從台北到屏東找Lin 叙叙舊兼度假,由於Lin 隻與她老

公住,沒有和公婆一起住,所以晚上就住在Lin 家。除了省旅館錢外,也比旅館

舒服。他們家是透天的别墅,在頂樓設了一間視聽室,除了全套的DVD 家庭劇院,

還有120大螢幕,和一個小吧台,舒服的謝謝與幾個懶骨頭,配上柔和燈光,

軟軟的地毯,光看就覺得舒服,因爲是120的投影機,所以看影片時必須把燈

全關掉,隻留下一盞可調亮度的投射燈,投射在謝謝前放飲料的桌子上,他們家

我最喜歡這間視聽室,據Lin 的老公說這間視聽室有20坪大,天ㄚ!這簡直是

住在台北的我不敢奢望的事,Lin 的老公一直強調因爲屏東的房價、物價都比較

便宜,所以才能将房子布置成這樣,而且花了三年的時間才陸陸續續添購完成,

我想也是,因爲去年來時還沒有這間視聽室,他們的年收入也不是很驚人。有機

會嫁到屏東其實也不錯,可惜我現在的男朋友也是台北人。Lin 的老公長得斯斯

文文,有着運動員的體格,豪爽的個性,不能算是英俊,算帥帥的那種,其實不

算是我愛上同學的老公,隻是那天不曉得爲什麽會這樣。

那天因爲屏東下大雨,所以我們就沒有出去玩。晚上開車到東港吃黑甕串,

由於屏東到東港有一段距離,所以Lin 的老公怕危險不敢喝酒,意猶未盡下,Lin

就提議回屏東再到廣東路一間叫經典花園的啤酒屋,我們三個女人各點一杯Long

island,Lin 的老公則點一壺啤酒,幾個小菜,三個女人叽叽喳喳聊個沒完,倒

把她老公冷落在一旁,也許聊得太高興,不知不覺已叫了第二杯,這一杯還沒喝

完,酒的後勁已開始發揮作用,三個女人臉喝得紅通通的,話也愈來愈大聲,Lin

的老公在一旁時而搖頭歎氣,時而要我們小聲一點,不知如何是好。不一會Lin

先喊不行了想回家,於是要她老公幫她喝剩下半杯的Long island ,她老公一口

氣喝下去,看到這情形我和Sophia如法炮製也吵着要她老公幫我們喝,以前可不

會這樣子,大概是與她老公愈來愈熟,且在酒精的催化下,大家起鬨。這下子可

苦了她老公,将近一杯半的Long island 她老公皺眉喳舌的喝了将近半小時才喝

完。買單離去。

回到家一個個洗完澡,大家都換上輕松的家居服就窩到頂樓視聽室,挑了一

部她老公收藏的DVD <颠峰極限>,畫質、音效都很棒,比在電影院看還舒服,

因爲隔音做的很好,所以雖然時間不早,也不怕吵到鄰居,而Lin 大概因爲已經

看過,而且喝了酒,所以看沒兩下就回房間睡覺,隻吩咐她老公陪我和Sophia,

我和Sophia喝茶,Lin 她老公則倒了杯XO喝,或許是Sophia喝了一杯半的Long

island,不一會就睡着了,Lin 她老公隻好帶她去客房睡覺,順便下樓洗澡,我

喝的最少(大概隻一杯的Long island ),又因爲這部片子實在很好看,所以就

繼續看下去,我很怕一個人在深夜獨處,便藉口看完後機器、電燈不會關,要求

Lin 她老公要回來陪我看。他有點無奈的答應,因喝了三種酒,使他覺得昏昏沈

沈想睡,並說要先洗個澡提提神,再上來陪我。

安置好Sophia之後,Lin 的老公洗完澡換了件短褲和内衣回來,坐在我後面

的謝謝上,有一口沒一口的喝着酒,不時還評論一下劇情。而我則是半躺在地闆

的懶骨頭上,也不知看了多久,後面居然傳出了一陣陣的酣聲,我本能的回頭看

了一下,這不看還好,一回頭居然看到她老公春光外洩的一小部份下體,我趕緊

回頭盯着螢幕,影片中爆炸、雪崩轟隆隆的音效聲似乎掩蓋不住心裡頭怦怦跳個

不停的心跳聲,因喝酒而微熱的臉一下子變成灼燙,劇情在演些什麽已經不知道

了,而後面的酣聲持續而平穩傳來,使我更加按耐不住偷窺的慾望,仗着酒精鼓

起的勇氣再回頭看一眼,因爲我是躺在地闆的懶骨頭上,而Lin 的老公是坐在謝

謝上,所以我一回頭,看過去的第一眼就是那部位。因桌子上的投射燈有投射範

圍的關系,造成她老公的上半身是陷在黑暗中,而下半身確恰好在昏暗光亮之中

而顯得朦胧,我定了定神,先找到投射燈的開關,将它扭到最大的亮度,然後将

音響主機的音量調低,再仔細的看:她老公穿一件很寬松的四角平口褲,因爲睡

着了使得腳張了開來,讓我很方便的能從褲口順着大腿往裡看,從這裡隻可以隐

約看到一小部份,實在無法滿足我的偷窺欲,我慢慢的爬過去,跪在柔軟的地毯

上,先深呼吸幾下,摒住氣息便将褲口輕輕的往上拉,因爲那件褲子很寬松且不

會很長,於是很輕易的能拉到我能一覽無遺的程度,並一面傾聽酣聲有無改變。

隻見略呈粉紅色的龜頭被包皮蓋住一小部份,因看不到冠狀溝所以更加增添

了點神秘感,整個陰莖的顔色並不深,與旁邊大腿根部的顔色比較隻稍微深了點。

陰莖慵慵懶懶的枕着陰囊裡面的兩顆蛋蛋,不很粗,而長度比陰囊稍長,目測一

下大約有9~ 10公分,龜頭因而感覺懸空於陰囊之外,使得陰莖看起來有一種

修長而讨人喜歡的感覺。陰囊的顔色與陰莖是一樣的淺褐色,更襯托出粉紅色龜

頭的…。可愛?(那時腦海閃過的形容詞,也許看起來像小孩子一樣白白淨淨的。

當然size要大很多。而我的男朋友,陰莖、陰囊的顔色都是暗褐色,更沒見過白

裡透紅的粉紅色龜頭),我現在的男朋友勃起時長度約有11~ 12公分,做愛

時我都已經感很滿足了,真不知Lin 的老公勃起時會有多長?被這種陰莖插入體

内的感覺不知是什麽滋味,想着想着開始覺得陰戶的淫水在分泌,内褲有點濕濕

的,移動一下眼睛的角度,再往上看,咦!真是太神奇了!她老公居然沒有陰毛,

難怪剛剛有覺得像是看到小孩子的感覺,再仔細一看,卻發現其實有很短很短的

毛,我恍然大悟,原來他把毛給剃光了,真不知他們夫妻倆玩什麽性遊戲,搞不

好Lin 也剃光了。看着她老公整個陽具的感覺,真是愈看愈好看,好想拿在手上

玩一玩,低下頭去用嘴巴親一親、含一含,對我男朋友從來沒有這種主動要去含

的沖動,我男朋友的陰莖屬於黑黑的、粗短形,毛又多又密又卷,看起來就覺得

好像髒髒的,跟她老公的比起來我男朋友的好像非洲土着,這次回台北要想個辦

法讓我男朋友也剃光看看。就這樣看了好一會,身體愈來愈感到燥熱,這時突然

發現龜頭的馬眼上有一滴液體,不知道是尿,還是前列腺液,我不由得興奮起來,

聽酣聲並沒有降低,反而比剛才大聲,我想他已經達到酒醉熟睡的狀态,便大着

膽子用左手提着褲口,将右手緩緩伸到裡面,並小心不去碰到大腿與其他地方,

怕他突然驚醒,那我就真的糗大了。然後用食指将馬眼上那顆液體輕輕的摳下來,

手縮回來時那液體卻拉成一條細絲,在投射燈的照射下,閃耀着晶瑩的光芒,看

着這情景,我愈來愈興奮,将手指拿到鼻端聞一聞,沒有味道,再将手送到嘴邊,

用舌頭小心的舔着,有一點點鹹味,似乎還有一點淡淡的酒味,滑滑的,在嘴巴

裡不容易化開,因爲從沒嘗過這種味道,我貪婪的用手指再去搜括,這次更大膽

的用食指與姆指輕輕的、輕輕的在馬眼上擠一下,有一小滴,比剛剛多,這次直

接送進嘴裡,吸吮起來,好像吃完食物在吸手指一樣,(寫到這裡還是覺得那時

好丢臉),並幻想着如果現在噴出精液,能讓我滿口接住不知道有多幸福。回想

着與男朋友做愛的感覺,品嘗愛液在兩片嘴唇與舌頭間滑滑的、有點張力的味道,

這時子宮與陰道突然感到一連串強烈的收縮,我這沒用的女人竟然就這樣高潮了,

我的内褲早已濕透了。一些淫水甚至沿着大腿流下來,雖然沒人看到,我還是覺

得很尴尬,那時真不知自己在想什麽,我竟然将流下來的淫水用手指頭刮一刮收

集起來,一些抹在他的龜頭上,一些則小心奕奕的抹在他的嘴唇上,也不知道是

我手太用力,還是他的嘴唇比鳥鳥敏感,他居然頭搖了兩下,我吓得趕快将褲子

放掉,一顆心快停止了,還好他隻是用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後繼續打呼,沒醒過

來,這下子不就把我淫水也舔了進去,心裡頭有一種說不出的異樣感覺。轉頭一

看,影片不知何時早已演完,坐回原位,我将所有遙控器的power 鍵一一按掉,

四周恢複寂靜,回頭看着Lin 的老公,獃想着剛剛的事,腦海中一直幻現那粉紅

色龜頭,它勃起的樣子、噴出精液的樣子。又想着馬眼上分泌的愛液,心想男生

在沒勃起時怎麽會分泌,還是在睡着前對誰動了淫念:

是Lin ?他剛剛去洗澡時有回房拿換洗衣褲,以前我跟Lin 睡在一起過,知

道Lin 有裸睡的習慣,而且他今天好像回房很久才下去洗澡。該不會剛跟Lin 做

完愛才下去。

是Sophia?他剛剛帶Sophia去客房睡時不知有沒有怎樣,印象中Sophia今天

晚上穿得很暴露,Sophia晚上不但沒穿胸罩甚至沒穿内褲,剛在洗澡前她跟我講

說内褲帶不夠,晚上洗一洗還晾在客房外的陽台上,還問我現在穿的那件短褲會

不會走光,我還跟她說:當然會,小心點,要常常遮掩一下。Lin 她老公剛是又

扶又抱着半醉的Sophia下樓。

還是我?我是最後一個跟他同處一室,我現在的穿着很随便,一舉手投足都

會走光,從細肩帶背心的任何一個角度,都能輕易看到我沒穿胸罩的乳房,與印

在衣服外的乳頭,短短的熱褲,我一低頭就能看到跑出内褲外的幾根陰毛。

想到這裡低頭看自己被淫水濕透的内褲,突然一陣慾火又起,趁理智還沒被

性慾蓋過時,趕快去洗個冷水澡,要不然真的會對不起Lin ,於是我起身要将Lin

她老公搖醒。

二、

一開始我隻是輕輕的搖,一點效果都沒有,到後來加上聲音,用力搖晃一陣

子也隻換來他糢糊不清的說:「婆,好啦!我等一下就下去。」原來他真的很醉,

根本不知道誰在叫他,因爲Lin 當然是叫他「老公」,而我叫他「大哥」。早知

道剛也不用那麽小心,忍不住将手伸到大哥胯下隔着褲子撫摸起來,感覺上像是

稍稍彌補剛才的蠢樣,他突然移動了一下身體,怕他醒來,我趕緊放手,臉紅心

跳的往一樓浴室沖。

Lin 他們家的浴室也頗大,是利用後面留下的法定空地增建的,裡面的布置

就像飯店一樣,可惜沒有按摩浴缸。我早已洗過澡,所以隻是用蓮蓬頭沖着冷水,

一面沖一面看着大鏡子中的自己,一抹微暈的紅在雙頰、因着高漲的情慾而硬挺

的乳頭、全身漾着酒後的熱,這時,我從鏡子中看到洗衣桶内有大哥剛換下白色

的三角内褲,在沖動下,不自覺的将它拿起先看了一下,沒有黃色的污漬,看起

來很幹淨,拿到鼻端聞了起來,完全沒有尿騷味,沖鼻而來是一股股不能算香,

也不能算臭的男性荷爾蒙特有味道,完全沒有像經過類似學校這種公廁時,所飄

散出另人牙酸皺鼻的氣味,這股純粹的味道深深吸引着我,陰道不覺的開始收縮

着、我發現我又快不能自己了,一股要噴洩而出的慾望快将我吞噬了。

内褲蓋在臉上、在一次次的深呼吸中,激起我一陣陣的悸動,不知覺右手便

往陰唇移去,起先慢慢的搓着她、圓形的來回摩蹭、在越來越急促的呼吸下,顧

不得浴缸要不要先沖水就躺了下去,一隻腳跨出浴缸外,讓我的陰戶盡可能的張

開,粉紅的小陰唇、小而神奇的陰蒂微微漲大、配上直、短,不濃密的陰毛,我

自戀的認爲這是最美的陰戶,伴随着蠕動的身軀,中指也加快了對陰蒂律動的速

度、在大、小陰唇與陰蒂間來回搓揉、陰道裡因着情慾得到激發而流出潺潺淫水,

漸漸在浴缸裡積蓄成了小小一灘,中指慢慢滑向陰道裡,想像着那龜頭正在抵着

我的陰唇;陰莖正插入我的穴中、充滿我的體内、一次又一次的搗我、兩顆蛋蛋

也一次又一次的撞擊着大陰唇。ㄚ、不行了、承受不住的快感,如排山倒海般向

我襲來,好想讓梗在喉間的滿足宣洩出來、但我不敢,隻能嘤嘤咽咽的低聲喘呼

着,在一次次的陰道收縮放鬆後,彷彿繞了黃山層層疊疊,終於登上了山頂,我

又達到一次高潮,

不知是否酒後的自制力較薄弱,讓我想要更放縱,還是一直處在不敢盡情呼

喊的抑制中,雖已高潮,但我的手指仍不願就此停住,不停的搓揉陰蒂,直到我

的尿憋不住,配合着陰道的收縮,讓它盡情而強力的噴灑出來,看着尿液從散射

噴灑的飛珠濺玉狀,漸成爲涓涓細流,而後伴随着原來那一小灘淫水,緩緩的消

失於浴缸的排水孔中。腦中一直不斷聯想着龜頭射精出來的樣子,我聞過但我沒

有嘗過精液,所以想像不出那種味道。我倒是嘗過淫水的味道,那是與Sophia、

Lin 我們三個人住在一起時的事。

我漸漸平息了喘息聲,聽着外面的雨聲,隻感覺到一股深沉的空虛,我歎了

口氣,拿着洗好的内褲回到房裡晾好。整個屋子就剩我一人醒着,躺在床上是怎

麽樣也睡不着。我一直以來不喜歡口交,總覺得男人的陰莖總是會伴随着或多或

少的尿騷味,此時的我突然有很強烈的慾望想喝喝看,這是我從來未曾有過的想

法,爲何在今夜會有如此的轉變?我想應該是Lin 她老公給我感覺很幹淨吧?搞

不好她老公有潔癖。還是我不夠愛我現在這個交往近三個月的男友?該不會如一

些小說的情節一般不知不覺喜歡上别人的老公吧?我分析不了内心的想法,現在

隻是任憑感覺在導引我。

在要不要上樓的天人交戰中,我突然想:或許酒喝到正值亢奮期吧?再喝點,

醉醉的可能就好睡了,想好了爲自己想上去視聽室所找的藉口,我故意加重腳步

聲往樓上走,看Lin 她老公會不會醒,如果醒了,就這樣陪我喝一杯,就這樣結

束今晚也好,如果沒醒,至少有酣聲陪我,減少一個人在深夜獨處的寂寞感。

三、

上到頂樓,大哥鼾聲依舊,隻不過從原本坐在謝謝上,變成躺平在謝謝上。

我先挑了張CD,是Connie Dover的專輯,在悠揚帶點哀傷的蘇格蘭風笛聲中,Connie

Dove淺唱低吟着來自愛爾蘭與蘇格蘭的民謠,将先将投射燈調暗,倒了些伏特加,

加了些冰塊與檸檬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我也有張同樣的CD,但從沒聽過

如此絲絲入味的感覺,大哥挑的這套喇叭特别注重高音解析度的表現,因此将這

張專輯高低轉折,表現的細膩動人,令人聽起來會有起雞皮疙瘩的感覺。雖然旁

邊有不搭調的鼾聲,但大哥不算是陌生的人,所以也不覺得厭惡,反而有一種規

律造成的安全感;點滴雨聲造成的寂寞感,配上輕柔的音樂與美酒,在這種容易

沉醉的氣氛下,我開始有陶陶然的感覺。一面喝着自己調的酒,一面想着以前與

Sophia、Lin 我們三個人住在一起時的事,三個女人纏綿達到的高潮,其實不亞

於與男人做愛的感覺。熟悉的音樂總是很容易将思緒拉回過去的某一段時光。

記得那一天的空中也是飄散着Connie Dover,那是在大三下學期,在我們住

的地方慶祝期末考完,疏解一個禮拜來緊繃的情緒,我們自己煮幾個菜,喝玫瑰

紅加蘋果西打,一開始隻是談談考試的内容,互訴心事,喝到有點微醺後,聊起

男友與性話題,不知怎麽的後來竟劃起五、十、十五的酒拳,輸的當然喝酒,喝

不下的可以脫一件衣服抵數,溽暑的台北能有多少衣服可穿?我們的酒量又能有

多好;不多久我們三個人就全都脫光了,脫光了又喝不下酒的,必須做出自認爲

猥亵的動作10秒鍾,喝喝鬧鬧之下,三個一絲不掛的女人使得全室春意盎然,

記得是Sophia先醉倒,我和Lin 原本隻是想鬧她,四隻手在她身上搓搓揉揉的,

原本的目地隻是不想讓她先睡着而以。忘記是誰先去撫摸Sophia的陰戶,她居然

舒服的哼了出來…。,結果就在Connie Dover的音樂中我們有了第一次屬於女人

間獨有的高潮經驗。之後在有或沒喝酒的情況下,我們之間也有過幾次,雖然那

時也有男友,但感覺就是不一樣,那個時後根本不會有想找男友來發展異性的群

交關系,我想,我們都有點雙性戀的味道吧!畢業後各奔職場,也就沒有再與同

性間有過關系了。(離題太遠,有機會再将這一段記叙下來,言歸正傳。)

想到這兒,不禁好奇心起,Lin 不知有沒有如他老公一樣将陰毛給剃光,於

是我起身下樓到Lin 的房間,房門沒鎖,我開門一看,床頭燈開着,Lin 隻用棉

被的一角蓋着睡覺,她裸睡的習慣依舊,想了想猶豫了一下,我将衣服脫光,躺

在她旁邊,将棉被掀開,果然Lin 也将陰毛剃光了,看起來蠻好看的,順着鼓起

的小丘往下看,沒有毛的陰阜雖少了點神秘感,卻有光滑潔淨的感覺,我側着身

子一手撐着頭,一手撫摸着Lin 的胸部,用手指輕挾乳頭,果見Lin 的乳頭漸漸

挺了起來,她嘴裡嗯的一聲,沒睜開眼說:「老公,我現在不想要。」並側了身

子将頭往我懷裡鑽,頭碰到了我的胸部,停頓了一下,手在我身上摸了摸,Lin

擡頭眯着眼睛半睡不醒的說:「要死了!萱,怎麽是你。」

「我睡不着!」

「睡不着,幹嘛脫光光跑來我房間,你不怕我老公看見,把你奸了。」

「不會的,大哥在視聽室喝醉睡着了。」

「你幹嘛一付慾火焚身的樣子,脫光衣服來挑逗我。」Lin 一面說,一面撫

摸着我身體。

「我沒有故意要挑逗你,我隻是來看你是不是也将毛給剃光了。」我說「我

是看我老公剃掉後很好看,所以也跟着剃。」「咦!你怎麽知道我剃毛?你碰過

我老公了?」Lin 有點生氣的說。但手卻還撫摸着我身體。

「沒有,大哥的弟弟不小心跑出來被我看到。不敢碰到他。」我心虛的回答。

「喔!你不是不想,是不敢。你也看得太完整了吧!沒有碰到他居然也可以

看得到沒有毛的部份?」我不敢講話,沒有回答。

這時Lin 的手摸到了我的陰戶,我縮了一下卻沒有拒絕。手也伸過去開始輕

撫着Lin 光滑無毛的小丘。過一會兒Lin 才說:「才碰你一下淫水怎麽就那麽多?

你老實說你剛剛做了什麽壞事?」

我怕她誤會隻好吞吞吐吐的告訴她剛才在浴室拿他老公内褲自慰的事,大概

高潮過後,淫水還有一些在分泌,Lin 聽了好像也沒有很生氣的問我說:「那你

愛上我老公啰?」

「也不算愛吧!隻是有點像自己人的感覺,對他沒什麽好提防的。」我另外

再舉晚上我與Sophia的穿着很暴露爲例,說明我們並不是想勾引他老公,隻是覺

得很自然像一家人,在他老公面前托托乳房,整理胸罩也不是第一次。

但真的是這樣嗎?随着與Lin 的對話中,我心中的疑慮似乎愈來愈大。我幾

乎要脫口說出喜歡大哥的話,但又不能確定,如果是的話,那Sophia也是跟我一

樣嗎?心中飄渺交錯的片段情景,更讓我如在大霧之中伸出雙手,一點答案也抓

不到。前兩次來還不敢這樣,這一次來屏東,大膽的連胸罩根本就沒想到要穿,

内褲有沒有穿也不是很在意,各種舉止就像在自己家一樣随便。與Lin 聊到這時,

才驚訝的發覺這一點,我們竟在不知不覺中有了這樣的舉動,或許我們三人之間,

是有着比一般姐妹、朋友還要更親密的一層關系在,所以根本不會感到拘束,然

後在「愛屋及烏」的心理下,對他老公也開始有親蜜的感覺。疑惑的我,随便給

自己一個随便的答案。是這樣嗎?我覺得很矛盾。

不想再回答Lin 的問題,我翻身親吻Lin 的胸部,輕囓着乳頭,手指感覺她

淫水的分泌,Lin 的淫水分泌較慢,我不敢馬上将手指插入陰道内,隻先在外陰

部輕撫,間歇的刺激陰蒂,然後我變換位置趴在她雙腳之間,将膝蓋曲起,雙腳

打開。恣意觀賞她無毛的陰戶,從小丘延伸下來大陰唇至菊花,原本的草原景觀

已然變成一片潔淨而光滑的沙灘,白晰的大陰唇将粉紅色的小陰唇微微吐出,散

發着純潔女孩與成熟女人綜合的美,撥開陰唇,一絲絲的淫水分泌在小小的陰道

口周圍,我先試探着用手指去碰觸陰唇,輕輕的來回撫摸,偷偷瞄一眼Lin ,見

她閉起眼睛不發一言,我更進一步揉搓陰蒂,Lin 的喉間開始發出一陣陣舒服的

哼聲,陰蒂開始因爲充血而微微漲大,於是我開始用着舌頭來回舔着陰唇與陰蒂,

Lin 終於忍不住叫出聲來,淫水分泌愈來愈多,但比起我來算少了,我看淫水分

泌差不多了便用中指插進陰道中,進進出出磨擦着陰道壁的皺折,Lin 「ㄚ」的

一聲叫出來,身體逐漸的弓起,我進一步直接着用舌尖舔陰蒂,並加快手指的動

作,直到Lin 閉住呼吸,然後急速的喘氣,淫水泊泊的流出,身體扭動着要躲閉,

我知道她已經達到高潮,便放緩動作慢慢停止,起身躺到她旁邊,我們不發一語,

互相輕撫着對方。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Lin 一陣子不說話,一下子欲言又止,不知考慮什麽,我猜想大概是要結束

我們這種不正常的關系,而不知如何開口吧!畢竟這種荒唐的關系已有三年多不

曾發生。況且她已經有男人了。

不能確定這種同性的關系,是否有對我們的心理造成或多或少的影響,我的

感情生活一直不穩定,我自認爲長得不差,165cm,48kg,雖然隻有A 罩杯,

身邊總不乏有條件不錯男士追求,可是總覺得少了那一份感覺,所以戀情總是很

快就結束,而Sophia更是在大二與男友分手後,這六年來一直沒交過男友,Sophia

條件很差嗎?不!她雖身材嬌小卻玲珑有緻,155 cm ,40kg,卻有C 罩杯

的身材,早在大學時期追她的男人就不知有多少。我和Sophia曾探讨過我們是否

有「同性戀」這個傾向的問題,覺得應該沒有,我們還不至於對男人沒興趣。

Lin 撫摸着我的陰戶,害我的喉嚨一直癢起來,淫水漸漸将床單弄濕了一片,

一會兒她閉着眼說:「我老公口交的技術很棒,他隻用舌頭和嘴巴,不用手。如

果你試過,絕對會上瘾,要不要試試?」

「ㄛ!意思說你上瘾了,我哪敢找你老公。」我口是心非的回答。

「不,如果他和别的女人我無法忍受,其實我也常幻想我們三人和我老公做

愛的樣子,也常幻想偷看我老公和你們做愛的樣子,有時想着、想着就會自慰起

來,但我總不能開口要求你們和我老公吧。」Lin 似乎鼓起勇氣的慢慢說出她心

裡的話。我聽了不知該說什麽,隻覺得心裡暖暖的,又很驚訝。我閉眼享受着Lin

的愛撫,嘴裡不自覺的哼出聲,過一會兒也鼓起勇氣說:「其實我想喝喝看大哥

精液的味道。」

Lin 瞪着眼睛驚訝的問:「你不是有男朋友,你沒喝過?」我已說不出話,

隻能搖頭。Lin 突然收手說:「那你先上去,我老公喝醉酒很難舉起來,看你有

沒有本事将他弟弟弄醒。我等一下會上去,但我要在旁邊偷看。」說着就起身走

到隔壁他們的衣物間拿了條浴巾丢給我,說:「墊着,免得弄髒地毯,不好洗。」

然後就下樓了,弄得我湯汁淋漓卻不理我,隻好光着身體帶着一絲緊張而興奮的

心情拿着浴巾往樓上走,順便擦一下泛濫的淫水。

四、

到了樓上,音樂早已停了,於是我挑了一片「馬修連恩」-「狼」的專輯,

讓開闊而狂野不羁的曲風,将我帶回原始的生物本性,我感覺這時的我,像一匹

饑渴而寂寞的母狼,我的心思甚至連我自己也不明了。我隻想回歸到生物原始的

本性,将所有的教條倫理抛諸腦後。

我将大哥的一隻腳從平躺的謝謝上移下來到地闆,這樣他兩腳就自然張開,

我跪坐在謝謝旁,手從褲口伸了進去,輕輕撫摸沒有陰毛的下體,有種很不一樣

的感覺,沿着陰莖往龜頭摸索,龜頭被包皮全包住,再撫摸至陰囊的兩顆蛋蛋,

感覺好飽滿,畢竟還是不敢将他褲子脫下來,還好褲子夠寬大,褲口一翻,整個

陽具毫不費力,便能完全露出褲外,我先将陰莖捧在手中,湊過鼻子深深的聞一

聞,沒有絲毫的尿騷味,還殘留着淡淡的檀香皂味道,将蓋住龜頭的包皮緩緩褪

至冠狀溝之下,讓整個龜頭完全露出來。我反覆這動作,看着龜頭一點點慢慢的

出現,又一點點包回去,突然有一種花朵慢慢盛開的感覺,(拿男人的陰莖與盛

開的花朵相比,除了我之外,不知還有誰有跟我一樣的想法,如果沒記錯的話,

作家「李昂」曾用火鶴,來暗喻陰莖與陰囊,正確與否,忘了!也懶得查證),

用手指搓搓冠狀溝,果然幹幹淨淨沒有藏污納垢,我放心的先親一親龜頭,将陰

莖拿在手中玩弄,上卷、下卷、側卷、左搖搖、右晃晃。軟綿綿的一點反應也沒

有,男人喝醉酒果然都舉不起來,我跑到書房拿了一把尺,卻遇到Lin 準備上樓,

我告訴她準備量大哥的長度,她卻作個鬼臉,要我自己動手試試,看我能不能

“喚醒”大哥的弟弟。並舉起手上拿了一台Sony Hi 8,用詢問的眼光看了我一

眼,我猶豫了一下搖搖頭,Lin 笑了笑将裡面的帶子拿出來,仍然拿着Hi8上樓,

我狐疑的一起到了樓上,Lin 架設着Hi8,並隐身在投射燈照不到的黑暗中準備

看我表演,我回頭看她一眼,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做這種事旁邊還有人看,感覺實

在很奇怪,Lin 大概看我遲遲沒有動作,於是過來,一面呼喚大哥調整姿勢,一

面将他的衣褲全脫下來,大哥迷迷糊糊的配合着,眼睛雖沒睜開,但我在Lin 脫

他的衣服時早已害羞的躲到黑暗中。這下我成了旁觀者,見到活色生香的一對男

女全裸着身體在眼前交纏,與看A 片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我隻覺得血液一下子

沖到頭頂,使我的耳朵發熱,然後盤旋而下至我的小腹,我的下體一陣暖流激蕩,

我不禁将手滑向我的陰部搓揉起來,淫水泛濫的程度超乎我的想像,我忍不住喉

嚨發出一陣斷斷續續的哼聲,就在我感覺快高潮時,Lin 輕聲的呼喚我,我睜大

迷矇的雙眼,見她嘴裡滑出一條軟軟的陰莖要我去接手,剛剛害羞的心情已然消

失,我幾近貪婪的握住弟弟用嘴含住龜頭套弄着,一陣陣的激情充塞全身,Lin

則含住陰囊一吞一吐的吸吮着兩顆飽滿的蛋蛋,一會兒才全讓給我退到一旁觀看。

我沒忘記先拿尺從陰囊與陰莖交接處一量,有9。5公分長,放下尺我貪心

的将陰莖與陰囊一口含了進去,卻發現嘴太滿而使得舌頭活動不順,隻好先含住

陰囊,用舌頭攪動那飽滿的兩顆蛋蛋,一方面用手握住陰莖上上下下的輕輕套弄,

我将蛋蛋靈活的運用嘴唇與舌頭,含進、吐出,或者一次一顆的左右交替的進出,

這招果然有用,陰莖開始一跳一跳慢慢勃起,我嘴巴放棄陰囊,改用手掌包住,

用指腹搓揉,嘴巴開始進攻陰莖,我将它先含到底,再慢慢的吐出來,重覆幾次

之後,感覺陰莖在我嘴裡漸漸漲大,我已經無法含到底,硬要含到底的話,會刺

到喉嚨深處使我有嘔吐的感覺,我趕忙拿尺來量,有14公分,還繼續增長,破

了15,最後停在15。5左右還不到16公分,我原本還以爲會增長一倍至1

8甚至20公分,結果沒有。龜頭昂然的舉在我的面前,紫色而光亮,包皮已然

不見,皮膚顔色不深,整支陰莖修長硬挺沒有彎曲,青筋糾結在上,整個給我的

感覺真的很好看,Lin 果然所言不虛,各種角度欣賞了一會兒,我回過頭去,本

想向Lin 贊歎一下這是我所見過最好看的弟弟,一回頭,居然看見120的大銀

幕上有一根占據整個銀幕的超大陰莖,原來Lin 将Hi8接到投影機上,Lin 調整

一下鏡頭,畫面上出現了我一副淫蕩的臉,往下移到我尖挺的乳頭,我不禁調整

姿勢,掰開我的陰唇将我的陰部全特寫在120的大銀幕上,隻見淫水沾滿了大

腿根部及陰毛,好在鋪了浴巾,要不然真會沾濕在地毯上,看着大陰唇上有一些

陰毛,實在不怎麽好看,我也想要将毛剃掉。接着Lin 将鏡頭拉遠並用腳架固定

Hi8,銀幕呈現出我和大哥的身影,Lin 走過來出現在銀幕上,她趴下來将我的

淫水從大腿到私處一面親吻一面舔掉,在大銀幕上看自己的Live秀,給我深深的

震撼,我想留住這一幕,於是我變成我要求Lin 将今晚的春光記錄下來,Lin 輕

笑一聲将帶子裝上。

我回過頭去,被我們冷落一下子的肉棒又開始逐漸軟化了,我手握住套弄,

卻擠出好大一滴愛液,忙用嘴巴含住,盡情的吸舔起來,馬眼上的愛液分泌愈來

愈多,我也樂得将它一舔而盡,有時用手快速套弄肉棒,一面用嘴挑弄着蛋蛋;

有時用嘴巴上上下下全根的吞吐肉棒;有時嘴巴含住用舌頭纏繞龜頭刺激馬眼,

一面用手套弄肉棒;過了不知多久,所有招式用盡,直弄到手酸嘴也酸,還是無

法讓他射出精液,想放棄算了,唯一的成就是大哥停止打鼾,将醒未醒的樣子,

看樣子正作着春夢。懷着些許失望的心情,我坐在一旁左右手互換的繼續套弄那

肉棒,忽然Lin 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說:「會這樣勃起已經不錯了,我老公喝醉酒

要嘛舉不起來,要舉起來嘛,就很久,搞得我每次都受不了求饒。後來隻要他一

喝酒,我就不和他做。」

「那怎麽辦?」我帶着失望的語氣問。

Lin 倒了一杯不很燙的溫水,一杯加了冰塊的冰水,坐到我旁邊,要我選一

杯,我拿起冰水咕噜噜的喝掉大半杯。

Lin 笑罵着打我一下說:「喂!誰要你喝下去的!」

我不解的問:「不然要幹嘛?」

Lin 起身再去加冰水一面說:「要使出大絕招。」

我不解的再問:「什麽大絕招?」

Lin 坐回我旁邊大笑着說:「冰火九重天。」

說完便含一口熱水,将肉棒含住,並上下小心套弄,不讓水流出來,或含住

用舌頭磨擦龜頭,直到水溫降下來,這時就換我用冰水做同樣的動作,這招果然

厲害,我第一口冰水含上去時,大哥已經舒服的「ㄛ」一聲叫出來,Lin 一面搓

揉着蛋蛋一面說:「老公,舒不舒服ㄚ」,大哥回答一聲「嗯!好舒服」将眼睛

眯眯的睜開一線,我想躲也來不及了,隻好将冰水咽下去,我的手卻還握住陰莖,

尴尬的叫了一聲「大哥」,大哥眼撲朔,感覺好像眼睛對不準焦距般,空空洞洞

的,Lin 先吻了一下大哥才問:「還要不要繼續ㄚ」大哥楞了好一會才嗯的一聲,

Lin 又說:「喂!你不起來看萱萱ㄚ!。」大哥咕咕哝哝的聽不懂他講些什麽,

Lin 回過頭苦笑一下說:「他今天真的喝不少。」說完含口熱水又繼續一上一下

套弄着,我倆就這樣輪流交替,一下冰水,一下熱水,間或用手搓揉陰莖、龜頭,

用冰水、熱水去含陰囊。「冰火九重天」真不愧是絕招,沒多久就感覺大哥興奮

的反應,這時Lin 用手搓揉陰莖,舌頭舔着龜頭,而我是含着熱水用舌頭與蛋蛋

攪和着,我感覺到蛋蛋正在往上收縮,大哥腳上的肌肉開始繃緊,差不多要射了,

我将水咽下,正想要告訴Lin ,隻聽見Lin 一聲輕呼,一道白色濃稠的陽精已射

在Lin 嘴邊、臉上,大哥筋脔似的挺着腰,屁股卻還拚命的想往上頂,雙手拳頭

緊握,喉嚨發出好像硬憋住不敢出聲的哼聲,看得出他正處於極度的快感中。Lin

将陰莖交給我,我忙接過含住,但有一些還是噴到頭發與臉上,我含着龜頭,手

握着陰莖不急不徐,不輕不重的套着,一股股滾燙、微帶點腥味與鹹味的精液激

射沖擊着我的喉嚨,充塞着我的嘴,好多、好多,似乎讓我來不及細細品嘗就得

要一口口的吞下去,說實在的,若說好吃、美味那真是騙人的,隻是現在的我沉

浸在淫亂的情緒中,心态上的滿足完全蓋過味覺的要求,當下的氣氛,就該是配

着這種濃稠黏滑的味道,我吞吐着肉棒,看着射出精液的龜頭,故意讓一些射在

我的臉上、眼角,此時我真的感覺已化身爲一匹饑渴而孤獨的母狼。

射完精的肉棒依然倔強的挺立着,我翻身起來面對着大哥,将陰莖對準我泉

流的源頭坐了下去,一陣強烈的充實感滿滿的充塞我體内,太長的陰莖甚至緊緊

壓迫着我的花心,讓我有點吃驚,雖然有點痛而不舒服的感覺,但卻有種好像從

頭到尾、完整而強烈的快感,我将龜頭退至陰道口,再完全坐下去,我幾近瘋狂

的擺動,感覺龜頭的冠狀溝與陰道壁皺摺的強烈磨擦,滿溢淫水的蜜穴與吞吐進

出的肉棒所發出節奏般的噗噗聲,與我的浪叫聲相和着。才沒幾下身體的深處便

傳來一陣陣強烈的悸動與收縮,全身繃的好緊、好緊,呼吸感覺困難,缺氧的感

覺使我感到頭暈而無力,胸中卻滿溢着幸福的感覺,我有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虛弱的趴在大哥厚實的胸膛上喘着氣,看着在旁自慰即将高潮的Lin大哥輕撫

着我的背,口中兀自喃喃不清的說着呓語,看這樣子,我想他仍未清醒。我還真

有點希望他知道,現在擁着的人是我。但我想他不知道。激情慢慢的褪去,一如

陰莖在我體内慢慢軟化,孤獨的感覺卻冉冉升起。

孤獨——是因爲從不曾對男人有這種感覺,而這個男人,陰莖還插在我體内

的這個男人,卻是我好朋友的老公,無能爲力的無力感包圍着我,讓我欣賞的男

人至今未曾遇到,如此激情的歡愉,可能不會再有。我甚至連聽的音樂、看的書、

都碰不到一個與我相當的對象,更煌論與我心靈契合的男人,造成現在這種孤單

的感覺,我想一定是酒精在作祟。

「酒」,是一種放大劑,在你開車時,它會将路面放大,時速表放大,會将

你喜、怒、哀、樂、愛、惡、欲、的種種情緒都放大,喝了酒,會因爲一點小事

而開懷大笑;喝了酒,會因爲一點小事而放聲大哭,而今天的酒卻将我的情慾放

大;将我的膽子放大;将我對大哥的好感放大;将我的孤獨感也放大,隻是沒将

對男友的愛也放大,反而,升起了疏離感,但卻一點也沒有背叛的愧疚感。

當我想到有點哀怨的時候,聽到Lin 唱起「ㄛ~ 它燙不了你的舌,也燒不了

你的口,喝它吧!别考慮這麽多。」那是「紅螞蟻」的「愛情釀的酒」,古靈精

怪的Lin 在這個時候唱這一段還挺貼切的。加上她正用手指,把剛噴在她臉上的

精液送進口中,那種裝陶醉的表情,與相對於我現在的情景……我愈想愈好笑。

我與Lin 兩個人一直憋住笑,不想吵醒大哥,隻好趕快下樓到Lin 的房間才

笑了開來,就像偷偷做了件壞事一樣。笑完了我們回到樓上「添酒回燈重開宴」。

裸着身體調了兩杯酒聊了起來,我不知何時就睡着了,後來吵醒我的是一陣陣的

浪叫聲,我眯着眼,看到的是Sophia趴謝謝上,兩個乳房前後的擺動,大哥正從

後面抽插着,陰囊也前後的擺動着,Lin 拿着Hi8,忙着找角度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