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妹】

【按摩妹】

【按摩妹】

按摩妹

我是做業務工作的,有時要到威海出差,去年夏天來過一次。就住在高技術

開發區,這次過來也是。這次來了已經有一個星期了,今天沒什麽事情,就到附

近的一個網吧裡泡了一上午,看了許多成人文學,出來的時候感覺小弟弟漲漲的,

心裡想得找個地方解決一下了,其實在昨晚上我就有這個想法了,不過我住的這

個地方屬於郊區,離海邊很近,所以不是很繁華,我找了好多地方也沒找到美發

廳之類的地方,即使有也是正經做生意的,最後好不容易在哈工大分校附近找到

一條衚衕,其實也不是衚衕,是一個開放的小區,裡面有一排基本都是美容美發

的,常找小姐的都知道,這麽密集的地方肯定有戲。隻可惜那時是晚上,我在威

海人生地不熟的,不敢貿然行動。現在中午了,我想應該是比較安全的。沒辦法,

我這人膽子就是小。

我一路慢慢的走過去,一面仔細的看裡面的情況,有一個裡面坐了四五個女

的,穿的也比較暴露,但是有個年齡特别大的,長的特别醜,我沒進去,又往前

走,看到裡面有顧客在剪頭的,這樣的我也不進。直到找到一個裡面沒有顧客,

門上貼着刮臉、美容等字,我進去一看,有三個女的,其中一個比較胖,二十七

八歲的樣子,另外有個比較小的,十八九歲,還有一個年齡在她們兩個中間,除

了那個胖的,另兩個長的都比較漂亮。我於是先問到:“刮臉多少錢?”“兩塊”。

每想到這麽便宜,我又問用什麽刮呀,她們說用專門刮鬍子的那種刮刀,不是一

次性的刀片。我說那不錯,於是坐下來先讓她們先刮一下臉。因爲已經有一段時

間沒刮臉了,汗毛很長,洗臉也洗不幹淨,很不舒服。

是中間年齡的那個女的爲我刮的臉,沒想到非常專業,刮的很仔細,我在刮

的同時也睜眼看她的臉,果然很漂亮,嘴唇上塗着淡淡的口紅。刮完後,我起身

的時候,那個胖的問我做不做按摩,其實就是她不問,我也會主動問她們的,因

爲我這時小弟弟已經漲的難受。我說光做按摩嗎?沒有其他的服務,她說有呀,

有特殊的,你看我們的小姐多漂亮

這時那個年齡最小的蹭到我的身上,問我“哥,我長的怎麽樣?”顯然是一

張稚氣的臉,我問“多少錢?”她說一百五,我問是全套的嗎?那個年齡大的問

全套指什麽?我的意思就是問有沒有口交?但是守着三個人,我還真問不出來?

我已經看中了那個小姑娘了,於是我把她拉到裡面的按摩床上,把嘴貼在她耳邊

問,能用嘴嗎?她立即搖頭,連說不行,絕對不行。我一看不能勉強,也就算了。

我說那隻能一百塊錢,我經常找小姐,還沒有說這個價格的呢?(其實我叫小姐

次數並不多,經驗很少,各位想必已經看出來了。)那個胖的說,一百太少了,

你看我們小姐多漂亮呀,還那麽年輕。那個年輕的也說,我前天才從家裡出來,

剛開始做。我聽她們都是本地口音,便問是哪兒的?那個小姑娘說是文登的,另

外兩個說是乳山的,都離威海不遠,我想如果是東北小姐的話我可能就走了,我

不喜歡東北那邊的人。我又說到,就一百塊錢,多了不幹。那個年輕的說那你先

把錢交給老闆,一邊指着那個胖的說,然後咱們上樓。我說哪有這樣的事,先交

錢後服務,那個老闆說我們這裡都是這樣的,我還真不相信,主要是怕交了錢,

她們再不認帳,我也拿她們沒辦法,又不能報警。呵呵,那我豈不是成了冤大頭

了嗎?我這人心還是比較細的,主要是因爲經驗不足,再加上膽子小。

争執了一會兒,我拔腳做出要走的樣子,老闆說别急呀,坐下來再商量商量

嘛。我說先交錢是不可能的,她說主要是以前有這樣的經曆,有的客人辦完事就

跑了,我們是害怕了,我說你看我是那樣的人嗎?、、、、、、還是不能達成一

緻,最後我出了一個主意,老闆和那個年輕的女的一塊上樓,我給了錢後,老闆

再下來,她們同意了。於是老闆和那個年輕的女孩出門朝對面一幢樓房走去。我

沒接着跟出去,怕引起别人懷疑,如果有好事的舉報了可不是小事呀。哎,我這

個人就是多疑呀。趁她倆走的時候,我對那個爲我刮臉的女孩說,下次你和我一

塊上去好不好,她說我不幹那個的,我說真的嘛?她說她隻理發,還有保健按摩,

下次來我爲你做保健按摩。我笑着拍了一下她翹翹的穿牛崽褲的屁股,走出門去。

這個女的不僅臉蛋好看,身材也不錯,難得的是一個正派女子

那兩個人正在一個樓洞口等我,我們一快來到二樓,老闆開了門,我發現裡

面非常空曠,連基本的沙發等都沒有,不愧是小姐住的地方,隻有兩個房間裡有

兩張床,拉着厚厚的窗簾。我掏出一百塊錢給了老闆,她說以後你就知道我們這

裡了,以後常來照顧,便拉開門要走,我說你先别走,等完事後一塊下去。她說

沒事,你放心好了。便開門走了,說實在的我還真的不放心,要是她出去叫了

“凱子”過來,我豈不是要倒黴。這樣的事情我聽說過的,在旅館裡經常發生。

老闆聯合幾個打手敲詐勒索。我於是把門裡面的一個銷子插上,另一個保險擰上。

這樣外面即使有鑰匙也打不開門了。

這時卻不見了那個小女孩,我以爲到衛生間了,推開門卻沒人,紙蒌裡面盛

着滿滿的用過的衛生巾和衛生紙。小姐看起來個個打扮的都挺漂亮,其實衛生搞

的很糟。這時那個女孩出來了,原來她到另一個房間找避孕套去了,直到這時我

才完全的放下心來,下面就可以好好的玩這個女孩了。

她先躺到床上,把褲子脫了下來,我說我給你脫,她說不行,露出害怕的樣

子。我問她多大,她說十九歲,我知道她沒有說謊,因爲看她臉上一臉稚氣,我

也脫了衣服,這時她已經躺到床上,上身還剩一件薄薄的内衣,裡面能看見黑色

的乳罩。我想不能指望小姐象情人那樣有前戲,一般都是單刀直入的。(高檔的

小姐例外,不過我享受不起)。

我開始親她的嘴唇,一面說你真的是惹人疼愛呀,我心裡也是這樣想的,她

身材柔弱,腰很細,和她老闆簡直相差太大。嘴唇薄薄的,臉很白。我說張開嘴,

她聽話的把嘴張開,我把舌頭伸進去,她也不知道吸我的舌頭。我又問她,家真

是文登的嗎?她說是的,不過從小就跟着她姨長大,她姨是在乳山,我估計她和

另外兩個可能是老鄉,反正與我沒關系,也沒再問。但她是威海當地人,絕對錯

不了。(文登、乳山都是縣級市,同屬於威海地區)

這時她又說她前天才過來,剛剛接了三個客人,我是第四個,我問第一次的

時候你疼嗎?她說疼的,我又問那給了你多少錢?她說第一次接客的時候已經不

是處女了,第一次是和她以前的男朋友,在一年之前。我問你來之前做什麽來着,

她說幫人賣手機,因爲嫌工資低,就不幹了。這個小姑娘挺誠實的,我問什麽她

就說什麽,果然不是那種常做的小姐,一上來就速戰速決。她說她剛開始做,對

客人有挑剔的。看我戴着眼鏡,很斯文的樣子,於是就答應我跟我做了。我這才

想起,她老闆叫她出門的時候,她好象猶豫了一下,看來真是一個雛呀

我說别看我很斯文,其實我是一個色狼呀,她聽了咯咯笑了起來,惹的我性

欲大發,但我卻不想就這麽快的完事。我把她的上衣脫了,把乳罩也解開脫了。

我看見她的腋毛很少,也就兩三根,隻有一跟長一點,其它的都沒有長出來。我

躺在她右邊,親着她的嘴唇,右手把她樓在懷裡,左手在她背上撫摩起來。偶爾

也觸摸到她的臀部,感覺涼涼的。因爲還比較冷,所以我們還蓋着一床被子。她

在我的撫摩下開始呻吟起來,臉上也開始有了紅暈。我也看不出來是假裝的還是

真的,不過我使勁撫摩她的背部,她呻吟的就越厲害。我又親她的乳房,她的奶

子不大,盈盈可握,奶頭隻是稍微有點黑,但也不象網上的裸照那樣紅。記得和

我做愛的另外一個十九歲的女孩(不是小姐,是一個朋友),她的奶子不但大,

乳頭也是紅的。這個女孩的皮膚也不是很白,但是很光滑,撫摩上去手感很好。

看她呻吟了一陣,我起身看她的下身,之間紅紅的兩個肉縫,上邊稀稀拉拉的有

幾根毛,肉縫旁邊基本是光突突的。我用手拔開,看到她的小陰唇,略微發黑,

同時鼻子聞到淡淡的腥味。要在平時我對女人下體的味道是很敏感的,因爲這個

但這次我卻因此更加性慾高漲了,可能這是一個年輕女孩的緣故吧。我把左

手中指插進她的陰道裡面,有點緊,也沒有多少水。我的手指開始運動以來,她

也漸漸的越發興奮了,臉上變的通紅,喉嚨裡面也開始發聲了,但隻是一個字

“啊、、、啊、、、啊、、、”我想她是真的興奮了,不象别的小姐大都是假裝

的。她的頭使勁往後仰着,嘴巴張的很大,我把嘴唇湊上去,也沒堵住她出聲。

這次她主動把舌頭伸出來,我使勁吮吸着。她的嘴裡一點異味也沒有,甚至我還

能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做這些的時候,我手一直沒停止動作。不一會兒,她的

興奮達到了極點,兩隻胳膊使勁樓住我,我覺得她下身突然濕了不少,原來她高

潮的時候下身突然出了不少水。我的左手中指並沒有停止運動,反而有了水之後

動的更順暢了,我試着把兩跟指頭插進去,豎着勉強能都插進去。我感覺她裡面

不是很深,因爲能很明顯的摸到裡面有鼓鼓的肉包,我想可能是子宮口了吧。

又是好一陣掏摸,她很快又到了一次高潮。因爲快到高潮的時候,她叫的就

格外厲害,屁股望上擡,摟的我格外緊。這時我的手也累了,右臂也因爲一直撐

着有點發酸。我把手指拿出來,湊到她嘴邊說這是什麽?她笑着扭過頭去,拿出

衛生紙來把我的手指頭擦幹淨了。我的小弟第已經漲的不行了,我說把套帶上。

她從旁邊把那個避孕套拿出來,是一個蘭色的,我也沒看是什麽牌子,不過包裝

有點特别,是圓形包裝,看來是單個的放在盒子裡的,不象我平時用的那種長方

型的包裝,用的時候就撕下來。

給我帶套的時候,我問她剛才高潮了嗎?她說是的,我問以前有過高潮嗎?

她說沒有過,她的前男朋友和那三個客人都沒有讓她高潮。我上第一個讓她到高

潮的人。我也說不出來她說的是不是真的,因爲她的反應那麽強烈,誰知道是不

是第一次呢?

我讓她躺下,騎在她身上,她的身體很輕,我沒用多大勁就把她臀部提起來,

我的小弟第插了進去。因爲裡面水很多,所以雖然有點緊,但是進去並沒有費多

少勁。這樣插了有四五十下吧,在她的叫聲中我感覺快不行了,(我並不想說假

話,說自己多麽強壯持久。)我把小弟弟抽出來,讓她翻過身來,她聽話的屁股

朝上翹着,頭象下趴着。我先低頭從下面看,她趴着的姿勢很刺激人,可以清楚

的看到她的陰唇,微微的分開一道縫,還有晶瑩透亮的許多淫水。我從後面插了

進去,用手搖着她的屁股,這樣插了幾下,我停止不動,讓她的屁股動,她也聽

話的動了幾下,但是效果不是很好。可能她這樣做動作很累,隻幾下就又躺下了,

我們又改成了男上女下式。我一邊幹着她,一邊問她我們這是在幹什麽?她好象

沒聽清,我又問我們這是在做什麽?她說做愛呀,我說還有一個叫法呢。她說不

知道。我使勁擰着她的乳房說再說不知道。她笑着求饒說,“還叫操逼”我聽了

大是興奮,雙手擡起她的腿,下身非常用勁的撞擊她的下身,能很明顯的聽到我

們恥骨碰擊的聲音。(我特别喜歡這種作愛方式,下身使勁的撞擊。我曾經用這

個方法在一個風景秀麗的山坡上把一個網友操的差點暈過去,她的背上磨出了血,

完事後自己都起不來了。關於那次經曆我以後另外寫出奉上)

我接着問她,我操的是什麽逼?她說人逼呀。我說不是,我是操的一個小騷

逼呀。你是小騷逼嗎?她說不是。我連着問了十幾聲,她都說不是,一點也不向

我妥協。她每說有聲不是,我就使勁的撞擊她一下,她随着也大聲的叫、一聲。

我又讓她叫哥,她倒是很痛快的叫了,讓她叫叔叔,她也叫了,但是我更進一步,

讓她叫爸爸,她說什麽也不鬆口了。呵呵,真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呀。

我們說話的過程中,她一直沒停止叫床,還是單一的“啊、、、、啊、、、、

啊、、、、”如果有另外的花樣反而讓我覺得是假的了。不一會兒她的嘴巴張的

很堅決的拒絕了。我說再給你加五十快錢,她說你就是給我五千、一萬我也不能

爲你口交的。看來她還是很有原則的,畢竟本地的女孩沒有東北、重慶等地的小

姐開放呀

我沒有接着把小弟弟插進去,我想盡量延長一點時間,於是又用左手中指插

進她的下身,用中指使勁摳着她的小逼,使勁上下晃她的身體。竟然把床也晃的

動了起來,這次她有點主動了,把手覆蓋在我的手上,也使勁的動。我突然有了

個主意,我說你自己手淫給我看,她說我不會呀。我所你把手放在我剛才摸你的

地方動就是了。我把手拿開,她把手放了上去,看起來她是真的很興奮了,自己

動着動着屁股就擡了起來,嘴裡也叫的越來越響。我在旁邊看着,很是興奮。畢

竟看女孩手淫還是第一次一會兒我就忍不住了,把她的手拿開,把我的暴漲的小

弟弟插了進去,這次中間沒有停頓,看她也快到高潮的時候,我使勁抽查幾次,

一股熱熱的精液射了出來,我象灘爛泥一樣趴在了她的身上。她這時還緊緊的摟

住我。我問她你一共幾次高潮,她說四次。我說我才一次,你卻四次,你得倒貼

給我錢呀。她笑了笑,問你家是哪兒的?我說是青島的,你跟我到青島去吧,她

說我怕你老婆。我說不用怕,我老婆很溫柔的,再說也不能讓她知道呀。(其實

我老婆還在爪哇國裡面呢)她說我去幹什麽呀?你能養着我嗎?我默然,我還真

沒有那個經濟勢力,真的感到很慚愧。

於是都起床,穿衣服。我先把衣服穿好了,問她有沒有手機号碼可以告訴我?

她說還沒有手機呢,我說你以前給人賣手機還沒有手機呀?她說可不嘛,工資太

低買不起。要不就不跑到威海來了。我看她有點楚楚動人的樣子,真的很想再給

她點錢做個小費。可是摸摸癟癟的錢包,又忍住了。空有憐香惜玉之心,卻無此

經濟勢力,真是枉爲男子漢呀。我一邊自責着,一邊抱了抱她柔弱的身軀,沒說

一句話,開門走下樓去

下樓的時候才感覺肚子空空的,腿發軟。一看手機已經快三點了,才想起中

午飯還沒吃,肚子餓的都有點胃疼了。再加上剛才一個多小時劇烈的運動,身體

已經受不了了。趕緊在小攤上花了兩塊錢買了個煎餅果子,找了個網吧,邊吃飯

按摩好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