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秘書】

【處女秘書】

【處女秘書】

處女秘書

那天清早,由於有一批貨要趕交,晚上睡得不好。起床時,我妻祖兒還在睡。,

她已懷有八個多月的身孕。一早回公司,職員還未上班,自從上一手的秘書離職

後,已經三個多星期啦,還未有新人上班,隻好自己處理好桌上積壓的文件,再

到廠房巡視。

九時許,人事部主任和一位年約二十,一頭長發,樣貌有點兒像光月夜也的

女孩進來,說是給我當秘書。當時我也沒有甚麽在意,隻知道她叫鍾珍,便吩咐

她做些秘書日常工作,便外出談生意。

第二天,因爲下大雨,所以沒有外出午膳,隻吩咐珍在午飯後給我買份三文

治。奇妙的事情終於發生啦,由於珍沒有雨傘,回來時把白色襯衫弄濕了,我辦

公室的冷氣很大,她送三文治進來時,可隐約看到她那冷硬了,小巧的乳頭。祖

兒懷孕前每星期最少跟我做愛三次,跟小白虎亦最少一次。現在祖兒有孕,小白

虎又放大假回鄉探親。我沒發洩已經個多月啦,潛伏體内的獸性開始發作了,珍

看見我定眼看她的胸部,臉馬上紅起來,放下三文治便逃也似的跑出去了。於是

我便開始留意珍,更訂下一套「獵珍」計劃,嘗一嘗這個長腿秘書的滋味。,她

是處女嗎?

我先打電話告訴祖兒今晚有應酬,由於這就是我日常的工作,所以祖兒亦習

以爲常。接着通知珍今晚加班。待晚上八時下班便駕車送她回家,她家住天水圍,

是個遠離市區的新市鎮,我們在她家附近一起晚膳,言談間知道她家庭環境不是

太好,雙親和她工作,供一間居屋外,還有一個正在念預科的妹妹,家庭擔子很

重,而且未有男朋友。她亦知道我已婚,太太有孕。經過幾次像這樣子的相處,

她開始跟我漸漸熟絡起來。

一個星期天,有外國客戶來港,我和她一起接機,那時機場還在九龍城,把

客人安頓好便和她在黃珍珍吃泰國菜,可能食物太辣,她也喝了不少啤酒,面上

白裡透紅,十分誘人。我看她有八分醉意,便結帳送她回家,我的車泊在機場富

豪酒店的停車場,一上車,她便倒在我肩膀上,聞着她那種少女獨有的體香,加

上我送給她那“毒藥”的香水味,令我那久未嘗肉味的小兄弟不禁硬起來,但理

智告訴我時候還未到,當我替她扣安全帶時,看到她那雙又白又長的腿,不禁一

手擁着她,一手撫摸她的腿,而她隻懂得發出一些無意識的語音,我的膽子更大

了,把手轉向撫摸那豐滿的雙乳,感覺告訴我她是處女,處女的乳房是軟硬適中

的,我更朝她那迷人的朱唇吻下去,她竟然連接吻也不會,更百份之百肯定是個

未經人事的原裝貨。

我一再考慮下,如果她是處女,在這情形下佔有她,後果可能很嚴重,而且

她不清醒,我亦不能享受她那活色生香的情趣。所以最後決定送她回家,在途中,

她亦漸漸清醒過來,不知道她是醉了還是知悉剛才的事而害羞,一直是面色紅紅,

而且低下頭來不說話。直到她下車時才低聲說:「謝謝您,韓先生……」。

回到家中,洗澡時才發現唇上有珍的唇膏印,幸好祖兒早就睡了,否則……

第二天返工珍對我的态度明顯比前親切得多啦,可能她相信我不是一個乘人

之危的人,對我放鬆了防範。哈哈,這樣我的「獵珍」計劃又進了一大步。

半個月後,祖兒回娘家待産,我把家中電話飛線至手提電話,便可夜夜笙歌

啦。又到了星期天,一早探過祖兒便約珍午膳,那天珍穿了一件緊身T 恤,一條

牛仔短裙,那美好的身段和那雙長腿,令所有的男人都對她注視一番。

我對珍說胃痛,想吃粥,便和她到佐頓的聖地牙哥酒店樓下那間粥店,吃到

差不多時候,我對她說胃更痛了,叫她自己回家,我暫不能駕車,要開一間房間

休息一會,珍陪我到房門口,我把開門磁咭交給她,托她給我買一點胃藥回來。

這酒店是專給人偷情用的,四星級,大堂設計不錯,珍一點也沒有懷疑,不

一會便回來了,她開門時我隻脫剩内褲躲在被内呻吟,她服侍我吃藥時我故意不

小心把水倒在她身上,她立刻跳起來,拿起我的襯衫便跑到浴室更換,我偷看到

她出來時隻穿着我的襯衣,連短裙都沒有穿,我知道隻要她的衫未乾,她都不能

離開啦,所以便繼續裝睡。

珍換了衣服後坐在沙發看電視,誰知這酒店放的都是A 片,我看見她不時偷

看我是否醒了,一面聚精會神地看電視,我看準時機,把被子踢開,露出一個撐

得高高的帳篷,不一會,她在偷看我時吓了一跳,可能怕我着涼,便過來給我蓋

被,我乘她不注意,一手把她拉下來,再翻身把她壓着,她的一雙長腿打開,我

那憤怒的兄弟已經指着她的妹妹,雖然隔着兩層内褲,她仍能感覺到我兄弟的威

力。

由於她不停地掙紮,我被她胸前的兩團軟肉磨得不亦樂乎,可知她剛才連胸

圍也脫下來,真是天助我也,我立刻用嘴把她的雙唇封着,一邊把舌頭伸進她口

中,發揮我的挑逗之吻,一邊吸吮她帶香味的口涎。

一隻手把她摟住,另一隻手把襯衣的鈕扣打開,她在三面受敵的情況下,顯

得不知所措,隻好把仍自由的左手按着我進攻她胸部的手,我乘她一分心,立刻

趁勢把她的舌頭吸進我口中,再用腰力把兄弟作圓形的鑽磨,不消一分鍾,龜頭

就感到有點濕潤傳來,我更加把勁推進一,天真的她可能怕我會鑽穿兩條内褲,

馬上把抵抗解鈕扣的手伸下來推我,但剛碰到我那火熱的兄弟便吓得縮手了,我

亦老實不客氣,佔領了她的高峰啦。

我在她措手不及時控制了她上中下三個要點,用摟着她的手把她縮回的手握

住,然後慢慢愛撫她那雪白的高峰,太偉大啦,估計最少有36D ,我並不急於攀

到峰頂,隻在山坡上留連,享受她的表情,她的戰慄,每當我的手指接近山頂時,

她都不期然發出一些「唔~ 唔~~」的鼻音,我就是愛欣賞女人這樣子。

我把口放開,隻見她一面喘氣,一面說「韓先生,不可以這樣做…不…」「

呀!」我趁着這時,五指就進駐山頂啦,我用三隻手指,輕柔地撫弄她那硬了起

來的櫻桃,更不時用指肚擦那頂尖,她的乳房真是極品,白裡透紅的竹荀形,依

稀可見一些青筋,乳暈很大,乳頭卻隻有黃豆般大少,由於兩者都是淺玫瑰色,

所以不是近看,幾乎看不到乳頭。我用口含着她的乳頭,再用舌頭圍着那發硬的

乳頭打轉,更不時加一點力吸吮。

她已經全身發軟,口中發出「嗯~ 啊~~」的聲音,而手亦不再掙紮,反而改

爲摟抱着我,我趁她不在意,把手慢慢往下移,到達那隻有稀疏毛發的山溪,觸

手一片濕漉漉,就像沼澤地帶的泥濘,濕中帶黏稠,我把弄濕的手指輕撫她那微

突的陰核,她像觸電般跳起來,再而全身收緊,隻見她閃上的眼睛流出幾滴唳水,

口中輕呼「呀 ~~~啊啊啊 ~~~~~~~~ 」接着全身放鬆,太敏感啦,這麽快便到達

高潮。在她「三魂唔見七魄」的時候,我輕輕地把她和我的底褲脫掉,再緊緊把

她擁抱着,手在她背部輕撫,令她在失神時感到安全和我的愛。

不一會她清醒過來,臉紅紅的一臉窘意,低聲對我說「韓先生……我要回去

了……」我立刻把她抱在胸膛,跟她說「要叫我老公,先有得商量」隻見她連額

頭也紅起來,用小得如同蚊叫的聲音說「老公……」我一邊撫摸她的雙乳,一邊

說「珍,現在我要履行老公的義務囉」她聽了馬上掙紮想下床,我立刻低頭吸吮

她的乳頭,那是她的死穴,果然她馬上軟下來啦。

我一邊打開她的長腿,一邊用龜頭磨擦她的陰核,她見兵臨城下,肯定逃不

了的,隻有面紅紅,氣喘喘地對我說「韓先生……老公…我…我…第一次做,溫

柔些……」我放開她的乳頭,輕吻她的香唇,對她說「放鬆下來,不要怕,我會

慢慢來的」我先輕吻她的耳背,偶爾把舌頭伸進她的耳朵内撩撥,令她不停地呻

吟,接着把她反過來,撥起那頭長發,輕吻她白白的頸項,雙手同時在她胸前不

停地搓揉。

粗大的舌頭沿着她的脊骨輕輕向下舔去,經過之處,都令她一跳一跳起來,

當吻至股溝時,她本能地收縮起來,並且叫起來「呀…不要…吻那兒…呀…髒死

了…」。

可是我已經把頭鑽進她兩條又白又長的腿間,伸長舌頭在她的菊蕾和會陰之

間來回掃動,令她更輕聲地呻吟起來,鼻子傳來一陣陣少女獨有的,腥中帶香的

味道,眼前是一幅未經開闢的處女地,整齊得隻有一條小小的粉紅色的間隙,露

出兩片小巧的小陰唇,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而花蜜亦清晰可見,源源不

絕地流出來,我不禁貪婪地吸吮她這處女最後的香蜜。

我把舌頭伸進花瓣内,圍繞着她那充血的陰核撩撥,沒幾下,她的雙手把我

的頭大力按實,又把雙腿夾起來,這次因爲雙耳被她的腿夾着,聽不到她的叫聲,

不過舌頭可感到她的花瓣在不停地收縮,直至她放鬆了,我才可以透一口氣。

在她再一次失神的時候,我爬上去摟住她,把龜頭推進入花瓣内小許,這真

是一件難事,那熱呼呼,濕漉漉的花瓣,把我的龜頭緊緊地包住,我連忙攝定心

神,提肛吸氣,低頭對珍說「老婆,舒服嗎?愛我嗎?」珍摟着我道「老公,舒

服死啦,我愛您……呀…!痛…痛死我啦…!」我趁她說話時長驅直進,藉着她

的花蜜潤滑,輕易穿過那處女膜,但由於她痛得厲害,陰道立即收縮,我隻能進

入三份之二,便給她鎖着了,啊!老天呀!我已有個多月沒有發射啦!現在給她

的又緊又熱又濕的陰道鎖着,真是一觸即發啦……

沒多久,珍吸一大口氣,然後下定決心對我說「來吧!」我便輕輕向後退出

小許,再推進多少少,如是者經過将近五分鍾,終於全部進入珍的體内。

我不想給珍知道我這麽快便不行,停下來對她說「珍,還痛嗎?」珍含羞搖

頭說「不是很痛,但脹得很難受」我輕吻她說「那我這次快一點,下次再慢慢來

吧!」珍把我摟得更緊,羞道「誰跟您來第二次,大壞蛋。」「給我插着,還敢

亂說話,不怕我插着您不放嗎?今天是安全期嗎?」「不知道,大壞蛋!」。

和她說話時,我的敏感期過了,於是我便開始動起來,而珍亦開始呻吟起來,

二十多的腰肢還會随着我的進攻而抛動,一雙美乳更上下波動,我由慢而快的抽

動,龜頭感覺到她花瓣裡的殘餘處女膜正給我磨平,在狠插二百多下後「喔~~啊

~~啊 ~~ 好~ 好像賴尿啦~~和外面不一樣喔~~要尿啦呀~~老公…呀~~尿出來啦~~

喔~~啊~ 啊」在她最後一聲的呻吟中,她的内部高潮因爲猛烈的傳過了她全身,

一波波的快感在她全身伸展開來,她緊緊的摟抱着我不讓我動,而她的子宮和陰

道在強烈地收縮,我再也忍不住了,暴脹的兄弟噴射出一股又一股精華,真暢快,

而珍隻懂得喘息着接受我的子孫進入她的身體,接着便摟在一起睡着了。

甜夢中,給床邊的電話叫醒,管房部問是否加鍾,我吩咐要過夜,並請代購

一百支粉紅玫瑰,紅酒和燭光晚餐,待通知時送上。回頭看珍,可能剛破身,再

加上三次高潮,精神放鬆了很多,睡得像個嬰兒,我把電視關了,到浴室洗澡,

把那剛爲了飽餐一頓而弄緻血迹斑斑的兄弟清洗一番,看見珍掛起的胸圍,原來

真是個36E 的波霸,我把她的T 恤和胸圍,跟我的襯衫全部放進浴缸用水浸住。

回到房中,點起一支香煙,坐在床邊欣賞珍的身體,剛才太急進啦,眼睛錯

過了的,現在補償,她一手放在枕頭下,一手放在胸前,側身而睡,所有的重點

剛好看不見,但誘惑性更高,單看她那渾圓的臀部和那修長的美腿,股溝還看到

我留下的子孫和她的處女血。這女孩在激情過後,雪白的肌膚竟留有淡淡的紅印,

十分惹人憐愛,可惜沒有帶數碼相機,否則可永留紀念,她那條純白色的棉質内

褲跌在床邊,我拾起來替她輕輕揩擦剛開苞的花瓣,把我們結合的證據留下來作

紀念。

睡回床上,珍轉醒了,我立刻裝睡,偷看她的情況,珍最初不知身在何處,

一臉茫然,接着看到我便面紅起來,她看見我還未睡醒,便像我剛才那樣看我的

身體,當她看見我那沉睡的小兄弟時,更好奇地用手撫摸一下,她看着我的小兄

弟在她的手中慢慢充血長大,吓得差點叫起來,我再也忍不住笑了,她馬上撲上

來亂打我的胸膛,我把她擁入懷裡,邊吻邊給她看那條内褲「珍,喜歡嗎?」,

她又是一場亂打,然後掙脫我跑進浴室,一進浴室便聽到她慘叫起來,我連忙跟

進去,看見她指着浴缸的衣服,說「大壞蛋,我穿甚麽回家?」我從後把好的腰

摟住,在她耳邊說「明天才回去吧!」她嬌嗔道「鹹濕佬,早有預謀!」接着把

我推出去。

我把大毛巾圍上,再緻電管房部把食物送上來,開了音樂,點上燭光,把花

藏在椅後,十分鍾後,珍裹着大毛巾出來了,我先摟抱着她,把大毛巾拉下來,

和她一邊熱吻,一邊赤裸裸地共舞,慢慢跳至餐桌旁,摟在一起坐在椅上,把花

送給她,她雙眼閃出淚光,把我抱在她胸前,跟我說「老公,從來沒有人比您對

我更好,我願做您的小老婆,直至您不要我」,我聽後二話不說便吸吮起她的乳

頭,她發出夢呓般的聲音「呀~~還在痛,怎麽辦啦~~~ 」看見好不知所措的樣子,

令我又憐又愛,給她倒了一柸紅酒,對她說「給妳補充失血……」女人真奇怪,

隻要跟您有了關系,便不再害羞啦,她把酒一口一口地哺給我喝,又把牛排切成

一小塊一小塊喂給我吃,待我吃飽了她才吃。

我提醒她打電話回家,她告訴妹妹她在長洲和舊同學BBQ ,今晚不回家,我

在她講電話時,含着她的乳尖,欣賞她想叫又不敢叫的表情,真有趣。她躺在我

懷内,細訴她的家事,她中學畢業後轉讀商科,並同時進修德語,日語,第一份

工做了半年,爲逃避老闆性騷擾而轉工,結果失身在我這大壞蛋手裡。

我聽後不禁大笑起來,令我想起年多前在惠州的往事。我答應替她供她的小

妹念大學,令她情不自禁地送上香吻,我的兄弟又蠢蠢欲動了,但她說還很痛,

我便教她用口,她含羞地把我的小兄弟放進口中,我兄弟不算長,隻有六多,但

龜頭很大,(所以祖兒叫我做大頭仔),她怕咬到我,把她的櫻桃小咀盡量打開,

努力地一上一下的活動,香舌不停地捲住我的兄弟。

老實說,給我的享受不是太高,但看見她那全力以赴,口涎不停地流出的樣

子,真令我感到她對我的愛,半小時後,我看見她太辛苦啦,而我亦未能發射,

便叫她停下來,看見她那不服氣的樣子,真令我又愛又憐,今天我也付出不少體

力,所以摟住她便沉沉睡着了。

睡了不知多久,小兄弟傳來陣陣快感,(朦胧中我以爲祖兒在替我用口解決,

但祖兒在懷孕七個多月時,一次替我口交後,嘔吐了很久,所以我不忍她受苦,

甯願自己忍住。)一看是珍正用口替我的小兄弟服務,這次她進步多了,連我的

兩粒睪丸也不放過,沒多久,我便在她的口中發射了,她竟然像祖兒那樣把我的

精華原全吞下去,接着她告訴我,她在我睡着時開電視,從那A 片中學習如何用

口替我服務,原來她看見那些AV女優都是把精華吞下去,她便照辦煮碗,我心裡

1# maweiwei